𢻹(pit)──器物出現裂紋、皸裂、裂開

 𢻹pit)──器物出現裂紋、皸裂、裂開

 

碗盤等陶瓷器因碰撞而出現裂紋,台灣話叫“pit”(陰入),古漢語叫“器破而未離”。這個 pit 大致相當於國語的“龜裂(皸裂)(ㄐㄩㄣ ㄌㄧㄝˋ)”。“裂紋”台語叫 pit-hun´(痕)或 pit-sun´(巡?)。如果 pit 的裂紋間隙比較大,叫 pit-p‘aŋ⊦(縫)(=裂縫),再大,叫 pit-ts‘uiʟ(喙)(=裂口)。pit 和 p‘uaʟ(破)不同,pit 是器物出現裂紋,器物還完整,p‘uaʟ 是器物受損分裂,器物不再完整了。

器破而未離意義的台語 pit 也應用到人體上,如: ts‘uiʟ(喙)-tun´(唇)pit=嘴唇因乾燥而皸裂。k‘a(骹)-ts‘iu`(手)-pit=脚、手等因寒冷而皮膚裂開。

“器破而未離”,古漢語叫“璺”或“𢻹”。《方言》:“秦、晉器破而未離謂之璺,南楚之間謂之𢻹。”“璺”字,《廣韻》亡運切(去聲、問韻),與“問”字同音,國語讀ㄨㄣˋ,台語讀 bun⊦(陽去)。歇後語“打破砂鍋──璺(問)到底”的“璺”和“問”諧音。砂鍋性脆,碰撞產生裂紋,裂紋就從上到底。這一句歇後語指對事情追根究底。

“𢻹”字同“𢻹1-1”,又同“𢻹1-2”、“𤿎”,相當複雜。“𢻹1-1”字《廣韻》記錄“符鄙切”(上聲、旨韻)及“匹鄙切”(上聲、旨韻),匹鄙切是符鄙切的又音,但現在“𢻹1-1”字依匹鄙切國語讀ㄆㄧˇ,台語讀 p‘i`。《廣韻》“𢻹1-1(匹鄙切)”下說:“又匹支切”,匹支切在平聲、支韻,但“匹支切”下没有“𢻹1-1”而有“𤿎”。可見“𤿎”是“𢻹1-1”的異體字。事實上,“𤿎”字《廣韻》記錄“敷羈切”及“匹支切”兩個音,反切上字“敷”和“匹”在切韻時代都是滂母,還沒有分化,所以是同一個音,國語讀ㄆㄧ,台語讀 p‘i。

𢻹1-2”字《廣韻》認為是“紕”的異體字,字音是“匹夷切”(平聲、脂韻),字義是“繒欲壞也”。而《集韻》則把“𢻹1-2”解做“器破而未離”,字音是“攀糜切”(平聲、支韻),跟“𤿎”同音。《正字通》認為“𢻹1-2”是“𢻹1-1”的譌字。

《集韻》對“𢻹1-1”字記錄“匹寐切”(去聲、至韻)一個音,對“𤿎”字則記錄:“篇夷切”(平、脂)、“普鄙切”(上、旨)、“部鄙切”(上、旨)三個音,後面兩個音和《廣韻》所記的音相同。

從上面這些“𢻹”、“𢻹1-1”、“𤿎”字(下面以“𢻹”為代表)的音切可知,這些字在台語都讀 -i 韻,聲調有平、上、去,但沒有入聲調。而台語 pit 却是入聲韻的詞。聲母有並母(b‘-/b-)及滂母(p‘-),但没有幫母(p-),而 pit 的聲母是 p-(幫母)。滂母的字在台語似乎没有讀 p- 的例。因此,雖然“𢻹”字的字義與台語 pit 的詞義相同,但從中古音的音韻上講,“𢻹”很難說是台語 pit 的本字。

但是,如果從上古音來看,“𢻹”字出現在西漢時候的《方言》這一本書,似乎可歸納為上古時代的字(詞),雖然《說文》没有收“𢻹”字,但從“𢻹”的同音字否、痞等字來類推,“𢻹”字應該屬上古漢語的之部合口三等,王力擬音 bi»uə 或 p‘i»uə。而依王力的理論,陰聲“之部”和入聲“職部”有對轉關係,故“𢻹”可能對轉成 bi»uək/p‘i»uək。上古音職部合口三等字演變成中古音的職韻及屋韻三等。“職”韻屬曾攝、開口、三等(曾開三),擬音 -i»k。曾開三的字在現代台語音讀時,文讀音讀 -iek 韻,白讀音有讀 -it 韻的例,如:鯽,tsit;熄,sit;直,tit⊦;拭,ts‘it 等等,故“𢻹”從上古音經過中古音到台語,有可能變為 pit⊦/p‘it。

中古音屋韻三等的字在台語音讀時文讀讀 -iɔk 韻,白讀讀 -iek 韻等,但並沒有讀 -it 韻的例。

再從“𢻹”字的聲符“比”字來說,《廣韻》對“比”字記錄五個音:房脂切(平、支、奉母)、卑履切(上、旨、非母)、毗至切(去、至、奉母)、必至切(去、至、非母)、毗必切(入、質、奉母)。在中古音,幫、非母還沒有分化,故非母也是 p-;並、奉還沒有分化,故奉母也是 b‘-/b-。在這“比”字的五個音裡面,前面四個是陰聲韻,最後一個“毗必切”是入聲韻,表示有“陰入對轉”的關係。“𢻹(毗必切)”的中古擬音是 b‘jet/bi»ĕt,台語讀做 pit⊦。這樣看來,“𢻹”也可以音變為 pit⊦,跟器破而未離意義的台語 pit 比較,只是聲調不符的問題了。因為台語 pit 很可能是從上古音音變過來的,如果要求不那麼嚴格,可以說台語器破而未離意義的 pit 的本字是“𢻹”,異體字有“𢻹1-1”、“𤿎”。

 

參考:沈兼士的《廣韻聲系》將𢻹1-1(符鄙切)、𤿎(匹支切)、𤿎(敷羈切)、𢻹1-2(匹夷切)、𢻹1-1(匹鄙切)都列在聲符“比(毗必切)”(入聲字)下面,似乎表示這些陰聲韻的字都是從入聲韻轉變過來的。

𢻹1 𢻹2

張貼在 p | 標記 , , , , , , , | 發表留言

圳(tsunʟ)──灌溉溝渠

圳(tsunʟ)──灌溉溝渠

 

“圳”字台灣閩南語(台語)及本土閩南語都把它讀做 tsunʟ(陰去聲)。“圳(tsunʟ)”是人工築造的灌溉水田用的溝渠、渠道、水路,但“圳”通常不單用,而是以複合詞的形態出現,例如:

圳溝(tsunʟ-kau)=灌溉用的溝渠、渠道。

水圳(tsui`-tsunʟ)=灌溉用的水路。

圳水(tsunʟ-tsui`)=灌溉水路引來的水。

圳頭(tsunʟ-t‘au´)=灌溉渠道的起點;或指取水口。

圳尾(tsunʟ-bue`/be`)=灌溉渠道的終點;灌溉渠道的下游。

圳岸(tsunʟ-huã⊦)=灌溉溝渠的堤岸。

圳仔墘(tsunʟ-a`-kĩ´)=灌溉渠道的旁邊。

嘉南大圳(ka-lam´ tua⊦-tsunʟ)=台灣重要的水利灌溉設施,於1930年竣工。水源為台南市烏山頭水庫及濁水溪。

瑠公圳(liu´-kɔŋ-tsunʟ)=位於台北,由郭錫瑠於1740年所建,水源為新店溪。

 

“圳”的歷史

在台灣,“陂(pi)”和“圳(tsunʟ)”是密切相關的水利設施。台灣及澎湖於康熙二十二年(公元1683年)被納入清帝國的版圖,在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完成的《台灣府志》水利篇記載的水利設施有:潭、埤、池、湖,但沒有“圳”。乾隆十二年(1747年)的《重修台灣府志》水利篇記載的有:潭、陂、池、湖、圳,開始有了“圳”的記載。該志記載諸羅縣有四個圳:走猪莊圳、荷包連圳、加冬脚莊圳、石龜溪莊圳。在走猪莊圳下說明:“(水)源由石龜溪分入,灌走猪、排仔路頭二莊。”可見走猪莊圳是從石龜溪引水,源頭大概有簡單的擋水堰及取水口。

到了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的《續修台灣府志》,除了諸羅縣四圳外,又增加彰化縣的六個圳:施厝圳、十五莊圳、二八水圳、萬丹坑圳、萬斗六溪圳、大甲溪圳。

同治十年(1871年)的《淡水廳志》(當時大甲溪以北都屬淡水廳)水利篇記載三十九條水利設施,有的叫“陂”,如:福安陂;有的叫“埤”,如:十八分埤;有的叫“圳”,如:瑠公圳、暗坑圳;有的叫“陂圳”,如:大安陂圳、新莊陂圳等等。這個水利篇的按語說:“淡北外港有旱田、水田之別。……凡曰陂(一作埤),在高處鑿窪,瀦蓄雨水,寬狹無定,留以備旱,此旱田之利也。凡曰圳,在水源所出處,屈曲引導,或十里,或二三十里,灌溉田甲,此水田之利也。”但是名字叫某某陂的,很多都是在河川築堤成為水池再引水。

 

“圳”字的讀音

《康熙字典》說:“圳,《字彙補》市流切,音酬。江楚間田畔水溝謂之圳。”據此則“圳”字國語讀ㄔㄡˊ,台語讀 siu´,並不讀 tsunʟ。而字釋的“田畔水溝”就是台語的“圳溝(tsunʟ-kau)”。

《六書故•地理二》:“甽,今作圳,田間溝畎也。”所以,“圳”和“甽”是同一個字。《說文•圳2-1部》:“圳2-1,水小流也。……廣尺、深尺謂之圳2-1,……姑泫切。𤰝,古文圳2-1,从田、从川。畎,篆文圳2-1,从田,犬聲。……。”所以,“圳2-1、𤰝、畎”三個字是一個詞的不同寫法,讀做姑泫切。《農政全書》校注:“𤰝字同甽、畎。”由此可知,“圳2-1、𤰝、畎、甽、圳”五個字是同一個詞的不同寫法,詞的意義是田間小溝。而田間小溝台灣話叫圳溝(tsunʟ-kau),引水進入田間的大溝渠也叫圳溝(tsunʟ-kau)或水圳(tsui`-tsunʟ)。所以“圳(tsunʟ)”不一定是方言字,可能是古代中原共通漢語留下來的詞。問題是“圳”有沒有台語 tsunʟ 的音?《說文》對“圳2-1、𤰝、畎”字的注音是“姑泫切”。“姑泫切”這個切語《廣韻》也有。

《廣韻•上聲•銑韻》小韻姑泫切:“圳2-1,水小流也。深尺、廣尺曰圳2-1。”“畎,上同。”“𤰝,古文。”依反切“姑泫切”讀,“圳2-1、畎、𤰝”國語應該讀ㄐㄩㄢˇ,但現在讀ㄑㄩㄢˇ;台語應該讀 kuan`(陰上),但《彙音寶鑑》及《甘台字》都讀 k‘ien`(陰上)。台語讀 k‘ien` 倒與國語ㄑㄩㄢˇ相對應。

《說文》雖然說“圳2-1、𤰝、畎”是同一個字,但後來似乎有了分工,字音也變動了。

《集韻》對“畎”字記錄三個音:

(1)苦泫切(上、銑):“畎,畎戎,西戎之種,通作犬。”

(2)古泫切(上、銑):“畎”是“圳2-1”的或體。“圳2-1,《說文》:水小流也。……。”

(3)畎迥切(上、迥):“畎,田畝也。《書》:岱畎,絲、枲。劉昌宗讀。”

對於“甽”字《集韻》記錄了兩個音:

(1)松倫切(平、諄):“甽,山下受霤處。”

(2)朱閏切(去、稕):“甽,溝也。”

“甽(朱閏切)”屬臻攝、三等、合口、照三母,國語讀ㄓㄨㄣˋ(《漢大字》),台語讀 tsunʟ(《台大字》)。而《六書故•地理二》說:“甽,今作圳,田間溝畎也。”所以“圳”字也讀“朱閏切”,台語讀 tsunʟ。由此可知,“圳”字台語讀 tsunʟ 是有中古韻書《集韻》的依據的。

《漢大字》引《釋名•釋山》:“山下根之受霤處曰甽。”說,“甽(朱閏切)”的意義是山下水溝。《集韻》也說:“甽(朱閏切),溝也。”很明顯,“甽(朱閏切)”有溝渠的意義,而因“圳”同“甽”,故“圳”有溝渠的意義,田間小溝或灌溉用的比較大的溝渠台灣話就說“圳(tsunʟ)”、圳溝(tsunʟ-kau)、水圳(tsui`-tsunʟ),而“大圳(tua⊦-tsunʟ)”也就成為規模比較大的灌溉設施的名稱了。

結論是:“圳”字跟“甽”字相同,而“甽”字有溝渠的意義,字音是“朱閏切”(《集韻》),台語讀 tsunʟ,故“圳”是台語 tsunʟ-kau(溝)、tsui`(水)-tsunʟ 等的 tsunʟ 的本字。

 

附記:“圳”字的國語、普通話讀音

(1)《國音字典》(1949年,台灣商務印書館):1ㄔㄡˊ;2ㄐㄩㄣˋ。

(2)《國民常用標準字典》(1985年,台灣正中書局):1ㄑㄩㄢˇ、ㄔㄡˊ;2ㄗㄨㄣˋ、ㄐㄩㄣˋ;3ㄓㄣˋ。

(3)《國語活用辭典》(1987年,台灣五南圖書出版公司):1ㄔㄡˊ;2ㄗㄨㄣˋ。

(4)《中華活用大辭典》(2012年,台灣世一文化事業公司):1ㄗㄨㄣˋ;2ㄓㄣˋ;3ㄔㄡˊ。

(5)《漢語大字典》(台灣版,1998年,建宏出版社):1ㄓㄣˋ;2ㄑㄩㄢˇ;3ㄔㄡˊ;4ㄏㄨㄞˊ。

(6)《現代漢語詞典》(2012年,第6版,中國商務印書館):ㄓㄣˋ。

從俊、峻、陖、浚、濬、駿、焌、竣、儁等同音字來看,這些字台語都讀 tsunʟ,而國語都讀ㄐㄩㄣˋ,故“圳”字台語讀 tsunʟ 時,對應的國語讀音應該是ㄐㄩㄣˋ。

圳1 圳2 圳3

張貼在 ts | 標記 , , , , , , ,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