搡、㩳、𢱤(sang2)vs. 搠(sak4)(台語音轉現象之五)

[ 搡、㩳、𢱤(sang2)vs. 搠(sak4)](台語音轉現象之五)
(本篇使用台語文寫作,標音採用教育部《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

台語 sak4 是用手出力共物件向前(或者向頂頭、下骹)移徙的動作,親像:sak4-tshia1(車)(=華語:推車);sak4-to2(倒)(= 華語:推倒);sak4-khui1(開)(= 華語:推開);sak4–tshut4(出)–khi3(去)(=華語:推出去);sak4–jip8(入)–khi3(去)(=華語:推進去);sak4–loh8(落)–khi3(去)(=華語:推下去);sak4-tso3(做)-tui1(堆)(華文 : 即「圓房」。一種不舉行婚禮的成親方式。通常是童養媳長大了,直接將男女兩人推入洞房成夫妻。 ── 董忠司《台灣閩南語辭典》)。遮的語詞表示台語 sak4 佮華語 “推” 相對應。華語 “推” 的基本義的定義是:“(華文)向外用力使物體或物體的某一部分順着用力的方向移動。”(《現代漢語詞典》七版,北京商務印書館,2016年 。)這个定義嘛會使用佇台語語詞 sak4 的定義。

台語 sak4 是常用詞,自1800年的《彙音妙悟》就有記錄。《彙音妙悟》江韻(-ang)、時母(s-)、上入聲[sak4]:“束(土解),束入也。” “束入” 就是 sak4-jip8。1818年的《彙集雅俗通十五音》江韻(-ang)、上入聲、時母(s-)[sak4]:“捒,挨捒。” “挨捒” 就是 e1-sak4 / ue1-sak4,《台日典》有“挨挨捒捒”(ue1-ue1-sak4-sak4)的記錄。紲落來的各種韻書、字書、辭書用無仝款的字記錄台語語詞 sak4,整理–起來有:束、捒、𤖂、搠、速、拺、(扌+速)、搡八字。遮的字,“搠” 是音義攏合,有的是音合義無合(束、速、捒),有的是義合音無合(搡),有的音義攏無合(拺),亦有自造字(𤖂、[扌+速])。其中,捒、搠、搡三字有稽考的必要。

(一)捒
“捒”字《廣韻》收錄三个音:
(1) 所去切(去聲、御韻、審二母),遇攝開口三等;字義是:“捒,裝捒。” 反切所去切,台語讀做 soo3。
(2) 色句切(去聲、遇韻、審二母),遇攝合口三等;字義是:“捒,裝捒。” 反切色句切,台語讀做 soo3。
(3) 山責切(入聲、麥韻、審二母),梗攝開口二等;字義是:“捒,捒擇,取物也。” 反切山責切,若照切語讀,“捒” 應該讀做 sik4,但是《甘台語字典》佮《彙音寶鑑》攏讀做文讀音 sok4,白讀音 sak4。
“捒” 讀做 sok4 佮 sak4 時,無論《甘台語字典》抑是《彙音寶鑑》,所記錄的詞義完全無仝,表示這是兩個無仝款的詞,毋是文白異讀的關係。以《彙音寶鑑》做例:(1) 公韻(-ong)、上入聲、時母(s-)[sok4]:“捒,捒縛;仝束。”(捒縛:sok4-pak8)。(2) 江韻(-ang)、上入聲、時母(s-)[sak4]: “捒,挨捒也。” “挨捒” 就是台語 e1(/ ere1 / ue1)-e1(/ ere1 / ue1)-sak4-sak4(華語:推來推去;擠來擠去)。“捒縛” 佮 “挨捒” 詞義無仝,嘛無引申、比喻的關係,“捒(sok4)”佮“ 捒(sak4)” 是兩个無仝款的詞。使用 “捒” 字記錄華語 “推” 意義的台語詞 sak4 是借用同音字記錄。

(二)搠
《廣韻》無收錄 “搠” 字,《集韻》有。《集韻》對 “搠” 字的注音是 “色角切” (入聲、覺韻、審二母),字義是:“搠,《博雅》:‘塗也。’。”《廣韻》的覺韻嘛有小韻 “色角切”,屬江攝開口二等。裡面有 “朔、欶、數” 等字台語文讀音讀做 sok4。《廣韻》覺韻的字,有的讀做 -ok 韻母(樸 phok4、朔 sok4),有的讀做 -ak 韻母(剝 pak、覺 kak、學 hak8)。漳州音韻書《增補彙音》共 “搠” 字讀做 sok4 佮 sak4 兩音。《增補彙音》(1) 光韻(-ong)、上入聲、時母(s-)[sok4]:“搠,塗搠也。” (2) 江韻(-ang)、上入聲、時母(s-)[sak4]:“ 𤖂、搠,推搠也。”(字典無𤖂字) 用複合詞 “推搠”(thui1-sak4)說明 “搠(sak4)” 的意義。
“搠” 字有華語 “推” 的意義–無?
《康熙字典》有收錄 “搠” 字,但是照抄《集韻》,無舉出書證。古漢語辭書《辭源》嘛有收錄 “搠” 字,解說 “搠” 的意義是:刺、戳;書證有兩條:《京本通俗小說•錯斬崔寧》:“連搠一兩刀,血流在地,眼見得老王養不大了。” 《水滸傳》二:“王進却不打下來,將棒一掣,却望後生懷裡直搠將來。”《京本通俗小說》是宋朝時代的 “話本”,但是佇明朝時才刊印。《水滸傳》是佇元朝末明朝初完成的白話小說,可見 “搠” 是記錄宋朝尾以來的白話語詞的字。但是若照《辭源》的解說,“搠” 的意義是:刺、戳,毋是 “推”。
《漢語大字典》對 “搠”(ㄕㄨㄛˋ)字記錄六个義項,其中第四个義項講 “搠” 是華語 “ 摔;用力推”。“摔” 的書證是金•董解元《西廂記諸宮調》卷四:“自埋怨,自失笑,自解歎,自敦搠。” 凌景埏校注:“搠,拋摜。敦搠,有時也寫做敦摔。” 所以,“搠” 就是 “摔”。華語 “摔”(ㄕㄨㄞ),台語講 siak4。
“用力推”的書證是《初刻拍案驚奇》卷三:“那婦人將盤一搠,且不收拾。”這个 “搠” 就是台語的 sak4。《初刻拍案驚奇》是明朝尾出版的近代白話小說,“搠” 是記錄現代華語 “推” 意義的近代白話(口語)語詞的字。這个 “搠” 字現代台語讀做 sak4,意義佮華語 “推” 仝款。看–起來,《增補彙音》講 “搠” 是 “推搠”,是有根據的。華語 “推” 意義的台語 sak4 的本字應該是 “搠"。

(三)搡
董忠司《台灣閩南語辭典》採用 “搡” 字記錄華語 “推” 意義的台語 sak4。
“搡” 字《廣韻》無收,《集韻》有。《集韻》對 “搡” 字記錄兩个音:(1) 寫朗切(上聲、蕩韻);“搡,填也。” (2) 四浪切(去聲、宕韻);“搡,摚也。” 照《集韻》的解說,“搡” 字並無台語 sak4 的音,嘛無華語 “推” 的意義。
《康熙字典》對 “搡” 字的解說是照抄《集韻》,並無舉出書證。
《辭源》佮《漢語大字典》共 “搡” 字讀做上聲ㄙㄤˇ,攏講 “搡” 是 “用力推” 的意思。書證有:
《儒林外史》三十八回:“老和尚大怒,雙手把孝子拉起來,提着郭孝子的領子,一路推搡出門。” “推搡”,《現代漢語詞典》有收錄,意思是華語 “推來推去”。
《紅樓夢》一百二十回:“看他竟不像往常,把我混推混搡的,一點情意都没有。”
無論 “推搡” 或者是 “混推混搡”,“推” 佮 “搡” 是並列,是同義詞。
“搡” 字華語讀做ㄙㄤˇ是依據《集韻》的 “寫朗切"。《集韻》的 “寫朗切" 佮《廣韻》的 “蘇朗切" 相當,屬宕攝開口一等。宕攝開口一等包括陽聲韻:唐、蕩、宕韻的開口部分佮入聲韻鐸韻的開口部分,中古擬音是 -ɑŋ / -ɑk 韻母,台語文讀音一般分別讀做 -ong 韻母佮 -ok 韻母。親像:茫 bong5,榜 pong2,當 tong1,倉 tshong1,康 khong1;莫 bok8,託 thok4,各 kok4,洛 lok8;少數讀做 -ang 韻母佮 -ak 韻母,親像:茫 bang5,幫 pang1,杭 hang5,行 hang5,落 lak4。所以,“搡” 應該會使讀做 song2、sang2 兩个音。“搡” 讀做 sang2 時,佮 sak4 的差別干焦是韻尾 -ng 佮 -k 的差別。所以,sang2 佮 sak4 是 “陽入對轉" 的關係。華語 “推” 意義的台語 sak4 會使講是對 “搡(sang2)” 陽入對轉了後產生的台語的詞。

另外,“㩳” 佮 “𢱤” 嘛有台語 sak4 的意義。

(四)㩳
《廣韻》對 “㩳” 字的注音是 “息拱切"(上聲、腫韻、心母),通攝合口三等;字義是:“㩳,執也。”
《集韻》對 “㩳” 字記錄兩个音:(1) 筍勇切(上聲、腫韻):“㩳,執也;推也。” (2) 雙講切(上聲、講韻):“㩳,執也。”
根據《集韻》,“㩳” 字讀做 “筍勇切” 時有 “推” 的意義。《集韻》的 “筍勇切" 佮《廣韻》的 “息拱切" 相當,屬通攝合口三等,陽聲韻包括:鍾、腫、用三韻。
鍾、腫、用三韻的字佇台語讀音的正例規律(唇音除外)是文讀音 -iong 韻 / 白讀音 -ieng 韻(-ieng 就是《教台典》的 -ing,為着比較方便,本篇採用 -ieng),親像:重,tiong5 / tieng5;鐘,tsiong1 / tsieng1;種,tsiong2 / tsieng2;供,kiong1 / kieng1;用,iong7 / ieng7;等等。嘛有文讀音 -iong / 白讀音 -ang 的變例,親像:鬆,siong1 (song1)/ sang1;重,tiong7 / tang7;共,kiong7 / kang7(鬬相共)。按呢看來,“㩳(筍勇切)” 字嘛應該有:文 siong2 / 白 sang2 的音(華語讀做ㄙㄨㄥˇ)。
《集韻》講:“㩳,推也。” 有下面的書證:
《醒世恒言•賣油郎獨占花魁》:“直到西湖,將美娘(人名)㩳下了湖船,方纔放手。” 「㩳下」就是台語 sak4–loh8(落)–khi3(去)。
《醒世恒言•兩縣令競義婚孤女》:“賈婆不管三七二十一,和張婆兩個,你一推,我一㩳,㩳他出了大門。” 「㩳」的意義就是台語 sak4。
《醒世恒言》是佇明朝天啓年間(公元1621-1627年)出版的宋代以來的白話短篇小說集,看–起來,“推” 意義的 “㩳” 字並無用佇古代文言文典籍,𢓜宋朝以後的白話小說才出現。這个情形佮 “搡” 字的情形類似。

(五)𢱤
《集韻、上聲、董韻》損動切:“𢱤,推也。”《正字通•手部》:“𢱤,俗「㩳」字,推也。與「㩳」義近,分為二字,非。”
董韻的字佇台語音讀時,有文讀 -ong2 / 白讀 -ang2 的常例規律,親像:董,tong2 / tang2;動,tong7 / tang7;籠,long2 / lang2;桶,thong2 / thang2;等等,所以 “𢱤” 字台語應該讀做 : 文 song2 / 白 sang2。 “𢱤(sang2)" 陽入對轉就變做台語的 sak4。

頂面討論過的 “搠"、"搡"、"㩳"、"𢱤" 四字,攏有華語 “推”、台語 “sak4” 的意義,其中 “搠” 是入聲字,台語讀做 sak4,“搡”、“㩳”、“𢱤”是陽聲字,台語讀做 sang2。"搡"、"㩳"、"𢱤" 三字會使講是仝一个詞的無仝款寫法。sak4 佮 sang2 的主要元音仝款,韻尾 -k 佮 -ng 的發音部位相仝,所以 sak4(搠)佮 sang2(搡、㩳、𢱤)是陽入對轉的關係。但是,是先有 sak4 才有 sang2?抑是先有 sang2,尾–矣才有 sak4?
ui3 書證來看,“搠” 出現佇明朝尾天啓7年(公元1627年)完成的《初刻拍案驚奇》;“搡” 出現佇清朝初期的小說《儒林外史》 佮乾隆年間的《紅樓夢》;“㩳” 出現佇明朝尾天啓年間刊行的《醒世恒言》。對刊行時間的先後來看,《初刻拍案驚奇》佮《醒世恒言》雖然是仝款明末天啓年間,但是《醒世恒言》較早,並且《醒世恒言》是宋、元、明三代四、五百年間的優秀白話短篇小說的總集(《古典文學三百題》,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初刻拍案驚奇》是撰著者凌濛初的創作短篇小說集,所以,陽聲韻 “㩳” 的使用( 《醒世恒言》 )可能佇宋朝、元朝的時就開始矣,應該比入聲韻 “搠” 的使用較早。“㩳” 台語讀做 sang2,“搠” 讀做 sak4,“搠(sak4)” 是 “㩳(sang2)” 陽入對轉了後,ui3 陽聲韻 “㩳” 產生出來的入聲韻的詞。
華語 “推" 意義的台語 sak4,教育部《臺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用替代字 “捒" 字書寫,若改用 “音義俱合" 的 “搠" 字,我想嘛袂䆀 ,因為 “搠" 字佇《增補彙音》(1820年)早就有用矣。《增補彙音》江韻(-ang)、上入聲(第4聲)、時母(s-) [sak4] : “𤖂、 搠,挨搠也。"(字典無𤖂字)。"挨搠" 就是 e1-sak4/ere1-sak4/ue1-sak4。

廣告
張貼在 臺語文論集(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標音採用……) | 標記 , , , , , , , , , | 發表留言

摸 (bok8) vs. 摸 (bong1) (台語音轉現象之四)

[ 摸 (bok8) vs. 摸 (bong1) ] (台語音轉現象之四)
(本篇使用台語文寫作,標音採用教育部《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

華語 “摸(ㄇㄛ)”,台語講 bong1,一般用 “摸” 字記錄 bong1 這個台語詞。bong1 是用 -ng 做韻尾的陽聲韻的詞,但是中古音韻書《廣韻》記錄的 “摸” 字的音是陰聲韻佮入聲韻爾爾(nia7-nia7),無陽聲韻。
《廣韻》對 “摸” 字記錄兩个音:
(1) 莫胡切(平聲、模韻、明母),遇攝合口一等;字義是 “摸,以手摸也。亦作摹。” 反切 “莫胡切” 台語讀做 boo5。
(2) 慕各切(入聲、鐸韻、明母),宕攝開口一等;字義是 “摸,摸𢱢。” 反切 “慕各切” 台語讀做 bok8。字義 “摸𢱢” 亦寫做 “摸索”。 《辭源》對 “摸索” 的解說是 “撫摩”、“探索”,“撫摩”就是台語的 bong1、so1。《王力古漢語字典》講,“摸索” 是 “疊韻聯綿字,等於說「摸」”。所以,“摸” 字讀做入聲 “慕各切” 時,“摸” 嘛是有台語 bong1 的意義。
甘為霖《厦門音新字典》共 “摸” 字讀做文讀音 boo5、bok8 佮白讀音 bong1、mo1 四个音。boo5 就是《廣韻》的 “莫胡切”;bok8 就是 “慕各切”。“摸” 字的 bong1 佮 mo1 的音按怎來?先講 mo1。
“摸(莫胡切)”的中古擬音是 [꜀muo] (董同龢)或者是 [꜀mu] (王力),可見 “摸” 台語讀做 mo1 [mɔ1] 是對( ui3) 中古音 [꜀muo/꜀mu] 變來的,台語 mo1 的聲母 m- 猶閣保存中古音 [꜀muo/꜀mu] 的聲母 m-(雙唇鼻音)。
下面探討 “摸” 的台語白話音 bong1 是按怎來的?
《廣韻》共((ka7)所收的字照平、上、去、入四聲的聲調分卷,平聲的字較濟,分做兩卷。《廣韻》總共有206韻,等韻圖共主要元音相仝的平、上、去、入四聲調的韻抾做一組,入聲鐸韻就是佮平聲唐韻、上聲蕩韻、去聲宕韻配合做一組(《韻鏡 》第31、32轉)。唐、蕩、宕三韻的字的韻尾攏是 -ng,差別是聲調爾爾,會使共𢙠縛做伙号做 “陽聲韻”,來佮韻尾 -k 的 “入聲韻” 鐸韻對應。亦就是講,唐、蕩、宕三韻佮鐸韻是陽聲韻佮入聲韻的關係。
唐、蕩、宕、鐸攏有分開口佮合口的兩種韻母,“摸(慕各切)” 屬入聲韻鐸韻的開口呼的字,現代台語讀做 bok8。佮入聲韻鐸韻開口呼對應的開口呼陽聲韻是唐、蕩、宕三韻裡面屬開口呼的字,遮的字佇現代台語一般讀做 -ong 韻母。親像:忙(唐),bong5;莽(蕩),bong2;當(唐),tong1;黨(蕩),tong2;葬(宕),tsong3;岡(唐),kong1;抗(蕩),khong3;郎(唐),long5;朗(蕩),long2;浪(宕),long7;等等。
入聲韻鐸韻開口呼的字,除了 “摸(慕各切)” 以外,一般文讀音嘛是讀做 -ok 韻母,親像:莫、漠、寞,bok8;託,thok4;作,tsok4;錯,tshok4;各,kok4;惡,ok4;鶴,hok8;等等。
對頂面的例字的文讀音會當了解,陽聲韻唐、蕩、宕三韻開口呼的字的文讀音韻母是 -ong [ɔŋ],入聲韻鐸韻開口呼的字的文讀音韻母是 -ok [ɔk]。比較 -ong 佮 -ok,主要元音仝款是 o [ɔ],韻尾一个是 -ng [ŋ],另外一个是 -k [k]。ng 佮 k 攏是舌根音,發音部位相仝。發音部位相仝表示有音轉的條件,所以韻母 -ong 佮 -ok 是 “陽入對轉” 的關係,bok 佮 bong 就是 “陽入對轉" 的音節,華語 “摸” 意義的 台語口語 bong1,就是對文讀音 “摸(bok8)” 因為 “陽入對轉” 產生出來的詞。這个音轉是中古時期以後才發生的,因為 “摸(慕各切)” 是明母字,中古音明母(m-)佇台語讀做 b- 是中古以後的代誌。
“摸(慕各切)":中古音 mɑk > 現代台語文讀音 bok8 > bong1 (陽入對轉)
台語 “摸(bong1)” 的意義佮華語 “摸(ㄇㄛ)” 仝款,是 (華文)“用手接觸一下(物體)或接觸後輕輕移動”(《現代漢語詞典》七版,商務印書館,2016年) 的意思。自這个意義引申,“摸” 有用手去摸(bong1),揣出物件(探取)的意義,親像台語講 “摸蜊仔(bong1-la5-a2)” 就是人跪佇溪裡,用手去摸搔溪底的砂,摸着蜊仔(蛤蜊)就共抾起來,叫做 “摸蜊仔(bong1-la5-a2)”。俗語有一句話講:“一兼二顧,摸蜊仔兼洗褲。” 因為 “摸蜊仔” 時下半身浸佇水底,蜊仔摸好矣,褲嘛洗清氣矣。台語成語有 “海底摸針(hai2-te2 bong1-tsiam1)”,華語講 “海底撈針”。
做工課愛用手,“摸(bong1)” 嘛有做工課的意義(《台日典》) 。親像:摸徦無暝無日(bong1-ka3-bo5-me5-bo5-jit8);手摸閒才來(tshiu2 bong1-ing5 tsiah4-lai5)(《台日典》)。
另外,講人動作慢,用 “汝遐𠢕摸(li2 hiah4-ɡau5-bong1)” 來形容。

張貼在 臺語文論集(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標音採用……) | 標記 , , , , | 發表留言

末(buat8) vs. 屘(ban1) (台語音轉現象之三)

[ 末(buat8) vs. 屘(ban1) ] (台語音轉現象之三)
(本篇使用台語文寫作,標音採用教育部《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

上尾生–出來的(e5)囝(kiann2),上細漢的囝,最後出世的囝,台灣話講 ban1-kiann2,寫做 “屘囝",嘛有儂講 ban1–e5 (ban44# e44#)(屘–的)。老爸的小弟若有幾偌个(kui2-na7–e5),上細漢的叫做 ban1-tsik4(屘叔);老母的小妹若有幾偌个,上細漢的叫做 ban1-i5(屘姨);阿公(祖父)的小弟叫做 tsik4-kong1(叔公),上細漢的叔公叫做 ban1-tsik4-kong1(屘叔公)。ban1(屘)就是上尾出世(華語:最後出生)的意思。
這个(tsit4-e5)上尾出世意義的 ban1,佇閩南、台灣用 “屘" 字記寫。"屘" 字《康熙字典》無收錄, “屘" 是一個方言字,從子從尾,是一个會意字。
“屘" 字佇閩南語韻書上早出現佇1800年的泉州音韻書《彙音妙悟》。《彙音妙悟》丹韻(-an)、文母(b-)、陰平聲 [ban1] : “屘,尾子。"   “尾" 有最後部分的意思,所以 “尾子" 是最後出世的囝的意思,這亦就是 “屘" 的意義。
1818年的漳州音韻書《彙集雅俗通十五音》無收 ban1 這个詞,1820年的《增補彙音》有收。《增補彙音》干韻(-an)、上平聲、門母(b-) [ban1] : “屘,續尾子曰屘。"   “續尾"(sua3-bue2)" 應該是 “煞尾"(suah4-bue2)的錯誤, “煞尾子"(suah4-bue2-kiann2)就是上尾出世的囝。
ban1(尾子/煞尾子)這个詞,1873年的《厦英》無收錄,1913年甘為霖的《厦門音新字典》有收錄,用 “屘" 字;1923年《厦英補編》有收錄,仝款用 “屘" 字,解說是 : “the last child of a family。ban1-kiann2,id."  2006年的《閩南方言大詞典》無收錄 “屘(ban1)" ,是毋是表示本土閩南語已經無講 “屘囝(ban1-kiann2)" 矣?
其實,"屘" 這个字佇《彙音妙悟》以前就已經有儂用矣。清朝時黃叔璥佇乾隆元年(1736年)撰寫的《臺海使槎錄》已經出現 “屘" 這字。《臺海使槎錄》卷二<赤嵌筆談、習俗> : “大武郡數處平地涌泉,……。又,所生少子名曰 ‵屘′,土音滿,皆以己意譌撰。"(古漢語「少子」就是講上細漢的囝)。《漢語大字典》就根據這節記述收錄 “屘" 字,並且依據 “土音滿" 共 “屘" 字的華語讀音記做上聲 ㄇㄢˇ。毋過1800年《彙音妙悟》的注音是陰平聲的 ban1,現代台語嘛講 ban1,照華語佮台語的語音對應規律,"屘" 字的華語讀音應該是陰平聲 ㄇㄢ。台灣2012年出版的《中華活用大辭典》對 “屘" 字的注音嘛是上聲 ㄇㄢˇ,無合華語-台語語音對應規律。
“屘(ban1)" 是閩南、台灣方言字(詞),漢語共同語字典《康熙字典》無收這个字,表示漢語共同語無 “屘" 這个詞。台語的 “屘(ban1)" 是按怎來–的呢? 我想應該是共同語的 “末" 經過 “音轉" 來–的。亦就是講台語 “屘(ban1)" 的詞源是 “末"。
《說文、木部》: “末,木上曰末。从木,ㄧ在其上。" 共記號 “ㄧ" 標記佇 “木" 頂頭,表示 “樹尾"(tshiu7-bue2)的意思。台語 “樹尾"(tshiu7-bue2) 就是華語的 “樹梢"。因為 “末" 的本義是樹尾,引申凡是事物的尾瑠(bue2-liu1)的部分嘛講 “末"。因為按呢, “末" 佇時間這方面就有 “最後、上尾" 的意義。華語 “年末" 是講一年裡面上尾彼段時間,台語講 “年尾(ni5-bue2)"、"冬尾(tang1-bue2)" ;華語 “月末" 台語講 “月尾(ɡueh8-bue2)"。
“末" 字的音是《廣韻》莫撥切(入聲、末韻、明母),山攝合口一等,中古擬音 muɑt꜆,現代台語讀做 buat8。比較 “末( buat8)" 佮 “屘(ban1)" 的語音,聲母仝款是雙脣音 b-;主要元音仝款是 a; “末(buat8)" 的韻尾是 -t, “屘(ban1)" 的韻尾是 -n,t 佮 n 的發音部位相仝,攏是舌尖中音,有音轉的條件;"末(buat8)" 有介音 -u-,是合口呼, “屘(ban1)" 無介音 -u-,是開口呼。中古合口呼的雙唇音往往佇台語讀做開口呼。親像 : “蒙",莫紅切,通攝合口一等,台語讀做開口呼 bong5;"補",博古切,遇攝合口一等,台語讀做開口 poo2;"幔",莫半切,山攝合口一等,台語讀做開口 ban7;"班",布還切,山攝合口二等,台語讀做開口 pan1;"蠻",莫還切,山攝合口二等,台語讀做開口 ban5。這種雙唇音的現象表示雙唇音合口呼容易轉做開口呼,合口呼 “末(buat8)" 有可能轉做開口呼。
按呢看–來, “末(buat8)" 佮 “屘(ban1)" 有音轉的條件,音轉的經過可能是親像下面按呢 :
“末" : 中古音 muɑt꜆ > 現代台語 buat8 > buan (陽入對轉) > ban1 (合口轉開口)(造方言字 “屘" )。
漢語 “末" 佮 閩南、台灣方言詞 “屘" 攏有 “最後、上尾" 的意義,語音方面閣有可能對 buat8 轉做 ban1,所以台語 “屘(ban1)" 的詞源是漢語共同語 “末", “屘(ban1)" 是中古以後對漢語共同語 “末" 音轉過–來的方言詞。

張貼在 臺語文論集(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標音採用……) | 標記 , , , , , | 發表留言

墓(boo7) vs. bong7 (台語音轉現象之二)

[ 墓(boo7) vs. bong7 ] (台語音轉現象之二)
(本篇使用台語文寫作,標音採用教育部 《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

“墓" 字,《廣韻》的注音是 “莫故切" (去聲、暮韻、明母),照切語 “莫故切" 來讀,"墓" 的台語讀音(文讀音)是 boo7,但是佇一般口語,"墓" 講 bong7,親像 : 墓牌(bong7-pai5)、墓龜(bong7-ku1)、墓埕(bong7-tiann5)、培墓(pue5-bong7)、硩墓紙(teh4-bong7-tsua2)、要墓粿(io3-bong7-kue2)等。《甘台語字典》認為 “墓" 字讀做 boo7 是文讀音,讀做 bong7 是白讀音。《彙音寶鑑》對 “墓" 字嘛記錄 boo7 佮 bong7 (閩省方音)兩个音。
“墓",佇台語口語哪會講 bong7 ? 這可能需要 ui3 上古音講起。"墓" 是一个形聲字,"從土,莫聲",佇上古先秦兩漢時代就有這字矣。"墓" 字的聲符 “莫" 佇上古音韻部屬入聲 “鐸部"。音韻學家認為入聲 “鐸部" 佮陽聲 “陽部"、陰聲 “魚部" 之間有 “對轉" 的關係。根據王力先生的擬測,上古音的 “魚"、"鐸"、"陽" 三部若是開口一等,擬音分別是 : *-a、*-ak、*-ang;若是合口一等,擬音分別是 : *-ua、*-uak、*-uang。 魚、鐸、陽三部的主要元音仝款,韻尾分別是 : -o(零)、-k、-ng,發音部位相仝,所以上古音 “魚"、"鐸"、"陽" 三部會使 “對轉"。
“莫" 的中古音是《廣韻》慕各切(入聲、鐸韻、明母),屬宕攝開口一等入聲韻。假使推測 “莫" 佇上古音亦是開口一等,"莫" 佇上古音就屬鐸部開口一等,擬音 *mak。因為 “墓" 字以 “莫(*mak)" 為聲符,所以 “墓" 的上古音嘛是 *mak。
鐸部佮陽部有 “對轉" 的關係,鐸部的 “墓(*mak)" 若佮陽部對轉, “墓(*mak)" 就變成 “墓(*mang)"。佇上古音佮 “墓(*mang)" 仝音的字有 : 芒、杗、邙(平聲)、茻、莽(上聲)。前平聲三字𢓜中古時期的音是《廣韻》莫郎切(平聲、唐韻、明母),屬宕攝開口一等陽聲(擬音 mɑng);後面上聲兩字的中古音是 《廣韻》模朗切(上聲、蕩韻、明母),嘛是屬宕攝開口一等陽聲(擬音 mɑng)。《廣韻》唐、蕩、宕韻包含開口、合口兩部分,開口部分的字佇現代台語普遍讀做 -ong 韻母,其中明母字讀做 bong。親像 : 茫,bong5;莽,bong2;當,tong1;倉,tshong1;岡,kong1;等等。
按呢看來,上古音的 “墓(*mak)" ,經過 “陽入對轉" 了後變成 “墓(*mang)" , “墓(*mang)" 閣經過中古音的 mɑng,𢓜(kau3)現代台語變做 bong7。
另外一面,"墓" 以入聲字 “莫" 做聲符,佇中古音哪會變做 《廣韻》莫故切 (去聲、暮韻)的陰聲韻的字? 這是因為上古音鐸部佮魚部 “陰入對轉" 的結果。
頂面講過,"莫" 的上古音屬鐸部,擬音 *mak,以 “莫(*mak)" 為聲符的 字 “墓" 的上古音嘛是 *mak。鐸部(*-ak)佮魚部(*-a)有陰入對轉的關係,鐸部的 “墓(*mak)" 陰入對轉了後變成魚部的 “墓(*ma)"。因為 *ma 是唇音,唇音可開可合,會變做合口呼,所以,上古音 “墓(*ma)" 𢓜中古時期變做 《廣韻》去聲暮韻的字,反切是 “莫故切",屬遇攝合口一等韻,擬音 muo(董同龢)或者 mu(王力),現代台語讀做 boo7。除了 “墓" 讀做 boo7 以外,猶有仝款以 “莫" 為聲符的暮、慕、募、慔嘛攏是莫故切,台語攏讀做 boo7。
ui3頂面的討論會當了解,佇上古音時期,以 “莫" 為聲符的 “墓(*mak)" 的 “對轉" 行兩條路,一條是 “陽入對轉",另外一條是 “陰入對轉"。 “墓(*mak)" 陽入對轉的結果是 “墓" 佇台語講 bong7。這應該是上古漢語方言方面的音轉,由閩南、台語傳承落來。 “墓(*mak)" 陰入對轉的結果由共同語(通語)傳承,由 《廣韻》記錄莫故切,華語讀做ㄇㄨˋ,台語讀做 boo7。佮 “墓" 仝款行陰入對轉的字猶有:模、謨、摹、嫫、慕、募、慔等,其中 “摹" 佮 “摸" 仝(《廣韻、模韻》莫胡切 : “摸,以手摸也。亦作 摹。"),"摸" 台語講 bong1,佮 “墓" 音轉變做 bong7 的情形仝款。
有的學者認為 “莫" 佇上古音有魚部 *ma 佮鐸部 *mak 兩個音。這是因為《說文》講 : “莫,日且冥也。从日在茻中。" 所致。"日且冥" 是日頭漸漸落,天漸漸暗的意思。佇草原地區,日頭欲落去的時,看起來敢若日頭佇草林(tshau2-na5)中,所以講 “从日在茻中"(茻,音ㄇㄤˇ / bong2;草叢),是一个會意字。這个本義 “日且冥" 的 “莫" hong7 (予儂,hoo7-lang7 合音)借去做否定虛詞,借去煞毋還,後代的儂只好閣造一字增加意符 “日" 的 “暮" 來表示 “日且冥" 意義的 “莫"。"莫" 佮 “暮" 是古今字。因為 “日且冥" 的 “莫" 佇中古音是陰聲韻的 “暮",所以有的學者認為 “莫" 佇上古音有魚部 *ma 的音。無定著佇上古以前的遠古時期(諧聲時代?),"莫" 干焦有一个入聲韻的音,假定是 **mak, 𢓜上古時期分化成魚部 *ma 佮鐸部 *mak 兩个音,*ma 是ui3遠古音 **mak 陰入對轉生出來的。

張貼在 臺語文論集(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標音採用……) | 標記 , , , , | 發表留言

爆(pok8) vs. pong7 (台語音轉現象之一)

[ 爆(pok8) vs. pong7 ] (台語音轉現象之一)
(本篇使用台語文寫作,標音採用教育部 《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

鋪鐵路抑是開道路,若拄著山壁著愛開 pong7-khang1(空)(華語:隧道;英語:tunnel)。 pong7-khang1(空)是用 pong7-tsi2(子)(華語:炸藥;英語:dynamite) pong7 山壁 pong7–出來的鐵路、道路的通路。臺語 pong7,華語講:爆、爆炸,"pong7″ 佮 “爆" 相當,詞義仝款。
美國有 “爆米花"(popcorn),台灣有 pong7-bi2(米)-phang1(芳)。 “爆米花"(popcorn)干焦加熱, pong7-bi2(米)-phang1(芳)加熱閣加壓,原理仝款,所以 “爆" 佮 pong7 相當,詞義相仝。
“爆" 字,《彙音寶鑑》讀做 phok8、phiak8,《甘字典》讀做 phok8、phiak8、piak8,不過,"爆發、爆炸",咱一般敢若讀做 pok8-huat4、pok8-tsa3,共 “爆" 字讀做陽入 pok8。
“爆"字,《廣韻》記錄三个音,《集韻》記錄四个音,其中 《集韻》的 “弼角切"(入、覺、並母)會使讀做 pok8。另外,佇 《說文》"爆" 字,徐鉉的注音是 “蒲木切", “蒲木切" 佇 《廣韻》歸佇入聲、屋韻、並母,所收的字,"曝" 讀做 phok8/phak8,"僕" 讀做 pok8,所以 “爆" 字會使讀做 pok8。
按呢看–來,"爆" 讀做 pok8,毋是讀毋著,是有根據的讀音。
比較 “爆(pok8)" 佮 pong7,聲母仝款,是雙聲,攏是 b-;主要元音相仝,攏是 o [ ɔ ];韻尾一个是 -k,一个是 -ng,發音部位仝款,發音方法無仝。"爆(pok8)" 是入聲韻,"pong7″ 是陽聲韻, “爆(pok8)" 佮 “pong7″ 佇音韻上是 “陽入對轉" 的關係,表示是同源詞。pong7 是對 “爆(pok8)" 衍生–出來的方言詞。但是咱的祖先並無為著爆炸意義的台灣話 pong7 造字,一般借用 “磅" 字來代替。 pong7-khang1 寫做 “磅空",pong7-bi2-phang1 寫做 “磅米芳"。
其實,"磅" 讀做 pong7 並無中古韻書的依據。"磅" 字的音,《廣韻》記錄的是 : 普郎切(平、唐)(台語:phong1)、撫庚切(平、庚)(台語:phing1)。 《集韻》記錄的是 : 鋪郎切(平、唐)(台:phong1)、蒲光切(平、唐)(台:pong5)、披庚切(平、庚)(台:phing1)。"磅" 讀做 pong7 ,會使講是俗讀音。
講著 “磅空" 著會想著台灣鐵路宜蘭線,因為 宜蘭線 “磅空" 濟;著會想著台灣民謠 < 𠲍𠲍銅仔>(tiuh4-tiuh4-tang5-a2),因為磅空會滴水。下面是簡上仁《臺灣民謠》(1987年,眾文圖書)所記載的 < 𠲍𠲍銅仔> 的歌詞。
火車行到伊都阿末伊都丟(hue2-tshia1 kiann5-kau3 i to a mo i to tiu),
唉唷磅空內(ai3–io7 pong7-khang1-lai7 ),
磅空的水伊都(pong7-khang1-e5-tsui2 i to),
丟丟丟銅伊都(tiuh4 tiuh4 tiuh4-tang5 i to),
阿末伊都、丟仔伊都(a mo i to、tiuh4 -a2 i to),
滴落來(tih4–loh8–lai5)。

張貼在 臺語文論集(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標音採用……) | 標記 , , , ,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