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免(m7-bian2)" vs. “毋才(m7-tsiah4)"、"毋著(m7-tioh8)"

[ “毋免(m7-bian2)" vs. “毋才(m7-tsiah4)"、"毋著(m7-tioh8)" ]
(本篇使用台語文寫作,標音採用教育部〈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

朱曉農先生的《語音學》(商務印書館,2010年) 講 :  “最常見的鼻冠爆音 mb,nd,ŋg,這類音其實應該歸入爆發音,而不是鼻音。產生鼻冠爆音有多種途徑,一種是從鼻音演變為爆發音的中途表現,……..。厦門閩南語是一個途中演變的很好例子。厦門話古明母 m- 在某些人嘴裡已經變成了相應部位的濁爆音 : 馬 ba,麻 ba,味 bi,磨 bua,模 bou。但在另一些人嘴裡還是鼻冠爆音 : 馬 mba,麻 mba,味 mbi,磨 mbua,模 mbou。也就是說,鼻冠爆音是從鼻音變為爆發音的中間環節 : m > mb > b。" (朱曉農《語音學》201頁)。

根據朱曉農先生的這个講法,因為台語(台灣閩南語) 嘛是閩南語的一種,台語 “毋免(m7-bian2)" 應該是 “免(mbian2)",是 “免" 的中古音 “亡辨切(mjæn)"(《廣韻、獮韻》, 董同龢擬音) 演變成現代台語音 bian2 的過程中的中間音(請參看[ 毋免(m7-bian2) = 免(mbian2) ]篇)。毋過有儂認為 : “毋才(m7-tsiah4)" 就是 “才(tsiah4)","毋著(m7-tioh8)" 就是 “著(tioh8)","毋(m7)" 是無意義的助詞;"毋免(m7-bian2)" 的 “毋(m7)" 嘛是無意義的助詞,"免" 是 bian2,毋是 " mbian2 “。

“毋免(m7-bian2)"、"毋才(m7-tsiah4)"、"毋著(m7-tioh8)" 遮的語詞的結構雖然攏仝款是 “毋 + X",毋過𢙠的詞性、用法無啥仝,請看下面的分析。

(一) “毋才(m7-tsiah4)" : “毋才" 是副詞,相當於華語 “才"。"毋才……" 表示佇一定條件抑是原因造成的結果。親像 :
(1) 醬瓜囗肉好呣好,較鹹 “呣則" 食會落。(歌仔冊)——“呣則" 佮 “毋才"(<教台典>用字) 仝。 “較鹹" 是 “食會落" 的條件。
(2) 大家那食話那答,心肝 “呣則" 未混雜。(歌仔冊)——“心肝未混雜" 的原因是 “大家那食話那答"。
(3) 等你無來,阮 “毋才" 先行。——“等你無來" 是 “阮先行" 的原因。
(4) 著是有問題,"毋才" 叫你去處理。——“叫你去處理" 的原因著是因為 “有問題"。
(5) 有錢有閒 “毋才" 有法度出國旅行。——“有錢有閒" 是 “有法度出國旅行" 的條件。
(6) 破病著愛看醫生食藥仔 “毋才" 會好。——“破病會好" 的條件是 “著愛看醫生食藥仔"。(破病 = 華語:生病)。

(二) “毋著(m7-tioh8)" : “毋著……" 是對情理、事理判斷的能願動詞,佮 “應該" 、"需要"(華語:得ㄉㄟˇ) 差不多仝意義。親像 :
(1) 孫氏講囝無扑算,"呣著" 發落先梳妝。(歌仔冊)——“呣著" 佮 “毋著"(<教台典>用字) 仝。
(2) 怎樣汝予母親害,"呣著" 說明予我知。(歌仔冊)
(3) 儂咧叫矣 “毋著" 緊轉–去。
(4) 有代誌 “毋著" 大家參詳。
(5) 做代誌 “毋著" 較小心一下。
(6) 出車禍 “毋著" 緊叫救護車。

(三) “毋免(m7-bian2)" : “毋免" 的意義是華語不必、不要、不用,做動詞佮副詞用。下面是 “毋免" 的用法 佮 “毋才"、"毋著" 無仝款的所在。
1. “毋免" 會使做動詞用,後面會使帶賓語。
(1) 六十五歲以上的老儂坐公車 “毋免" 錢。——“錢" 是動詞 “毋免" 的賓語。"毋免" 錢 = 華語:不要錢。
(2) 哪有遐(hiah4)好空的,"毋免" 錢?
(3) 優待學生囡仔,參觀博物館 “毋免" 入門票。

2. “毋免" 會使獨立成句。親像 :
(1) 問 : “我愛去抑免?"  答 : “毋免"。
(2) 問 : “風篩天敢愛上班?"  答 : “毋免"。

3. “毋免" 的使用無需要條件或者是原因。親像 :
(1) “毋免" 你家婆(ke1-po5)。——華語:不用你多管閒事。
(2) “毋免" 細膩(se-ji7)。——華語:不用/不必客氣。
(3) “毋免" 急,慢慢仔講。
(4) 你 “毋免" 講,阮攏知矣。

對頂面的 “毋才"、"毋著"、"毋免" 的詞性、用法、例句來看,"毋免" 的用法佮 “毋才"、"毋著" 真無仝款。"毋才"、"毋著"、"呣免" 雖然語詞的結構仝款是 “毋 + X “,但是 “毋免" 的 “毋" 敢若佮 “毋才"、"毋著" 的 “毋" 無啥仝。"毋免" 的 “毋" 是毋是無意義的助詞,抑是 “毋免" 就是 “免(mbian2)",恐驚猶有討論的餘地。

既然厦門閩南語有:馬 mba,麻 mba,味 mbi,磨 mbua (朱曉農《語音學》201頁),平平是閩南語一種的台灣閩南語,敢無可能有 “免(mbian2)" ?

廣告
張貼在 臺語文論集(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標音採用……) | 標記 , , , , , , , , , , , , , | 發表留言

毋免(m7-bian2) = 免(mbian2)

[ 毋免(m7-bian2) = 免(mbian2) ]
(本篇使用台語文寫作,標音採用教育部〈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

台灣話 “免錢(bian2-tsinn5)" 佮 “毋免錢(m7-bian2-tsinn5)" 意思仝款;"免去(bian2-khi3)" 佮 “毋免去(m7-bian2-khi3)" 意思共款。"免(bian2)" 已經有否定的意思佇裡面,"毋(m7)" 是否定詞,"毋免(m7-bian2)" 是 “否定 + 否定",應該變成肯定詞(負負得正)才着(tsiah4-tioh8),哪會原在是否定詞呢?
這个疑問困擾我真濟年,最近讀朱曉農先生的《語音學》(商務印書館,2010年),讀着 “鼻冠爆音" 才解決這个疑問。

朱曉農先生講 : “鼻冠爆音指的是鼻音和同部位的爆發音連在一起構成的鼻爆複雜音。" (《語音學》199頁)。

又閣講 : “先來看最常見的鼻冠爆音 mb,nd,ŋg,這類音其實應該歸入爆發音,而不是鼻音。產生鼻冠爆音有多種途徑,一種是從鼻音演變為爆發音的中途表現;一種是原來的濁爆音為了延遲它的濁聲而滋生了鼻音成分。厦門閩南語是一個途中演變的很好例子。厦門話古明母 m- 在某些人嘴裡已經變成了相應部位的濁爆音 : 馬 ba,麻 ba,味 bi,磨 bua,模 bou。但在另一些人嘴裡還是鼻冠爆音 : 馬 mba,麻 mba,味 mbi,磨 mbua,模 mbou。也就是說,鼻冠爆音是從鼻音變為爆發音的中間環節 : m > mb > b。" (同書201頁)。

中古音聲母的明母佇中古時期的音是 m-,演變𢓜現代台語,大部分讀做 b-,親像 : 木 bok8/bak8,眉 bi5/bai5,美 bi2,沒 but8,民 bin5、蒙 bong5   等等;但是有的保留中古音 m- ,親像 :每 mui2,毛 mo5/mng5,貌 mau7,摩 mo5,魔 mo5 等等;有的 m-/b- 兩讀,親像 : 買 mai2/be2,賣 mai7/be7,馬 ma2/be2,麻 mua5/ba5,磨 mo5/bua5,妹 muai7/be7,明 mia5/bing5,命 mia7/bing7,門 mng5/bun5 等等。

頂面的現象表示 :
(1) 中古音明母台語讀做 m- 是保留中古音。
(2) 讀做 b- 是已經完成中古明母 m- 自鼻音演變成仝部位濁爆發音 b- 的過程。
(3) m-/b- 兩讀表示中古音 m- 佮演變完成的 b- 並存。

根據朱曉農先生的講法,中古音明母 m- 演變成現代厦門閩南語 b- 的過程的中間有一個 mb- 的階段。台語(台灣閩南語) 嘛是閩南語的一種,所以 “毋免(m7-bian2)" 應該是 “免(mbian2)",是 “免" 的中古音 “亡辨切(mjæn)"(《廣韻、獮韻》,董同龢擬音)演變成現代台語音 bian2 的過程中的中間音,毋知啥乜原因被保留落來的音。

“免" : 中古音 mjæn> mbian2 > bian2

奇怪的是哪會乾焦 “免" 保留 mbian2 的音,而且佮 bian2 同時存在使用。

“免" 若讀做 mbian2,着會解決 “免" 佮 “毋免" 的矛盾。

有儂講,"毋免(m7-bian2)" 就是 “免(bian2)",佮 “毋才(m7-tsiah4)" 就是 “才(tsiah4)","毋著(m7-tioh8)" 就是 “著(tioh8)" 仝款,"毋(m7)" 是助詞,無意義。 是毋是按呢,恐驚需要進一步分析討論。

張貼在 臺語文論集(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標音採用……) | 標記 , , , , , | 發表留言

台語 ang2-lang2 < 古漢語 "慃𢞡"

[ 台語 ang2-lang2 < 古漢語 “慃𢞡" ]
(本篇使用台語文寫作,標音採用教育部〈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

台灣話有一个近來較無捷用的語詞 ang2-lang2。ang2-lang2 的意義用華語來講是 : 脾氣暴躁而不明事理、性情急躁而莽撞(《臺日大》);不明事理的(《台閩》);不明事理、頑鈍固執、愛耍性子(《閩方大》。厦門話講 ang3-lang2 )。
ang2-lang2 的用字,《臺日大》用 “闇聾" (闇 : 音 am3;聾 : 音 long5/lang5);《台閩》用 “聬儱" (聬 : 音 ong2/ang2,耳鳴聲。儱 : 音 long2/lang2,儱侗,未成器);《閩方大》用 “瓮攏" (瓮 : ong3/ang3 ;攏 : long2/lang2)。遮的用字攏是近音字抑是同音字,佮 ang2-lang2 的詞義無關係。
我懷疑台語 ang2-lang2 是古漢語 “慃𢞡" 的音變。吳守禮先生嘛講 : “疑「傟(慃)𢞡」> ㄤˋ  ㄌㄤˋ (ang2-lang2) " (《綜台基》1550頁)。

中古韻書《廣韻》佮《集韻》有收錄 “慃𢞡" 這个詞。《廣韻、講韻》: “𢞡,慃𢞡。"  《集韻、講韻》: “慃,慃𢞡,佷戾。"   “慃𢞡" 的意義是 “佷戾",啊  “佷戾" 的意義是啥?  《漢大詞》講 “佷戾" 是兇狠暴戾,並且舉出書證 宋、洪邁《夷堅丙志、廣州女》: “女佷戾不孝,無日不悖其親。"   台語 ang2-lang2 的主要意義是 “脾氣暴躁而不明事理",無 “佷戾(兇狠暴戾)" 遐嚴重,不過嘛無差足濟,敢若會使認為 “慃𢞡" 是台語 ang2-lang2 的詞源。台灣話嘛有一句 “ang2-lang2 查某" (《台閩》)。
《漢大字》對 “慃𢞡" 的解說是 “乖戾"。"乖戾" 的意義是 : “(性情、言語、行為)別扭;不合情理。" (《現漢》)。"乖戾" 的意義佮台語 ang2-lang2 的意義嘛差不多,所以對詞義來講,"慃𢞡" 有可能是台語 ang2-lang2 的本字。

下面是 “慃𢞡" 的音韻。
“慃",《廣韻》烏項切,上聲、講韻、影母,台語文讀 ang2 (華語:ㄧㄤˇ)。
“𢞡",《廣韻》虛慃切,上聲、講韻、曉母,台語文讀 hang2 (華語:ㄒㄧㄤˇ)。
“慃𢞡" 的讀音是ang2-hang2。有可能 : ang2-hang2 → ang2-lang2。因為後字聲母 h- 佮前字韻尾 -ng 的發音部位相同,可能引起異化作用變做 l-。

“慃𢞡" 是一个疊韻聯綿詞,雖然現存古籍揣無例證,但應該是古代漢語存在過的語詞,若無中古韻書袂收錄。

古漢語 “慃𢞡" 的意義佮台語 ang2-lang2 的意義差不多,音韻上有可能 ang2-hang2 → ang2-lang2,所以 “慃𢞡" 有可能是台語 ang2-lang2 的本字。

參考 :
《王力古漢語字典》:
“[佷],同 “很",不聽從。"
“[很],(1) 不聽從。(2) 副詞。甚(後起義)。"
“[狠],(1) 乖戾;不順從。(2) 兇惡(後起義)。"

張貼在 臺語文論集(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標音採用……) | 標記 , , , , , | 發表留言

事(tai7) & 祀(tshai7)

[ 事(tai7) & 祀(tshai7) ]
(本篇使用台語文寫作,標音採用教育部〈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

俗語講 : “一人一家事,公媽隨人祀。" (tsit8-lang5 tsit8-ke1-tai7,kong1-ma2 sui5-lang5-tshai7)。"事(tai7)" 是 tai7-tsi3 (代誌),就是華語 “事情"。祖父台語講 阿公,祖母台語講 阿媽(a1-ma2),公、媽連用變成複合詞 “公媽(kong1-ma2)",是 “祖先" 的意思。台灣儂風俗,過年過節愛 “拜公媽","拜公媽" 就是(to7-si7)拜祖先,"公媽" 表示 祖先。
tshai7 嘛有儂認為是安置的意思。
本篇討論 “事" 佮 “祀" 的音韻。

(一) 事
“事" 字的中古音,《廣韻》記做 “鉏吏切"(去聲、志韻、崇母)(崇母就是牀二)(事猶閣有一音側吏切,意義無仝),屬止攝開口三等,台語文讀音 su7。
“事(鉏吏切)" 的中古音聲母是 崇母,崇母的字佇台語有讀做 t- 的例,親像 “鋤" 字,《廣韻》士魚切(平聲、魚韻、崇母),"鋤頭" 台語讀做 ti5/tu5-thau5。"事" 佮 “鋤" 仝聲母,所以 “事" 嘛會使(e7-sai2)讀做 t- 聲母。
“事" 屬止攝開口三等。止攝開口三等的字佇台語白讀的時有真濟讀做 -ai 韻母,親像 : 知,tsai1;屎,sai2;獅,sai1;眉,bai5;駛,sai2;裡,lai7 等等。所以 “事" 嘛應該會使讀做 -ai 韻母。
“事(鉏吏切)" 是去聲崇母字。崇母是全濁聲母,去聲全濁聲母的字佇台語讀做陽去聲。
綜合頂面對 “事(鉏吏切)" 的聲母、韻母、聲調的探討,會凍知影 “事" 字佇台語會使讀做 tai7。
“一人一家 tai7″ 的 tai7 是 “事" 字,是本字。<教台典>嘛認為華語事情意義的台語 tai7 的本字是 “事",但是書寫時用替用字 “代"。

(二) 祀
“祀",《廣韻》詳里切(上聲、止韻、邪母),止攝開口三等,台語文讀音 su7。
邪母的字佇台語白讀時有讀做 tsh- 的例,親像 : 飼,tshi7;徐,tshi5;斜,tshia5;象,tshiunn7 等等。所以 “祀" 字白讀時聲母會使讀做 tsh-。
“祀" 是屬止攝開口三等的字。止攝開口三等的字佇台語白讀的時有真濟讀做 -ai 韻母,頂面已經有舉例說明過。所以 “祀" 字白讀時會使讀做 -ai 韻母。
“祀" 是上聲邪母字。邪母是全濁聲母,佇台語,全濁上聲歸陽去,所以 “祀" 讀做陽去調。
綜合頂面對 “祀(詳里切)" 的聲母、韻母、聲調探討的結果,"祀" 的台語白讀音是 tshai7。
“公媽隨人tshai7″ 的 tshai7 是 “祀" 字,是本字。
“公媽(kong1-ma2)" 是祖先的意思,祖先干焦會使奉祀、祭祀,袂使(be7-sai2) tshai7(安置)。"公媽牌" 才會使 tshai7(安置)。

張貼在 臺語文論集(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標音採用……) | 標記 , , , , , | 發表留言

栽柱仔(tshai7-thiau7-a2)

[栽柱仔(tshai7-thiau7-a2)]
(本篇使用台語文寫作,標音採用教育部〈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

古早儂欲起木造的厝着愛先扑地基、tshai7-thiau7-a2(柱仔);欲牽電線着愛先 tshai7 電火柱(tian7-hue2-thiau7)。柱仔偌大枝閣長,愛先挖空才共 tshai7 –落去;若無會使用釘–的;有當時仔直接囥佇地面。這款意義的 tshai7,華語大概講:豎、豎立。

“tshai7 柱仔" 的 tshai7,<教台典>用 ““表示。"" 是吳守禮先生擬議的新造字,字典無這字。《康熙字典》有收錄類似的 “𥩴" 字,引用《字彙補》講:"𥩴同在"。

“tshai7 柱仔" 的 tshai7 有字抑無? 我想應該是 “栽" 字。 《說文、木部》: “栽,築牆長版也。" 對《說文》的解說來看,"栽" 敢若是名詞,毋過後代的儂攏共 “栽" 解說做動詞。《辭源》佮《漢語大字典》攏講 “栽" 是 “築牆立板";《漢字形義分析字典》講 “栽" 是 “築牆時在兩側樹立木板"。"立板"、"樹立木板" 就是台語 “tshai7 枋仔(pang1-a2)"。所以 “栽" 應該是台語 “tshai7 柱仔" 的 tshai7 的字。

古早無磚仔,無紅毛塗,做牆、做壁攏用塗。用塗做牆、做壁的方法,清代學者段玉裁佇伊的《說文解字注》"栽" 字下講了足詳細,下面是段氏對 “栽" 字注解的一部分 :

“古築牆,先引繩營其廣輪方制之正。詩曰「俾立室家,其繩則直」是也。繩直則豎楨、榦。題曰楨,植於兩頭之長杙也。旁曰榦,植於兩邊之長杙也。植之謂之栽,栽之言立也。而後橫施版於兩邊榦內,以繩束榦,實土,用築築之。一版竣,則層絫而上。詩曰「縮版以載,捄之仍仍,度之薨薨,築之登登」是也。" (楨:陟盈切,ㄓㄣ/tsing1;古代築牆時夾板兩頭豎立的木柱。榦:古案切,ㄍㄢˋ/kan3;築牆時豎立在兩邊的木柱。題:物體的一端。杙:與職切,ㄧˋ/ik4,khit4;木樁、木棍。築:擣土的杵;擣土使堅實。)

段玉裁講了足清楚,講 “植之謂之栽,栽之言立也。" 所以 “栽" 的意義就是台語 “tshai7 柱仔" 的 tshai7。徐鉉校定本《說文》對 “栽" 字的注音是 “昨代切",台語會使讀做 tshai7 (詳後)。

下面是 “栽(昨代切)" 的書證 :
(1)《蔡中郎集、月令問荅》: “問者曰:「《令》以中秋『築城郭』,于經傳為非其時囗。」「《詩》曰:『定之方中,作于楚宮。』定,營室也。九月十月之交,西南方中,故《傳》曰:『水昏正而栽』,水即營室也。昏正者,昏中也。栽設板、栽木而始築也。今文在前一月,不合于經傳也。」" (定、營室、水:攏是指二十八宿的室宿)。"栽設板、栽木" 就是 tshai7 枋仔、 tshai7 柱仔。
(2)《春秋左傳、莊公二十九年》: “冬,十二月,城諸及防,書時也,凡土功,龍見而畢務,戒事也。火見而致用,水昏正而栽,日至而畢。" (龍:指東方蒼龍七个星宿。火:心宿的大火。水:室宿)。"栽" 指築牆立板。
(3)《春秋左傳、哀公元年》: “元年,春,楚子圍蔡,報伯舉也。里而栽(注 : 栽,設板築,為圍壘周匝,去蔡城一里),廣丈,高倍。夫屯晝夜九日,如子西之素。蔡人男女以辨,使疆于江汝之間而還。蔡於是乎請遷于吳。"

下面講 “栽" 字的音。
“栽" 字《廣韻》記錄兩个音 :
(1) 祖才切(平聲、咍韻、精母),蟹攝開口一等;"栽,種也。"
(2) 昨代切(去聲、代韻、從母),蟹攝開口一等;"栽,築牆長板。"
所以 “栽" 字做 “築牆立板" 的意義時讀做 “昨代切"。

“栽(昨代切)" 的聲母是從母,從母的字佇台語大部分讀做 ts- ,親像 : 族,昨木切,tsok8;自,疾二切,tsu7;慈,疾之切,tsu5 等等;小部分讀做 tsh-,親像 : 裁,昨哉切,tshai5;存,徂尊切,tsun5/tshun5;牆,在良切,tshiunn5;匠,疾亮切,tshiunn7 等等。所以 “栽(昨代切)" 的聲母會使讀做 tsh-。
“栽(昨代切)" 是屬蟹攝開口一等的字。蟹攝開口一等的字佇台語文讀時讀做 -ai 韻母,親像 : 態,thai3;災,tsai1;採,tshai2;該,kai1;開,khai1;愛,ai3;海,hai2;來,lai5 等等。所以 “栽(昨代切)" 嘛讀做 -ai 韻母。
“栽(昨代切)" 的聲母是從母,聲調是去聲。從母是全濁聲母,全濁去聲字佇台語讀陽去聲。
總結頂面對 “栽(昨代切)" 字的聲母、韻母、聲調討論的結果,"栽(昨代切)" 的台語讀音是 tshai7。

“栽"(昨代切)字台語讀做 tshai7,閣有台語 “tshai7 柱仔" 的 tshai7 的意義,"栽"(昨代切)是 “tshai7 柱仔" 的 tshai7 的本字。 築牆立板意義的 “栽" 漢代以後的文獻就看袂着矣。漢代以後 “栽" 的意義是種植草木,這是築牆立板意義的引伸。字音嘛變做 “祖才切",華語 ㄗㄞ,台語 tsai1。"栽" 做名詞用時指會凍徙栽的幼苗。佇台語,魚苗叫做 “魚栽(hi5-tsai1)"。

台語 “tshai7 柱仔" 的 tshai7 是上古漢語 築牆立板的 “栽"(昨代切)傳–落來的語詞。

張貼在 臺語文論集(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標音採用……) | 標記 , , , , , | 4 則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