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古(hamʟ-kɔˋ)──荒誕故事

憨古(hamʟ-kɔ`)──荒誕故事

  例句:“母親節當作萬聖節,人迎媽祖,你咧講憨古。”(2004.4.22.自由時報15頁)

  例句裡,“你咧講憨古”是台語,讀做 li`-leʔ-kɔŋ`hamʟ-kɔ`,意思是“你在講荒誕的故事”。這裡,hamʟ-kɔ` hamʟ 是形容詞,是誇大、誇張、誇誕、荒誕、虛誇等意思,但是不是“憨”字,有待討論。而 hamʟ-kɔ` kɔ` 則確是“古”字。在台語,“古(kɔ`)”本來指古代的史事,如“講古(kɔŋ`kɔ`)”就是講解古代歷史上的故事(如三國演義),後來“古(kɔ`)”也泛指故事。

  台語 hamʟ-kɔ` hamʟ,報刊用“憨”字並不正確。“憨”字在台語雖然有 hamʟ 的音(《集韻》呼濫切),但憨字一般讀做陰平聲的ㄏㄢ(《廣韻》呼談切),台語讀做 ham,字義是癡呆、樸實,並沒有誇大的意義。

  一般認為台語 hamʟ-kɔ`(古)的 hamʟ 是“譀”字。“譀”有誇大的意義,在台語也有 hamʟ 的音,將在下面詳細討論。

  至於台語“leʔ”則是“teʔ”的音變,而“teʔ”是 ti-teʔ(意義是在;正在)的縮略形。

 

台語 hamʟ 的詞義

  台語的 hamʟ 主要有下面五個義項:

  (1)動詞:誇大;誇張。如:

    i(伊)ɡau´-hamʟ=他很會誇大其事。

    hɔŋ(荒)-hamʟ=誇張;說大話;吹牛。

    kɔŋ`(講)-ue(話)hɔŋ(荒)-hamʟ=說話誇張。

  (2)從誇大引伸為形容詞:不真實;虛誇;荒誕。如:

    hamʟ-kɔ`(古)=荒誕的故事。

    hamʟ-ue(話)=誇大不實的話;虛誇的話。

  (3)從誇大不實引伸為形容詞:不切實;漫不經心;隨便;馬虎;草率;不周到。如:

    tsoʟ(做)-laŋ´(人)siũ(傷)-hamʟ=為人太隨便、草率。

    hamʟ-siau´=(做事)漫不經心;不顧後果。

    hamʟ-hamʟ=馬虎;馬馬虎虎。

    hamʟ-hamʟ-tai(事)=可馬虎的事。

    hamʟ-hamʟ bo´(無)-keʟ(計)-kauʟ(較)=馬馬虎虎不計較。

    dzin´(人)-sieŋ(生)hamʟ-hamʟ ala=人生馬馬虎虎的啦(不必太認真啦)。

  (4)動詞:腫大;腫脹;水腫;浮腫。如:

    k‘a(骹)hamʟ=腳腫脹;腳有水腫。

    bin(面)hamʟ-hamʟ=臉浮腫。

    hamʟ-tsieŋ`(腫)=腫脹。

    hamʟ-p‘uʔ=臃腫;肥胖。

  (5)從腫大、腫脹引伸為動詞:放大。如:

    hamʟ-tua(大)=放大;腫大。

    hamʟ-kiãʟ(鏡)=放大鏡。

  用放大鏡看小東西(如小字、昆蟲)時,東西會變大,這個變大是腫大(hamʟ)的引伸,所以放大鏡叫做 hamʟ-kiãʟ(鏡),能使東西變大(即放大)的鏡片的意思。

  上面五個義項歸納起來可以分成兩類,義項(1)、(2)、(3)是誇大類,以誇大為本義;義項(4)、(5)為腫脹類,以腫脹為本義。

 

台語 hamʟ 的用字及其探討

  台語誇大、腫脹意義的 hamʟ,歷來用字甚為分歧,下面做一個觀察及討論。

  《雅俗通》甘韻、上去聲、喜母(hamʟ)下有:“「」,河東謂浮腫為。”

  《增補彙音》在甘韻、上去聲、喜母(hamʟ)下收錄譀、三個字,說“「譀」,大言也。怒呼也。”(按:怒呼之台語 hamʟ 當是「喊」字;又說 hiamʟ。)“「」,腫。”“「」,河東謂浮腫曰。”

  《彙音寶鑑》在甘韻、上去聲、喜母(hamʟ)下說:“「」,河東謂浮腫為。”“「」,同字。”

  甘為霖《厦音典》在 hamʟ 下收載的有:“「譀」,胡亂講話;誇口;……。”及“「」,身體或腳腫脹(hamʟ-tsieŋ`),像鼓脹一樣。”

  在這些字裡面,四個字都是“”(《康熙字典》)的訛字(應當是抄寫時的誤寫),而《廣韻》和《集韻》則作“”(右邊是一、火、夊,火與形似)。《廣韻•上聲•范韻》:“,今河東謂淫腫為。府犯切。”《集韻•上聲•范韻》:“,補范切;河東謂腫為。”《康熙字典•肉部》:“,河東謂浮腫為。”由此可知:都是“”的訛字。

  《台日大》認為隨便、馬虎意義的 hamʟ 是“譀”字,腫脹意義的 hamʟ 是“”字(《彙音寶鑑》同此)。

  二次大戰後出版了很多有關閩南語、台語的字書、辭書,下面是這些書對於台語、閩南語 hamʟ 的用字。

  詞             義
 書 名 誇大 荒誕 隨便 腫脹 放大
《普閩》
《綜台基》
《台大字》 泛顑
《國台》
《厦方言》
《台正字》
《台字彙》 譀
《台閩》 幻(譀) 幻(譀) 幻(
《閩方大》

  依出現先後的時間順序,台語誇大、腫脹義的 hamʟ 的用字有)、譀、、泛、顑、、諴、、幻,計十二個字,下面逐一加以討論。

 

  (一)

  “”(現代音ㄈㄢˇ)是《康熙字典》所記載的字形,左邊是月(肉),右邊是一、、夊(ㄙㄨㄟ);而《廣韻》及《集韻》則寫作“”,左邊仍然是月,右邊則是一、火、夊。“”是一個形聲字,“月(肉)”是形符,“”是聲符。“”,《廣韻》明忝切(上聲、忝韻)及亡范切(上聲、范韻),字義是腦蓋。

  《廣韻•上聲•范韻》:“,今河東謂淫腫為。府犯切。”淫腫即水腫、浮腫。水腫和浮腫是同一個病證,指體內水濕停留,面目、四肢、胸腹甚至全身浮腫的一種疾患(《實用中醫辭典》)。

  水腫、浮腫台語說 hamʟ,如 k‘a(骹)hamʟ=腳水腫(浮腫);bin(面)hamʟ-hamʟ=臉浮腫。所以,從字義上來說,台語水腫義的 hamʟ 是“”字。

  在字音方面,“”的中古音是《廣韻》府犯切,上聲、范韻,屬咸攝、三等、合口呼,中古擬音是 pjuŒm。表示聲母的反切上字“府”屬於非母,非母在韻圖裡都排在三等韻,在中古及中古以前是 p-(幫、非不分),中古以後受三等韻影響而變為 pf-,再變為 f-(國語注音符號ㄈ),在台語文讀音大部分變成 h-,白讀音有 p-,是古音的遺留。例如:風,方戎切,hɔŋ;粉,方吻切,hun`;販,方願切,huanʟ;斧,方矩切,hu`pɔ`;楓,方戎切,hɔŋ;腹,方六切,hɔkpak 等等。所以,“”字在台語音讀的聲母是 h-

  在韻母方面,“”屬於咸攝,而在中古咸攝字的韻尾是 -m,但到了現代,國語已經變成韻尾 -n,在台語則仍然保留 -m 的韻尾。例如:耽,丁含切,國語ㄉㄢ/台語 tam;甘,古三切,ㄍㄢ/kam;尖,子廉切,ㄐㄧㄢ/tsiam;謙,苦兼切,ㄑㄧㄢ/k‘iam 等等。因此,“”字的韻尾在台語也應該是保留 -m。再從“”的中古韻母擬音 -juŒm 來看,可以不難看出“”的韻母在台語可以讀做 -am(介音 -ju- 消失,主要元音變為 a)。

  在聲調方面,“”在《廣韻》是上聲,而反切上字“府”是“非母”,非母是清音,清音聲母的字在台語一般讀陰聲調,在這個例子是“陰上”,但也有轉為陰去聲的例,如:礦,古猛切(上聲、梗韻),k‘ɔŋʟ;釦,苦口切(上聲、厚韻),k‘auʟ;喊,呼豏切(上聲、豏韻),hiamʟ。因此,“”字在台語可以讀陰去聲。

  結合聲母、韻母、聲調的音變規律,“”字在台語可以有 hamʟ 的音。這個音可以認為是台語白讀音。至於文讀音,從同屬於咸攝三等合口雙唇音字如凡、范、範、犯、梵、法、乏等字來看,“”字的台語文讀音應該是 huan`(按普通話讀做ㄈㄢˇ,見《漢大字》)。

  “”字在台語可以讀做 hamʟ,字義又是水腫,因此,台語水腫、浮腫意義的 hamʟ 的本字是“”。

  在台語,“hamʟ)”從水腫意義引伸為腫脹、腫大,如 hamʟ-tsieŋ`腫)=腫脹;又引伸為臃腫、肥胖,如 hamʟ-p‘uʔ浡)=虛胖;從腫大引伸為放大,如 hamʟ-kiãʟ鏡)=放大鏡。

  

  (二)譀

  《說文•言部》:“譀,誕也。”《玉篇•言部》:“誕,大言也。”“大言”就是說大話,講話誇大、誇張的意思。從字義上來說,“譀”字的意義和台語誇大、誇張意義的 hamʟ 相符。

  “譀”字的音《廣韻》記錄三個,分別如下:

  (1)下瞰切(去聲、闞韻):“誇誕。……”

  (2)許鑑切(去聲、鑑韻):“譀。”(作者按:譀的意義是爭怒。)

  (3)呼甲切(入聲、狎韻):“誇誕。”

  跟台語誇大義 hamʟ 相符的“譀”是讀做下瞰切和呼甲切的譀,但前者台語讀做陽去聲 ham(因反切下字“下”是匣母,是濁音),後者讀做陰入聲 hap,都和台語 hamʟ 的語音不符。另外一個許鑑切,台語讀做陰去聲 hamʟ,與誇大義 hamʟ 的語音相符,但字義卻是聯綿詞“譀。”(爭怒之意)。

  《集韻》對於“譀”字記錄五個音,其中有一個是許鑒切(去聲、鑑韻)。這個音和《廣韻》的許鑑切相同,但字義是“誕也。”“誕”就是誇大、誇張。所以,依據《集韻》的許鑒切,誇大義的“譀”在台語讀做 hamʟ(國音ㄏㄢˋ)。

  “譀”字台語讀做 hamʟ,而字義又是誇大、誇張,所以台語誇大義 hamʟ 的本字是“譀”。

  “譀(hamʟ)”,從誇大義引伸為荒誕,如 hamʟ-kɔ`(譀古)=荒誕的故事;又引伸為漫不經心、隨便、馬虎,如 dzin´-sieŋ hamʟ-hamʟ bien`-keʟ-kauʟ(人生譀譀免計較)=人生不必太認真,不用計較。

 

  (三)

  “”字,《說文》及《廣韻》都沒有收,而《集韻》說“”是“肛(虛江切)”的或體。《集韻•平聲•江韻》:“肛,虛江切。博雅:胮肛,腫也。或作。”(作者按:“胮肛”,《古代漢語字典》讀做ㄆㄤ ㄍㄤ。“肛”之又音為《廣韻》許江切,當讀ㄏㄤ或ㄒㄧㄤ)。

  “肛”在古漢語是聯綿詞“胮肛”的一個音節。《廣雅•釋詁二》:“胮肛,腫也。”《玉篇•肉部》:“胮,薄江切;胮肛,脹大皃。”《廣韻•江韻》:“胮,胮肛,脹大皃。薄江切。”又“肛,胮肛,脹大。古雙切。又許江切。”《集韻•江韻》在“肛(古雙切)”下引《埤倉》說:“胮肛,腹脹也。”“胮肛”的本義是肚子脹大,是一種疾病症狀,引伸為腫脹、膨脹。

  腹脹(肚子脹大),台語說 p‘ɔŋ-hɔŋ。“胮”,依據《廣韻》匹江切及薄江切,台語應該讀做 p‘aŋp‘ɔŋp‘aŋ´p‘ɔŋ´;“肛”, 依據《廣韻》許江切,台語讀做 haŋhɔŋ。因此,“胮肛”的台語音讀是 p‘ɔŋ-hɔŋp‘ɔŋ´-hɔŋ,訛變為 p‘ɔŋ-hɔŋ,再變為 p‘ɔŋʟ-hɔŋ(一般作“膨風)。

  “肛”似乎也可以單用,如《玉篇•肉部》:“肛,呼江切,腫也;胮肛也。”而“”是“肛(《集韻》虛江切)”的或體,故“”有腫脹的意義。但是《增補彙音》把字讀做 hamʟ 則有問題。

  “”字的音是《集韻》虛江切,在平聲、江韻,江韻及其相應的講韻(上聲)及絳韻(去聲),屬江攝二等開口呼,而江攝字的韻母的韻尾是,中古擬音為 -ɔŋ,在台語大都讀做 -ɔŋ -aŋ 韻,如:邦,paŋ;撞,tɔŋ;窗,ts‘ɔŋt‘aŋ;江,kaŋ;扛,kɔŋ;講,kɔŋ`kaŋ` 等,並沒有讀做韻尾為 -m(如 ham)的例。因此,“”字在台語並沒有 hamʟ的音。《增補彙音》把字讀做 hamʟ,可以說是訓讀,並不是本字。

  附記:腫脹,台語又說 haŋʟ,如 haŋʟ-tsieŋ`(腫)=腫大;腫脹。haŋʟ-lieŋ(乳)=(1)青春期少女的乳房脹大;(2)嬰兒餵養得肥肥胖胖。這個 haŋʟ可能就是“”(即“肛”)字。“肛”,《廣韻》許江切,依反切台語可讀做 haŋ(陰平聲),音變則成 haŋʟ(陰去聲)。

  

  (四)泛

  “泛”字的音,《廣韻》孚梵切,去聲、梵韻,和“”一樣屬於咸攝、三等、合口呼,不過聲調不同,“泛”是去聲,“”是上聲。

  “泛”的反切上字“孚”屬“敷”母,在中古以前敷母和滂母不分,都是 p‘-,中古以後敷母轉為 pf‘-,在現代國語則大都成為 f-(注音符號ㄈ),在台語變成 h-,白讀音有時保留 p‘-。例如:峯,敷容切,hɔŋ;蜂,敷容切,hɔŋp‘aŋ;費,芳未切,huiʟ;篇,芳連切,p‘ien;芳,敷方切,hɔŋp‘aŋ 等等。

  韻母的演變和“”字一樣,從中古的 -juŒm 變成現代國語的 -an(注音符號ㄢ),在台語則變成文讀音 -uan,白讀音 -am(參見前述“”)。因此,“泛”字國語讀做ㄈㄢˋ,台語文讀音 huanʟ,白讀音 hamʟ。因聲母敷母是全清音,故泛字在台語的聲調是陰去聲。

  “泛”字的本義是(在水面)漂浮、浮游。在水面漂浮可以流到各地,故引伸為普遍、廣泛。由漂浮在水上引伸為浮淺、空泛、籠統、不切實,如宋•孫光憲《北夢瑣言•周雄》:“雖聞泛言,往往而有。”由浮淺、不切實等意義引伸為隨意、漫不經心,如《莊子•德光符》:“悶然而後應,泛而若辭。”

  隨意、漫不經心就會變成馬虎、隨便、不周到、草率,而這些詞台語叫做 hamʟ hamʟ-hamʟ(參見前述 hamʟ 的義項(3))。如:siũ(傷)-hamʟ sieŋ(生)-li`(理)tsiu(就)-e(會)-liau`(了)=太馬虎生意就會虧本;hamʟ-hamʟ bo´(無)-keʟ(計)-kauʟ(較)=馬馬虎虎不計較。

  “泛”字有漫不經心、隨意(引伸為隨便、馬虎等)的意義,在台語又有 hamʟ 的音,台語 hamʟ 的義項(3),隨便、馬虎等的 hamʟ,它的本字或許可認為是“泛”。但是“泛”字並沒有誇大或腫脹的意義,義項(3)以外的其他意義的 hamʟ 並不是“泛”字。

 

  (五)顑

  《綜台基》說tsieŋ`(腫)-hamʟ hamʟ 是“顑”字。

  《說文•頁部》:“顑,飯不飽,面黃起行也。”意思是說因吃不飽飯而面黃肌瘦叫做“顑”。《廣韻》則說“顑”字讀做苦感切(ㄎㄢˇ)時是合成詞“顑顲”的詞素(顲,音ㄌㄢˇ),顑顲的意義是瘦。但《說文•頁部》說:“顲,面顑顲皃。”《玉篇•頁部》說:“顲,面瘠皃。”因此,合成詞“顑顲”的意義應該是“面黃肌瘦”。

  《辭源》又舉出合成詞“顑頷”(頷,音ㄏㄢˋ),意思是“因飢餓而面色枯槁貌”,《漢大字》則說“食不飽而面黃肌瘦”。(《說文》:“頷,面黃也。”)

  由以上的說明可知,不管是單用的“顑”或合成詞“顑顲”、“顑頷”,意義都是“因飢餓而面黃肌瘦”,並沒有腫脹的意義。

  至於“顑”字的音,《玉篇》說是苦感、呼紺二切;徐鉉本《說文》的注音是下感、下坎二切;《廣韻》則是苦感切(上聲、感韻);《集韻》是虎感切(上聲、感韻)。《辭源》把“顑”字讀做ㄎㄢˇ及ㄏㄢˋ,ㄎㄢˇ是依據《廣韻》的苦感切,ㄏㄢˋ是依據《玉篇》的呼紺切。《漢大字》把“顑”字讀做ㄎㄢˇ,也是依據《廣韻》的苦感切。

  “顑”字在台語的音讀,依據《玉篇》的反切來讀,苦感切讀做 k‘am`,呼紺切讀做 hamʟ

  “顑”字在台語有 hamʟ 的音,但是“顑”字沒有腫脹或浮腫的意義,“顑”不是台語腫脹義 hamʟ 的本字。

 

  (六)

  《綜台基》認為 bin(面)hamʟ-hamʟ(=臉浮腫)及 ŋ´(黃)-tsieŋ`(腫)-hamʟ(=面黃且浮腫)的 hamʟ是“”字。

  《說文》沒有“”字。《玉篇•頁部》說:“,火感切;動首。”《廣韻》說:“(1)呼唵切(上聲、感韻),食不飽;(2)呼紺切(去聲、勘韻),面虛黃色。”字義似乎與“顑”差不多。《集韻》對於“”字記錄三個音義,其中讀做呼紺切(去聲、勘韻)時是“顑”的或體。

  《漢大字》把“”字讀做ㄏㄢˋ,是依據《廣韻》的呼紺切讀。並舉出合成詞“顑”(ㄎㄢˇ ㄏㄢˋ),也作“顑頷”,意義是食不飽而面黃肌瘦。

  基本上,“”字的意義是“面虛黃色”,和“頷”字相同,但並沒有浮腫的意義。

  “”字依據《廣韻》呼紺切,台語讀做 hamʟ,但因為“”字並沒有浮腫的意義,“”不是台語浮腫義 hamʟ 的本字。

 

  (七)

  《綜台基》認為 hamʟ-kiãʟ(鏡)(=放大鏡)的 hamʟ(放大)是“”字。

  “”字不見於《說文》,但見於《玉篇》。《玉篇•人部》:“,許鑑切;逞皃。又,高危皃。”(,音ㄓㄢˋ)。

  “逞”的意義是通達、滿足、施展、炫耀等,但並沒有“放大”的意義。

  “”字的音,《廣韻》許鑑切(去聲、鑑韻),和“譀”同音,台語讀做 hamʟ

  “”字雖然台語讀做 hamʟ,但因字義沒有放大(或腫大)的意義,台語 hamʟ-kiãʟ(鏡)的 hamʟ,不是“”字。

 

  (八)

  張清波《台語正字》說:“《集韻》:,疏縱。”台語 tsoʟ(做)-hamʟ-su(事)及 kɔŋ`(講)-hamʟ-kɔ`(古)的 hamʟ是“”字,馬馬虎虎粗心的意思。

  疏縱即放縱,但放縱並不等於馬虎粗心。而“”字的音是《集韻》呼含切,是平聲,國音ㄏㄢ,台音 ham(陰平),並不讀陰去聲的 hamʟ。何況,hamʟ-su(事)是荒唐事(見《台話大》),hamʟ-kɔ`(古)是荒誕故事,放縱義的“”應該和台語荒誕、馬虎等意義的 hamʟ 無關。

 

  (九)諴

  《台語正字》說:“《說文》:諴,和也。……然「諴諴也」是對人不苛酷不苛求的、仁和的。”所說的“諴諴也”就是台語 hamʟ-hamʟ a,是馬馬虎虎的意思。從“和也”引伸到馬虎,恐怕過於牽強。

  再說“諴”字的音是《廣韻》胡讒切(平聲、咸韻),和“咸”字同音,台語讀 ham´(陽平聲),不讀陰去聲的 hamʟ。“諴”不是台語馬虎義 hamʟ-hamʟ 的本字。

 

  (十)

  張清波《台語正字》認為台語臃腫義 hamʟ-p‘uʔ hamʟ是“”或“”字。

  “”字,《說文•肉部》:“,創肉反出也。”意思是傷口癒合時長出的新肉略微突出皮膚表面。這個意義的“”讀做香靳切(《廣韻•去聲•焮韻》),國音ㄒㄧㄣˋ,台音 hinʟ

  “”字又有腫起的意義。《廣韻•上聲•準韻》:“,腫起。興腎切。”《集韻•上聲•準韻》:“,熱氣箸膚也。”因此,“(興腎切)”是紅腫發炎的意思,此時“”字在台語讀做上聲 hin`

  “”字雖有腫起(紅腫發炎)的意義,但引伸到“臃腫”則相當勉強,且字在台語沒有 hamʟ 的音,所以 hamʟ-p‘uʔ hamʟ不是“”字。

  “”字,《集韻•焮韻》說是“(創肉反出)”的或體,也是沒有台語 hamʟ 的音。

 

  (十一)幻

  《台閩》認為“幻”字的台語白讀音是 hamʟ,文讀音是 huanʟ,並說“幻字或作泛、譀、。幻字語義最貼近此音,但是字音為 huanʟ,韻尾 -n,和 -m 不合,不過聲調、聲母、主要元音相合,可以視為音變之字,或視為音近之訓讀字。以字音而言,‘譀’最為適當。”

  《台閩》對於台語 hamʟ 的義項列出四個,都用一個“幻”字表示:(1)虛幻。例如:人生幻幻仔(dzin´-sieŋ hamʟ-hamʟ a)。(2)荒誕不實。例如:幻古(hamʟ-kɔ`)。但說字或作“譀”。(3)浮腫。字或作“”。(4)隨便;浮誇。

  上述《台閩》對台語 hamʟ 的見解有沒有問題,分析如下:

  首先看“幻”字的音。對於“幻”字,《廣韻》只記錄一個音:胡辨切(去聲、韻),屬山攝二等合口,中古音的韻尾是 -n;上古音屬元部,韻尾也是 -n。在現代音,國語讀做ㄏㄨㄢˋ,台語讀做 huan(陽去聲)及 huanʟ(陰去聲)(見《彙音寶鑑》)。陽去聲的 huan 符合《廣韻》的“胡辨切”(反切上字“胡”是匣母,是濁音,台語聲調轉為陽聲調)。

  在字義上,“幻”字有惑亂、虛無的、不真實的、奇異變化等意義,《台閩》把 dzin´(人)-sieŋ(生)hamʟ-hamʟ a 解釋做人生虛幻,hamʟ-hamʟ 就是“幻幻”,或許說得通,但是把荒誕義的 hamʟ、浮腫義的 hamʟ、馬虎義的 hamʟ、以及放大義的 hamʟ 通通都用“幻”字表示就未免牽強了。最重要的是幻字在台語沒有 hamʟ 的音,幻字應該和台語誇大、腫大等意義的 hamʟ 無關。

 

結論

  從上面的討論可以得到幾點結論如下:

  (1)台語水腫、浮腫、腫脹、放大意義的 hamʟ的本字是“)”。

  (2)台語誇大、誇張義以及其引伸義荒誕、馬虎的 hamʟ 的本字是“譀”。

  (3)“”字有腫脹的意義,但在台語沒有 hamʟ 的音。

  (4)台語漫不經心、隨便、馬虎意義的 hamʟ 也許是“泛”字,因為“泛”有漫不經心的意義,在台語又可讀做 hamʟ

  (5)“幻”字在台語沒有 hamʟ 的音,台語誇大、浮腫等意義的 hamʟ 不是“幻”字。

廣告
本篇發表於 h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