欠咖(k‘iaŋʟ-k‘a)──能幹的(女)人

欠咖(k‘iaŋʟ-k‘a)──能幹的(女)人

 

例句1:“她真的很「欠咖」,老公被她管的死死的。”(午後小酒館)

例句2:“老媽說這個女人也是個「欠咖」,會跟婆婆一句一句回嘴的。”(Facebook)

例句3:“以前說女人很能幹,就會用台語所謂的「欠咖」來形容這樣的女人。”(愛情公寓,2012.10.09.)

例句4:“我有一個「欠咖」的婆婆,很難伺候。”(非常婚禮)

 

上述例句中“欠咖”指的是台灣話“k‘iaŋʟ-k‘a”,但 k‘iaŋʟ 的用字錯了。台灣話 k‘iaŋʟ 的意義是能幹、精明,或精明能幹。例如:i(伊)-tsin(真)-k‘iaŋʟ=他很能幹。而 k‘iaŋʟ-k‘a 則指能幹的人,一般用來形容精明能幹的女人,也許可以說是相當於國語的“女強人”,但 k‘iaŋʟ-k‘a 帶有一點點貶義,也許是“女人無才便是德”的封建觀念所致。

“欠咖(k‘iaŋʟ-k‘a)”的 k‘a 是人物的意思,本字是“骹”,是從“腳色(kioʔ-siauʟ)”衍化而來:

腳色(kioʔ-siauʟ)>骹色(k‘a-siauʟ)>骹(k‘a)>咖(ㄎㄚ)

“欠”字,《廣韻》去欠咖1劍切(去聲、梵韻),國語讀ㄑㄧㄢˋ,台語讀 k‘iamʟ,字義是《廣韻》:“欠,欠伸。說文曰:張口氣悟也。今借為欠少字。”“欠”的本義是困倦時張口出氣,也就是打哈欠。可見“欠”字的意義和能幹無關,用“欠”字書寫台語 k‘iaŋʟ,是用了近音字。

能幹意義的台語 k‘iaŋʟ,《台日大》用“強”字書寫,《台閩》、《閩方大》、《教台常》都用“欠咖1強力”字。下面說“強”和“欠咖1強力”,另外也討論作者的見解“伉”。

 

(一)強

“強”字,《廣韻》巨良切(平聲、陽韻),台語讀做 kiaŋ´/kiɔŋ´(陽平),字義是“強,健也,暴也。說文曰:‘蚚也。’又姓,……。”在字音上,“強”字並不讀 k‘iaŋʟ。在字義上,“強”本來是蟲名(《說文•虫部》:“強,蚚(ㄑㄧˊ)也。”)。而強弱的“強”本來用“彊”(《說文•弓部》:“彊,弓有力也。”),後來借“強”代替“彊”,久了之後,“強”變成正體。

“強”由弓有力泛指強健、強大、富強,也引伸為不屈服、不肯輕易順從、程度高及使變強等等意義,但沒有能幹、精明的意義。不過,以“強”為語素組合的複合詞則有能幹、精明的意義,例如:

“強人”:強有力的人;能人(才能出衆的人)。

“強幹”:精明幹練。

“強能”:精明強幹(機警聰明,辦事能力很強)。

“強敏”:幹練機敏。(以上見《漢大詞》)。

因此,“強”字雖然台語不讀 k‘iaŋʟ,但字(詞)義却跟台語 k‘iaŋʟ 有相通的地方。

 

(二)欠咖1強力

欠咖1強力”字《廣韻》記錄兩個音:

(1)巨良切(平聲、陽韻):“欠咖1強力,迫也。”

(2)其兩切(上聲、養韻):“欠咖1強力,迫也;勉力也。”

這兩個音的反切上字“巨”和“其”都屬於全濁聲母“群母”,“巨良切”國語讀ㄑㄧㄤˊ,台語讀 kiaŋ´/kiɔŋ´;“其兩切”國語讀ㄑㄧㄤˇ,台語讀 kiaŋ`/kiɔŋ` 或 kiaŋ⊦/kiɔŋ⊦,但不讀陰去聲的 k‘iaŋʟ。“欠咖1強力(其兩切)”雖有“勉力”的意義,但“勉力”的意義是:盡力、努力或勸勉、鼓勵(《現漢六版》),並不是能幹、精明。

國語“勉強(ㄇㄧㄢˇ ㄑㄧㄤˇ)”,台語說 bien`-kiɔŋ`,意思是:“本來做不到或不願意做,還盡力去做”(《國語活用辭典》);或“使人做他自己不願意做的事”(《現漢六版》)。bien`-kiɔŋ` 的 kiɔŋ` 就是“欠咖1強力(其兩切)”字。

《集韻》對“欠咖1強力”字記錄三個音:

(1)渠良切(平聲、陽韻):“欠咖1強力,《說文》:‘迫也。’古作𠣃。”

(2)巨兩切(上聲、養韻):“欠咖1強力,迫也。或从彊。”

(3)舉兩切(上聲、養韻):“欠咖1強力,㔝欠咖1強力,力拒也。”

第(1)、(2)音跟《廣韻》相同,字義也相同。第(3)音“舉兩切”,國語讀ㄐㄧㄤˇ,台語 kiaŋ`/kiɔŋ`。“㔝”是聯綿詞㔝欠咖1強力的一個音節。

從《集韻》對“欠咖1強力”字的注音來看,“欠咖1強力”字在台語不讀陰去聲的 k‘iaŋʟ,在字解上也沒有能幹、精明的意義。

 

(三)伉

作者認為能幹意義的台語 k‘iaŋʟ 的本字可能是“伉”。《說文•人部》:“健,伉也。”可見“伉”和“健”是同義詞或類義詞。《漢書•宣帝紀》:“選郡國吏三百石伉健習騎射者,皆從軍。”顏師古注:“伉,強也。”這裡的“伉”指強悍。又《朱博傳》:“伉俠好交,隨從士大夫,不避風雨。”顏師古注:“伉,健也。”這裡的“伉”是健壯了。

“伉”和“健”是同義或類義,而“健”有能幹、精明的意義。例如《晉書•張載傳•榷論》:“設使秦、莾修三王之法,時致隆平,則漢祖泗上之健吏,光武春陵之俠客耳,況乎附麗者哉!”“健吏”就是能幹、幹練的官吏。又如《玉臺新詠•隴西行》:“健婦持門戶,勝一大丈夫。”唐•杜甫《兵車行》詩:“縱有健婦把鋤犂,禾生隴畝無東西。”“健婦”就是精明能幹的婦女,也就是台灣話的“k‘iaŋʟ-k‘a(骹)-tsa(查)-bɔ`(某)”了。

“伉”和“健”是同義或類義,而“健”有能幹、精明的意義,“伉”也應該有能幹、精明的意義了。《集韻•梗韻》:“伉,健力也。何休曰:‘辨護伉健者為里正。’”既然要當里正(里長),這裡的“伉健者”就是指精明能幹的人了。又《集韻•宕韻》:“伉,《說文》:‘人名。《論語》有陳伉。’一曰:匹也;健也。亦姓。”“伉”有“健”的意義,而“健”有能幹、精明的意義。所以在字義上,“伉”可以是台語能幹義 k‘iaŋʟ 的本字。

在字音上,“伉”,《廣韻》苦浪切(去聲、宕韻),屬宕攝、一等、開口呼、溪母,台語讀做 k‘ɔŋʟ。宕一開陽聲字的中古擬音是 -ɑŋ 韻,而在台語音讀時常例規律是讀 -ɔŋ 韻,如:莾,bɔŋ`;當,tɔŋ;蒼,ts‘ɔŋ;抗,k‘ɔŋʟ 等等,但有少數讀 -aŋ 韻,如:幫,paŋ;杭,haŋ´;行,haŋ´。因此,“伉”也應該可讀 k‘aŋʟ,但宕一開陽聲字並沒有讀 -iaŋ 韻的例。

宕攝一等開口呼的字雖然沒有導入介音 -i- 而成為齊齒呼的例,但其他攝一等開口呼則有導入介音 -i- 的現象。例如:“暫”字,藏濫切(去、闞),咸攝、一等、開口呼,台語讀 tsiam⊦;“憺”(恬靜),徒濫切(去、闞),咸一開,台語讀 tiam⊦;“喊”,呼覽切(上、敢),咸攝、一等、開口呼,台語讀 hiamʟ;“鵝”,五何切(平、歌),果攝、一等、開口呼,台語讀 ɡia´/ɡo´。所以,同樣是一等開口呼的“伉”也可能由 k‘aŋʟ 轉為 k‘iaŋʟ

 

結論

“伉”字既然有能幹的意義,在台語又可以讀 k‘iaŋʟ,“伉”應該是台語能幹義 k‘iaŋʟ 的本字。

欠咖1欠咖2欠咖3

張貼在 k‘ | 標記 , , , , , , | 發表留言

𢻹(pit)──器物出現裂紋、皸裂、裂開

 𢻹pit)──器物出現裂紋、皸裂、裂開

 

碗盤等陶瓷器因碰撞而出現裂紋,台灣話叫“pit”(陰入),古漢語叫“器破而未離”。這個 pit 大致相當於國語的“龜裂(皸裂)(ㄐㄩㄣ ㄌㄧㄝˋ)”。“裂紋”台語叫 pit-hun´(痕)或 pit-sun´(巡?)。如果 pit 的裂紋間隙比較大,叫 pit-p‘aŋ⊦(縫)(=裂縫),再大,叫 pit-ts‘uiʟ(喙)(=裂口)。pit 和 p‘uaʟ(破)不同,pit 是器物出現裂紋,器物還完整,p‘uaʟ 是器物受損分裂,器物不再完整了。

器破而未離意義的台語 pit 也應用到人體上,如: ts‘uiʟ(喙)-tun´(唇)pit=嘴唇因乾燥而皸裂。k‘a(骹)-ts‘iu`(手)-pit=脚、手等因寒冷而皮膚裂開。

“器破而未離”,古漢語叫“璺”或“𢻹”。《方言》:“秦、晉器破而未離謂之璺,南楚之間謂之𢻹。”“璺”字,《廣韻》亡運切(去聲、問韻),與“問”字同音,國語讀ㄨㄣˋ,台語讀 bun⊦(陽去)。歇後語“打破砂鍋──璺(問)到底”的“璺”和“問”諧音。砂鍋性脆,碰撞產生裂紋,裂紋就從上到底。這一句歇後語指對事情追根究底。

“𢻹”字同“𢻹1-1”,又同“𢻹1-2”、“𤿎”,相當複雜。“𢻹1-1”字《廣韻》記錄“符鄙切”(上聲、旨韻)及“匹鄙切”(上聲、旨韻),匹鄙切是符鄙切的又音,但現在“𢻹1-1”字依匹鄙切國語讀ㄆㄧˇ,台語讀 p‘i`。《廣韻》“𢻹1-1(匹鄙切)”下說:“又匹支切”,匹支切在平聲、支韻,但“匹支切”下没有“𢻹1-1”而有“𤿎”。可見“𤿎”是“𢻹1-1”的異體字。事實上,“𤿎”字《廣韻》記錄“敷羈切”及“匹支切”兩個音,反切上字“敷”和“匹”在切韻時代都是滂母,還沒有分化,所以是同一個音,國語讀ㄆㄧ,台語讀 p‘i。

𢻹1-2”字《廣韻》認為是“紕”的異體字,字音是“匹夷切”(平聲、脂韻),字義是“繒欲壞也”。而《集韻》則把“𢻹1-2”解做“器破而未離”,字音是“攀糜切”(平聲、支韻),跟“𤿎”同音。《正字通》認為“𢻹1-2”是“𢻹1-1”的譌字。

《集韻》對“𢻹1-1”字記錄“匹寐切”(去聲、至韻)一個音,對“𤿎”字則記錄:“篇夷切”(平、脂)、“普鄙切”(上、旨)、“部鄙切”(上、旨)三個音,後面兩個音和《廣韻》所記的音相同。

從上面這些“𢻹”、“𢻹1-1”、“𤿎”字(下面以“𢻹”為代表)的音切可知,這些字在台語都讀 -i 韻,聲調有平、上、去,但沒有入聲調。而台語 pit 却是入聲韻的詞。聲母有並母(b‘-/b-)及滂母(p‘-),但没有幫母(p-),而 pit 的聲母是 p-(幫母)。滂母的字在台語似乎没有讀 p- 的例。因此,雖然“𢻹”字的字義與台語 pit 的詞義相同,但從中古音的音韻上講,“𢻹”很難說是台語 pit 的本字。

但是,如果從上古音來看,“𢻹”字出現在西漢時候的《方言》這一本書,似乎可歸納為上古時代的字(詞),雖然《說文》没有收“𢻹”字,但從“𢻹”的同音字否、痞等字來類推,“𢻹”字應該屬上古漢語的之部合口三等,王力擬音 bi»uə 或 p‘i»uə。而依王力的理論,陰聲“之部”和入聲“職部”有對轉關係,故“𢻹”可能對轉成 bi»uək/p‘i»uək。上古音職部合口三等字演變成中古音的職韻及屋韻三等。“職”韻屬曾攝、開口、三等(曾開三),擬音 -i»k。曾開三的字在現代台語音讀時,文讀音讀 -iek 韻,白讀音有讀 -it 韻的例,如:鯽,tsit;熄,sit;直,tit⊦;拭,ts‘it 等等,故“𢻹”從上古音經過中古音到台語,有可能變為 pit⊦/p‘it。

中古音屋韻三等的字在台語音讀時文讀讀 -iɔk 韻,白讀讀 -iek 韻等,但並沒有讀 -it 韻的例。

再從“𢻹”字的聲符“比”字來說,《廣韻》對“比”字記錄五個音:房脂切(平、支、奉母)、卑履切(上、旨、非母)、毗至切(去、至、奉母)、必至切(去、至、非母)、毗必切(入、質、奉母)。在中古音,幫、非母還沒有分化,故非母也是 p-;並、奉還沒有分化,故奉母也是 b‘-/b-。在這“比”字的五個音裡面,前面四個是陰聲韻,最後一個“毗必切”是入聲韻,表示有“陰入對轉”的關係。“𢻹(毗必切)”的中古擬音是 b‘jet/bi»ĕt,台語讀做 pit⊦。這樣看來,“𢻹”也可以音變為 pit⊦,跟器破而未離意義的台語 pit 比較,只是聲調不符的問題了。因為台語 pit 很可能是從上古音音變過來的,如果要求不那麼嚴格,可以說台語器破而未離意義的 pit 的本字是“𢻹”,異體字有“𢻹1-1”、“𤿎”。

 

參考:沈兼士的《廣韻聲系》將𢻹1-1(符鄙切)、𤿎(匹支切)、𤿎(敷羈切)、𢻹1-2(匹夷切)、𢻹1-1(匹鄙切)都列在聲符“比(毗必切)”(入聲字)下面,似乎表示這些陰聲韻的字都是從入聲韻轉變過來的。

𢻹1 𢻹2

張貼在 p | 標記 , , , , , , ,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