湳仔(lamʟ-maˋ)──泥坑(地名)

湳仔(lamʟ-ma`)──泥坑(地名) 

  例句:“(南投縣)名間鄉位於濁水溪北岸,舊稱「湳仔」,在閩南語中有「失意」、「土地泥濘」的意味。”(2005.9.5.自由時報A1頁)

  例句裡的“湳仔”是台灣常見的地名,讀做 lamʟ-ma`。“仔(a`)”是一個後綴,受前一音節韻尾 -m 的影響而成為ma`。而 lamʟ 的本調是陰去聲,與後綴“仔(a`)”連讀後成為陰平聲,因此,“湳仔”的台語讀如 lam ma`

  台語的 lamʟ 有形容詞及名詞之分,形容詞的 lamʟ 是泥濘的意思,如:(路)tsin(真)-lamʟ=道路泥濘不堪。形容詞的 lamʟ 也可以疊用,如:(路)-lamʟ-lamʟ=道路泥濘。

  台語 lamʟ 用做名詞時指“泥濘的地方”,引伸指“爛泥淤積很深的低窪地”,加後綴a`(仔)就成為 lamʟ-ma`,一般寫做“湳仔”。

  “湳仔(lamʟ-ma`)”本來指爛泥淤積很深的低窪地,久之,成為地名。

  台灣有不少地名叫做“湳仔(lamʟ-ma`)”。如台北市士林區的“湳雅”,以前叫做“湳仔(lamʟ-ma`)”;台北縣板橋市的湳興里一帶日治時代叫做“湳仔”;雲林縣虎尾鎮也有個地名叫做“湳仔”;以及桃園縣八德市的“大湳”等。這些地名都由於當地低窪,或有泉水湧出,排水不良,爛泥淤積深而得名。

  南投縣的“名間鄉”,日本人治台以前叫做 lamʟ-ma`(湳仔),日本人治台後把她改叫做“名間”,因為“名間”二字的日語發音是 na-ma(日文なま),和台語 lamʟ-ma` 的音接近,因此據以改名,並沿用到現在。名間鄉現在還有“湳仔埔”(lamʟ-ma`-pɔ)這個地名。

  台灣的地名“湳仔(lamʟ-ma`)”是一個表示地形、地質特徵的地名,本來沒有雅不雅的問題,但是在二次世界大戰後有人認為不雅,而把她改為“湳雅”或“南雅”,失去了地名的地形、地質、歷史等的意義。

  台語 lamʟ 單用時也指爛泥淤積很深的低窪地,或指泥坑、泥塘、泥淖。如:k‘an(牽)-ɡu´(牛)loʔ(落)-lamʟ=把牛牽入泥坑,牛陷入泥坑走不出來,用以比喻把人帶去花街柳巷飲酒作樂,使他愈陷愈深,無法自拔。再如:ku(龜)ts‘ua(導)-piʔ(鱉)loʔ(落)-lamʟ 也是類似意義。這些 lamʟ 都是泥坑、泥淖,陷入這種地方就無法脫身,或很難脫身。

  在台語,以 lamʟ 為詞素的合成詞有:“lamʟ-ts‘an´(田)”,指爛泥很深的水田。種稻的水田在收割前都蓄有一層水,水下是爛泥,稻就長在爛泥裡。爛泥的深度一般頂多到膝蓋,但有的因地形、地質的關係,爛泥特別深,有超過膝蓋的,甚至不知有多深。這種水田叫做 lamʟ-ts‘an´(田)。插秧時人不能靠近,只能把秧丟過去。

  又如:lamʟ-t‘ɔ´(塗)=泥濘(名詞)、泥淖;lamʟ-t‘ɔ´(塗)-k‘ut(窟)=泥坑、泥塘;lamʟ-kau(溝)=溝底爛泥很深的水溝等,也都是以lamʟ 為詞素的合成詞。

  台語泥濘及泥坑意義的 lamʟ,以及地名lamʟ-ma` lamʟ,它應該怎麼寫?有沒有本字?這是本篇探討的重點。

  台語 lamʟ(泥濘、泥坑)這個詞在早期的閩南語韻書有收錄。如《雅俗通》在甘字韻、上去聲、柳母(即 lamʟ)下有:“,俗云田。”“”讀做 lamʟ-ts‘an´,在台灣還是一個活的語詞(參見前述)。

  《增補彙音》則在甘字韻、上去聲、柳母(lamʟ)下收錄湳等字:“,泥水深也。”另出現“”字。又:“,田”“”讀做 ts‘an´ lamʟlamʟ 是形容詞,指爛泥很深。又:“湳,地名。”可見在閩南地區很早就有用“湳(lamʟ)”做為地名的地方,台灣的地名“湳仔(lamʟ-ma`)”是隨著閩南移民,從閩南移殖過來的。

  甘為霖《厦音典》及《台日大》的 lamʟ 使用“”字,這是沿用《雅俗通》的字。《普閩》用“”字,《綜台基》則除了湳外擬議“濫”、“霖”、“”三個字。其後的台語字書、辭書大都使用““湳”,比較特別的是張清波《台語正字》認為 lamʟ 是“堧”字,而《厦方言》用“”字,但注明是同音假借。《閩方大》亦用“”字。

  下面對於這些字做一個檢討。

 

  (1

  《集韻》有“”字。不過《集韻》說“”是“地”字的或體,所以“”字的讀音和“地”字相同,台語讀做 te ti(如土地公,t‘ɔ`-ti-kɔŋ),並不讀 lamʟ

  《漢大字》引用清•黃叔璥《台海使槎錄•習俗》說:“大武郡數處平地湧泉,浸溢數里,土人謂之‘’。,土音‘濫’。”《台海使槎錄》是黃叔璥奉命到台灣考察的記錄,所說“土人”應該是指平埔族及從福建移民到台灣的閩南人。黃叔璥說,土音濫”,“濫”字台語讀做 lam(陽去聲),而 lamʟ 是陰去聲,聲調稍有不同。

  《漢大字》依據《台海使槎錄》把“”字解釋為“平地湧泉”,但我們應該注意“平地湧泉”後面的“浸溢數里”四個字。平地上有泉水湧出來浸漬數里,那個地方必定是低窪且一片爛泥,就是台語所說的 lamʟ-ma`(湳仔)了。

  黃叔璥記錄的”一詞,依台語來讀應該是 lamʟ-tsui`,但現代台語已經沒有這個詞。

  從《集韻》、《雅俗通》及《台海使槎錄》的記錄,可以知道“”是一個閩南方言字,台語讀做 lamʟ,字的構造是從土從水,是一個會意字,會土被水長年浸漬成為爛泥之意。

 

  (2

  ”字見於《增補彙音》,但不見於傳統字書,可以認為是閩南方言字“”的變體。

 

  (3

  “”字也只見於《增補彙音》,傳統字書沒有這個字,所以“”也是一個閩南方言字。《增補彙音》甘字韻上去聲(監)、柳母(lamʟ):“,田”“”,閩南讀做 ts‘an´ lamʟ,是水田泥土深的意思。“lamʟ)”是泥深,是形容詞。

  “”字從田從水,也是一個會意字,會水田裡水多泥深之意。這個字後來的台語相關文獻都沒有用到。

 

  (4)湳

  《說文•水部》:“湳,西河美稷保東北水。”意思是說:“湳”是西河郡、美稷保東北的一條河流的名稱。因此,“湳”字並沒有泥濘或泥坑的意義。

  “湳”字的音,《廣韻》奴感切(上聲、感韻),台語依反切讀應當是陰上聲的 lam`,但因反切上字“奴”屬泥母,泥母是次濁聲母,次濁聲母上聲的字在台語白讀時往往變成陽去聲(應該說是變成陽上併入陽去),如:耳,而止切,hi;卵,盧管切,nŋ網,文兩切,baŋ 等等,所以“湳”字的台語白讀音是陽去聲 lam

  “湳”字沒有泥坑的意義,地名 lamʟ-ma` 使用“湳”字,是假借音近的字,因為 lamʟ 是陰去聲,“湳(lam)”是陽去聲。

 

  (5

  《玉篇•网部》:“,女感切,夾魚具。”“”是一種捕魚的工具,沒有泥濘、泥坑的意義。

  “”字的音,《廣韻》盧敢切(上聲、敢韻),台語讀做 lam`(陰上聲),白讀音可以是 lam(陽去聲)。要把字讀做陰去聲 lamʟ,是近音假借。

 

  (6

  “濫”字的基本義是河水滿溢(泛濫),河水滿溢則淹水,淹水後滿地泥濘,台語 lamʟ(泥濘、泥坑)或許與“濫”字有關。不過“濫”字的很多義項裡並沒有泥濘的意義。

  “濫”字《廣韻》記錄兩個音:一個是上聲、檻韻:“胡黤切。泉正出也。”另一個是去聲、闞韻:“盧切。叨濫,汎濫。”所以在泛濫意義時讀盧切,台語讀做 lam(陽去聲)。不過,為辨別詞義起見而變成陰去聲的lamʟ 也有可能。

  “濫”是台語泥濘、泥坑義 lamʟ 的一個可能語源。

 

  (7)霖

  “霖”字,《說文》說:下雨下三天以上叫做“霖”;《玉篇》說“霖”是“雨不止”。所以“霖”是雨下不停、久雨的意思。雨下久了,地面會泥濘,但“霖”字本身並沒有泥濘的意義。

  “霖”字的音,《廣韻》力尋切(平聲、侵韻),和“林”、“淋”等字同音,國音ㄌㄧㄣˊ,台音 lim´。因“淋”字的台語白讀音是 lam´,如淋水(lam´-tsui`)、淋雨(lam´-hɔ),所以“霖”也可以有 lam´ 的音,和台語泥濘義 lamʟ 比較,只是聲調有差別。

  “霖”字雖可讀做 lam´,和 lamʟ 近似,但從“霖”字的意義來看,“霖”應該不是台語泥濘、泥坑義的 lamʟ 的本字。

 

  (8

  《玉篇•雨部》:“,乃監切;泥也。”《集韻•去聲•陷韻》:“,尼賺切;雨淖也。”“淖”是爛泥、深泥、泥濘,“雨淖”應該是指下雨後的泥濘、泥淖、深泥,這些意義都和台語 lamʟ(泥濘、泥坑)的詞義相同。

  在字音方面,《集韻》陷韻的字在台語都讀 -am 韻,而反切上字“尼”屬泥母,在台語有很多轉為 l- 的例,所以“”字依音變規律在台語應該讀做陽去聲 lam。但是聲母 l- 雖然是濁音,在台語口語却有不少語詞是陰去聲,例如:laŋʟ(髮亂)、liamʟ(捏)、luʟ(磨磋)等,所以“”字似乎也可以讀做陰去聲 lamʟ

  “”字既有爛泥、泥濘、深泥、泥坑等的意義而在台語又可讀做 lamʟ,“”字是台語泥濘、泥坑意義 lamʟ 的本字。《台閩》說“lamʟ)”和“湳(lamʟ)”都不是漢語(見該書791頁),恐怕不正確。

 

  (9

  “”字,《廣韻》盧感切(上聲、感韻),依反切讀,台語讀做 lam`(上聲),可轉為陽去聲 lam 或陰去聲 lamʟ

  “”字的意義,《廣韻》說是“塩漬果”,就是用塩浸漬果實。《六書故•地理三》:“濫,水淹濡也。也作‘’。”所以,“”是“濫”在“水淹濡”意義時的異體字。

  土被水淹濡則成泥,或許“”和“濫”一樣,也是台語 lamʟ(泥濘、泥坑)的可能語源之一。

 

  (10)堧

  “堧”字《廣韻》記錄兩個音義:(一)乃臥切(去聲、過韻),“沙土。”;(二)而緣切(平聲、仙韻),“江河邊地。又廟垣。”乃臥切,台語讀做;而緣切,《彙音寶鑑》讀做 luan`,與反切不符,可能是“輭”的類推,正確的讀音應該是 dzuan´ luan´

  “江河邊地”可能是泥濘的,但“堧”字在台語不讀 lamʟ,“堧”字不是台語泥濘義 lamʟ 的本字。

 

  以上對於台語泥濘、泥坑意義的 lamʟ 的用字做一個概括的討論,從這裡可以知道台語泥濘、泥坑意義的 lamʟ 的本字應該是“”。

  另外,有一個“湴”字和台語 lamʟ 有關。“湴”是“(蒲鑑切)”的異體字。《廣韻》在去聲、鑑韻,小韻“蒲鑑切”下收“”、“湴”二字,說“湴”同“”,而“”是“深泥也。”深泥這個字義正是台語 lamʟ 的詞義。《辭源》在“”字下把(蒲鑑切)讀做ㄆㄢˋ,並引宋•沈括《夢溪筆談》說:“湴字亦作。按古文,深泥也。”並引周紫芝的《攤破浣溪沙•茶》為書證。

  “湴(蒲鑑切)”字的中古擬音是 b‘amɔ,和台語 lamʟ 的語音似乎無關。但是上古音有所謂複聲母如 pl-tl-kl- 等,而 b‘l- 也可能是其中一個。會不會是“湴”的上古音是 b‘lamɔ 而後來分化為 b‘amɔ(蒲鑑切)及lamɔ 兩個音?而 lamɔ 變成台語的 lamʟ?供參考。

廣告
本篇發表於 l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3 Responses to 湳仔(lamʟ-maˋ)──泥坑(地名)

  1. 引用通告: 曲折離奇的台灣地名由來 | /home/weichiu

  2. chenfra 說道:

    湳[lam3]是南越、百越語在廣東省府出版的《南粵國史》(筆者已贈與朋友,原由UBC亞洲圖書館釋放)研究討論詳細。
    陳 存 參議

  3. 王先生 說道:

    古書有了符合的漢字就不需要理會什麼百越了。最不應該的明顯是印度外來詞但台灣人出書說那是漢語詞兒有漢字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