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小(sue-siauˊ)──倒霉

衰小(sue-siau´)──倒霉

  例句1:“阿扁在國外感嘆吳淑珍牽扯禮券案很‘衰小’。”(2006.5.18.自由時報A2頁)

  例句2:“年底一戰,大家應踴躍出來投票,支持泛綠候選人,才可免被中國人看‘衰小’。”(2005.11.18.自由時報A19頁)

 

  例句12裡面的“衰小”是一個台灣話的語詞,讀做 sue-siau´,意思是運氣衰敗、倒霉。

  例句1的“很衰小”,台語說 tsiã-sue-siau´,是很倒霉的意思(tsiã 是精字,很、非常之意,詳後)。例句2的“被……看衰小”,台語說(與)-laŋ´(人)-k‘uãʟ(看)-sue(衰)-siau´,意思是被人瞧不起,是被人認為運氣衰敗的引伸。運氣衰敗則做什麼事都不順利,會被人認為差勁而受人藐視,被人瞧不起。

  在台灣話口語裡,sue-siau´ 一詞還有下面的用法:

  bo´(無)-hiaʔ(彼)-sue-siau´=沒有那麼差勁。

  u(有)-kauʟ(夠)-sue-siau´=夠倒霉;真倒霉。

  台語倒霉義 sue-siau´,報紙使用“衰小”二字記寫,“衰”字是對的,“小”則不是本字,只是借用音近的字。

  “衰”,《廣韻》所追切(平聲、脂韻),屬止攝、三等、合口。止攝、三等、合口的字在台語一般讀做 -ui 韻,如醉,將遂切,tsuiʟ;追,陟隹切,tui;類,力遂切,lui等等。但也有讀做 -ue 韻的例,如帥,所類切,sueʟ;吹,昌垂切,ts‘ue;飛,甫微切,pue 等。所以,衰字在台語讀做 sue

  “衰”字的意義,本義是用草做的雨衣。《說文》:“衰,艸雨衣。”這個意義的“衰”後來改用“蓑”字(蓑,台語 sui),“衰”則用以指“事物發展由強盛轉向微弱”。“衰”,台語讀做 sue,一般指運氣的衰敗,相對的詞是 ɔŋ(旺)。如:

  kin(今)-ni´(年)tsin(真)-sue(衰)=今年很倒霉。

  sue(衰)-k‘a(骹)=倒霉鬼。

  sue(衰)-kaʟ(到)-beʔ(欲)-si`(死)=倒霉的很。

  台語倒霉義 sue-siau´ siau´,本來指男子從尿道排出的精液,但在閩南語及台語,siau´ 又用於詞尾,使語氣加強或使其粗鄙。如:

  sue(衰)-siau´=倒霉。

  hau(詨)-siau´=吹牛;說謊;騙人。

  ɡiet(孽)-siau´=調皮;淘氣(鬼)。

  這些以 siau´ 為詞尾構成的詞,它們的意義基本上和詞根相同,但加重詞義的程度,且使語氣粗鄙。

  台語倒霉義 sue-siau´ siau´,報刊用“小”字。“小”字的音是國語ㄒㄧㄠˇ,台音 siau`sio`,字義和精液無關,報刊用“小”字只是借用國語音近的字。

  台語倒霉義 sue-siau´ 的理據如何?似乎可以從台語 siau´ 的意義“精”來講。

  “精”的本義是上等細米(精米),引伸指事物的精華(事物最重要、最好的部份),如酒精、香精、味精、糖精等。而男子生殖腺分泌的液體是人體生命的精華,所以叫做精液,精液台語叫做 siau´。在某些方言,“精”字的精華義又虛化為副詞,表示很、極、十分、非常的意思,相應的台語是 tsiã,就是精字的白讀音。如:“雨把衣服淋得精濕。”(《現漢》五版720頁)“精濕”就是很濕,台語叫做 tsiã-tam´。又如:“精瘦”(《中日大》)是非常瘦,台語叫 tsiã(精)-san`);“精窄的山道”(《中日大》)是極為狹窄的山路,“精窄”台語叫 tsiã(精)-ue(狹)。

  在漢語,“精”指男子生殖精液,又有精華的意義,如酒精、香精、糖精、味精等。據此,精液的台語 siau´ 也應該有精華的意義。例如:台語 hau-siau´ hau 的精華,hau 是“詨”,本來指誇大的話,在台語引伸指誇大不實的謊話,hau-siau´ 就是謊話的精華,極為誇大不實的意思。再如小孩子調皮、淘氣,台語叫 ɡiet(孽),而 ɡiet-siau´ 就是調皮的精華,調皮之至、很調皮的意思。同樣道理,sue(衰)– siau´ 是運氣衰敗的精華,運氣極為衰敗、運氣很不好、很倒霉的意思。

  前面所舉 hau(詨)-siau´、ɡiet(孽)-siau´sue(衰)-siau´ 的詞根 hau(詨)、ɡiet(孽)、sue(衰)分別是名詞、形容詞、動詞,附加詞尾 siau´ 後,詞義不變,但有加重程度及使語氣變為粗鄙的作用。

  下面是另外的三個例,詞根都是動詞。

  ɡin(恨)-siau´:感覺不愉快、不痛快、噁心、厭惡。ɡin單用也是相同的意義。如:ɡua`(我)tsin(真)– ɡin(恨)・i(伊)。

  ɡe´-siau´:令人噁心、不愉快、討厭。如:hit(彼)-e´(個)-laŋ´(人)k‘uãʟ(看)-tioʔ(着)tsiɔk(足)– ɡe´-siau´=那個人看起來真令人討厭。ɡe´ 單用也是相同的意義。如:ɡe´)・laŋ´(人)=使人不愉快。

  ts‘ap-siau´:理睬。如:maiʟ(莫)-ts‘ap(插)-siau´i(伊)=不要理他。ts‘ap(插)單用也是意義相同,如maiʟ(莫)-ts‘ap(插)・i(伊)=不要理他。

  上面三個例子的siau´ 也是加強語氣,或加重詞根意義的程度,也有使語氣變為粗鄙的作用。

  台語 siau´ 也可以附加於疑問代詞 siã`sã`(啥)的後面,如:

  siã`sã`(啥)-siau´=什麼事?什麼玩意兒?什麼鬼東西?

  ts‘ɔŋʟ(創)-siã`sã`(啥)-siau´=搞什麼鬼?搞什麼玩意兒?

  k‘uãʟ(看)-siã`sã`(啥)-siau´=看什麼!

  bo´(無)-siã`(啥)-siau´-lɔ(路)-ieŋ(用)=沒有什麼屌用處。

  在這裡,詞尾 siau´ 的意義並不是精華,似乎只是使語氣成為粗鄙。

  台語精液意義的 siau´,前人用的字有:精、、漦、溲、滫、、潲、等十個字,下面逐一加以討論。

 

1)精

  《雅俗通》、《彙音寶鑑》、《台日大》等在 siau´ 下都列有“精”字。很顯然,這是使用同義字。

  精字,《廣韻》子盈切(平聲、清韻),台語文讀音 tsieŋ,白讀音有 tsiã(如妖精)及 tsĩ(機靈的意思)。從中古音子盈切來看,精字在台語不可能有 siau´ 的音,因此,“精”只是台語 siau´ 的同義字。

 

2

  這個字見於《彙音寶鑑》,是一個方言字,但並沒有通行。中醫學認為精能生髓,但民間認為精液是骨髓所化,所以“”字從骨、從精,是一個會意字。

 

3

  台語精液義的 siau´,《普閩》使用“”字。字,《廣韻》市昭切(平聲、宵韻),台語讀做 siau´。本來寫做“昭”,因避晉朝司馬昭的諱而改用“”。“”用於“(昭)穆”一詞,它是,古代宗廟的排列次序,以始祖居中,位於始祖左方的叫做昭(),位於右方的叫做穆。

  字的字義與精液無關,《普閩》使用“”字只是借它的音。

 

4

  《綜台基》說“”字見於《什音全書》,這也是一個方言字。“”是形聲字,從肉(月),霄聲。霄,《廣韻》相邀切,台音 siau(陰平聲)。

 

5)漦

  《綜台基》認為“漦”字可以訓讀 siau´,指精液。

  “漦”字的意義是魚或龍的涎沫。韋昭注《國語•鄭語》說:“漦,龍所吐沫,龍之精氣也。”漦字的讀音是《廣韻》俟甾切(平聲、之韻),國音ㄔˊ,台音si´

  “漦”的俟甾切屬於止攝、三等、開口,此韻母的字在台語並沒有讀做 -iau 韻的例,“漦”不讀做 siau´

  魚或龍的涎沫和精液一樣都是粘稠的液體,並且龍的涎沫是龍的精氣,因此用漦字比擬台語精液義的 siau´

 

6)溲

  《綜台基》說“溲”是潮州用字,指精液。“溲”字用做名詞時指小便、尿液,也指像尿的液體,如:地溲。據《本草綱目》卷九石部,“地溲”是“溝間流水,及引水灌田之次,多有之。形狀如油,又如泥,色如黃金,甚腥烈,冬月收取,以柔鐵燒赤投之,二三次剛可切玉。”(次:處所;旁邊)。

  又,“溲”字也用做動詞,指排出尿液,如《國語•晉語》:“臣聞昔大任娠文王不變,少溲於豕牢,而得文王,不加疾焉。”(大任:人名。豕牢:豬圈)

  “溲”也指排泄精液,如《莊子•則陽》:“漂疽疥癰,內熱溲膏是也。”成玄英疏:“溲膏,溺精也。”“溺精”就是排泄精液。

  精液也是像尿的液體,並且跟尿一樣從尿道排出,在閩南語、台語把精液比做“溲”,很有可能。再說,“溲”指排泄精液,名詞化則“溲”可指精液。因此台語精液義的 siau´ 很可能是“溲”字。

  溲字的音,在小便意義時讀做所鳩切(《廣韻》平聲、尤韻),屬流攝、三等,國音ㄙㄡ,台語文讀音 (《彙音寶鑑》222頁)。而流攝三等的字在台語白讀時有很多字讀做 -au 韻或 -iau 韻,如:流,liu´lau´;晝,tiuʟtauʟ;九,kiu`kau`;皺,tsɔʟdziauʟ(皺紗,dziauʟ-se);搜,ts‘iau;廖,liau 等。因此,“溲”字也應該有 -iau 韻的音。

  “溲”字所鳩切的反切上字“所”屬審母二等,在台語大都讀做 s-。結合聲母、韻母的音變,溲字的台音是 siau

  審母是清音,溲字在台語音讀時它的聲調理論上應該是陰平聲,也許是為了區別詞義的原因,實際上台語把溲字讀做 siau´,聲調變為陽平聲。

  綜合上面所說,台語精液義 siau´ 的本字應該是“溲”字。

 

7)滫

  台語精液義 siau´《台話大》用“滫”字。

  《說文•水部》:“滫,久泔也。”“泔”是淘(洗)米的水(即台語 p‘un,潘),“久泔”是已經發出酸臭味的放久的淘米水(台語 sŋ-p‘un,酸潘,豬的飼料。)。“滫”的意義與精液無關。

  “滫”字的音,《廣韻》息有切(上聲、有韻),國音ㄒㄧㄡˇ,台音 siu`。息有切屬流攝、三等,和“溲”字相同。前面說過,溲字可以讀做 siau´,滫字也可能有 siau` 的音,聲調依反切是上聲。

  滫字可以認為是台語 siau´ 的音近字。

 

8

  《國台》對於台語精液義的 siau´ 創用“”字。造字的用意是說因為精液是骨髓所化,所以從骨召聲。召聲的字如紹、讀做 siausiau´,故“”讀做 siau´

 

9)潲

  潲字見於《台灣閩南方言記略》,《台閩》也採用它。

  《廣雅•釋器》:“潲,滫也。”“滫”是放久的淘米水(見“滫”)。

  《玉篇•水部》:“潲,臭汁也。潘也。”“潘”是淘米水,台語 p‘un。可見基本上“潲”和“滫”是一樣東西,兩個字音近。

  潲字的音,《廣韻》所敎切(去聲、效韻),國音ㄕㄠˋ,台音 sauʟ。台音 sauʟ如果加介音i則變成 siauʟ,和 siau´ 比較只是聲調的不同。

  台語精液義的 siau´ 使用的“潲”字,只是取音近的字。

  台灣舊時農村,用淘米水煮甘薯葉等餵豬,而《廣韻》說:“潲,豕食。”(豕,豬),《集韻》說:“潲,汛潘以食豕。”(潘:淘米水。食:ㄙˋ,飼、餵養。豕:豬),可見淘米水養豬由來已久。

 

10

  台語精液義的 siau´,《閩方大》使用“”字。《閩方大》說:“,方言自造字。”“”是一個形聲字,從水(氵),韶聲。因為精液是液體,所以形符是“水(氵)”。而聲符“韶”則是《廣韻》市昭切(平聲、宵韻),台語讀做 siau´《彙音寶鑑》,因此,“”字閩南語讀做 siau´,與精液義 siau´ 的語音相同,造字造得有道理。

 

  總結上面所說,台語精液義 siau´ 的本字應該是“溲”字。但為了避免混淆起見,使用“”字亦可。

衰小3衰小5衰小6

本篇發表於 s 並標籤為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3 Responses to 衰小(sue-siauˊ)──倒霉

  1. myway 說道:

    段注說文:"秦人謂溲曰滫。"

  2. 引用通告: 衰小TIM | tinytimsstory 衰小Tim

  3. 引用通告: 衰小Tim | tinytimsstory 衰小Ti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