賺吃人(t‘anʟ-tsiaʔ⊦-laŋˊ)──辛勤工作謀生的人

賺吃人(t‘anʟ-tsiaʔ-laŋ´)──辛勤工作謀生的人

  例句1:“畢竟這些演員都是為了「賺食」,實在不必傾國親兩黨大立委之力,逼小演員走上絕路。”(2003.11.22.台灣日報9頁)

  例句2:“雖然趁字字義與「賺錢」毫不相關,「趁食(t‘anʟ-tsiaʔ)」卻可理解成「為生計工作」。”(2003.12.19.自由時報47頁)

  例句3:“在問政說明會上推出「賺吃人先生」和「社會福小姐」的婚禮。”(1989.12.2.自立早報)

  例句4:“桃園縣簡姓男子罵劉姓女子「賺吃查某」,桃園地院法官說,社會通念都知道是罵對方「娼妓」的意思,所以判被告拘役30天。”(2006.2.28.自由時報B1頁)

 

  例句1的“賺食”和例句2的“趁食”是同一個台灣話語詞,讀做 t‘anʟ-tsiaʔ,是謀生、營生的意思,例句3的“賺吃人”也是台語,讀做 t‘anʟ-tsiaʔ-laŋ´,泛指小販、小手工業者等勞動人民(見《普閩》)。例句4的“賺吃查某”則是指娼妓。

  國語的“賺錢”,台語說 t‘anʟ-tsĩ´,於是有人誤以為 t‘anʟ-tsiaʔ t‘anʟ 是“賺”字,其實“賺”字《厦音典》讀 liam´ tsam,不讀 t‘anʟ。又台語 tsiaʔ 相當於國語的“吃”或“食(動詞)”,於是 t‘anʟ-tsiaʔ tsiaʔ 就用“吃”字或“食”字了。

  其實古漢語有“趁食”一詞,台語 t‘anʟ-tsiaʔ 的本字應該是“趁食”,閩南語及台語辭書也都一致用“趁食”二字做為台語 t‘anʟ-tsiaʔ 的字,t‘anʟ-tsiaʔ-laŋ´ 就寫做“趁食人”。

  下面先看看前人對“趁食”及“趁食人”的解釋是如何。

  《厦英》對“趁食”及“趁食人”的解釋如下:“t‘anʟ-tsiaʔ(趁食),to earn one’s food.(賺取個人食物)”“t‘anʟ-tsiaʔ-laŋ´(趁食人),a man who lives just on what he earns; a man who earns just enough for support.(所賺的錢僅足夠維生的人)”

  《普閩》說:“「趁食(t‘anʟ-tsiaʔ)」,得食。比喻營生。”“「趁食人(t‘anʟ-tsiaʔ-laŋ´)」,泛指小販、小手工業者等勞動人民。”

  《台話大》:“「趁食」,討生活。”“「趁食人」,無恒產之人的通稱。”

  《台閩》:“「趁食」,賺錢度日。”“「趁食人」,沒有恒產,需靠辛苦賺錢以維生的人。”

  《台日大》:“「趁食」,工作;勞動;辛勤勞動。”“「趁食人」,辛勤工作的人。”

  從以上前人的解釋,可以知道“趁食(t‘anʟ-tsiaʔ)”是營生、謀生,“趁食人(t‘anʟ-tsiaʔ-laŋ´)”是“家無恆產,需要辛勤工作而所賺得的錢僅足夠維持起碼生活的人;如小販、小手工業者、木匠、泥水匠、受雇勞工、漁工、打零星工者等主要依靠勞力維持生活的人。”

  那麼“趁食”及“趁食人”的理據又是如何呢?

  先說“食”字的音義。

  “食”字,《廣韻》乘力切(入聲、職韻),屬曾攝、三等、開口、入聲。與此韻母相同的字,在台語有讀 -iek 韻及 -it 韻兩類,如:逼,piek;即,tsiek;式,siek;測,ts‘iek;色,siek 等等是 -iek 韻這一類;而鯽,tsit;直,tit;熄,sit;職,tsit 等則是 -it 韻這一類。“食”字台語讀做 sit,也屬於 -it 韻這一類。而與“食”字同韻母的字白讀時有讀 -iaʔ 韻的例,如:即,子力切, tsiek tsiaʔtu`-tsiaʔ,剛才);抑,於力切,iaʔiaʔ-si,抑是,抑或);因此“食”字也可讀 -iaʔ 韻。

  “食”字乘力切的反切上字“乘”表示聲母,屬“船(牀三)母”。船母的字在台語文讀時一般讀 s-,如:示,神至切,si;神,食鄰切,sin´;順,食潤切,sun 等等;在白讀時有讀 ts- 的例,如:實,神質切, sit tsat;舌,食列切, siet tsiʔ;船,食川切,tsun´;蛇,食遮切, sia´ tsua´ 等等。依此類推,“食”字的台語白讀音聲母可讀 ts-。又因船母是濁音聲母,聲調一般轉為陽調,“食”字的情形則是陽入調。

  結合前面對“食”字的韻母、聲母、聲調的探討可知“食”字的台語白讀音是“tsiaʔ”。

  “食”字的義項很多,但都是從本義“吃的東西”引伸而來。“食”的甲骨文是“”,下邊是盛放食物的器皿,上邊是器皿的蓋子,本義是名詞“吃的東西”(即食物)。“食”又從名詞“吃的東西”引伸成為動詞“吃”。如《左傳•莊公十年》:“衣食所安,弗敢專也,必以分人。”這裡的“食”是名詞“吃的東西”。《詩•魏風•碩鼠》:“碩鼠碩鼠,無食我黍。”“無食”是不要吃,“食”是動詞“吃”。

  下面說“趁”字的音義。

  《廣韻》對“趁”字記錄三個音:(1)直珍切(平聲、眞韻);“趁,越履。”(2)尼展切(上聲、獮韻);“趁,踐也。亦作碾。”(3)丑刃切(去聲、震韻);“趁,趁逐。”其中與本篇所討論的“趁(t‘anʟ)”有關的是(3)的“丑刃切”(國音ㄔㄣˋ)。“丑刃切”屬臻攝、三等、開口,與此同韻母的字在台語文讀時一般讀 -in 韻,如:賓,pin;親,ts‘in;珍,tin;眞,tsin 等等。而白讀時有讀 -an 韻的例,如:鱗,力珍切, lin´ lan´(魚鱗,hi´-lan´);陳,直珍切, tin´ tan´(姓)。因此,“趁(丑刃切)”字的台語文讀音是 -in 韻,白讀音可讀 -an 韻。

  “丑刃切”的反切上字“丑”屬“徹”母,徹母的字在台語一般讀 t‘-,而徹母為清音,故聲調為陰去聲。

  從上面對“趁(丑刃切)”字韻母、聲母、聲調的討論可知“趁”字在台語的文讀音是 t‘inʟ,白讀音可讀 t‘anʟ

  “趁(丑刃切)”字的基本義是追逐,如《聊齋志異•二班刀》:“遙見前途有兩人,疾趁之。”這個“趁”就是追逐的意思。台語的“趁(t‘anʟ)”也有追逐的意義,如 t‘anʟ-iũ´-tin(趁羊陣)=追趕羊群(見《台日大》),不過現在恐怕聽不到這種話了。

  “趁”,由追逐義引伸而有追求、尋覓的意義,如清•祁寯藻《打粥婦》:“為孃今日趁一粥,掩懐拭淚不敢哭。”這個“趁”是尋覓,是為母親尋覓一碗稀飯吃的意思。

  “趁”的這個追求、尋覓的意義還有下面幾個書證:

  《古今小說》卷二十二:“後生家臉皮羞答答地,怎到人家去「趁飯」?”“趁飯”是尋求食物,引伸為謀飯吃的意思。

  宋•楊萬里《過百家渡四絕句》:“也知漁夫「趁魚」急,翻著春衫不裹頭。”“趁魚”是尋覓魚的意思,也就是捕魚了。

  《水滸傳》三十一回:“為是他有一座酒肉店,在城東快活林內,甚是「趁錢」。”“趁錢”的字面意義是追求錢財,引伸為賺錢的意思。“趁錢”,台語說 t‘anʟ-tsĩ´,現在還是一個活的語言。

  宋•周密《癸辛雜識續集上•湖翻》:“農人皆相與結隊,往淮南「趁食」。”“趁食”本來的意義是尋覓食物,引伸指謀飯吃、謀生(見《漢大詞》)。“趁食”,台語讀 t‘anʟ-tsiaʔ,也是謀飯吃、謀生的意思。

  《水滸傳》二十九回:“但有過路妓女之人,到那裡來時,先要來參見小弟,然後許他去「趁食」。”“趁食”,《中國古典小說用語辭典》解釋說:“替人做事來賺錢吃飯,混飯吃。”這也應該是“尋覓食物”的引伸了。

  從上面這些書證可知,台語謀生義 t‘anʟ-tsiaʔ 的本字是“趁食”,“趁(t‘anʟ)”是動詞,追求、尋覓;“食(tsiaʔ)”是名詞,食物的意思,是動詞“趁(t‘anʟ)”的賓語。“趁食(t‘anʟ-tsiaʔ)”字面上的意義是“尋覓食物”,“尋覓食物”是為了生活,於是“趁食(t‘anʟ-tsiaʔ)”就有謀生、營生的意義。而“趁食人(t‘anʟ-tsiaʔ-laŋ´)”就是“謀生的人”,一般指家無恒產,需要辛勤工作而所賺得的錢僅足夠維持起碼生活的人。

  在過去封建的社會,女人謀生不容易,逼得沒有辦法時只好出賣靈肉,淪為娼妓。做娼妓也是為了謀生,於是閩南語、台語就把娼妓稱做“趁食查某(t‘anʟ-tsiaʔ-tsa-bɔ`)”(謀生的女人?)。

  綜合上面所說,台語 t‘anʟ-tsiaʔ-laŋ´ 的正確寫法(本字)是“趁食人”。

廣告
本篇發表於 t‘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賺吃人(t‘anʟ-tsiaʔ⊦-laŋˊ)──辛勤工作謀生的人

  1. 王先生 說道:

    不知道劉老先生對台灣有幾位認為“嚼”才是食的本字有什麼看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