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選、tong3-suan2、凍蒜、ㄉㄤ ㄒㄩㄢˇ、ㄉㄤˋ ㄒㄩㄢˇ ?

[ 當選、tong3-suan2、凍蒜、ㄉㄤ ㄒㄩㄢˇ、ㄉㄤˋ ㄒㄩㄢˇ ? ]
(本篇使用台語文寫作,標音採用教育部《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

“當選" 即个詞是對日語來的,是日本儂將日語 “選に當たる”(sen ni a ta ru ),照漢語構詞法 “動詞-賓語" 的方式做出來的日語漢字詞,讀做 とうせん(tō sen)。"選"(sen)就是選擇,"當たる"(a ta ru)有真濟種意義,佇遮是華語 “中(ㄓㄨㄥˋ)" 、台語 “着(tioh8)" 的意思。所以日語 “當たる" 亦寫做 “中る"(a ta ru )。按呢,日語 “當選" 就是華語 “中選(ㄓㄨㄥˋ ㄒㄩㄢˇ)"的意思。《現代漢語詞典》: " [中選] 動詞。選舉或選擇時被選上。"   不過,"當選" 嘛是已經變成現代漢語語詞(對日語借來用的),讀做 ㄉㄤ ㄒㄩㄢˇ。 《現代漢語詞典》 “[當選] ㄉㄤ ㄒㄩㄢˇ 動詞。 選舉時被選上。"
日語將 “中(ㄓㄨㄥˋ)" 意義的 “あたる"( a ta ru )寫做 “當たる"( a ta ru ),但是漢字 “當" 佇漢語並無 “中(ㄓㄨㄥˋ)" 的意義。
“當選",台語讀做 tong3-suan2 ( tong2# suan2#),媒體用 “凍蒜" (ㄉㄨㄥˋ ㄙㄨㄢˋ ) 即兩字表示,有戲謔的意思。
“當" 字佇台語文讀時有陰平聲 tong1 (《廣韻》都郎切) 佮陰去聲 tong3 (《廣韻》丁浪切) 兩音,讀做 tong1 時的意義是:(華語)對着、承擔、相稱、擔任、掌管、應當、正在、阻擋等意義 ; 讀做 tong3 時的意義是:(華語)合宜、抵押(台語 tng3)、作為等。台語習慣上將 “當選" 讀做 tong3-suan2,共 “當" 字讀做陰去聲,連讀時變做上聲。其實,"當(tong3)" 佮 “當選" 的 “當" 字的意義無關係。
“當選" 即个詞佇華語一向讀做 ㄉㄤ ㄒㄩㄢˇ,將 “當" 讀做第一聲(陰平) ㄉㄤ。但是最近佇電視頂定定聽着有儂講 ㄉㄤˋ ㄒㄩㄢˇ,將 “當" 字讀做第四聲(去聲) ㄉㄤˋ。可能是受着台語 tong2# suan2#  的聲調的影響。其實,"當(台語tong3)" 佮 “當(華語ㄉㄤˋ)" 相當,攏是去聲,"當選" 華語讀做 ㄉㄤˋ ㄒㄩㄢˇ 嘛無算毋着(?)。

廣告
張貼在 臺語文論集(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標音採用……) | 標記 , , , , , | 發表留言

台語 “hue2(火)” 是漢語抑是非漢語?

[ 台語 “hue2(火)” 是漢語抑是非漢語?]
(本篇使用台語文寫作,標音採用教育部《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

有儂講 “台語 hue2(火) 無一定是漢語。"   咱來研究看覓。
“(華文)早期人類對火的使用是人類文化演化的轉捩點,使人類繁衍。火的使用令人類烹煮食物,並從加熱過的食物中攝取蛋白質和碳水化合物。火又提供溫暖,使人類在寒冷的夜間,及至寒冷的氣候中活動。火提供了天然光源外的另一選擇,也給予人類抵禦外來食肉動物的入侵的能力。" (<維基百科> “早期人類對火的使用")。
“(華文)中國周口店遺址發現距今50萬至150萬年前火的證據,來自 Locality 1 中 Layer 10 的直立人化石旁燒過的骨頭,有石器碎片、炭、灰燼和爐床。" (佮頂面仝)。
漢語是漢人(漢族)使用的語言,古早古早的漢人敢戆( gong7) 徦對身邊逐日咧(teh4)用的物件 “火”,袂曉家己產生一个語詞{火}?着愛共異族語言的詞借來用?我想可能性無大。({火}表示 “詞" 的 “火" ,來佮漢字的 “火” 區別)。
漢人佇3400外年前商代的時陣,華夏族(後世叫做漢人、漢族)已經使用相當成熟的 “甲骨文" 來記錄商代漢人的語言,裡面有 “火” 這个字,字形早期是囗(請參看所附甲骨文),後期是囗(請參看所附甲骨文),是一个象形字。文字是記錄語言的書寫符號體系,既然商代甲骨文有 “火” 這个字,證明商代漢人的漢語有語詞{火}。語言的產生比文字的發生早誠濟,商代就有 “火” 這个漢字,表示漢語語詞{火}的產生猶閣較早,是一个自源性的漢語語詞。
“(華文)對於人屬約250萬年前出現後的發展,學者間有著不同的意見。有一些認為能人就已經有了原始的類語言系統,另一些則認為到直立人(180萬年前)或海德堡人(60萬年前)時才有原始符號交流,而到10萬年前的智人之時語言才開始發展。" (<維基百科> “語言的起源")。
佇漢語音韻方面,漢語詞{火}佇各年代、各地方有無仝款的語音。台語詞{火}的語音是 <漳>hue2/<泉>her2/<厦>he2 ,遮的語音是對{火}的中古音演變來的。
漢語{火}的中古音是《廣韻》呼果切(上聲、果韻、曉母),果攝合口一等韻。音韻學家的對{火}的擬音是 [xuɑ]。果攝合口一等包含《廣韻》戈(合一)、果、過三个韻部,這三韻部的字佇現代台語文讀時讀做 -o 韻母或者是 -onn 韻母,白讀的時依漳音、泉音、厦音的無仝,讀無仝的韻母,一般的對應規律是<漳>-ue、<泉>-er[ə/ɘ]、<厦>-e。(猶閣有別種的白讀音)
果合一文讀音的例:簸 po3,破 pho3,妥 tho2,惰 to7,座 tso7,果 ko2,過 ko3,科 kho1,課 kho3,和 ho5,火 honn2,好 honn3,貨 honn3。
果合一白讀音的例(依<漳>/<泉>/<厦>的順序):
火:hue2/her2/he2
果:kue2/ker2/ke2
過:kue3/ker3/ke3
科:khue1/kher1/khe1
課:khue3/kher3/khe3
所以台語詞{火 [hue2]}不過是現代台語三個腔口:漳、泉、厦腔裡面的一種,漳腔的語詞{火}爾爾。
現代台語{火}的語音 hue2/her2/he2 是對{火}的中古音 [*xuɑ] 演變來的,演變經過可能是像下面按呢。
*xuɑ >(漳)hue2(主要元音 ɑ 受介音 -u- 牽拖,高化、前化)
*xuɑ >xuə(主要元音 ɑ 高化、央化)>(泉)her2 [xə2](介音 -u- 脫落)
(厦)he2 <(漳)hue2(介音 -u- 脫落),或者是(厦)he2 <(泉)her2 [xə2] (主要元音 ə 前化)
按呢看來,佇商代甲骨文就有 “火" 這个字,{火}這个詞,語音閣是對漢語中古音演變來的,我認為台語 hue2/her2/he2 (火) 是漢語系統的語詞,毋是非漢語語詞。

[ 徐中舒《甲骨文字典》1109-1110頁 ]

[ 徐中舒《甲骨文字典》1109-1110頁 ]

張貼在 臺語文論集(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標音採用……) | 標記 , , , , | 發表留言

tsiah4 有兩種 : “才(tsiah4)" 佮 “再(tsiah4)"

[ tsiah4 有兩種 : “才(tsiah4)" 佮 “再(tsiah4)" ]
(本篇使用台語文寫作,標音採用教育部《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

台語副詞 tsiah4 有兩種 : “才(tsiah4)" 佮 “再(tsiah4)" 。 “才(tsiah4)" 表示時間的早、晏(uann3),緊、慢,所用時間的長、短;數量的濟、少;表示原因、條件;表示堅定語氣等。 “再(tsiah4)" 表示動作行為的重複或者是延後進行。請看下面的例。

(一) “才(tsiah4)"
(1) 尾牙六點半就(to7)開始矣,汝七點半 “才(tsiah4)" 到(kau3)位。(講話的儂認為 “汝" 傷晏[uann3]到[kau3])
(2) 這間大樓起工了後 “才(tsiah4)" 一年就(to7)起好–矣。(表示起大樓所用的時間短)
(3) 伊去美國留學,畢業了後過一年 “才(tsiah4)" 轉–來。(表示 “畢業" 佮 “轉來" 之間的時間長)
(4) 去百貨公司踅(seh8)規半工 “才(tsiah4)" 買一雙襪仔爾爾。(認為買的數量少)
(5) 伊睏十二點鐘 “才(tsiah4)" 起–來。(表示睏的時間長)
(6) 因為毋捌(m7-bat4) “才(tsiah4)" 請教–汝啊 ! ( “毋捌" 是 “請教" 的原因) (會使用 “毋才[m7-tsiah4]" 替換)
(7) 我 “才(tsiah4)" 無欲插潲–伊 ! [gua2 tsiah4 bo5-beh4-tshap4-siau5–i1 ] ( 表示堅定語氣 )(華語:我才不理他 !)
(8) 到今汝 “才(tsiah4)" 知 !。[kau3/ka3-tann1 li2-tsiah4-tsai1] (表示汝傷慢知)(華語:到現在你才知道啊 !)

(二) “再(tsiah4)"
(1) 時間猶早早,咱先來去看一場電影 “再(tsiah4)" 轉–來去。(共 “轉–來去" 的行為延後進行)
(2) 伊若下班轉來厝–裡,攏先洗身軀 “再(tsiah4)" 食飯。(表示 “食飯" 佇 “洗身軀" 後面進行)
(3) 汝交代我辦的代誌,等我身體較好勢 “再(tsiah4)"共汝辦。(行為 “辦" 延後進行)
(4) 這馬慢且講,先想予好 “再(tsiah4)" 講。(動作 “講" 的重現)
(5) 今仔日講徦遮,後禮拜 “再(tsiah4)" 閣(koh4)繼續講。(行為 “講" 的重複進行。tsiah4-koh4 已經變成並列式複合詞)
(6) 有閒 “再(tsiah4)" 閣(koh4) 來 ! (送儂客的話。(表示希望行為 “來" 會重複出現)

佇語法功能上, “才(tsiah4)" 佮 “再(tsiah4)" 有分別,《教台典》共𢙠合(kap4)做一个解說。
“才(tsiah4)" 佮 “再(tsiah4)" 的本字一時僫稽考,不過, “才(tsiah4)" 的詞源是 “纔、才", “再(tsiah4)" 的詞源應該是 “再"。

古漢語副詞 “纔、才" 漢朝的時就開始用矣;"再" 漢朝以前就有用的例。
(1) 秦皇帝計其功德,度其後嗣,世世無窮;然身死纔數月耳,天下四面而功之,宗廟滅絕矣。(《漢書、賈山傳》)
(2) 誰似浮雲知進退,才成霖雨便歸山。(《王文公文集、雨過偶書》)
(3) 句踐患吳之整也,使死士再禽也。(《左傳、定公十四年》)

張貼在 臺語文論集(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標音採用……) | 標記 , , , , , | 發表留言

台語「親像(tshin-tshiūnn)」有動詞、副詞兩種詞性

[ 台語「親像(tshin-tshiūnn)」有動詞、副詞兩種詞性 ]
(本篇使用台語文寫作,標音採用教育部《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

《教台典》對「親像(tshin-tshiūnn)」( 又唸作tshan-tshiūnn )的釋義干焦一項 : 「副詞。好像、好比。例:兩个好甲親像爸仔囝仝款。In nn̄g ê hó kah tshin-tshiūnn pē-á-kiánn kāng-khuán. (他們兩個要好得像父子一樣。) 」
「親像(tshin-tshiūnn)」 是副詞無毋著,毋過所舉的例句 “𪜶兩个好甲親像爸仔囝仝款。" 有問題。 “親像" 若是副詞, “親像" 所修飾的一定是動詞、動詞性短語,抑是形容詞、形容詞性短語。但是這个例句的 “親像" 後面的 “爸仔囝" (pē-á-kiánn) 是名詞性短語,所以這个例句的 “親像" 毋是副詞,是動詞, “爸仔囝" 是動詞 “親像" 的賓語。
“親像" 這个詞若欲做 “副詞" 用,下面是副詞 “親像" 的例句(“親像" 修飾的攏是動詞性短語) :
(1) 親像落西北雨,規身軀攏是汗。(=好像下了雷陣雨,全身都是汗。)
(2) 親像中著(tiòng-tio̍h)彩券遐爾歡喜。(=像中了彩券那樣高興。)
(3) 這馬的少年人講台語,親像外國人講華語。(=現在的年輕人講台語,好像外國人說國語[一樣]。)
(4) 親像狗見著虎,驚甲phī-phī 掣(tshuah)。(=好像狗遇到老虎,驚怕得顫顫抖。)
(5) 親像迎媽祖(ngiâ-má-tsóo)遐爾鬧熱。(=好像媽祖遶境那樣熱鬧。)
“親像" 這个詞,除了是副詞以外,也做 “動詞" 用。下面是動詞 “親像" 的例句(“親像" 後面是賓語,是名詞、名詞性短語、代詞) :
(1) 人生親像大舞臺,苦齣笑詼攏總來。(許豐都先生鋪文)(=人生就像一個大舞台,悲劇、喜劇都有。)
(2) 春天親像後母面,講變就(tō)變。(=春天的天氣像繼母的臉色,說變就變。)
(3) 親像你這款人欲佮人比啥(siannh)。(=像你這樣的人要跟人家比什麼。)
(4) 無人親像你遮爾壓霸。(=沒有人像你這樣霸道。)
(5) 你嘛較乖一下,毋通按呢 “無親像–人(lāng)"。
台語親像、像、若像(ná-tshiūnn)、若(ná)親像、若(ná)、敢若(kánn-ná) 攏有華語:像、好像的意義。

張貼在 臺語文論集(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標音採用……) | 標記 , , , , , | 發表留言

彎、灣(uan1)vs. uat4(臺語音轉現象之六)

[ 彎、灣(uan1)vs. uat4 ](臺語音轉現象之六)
(本篇使用台語文寫作,標音採用教育部《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

我的阿姑在生時蹛佇現在新北市新店區安坑地區北爿的 “ɡua7-uat4-la2”,現在地圖寫做 “外挖子”,若寫做 “外挖仔” 較合台語文界的習慣。
“外挖仔” 的位置佇新店溪邊,佇現在安和路三段附近。台語 uat4 是轉彎(tnɡ2-uan1)的意思,新店溪的溪流流𢓜遮改變方向,轉一个差不多90度的大彎,所以叫做 ɡua7-uat4-la2。台語 uat4-la2(仔)的意思是轉彎的所在、彎曲(uan1-khiau1)的所在;ɡua7(外) 表示這个 uat4-la2 較倚平地,離開平地較遠猶閣有一个 “lai7(內)-uat4-la2(仔)”。
台語 uat4,一般認為是動詞,意思是轉彎、改變方向(《教台典》)。其實 uat4 嘛做名詞用,親像北宜公路有 “九彎十八 uat4”,uat4 就是道路改變方向誠雄的所在,是名詞(《教台典》認為是量詞)。佇河川,水流若改變方向,做一个差不多90度或者是90度以上的轉彎時,彼个所在嘛叫做 uat4,添一个後綴 a2(仔)就是 uat4-la2(< uat4-a2)。uat4-la2 嘛會使解說做 uat4 是動詞,添後綴 a2(仔)變做名詞。
這款河川水流改變方向的所在,華語號做 “河灣”,意義是 “彎曲的河段”(《現代漢語規範詞典》)。所以華語 “河灣” 就是台語溪流的 uat4-la2。
既然新店溪有一个地名號做 “外挖仔”,是毋是另外有一个 “內挖仔”?無毋着,“外挖仔” 南爿有一个地名號做 “lai7(裡)-uat4-la2(仔)”,地圖寫做 “內挖子”。ui3 地圖上看–來,"內挖子(仔)" 佇新店溪支流安坑溪,佇遮溪流做一個大轉彎,因為離開平地較遠,所以叫做 lai7(裡)-uat4-la2(仔)(內挖仔),離開平地較倚的安和路三段的 uat4-la2 就號做 ɡua7(外)-uat4-la2(外挖仔)。
ɡua7-uat4-la2 的書寫方式一般是 “外挖仔”。“外” 是 ɡua7 的本字,“仔” 是後綴 a2 的俗用字,uat4 用 “挖” 字書寫。“挖” 字讀做 uat4(《字彙補》烏括切),意義是用手或者是用工具 ueh4/oo2(親像:ueh4/oo2 番藷、ueh4/oo2 塗豆),字義佮 “轉彎” 無關係,可見用 “挖” 字書寫 uat4 是借用同音字書寫。
華語轉彎、改變方向意義的台語 uat4 有本字–無?先看過去文獻按怎記錄這个 uat4。

台語 uat4,《台日大辭典》用 “穵” 字;1981年《普通話閩南語詞典》用 “斡” 字。後來的董忠司《臺灣閩南語辭典》、周長楫《閩南方言大詞典》、教育部《台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等攏用 “斡” 字記錄台語彎曲所在、轉彎意義的 uat4。《閩南方言大詞典》認為 “斡” 是這个 uat4 的本字。書證是南朝宋、謝惠連《七月七日夜咏牛女》: “傾河易回斡,款顏難久悰。" “回斡" 應該是講:銀河回轉、旋轉,佮轉彎有無仝款的所在。
《說文•斗部》:“斡,蠡柄也。从斗,倝聲。揚雄、杜林說,皆以為軺車輪,斡。”《說文今釋》的譯文是:“斡,瓢把。從斗,倝聲。揚雄、杜林的學說,都認為小車車輪叫做斡。”
“蠡(ㄌㄧˊ)”,《方言》寫做“㼖”,郭璞注講,“㼖” 是 “瓠勺”。“瓠勺” 就是台語的 pu5(匏)-hia1(-a2),所以 “斡” 是 pu5-hia1-a2-penn3/pinn3(匏勺仔柄)。pu5-hia1-a2(匏勺仔)是舀水(iunn2-tsui2)的器具。古早無自來水,灶骹囥水缸貯水,欲用水時用匏勺仔舀水倒入去鼎或者是面桶。倒水時匏勺仔柄愛轉(tsun7)一–下,轉變方向,水才倒會出來。因為按呢,“斡” 就引申有旋轉、轉動的意義。《史記•屈原賈生列傳》:“萬物變化兮固無休息,斡流而遷兮或推而還。”《集解》:“如淳曰:‘斡,轉也。’ ” 《辭源》講 “斡流” 是“ 遷轉”,《漢語大詞典》講 “斡流” 是 “流轉”,“流轉” 是流離轉徙。
“斡” 字的音是《廣韻》烏括切(入聲、末韻、影母),山攝合口一等韻,台語讀做 uat4。“斡” 的台語音 uat4 雖然佮 ɡua7-uat4-la2 的 uat4 仝音,但是 “斡” 的本義是匏勺仔柄,引申有旋轉、轉動的意義,但是並無彎曲的所在的意義,筆者對 uat4 的本字是 “斡” 的講法,感覺有疑問。

[筆者見解]
華語轉彎意義的台語 uat4,筆者認為是 “彎(uan1)” 字陽入對轉了後產生的閩南、台灣的語詞,是有音無字的語詞。
《說文•弓部》:“彎,持弓𨶹矢也。”《說文今釋》講,“持弓𨶹矢” 的意思是:“(左手)拿着弓,(右手)把箭括扣在弦上,箭鏑在弓背外。” 就是射箭的動作,箭猶袂離開弓。這个時陣弓身比原來的彎度閣較彎,弓弦變做折線。因為按呢,“彎” 就引伸出:無直、彎曲的意義。
“彎” 的引伸義是無直、彎曲,是形容詞,但是 “彎” 亦做名詞用,親像講北宜公路有(華文)“九彎十八拐”,就是講北宜公路有九个所在路誠彎(急彎),轉彎的角度真大。這个 “彎” 是名詞。
河川的水流彎彎曲曲,河川水流彎曲的所在亦叫做 “彎”。親像北周庾信《庚子山集•應令》詩:“望別非新館,開舟卽舊彎。” 這个“彎” 就是河川水流轉彎、彎曲的所在。後來為着區別起見,河川水流轉彎的所在添三點水,造一个 “灣” 字。《廣韻•平聲•刪韻》小韻烏關切:“灣,水曲。” “水” 佇古漢語是河川的意思,“水曲” 就是河川水流彎曲(uan1-khiau1)的所在的意思。北周•庾信《望渭水》詩: “樹似新亭岸,沙如龍尾灣。” 這个 “灣” 就是 “河水彎曲處”(《辭源》)。
“灣” 是 “彎” 的分化字,專門用佇佮水有關係的彎曲所在的字,是名詞。親像華語 “河灣” 就是講河川彎曲的所在。後來,海岸向內陸彎曲的所在亦叫做 “灣”,親像:海灣、大鵬灣、膠州灣。會使停船的海灣叫做 “港灣”。
“灣” 字的音是《廣韻》烏關切(平聲、刪韻、影母),山攝合口二等,台語讀做 uan1。比較 “灣(uan1)” 佮 ɡua7-uat4-la2 的 “uat4”,韻頭 u 佮韻腹 a 仝款;韻尾一个是 -n,一个是 -t,n 佮 t 攏是舌尖中音,發音部位相仝,有音轉的條件。“灣(uan1)” 是陽聲韻的字(詞),“uat4” 是入聲韻的詞,詞義仝款是河川水流彎曲的所在,所以,台語 uat4 是 “灣(uan1)” 陽入對轉了後產生的詞,是有音無字的詞。
台語 uat4 亦做動詞用,親像:
tng2(轉)-uat4=華語:轉彎;拐彎。
uat4-tsiann3(正)-tshiu2(手)-ping5(爿)=華語:轉右邊;向右邊轉彎。
uat4-to3(倒)-tshiu2(手)-ping5(爿) =華語:轉左邊;向左邊轉彎。
uat4-lai5(來)-uat4-khi3(去)=華語:彎來彎去。
uat4-kak(角)=華語:在街角轉彎。
“彎” 佇華語嘛有做動詞用,親像:彎腰、彎着身子。所以,台語動詞 uat4 會使講是 “彎(uan1)” 陽入對轉了後產生的詞。

附記:
根據陳正祥《臺灣地名手冊》(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59年),用 “挖子”(uat4-a2)做地名有三个所在:(1) 小村,在舊台南縣新營市西南6公里,南距急水溪岸1.6公里,……。(2) 小村,在台北盆地西南端,淡水河之東南岸,……。(3) 小村,在雙溪川口東岸,……。
另外有:“挖子內”(uat4-a2-lai7):小村,在淡水河河口段西側,……。
“挖子尾”(uat4-a2-bue2):小村,在淡水河河口南岸,淡水街對面,……。
遮的地名應該攏佮河川轉彎的所在有關係。

張貼在 臺語文論集(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標音採用……) | 標記 , , , , , , ,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