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雅堂《臺灣語典》疑難詞語說解──(19)著 [tioʔ⊦]

連雅堂《臺灣語典》疑難詞語說解──(19[tioʔ]

 

原文:「[著]猶當也。又是也。[例]著勤、著儉。」(金楓出版社本第38頁)

 

說解

連氏所舉例語“著勤”,台語讀做 tioʔ⊦-k‘in´/k‘un´;“著儉”讀做 tioʔ⊦-k‘iam⊦;所以這一則“著”台語讀做陽入聲 tioʔ⊦。

台語“著勤(tioʔ⊦-k‘in´)”是值勤、值班的意思,“著(tioʔ⊦)”是輪到、輪流擔任。例如:“著你矣(tioʔ⊦-li` ・a)”=輪到你了。“猶未著你,閣小等一下(ia`-be⊦-tioʔ⊦-li`,koʔ-sio`-tan` ・tsit⊦ ・e⊦)”=還没有輪到你,再等一下。“著你顧暝(tioʔ⊦-li`-kɔʟ-me´)”=輪到你值夜。

台語“著儉(tioʔ⊦-k‘iam⊦)”是應該節儉、需要儉約的意思。“著(tioʔ⊦)”有應該、應當或需要的意義,看語境而定。例如:

“做人的新婦著知道理(tsoʟ-laŋ´-e´-sin-pu⊦ tioʔ⊦-tsai-to⊦-li`)”=當人家的媳婦需要知道道理(解做“應當知道”也可以)。

“敢著我去?(kam`-tioʔ⊦-ɡua`-k‘iʟ)”=需要我去嗎?

“著你去才會解決(tioʔ⊦-li`-k‘iʟ tsiaʔ-e⊦-kai`-kuat)”=得(ㄉㄟˇ)(/需要)你去才能解決(問題)。

“做人的囝兒著有孝父母(tsoʟ-laŋ´-e´-kiã`-dzi´ tioʔ⊦-iu`-hauʟ-pe⊦-bo`)”=做子女的應該孝順父母。

“拄著車禍著馬上扣119(tu`-tioʔ⊦-ts‘ia-ho⊦ tioʔ⊦-ma`-siɔŋ⊦ k‘aʟ-it-it-kiu`)”=遇到車禍應當馬上打119。

“主管若咧叫你,你著緊去!(tsu`-kuan` naʔ⊦-teʔ-kioʟ ・li`,li` tioʔ⊦-kin`-k‘iʟ)”=主管如果叫你,你應該趕快去。

連氏說:“著,猶當也。”對於台語“著勤”、“著儉”的“著”,用古漢語“當”來解釋。古漢語“當”有值、遇到的意義,如《易•繫辭下》:“易之興也,其當殷之末世,周之盛德邪?當文王與紂之事邪?”“當”的合成詞有“當直”、“當番”、“當日”。“當直”就是現代漢語的“值班”(直,同值)。書證如《宋書•百官志•下馬》:“太子出則當直者前驅導威儀。”“當番”是輪流值班(《辭源》),如《舊唐書•職官志二》:“凡散官四品已下,九品已上,並於吏部當番上下。”(番:更替;輪值)。“當日”是值日的意思,《國語•晉九》:“主將適螻,而麓不聞,臣敢煩當日。”注:“當日,直日也。”按,“直”同“值”,“直日”就是現代漢語“值日”,如值日生。

“當直”、“當番”、“當日”,現代漢語已不太使用,大多改用值班、值夜、值勤、值日等詞語。但是日本人自古漢語借去當直、當番後,目前還在使用。在日治時代的台灣話,“當直(tɔŋ-tit⊦)”、“當番(tɔŋ-huan)”也曾經是日常用語。

“當”又有應當、應該的意義,如《史記•殷紀》:“我世當有興者,其在昌乎?”所以連氏用“當”來解釋台語“著儉(tioʔ⊦-k‘iam⊦)”的“著(tioʔ⊦)”。“著儉”就是應當(應該)節儉的意思。

台語“著(tioʔ⊦)”另外有需要、得(ㄉㄟˇ)的意義,“著儉”也可以解做“需要儉約”。這個“著”的需要意義也許是應當意義的引伸。

 

  “著”字的音義

“著”字的音分為陰聲韻及入聲韻兩種,陰聲韻的音《廣韻》記錄三個,入聲韻的音《廣韻》記錄兩個,分別說明如下:

(1)直魚切(平聲、魚韻):“著,《爾雅》云:‘太歲在戊曰著雍。’”(太歲:古代天文學中假設的星名,和歲星相應。歲星即木星。戊:天干之一。古代以天干、地支紀年,著雍為戊的別稱)。直魚切,現在讀ㄔㄨˊ。

(2)丁呂切(上聲、語韻):“著,著任。”《王力古漢》說“丁呂切”現在讀如箸(ㄓㄨˋ),通“貯”,意思是積居。

(3)陟慮切(去聲、御韻):“著,明也,處也,立也,補也,成也,定也。”反切“陟慮切”現在讀ㄓㄨˋ,台語讀 tiʟ/tuʟ/tɯʟ。“著(陟慮切)”在古漢語是明顯、顯露、撰述、標舉等意義,在現代漢語則是顯著、顯出、寫作、著作等意義,如:著名、著稱、著述、著者、撰著、專著、拙著、名著、譯著、原著等。

(4)張略切(入聲、藥韻):“著,服衣於身。”國語讀ㄓㄨㄛˊ,穿戴的意思,如穿著、著裝、著帽、著衣。

(5)直略切(入聲、藥韻):“著,附也。”這個“附”是接觸、挨上的意思,如附著、不著邊際、著陸、著墨。反切“直略切”國語也讀ㄓㄨㄛˊ。

 

  入聲“著”(着)的台語讀音

入聲的“著”(張略切、直略切)約在宋代以後改用“着”書寫,所以和台語相關的韻書裡,入聲的“著”也大多用“着”字。

《彙音妙悟》香(-iɔŋ)韻、地母、陽入(tiɔk⊦):“着,然也。”“着”,泉州話讀陽入 tiɔk⊦,跟“直略切”相應。又,燒(-io)韻、地母、陽入(tioʔ⊦):“着,着着。”這個音讀 tioʔ⊦ 是白讀音。

《雅俗通》姜(-iaŋ)韻、下入聲、曾母(tsiak⊦):“著,被服也。附也,粘也。”又,“着,俗字,今作(著)用之。”依《廣韻》被服意義時“著(着)”應該讀做張略切(陰入 tiak),但變為 tsiak⊦。

又,茄(-io)韻、上入聲、地母(tioʔ):“着,棋着輸贏,機着。”“着”讀陰入聲 tioʔ,與“張略切”相符,因為反切上字“張”屬全清知母,全清聲母的字讀陰聲調。

又,茄(-io)韻、下入聲、地母(tioʔ⊦):“着,是也。”“着”讀 tioʔ⊦ 應該是 tiɔk⊦ 的音變,是“着”的白讀音,與“直略切”相符。

《增補彙音》姜(-iaŋ)韻、下入、地母(tiak⊦):“着,着落。”

《彙音寶鑑》居(-i)韻、上去聲、地母(tiʟ):“著,仝下字。”下字是“着”。“着,明也,章也。又作著作。”這是錯誤的。入聲的“著”可用“着”字書寫,但不能倒過來說,“着”等於“著”,說“着”有明、章、著作等意義。“着”只用以替代“入聲的著”。

《彙音寶鑑》姜(-iaŋ)韻、下入聲、曾母(tsiak⊦):“着,俗作着手,作事也。”“俗作着手”表示本來應該寫作“著手”。“著手”的“著”是附著意義的引伸,依《廣韻》應當讀做直略切。依反切“直略切”,台語應該讀做 tiak⊦,但《彙音寶鑑》讀做 tsiak⊦,聲母從舌尖中塞音 t- 轉為舌尖前塞擦音 ts-。

《彙音寶鑑》茄(-io)韻、下入聲、地母(tioʔ⊦):“着,是也。”“是”有“對”的意義,台語“着(tioʔ⊦)”比較接近“對”的意義,例如:問:“着無?(tioʔ⊦ ・bo´)”=對不對?答:“着(tioʔ⊦)!”=對!連氏也說:“著,……又是也。”

《甘台字》對“著”字注了三個音,都是文讀音:tiɔk⊦、tuʟ、t‘u`。說“著”讀 tiɔk⊦(直略切)時和“着”相同,讀 tuʟ(陟慮切)時是顯明、創造、著書等意義;讀 t‘u` 時跟“著(tuʟ)”相同。

《甘台字》對“着”字注了一個文讀音 tiɔk⊦ 和兩個白讀音 tioʔ⊦、toʔ⊦。“着”讀 tiɔk⊦ 時是穿着、放置、着陸等意義;讀 tioʔ⊦ 時是着力、中槍、值班等意義;讀 toʔ⊦ 和讀 tioʔ⊦ 相同。

 

  台語“著(tioʔ)”的其他義項

台語的“著(tioʔ⊦)”除了前述(1)輪到;(2)應當、應該;(3)需要、得(ㄉㄟˇ)之外,還有好幾個義項,列舉如下:

(4)對;正確。例:“按呢做,毋才著(an`-ni-tsoʟ,m⊦-tsiaʔ-tioʔ⊦)”=這樣做才對。“毋著!毋著!(m⊦-tioʔ⊦ m⊦-tioʔ⊦)”=不對!不對!“敢著(kam`-tioʔ⊦)?”=對嗎?

(5)中(ㄓㄨㄥˋ)。例:“著銃(tioʔ⊦-ts‘ieŋʟ)”=中槍;中彈。“著奬(tioʔ⊦-tsiɔŋ`)”=中獎。“著著矣(tioʔ⊦ ・tioʔ⊦ ・a)”=中了。

(6)得到、遭遇(疾病、災害等)。例:“著病(tioʔ⊦-pẽ⊦)”=患病、生病。“著傷(tioʔ⊦-siɔŋ)”=受傷。“著雞災(tioʔ⊦-ke-tse)”=遭遇(發生)雞瘟。“著猴損(tioʔ⊦-kau´-sŋ`)”=孩童得了疳積。“著痧(tioʔ⊦-sua)”=中暑。

(7)產生某種感覺、情緒。例:“著急(tioʔ⊦-kip)”=著急(ㄓㄠˊ ㄐㄧˊ)。“著驚(tioʔ⊦-kiã)”=受驚嚇;吃驚。“著狂(tioʔ⊦-kɔŋ´)”=發狂;發瘋。

(8)做動詞補語,表示動作的結果。例:“趁著錢(t‘anʟ-tioʔ⊦-tsĩ´)”=賺到錢。“掠著賊仔(liaʔ⊦-tioʔ⊦-ts‘at⊦-la`)”=抓到賊;抓到小偷。“沃著雨(ak-tioʔ⊦-hɔ⊦)”=淋到雨。“拄著朋友(tu`-tioʔ⊦-pieŋ´-iu`)”=遇到朋友。“扑著矣(p‘aʔ ・tioʔ⊦ ・a)”=打到了。“臆著矣(ioʔ ・tioʔ⊦ ・a)”=猜到了。“扑袂著(p‘aʔ-be⊦-tioʔ⊦)”=打不到。

(9)責怪別人造成壞的結果。例:“攏是你著的(lɔŋ`-si⊦-li`-tioʔ⊦ ・e)”=都是你(造成的)啦。“怎樣是我著的?(tsuã`-iũ⊦ si⊦-ɡua`-tioʔ⊦ ・e)”=怎麼是我(害的)呢?

(10)相當於副詞“就”。例:“天猶未光我著來矣(t‘ĩ ia`-be⊦-kŋ ɡua` tioʔ⊦-lai´ ・a)”=天還没有亮我就來了。“想著伊,心著凝(siũ⊦-tioʔ⊦-i sim tioʔ⊦-ɡieŋ´)”=想到他,心就揪在一起。“開車無細膩著會發生車禍(k‘ui-ts‘ia bo´-seʟ-dzi⊦ tioʔ⊦-e⊦-huat-sieŋ-ts‘ia-ho⊦)”=開車不小心就會發生車禍。

(11)燃燒。此時“著”讀 toʔ⊦。如:“火咧著(hue` leʔ-toʔ⊦)”=火在燃燒。“點蠟燭點袂著(tiam`-laʔ⊦-tsiek tiam`-be⊦-toʔ⊦)”=點蠟燭點不著(ㄓㄠˊ)。引伸為“電燈亮”也說“電火著矣(tien⊦-hue` toʔ⊦ ・a )”。“電火哪會袂著(tien⊦-hue` na`-e⊦-be⊦-toʔ⊦)”=電燈怎麼不亮。

連雅堂19著1 連雅堂19著2 連雅堂19著3 連雅堂19著4 連雅堂19著5

張貼在 連雅堂《臺灣語典》疑難詞語說解 | 標記 , , , , , , , , , , , , , , , , , , | 發表留言

連雅堂《臺灣語典》疑難詞語說解──(18)大官 [ta-kuã]

連雅堂《臺灣語典》疑難詞語說解──(18大官 [ta-kuã]

 

原文:「[大官]婦人稱舅曰大官。大,呼平聲,敬辭也。《左傳》:“大官大邑,身之所庇。”」(金楓出版社本第103頁)

 

說解

在古漢語,婦人丈夫的父親叫“舅”(“舅”同時也是母親兄弟的稱謂。請參閱〈大家〉篇),台灣話叫 ta-kuã(漳腔 tua⊦-kuã)。連氏認為台語 ta-kuã 是“大官”,並舉《左傳》的“大官大邑,身之所庇。”為證。連氏所舉書證見於《左傳•襄公三十一年》。

《左傳•襄公三十一年》:“子皮欲使尹何為邑。子產曰:「少。未知可否。」……子產曰:「……子有美錦。不使人學製焉。大官大邑,身之所庇也,而使學者製焉,其為美錦,不亦多乎。……」”(為邑:為邑大夫。少:指尹何年少。大邑:古稱王畿、侯國、大夫的采地叫邑,大邑是尊稱)。這裡的“大官”是“職位高的官”的意思,並不是丈夫的父親(公公)的意思。連氏引用《左傳》的“大官”來說明國語“公公”意義的台語 ta-kuã,並不適當。

丈夫的父親(公公)台語叫 ta-kuã,一般用“大官”二字書寫。ta-kuã 這個稱謂到底怎麼來的?先看漢語各地方言怎麼稱呼丈夫的父親(依《漢語方言詞彙》):官話地區是公公、阿公、老人公;吳語是阿公、大官爺;湘語是家公、家爺;贛語南昌話是公家;客家話梅縣是家官;粵語是家公、家爺;閩語厦門話、潮州話是大官,福州話是老官,建甌話是公公。從這些稱謂可知,把丈夫的父親稱為“官”的有吳語、客家話、閩語。而似乎“官”與“公”有密切關係。

 

  “公公”稱“官”的書證

宋•王楙《野客叢書•卷十二•稱翁姑為官家》:“吳人稱翁為官,稱姑為家。錢氏納土,盖嘗奏過,謂其土俗方言,觀范曄臨刑,其妻罵曰:君不為百歲阿家其母云云。妻曰:「阿家莫憶。」袁君正,父疾,不眠專侍左右。家人勸令暫臥。答曰:「官既未差,眠亦不安。」二事正在《南史》,知吳人之語為不誣也。”

《野客叢書》說,吳地的人把丈夫的父親(公公)稱做“官”,把丈夫的母親(婆婆)稱做“家”,並且說這兩件事《南史》有記載。如果屬實,那麼台語把丈夫的父親稱做 ta-kuã/tua⊦-kuã 的 kuã 是“官”字,是從南北朝時代的吳語傳承下來的。

經查《南史》,范曄事蹟附在他的父親范泰傳裡。范曄是南朝、宋、順陽人,因為參加孔熙先謀立義康,被處死。他的四個兒子和一個弟弟受牽累,也一起被處死。

《南史•卷三十三•列傳•范泰》:“(范)曄,字蔚宗,……至市,……曄家人悉至市。……曄曰:「……吾意欲相見。」於是呼前。曄妻先撫其子,回罵曰:「君不為百歲阿家,不感天子恩遇,身死固不足塞罪,奈何枉殺子孫。」曄乾笑云:「罪至而已。」曄所生母對泣曰:「主上念汝無極,汝曾不能感恩,又不念我老,今日奈何?」仍以手擊曄頸及頰。曄妻云:「罪人!阿家莫憶莫念。」”范曄的妻子所說的“阿家”就是對她丈夫的母親(婆婆)的稱呼,面稱、背稱都用“阿家”。

《野客叢書》所說的袁君正的故事載於《南史》的袁湛傳裡。《南史•卷二十六•列傳•袁湛》:“(袁)昂子君正,字世忠,少聰敏,年數歲,父疾,晝夜不眠,專侍左右。家人勸令暫臥。答曰:「官既未差,眠亦不安。」”(差:ㄔㄞˋ,病瘉。後作瘥。)從文脈可知,晝夜不眠侍奉父親袁昂的是袁昂的兒子袁君正,回答說「官既未差,……」也是兒子袁君正。所以袁君正所說的“官”是兒子對父親的稱呼,並不是婦人對丈夫父親(公公)的稱呼,《野客叢書》引用錯誤了。

真正記載“舅為官”的典籍是《南唐書》。《南唐書•卷二十五•列傳•談諧》:“李家明,廬州西昌人,談諧敏給,善為諷辭。元宗好遊,家明常從。初,景遂、景達、景逷皆以皇弟加爵,而恩未及臣下。因置酒殿中。家明俳戲為翁媪。列座諸婦進食,拜禮頗繁。翁媪怒曰:「自家家、自家官,何用多拜耶?」(原注:江浙謂舅為官,謂姑為家)。元宗笑曰:「吾為國主,恩不外覃。」于是百官進秩有差。”(元宗:南唐第二代國主,公元916-961年。自家:自己;自己人。覃:遍及;廣施)。

這裡,“自家家”的後一個“家”就是“姑”,就是丈夫的母親,台語說 ta-ke,ke 就是這個“家”字。“自家官”的“官”就是“舅”,就是丈夫的父親,台語說 ta-kuã,kuã 就是這個“官”字。

南唐是第十世紀末,唐代和宋代之間的五代十國時期的一個國家,而原注所說的江浙就是所謂吳地,可知台語的 ta-kuã(大官),是從吳語而來,現在溫州話仍稱“大官爺”,漳州腔台灣話叫“大官(tua⊦-kuã)”。

 

  大阿官(tua⊦-a-kuã)>大官(ta-kuã) 

丈夫的父親也叫“翁”、“阿翁”。如《御定全唐書•卷八百七十七•代宗引諺》:“(郭曖與昇平公主琴瑟不調。父子儀拘曖待罪。代宗引諺慰之):「不癡不聾,不作阿家、阿翁。」(原注:家,音姑)”(代宗:唐朝第八代皇帝李豫)。“阿家(姑)”是丈夫的母親,“阿翁”是丈夫的父親。

“阿家、阿翁”又稱“大家翁”。如《隋書•卷四十六•列傳•長孫平》:“……時有人告大都督邴紹非毀朝廷為憒憒者。上怒,將斬之。(長孫)平進諫曰:「……『不癡不聾,未堪作大家翁』……」上於是赦紹。”(非毀:詆毀;譏諷。憒憒:ㄎㄨㄟˋ ㄎㄨㄟˋ,糊塗)。在這裡,“大家翁”是“大家”、“大翁”的合稱,“大”是敬辭,所以“大翁”是“阿翁”的尊稱。而因為丈夫的父親也稱做“官”,因此應該有“大官”這個尊稱。

把丈夫的父親尊稱為“大官”,應該在唐末、五代時期就有了。現在台語稱丈夫的父親為“大官”(ta-kuã/tua⊦-kuã)應該是從唐末、五代流傳下來的語詞。至於 ta-kuã 的 ta,有可能是“大阿官(tua⊦-a-kuã)”的“大阿(tua⊦-a)”的合音(tua⊦-a > ta)。“大阿官”是“阿官”的尊稱。

 

  “公公”稱“官”的理據

“官”字的義項很多,其中有一項是“對尊長的敬稱”。例如前面所引《南史》所記載的袁君正稱父親為“官”。對婦人來講,丈夫的父親也是尊長,所以《南唐書》就記載“自家家”和“自家官”的詞語,這裡,“官”和丈夫的母親“家”(姑)並舉,可知“官”指丈夫的父親。或者說,因為丈夫稱他的父親為“官”,於是媳婦也跟著丈夫稱丈夫的父親為“官”。這應該也說得通。總之,婦人對丈夫的父親稱做“官”或“大官”,是從對尊長的敬稱而來的。

 

連雅堂18大官1 連雅堂18大官2 連雅堂18大官3

張貼在 連雅堂《臺灣語典》疑難詞語說解 | 標記 , , , , , , , ,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