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雅堂《臺灣語典》疑難詞語說解──(6)兮 [e´](量詞)

連雅堂《臺灣語典》疑難詞語說解──(6)兮 [e´](量詞)

 

原文:「[兮]個也。疑介字之譌。[例]即兮,則此箇。或兮,則彼個。」

 

說解

從連氏所舉例詞“即兮”、“或兮”及其說明來看,“即兮”就是台語 tsit-e´,相當於國語的“這個”,《台日大》寫作“此個”。“或兮”就是台語 hit-e´,相當於國語的“那個”,《台日大》寫作“彼個”。由此可知,連氏所說“兮,個也。”的“兮”,要讀台語 e´,是“個”的意思。

“個”是漢語的量詞,而與“個”相當的台語量詞是“e´”。例如:tsit⊦(一)-e´-laŋ´(人)=一個人;nŋ⊦(兩)-e´-ɡin`(囝)-a`(仔)=兩個小孩子;sã(三)-e´-bun⊦(問)-te´(題)=三個問題。但是量詞“e´”和指示代詞 tsit(=這)、hit(=那)組成合成詞後,tsit-e´、hit-e´ 是指示代詞,相當於國語的“這個”、“那個”。連氏用“即兮”、“或兮”書寫 tsit-e´、hit-e´,現在台語文界一般用“即个”、“彼个”(或“迄个”)書寫。(即、或,另篇討論)。

連氏認為台語量詞“e´”是“兮”字。“兮”字的音是《廣韻》胡雞切(平聲、齊韻、匣母),台語文讀讀 he´,白讀時或許可讀 e´(詳請參閱“(5)兮 [e´](結構助詞)”)。但是“兮”字在古代文獻裡只作語氣詞使用,並没有做為量詞使用的例。

連氏又說:“兮,……疑介字之譌。”《形音義》(51頁)“介”字條下說:“石文‘介’為‘个’字重文,許印林、丁佛言、丁午諸氏均以此為介字。丁午氏並以《說文》無‘个’字,引證經典,直謂‘介’、‘个’實一字。”“介”、“个”是一個字,有人這麼說,但似乎没人說過“兮”字是“介”字的譌字。

“介”字有疆界、甲冑、孤獨、助、大等等多項意義,也有量詞的意義。《王力古漢》說:“「一介」通「一个」。”《辭源》說:“「介」通「個」,見「一介」。”“「一介」,一個。多用作自謙之詞。《三國志•魏•管寧傳》:‘自陳一介野生,無軍國之用。’”其他書證有《書•秦誓》:“如有一介臣。”陸德明《釋文》:“介,字又作个,音工佐反。”唐•王勃《滕王閣序》:“勃三尺微命,一介書生。”依《集韻》及《釋文》,量詞的“介”應該讀ㄍㄜˋ,但現在一般讀ㄐㄧㄝˋ。

“介”和“个”是一個字,“个”又是什麼?《六書本義》:“个,竹一枝也。”《六書故•植物三》引唐本《說文》:“箇,竹枚也。今或作‘个’,半竹也。”《集韻•箇韻》:“箇,居賀切(ㄍㄜˋ)。《說文》:‘竹枚也。’或作个、介。通作個。”“个”的本來的意義是竹一枝,是數竹竿的量詞,如《史記•貨殖列傳》:“木千章,竹竿萬个。”“个”也用來計算其他條狀物,如《漢書•刑法志》:“負矢五十个。”

《字彙•人部》:“個,與箇通。”《正字通•人部》:“個,與个、箇並同。”後來,“个”、“箇”、“個”就用作一般量詞。如:《左傳•昭公三年》:“晏子曰:‘又弱一个焉。’”(弱:死的意思)。《禮記•少儀》:“少牢則以半左肩七箇。”

《康熙字典》在“個”字下說:“按,個為後人增加,从个、箇為正。”書證如《元曲•單刀會》:“有一個莽張飛,……。”《水滸全傳》第九回:“林冲與兩個公人坐了半箇時辰,酒保並不來問。”

在現代漢語,國語以“個”、“箇”為量詞的標準字體,“個”為常用字,“箇”為次常用字。普通話則以“个”為規範字,是“箇”、“個”的簡化字。

台灣話的量詞 e´ 是漳州腔、通行腔,泉州腔則說 ɡe´。目前量詞 e´ 的用字是“个”,如《台閩》、《閩方大》、《教台典》。

台語量詞 e´ 的本字為何?好像還没有一個說法,說不定不是漢語。

“个”、“箇”、“個”的讀音都是《廣韻》古賀切(去聲、箇韻),台語讀 koʟ。似乎只用在“一個月(tsit⊦-koʟ-ɡueʔ⊦)”、“兩個外月(nŋ⊦-koʟ-ɡua⊦-ɡueʔ⊦)”=兩個多月;等計算月數的時候。

連雅堂6兮1 連雅堂6兮2

張貼在 連雅堂《臺灣語典》疑難詞語說解 | 標記 , , , , , , , , , | 2 則迴響

連雅堂《臺灣語典》疑難詞語說解──(5)兮 [e´](結構助詞)

連雅堂《臺灣語典》疑難詞語說解──(5)兮 [e´](結構助詞)

 

原文:「[兮]語助也。《詩經》常用之。亦作的。[例]阮兮,則我的。恁兮,則爾的。」

 

說解

連氏例語說:“阮兮,則我的。”(則通即)。“我的”是現代標準漢語(國語、普通話。當時的台灣叫北京語)的詞語,“我”是第一人稱代詞,“的”是結構助詞,“我的……”表示“我的”後面跟着的名詞是屬於“我”的。例如:“這是我的書”,表示這本書屬於我,“我”和“書”是“領屬關係”。其他如:我的房子、我的行李、我的存款、我的意見等等也同樣表示領屬關係。這個“的”是表示領屬關係的結構助詞(助詞的一種),相當於台語的 e´。

連氏的另一個例語是“恁兮”。連氏說:“恁兮,則爾的。”連氏在卷一第二條說:“[恁]爾等也。”“爾”是古漢語,是第二人稱代詞單數或複數。“爾等”相當於國語的“你們”,台語說 lin`,是第二人稱複數。“恁兮”就是台語 lin`-e´,相當於國語“你們的”。但連氏接着說“則爾的”。“爾的”應該是指國語“你的”。國語“你的”,台語說 li`-e´,(li`,汝、你),“你”是第二人稱單數,這裡有複數、單數混亂的地方。

台語“恁兮”(lin`-e´)相當於國語“你們的”。“你們的……”的“你們”和後面跟着的名詞有領屬關係,例如:你們的老師、你們的午餐、你們的教室、你們的責任等等。

國語的“我的”、“你們的”,台灣話說“ɡuan`-e´”、“lin`-e´”,連氏寫做“阮兮”、“恁兮”,用“兮”字書寫台語的結構助詞“e´”。“阮”字用來書寫“我”意義的台語 ɡuan`/ɡun` 及用“恁”字書寫你們意義的台語 lin`,已經是約定俗成。(按:阮 [ɡuan`/ɡun`] 也做複數稱用;恁 [lin`] 也做單數使用)。

下面討論“兮”字的音義。

“兮”字的音是《廣韻》胡雞切(平聲、齊韻、匣母),國語讀做陰平聲ㄒㄧ;台語讀音,《甘台字》讀陽平 he´,《彙音寶鑑》讀陽平 he´(嘉韻、下平、喜母。“兮,歌詞也。”)及陽去 he⊦(嘉韻、下去、喜母。“兮,助辞;楚辞。”)。如果依照切語“胡雞切”讀,“兮”字的台語讀音應該是陽平 he´(因為匣母是全濁聲母)。胡雞切的反切上字“胡”是匣母,匣母的字在台語音讀時,一般文讀讀 h-,白讀時有讀零聲母(O-)的例。例如:紅、洪,戶公切, hɔŋ´/ aŋ´;湖、胡,戶吳切, hɔ´/ ɔ´;話,下快切, hua⊦/ ue⊦;旱,胡笴切, han⊦/ uã⊦;等等。依此類推,連氏將“兮”字讀零聲母 e´,在理據上是說得通的。

“兮”字在古漢語是語氣詞,大多出現在韻文中,表示停頓、疑問、請求、禁止等語氣,相當於國語的啊、呀、嘛、呢、吧等(《古代漢語虛詞詞典》)。例如:

《詩•小雅•蓼莪》:“父兮生我,母兮鞠我。”

《詩•魏風•伐檀》:“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廛兮?”

陶淵明《歸去來兮辭》:“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

但是“兮”字在漢語典籍上從來不做為領屬關係的結構助詞使用,所以,連氏用“兮”字書寫表示領屬關係的結構助詞台語“e´”,是借用同音字書寫。

連氏又說:“兮,語助也。……亦作的。”這個“的”字就是國語的結構助詞“的(˙ㄉㄜ)”,用來表示領屬關係、修飾關係,或構成“的字短語”,相當於台語的“e´”。如果用“的”字書寫台語“e´”,則“的”字是訓讀字,因為“的”字讀 tiek(《廣韻》都歷切),不讀 e´。

表示領屬關係的結構助詞的台語“e´”,《台閩》使用“个”字(量詞 e´ 也使用“个”字),《閩方大》使用訓讀字“的”,教育部《台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也使用“的”字。

“个”字與“箇”、“個”通用,是量詞。國語的量詞“個”,台語說 e´,所以“个”字讀 e´ 是訓讀。《台閩》把量詞“个(e´)”拿來書寫結構助詞 e´,是借用“个”字的訓讀音 e´。

台語的結構助詞“e´”(暫採用“的”字),跟國語的結構助詞“的”一樣,除了上述表示領屬關係外,還可以表示一般的修飾關係,例如:市長的候選人(ts‘i⊦-tiũ`-e´-hɔ⊦-suan`-dzin´);買電視的錢(be`-tien⊦-si⊦-e´-tsĩ´);快活的日子(k‘uĩʟ-uaʔ⊦-e´-dzit⊦-tsi`);困難的問題(k‘unʟ-lan´-e´-bun⊦-te´)等等。

台語的“的(e´)”還可以構成“的字短語”來替代名詞,此時 e´ 讀輕聲。例如:賣菜的(be⊦-ts‘aiʟ ・e)=菜販;剃頭的(t‘iʟ-t‘au´ ・e)=理髮師;算命的(sŋʟ-mia⊦ ・e)=命理師;搬戲的(puã-hiʟ ・e)=演戲的、演員;做木的(tsoʟ-bak⊦ ・e)=木匠;等等。

連雅堂5兮1 連雅堂5兮2

張貼在 連雅堂《臺灣語典》疑難詞語說解 | 標記 , , , , , ,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