檨仔(suãi⊦ a`)──芒果

檨仔suãi a`)──芒果

 

“芒果”(檨仔1木亡果、檬果)台灣話叫做“suãi⊦ a`(仔)”。台灣的方志都用“檨”字來記錄 suãi⊦(陽去)這個台灣的水果名。“檨”字《康熙字典》没有收錄,但是1818年的《雅俗通》在“閂(uãi)”韻、下去聲、時母(即 suãi⊦)下收有“樣”字,字解是果名,表示在1818年之前閩南地區已經有叫做 suãi⊦ 的水果,閩南人用“樣”字來記錄它。但是清•康熙三十五年(公元1696年)刊行的《台灣府志》已經有“檨”的記載,所以,《雅俗通》的“樣”應該是“檨”的誤字。

《台灣府志》風土志、土產、菓之屬:“檨(紅毛從日本國移來之種。實如豬腰狀,五、六月盛熟。有香檨、木檨、肉檨三種,即外國所載:‘南方有果,其味甘,其色黃,其根在核是也。’)”“紅毛”就是荷蘭人,但“檨”的原產地是北印度至馬來半島一帶,說“檨”是荷蘭人從日本移來,應該不正確。1746年范咸重修的《重修台灣府志》物產、草木篇的〈附考〉引《赤嵌集》說:“羨子,俗稱番蒜,或作檨,其種自佛國傳來。”“佛國”當是指印度。又引《諸羅縣志》說:“檨,種自荷蘭,切片以啖,甘如蔗漿,而清芳遠過之。”“種自荷蘭”應該是說荷蘭人從南洋(印度、馬來半島)引進台灣。

《漢大字》有收錄“檨”字,注音是ㄕㄜ。根據普通話語音與台灣話語音的一般對應規律,跟普通話ㄕㄜ對應的台語應該是“sia”,例如:賒,ㄕㄜ/sia;捨,ㄕㄜˇ/sia`;社,ㄕㄜˋ/sia⊦;射,ㄕㄜˋ/sia⊦ 等等。所以《漢大字》把水果名“檨”讀做ㄕㄜ是有問題的。

《赤嵌集》說:“羨子,俗稱番蒜,或作檨。”可見台灣話 suãi⊦,最初寫做“羨”,後來為了區別起見加了木字旁,寫做了“檨”。用“羨”字記錄 suãi⊦(陽去),表示“羨”的閩南語讀音和 suãi⊦ 相同或相近。

“羨”字《廣韻》記錄以脂切、似面切、予線切三個音,跟台語 suãi⊦ 有關的是“似面切”。“似面切”在去聲、線韻,屬山攝三等開口、邪母,台語依反切應當讀做 sien⊦,但《雅俗通》等讀做 suan⊦。山攝、三等、開口、陽聲韻的字在台語音讀時,常例規律讀 -ien 韻母,如:鞭,pien;煎,tsien;展,tien`;戰,tsien⊦ 等等。有少數字白讀時讀 -uã 韻,例如:線,suãʟ;煎,tsuã(煎藥仔,tsuã-ioʔ⊦ a`);濺,tsuã⊦(濺水,tsuã⊦-tsui`;噴水)。所以,“羨”、“檨”也應該有 suã⊦ 的音。語音 suã⊦ 和 suãi⊦ 接近,所以台灣方志用近音字“檨(suã⊦)”來記錄台灣的水果名 suãi⊦。

《雅俗通》把“羨”字收在觀韻、下去聲、時母下,讀做 suan⊦。《增補彙音》把“羨”及“檨”收在官韻、下上聲、時母下,也是讀做 suan⊦。《彙音寶鑑》把“羨”及“檨”收在觀韻、下去聲、時母下,讀做 suan⊦。《甘台字》把“檨”讀做 suan⊦/ suãi⊦。《閩方大》說,“檨仔”厦門及漳州說 suãi⊦ a`,泉州說“suan 去聲 a 陰上聲”。從這些“羨”、“檨”的閩南語讀音看來,《台灣府志》等志書的撰者在康熙年代記錄台灣的水果名“檨”時,也許當時的台灣人叫做 suan⊦,後來轉為 suãi⊦。因為在台語,語音 -uan 韻母跟 -uãi 韻母有音變或又讀關係,例如:關,kuan/kuãi;縣,kuan⊦/kuãi⊦;懸,kuan´/kuãi´(=高)。

檨仔1 檨仔2

張貼在 s | 標記 , , , , , | 發表留言

𢻷飯(pe-pŋ⊦)──(吃飯)

𢻷飯(pe-pŋ)──(吃飯)

 

左手拿飯碗就口,右手拿筷子,用筷子把碗裡面的飯撥進嘴裡台語叫做 pe-pŋ⊦,或叫做 pe。pŋ⊦ 的本字是“飯”,pe 的本字應當是“𢻷”(按:《台日大》用𢻷;《台閩》用扒、𢻷;《閩方大》用𢻷飯1竹把)。

“𢻷”字只見於《集韻》。《集韻•平聲•麻韻》邦加切:“𢻷(原作𢻷飯1巴攵),斂也。”“斂”是收聚、聚集,而台語 pe-pŋ⊦(飯)的 pe 可以說是用筷子把飯粒聚集(然後送進嘴裡),所以“pe”的詞義和“𢻷”的字義是相通的。

在字音方面,“𢻷”字是邦加切(平聲、麻韻),屬假攝、二等、開口,而假二開的字在台語音讀時的常例規律是讀 -a 韻或 -e 韻。例如:巴,pa`。例如讀時的常例;爬,pe´;把,pa`/pe`;假,ka`/ke`;家, ka/ke;下,ha⊦/he⊦ 等等;故“𢻷”字的讀音也應該是 pa/pe(國音ㄅㄚ)。

“𢻷”字有收聚、聚集意義,在台語又讀 pe,因此“𢻷”是台語 pe-pŋ⊦(飯)的 pe 的本字。

小孩子吃飯慢吞吞時,大人會說:“ia`(?)-m⊦(毋)-kin`(緊)-pe(𢻷)-pe(𢻷)・tse(“一下”的合音)。”=還不趕快吃。

kin`(緊)-pe(𢻷)!=快吃!

ka(家)-ki⊦(己)pe(𢻷)=自己吃(不要人家餵)。

在國語、普通話似乎沒有相當於台語“𢻷飯(pe-pŋ⊦)”的詞。《現漢六版》(964頁)收有“扒拉(ㄆㄚˊ ˙ㄌㄚ)”一詞,說是方言(作者按,北方方言),詞義是“用筷子把飯撥到嘴裡”。所以“扒拉”等於台語的“𢻷”,但“扒拉”的詞根“扒(ㄆㄚˊ)”是陽平聲,與“𢻷(pe)”的陰平聲不同,不過可能是同源。

《說文•木部》:“杷,收麥器,从木,巴聲。蒲巴切(ㄆㄚˊ)。”《漢大字•木部》:“杷(ㄆㄚˊ):1一種有齒和長柄的農具,用以耙梳、聚攏,多用竹、木或鐵等製成。2用杷一類工具把東西耙梳、聚攏。”所以,“𢻷”的詞源可能是“杷(ㄆㄚˊ)”。

北方方言“扒拉(ㄆㄚˊ ˙ㄌㄚ)”也應該和動詞的“杷(ㄆㄚˊ)”有關。

𢻷飯1

張貼在 p | 標記 , , , , , ,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