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tsim)──吻;親

甚(tsim)──吻;親

  國語“親嘴”,台語說 tsim-ts‘uiʟ(喙)或 sio(相)-tsim,所以國語的“親”(用嘴唇接觸人或物)等於台語的 tsim。“親嘴”的文雅一點的說法是“接吻”,“吻”也是用嘴唇接觸人或物的動作,“吻”也等於台語的 tsim。“親”字的本義是“關係密切,感情深厚”(《漢字源流字典》,語文出版社),台語讀做 ts‘in,不讀 tsim。“吻”字的本義是嘴唇,動詞化指用嘴唇接觸(人或物),所以動詞的“吻”就是台語的 tsim,但是“吻”字台語讀做 bun`(《廣韻》武粉切;國音ㄨㄣˇ),和 tsim 差很多,顯然“吻”字不是台語吻義 tsim 的本字。

  台語吻義的 tsim,《厦英》認為是“斟”字,《厦音典》用“唚”字,《台日大》、《綜台基》、《台閩》也都使用“唚”字。“唚”字《康熙字典》沒有收錄,而《漢大字》則有收錄。《漢大字》在“唚”字下說:“唚”字有ㄑㄧㄣ及ㄑㄧㄣˋ兩個讀音,讀做ㄑㄧㄣ時是“親吻”的意義,所舉的書證是清•袁于令《西樓記•集艷》:“抱住他唚幾個嘴。”並說“今潮州方言還稱親吻叫‘唚’。”潮州話也是閩南方言的一支,潮州話的“唚”就相當於台語吻義的 tsim 了。

  另外,“唚”字讀做ㄑㄧㄣˋ時同“吣”。“吣”字則是“吢”字的或體,見於《玉篇》。《玉篇•口部》:“吢,七浸切;犬吐。亦作吣。”而《廣韻》則只收“吣”字。《廣韻•去聲•沁韻》:“吣,犬吐。七鴆切。”依《廣韻》的反切,“吣”字(也就是“唚”字)的台語讀音是 ts‘imʟ(陰去聲),它的本義是狗嘔吐,並沒有接吻的意義。

  從以上的說明可知“唚”字的接吻意義及國語讀做ㄑㄧㄣ,台語讀做 tsim 是因為假借使用音近的“唚”字所致,“唚”字本身並沒有接吻的意義。

  而《厦英》所舉“斟”字的音是《廣韻》職深切(平聲、侵韻),台語讀做 tsim,和台語吻義 tsim 的的語音相同。字義則一般依據《說文》:“斟,勺也。从斗,甚聲。”(作者按:勺,古通酌,當讀ㄓㄨㄛˊ。),認為“斟”字的本義是“用勺子舀取”(勺,音ㄕㄠˊ),引伸指“(用壺)往杯子裡倒酒或茶”,並沒有“吻”的意義。但是如果對於“斟”字做一個深入的考察,可以發現“斟”字與台語吻義 tsim 有關,而台語吻義 tsim 的本字可能是“甚”字。

  “甚”字見於金文(甲骨文沒有),字形是,上半部是“口”的象形,口中有一圓點表示食物(因此有人說上半部是“甘”);下半部是“勺子”的側面象形,一短橫表示勺子裡面的酒漿。《形音義》引林義光氏的話說:“甚”是“斟”的古文,金文的“甚”是“引勺於口”的象形。“引勺於口”就是用勺子舀取酒漿湊上嘴巴(打算喝下去)的意思。約齋的《字源》也說:“「甚」是斟酌的「斟」的本字,像一個瓢匙湊上口邊的形狀。”(作者按:瓢匙是一種勺子。)

  《說文•甘部》:“甚(篆文甚),尤安樂也,从甘从匹,耦也。”段玉裁認為這一段文字有誤,在《說文注》把它改為:“甚,尤安樂也,从甘、匹。匹,耦也。”從這裡可以知道“甚”字從金文到小篆的過程中把下半部的“勺子”(即楷書的“匕”)訛變成“匹”字,而匹、耦都有“配偶”的意義,故用“耦”解釋“匹”。因此,《漢字源流字典》(語文出版社)說“甚”是一個會意字,“今文(甚)上從甘(口含美味),下從匕(匙),會用匙送美味入口之意。篆文‘匕’訛為‘匹’,成了沉溺聲色了。” 口含美味(甘)是一件快樂的事情,配偶(匹)可以表示女色,《說文》作者許愼就根據篆文“甚”的從甘、從匹,認為“甚”的本義是“尤安樂”(貪愛淫樂),事實上不是這樣。“甚”的本義是從“引勺於口”的形象表示“用勺子舀取(酒漿)”的意義,後來“甚”字被借去做為虛詞很、非常等意義,於是“甚”的本來的意義就加一個“斗”用“斟”表示。所以林義光、約齋都說“甚”是“斟”的本字。(按:“斗”的本義是有柄的舀酒的勺子)。

  既然“甚”是“斟”的本字,而“斟”字在台語讀做 tsim,所以“甚”字在台語也應該有 tsim 的音。而國語“親嘴”的“親”,台語叫做 tsim,例如:tsim-ts‘uiʟ(嘴)=親嘴;tsim-ts‘uiʟ-p‘e`=親臉頰;sio(相)-tsim=互相親嘴,接吻。這個台語 tsim 的本字應該是“甚”字,理由如下。

  從林義光氏的金文“甚”是“象引勺於口之形”,及約齋的“像一個瓢匙湊上口邊的形狀”,“甚”有“用嘴唇接觸”的涵意,這應該就是台語吻義 tsim 的語源。

  國語親嘴的“親”的語源也應該是“甚”,因為年代久遠了,“甚”的用嘴唇接觸的意義就失傳,只留在口語裡,借用語音相近的“親”字表示。

  “甚”既然是“斟”字的本字,“甚”字在台語也應該有 tsim 的音,而“甚”字又有用嘴唇接觸的涵意,台語吻義的 tsim 的本字應該就是“甚”字。不過甚字在現代台語讀做 sim,要讀做 tsim 有困難,而“斟”字的常用義又是斟酒、斟茶,拿來當吻義 tsim 的字使用也不適宜,也許使用“唚”字比較合適。“唚”字可依浸、侵等字的音規定“唚”字在台語讀做 tsim,且唚字在現代漢語文已經不使用,拿來當做台語吻義 tsim 的用字,應該很合適。

 

附論1 台語 t‘in´─斟、倒

  “甚”字的金文的形狀是“引勺於口”。而“勺”是古人用以从酒罈中舀酒的有柄的器具。用勺子從酒罈裡面舀酒,湊上嘴邊喝下,應該是古人比較粗獷的喝酒的方式。而用勺子從酒罈舀酒注入於酒杯(如爵),再拿起酒杯來喝則是比較文雅的方式。

  “甚”的用勺子從酒罈舀酒的意義後來變成“斟”字。構成“斟”字的“斗”也是古代舀酒的器具,有長柄,北斗七星就是因為七顆星排列起來像“斗”的形狀而得名。因為“甚”字被借去當做很、非常、過分等意義使用,於是有了“斟”字。

  “斟”字從“用勺子舀取”引伸為用酒壺或茶壺倒酒或茶也叫“斟”,台語叫做 t‘in´,如 t‘in´-tsiu`(酒)=斟酒;倒酒。t‘in´-te´(茶)=斟茶;倒茶。這個意義的 t‘in´ 應該是“斟”的音變。

  “斟”字,《廣韻》職深切(平聲、侵韻),深攝、三等,國音ㄓㄣ,台音 tsim

  斟字職深切的反切上字“職”屬中古音聲母的照母三等(照三),照三的中古音是 tɕ-tɕ- 是舌面塞擦音,是從上古的舌面清塞音 ȶ- 演化而來。

  上古聲母 ȶ- 在台語一般變為 ts-,但也有變為 t- 的例,如:斫,tɔk;唇,tun´;觸,tak 等。因此,“斟”在台語有可能從上古音的 ȶ- 變為現在的 t‘-(轉為送氣音)。

  另外,從以“甚”為聲符的形聲字來看,以“甚”為聲符的形聲字在台語音讀時,韻母大都仍維持 -m 的韻尾,但聲母則變化很多,有見組的,有端組的,有知組的,有照組的,其中知組的有:碪,知林切,tim;踸,丑甚切,t‘im`;湛,直深切,tim´ 等。這種現象表示“斟”字的音讀聲母在台語可能轉為 t‘-

  “斟”的韻母則不管是上古音或中古音都是以 -m 為韻尾,而中古 -m 韻尾的字在現代國語變成 -n,台語則大都保持 -m 韻尾,只有少數唇音除外。如:堪,口含切,國語ㄎㄢ/台語 k‘am;侵,七林切,ㄑㄧㄣ/ts‘im;貪,他含切,ㄊㄢ/t‘am 等等都是國語 -n 韻尾,台語 -m 韻尾。而唇音字“稟”,筆錦切,台音 pin`;“品”,丕飲切,台語p‘in` 則韻尾變成 -n 的例。

  從漢語的古今音變規律來看,“斟”的字義雖然與台語 t‘in´ 的詞義相符,但台語把斟字讀做 t‘in´ 並不符合音變規律(因為“斟”不是唇音字),也許可以認為是一個特例。

 

附論2 台語 tsip─啜飲、淺嚐

  在黃俊雄電視布袋戲風行的年代,他的戲劇裡所配的歌曲裡有一段歌詞說:tsip tsit(一)・e(下),tsip tsit(一)・e(下),dzuaʔ(若)-ho`(好)li`(你)-kam`(敢)-tsai(知)=嚐一下,嚐一下,多好你知道嗎?

  這個 tsip 就是拿起酒杯,輕輕地碰上嘴唇,啜飲一點酒的動作。這個動作和金文“甚”所表達的造字的意思“引勺於口”相同(請參見本論)。所以台語啜飲、淺嚐意義的 tsip 的語源是“甚”。

  “甚”字後來演化成“斟”字,而斟字的音是《廣韻》職深切(平聲、侵韻),台語讀做 tsim。比較 tsim tsip,可以發現兩個音的差別只在於韻尾,tsip 是從 tsim 演化而來,韻尾 -m -p,是陰陽對轉(或說陽入對轉)的現象,因此可以確定台語啜飲義 tsip 的語源是“甚”、“斟”。

  台語啜飲義的 tsip,《台日大》用“唼”字。“唼”字《集韻》色甲切(入聲、狎韻),國音ㄕㄚˋ,通“歃”。而“歃”是《廣韻》山輒切(入聲、葉韻)或山洽切(入聲、洽韻),國音ㄕㄚˋ,是小歠、喝一點的意思。“歃”字依反切台語應讀做 siap sap(《彙音寶鑑》讀做 ts‘ap),和台語 tsip 的語音有一點關係,也許“歃”是台語啜飲義 tsip 的本字。

 

廣告
本篇發表於 ts 並標籤為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6 Responses to 甚(tsim)──吻;親

  1. 飛珩 說道:

    閩東作tsyng 俗寫作「鐘」…..按這樣的讀音 多半是東三開或冬三開的。 tsyng的同音字(包括不同調) 「盅」「舂」「鍾」「腫」「眾」 另外 通攝外的-yng韻 只有山攝(主要是元韻)的見系 kyng「巾」「斤」「根」 ngyng「銀」 yng「匀」 這些字對應泉腔ɯn漳腔的in

    閩南讀-m尾 顯然不是山攝的..深咸攝閩東語也不可能讀出-y-韻腹

    那就是東三開/冬一合的 ? tsim會不會是與「熊him」字一掛的?…淺見

  2. 路人 說道:

    這個字之前我看中國福建泉州的閩南語學者講解,認為是馬來語傳來的,以前泉州人去南洋經商將這個詞帶回。教育部也採這個說法,表示這個字可能不是漢語

    • 王先生 說道:

      有博士论文反驳了,这不是马来语。

    • chenfra 說道:

      「親」字訛音[tsim]有台大碩士論文,浙南閩語用此字。馬來語如「沙茶」被閩南語借用的語𢑥甚少,南洋借用閩南語則多。劉先生解「甚」字為「甘勺」,是斟的本字。但是「親」/tsim/ 不必是「接吻」;"Give me a kiss!" 可以吻在臉部「親密」或是「使昵」/sāi-nai/ ,筆者對「親」台語音沒有深入硏究,但是從語音的變化應該無大偏差。有討論才有進步,chenfra 有新文,請按左上連線指教。
      陳 存

      • 劉建仁 說道:

        台語 tsim1是用嘴唇去接觸人體的某部位或東西的動作,未必是嘴對嘴的接吻。tsim1-tshui3 或 sio1-tsim1 才是接吻。tsim1-tshui3-phe2 是親臉頰。
        我的淺見 : “斟" 是深攝開口三等陽聲字,在中古有 -m 韻尾,擬音 tɕjem (董同龢),在現代台語仍保有此 -m 韻尾,讀 tsim1,但國語(北京音系)則已轉變為 -n 韻尾,且聲母可能由 tɕ- 轉為 ts- (特例?),成為 tsin1,送氣化則成 tshin1 ,於是假借 “親"字書寫。又或許從上古音 ȶjəm 演變。

  3. 古華光 說道:

    「親嘴」,閩南話謂之「tsim1」而客家話謂之「jimˊ」,或為「噆」之音轉。「噆」,七感切,嗛也、銜也;一曰齧脣(即咬嘴唇之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