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碗捧去(kui-uãˋ p‘aŋˊ ・k‘iʟ)──全都拿去

整碗捧去(kui-uã` p‘aŋ´ k‘iʟ)──全都拿去

  例句1:“以一個第二大黨的在野黨,竟然想動腦筋「整碗捧去」。”(2002.1.30.自由時報5頁)

  例句2:“國會大選後……三黨不過半,……如果民進黨認為選後還可以「全碗捧去」,將無法化解憲政僵局和危機。”(2001.11.25.自由時報3頁)

  例句3:“為避免重蹈總統選後操作雙首長制引來「整碗捧去」譏諷的覆轍,……。”(2001.8.27.自由時報2頁)

 

  上面引用的“整碗捧去”和“全碗捧去”都是台語的 kui-uã`(碗)p‘aŋ´ k‘iʟ(去),意思是說:本來只是要給你嚐一口的,你却把整個碗端走了,是一句譏諷對方貪婪的成語。對於這個成語報刊上有“整碗捧去”與“全碗捧去”兩種寫法,但前者比較約定俗成,下面就依“整碗捧去”來討論這一句成語的本字問題。

  把成語 kui-uã` p‘aŋ´ k‘iʟ 寫成“整碗捧去”,“碗”和“去”兩個字是對的,但是“整”和“捧”並不正確。“整”只是字義相當於台語 kuikui-uã` kui)的現代標準漢語普通話,但“整”字的台音是 tsieŋ`,與 kui 不相干。“捧”字的台音是 p‘ɔŋ`,在台語,p‘ɔŋ` 是用兩手掌合起來承托鬆散物料或液體(如花生、米、土砂、水)的動作,跟 p‘aŋ´ 不同。p‘aŋ´ 是用兩手拿著器物的兩邊平舉搬運的動作,相當於普通話的“端”,如 p‘aŋ´-bin(面)-t‘aŋ`(桶)-tsui`(水)=端臉盆;p‘aŋ´-uã`(碗)-kɔŋ(公)=端大碗。

  下面探討 kui-uã` p‘aŋ´ k‘iʟ kui p‘aŋ´ 的本字。先說 kui

  台語kui-uã`(碗)的 kui 相當於現代標準漢語的“整”、“整個”或“全”、“全部”。例如 kui-amʟ(暗)是整個晚上、整晚;kui-dzit(日)是整天;kui-ke(家)是全家;kui-sin(身)是全身。這個 kui 的本字應該是“皆”。“皆”字是都、全的意思,字義和台語 kui-uã`  kui 相符。但“皆”在現代漢語的口語裡並不常用,大都只用在古漢語傳下來的成語裡,如“皆大歡喜”、“草木皆兵”、“啼笑皆非”等。

  在音韻學上,“皆”是蟹攝、二等、開口字。蟹攝的字在台語的文讀音,開口字大多讀 -ai 韻或 -e-ue 韻,合口字大多讀 -ue -ui 韻;而白讀音則很複雜,開口字主要有 -e-ue-ui-ua-a-ai,合口字則主要有 -e-ue-ua-ui 等韻。合口字本來就有介音 -u-,故不管文讀、白讀,有 -ui 韻的字並不奇怪,但是開口字在中古並沒有介音 -u-,而在台語白讀有 -ui 韻的字,如開、廢、梯等,雖然例子不多,却是一個奇特的現象。現在把開、廢、梯三個字的音韻列舉如下:

      台    語
    中古音* 文讀 白讀
“開”: 苦哀切,蟹攝、一等、開口、溪母 ck‘Ai k‘ai k‘ui
“廢”: 方肺切,蟹攝、三等、開口、幫母 pjŒiɔ hueʟ huiʟ
“梯”: 土雞切,蟹攝、四等、開口、透母 ct‘iɛi t‘e t‘ui

*中古音係依據董同龢所構擬者(見董同龢《漢語音韻學》)。

  觀察上面這三個字,“廢”的聲母是唇音(《廣韻》方肺切),唇音很容易導入介音 -u-,於是“廢”字在台語就變成合口呼的 hueʟ huiʟ 了。“廢”字白讀音的 huiʟ 是文讀音 hueʟ 的韻尾 -e,受介音 -u- 的影響而高化變成 -i 所致。“開”和“梯”的聲母不是唇音,但有可能因為某種原因(如歷史的或地域的)導入介音 -u-,而成為 k‘ui t‘ui 的白讀音。

  “皆”是蟹攝、二等、開口、見母字,中古擬音是 kŒi,韻母 Œi 和“開”字的 -Ai 很接近,因此在台語“皆”(kai)和“開”(k‘ai)的韻母都是 -ai。“皆”字很可能也和“開”字一樣,經過相同的過程而成為白讀音 kui

  關於 kui(整、全)的本字,《台日大》認為是“歸”字,陳修的《台話大》和楊青矗的《國台》也沿用“歸”字,厦門大學的《普閩》則採用“規”字。不論是“歸”或“規”,只是跟 kui 同音而已,兩個字的本義及引伸義都沒有整個或全部的意義。因此,從前面的對“皆”字的意義及音韻來看,台語kui-uã`(碗)的 kui,它的本字應該是“皆”字。

  下面討論 kui-uã` p‘aŋ´ k‘iʟ(去)的 p‘aŋ´。台語的 p‘aŋ´,報刊用“捧”字,但“捧”字的台音是 p‘ɔŋ`,與 p‘aŋ´ 有別,兩者詞義也不同。

  如前面所說,台語 p‘ɔŋ` 是用兩手掌合起來承托鬆散物料或液體(如米、花生、土砂、水)的動作,如 p‘ɔŋ`-t‘ɔ´(土),p‘ɔŋ`-tsui`(水)。這個 p‘ɔŋ` 的本字是“捧”。“捧”,《廣韻》敷奉切(上聲、腫韻),屬通攝、三等、合口字,此韻母的唇音字在台語文讀音讀做ŋ 韻,白讀音 -aŋ 韻,如:封,府容切,ŋ;蜂,敷容切, ŋ p‘aŋ;縫,符容切, ŋ´ paŋ´。而反切上字(聲母)“敷”在中古以前屬滂母(p‘-),故“捧”的台音是 p‘ɔŋ`。在字義方面,《廣韻》:“捧,兩手承也。”《漢大字》:“捧,兩手承托。”與台語的 p‘ɔŋ` 的詞義相同。故“捧”是台語 p‘ɔŋ` 的音義俱合的本字。

  而p‘aŋ´ 則是用兩手端著器物兩邊平舉搬運的動作,如 p‘aŋ´-bin(面)-t‘aŋ`(桶)-tsui`(水),p‘aŋ´-uã`(碗)-kɔŋ(公)。這個 p‘aŋ´ 的本字是“捀”。

  “捀”字《廣韻》記有兩個反切,跟我們討論的主題有關的是“符容切”。《廣韻•鍾韻》:“捀,符容切。說文曰:奉也。”反切符容切(現代漢語ㄈㄥˊ),和“捧”字一樣屬於通攝、三等、合口,在台語的文讀音是ŋ 韻,白讀音是 -aŋ 韻。而反切上字(表示聲母)“符”屬“並”母,在中古以前是 b‘-,在台語則很多演變成 p‘-。故“捀”字在台語讀做 p‘aŋ´(因為聲母並母是全濁,聲調變成陽平。)。“捀”字的字音和我們在討論的 p‘aŋ´k‘iʟ(去)的 p‘aŋ´ 是相符的。

  在字義方面,字書、韻書對於“捀”字的解釋大多語焉不詳,都把“捀”和“捧”、“奉”混為一談。如《說文•手部》:“捀,奉也。”《說文》:“奉,承也。”而《說文》並沒有收“捧”字。又如《漢大字》:“捀,捧;兩手托物。後作‘捧’。”又,“捧,兩手承托。”把捀、捧當做一個字(詞),但是,“捀”和“捧”的字音不同,在台語也有不同的詞義(雖然類似)。

  《漢大字》雖然說:捀,後作捧;但對於“捀”和“捧”的解釋稍有不同。“捧”是兩手承托,有承的動作,“捀”是兩手托物,沒有承的動作。台語 p‘ɔŋ`(捧)和 p‘aŋ´(捀)的差別也就是在於 p‘ɔŋ`(捧)有兩手掌在下面承受物料的動作,p‘aŋ´(捀)則沒有,而且 p‘aŋ´(捀)所拿的必定是容器,如臉盆、大碗、盤子等,這和《漢大字》的解釋是相符的。

  從上面的探討可以了解到“捀”是台語 kui-uã` p‘aŋ´ k‘iʟ p‘aŋ´ 的本字,它的字音、字義都和台語 p‘aŋ´ 相符。

  關於台語的 p‘aŋ´ p‘ɔŋ`,過去的閩南語及台語韻書如《雅俗通》、《增補彙音》及《彙音寶鑑》等也都把“捀”及“捧”混為一談,都認為“捧”的文讀音是ŋ`,白讀音是 p‘ɔŋ`,而 p‘aŋ´ 也是“捧”字的白讀音。甚至於近年出版的厦門大學的《普閩》、楊青矗的《國台》及陳修的《台話大》也都是這樣。只有魏南安的《台大字》在 p‘aŋ´ 下兼收“捀”與“捧”。可見 p‘aŋ´ 雖然在台語裡面還是活的語詞,但是它的本字“捀”早就被人遺忘了。

  另外,從漢語及漢字的歷史發展來看,奉、捧、捀是同源詞,在中古時三個字的韻母都相同(都是通攝、合口、三等),而且都是唇音字,“奉”和“捀”是並母,“捧”是滂母。在聲調方面,“奉”和“捧”是上聲,“捀”是平聲。這三個字在字義面也近似,如《廣雅》:“奉,持也。”《廣韻》:“捧,兩手承也。”《說文》:“捀,奉也。”又《說文》:“奉,承也。”但演變到現代漢語,在普通話裡“捀”已經不用了,“奉”已經沒有“持也”的意思,只有“捧”還在使用它本來的意義。而在台語則“捧”(p‘ɔŋ`)和“捀”(p‘aŋ´)仍在使用,而且表示不同的詞;“奉”(ŋ)則主要用在書面語,如奉敬(ŋ-kieŋʟ)、奉茶(ŋ-te´)。

  總結上面所說,“整碗捧去”(kui-uã` p‘aŋ´ k‘iʟ)的正確寫法應該是“皆碗捀去”。

 

  附記:國語“捧場”,依據《普閩》相對應的閩南語是 p‘ɔ´-t‘ã`(扶挺),但台灣話則直接用“捧場”兩個字,把“捧場”讀成 p‘aŋ´-tiũ´p‘aŋ´-tiũ´ 的本字是“捀場”。這也是一個把“捧(p‘ɔŋ`)”和“捀(p‘aŋ´)”混淆的例子。

廣告
本篇發表於 k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5 Responses to 整碗捧去(kui-uãˋ p‘aŋˊ ・k‘iʟ)──全都拿去

  1. 王先生 說道:

    不應輕易否定“規”不是本字,人家是引集韻“正圓之器”然後“圓”在說文通訓定聲有“圓=全也”。您的引申義 pha pha 走 還不是一樣那麼神奇。

  2. chenfra 說道:

    因英人Conor Stuart的譯台語歌詞「結歸球」,我在看貴作前擬為「會」字。一概而論,「皆」字甚合理。但是仍然無法解釋多數俚語,此音又可能是幾個字彙的混淆。「歸球」難寫,Stuart氏的華文「糾」有趣。 陳 存

  3. sofia 說道:

    舉碗捧去

  4. chenfra 說道:

    自問自答

    問題:試解「結皆球」>「結歸球」的方程式

    答案:糾結 > 結糾(複合詞反序)> 結球(形象化)> 皆球/皆結球(整體外觀)> 結皆球
    (動詞化)> 結歸球(假借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