覂(pieŋ`)──翻覆

覂(pieŋ`)──翻覆

 

把上下位置顛倒過來,台語叫做 pieŋ`。例如:pieŋ`-ts‘ia(車)=翻車;pieŋ`-ts‘iu`(手)=反掌;pieŋ`-toʔ(桌)=掀翻桌子;pieŋ`-pieŋ´(爿)=翻邊;tsien(煎)-hi´(魚)tioʔ⊦(着)-pieŋ`-pieŋ´(爿)=煎魚需要翻轉。這個 pieŋ` 相當於國語的翻覆、翻轉,它的本字可以考慮的有:“覂”、“𦥘” “反”、“翻”,下面逐一討論。

 

(一)覂(ㄈㄥˇ)(泛)

《廣韻•上聲•腫韻》方勇切:“覂,覆也。或作𢇫。又作泛。此覂駕之馬非良者。《說文》曰:‘反覆也。’”這裡的“覆”,就是翻覆的意思。《說文》也說:“覂,覆也。”“覂”字在中古屬通攝三等合口、非母,非母字在台語有時讀 h- 聲母,有時讀 p- 聲母,讀 p- 的較古,因為非母在切韻時代還没有從幫母分化出來。

在韻母方面,通攝三等合口字在台語大多變為文讀 -iɔŋ,白讀 -ieŋ,如:腫, tsiɔŋ`/ tsieŋ`;鐘,tsiɔŋ/tsieŋ;龍,liɔŋ´/lieŋ´;胸,hiɔŋ/hieŋ;供,kiɔŋ/kieŋ;用,iɔŋ⊦/ieŋ⊦。因此,“覂”字台語音讀時,文讀音韻母讀 -iɔŋ,白讀音韻母讀 -ieŋ。

在聲調方面,因為非母是全清,故台語應該讀陰上聲。

《甘台字》將“覂”字讀 huan⊦ 及 hɔŋ⊦,於韻書無據。《彙音寶鑑》將“覂”字讀做 hiɔŋ`,與切語“方勇切”相符。因非母字在台語有讀 p- 的例,故“覂”字在台語可讀 pieŋ`。

“覂”字的意義是翻覆,在台語又可讀 pieŋ`,“覂”是台語 pieŋ`-ts‘ia(車)、pieŋ`-toʔ(桌)等的 pieŋ` 的本字。

“覂”字在典籍上往往用“泛”替代,如:《史記•呂后紀》:“太后乃恐,自起泛孝惠巵。”《辭源》說,“泛”字在這裡讀做方勇切,是覆、翻的意思。巵(ㄓ)是古代酒器。“泛孝惠巵”就是打翻孝惠帝手上拿的酒杯。又如《漢書•武帝紀•元封五年詔》:“夫泛駕之馬,跅弛之士,亦在御而已。”注:“泛,覆也。……本作覂,後通用耳。”《辭源》說,“泛”字讀做方勇切,翻車的意思。

“泛”字的本義是“浮也”(見《說文》),為什麼可以和“覂”字通用?因為“泛”、“覂”在漢代差不多是同音。這從“泛”、“覂”都是形聲字,都是以“乏”為聲符也看得出來。

“泛”與“覂”在上古都屬談部合口三等,只是聲母略有差別。“泛”的上古音是 p‘juăm(依董同龢擬音,下同), “覂”的上古音是 pjuăm,差別只在於聲母 p- 之有無送氣而已,可以說兩個字差不多同音,因此可以通用,或者說可以假借“泛”當做“覂”來用。

這兩個字的字音到中古就差別比較大了。“泛”是孚梵切(咸攝三等合口、去聲、梵韻、敷母),“覂”是方勇切(通攝三等合口、上聲、腫韻、非母)。“泛”的現代音是ㄈㄢˋ,“覂”是ㄈㄥˇ。

除了覂字之外,“𦥘”、“反”、“翻”等三個字也可能是台語 pieŋ`(翻覆義)的本字。

 

(二)𦥘

“𦥘”(ㄅㄧㄢˇ)是一個象形會意字,上半部的“”是巢字的簡省,下半部的“寸”是人的手。《說文》說:“𦥘,傾覆也。从寸、,覆之。寸,人手也;,从省。杜林說,以為貶損之貶。”意思是說,“𦥘”的本義是用手把鳥巢傾覆(傾覆就是台語的 pieŋ`),又引用杜林的見解說:“𦥘”是貶損的貶字。這應該是本義傾覆的引伸義。段玉裁說:“巢在上,覆之而下,則與貶損義相通。”後世認為“𦥘”是“貶”的古字。

“𦥘”字的本義是傾覆,與台語 pieŋ` 的詞義相符,那麼“𦥘”字的讀音如何呢?

“𦥘”,《廣韻》方斂切(上聲、琰韻),在中古屬咸攝三等開口、上聲、非母,國語讀ㄅㄧㄢˇ,台語應該讀 pien`。而台語文讀 -ien 韻的字,有進一步演變成 -ieŋ 的現象。如:千, ts‘ien/ ts‘ieŋ;前,tsien´/tsieŋ´;肩,kien/kieŋ;研,ɡien`/ɡieŋ`。因此,“𦥘”字讀 pien` 或許也有可能進一步音變成 pieŋ`。

 

(三)反

“反”字,《說文》說:“反,覆也。从又、厂(反形)。”“覆”就是翻覆,“覂”的字義也是覆,因此“反”跟“覂”是同義字,不過後來反字的意義衍生甚多。

從字義上來說,“反”字的本義和台語 pieŋ`(翻覆)相同。在字音方面,“反”,《廣韻》府遠切(上聲、阮韻),國語讀ㄈㄢˇ,台語讀 huan`。

“反”字切語府遠切,屬山攝三等合口、非母。非母在切韻時代仍屬幫母(擬音 p-),故和“反”同音的字“阪(坂)”台語讀做 pan`。這是中古音的遺留。“反”既然和“阪(坂)”同音而“阪(坂)”讀 pan`,則“反”也應該可讀 pan`。而在山攝的字 -an 韻母和 -ieŋ 韻母有文白音變關係,例如:還,戶関切,huan´/hieŋ´;間,古閑切,kan/kieŋ;眼,五閑切,ɡan`/ɡieŋ`。因此,也許可以說,“反”的 pan` 音也可以音變為白讀音 pieŋ`。

“反”字台語可讀 pieŋ` 而字義又是翻覆,“反”字也是台語翻覆義 pieŋ` 的本字。

 

(四)翻

“翻”字的本義是“飛”,後來引伸為翻覆、翻轉的意義,在現代漢語這個引伸義反而成為主要義項。

在字音方面,“翻”字《廣韻》孚袁切(平聲、元韻),在中古屬山攝三等合口、平聲、敷母,國語讀ㄈㄢ,台語讀 huan。“翻”字的韻母有可能轉為台語的 -ieŋ,但聲母敷母在中古為 p‘-,且聲調也不符,“翻”字在台語沒有 pieŋ` 的音,“翻”不是台語翻覆義 pieŋ` 的本字。

 

綜合上面所說,從字音字義來看,“覂”與台語 pieŋ`(翻覆)在音義上都相符,“覂”是台語 pieŋ` 的本字。另外從字的構形及造字本義來看,“𦥘”和“反”也是台語 pieŋ` 的本字。

覂1 覂2 覂3

張貼在 p | 標記 , , , , , , , , | 發表留言

伏卵(pu⊦-nŋ⊦)──孵蛋

伏卵(punŋ──孵蛋

 

母雞伏在十來個雞蛋上,利用牠的體溫使受精卵的胚胎發育成雛雞,台灣話說 pu⊦-nŋ⊦,國語說孵蛋(ㄈㄨ ㄉㄢˋ)、孵卵(ㄈㄨ ㄌㄨㄢˇ)。

《廣韻•上聲•緩韻》:“卵,《說文》曰:‘凡物無乳者卵生。’盧管切。”盧管切,台語文讀 luan`,白讀 nŋ⊦(《甘台字》),所以,“卵”是 pu⊦-nŋ⊦ 的 nŋ⊦ 的本字。而漢語記錄 pu⊦-nŋ⊦ 的 pu⊦ 的字則有:孚、孵、抱、菢、伏、勽、㲒、𣭀八個字,下面逐一討論。

 

(一)孚

《說文•爪部》:“孚,卵孚也。从爪,从子。一曰:信也。……。”段玉裁引《通俗文》說:“卵化曰孚。”所以“卵孚”就是卵孵化的意思。這個“孚”字後來寫作“孵”。

《廣韻•平聲•虞韻》芳無切:“孚,信也。”芳無切,台語讀陰平聲 hu,不讀 pu⊦。

《集韻》對“孚”字記錄四個音:

(1)芳無切(平、虞、敷母):“孚,《說文》:‘卵孚也。’徐鍇曰:‘鳥之孚卵皆如其期,不失信也。’”芳無切,同《廣韻》,台語讀 hu。

(2)房尤切(平、尤、奉母):“孚,玉采也。”房尤切,從同音字“浮”類推,台語讀 hu´/p ‘u´。

(3)芳遇切(去、遇、敷母):“孚,育也。《方言》:‘雞伏卵而未孚。’或从卵(孵)。”芳遇切,台語讀 huʟ

(4)符遇切(去、遇、奉母):“孚,育也。”同音字有:附、駙,故“符遇切”台語讀陽去聲 hu⊦(國語讀ㄈㄨˋ)。又因奉母在中古仍然與幫母不分,故符遇切的台語白讀音為 pu⊦。

從上面討論可知,“孚”字的意義是孵化,字音如果依據《集韻》的“符遇切”則台語讀 pu⊦,因此,“孚”是台語 pu⊦-nŋ⊦ 的 pu⊦ 的本字。

書證有:《韓詩外傳》:“卵之性為雛,不得良雞覆伏、孚育,積日累久,則不能成雛。”

 

(二)孵(國語ㄈㄨ)

《辭源》說:“孚,禽鳥伏卵。後作孵。”所以“孚”和“孵”是古今字。

《廣韻•平聲•虞韻》芳無切:“孵,卵化。”“孵”跟“孚”同音,台語讀 hu,不讀 pu⊦(《甘台字》讀 pu⊦ 是訓讀),所以“孵”字不是台語 pu⊦-nŋ⊦ 的 pu⊦ 的本字。

 

(三)抱

《漢大字》引《方言》卷八:“北燕、朝鮮、洌水之間謂伏雞曰抱。”“伏雞”就是母雞伏卵。

《廣韻•上聲•晧韻》薄浩切:“抱,持也。《說文》曰:‘引取也。’”薄浩切,反切上字“薄”是並母,台語讀做 p‘au⊦/ p‘o⊦,不讀 pu⊦。但從同樣以“包”為聲符的“炮(炰)”(泛指燒烤)及“匏”(葫蘆之屬)台語讀 pu´ 來看,或許“抱”有 pu⊦ 的音。《廣韻•平聲•肴韻》薄交切:“炮,合毛炙物也。一曰:裹物燒。”“炰,上同。”台語 pu´-han(番)-tsi´(藷)的 pu´ 就是“炮(炰)”字。

又同樣薄交切:“匏,瓠也,可為笙竽。”“匏(pu´)”就是蔬菜之一的 pu´-a`。

“抱”字有禽鳥伏卵的意義,台語又可能有 pu⊦ 的音,“抱”可認為台語 pu⊦-nŋ⊦ 的 pu⊦ 的本字。

 

(四)菢

《漢大字》:“抱,禽鳥伏卵。也作菢。”《廣韻•去聲•号韻》薄報切:“菢,鳥伏卵。”《甘台字》把“菢”字讀做 pau⊦/ pu⊦。

“菢”既然是“抱”的異體字,“抱”又讀 pu⊦,“菢”也是台語 pu⊦-nŋ⊦ 的 pu⊦ 的本字。

 

(五)伏(國語ㄈㄨˋ)

《廣韻》對“伏”字記錄扶富切及房六切兩個音,其中讀“扶富切”(去聲、宥韻、奉母)時字義為“伏,鳥菢子。”“鳥菢子”就是禽鳥孵蛋,也就是台語的 pu⊦-nŋ⊦。而字音“扶富切”屬流攝三等開口,台語文讀音 hu⊦(《甘台字》、《彙音寶鑑》),國語讀ㄈㄨˋ。反切上字“扶”屬奉母,在切韻時代奉母和並母相同,都是 p-,而流三開的字在台語白讀時有讀 -u 韻的例,如:富,huʟ/puʟ;婦,hu⊦/pu⊦;久,kiu`/ku`;丘,k‘iu/k‘u;舊,kiu⊦/ku⊦ 等等,故“伏(扶富切)”有 pu⊦ 的音。

“伏(扶富切)”是鳥孵卵,台語又讀 pu⊦,故“伏”是台語 pu⊦-nŋ⊦ 的 pu⊦ 的本字。書證有:《莊子•庚桑楚》:“越雞不能伏鵠卵。”(越:越國。鵠,音ㄏㄨˊ,天鵝)。

 

(六)勽(ㄅㄠˋ)

《說文•勹部》:“勽,覆也。从勹覆人。薄皓切。”《說文今釋》的譯文是:“勽,庇覆。由勹字覆蓋人字會意。”段玉裁注說:“此(勽)當為抱子抱孫之正字,今俗作抱。”而“抱”字有孵化的意義(詳前)。

《廣韻》對“勽”字記錄兩個音,字義相同:(1)武粉切(上聲、吻韻、微母):“勽,覆也。”(2)薄報切(去聲、号韻、並母):“勽,《說文》:‘覆也。’”

《集韻》對“勽”字記錄四個音:(1)武粉切(上、吻、微母):“勽,覆也。”此音與《廣韻》同。(2)薄晧切(上、晧、並母):“勽,《說文》:‘覆也。’”(3)皮敎切(去、效、奉母):“勽,鳥伏卵。”(4)薄報切(去、号、並母):“菢”之或體。“菢,鳥伏卵。或作勽。”

依據《集韻》,“勽”有鳥伏卵(即孵蛋,台語 pu⊦-nŋ⊦)的意義。這個意義應該是“勽”的本義“覆”的引伸。“覆”的本義是蓋住的意思,鳥伏卵時鳥(如母雞)的整個身體蓋住了蛋,所以“勽”的孵蛋的意義是“覆”的引伸。

“勽”字讀《集韻》薄報切時,“勽”是“菢”的異體字,“菢”已在前面討論過,現在討論《集韻》皮敎切的“勽”。

《集韻》的“皮敎切”相當於《廣韻》的“防敎切”(去、效、奉母),屬效攝二等開口。效二開包括肴、巧、效三韻,而肴韻裡的小韻“薄交切”有幾個字台語白讀讀陽平 pu´,如:“炮(炰)”(合毛炙物也。一曰裹物燒。),台語說 pu´,如炰番藷(pu´-han-tsi´);“匏”(瓠也),即台語 pu´-a`,蔬菜之一;“瓟”(似瓠,可為飲器),台語 pu´-hia(水瓢)的 pu´ 即此字;“泡”(水名),台語拿來做量詞 pu´,用於尿、屎,如“放一泡尿”(paŋʟ-tsit⊦-pu´-dzio⊦)=撒一泡尿(泡,國語讀ㄆㄠ)。

從上面語音現象類推,效韻的“勽”應該有陽去聲 pu⊦(因並母為全濁)的音。

“勽”字既有鳥伏卵的意義,台語又可讀 pu⊦,“勽”是台語 pu⊦-nŋ⊦ 的 pu⊦ 的本字。但没有書證。

 

(七)㲒(ㄅㄠˋ)

《康熙字典》:“㲒,《字彙》薄報切,音暴。鳥伏卵。義與‘菢’同。”

《漢大字•毛部》:“㲒,ㄅㄠˋ,《龍龕手鑑》蒲報反。同‘菢’。鳥孵卵。”《龍龕手鑑•毛部》:“㲒,《經音義》作菢。”《字彙•毛部》:“㲒,鳥伏卵。”《正字通•毛部》:“㲒,俗菢字。”

“㲒”字和“菢”字相同,“㲒”是“菢”的俗字。“菢”字前面已討論過,是台語 pu⊦-nŋ⊦ 的 pu⊦ 的本字,所以“㲒”也是 pu⊦-nŋ⊦ 的 pu⊦ 的本字。

從“㲒”字的構形來看,從毛從句會意,或從毛句聲,都是理據不通,作者懷疑“㲒”是“𣭀”的訛字(𣭀字詳下),因形似而導致的訛字。“𣭀”字的構形是從毛從包會意,包兼表聲。因為鳥孵卵時用鳥身的毛包住鳥蛋,所以民間造一個“𣭀”字表示孵卵的孵。

 

(八)𣭀(ㄅㄠˋ)

《康熙字典•毛部》:“𣭀,《篇海》步報切。音暴。鳥伏卵也。本作‘菢’。釋典作‘㲒’。”

《篇海》的步報切相當於《廣韻》的薄報切,收有暴、勽、菢等字。其中“勽”及“菢”在前面已討論過,這兩個字台語讀 pu⊦。而“𣭀”和勽、菢同音,故在台語也應該有 pu⊦ 的音,字義又是鳥伏卵,故“𣭀”是台語孵蛋義 pu⊦-nŋ⊦ 的 pu⊦ 的本字。

 

結論:

孚、抱、菢、伏、勽、㲒、𣭀都有鳥孵卵的意義,在台語讀 pu⊦ 或者說可以讀 pu⊦,故這七個字是台語孵蛋義 pu⊦-nŋ⊦ 的 pu⊦ 的本字,其中作者認為“伏”字最好。

伏卵1 伏卵2 伏卵3 伏卵4

張貼在 p | 標記 , , , , , , , , , , , ,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