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頭鰻(k‘amʟ-t‘auˊ-muaˊ)──愚蠢的人

蓋頭鰻(k‘amʟ-t‘au´-mua´)──愚蠢的人

 

  例句1:“事發後……吳淑珍更直接大罵趙建銘「蓋頭鰻,不知生死門」,要趙全盤托出。”(2006.5.19.自由時報A3頁)

  例句2:“船要沉了,當然要逃生,……為了選舉而爭吵不停,那就應了吳淑珍的一句話:「崁頭鰻,不知生死門。」”(2006.5.26.自由時報A2頁)

  例句3:“醫師趙建銘涉台開案被收押,第一夫人吳淑珍大罵女婿「蓋頭鰻不知死活」,遭到各界矚目。”(2006.7.16.自由時報A19頁)

 

  例句1的“蓋頭鰻,不知生死門。”和例句2的“崁頭鰻,不知生死門。”是一句相同的台灣話熟語,讀做“k‘amʟ-t‘au´-mua´ m -tsai-sẽ-si`-mŋ´”。例句3的“蓋頭鰻不知死活”是另一種說法,讀做“k‘amʟ-t‘au´-mua´ m -tsai-si`-uaʔ(或m -tsai-iã`-si`-uaʔ)”。動詞的國語“蓋”,台語說 k‘amʟ,如“蓋蓋子”,台語說 k‘amʟ-kuaʟ。因此例句1的字面上的意義是頭被蓋住的鰻魚,因為看不見,想逃走卻看不見活路在哪裡。例句3的意義差不多,被蓋住頭的鰻魚,大禍已經臨頭,卻還不知死活。例句2的“崁(k‘amʟ)”是懸崖、峭壁,“崁頭鰻”指在懸崖上的鰻魚。被逼到懸崖上的鰻魚已經無路可走,還優哉悠哉,不知死活。“蓋頭鰻(或崁頭鰻),不知生死門”或“蓋頭鰻,不知死活”都是用來比喻一個人的愚蠢、不機靈、搞不清楚狀況。趙建銘被人舉發涉及台開內線交易案,但他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以為自己會沒事,岳母吳淑珍就用台語罵他“蓋頭鰻──不知死活”(k‘amʟ-t‘au´-mua´ m -tsai-si`-uaʔ),罵他愚蠢、搞不清楚狀況。

  台語 k‘amʟ-t‘au´(頭)-mua´(鰻)的 k‘amʟ 是覆蓋意義的“蓋”或是懸崖意義的“崁”很值得討論。

  台語“蓋(k‘amʟ)頭鰻──毋(m)知死活”是一句台灣歇後語,用來形容或罵愚蠢的人,死到臨頭了,還呆頭呆腦,搞不清楚狀況,不知死活,不知道事態嚴重。它和另外一句歇後語:“七月半鴨仔──毋知死(ts‘it-ɡueʔ-puãʟ-aʔ-a`──m -tsai-si`)”的意思差不多。“七月半”指的是陰曆的七月十五日,是道教的中元節,佛教的盂蘭盆。台灣習俗在這一天舉行盛大的祭典,家家戶戶宰殺雞、鴨、豬,準備豐盛的牲禮及飯菜祭拜好兄弟(孤魂野鬼),到晚上則宴請親朋好友,幾乎成為不夜城。因為在七月十五日大量的鴨子被宰殺,所以用“七月半鴨仔”來比喻呆頭呆腦,不知死之將至的傻瓜或愚蠢的人。

 

“蓋頭鰻”的理據

  台語“蓋頭鰻(k‘amʟ-t‘au´-mua´)”,《厦英》、《台日大》、《厦方大》都沒有收,但《台日大》卻收了“蓋頭鱔魚(k‘amʟ-t‘au´-sien-hi´)”一詞,意思是愚蠢、不機靈、搞不清楚狀況。鱔魚和鰻是形狀、性質都類似的魚,因此“蓋頭鱔魚”和“蓋頭鰻”應該是語意相同的語詞。《台灣俚諺集覽》(1911年)把 k‘amʟ 寫作“崁”,說“崁頭鱔魚”是額頭凸出的鱔魚,轉而指愚鈍,但並沒有說出理據。額頭凸出,台語叫做 k‘amʟ-hiaʔ(額),並不叫做 k‘amʟ-t‘au´(頭)。而 k‘amʟ-hiaʔ(額)的 k‘amʟ 應該是“崁”字。“崁(k‘amʟ)”是山崖、懸崖、峭壁,凸出的額頭宛如懸崖,所以叫做崁額(k‘amʟ-hiaʔ)。把“崁頭鱔魚”解釋為額頭凸出的鱔魚,恐怕不正確。

  《台日新辭書》也是把 k‘amʟ 寫作“崁”,說“崁頭鱔魚”是在山崖上或峭壁上的鱔魚,山崖上的鱔魚無處可逃,容易被人抓住,因此轉指傻瓜、獃子。但是“山崖上”的台語是“崁頂(k‘amʟ -tieŋ`)”,不是“崁頭(k‘amʟ-t‘au´)”,所以這個說法恐怕也不正確。

  《台日大》認為 k‘amʟ-t‘au´(頭)-sien(鱔)-hi´(魚)的 k‘amʟ 是覆蓋意義的 k‘amʟ,用“蓋”字表示。並說:台語 k‘amʟ(=蓋)的基本意義是覆蓋,但也有眼光不機警、目光短淺、不機靈、搞不清楚狀況、愚蠢等的意義(《台日大》上册219頁)。事實上,這個意義的 k‘amʟ 並不單用而用於下面幾個詞及短語(k‘amʟ 暫用“蓋”字):

  k‘amʟ-t‘au´-sien-hi´(蓋頭鱔魚)=眼光不機警;目光短淺;不機靈;搞不清楚狀況;愚蠢(《台日大》)。

  k‘amʟ-t‘au´-k‘amʟ-bin(蓋頭蓋面)=意義同上(《台日大》)。比喻不懂事理(《厦方言》)。罵人沒主見或不識時務(《閩方大》)。頭臉都蒙住,比喻不知死活(《國台》)。不會分辨別人高興或不高興(的人),例如傻裡傻氣地要求荒唐高價的人,或應該被責罵卻不在乎的人等(《厦英》)。

  k‘amʟ-k‘amʟ(蓋蓋)=具有遲鈍、愚蠢的容貌(《厦英》)。愚蠢、獃傻、不機靈、遲鈍(《台日新辭書》)。k‘amʟ-k‘amʟ 另有覆蓋的意義,如:hiaʔ-k‘a k‘amʟ-k‘amʟ(額骹蓋蓋)=額頭髮際低(額頭被頭髮覆蓋)。

  bak-tsiu k‘amʟ-k‘amʟ(目珠蓋蓋)=眼睛被遮住。引伸為看不清楚狀況、眼光短淺、不識時務。“目珠蓋蓋”的意義和前述“蓋頭蓋面”及“蓋頭鱔魚”的意義有相通之處,因此後二者的愚蠢意義應該是“看不清楚狀況”的引伸。因此,k‘amʟ-t‘au´-sien-hi´(□頭鱔魚)的 k‘amʟ 是覆蓋意義的 k‘amʟ(同義字“蓋”),k‘amʟ-t‘au´-mua´(□頭鰻)的 k‘amʟ 也是覆蓋意義的 k‘amʟ 了。

  另外從“蒙”字的意義來看,也可以了解到 k‘amʟ-t‘au´-mua´ k‘amʟ 是覆蓋意義的 k‘amʟ

  在漢語,覆蓋也叫“蒙”,而受到覆蓋則暗昧不明事理,故“蒙”引伸為無知,如“蒙童”指還沒有開始受教育的無知兒童;“啟蒙”是普及新知識,使擺脫愚昧和迷信(《現漢》)。而“蒙昧”則指不懂事理;愚昧;愚蠢。

  台語覆蓋意義叫 k‘amʟk‘amʟ 也可能和“蒙”一樣,從覆蓋引伸為暗昧不明事理、愚昧、愚蠢,而有了 k‘amʟ-k‘amʟ(蓋蓋)、k‘amʟ-t‘au´-sien-hi´(蓋頭鱔魚)、k‘amʟ-t‘au´-mua´(蓋頭鰻)等語詞(詞義見前述)。

  k‘amʟ-t‘au´-mua´(蓋頭鰻)就是蒙住頭的鰻魚,眼睛也被蒙住了,看不清楚狀況,引伸為不明事理、蒙昧、愚昧、愚蠢的人,而且愚蠢到不知死活,所以說:“k‘amʟ-t‘au´-mua´(蓋頭鰻)──m -tsai-iã`-si`-uaʔ(毋知影死活)。”它是一句台灣話的歇後語。

 

台語覆蓋義 k‘amʟ 的本字

  前面說過 k‘amʟ-t‘au´(頭)-mua´(鰻)的 k‘amʟ 是覆蓋(動詞)的意思,那麼這個 k‘amʟ 的本字又是如何?對於覆蓋義的 k‘amʟ,《台日大》用“蓋”字,這應該只是同義字;《閩方大》用“勘”字;《台大字》認為是;《台閩》用“”字。下面逐一加以討論。

  

  (一)蓋

  “蓋”字的意義在現代漢語主要有下面四項:

  (1)名詞。器物上部有遮蔽作用的東西;如鍋蓋、瓶蓋。這個意義台語叫做 kuaʟ k‘amʟ,如 tiã`-kuaʟ(鼎蓋。即鍋蓋);toʔ(桌)-k‘amʟ(舊時用來覆蓋飯桌上飯菜的竹製罩子)。

  (2)動詞。從上面向下遮掩;蒙上。如遮蓋、蓋蓋子。這個意義台語叫 k‘amʟ,如 dzia(遮)-k‘amʟk‘amʟ-kuaʟ(蓋)。

  (3)動詞。加在上面。如蓋章、蓋印。這個意義台語叫 k‘amʟ k‘ap,如國語的蓋印,台語說 k‘amʟ-inʟ(印)或 k‘ap-inʟ-na`(印仔)。

  (4)動詞。建築(房屋)。如蓋房子。這個意義台語叫 k‘i`(起),如 k‘i`-ts‘uʟ(起厝),即蓋房子。而 k‘amʟ-ts‘uʟ(厝)則是指修築屋頂;k‘amʟ-hiaʔ(瓦)-e´(的)-ts‘uʟ(厝)是覆蓋瓦片的房子。

  從上面這些“蓋”的詞義可以知道:“蓋”相當於台語的 kuaʟ k‘amʟkuaʟ 是蓋子,是名詞;k‘amʟ 是罩子(名詞)及覆蓋(動詞)。但是“蓋”字是不是 kuaʟ k‘amʟ 的本字,則有待討論。

  “蓋”字,《廣韻》記錄三個音:(1)古太切(去聲、泰韻)。“覆也,掩也。……。”(2)胡臘切(入聲、盍韻)。“苫蓋。”(3)古盍切(入聲、盍韻)。“姓也。……。”其中「古太切」屬泰韻,泰韻的字在台語文讀時是 -ai 韻,白讀時是 -ua 韻,如:帶, taiʟ tuaʟ;大, tai tua;蔡, ts‘aiʟ ts‘uaʟ;賴, lai lua 等,所以“蓋”字是文讀 kaiʟ,白讀 kuaʟ。台語蓋子意義 kuaʟ 的本字是“蓋”。

  至於台語覆蓋義 k‘amʟ 的本字,k‘amʟ 是陽聲,韻尾為 -m,而《廣韻》的三個音切,「古太切」是陰聲韻,「胡臘切」及「古盍切」是韻尾為 -p 的入聲韻,沒有一個可以讀做 k‘amʟ

  要了解 k‘amʟ 的本字,需從上古漢語的“蓋”說起。

  “蓋”,《說文》寫作“葢”。《說文•艸部》:“葢,苫也。”苫(ㄕㄢ)是用茅草編成的用來遮掩房屋上部的東西。“蓋”後來引伸泛指器物上部有遮掩作用的東西(覆蓋物),如鍋蓋、瓶蓋等;並由名詞覆蓋物引伸為動詞覆蓋(相應的台語是 k‘amʟ)。“蓋”字的音,《說文》說是“盍(本作盇)聲。”而“盍(盇)”本來就有覆蓋義。《說文•血部》:“盇,覆也。”(“盇”的金文是,是皿中有物,上面有遮掩的東西,會覆蓋之意。)因此,“蓋”是“盍”被借去當虛詞“何不”意義使用後產生的字(加了草字頭),“蓋”應該是一個會意字,從艸,從盍,盍兼表聲。可以說,“蓋”的本義是動詞“覆”(從上往下蒙上),引伸為名詞,指從上往下蒙上的東西(即覆蓋物,如屋頂、鍋蓋)。

  如果不考慮字義,“蓋”字的音《廣韻》記錄古太切、胡臘切、古盍切三個音,《集韻》多記一個居曷切(入聲、曷韻)的音。這四個音的反切,用台語來讀分別是 kaiʟhapkapkat,沒有一個是 k‘amʟ。不過,在四個反切裡面比較有可能音變為台語的 k‘amʟ 是第三個古盍切(台語文讀 kap)。“古盍切”的反切上字“古”是見母(k-),是不送氣的清音,但送氣則古盍切成為 k‘ap,而 k‘ap 音變成 k‘amʟ 則有可能;因為k‘ap 的韻尾 -p k‘amʟ 的韻尾 -m 都是雙唇音,有音變的條件。

  “蓋”是以“盍”為聲符的的形聲字(依據《說文》),“盍”是入聲字(胡臘切),在漢字裡聲符為入聲字而讀做陽聲韻的字不乏其例,如:“豔”,以贍切(去聲、豔韻),聲符“盍”是胡臘切,入聲字;“弇”,古南切(平聲、覃韻),聲符“合”是古沓切,入聲字;“墊”,都念切(去聲、韻),聲符“執”是之入切,入聲字。這些字都是聲符的韻尾 -p 變為韻尾 -m 的陽聲字的例。

  如此說來,台語覆蓋義的 k‘amʟ 也可能是“蓋”字「古盍切」的音變,即:古盍切 → 台語文讀 kap → 台語白讀 k‘ap → 台語口語 k‘amʟ

  “蓋”字的反切是古盍切,反切上字“古”是見母(k-),但是同樣以“盍”為聲符的字而讀做溪母(k‘-)的也不少,如溘、為“口荅切”,榼、磕、都是“苦盍切”,反切上字“口”和“苦”都是溪母(k‘-)。所以,“蓋”字在台語可能從聲符“盍”的音演變為 k‘ap,再變為 k‘amʟ。“蓋印”台語說 k‘ap-inʟ k‘amʟ-inʟ,正說明這種音變的可能。

  總結上面所說,台語覆蓋義的 k‘amʟ 是從上古漢語“蓋”衍生出來的,但因歷代韻書對蓋字都沒有記錄 k‘amʟ 的音,所以不能說“蓋”是台語覆蓋義 k‘amʟ 的本字。不過,這個 k‘amʟ的音卻被弇、、盦等字記錄下來(詳後)。

 

  (二)勘

  《閩方大》對於覆蓋意義的閩南語 k‘amʟ 使用“勘”字,所舉的例有“勘頭勘面”,意思是罵人沒有主見或不識時務。

  “勘”字的音,《廣韻》苦紺切(去聲、勘韻、溪母),台語讀做 k‘amʟ,與覆蓋義 k‘amʟ 的語音相同。但“勘”的意義是校對、推究、探測等,並沒有覆蓋義,使用“勘”字,只是借用它的音來表示台語覆蓋義 k‘amʟ 的語音而已。

 

  (三)

  《說文》和《廣韻》都沒有收“”字,《玉篇》有收。《玉篇•皿部》:“,空紺切,器也。”而《康熙字典》引《增韻》說:“,器蓋。”就是器物的蓋子。《玉篇》的“器也”也許漏了一個“蓋”字。

  “”字的音,依《玉篇》的空紺切來讀,國音ㄎㄢˋ,台音 k‘amʟ

  過去的台灣,在沒有冰箱的年代,吃完飯後把剩菜、剩湯留在飯桌上,然後用一個竹製的罩子蓋住,以避免蒼蠅、蟑螂等的侵擾。這個罩子台語叫 toʔ(桌)-k‘amʟk‘amʟ應當是“”字,符合《增韻》器蓋(名詞)的意義及字音空紺切。在台語,名詞 k‘amʟ)又引伸為動詞 k‘amʟ,泛指覆蓋的意思,如 k‘amʟtiã`-kuaʟ鼎蓋)=蓋鍋蓋,k‘amʟtoʔ– k‘amʟ)=蓋上罩子。

  “”字有覆蓋及蓋子意義,字音在台語讀做 k‘amʟ,“”應該是台語覆蓋義的 k‘amʟ 的本字。

 

  (四)

  “”字不見於《說文》、《玉篇》、《廣韻》,只見於《集韻》。《集韻•上聲•感韻》:“,古禫切,蓋也。”字沒有書證。

  “”字的音,依反切古禫切來讀,國音ㄍㄢˇ,台音 kam`,和“感”字同音。拿字的音 kam` 和台語覆蓋義的 k‘amʟ 比較,可以說是音近,也許“”和“”是同源。

 

  在眾多漢字裡,和台語覆蓋義 k‘amʟ 在音義上相關的字還有好幾個,如弇、、盦、坎、等,逐一說明如下:

 

  (五)弇

  “弇”字(現代音ㄧㄢˇ),《說文•廾部》說:“弇,蓋也。从廾,從合。,古文弇。”《玉篇》說:“弇,於檢切、古南切。蓋也;掩也。”因此,“弇”的本義是是覆蓋,書證有《管子•八觀》:“塞其塗,弇其迹。”

  “弇”字的音,《廣韻》記錄古南切(平聲、覃韻、見母)及衣儉切(上聲、琰韻、影母)兩個音(兩個音和《玉篇》相同,雖然切語不同),字義都是覆蓋。而徐鉉本《說文》把古南切列為第一個音,衣儉切列為“又音”,可見古南切應該是“弇”字本來的音。

  “弇”的古南切,台語讀做 kam,和覆蓋義 k‘amʟ 的語音可以說接近,中、上古的“古南切”有可能音變成為台語的 k‘amʟ

  “弇”字的意義是覆蓋,字音又有可能從中、上古音轉為台語的 k‘amʟ,“弇”也可以認為是 k‘amʟ 的本字,至少可以說是相關字。

 

  (六)

  “”字,《說文•匚部》:“,小桮也。从匚,贛聲。”桮即杯。“”字,《廣韻》收錄兩個音義:(1)古送切(去聲、送韻。現代音ㄍㄨㄥˋ)。“小杯名。”這個音義和《說文》相同。(2)古禫切(上聲、感韻。現代音ㄍㄢˇ)。“方言云:箱類。又云:覆蓋也。”根據第二個音切古禫切來讀,“”在台語讀做 kam`,它有兩個義項:(1)指箱類(名詞)。在台灣,舊式的食品雜貨店(大部份是乾貨)叫做 kam`-a`(仔)-tiamʟ(店),這個 kam` 就是“”字,因為這種雜貨店用很多 kam`-a`仔,即箱類器物)裝盛各種貨品。kam`-a`-tiamʟ仔店),報刊誤作“柑仔店”或“甘仔店”。(2)覆蓋(動詞)。台灣習俗,舉行葬禮時,亡者女眷覆蓋頭部的頭巾叫做“kam`-t‘au´(頭)-a`(仔)”,這個 kam` 也應當是“”字,覆蓋的意思。

  “(古禫切)”的覆蓋義有書證。宋•葛長庚《水調歌頭•自述》:“草漲一湖綠,天四山青。”

  “(古禫切)”又引伸指器物的覆蓋物(名詞),如宋•耐得翁《都城紀勝•酒肆》:“門首紅梔鐙(燈)上,不以晴雨,必用箬蓋之。”“箬”即用竹葉做的覆蓋物。

  “(古禫切)”有覆蓋意義,台語讀做 kam`,與台語覆蓋義 k‘amʟ 的語音相近,k‘amʟ 可能是kam`)的音變,或者 k‘amʟ kam` 有同一個來源。

 

  (七)盦

  “盦”字(現代音ㄢ)有動詞覆蓋(台語 k‘amʟ)的意義。《說文•皿部》:“盦,覆蓋也,从皿,酓聲。”《本草綱目•草部•續斷》:“閃肭骨節,用接骨草葉搗爛盦之,立效。” “盦之”就是把搗爛的草藥覆蓋患部(肭,同朒,音ㄋㄩˋ,折傷。)。

  “盦”字的音,《廣韻》記錄烏含切(平聲、覃韻)及安盍切(入聲、盍韻)兩個音,字義都是覆蓋(這兩個音是陰陽對轉或說陽入對轉的關係)。而烏含切的台音是 am,台語覆蓋、掩蓋意義 am-k‘amʟ am 就是“盦”字。

  “盦”是一個形聲字,聲符是“酓”,而“酓”的音,《廣韻》記錄於琰切(上聲、琰韻)及於念切(去聲、韻)兩個音,韻尾雖然都是 -m,但聲母(反切上字)都是影母(ʔ),似與台語 k‘amʟ 連不上關係。但是聲符“酓”本身也是一個形聲字,聲符是“今”。“今”的音是《廣韻》居吟切(平聲、侵韻),台音 kim,與 k‘amʟ 有一點連繫了。而以“今”為聲符的字如(龕的異體)、四個字都是“口含切”,聲母是溪母(k‘-),台語讀做 k‘am,和 k‘amʟ 比較,只是聲調不同而已。因此,“盦”字可能本來是溪母字,到中古變成影母字,如《廣韻》的烏含切。

  上古的見母或溪母字或群母字而到中古變為影母的並不乏其例,現舉數例如下:

  倚:於綺切;聲符“奇”,居宜切、渠羈切。

  蛙:烏媧切;聲符“圭”,古攜切。

  惲:於粉切;聲符“軍”,舉云切。

  歐:烏侯切;聲符“區”,豈俱切。

  綰:烏板切;聲符“官”,古丸切。

  翁:烏紅切;聲符“公”,古紅切。

  可以說,台語覆蓋義 am k‘amʟ 都是源自“盦”,am k‘amʟ 的音變的結果。因為“盦”是台語覆蓋義 am 的音義俱合的本字,不宜把“盦”認為是 k‘amʟ 的本字。

 

  (八)坎

  《漢大字》引用《儒林外史》說“坎(ㄎㄢˇ)”有罩、蓋的意義。《儒林外史》第四十一回:“跟著一個漢子,酒糟的一副面孔,一頂破氊帽坎齊眉毛,挑過一擔行李來,也送到中艙裡。”“坎齊眉毛”是說把帽子蓋到和眉毛齊,“坎”是覆蓋的意思。

  “坎”字的音,《廣韻》苦感切(上聲、感韻),國音ㄎㄢˇ,台音 k‘am`,本義是地面低陷的地方(《說文》:“坎,陷也。”)。但《集韻》另外記一個音苦紺切(去聲、勘韻),字義是“險岸”,異體字為“墈”。“險岸”是高、陡而危險的堤岸,台語叫做 k‘amʟ,如 suã(山)-k‘amʟ=山崖;poʔ-k‘amʟ=堤岸、堤防;poʔ 報刊用“駁”,借音字。這個台語險岸義 k‘amʟ 的語音和“坎”字的反切苦紺切相符,“坎”是 k‘amʟ 的本字,而台灣方言則使用“崁”,它是一個方言字。

  “坎”字不管讀做苦感切或苦紺切,字義本身和覆蓋無關。《儒林外史》用“坎”字表示覆蓋義,應該是某方言的覆蓋義是苦感切或苦紺切的音,因而借用同音或近音的“坎”字表示所致。

  台灣方言的覆蓋義叫做 k‘amʟ,語音和“坎(苦紺切)”的字音相同,可見覆蓋義的方言 k‘amʟ 不只台灣及閩南有此方言。

 

  (九)

  《漢語大字典•冖部》:“,ㄎㄢˇ,方言。蓋。清•佚名《抵制美國》:‘要金山洋毡,唔大布被。’《中山方言記》:‘盅,有蓋的盅。’”有蓋的盅,普通話叫蓋盅(兒)、蓋碗(兒),台語叫 k‘amʟ-tsieŋ(盅)或 k‘amʟ-au(甌)。

  “”字不見於傳統的字書或韻書,它是一個方言字,相當於台語覆蓋義的 k‘amʟ。“”的本字應該是“”或“弇”。

 

結論

  綜合上面所論,台語覆蓋義 k‘amʟ 的本字應該是“”或“弇”,“盦”也有可能。其中音義俱合的是“”。“蓋頭鰻(k‘amʟ-t‘au´-mua´)”應該寫做“頭鰻”。

 

廣告
本篇發表於 k‘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