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iah4 有兩種 : “才(tsiah4)" 佮 “再(tsiah4)"

[ tsiah4 有兩種 : “才(tsiah4)" 佮 “再(tsiah4)" ]
(本篇使用台語文寫作,標音採用教育部《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

台語副詞 tsiah4 有兩種 : “才(tsiah4)" 佮 “再(tsiah4)" 。 “才(tsiah4)" 表示時間的早、晏(uann3),緊、慢,所用時間的長、短;數量的濟、少;表示原因、條件;表示堅定語氣等。 “再(tsiah4)" 表示動作行為的重複或者是延後進行。請看下面的例。

(一) “才(tsiah4)"
(1) 尾牙六點半就(to7)開始矣,汝七點半 “才(tsiah4)" 到(kau3)位。(講話的儂認為 “汝" 傷晏[uann3]到[kau3])
(2) 這間大樓起工了後 “才(tsiah4)" 一年就(to7)起好–矣。(表示起大樓所用的時間短)
(3) 伊去美國留學,畢業了後過一年 “才(tsiah4)" 轉–來。(表示 “畢業" 佮 “轉來" 之間的時間長)
(4) 去百貨公司踅(seh8)規半工 “才(tsiah4)" 買一雙襪仔爾爾。(認為買的數量少)
(5) 伊睏十二點鐘 “才(tsiah4)" 起–來。(表示睏的時間長)
(6) 因為毋捌(m7-bat4) “才(tsiah4)" 請教–汝啊 ! ( “毋捌" 是 “請教" 的原因) (會使用 “毋才[m7-tsiah4]" 替換)
(7) 我 “才(tsiah4)" 無欲插潲–伊 ! [gua2 tsiah4 bo5-beh4-tshap4-siau5–i1 ] ( 表示堅定語氣 )(華語:我才不理他 !)
(8) 到今汝 “才(tsiah4)" 知 !。[kau3/ka3-tann1 li2-tsiah4-tsai1] (表示汝傷慢知)(華語:到現在你才知道啊 !)

(二) “再(tsiah4)"
(1) 時間猶早早,咱先來去看一場電影 “再(tsiah4)" 轉–來去。(共 “轉–來去" 的行為延後進行)
(2) 伊若下班轉來厝–裡,攏先洗身軀 “再(tsiah4)" 食飯。(表示 “食飯" 佇 “洗身軀" 後面進行)
(3) 汝交代我辦的代誌,等我身體較好勢 “再(tsiah4)"共汝辦。(行為 “辦" 延後進行)
(4) 這馬慢且講,先想予好 “再(tsiah4)" 講。(動作 “講" 的重現)
(5) 今仔日講徦遮,後禮拜 “再(tsiah4)" 閣(koh4)繼續講。(行為 “講" 的重複進行。tsiah4-koh4 已經變成並列式複合詞)
(6) 有閒 “再(tsiah4)" 閣(koh4) 來 ! (送儂客的話。(表示希望行為 “來" 會重複出現)

佇語法功能上, “才(tsiah4)" 佮 “再(tsiah4)" 有分別,《教台典》共𢙠合(kap4)做一个解說。
“才(tsiah4)" 佮 “再(tsiah4)" 的本字一時僫稽考,不過, “才(tsiah4)" 的詞源是 “纔、才", “再(tsiah4)" 的詞源應該是 “再"。

古漢語副詞 “纔、才" 漢朝的時就開始用矣;"再" 漢朝以前就有用的例。
(1) 秦皇帝計其功德,度其後嗣,世世無窮;然身死纔數月耳,天下四面而功之,宗廟滅絕矣。(《漢書、賈山傳》)
(2) 誰似浮雲知進退,才成霖雨便歸山。(《王文公文集、雨過偶書》)
(3) 句踐患吳之整也,使死士再禽也。(《左傳、定公十四年》)

廣告
張貼在 臺語文論集(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標音採用……) | 標記 , , , , , | 發表留言

台語「親像(tshin-tshiūnn)」有動詞、副詞兩種詞性

[ 台語「親像(tshin-tshiūnn)」有動詞、副詞兩種詞性 ]
(本篇使用台語文寫作,標音採用教育部《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

《教台典》對「親像(tshin-tshiūnn)」( 又唸作tshan-tshiūnn )的釋義干焦一項 : 「副詞。好像、好比。例:兩个好甲親像爸仔囝仝款。In nn̄g ê hó kah tshin-tshiūnn pē-á-kiánn kāng-khuán. (他們兩個要好得像父子一樣。) 」
「親像(tshin-tshiūnn)」 是副詞無毋著,毋過所舉的例句 “𪜶兩个好甲親像爸仔囝仝款。" 有問題。 “親像" 若是副詞, “親像" 所修飾的一定是動詞、動詞性短語,抑是形容詞、形容詞性短語。但是這个例句的 “親像" 後面的 “爸仔囝" (pē-á-kiánn) 是名詞性短語,所以這个例句的 “親像" 毋是副詞,是動詞, “爸仔囝" 是動詞 “親像" 的賓語。
“親像" 這个詞若欲做 “副詞" 用,下面是副詞 “親像" 的例句(“親像" 修飾的攏是動詞性短語) :
(1) 親像落西北雨,規身軀攏是汗。(=好像下了雷陣雨,全身都是汗。)
(2) 親像中著(tiòng-tio̍h)彩券遐爾歡喜。(=像中了彩券那樣高興。)
(3) 這馬的少年人講台語,親像外國人講華語。(=現在的年輕人講台語,好像外國人說國語[一樣]。)
(4) 親像狗見著虎,驚甲phī-phī 掣(tshuah)。(=好像狗遇到老虎,驚怕得顫顫抖。)
(5) 親像迎媽祖(ngiâ-má-tsóo)遐爾鬧熱。(=好像媽祖遶境那樣熱鬧。)
“親像" 這个詞,除了是副詞以外,也做 “動詞" 用。下面是動詞 “親像" 的例句(“親像" 後面是賓語,是名詞、名詞性短語、代詞) :
(1) 人生親像大舞臺,苦齣笑詼攏總來。(許豐都先生鋪文)(=人生就像一個大舞台,悲劇、喜劇都有。)
(2) 春天親像後母面,講變就(tō)變。(=春天的天氣像繼母的臉色,說變就變。)
(3) 親像你這款人欲佮人比啥(siannh)。(=像你這樣的人要跟人家比什麼。)
(4) 無人親像你遮爾壓霸。(=沒有人像你這樣霸道。)
(5) 你嘛較乖一下,毋通按呢 “無親像–人(lāng)"。
台語親像、像、若像(ná-tshiūnn)、若(ná)親像、若(ná)、敢若(kánn-ná) 攏有華語:像、好像的意義。

張貼在 臺語文論集(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標音採用……) | 標記 , , , , , | 發表留言

彎、灣(uan1)vs. uat4(臺語音轉現象之六)

[ 彎、灣(uan1)vs. uat4 ](臺語音轉現象之六)
(本篇使用台語文寫作,標音採用教育部《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

我的阿姑在生時蹛佇現在新北市新店區安坑地區北爿的 “ɡua7-uat4-la2”,現在地圖寫做 “外挖子”,若寫做 “外挖仔” 較合台語文界的習慣。
“外挖仔” 的位置佇新店溪邊,佇現在安和路三段附近。台語 uat4 是轉彎(tnɡ2-uan1)的意思,新店溪的溪流流𢓜遮改變方向,轉一个差不多90度的大彎,所以叫做 ɡua7-uat4-la2。台語 uat4-la2(仔)的意思是轉彎的所在、彎曲(uan1-khiau1)的所在;ɡua7(外) 表示這个 uat4-la2 較倚平地,離開平地較遠猶閣有一个 “lai7(內)-uat4-la2(仔)”。
台語 uat4,一般認為是動詞,意思是轉彎、改變方向(《教台典》)。其實 uat4 嘛做名詞用,親像北宜公路有 “九彎十八 uat4”,uat4 就是道路改變方向誠雄的所在,是名詞(《教台典》認為是量詞)。佇河川,水流若改變方向,做一个差不多90度或者是90度以上的轉彎時,彼个所在嘛叫做 uat4,添一个後綴 a2(仔)就是 uat4-la2(< uat4-a2)。uat4-la2 嘛會使解說做 uat4 是動詞,添後綴 a2(仔)變做名詞。
這款河川水流改變方向的所在,華語號做 “河灣”,意義是 “彎曲的河段”(《現代漢語規範詞典》)。所以華語 “河灣” 就是台語溪流的 uat4-la2。
既然新店溪有一个地名號做 “外挖仔”,是毋是另外有一个 “內挖仔”?無毋着,“外挖仔” 南爿有一个地名號做 “lai7(裡)-uat4-la2(仔)”,地圖寫做 “內挖子”。ui3 地圖上看–來,"內挖子(仔)" 佇新店溪支流安坑溪,佇遮溪流做一個大轉彎,因為離開平地較遠,所以叫做 lai7(裡)-uat4-la2(仔)(內挖仔),離開平地較倚的安和路三段的 uat4-la2 就號做 ɡua7(外)-uat4-la2(外挖仔)。
ɡua7-uat4-la2 的書寫方式一般是 “外挖仔”。“外” 是 ɡua7 的本字,“仔” 是後綴 a2 的俗用字,uat4 用 “挖” 字書寫。“挖” 字讀做 uat4(《字彙補》烏括切),意義是用手或者是用工具 ueh4/oo2(親像:ueh4/oo2 番藷、ueh4/oo2 塗豆),字義佮 “轉彎” 無關係,可見用 “挖” 字書寫 uat4 是借用同音字書寫。
華語轉彎、改變方向意義的台語 uat4 有本字–無?先看過去文獻按怎記錄這个 uat4。

台語 uat4,《台日大辭典》用 “穵” 字;1981年《普通話閩南語詞典》用 “斡” 字。後來的董忠司《臺灣閩南語辭典》、周長楫《閩南方言大詞典》、教育部《台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等攏用 “斡” 字記錄台語彎曲所在、轉彎意義的 uat4。《閩南方言大詞典》認為 “斡” 是這个 uat4 的本字。書證是南朝宋、謝惠連《七月七日夜咏牛女》: “傾河易回斡,款顏難久悰。" “回斡" 應該是講:銀河回轉、旋轉,佮轉彎有無仝款的所在。
《說文•斗部》:“斡,蠡柄也。从斗,倝聲。揚雄、杜林說,皆以為軺車輪,斡。”《說文今釋》的譯文是:“斡,瓢把。從斗,倝聲。揚雄、杜林的學說,都認為小車車輪叫做斡。”
“蠡(ㄌㄧˊ)”,《方言》寫做“㼖”,郭璞注講,“㼖” 是 “瓠勺”。“瓠勺” 就是台語的 pu5(匏)-hia1(-a2),所以 “斡” 是 pu5-hia1-a2-penn3/pinn3(匏勺仔柄)。pu5-hia1-a2(匏勺仔)是舀水(iunn2-tsui2)的器具。古早無自來水,灶骹囥水缸貯水,欲用水時用匏勺仔舀水倒入去鼎或者是面桶。倒水時匏勺仔柄愛轉(tsun7)一–下,轉變方向,水才倒會出來。因為按呢,“斡” 就引申有旋轉、轉動的意義。《史記•屈原賈生列傳》:“萬物變化兮固無休息,斡流而遷兮或推而還。”《集解》:“如淳曰:‘斡,轉也。’ ” 《辭源》講 “斡流” 是“ 遷轉”,《漢語大詞典》講 “斡流” 是 “流轉”,“流轉” 是流離轉徙。
“斡” 字的音是《廣韻》烏括切(入聲、末韻、影母),山攝合口一等韻,台語讀做 uat4。“斡” 的台語音 uat4 雖然佮 ɡua7-uat4-la2 的 uat4 仝音,但是 “斡” 的本義是匏勺仔柄,引申有旋轉、轉動的意義,但是並無彎曲的所在的意義,筆者對 uat4 的本字是 “斡” 的講法,感覺有疑問。

[筆者見解]
華語轉彎意義的台語 uat4,筆者認為是 “彎(uan1)” 字陽入對轉了後產生的閩南、台灣的語詞,是有音無字的語詞。
《說文•弓部》:“彎,持弓𨶹矢也。”《說文今釋》講,“持弓𨶹矢” 的意思是:“(左手)拿着弓,(右手)把箭括扣在弦上,箭鏑在弓背外。” 就是射箭的動作,箭猶袂離開弓。這个時陣弓身比原來的彎度閣較彎,弓弦變做折線。因為按呢,“彎” 就引伸出:無直、彎曲的意義。
“彎” 的引伸義是無直、彎曲,是形容詞,但是 “彎” 亦做名詞用,親像講北宜公路有(華文)“九彎十八拐”,就是講北宜公路有九个所在路誠彎(急彎),轉彎的角度真大。這个 “彎” 是名詞。
河川的水流彎彎曲曲,河川水流彎曲的所在亦叫做 “彎”。親像北周庾信《庚子山集•應令》詩:“望別非新館,開舟卽舊彎。” 這个“彎” 就是河川水流轉彎、彎曲的所在。後來為着區別起見,河川水流轉彎的所在添三點水,造一个 “灣” 字。《廣韻•平聲•刪韻》小韻烏關切:“灣,水曲。” “水” 佇古漢語是河川的意思,“水曲” 就是河川水流彎曲(uan1-khiau1)的所在的意思。北周•庾信《望渭水》詩: “樹似新亭岸,沙如龍尾灣。” 這个 “灣” 就是 “河水彎曲處”(《辭源》)。
“灣” 是 “彎” 的分化字,專門用佇佮水有關係的彎曲所在的字,是名詞。親像華語 “河灣” 就是講河川彎曲的所在。後來,海岸向內陸彎曲的所在亦叫做 “灣”,親像:海灣、大鵬灣、膠州灣。會使停船的海灣叫做 “港灣”。
“灣” 字的音是《廣韻》烏關切(平聲、刪韻、影母),山攝合口二等,台語讀做 uan1。比較 “灣(uan1)” 佮 ɡua7-uat4-la2 的 “uat4”,韻頭 u 佮韻腹 a 仝款;韻尾一个是 -n,一个是 -t,n 佮 t 攏是舌尖中音,發音部位相仝,有音轉的條件。“灣(uan1)” 是陽聲韻的字(詞),“uat4” 是入聲韻的詞,詞義仝款是河川水流彎曲的所在,所以,台語 uat4 是 “灣(uan1)” 陽入對轉了後產生的詞,是有音無字的詞。
台語 uat4 亦做動詞用,親像:
tng2(轉)-uat4=華語:轉彎;拐彎。
uat4-tsiann3(正)-tshiu2(手)-ping5(爿)=華語:轉右邊;向右邊轉彎。
uat4-to3(倒)-tshiu2(手)-ping5(爿) =華語:轉左邊;向左邊轉彎。
uat4-lai5(來)-uat4-khi3(去)=華語:彎來彎去。
uat4-kak(角)=華語:在街角轉彎。
“彎” 佇華語嘛有做動詞用,親像:彎腰、彎着身子。所以,台語動詞 uat4 會使講是 “彎(uan1)” 陽入對轉了後產生的詞。

附記:
根據陳正祥《臺灣地名手冊》(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59年),用 “挖子”(uat4-a2)做地名有三个所在:(1) 小村,在舊台南縣新營市西南6公里,南距急水溪岸1.6公里,……。(2) 小村,在台北盆地西南端,淡水河之東南岸,……。(3) 小村,在雙溪川口東岸,……。
另外有:“挖子內”(uat4-a2-lai7):小村,在淡水河河口段西側,……。
“挖子尾”(uat4-a2-bue2):小村,在淡水河河口南岸,淡水街對面,……。
遮的地名應該攏佮河川轉彎的所在有關係。

張貼在 臺語文論集(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標音採用……) | 標記 , , , , , , , | 發表留言

臺語結構助詞 : kah

[ 臺語結構助詞 : kah ]
(本篇使用台語文寫作,標音採用教育部《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

台語 “kah" 佇語法上是一个 “結構助詞",普通用佇連接形容詞、動詞佮補語,表示程度懸(kuân)或者是某種情態(情況、狀態)。這个(tsit-ê) “kah"《教台典》用 “甲" 字記錄。

§ 結構助詞 “kah" 連接程度補語
請觀察下面遮的短語。等號 ”=” 的正手爿是對應的華語。
(1)熱(jua̍h)kah欲死(beh-sí)=熱得要死;熱得要命。
(2)枵kah欲死=餓得要死;餓得不得了。
(3)疼kah欲死=痛得要死;痛得要命。(疼:thiànn)
(4)驚kah欲死=怕得要死。
(5)氣kah欲死=氣得要死;氣到不行。
(6)急kah欲死=急得要死。
(7)媠kah若啥(ná-siannh)=漂亮得什麼似的。
(8)歡喜kah若啥(ná-siannh)=高興得什麼似的。
頂面短語(1)、(2)、(3)的 熱、枵、疼 是 ”形容詞”, “欲死(beh-sí)" 是 ”程度補語”,"kah" 是 ”結構助詞”。"kah" 連接形容詞 熱、枵、疼 佮𢙠的補語 ”欲死(beh-sí)”,表示遮的 熱、枵、疼 的程度誠懸。
短語(7)、(8)的 媠(suí)、歡喜 嘛是 ”形容詞”,”若啥(ná-siannh)” 是程度補語,相當華語的 ”什麼似的”,嘛是表示程度懸的補語。
補語往往會使省掉,所以有:熱ka(jua̍h-ka)、枵(iau)ka、疼(thiànn)ka、媠(suí)ka、歡喜(huann-hí)ka 等的詞語。遮的陰平聲 ka (有當時仔短一屑仔)是陰入聲 kah 的音變。kah 的聲調是帶-h尾的陰入調,連讀變調時原則上變做陰上調,但是往往變做陰平調(有當時仔短一屑仔) 。親像 ”枵 kah 欲死”(iau kah beh-sí)的實際發音是 iāu# ka# be# sí#,本調陰入調 kah 佮 beh 攏變做陰平調。《教台典》的beh(欲)的連讀變調,有當時仔變做陰上bé,有當時仔變做陰平be。

§ 結構助詞 “kah" 連接情態補語
咱閣來觀察下面的短語:
(1)食kah足歡喜=吃得很高興;吃得很開心。
(2)洗kah誠清氣=洗得很乾淨。
(3)做kah流汗,嫌kah流瀾(nuā)=做得很起勁,卻得不到應有的讚賞。
(4)煩惱kah袂食袂睏=擔心得寢食難安。
(5)哭kah欲死欲活=哭得死去活來。
(6)驚kah phī-phī 掣(tshuah)=嚇得顫抖抖。
(7)氣kah𧿳𧿳(phu̍t-phu̍t)跳=氣得直跳腳。
(8)走kah phīnn-phēnn 喘=跑得上氣不接下氣。
(9)看kah霧sà-sà=看得不知所以然;霧裡看花。
(10)啉kah醉茫茫=喝得醉醺醺。
(11)媠kah若(ná)仙女下凡=漂亮得像仙女下凡。
(12)野kah若(ná)賊=粗魯得像賊一樣。
(13)忝kah會呼雞袂歕火=累得快沒氣了。(忝:thiám)
(14)無閒kah無暝無日=忙得不可開交;忙到日以繼夜。
(1)到(kàu)(10)的結構助詞 ”kah” 頭前的詞,食、洗、做、嫌、煩惱huânló等等是 ”動詞”, ”kah” 後面的詞、詞組是 ”情態補語”,表示動作的結果的情態(情況、狀態)。
(11)到(14)的結構助詞 ”kah” 頭前的詞, 媠、野、忝、無閒 等是 ”形容詞”,助詞 “kah" 後面的詞組、 熟語是 “情態補語",表示遮的 形容詞 所形容的情態。
觀察頂面遮的短語的結論是 : 台語 “kah" 是一个結構助詞, “kah" 連接形容詞、動詞佮補語,表示所形容的佮動作的程度懸佮情態。這个台語結構助詞 “kah" 相當華語的結構助詞 “得"。

§ 結構助詞 “kah" 的用字
連接動詞、形容詞佮補語的結構助詞 ”kah”,《臺日典》用 ”到” 字記寫,並且講,"kah" 是對 “kàu(到)" 演變來的。這應該有道理。 《臺日典》 佇「kàu(到)」條下舉的例有:”寒kàu欲死”、”講kàu喙酸”。這兩个例的 “kàu" 會使用 “kah" 代替,一般講:”寒kah欲死”、”講kah喙酸” 。所以 結構助詞 ”kah” 應該是對 “kàu(到)" 演變來的。若無,無法度連接表示程度、情態的補語。
《臺灣閩南語辭典》用 ”𢓜” 字記寫結構助詞 ”kah” ;《閩南方言大詞典》佮教育部《臺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用 ”甲” 字記寫結構助詞 ”kah” 。”甲” 字無 kàu(到)的意義,用 ”甲” 字記寫結構助詞 ”kah” 是同音假借。

§ 結構助詞 “kah" 的本字探討
(一)𢓜
“𢓜" 有 kàu(到) 的意義。《廣韻、入聲、陌韻》小韻古伯切:”𢓜,至也。亦作假。" 古漢語 “至" 就是台語白話 kàu。"𢓜" 的中古音是 “古伯切",屬梗攝開口二等,中古音擬音[kɐk],現代台語讀做kik(華語 ㄍㄜˊ)。 “𢓜" 的中古音[kɐk] 的[ɐ](次低央元音)佮台語低元音 /a/ 倚倚,容易 [ɐ] > /a/ 。另外, 中古音[kɐk] 的韻尾[k]佮[u]的舌位真倚,-k 容易變做-u,親像 : 哭,khok/khàu;曲,khiok/khiau 。所以 “𢓜" 的中古音 [kɐk]會變做台語音 kàu。
另外一方面, “𢓜" 的中古音 [kɐk] 的韻尾-k弱化就變做-h,[kɐk] 就變成台語 kah。百,博陌切,白話音pah;拍,普伯切,白話音phah 等會使做旁證。
“𢓜" 字有kàu(到)的意義,閣有kah 的音,"𢓜" 是台語 結構助詞 “kah" 的本字 。
漢代的冊《方言》講:”假、𢓜、……,至也。 邠、唐、冀、兖之間曰假,或曰𢓜。……。" 可見 “𢓜" 是上古漢語的方言,台語 kàu、kah 應該是對上古漢語的 “𢓜" 傳–落來的。

(二)假
《方言》卷一:"假、𢓜、……,至也。" “假" 字郭璞注 : “音駕。" 《廣韻、陌韻》: “𢓜,至也。亦作假。" 所以,"假" 字應該嘛是台語結構助詞kah 的本字,差別佇 “假" 是陰聲韻,"𢓜" 是入聲韻。
《廣韻》對 “假" 字記錄兩个音,攏有 “至" 的意義:
(1)古疋切(上聲、馬韻):”假,且也;借也;非真也。《說文》又作徦,至也。……。”
(2)古訝切(去聲、禡韻):”假,借也;至也;易也;休假也。又古雅切。”
《方言》的 ”至” 意義的 ”假(音駕)” 佮《廣韻》的 ”至” 意義的 ”假(古疋切)”,《說文》寫做 ”徦”。 《說文、彳部》: “徦,至也。" 這个 “徦" 字徐鉉的注音是上聲 “古雅切",亦就是《廣韻》的 “古疋切"。所以會使講 “至" 意義的 “假" 佮 “徦" 是仝一个詞的無仝款寫法。因為 ”假” 字普遍用佇真假、假使、假定、假期等等,為著避免混亂,採用 “徦" 字來表示 ”至” 的意義較好。

(三)徦
“徦" 字《廣韻》無收錄,《集韻》有。《集韻》認為 “徦"、"假" 是 “𢓜" 的或體字。《集韻、入聲、陌韻》小韻各頟切;”𢓜,至也。或作佫、徦、假、臵。通作格。” 既然 “徦" 是 “𢓜" 的或體字(異體字), “徦" 的音佮 “𢓜" 仝款,佇台語是 kàu 佮 kah(參見頂面 “𢓜" 字的討論)。啊若照徐鉉對《說文》"徦" 字的注音, “徦" 字的音是 “古雅切",台語讀做陰上聲 ká。咱若注意聽 “熱kah欲死(jua̍h kah beh-sí)” 這个短語,連讀變調了後,伊的實際發音是:juà# ka# be# sí#。變調了後的第二音節 ka(ka1)# ,若共還原伊的本調,就是 ká(ka2)。所以原來大家認為的台語結構助詞 kah(kah4),講伊是 ká(ka2)(徦),嘛應該會通。親像短語 “熱徦欲死(jua̍h ká beh-sí)" ,若省略補語 “欲死",變做 “熱徦(juà# ka#), “徦" 的聲調維持佇變調的狀態 ka1,變調 ka1 的本調是 ka2。
雖然 《說文》 “徦" 字的注音是古雅切,台語讀做 ká(ka2),但是 《集韻》講 “徦" 是 “𢓜" 的或體字, “𢓜" 有 kah(kah4)的音,所以 “徦" 嘛有kah的音。連接動詞、形容詞佮補語的台語結構助詞是陰入聲 kah 已經約定俗成,不過 kah 的用字會使用本字 “徦" 字。按呢會當避免 “甲" 字意義的混亂,會使專字專用。
啊若 “到" 意義的台語kau3,會使用本字 “𢓜" 來寫。《教台典》考慮看覓。

§ 𢓜、格、徦、假 的書證
(1) 𢓜 : 無書證。
(2) 格
《集韻、陌韻》: ”𢓜,至也。或作佫、徦、假、臵。通作格。” 《爾雅、釋詁》: “格,至也。" 《爾雅、釋言》: “格,來也。" 其實,"格" 是 “各" 的假借字,佇金文,"各" 是 “至" 的意思。
“格" 字有書證 :
《書、舜典》: “光被四表,格于上下。"
《逸周書、成開》: “思若不及,禍格無日。"
《禮、月令》: “孟夏之月,行春令,則蝗蟲為災,暴風來格,秀草不實。" “來格" 就是台語 lai5-kau3 (來到)。
(3) 徦 : 無書證。
(4) 假
《廣雅、釋詁》: “假,至也。"
《詩、商頌、玄鳥》: “四海來假,來假祈祈。" “來假" 就是 “來格"。

張貼在 臺語文論集(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標音採用……) | 標記 , , , , , , , | 發表留言

美麗意義的台語 sui2 的本字是 “嫷(媠)”

[ 美麗意義的台語 sui2 的本字是 “嫷(媠)” ]
(本篇使用台語文寫作,標音採用教育部《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

華語 “美麗、漂亮”,台灣話講 “sui2”。過去有儂用 “水” 字記錄台語美麗意義的 sui2,親像 “水噹噹 [sui2-tang1-tang1]”。這大概是受着連雅堂《台灣語典》的影響。《台灣語典》卷一 :“水,美曰水。水色清而性潤,故假借。(按:詩家之稱美人曰如花,亦假借之名。)” “水” 字台語讀做 sui2 是文讀音,但是美麗意義的 sui2 是白話(口語),白話 sui2 假借 “水” 字的文讀音,是有小可勉強的講法。
六書的 “假借” 有 “本無其字的假借” 佮 “本有其字的假借”,無論佗一種的假借,假借字干焦借彼个字的音來記錄詞,假借字的本來的意義佮所記錄的詞的意義無關係。連雅堂既然講:“水色清而性潤”,用 “水(sui2)" 來表示美麗意義的台語 sui2,應該是比喻,毋是假借。
嘛有儂主張講 “秀” 字有美麗意義,台語 sui2 是 “秀” 字的台語讀音 siu3,因為音素換位作用變做 sui2,聲調自陰去轉做陰上,所以 sui2 的本字是 “秀” 字。
董忠司先生的《臺灣閩南語辭典》用 “媠” 字記錄台語美麗意義的 sui2,《教台典》嘛是用 “媠” 字,注明是替代字。但是《說文》講 “媠” 是 “憜” 的古文。《說文•心部》:“憜,不敬也。从心,𡐦省。《春秋傳》曰:‘執玉憜。’  惰,憜或省𨸏。媠,古文。” “媠” 字若照《說文》的解說, “媠” 是 “憜(惰)”,並無美麗的意義。

§《廣韻》記載的 “媠”:
《廣韻》對 “媠” 字記錄兩个音,意義無仝:
(1) 他果切(上聲、果韻、透母):“媠,好也。” “好” 佇古漢語是美麗的意思,就是台語的 sui2。毋過 “媠” 字的台語音,依照切語 “他果切” 讀是 tho2(華語讀做ㄊㄨㄛˇ)。
(2) 徒臥切(去聲、過韻、定母):“媠,嬾婦人也。” “嬾” 佮 “懶” 仝。“嬾婦人” 就是懶屍查某(lan2-si1-tsa1-boo2)。這个 “媠(徒臥切)” 對查某儂無公平,查埔儂嘛仝款有懶屍–的。切語 “徒臥切”,台語讀做 to7(華語:ㄉㄨㄛˋ)。這个 “媠(徒臥切)” 字佮 “惰” 字仝,亦就是《說文》講的 “憜” 的古文。
《廣韻》“媠(他果切)” 的美麗(好)意義有書證。三國、魏、曹子建(植)《七啓》:“收亂髮兮拂蘭澤,形媠服兮楊幽若。”  這裡面,“媠服” 的意義是華美的衣服(《辭源》),就是台語 sui2-sann1(衫)。猶閣有《列子•楊朱》:“穆之後庭,比房數十,皆擇稚齒婑媠者以盈之。” 服虔《通俗文》:“容麗曰媌,形美曰媠。”《辭源》:“婑媠,美好。”  婑,音ㄨㄛˇ。所以,在字義上,“媠” 字有台語 sui2 的意義,但是無 sui2 的音。

§ “媠” 是 “嫷” 的簡體字:
《辭源》講:“媠,或作嫷。”
《方言》卷二:“娃、嫷、窕、豔,美也。……南楚之外曰嫷,……。”  “美”,就是台語 sui2,所以,“嫷” 字有台語 sui2 的意義,是南楚之外的方言。《說文•女部》:“嫷,南楚之外謂好曰嫷。从女,隋聲。(臣鉉等曰:‘今俗省作媠,《唐韻》作妥,非是。’ 徒果切。)”  鉉就是現在通行本《說文》的校定者宋代的儂徐鉉。ui3 徐鉉的注解知影 “媠” 是 “嫷” 的簡體字。共 “嫷” 字簡化變做 “媠”,紲佮(sua3-kah4)“憜” 的古文 “媠” 仝字形。
“嫷”(美) 的書證有戰國、楚、宋玉《神女賦序》:“嫷被服,侻薄裝。”

§ “嫷” 的音義:
“嫷” 的意義就是台語 sui2,但是中古音韻書《廣韻》對 “嫷” 記錄兩个音,字義是 “美” 佮 “好”。“好” 佇古漢語的意義嘛是 “美”,就是台語 sui2。
(1) 徒果切(上聲、果韻、定母):“嫷,美也。《說文》曰:‘南楚人謂好曰嫷。 ’ ” 切語徒果切,台語讀做 to7(華語:ㄉㄨㄛˋ)。
(2) 湯臥切(去聲、過韻、透母):“嫷,好皃。” 切語湯臥切,台語讀做 tho3(華語:ㄊㄨㄛˋ)。
嫷字《說文》講 “从女,隋聲”,是形聲字,“隋” 是聲符。看着 “隋”,咱的直接反應是 “隋”(朝代名)佮 “隨” 台語讀做 sui5。sui5 佮 sui2,音倚倚,聲調無仝爾爾,但是《廣韻》對 “嫷” 字的注音却是 “徒果切”(to7)佮 “湯臥切”(tho3)。哪會按呢?這个問題牽涉着漢語語音的歷史演變佮上古漢語是毋是有 “複輔音聲母” 的問題。

§ 用複聲母解釋 “嫷” 字:
“複輔音聲母” 亦叫做 “複聲母”,意思是講上古漢語可能有 kl-、k‘l-、st-、pl- 等等的兩个輔音做聲母。親像 “閣” 佮 “洛”,中古音 “閣(古落切)” 是 k- 聲母,“洛(盧各切)” 是 l- 聲母,但是 “閣” 佮 “洛” 的聲符攏是 “各”,“各” 佇上古漢語的聲母是複聲母 kl-,才有可能𢓜中古音分化做 “閣(k-)” 佮 “洛(l-)”。其他,泣( k‘-):立(l-)表示 “立” 是複聲母 k‘l-;羶(s-):亶(t-)表示 “亶” 是複聲母 st-;筆(p-):律(l-)表示 “聿” 是複聲母 pl-;等等,種類誠濟。有真濟音韻學家主張上古漢語有複聲母。

“嫷” 是以 “隋” 做聲符的形聲字,咱來看以 “隋” 做聲符的字的中古音讀音是啥也款(採用《廣韻》反切。擬音依據郭錫良《漢字古音手冊》):
(1) 聲母是透母、定母的:
橢:他果切;t‘uɑ
嫷:湯臥切;t‘uɑ
墮:徒果切;duɑ
憜:徒果切;duɑ
嫷:徒果切;duɑ
隋:他果切;t‘uɑ
(2) 聲母是心母、邪母的:
䭉(𩞢):息委切;sĭwe
𣿂:息委切;sĭwe
隨:旬為切;zĭwe
隋:旬為切;zĭwe

遮的字的音變、音轉關係,請看下面的附圖。 中古端母(t-)、透母( t‘-)、定母(d-)三个輔音的發音部位相仝,會互相音轉,會使用 t- 來代表。心母(s-)佮邪母(z-)的發音部位相仝,仝款有音轉的條件,會使用 s- 來代表。


對頂面的以 “隋” 做聲符的字來看,“隋” 的上古音可能是一个複聲母 st-,才有可能𢓜中古時期有的讀做透( t‘-)、定(d-)母,有的讀做心(s-)、邪(z-)母。比較 “𣿂” 佮 “嫷”,聲符仝款是 “隋”,“𣿂” 的中古音是 “息委切”,台語讀做 sui2。因為 “嫷” 的聲符佮 “𣿂” 仝款是 “隋”,“嫷” 嘛有可能佮 “𣿂” 仝款讀做 “息委切”,台語讀做 sui2 。“嫷” 字佇中古音讀做 “息委切” ,中古韻書《廣韻》、《集韻》無記錄落來(因為是方言的關係),毋過有留佇台灣話的口語裡,漢語美麗台語講 sui2,sui2 就是 “嫷(息委切)”。美麗意義的台語 sui2 的詞源應該是漢代《方言》這本冊所講的 “嫷,美也。南楚之外曰嫷。”,sui2 的本字應該是 “嫷” 字。“嫷” 的俗字是 “媠”。
“隨” 本來寫做 “䢫”,從辵,隋聲。“隨” 意義的台語口語講 tue3 / te3 / ter3,聲母是 t-,這嘛可能佮聲符 “隋” 佇上古音是複聲母 st- 有關係。

§ 南楚之外 :
《方言》講:“嫷,美也。南楚之外曰嫷。” “南楚” 是 “包括(現在)湖南省衡陽、長沙以東,江西省南昌、九江及安徽省南部一帶。” 的地名(《辭源》)。ui3 地圖來看,“南楚之外” 包括江西省南部佮福建省,這一帶正是閩南語形成的所在。大陸本土閩南語傳來台灣了後發展變做台灣話。所以,美麗意義的台語 sui2 是"南楚之外" 的上古漢語 “嫷” 傳落來的。
“媠” 是 “嫷” 的俗字,是 “嫷” 的簡體字。“媠” 會容易 hong7 誤會是 “惰(憜)” 的古文。

張貼在 臺語文論集(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標音採用……) | 標記 , , , , , ,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