佯生(tẽʟ-ts‘ẽ )──裝蒜

佯生(tẽʟ-ts‘ẽ )──裝蒜

  例句:“東窓事發,做賊被抓,竟然「佯生」到底,真見笑。”(2000.2.12.自由時報14頁)

 

  例句裡面的“佯生”是一句台語,讀做“tẽʟ-ts‘ẽ”(內埔腔)或“ʟ-ts‘ĩ”(海口腔)(據《台閩》),相當於國語的“裝蒜”,假裝糊塗的意思。

  台語的“tẽʟʟ”是假裝的意思,如“tẽʟ-si`(死)”是裝死、詐死;“tẽʟ-bo´(無)-k‘uãʟ(看)”是假裝沒有看見;“tẽʟ-ɡɔŋ”是裝儍。而台語的“ts‘ẽts‘ĩ”是生疏、陌生的意思,“tẽʟ-ts‘ẽ”就是假裝陌生,引伸為假裝糊塗,裝蒜。

  台語 tẽʟ-ts‘ẽ ts‘ẽ 是“生”字,但 tẽʟ的用字或本字則自《雅俗通》以來頗不一致,而且常常跟 tẽʟ-lat(力)、tẽʟ-sai`(屎)的 tẽʟ(以下稱“努力義的tẽʟ”)及 tẽʟ-bak(目) tẽʟ(以下稱“瞪眼義的tẽʟ”)混為一談,如《台閩》就使用“殿”字包括了假裝、努力、瞪眼三個義項的 tẽʟʟ。為了清楚起見,下面只討論假裝義的tẽʟ,有時旁及努力義的tẽʟ

  經過整理,前人對於假裝義的tẽʟ 所使用的字計有:侂、佯、、飣、奠、、殿八個字,下面逐一討論。

 

  (一)

  《雅俗通》在更韻、上去聲、地母(即 tẽʟ)下收有“侂”字,意思是“侂試,假為。”但是侂字,《廣韻》的注音是他各切(入聲、鐸韻),國音ㄊㄨㄛ,台音 t‘ɔk,和 tẽʟ不符。而且侂字的字義是寄託及毀壞,並沒有假裝的意義,足見“侂”不是“tẽʟ-ts‘ẽ”的 tẽʟ的本字。《雅俗通》採用它,不知道依據什麼。

 

  (二)佯

  《台日大》使用“佯”(國音ㄧㄤˊ)字做為假裝義 tẽʟ 的字,吳守禮教授認為這是訓讀(即義合音不合)。“佯”字《說文》沒有收,在較早的典籍裡,是拿“詳”字當做“佯”字使用,此時詳字讀做“與章切”,和佯字相同。如《楚辭•天問》:“梅伯受醢,箕子詳狂。”“詳狂”就是佯狂,裝瘋的意思。

  “佯”字始見於《玉篇》。《玉篇•人部》:“佯,詐也。”“詐”有假裝的意義。如《孫子•軍爭》:“佯北勿從,銳卒勿攻。”“佯北”就是假裝敗北。又如《紅樓夢》:“寶玉……倒故意作出佯狂之態。”“佯狂”就是假裝精神錯亂,就是台語 tẽʟ-siau`

  從字義上說,“佯”字的意義跟台語 tẽʟ(假裝義)相符,但在字音上如何呢?

  “佯”字在《廣韻》有“與章切”和“在良切”兩個反切,兩個都在平聲、陽韻。讀做“與章切”時是詐的意思,讀做“在良切”時是弱的意思。“佯(與章切)”在中古屬宕攝、三等、開口呼,聲母是喻四(以母),國音ㄧㄤˊ,台音文讀 iaŋ´ŋ´。拿佯字的台音 iaŋ´ŋ´ 和台語 tẽʟ比較,問題在於聲母:前者是零聲母,後者是舌尖塞音 t-,兩者似乎沒有音變關係,所以說“佯”讀做 tẽʟ是訓讀了。不過我們應該注意到漢語音韻學上有“喻四古歸定”之說。高本漢把喻四的上古音擬作 d-(不送氣的舌尖濁塞音),董同龢沿用它。依據董同龢《上古音韻表稿》類推,佯字的上古音應該是*djaŋ(陽部、開口、三等),而上古音*djaŋ就有可能演變為台語 tẽʟ了。首先聲母*d- 清化則成為 t-,而上古音陽部的字在現代台語有讀做 -ẽ韻的,如:更,kẽ;阬,k‘ẽk‘ĩ彭,p‘ẽ´p‘ĩ´柄,pẽʟʟ;病,pẽ等。因此,“佯”字在台語讀做 tẽʟʟ是可能的,它是直接從上古音演變過來的。不過,這裡還有一個聲調的問題。佯字在中古是平聲字,在上古也可能是平聲字,而台語 tẽʟ是去聲(陰去聲),在聲調上並不相符。但是 tẽʟ是從上古音演變過來的,上古漢語的聲調到底如何,學者見解並不一致;因此,在兩三千年的演變過程中,上古漢語和現代台語之間聲調的不相符也許可以接受。如果這樣的話,台語假裝義 tẽʟʟ 的本字就是“佯”了。

 

  (三)

  《普閩》認為假裝義的ʟ及努力義的ʟ都是“”字,如普通話裝瘋的厦門話是“ʟ-siau`”;裝蒜是“ʟts‘ĩ”;努責是“ʟ-lat”。

  “”字,《說文》及《玉篇》未收載,始見於《廣韻》。《廣韻•去聲•映韻》:“,猪孟切,張皮也。”字音猪孟切,依《廣韻》與台語的對應關係類推,在台語應該讀做 tieŋʟ(文讀音),而和“”同韻母的字在台語白讀時大多變成 -ẽ 韻,如:彭,pieŋ´p‘ẽ´p‘ĩ´;生,sieŋsẽ;更,kieŋkẽ等,因此“”的台語白讀音可以是 tẽʟ ʟ,跟台語假裝義及努力義的 tẽʟʟ 在語音上相符。不過字的字義是“張皮”,作者認為應該和台語假裝、努力義的 tẽʟʟ 無關。因此,“”應該只是同音字的假借,不是台語 tẽʟʟ 的本字。

 

  (四)

  陳修的《台話大》認為假裝義的 tẽʟ 是“”字,努力義的 tẽʟ 是“”字。他說:“tẽʟ,誑也,詐言也。強裝曰tẽʟ”又說:“tẽʟ,或,脹大也。通作。勉力而為曰脹 tẽʟʟ”他在“”字下舉的語詞有:tẽʟ-ts‘ẽtẽʟ-ɡɔŋtẽʟ-siau` 等等。

  ”字,《說文》、《玉篇》、《廣韻》都沒有收載,只見於《集韻》。字在《集韻》裡有兩個音,一個是“中良切”(平聲、陽韻),國音ㄓㄤ,台音 tiaŋtiɔŋ,字義是“譸,誑也。通作張。”(譸,音ㄓㄡ。)另一個是“豬孟切”(去聲、映韻。“倀”的或體),國音ㄓㄥˋ,台音 tieŋʟ,字義是“倀悙,疎率。”(疎率:粗疏輕率。悙:音ㄏㄥˋ。),字音不同,字義亦不同。

  “譸”又寫做“譸張”,是一個聯綿詞,詞義是誑,誑有欺騙、虛偽的意義,與台語假裝義的 tẽʟ 有相通之處,但是“”字單用時有沒有誑的意義則值得懷疑,因為沒有書證,無法論定。倒是“譸”字單用有欺誑之義,如胡應麟:“黃冠譸愚氓。”

  另外,在字音方面,“”在“譸”一詞台語讀做 tiaŋtiɔŋ,有可能音變為 tẽʟ,不過聲調是陰平,跟 tẽʟ的陰去聲不相符。而另一個音 tieŋʟ(豬孟切,同音),它的白讀音可以是 tẽʟ,不過此時的字義不是假裝。

  總之,”字單用有沒有欺誑義是一個疑問,字音又與台語 tẽʟ不甚相符,因此作者不認為“”是台語假裝義 tẽʟ 的本字。

 

  (五)飣、奠

  魏南安的《台大字》認為“”和“”的台語白讀音是ʟ(文讀音 tieŋʟ),台語假裝義的ʟ就是“”和“”字(《台大字》12551243頁)。

  《漢大字》說:“”字和“餖”字構成聯綿詞“飣餖”,“飣餖”是堆疊於器皿中的蔬果的意思。又說“”也可以單用,“”字單用時是積存食物的意思。“”字,《廣韻》丁定切(去聲、徑韻、端母),國音ㄉㄧㄥˋ,台音tieŋʟ,字義是貯食,即積存食物。而“”字則《廣韻》收錄兩個反切:(1)堂練切(去聲、霰韻、定母),國音ㄉㄧㄢˋ,台音 tien,字義是設奠;(2)丁定切(去聲、徑韻、端母),國音ㄉㄧㄥˋ,台音 tieŋʟ,字音和字義都跟“”相同。因此,從《廣韻》可知,“”和“”都有“丁定切”這個音,台語文讀音是 tieŋʟ,而依據文白對應關係,“”和“”白讀時可以讀做 tẽʟʟ,但這兩個字都沒有“假裝”的意義。不過,《集韻》在去聲、徑韻、“丁定切”下也收“”、“”兩個字,但“”的意義卻說:“假也。”依據《集韻》這個“”字的音義,台語假裝義的 tẽʟʟ 就是“”字了。可惜沒有書證可以進一步證明“”就是台語 tẽʟʟ(假裝)的本字。

  依據《廣韻》,“”字讀做丁定切時,字義跟“”字相同,而“”字並沒有假裝義,因此,魏南安說“”(ʟ)的台語方言義是“假”(如ʟ-siau`飣悾 ʟ-k‘ɔŋ,假飣惺 ke`ʟ-ts‘ĩ)就不正確了。

 

  (六)

  ”是楊青矗新造的台灣方言字(見《國台》107頁)。他說:“tẽʟʟ 坊間文獻可查到用‘’,本義張皮也,無法包含 tẽʟ的意義,所以造「」。使勁拚出力氣,就是‘呈力’;裝假也需‘呈力’扮鬼臉,造作一番。力部從呈,指事。”

  楊青矗給“”字的注音是國音ㄓㄥˋ,泉腔ʟ,漳腔 tẽʟ。並認為台語假裝義的ʟtẽʟ 和努力義的ʟtẽʟ 是一個詞,都用“”字。如:ʟ-ts‘ĩ(裝着不知情),ʟ-siau`(裝瘋賣儍),ʟ-lat(拚出力氣),ʟ-sai`(使勁解大便)等。

  “”字會不會約定俗成而成為台語的方言字,有待今後的觀察。

 

  (七)殿

  董忠司《台閩》認為台語假裝義、努力義、瞪眼義的 tẽʟ(內埔腔)或ʟ(海口腔)都是“殿”字(見該書1296頁);魏南安的《台大字》認為台語努力義的ʟ 是“”字,“”也作“殿”。但是“殿”字的基本義是“高大的房屋”及“行軍走在最後”,並沒有假裝、努力等意義。“殿”字之所以被認為是台語 tẽʟʟ的本字或用字,可能跟“殿屎”一詞有關。“屎”是大便,台語 sai`;“殿”在台語的讀音除一般的讀音 tien(陽去聲,《廣韻》堂練切)外,還有一個 tienʟ(陰去聲,《廣韻》都甸切),而 tienʟ可以變為ʟ(白讀音,如“見”,kienʟʟ),於是“殿屎”在台語便讀做ʟ-sai`(使勁用力排放大便),“殿”字就被認為是台語努力義ʟ 的字了。

  “殿屎”一詞見於《詩經》的《大雅•板篇》:“民之方殿屎,則莫我敢葵。”毛傳說,“殿屎”是呻吟的意思。在這裡,“屎”字不讀ㄕˇ(《廣韻》式視切,上聲,旨韻),而讀做ㄒㄧ(《廣韻》喜夷切,平聲,脂韻),台音 hi。《詩經》裡這兩句的意思是:人民正在呻吟受苦,我現在怎麼敢顧慮其他呢?

  “殿屎”的意義是呻吟,它是一個聯綿詞,有很多種寫法,如:唸《說文》)、《集韻》)、《經典釋文》)、《廣韻》等,都讀做ㄉㄧㄢˋ ㄒㄧ,台音 tianʟ-hi,可見跟台語 ʟ-sai`(屎)無關。

  總之,“殿”字在台語雖然可以讀做ʟ,但因“殿”字本身並沒有假裝或努力的意義,“殿”不是台語ʟ-ts‘ĩ(生)或ʟ-lat(力)的ʟ的本字。

 

  以上是對於台語相關字書、辭書、韻書所用的台語假裝義 tẽʟʟ 的用字的討論。除了這八個字外,作者另外提出一個見解:“詐”字可能是台語假裝義 tẽʟ 的本字。

 

  (八)詐

  在字義上,“詐”除了欺騙義外還有假裝的意義,如“詐降”是假裝投降,“詐死”是假裝死亡,就是台語的 tẽʟ-si`(死)。《廣雅•釋詁》:“詐,偽也。”《史記•高祖本紀》:“將軍紀信乃乘王駕,詐為漢王,誑楚,楚皆呼萬歲。”“詐為漢王”就是假裝成漢王,所以“詐”字有假裝義。

  在字音上,“詐”,《廣韻》側駕切(去聲、禡韻),屬假攝、二等、開口、去聲、莊(照二)母,國音ㄓㄚˋ,台語文讀 tsaʟ。假攝二等的字,在台語文讀時基本上是 -a 韻,白讀時是 -e 韻,如:把,pa`pe`;馬,ma`be`;家,kake;下, ha he等都是。因此,“詐”字在台語白讀時可以變為 -e 韻。

  再說“詐”的聲母。切語“側駕切”的反切上字表示聲母,在中古屬莊母(照二),而中古的莊母及初母在台語各有一例變為 t- t‘-,如:事,側吏切,tsiʟtai窗,楚江切,ts‘ɔŋt‘aŋ。並且,和“詐”同音的“笮”及“榨”在台語都讀做teʟ,如:笮酒 teʟ-tsiu`,榨teʟ-iu´(“笮”本是榨酒器,“榨”本是打油具,在台語都變成動詞“榨”,壓擠出液體之意),因此,“詐”也可以讀做 teʟ,再鼻化則變成 tẽʟ了。而在泉州腔則因本身沒有 -ẽ 韻而和韻合流成為ʟ

  從上面的討論可知:“詐”字有假裝的意義,又可讀做 tẽʟʟ,因此可以說台語假裝義的 tẽʟʟ 的本字是“詐”字。

 

  總結上面所說,台語假裝義的 tẽʟʟ 的本字是“佯”或“詐”。

 

廣告
本篇發表於 t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佯生(tẽʟ-ts‘ẽ )──裝蒜

  1. 王先生 說道:

    劉老這個本字廈泉沒旁證,漳州有旁證 eenn.這是對應廈泉的 ann.不妨研究《新方言》的鼎/頂。聲韻母沒問題不過是上聲有小問題而已。可能頂/鼎都只是同音字,應該另有同韻的字才是本字?

  2. 王先生 說道:

    對不起,我說的是詐,佯我同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