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仔(aŋ-aˋ)──玩偶

公仔(aŋ-a`)──玩偶

  例句1:“該件由總統陳水扁、副總統呂秀蓮、國民黨主席連戰與親民黨主席宋楚瑜等政壇四大天王牽手的「公仔」,是長榮大學媒體設計科技系大二學生許廷祥的創作。”(2004.6.1.自由時報4頁)

  例句2:“阿雷西的設計師所設計的「公仔」,不僅可愛,還變化出不少創意。”(2003.11.18.自由時報38頁)

  例句3:“「公仔」這個詞來自香港,這幾年的「公仔」熱也以香港為基地開始延燒。”(2004.1.17.自由時報48頁)

 

  例句裡的“公仔”(ㄍㄨㄥ ㄗㄞˇ)就是台灣話的 aŋ-a`,意思是“玩偶”。玩偶是“供兒童玩耍的人物玩具,多用布、泥土、木頭、塑料等製成。”(《現漢》。作者按:現在有很多公仔是陶瓷製者。)。但現在大人也玩起 aŋ-a`(玩偶)來了,而且現代的“公仔”不再只是以人為造形對象,凡是卡通人物、動物、怪獸等都是“公仔”的造形對象,且大多經過富有創意的設計。

  台語玩偶義的 aŋ-a`,依材料及用途的不同而有不同的說法,例如:泥土做的 aŋ-a`(土偶)叫做 t‘ɔ´(塗)-aŋ-a`,木頭做的(木偶)叫做 ts‘a´(柴)-aŋ-a`,布袋戲(掌中戲)用的木偶叫做ʟ(布)-te(袋)-hiʟ(戲)-aŋ-a`,傀儡戲用的木偶叫做 ka-le`-aŋ-a`。台灣以前的大人喜歡罵孩子說像一個 ka-le`-aŋ-a`,意思是不會自動自發幫大人做事情,一定要大人斥喝才動一下。

  台語玩偶義的 aŋ-a` 也指人物畫像,如:aŋ-a`-tɔ´(圖)是畫有人像的圖畫;aŋ-a`-ts‘eʔ(册)是連環圖畫書、漫畫書,因為裡面有很多人物的畫像;aŋ-a`-p‘iau(標)是小孩玩耍的印有人物畫像的紙牌。

  在台語,神像、佛像也叫做 aŋ(不加後綴“仔 a`”)。如:奉祀神像、佛像、祖先牌位的桌子叫做 aŋ-keʟ(架)-toʔ(桌);抬著神像遶境遊行叫做 ŋiã´(迎)-aŋ。這個神像意義的 aŋ 又引伸而有神明的意義,如:男神叫做 aŋ-kɔŋ(公),女神叫做 aŋ-ma`(媽);又如諺語:“aŋ hien`(顯),te(弟)-tsu`(子)lɔk(落)-lien`(臉)。”指神明顯揚,信徒就變窮(因為信徒要捐很多錢)。

  從上面的台語 aŋ-a` aŋ 的意義可知:玩偶義 aŋ-a` aŋ 及神像義的 aŋ 是一個詞,這個 aŋ 的本義是“偶像”,因此,神像、佛像叫做 aŋ,玩偶叫做 aŋ-a`(加後綴 a`)。而 aŋ 又從神像、佛像的意義引伸而有神明、佛、菩薩的意義。

  另外,在台語,“丈夫”也叫做 aŋ,和偶像義的 aŋ 同音,因而有人把兩者混為一談,更因為玩偶 aŋ-a` 寫做“公仔”,丈夫又稱做“老公”,而認為偶像的 aŋ 和丈夫的 aŋ 是同一個詞,同一個字。其實台語丈夫的 aŋ 和偶像的 aŋ 是不同的詞,只是巧合同音而已。

  下面談台語 aŋ-a`(玩偶義)的用字及本字。

  先看前人對於偶像義的 aŋ 用了什麼字。

  《彙音妙悟》沒有收錄玩偶及神像意義的 aŋ。《雅俗通》、《增補彙音》及《彙音寶鑑》只收錄神像意義的 aŋ。《雅俗通》江韻、上平聲、英母(aŋ):“,神明俗號。”(作者按:閩南人及台灣人認為神像即神明。又“”為“”之誤。)《增補彙音》江韻、上平聲、英母(aŋ):“,神像。”(作者按:“”為“”之誤,“”為“”之誤。)《彙音寶鑑》江韻、上平聲、英母(aŋ):“,神明俗號。”(作者按:“”為“”之誤。)

  《厦英》認為偶像義 aŋ 的字的文讀音是 ŋ,《厦英補》注記“公”字。《厦音典》認為 aŋ-sin´(神)的 aŋ ”字,ɡia´(舉)-aŋ aŋ ”字,並說“”字和“”、“”二字相同。《閩方大》則說菩薩義的 aŋ 玩偶義的 aŋ 都是”字。

  《綜台基》說“尫(aŋ,偶像、神明。),uaŋ,烏光切,陽韻,曲脛人也。轉音 aŋ,借指「神明」。”並在“”下另提示“俑”字。《台話大》對玩偶義的 aŋ 使用”字,但又說:“俑(aŋ),古從葬土偶也。即人形之物也。俗棄俑(aŋ)取aŋ)。”《國台》認為玩偶義 aŋ 的本字是“翁”,用“”字是錯的。《台閩》也認為人偶義 aŋ 的本字是“翁”。

  整理起來,偶像及玩偶意義的 aŋ 的用字有:尩公、尪、七個字。下面逐一加以討論。

 

  (1)公

  例句3說:“「公仔」這個詞來自香港。”其實《厦英》(1873年)早就認為厦門話偶像義的 aŋ “公”字。《厦英》在 idolimage 意義的 aŋ 下注明這個 aŋ 的文讀音是ŋ,是 dukelord ŋ,明白指出偶像義的 aŋ “公”字。

  “公”字的音,《廣韻》古紅切(平聲、東韻),台語文讀音ŋ,白讀音 kaŋ白讀音的 kaŋ 是用來指稱禽獸的雄性,如 ke-kaŋ(鷄公)是公雞,aʔ-kaŋ(鴨公)是公鴨。而公鷄的台語 ke-kaŋ又叫做 ke-aŋ,表示“公”字在台語可讀做 aŋ

  另外從漢字的形聲字來看,以“公”為聲符的字很多,其中翁、瓮二字雖然以“公”為聲符,但不讀古紅切(聲母 k-)的音。翁,烏紅切,台語文讀 ɔŋ,白讀 aŋ;瓮,烏貢切,文讀 ɔŋʟ,白讀 aŋʟ,這個現象也表示“公”字可以讀做 aŋ

  《李新魁語言學論集》(中華書局,北京,1994年,448頁)說:“中古的曉、匣紐是由(上古的)見溪群紐分化出來的,……(中古)影紐的一部分字也來自(上古的)見紐。”李新魁並舉例說,在上君、尹是同一個字,但到中古“君”是見母,“尹”是影母;又說“影”字從“景”得聲,但“景”從上古到現代都是見母,而“影”字到中古已是影母了。

  上面所說的音變機裡可以說明見母的“公”字可以變成台語影母(零聲母)的 aŋ。問題是“公”字有沒有玩偶、偶像的意義?

  “公”字的意義很廣泛,《說文•八部》說:“公,平分也。”但“平分”不是公字的本義。馬如森《殷墟甲骨文引論》說:“(公),獨體象物字,古器‘瓮’的象形字。朱芳圃釋‘象侈口深腹圓底之器,瓮的初文。’本義是瓮。……卜辭義:1.借用作商先公的稱謂,公,即指先公的統稱(作者按:先公,天子諸侯祖先的尊稱。)。……。2.借用作公室,即公宮(作者按:公宮,設有諸先公牌位的宮室。)。……。

  從“公”字的甲骨文可以知道“公”的本義是“瓮(甕)”,但“公”在甲骨文時代就已經被借來當做先公的公使用,並且隨著時代的演進,“公”的意義不斷擴大。在周代,“公”是五等爵位公、侯、伯、子、男的首位;在春秋時代諸侯國君通稱為“公”,如齊桓公、晉文公。後來,“公”從諸侯的通稱成為諸侯的、官方的意義,又從“官方的”意義引伸而有公正、公開、公然等意義。另外,第一等爵位的“公”引伸成對男子的尊稱,如稱某公;又從男子尊稱引伸成為對親屬長輩的稱謂詞:祖父、父親、丈夫的父親、丈夫的哥哥都稱做“公”。在台語,孫子稱呼祖父叫“阿公”就是古漢語的遺留。

  另外,“公”又從男子的尊稱引伸指雄性的禽獸,如公牛、公鷄(台語是 ɡu´-kaŋ[牛公]、ke-kaŋ[鷄公],把“公”放在後面)。

  “公”字的義項有這麼多,就是沒有玩偶、偶像的意義,很顯然,台語玩偶義的 aŋ-a` 寫做“公仔”,只是借用“公”字 aŋ 的音,“公”不是 aŋ-a` aŋ 的本字。

  要附帶一提的是,前面說過在台語,aŋ 這個語音也表示丈夫的意義,台語丈夫義的 aŋ 倒有可能是“公”字,有可能從“對男子的尊稱”引伸而來。在過去以男性為中心的社會制度,妻子必須尊敬丈夫,也許某些地區的習俗,妻子尊稱丈夫為“公”,後來“公”的音轉變為 aŋ,台語把它繼承下來,稱丈夫為 aŋ(公)。還有一個可能是,台語丈夫義的 aŋ 是從表示雄性意義的“公”引伸而來,是從“雄性的人”引伸成為丈夫的意義。相對地,“母”表示雌性,台語妻子義的 bɔ` 就是“母”字,是“雌性的人”的引伸。

  漢代有一首民歌是這樣子的:“公無渡河,公竟渡河,墮河而死,將公奈何?”這首民歌描寫有一白髮蒼蒼的老人狂奔河邊要過河,他的老妻在後面追趕大聲喊叫“公無渡河”,意思是“我的丈夫啊,不要過河!”但老人不聽制止,強行過河,結果溺水而死。這首民歌裡的“公”是丈夫(女子配偶)的意思,而且妻子叫喊丈夫也叫“公”,這個“公”就是台語的 aŋ

 

  (2)翁

  很多人認為台語玩偶義的 aŋ-a` 是“翁”字,甚至認為閩南語的玩偶(aŋ-a`)、神像(aŋ)、丈夫(aŋ)都是“翁”字(如《普閩》)。

  “翁”字,《廣韻》烏紅切(平聲、東韻),台語文讀音 ɔŋ,白讀音 aŋ“翁”的白讀音 aŋ 和台語丈夫義 aŋ 的語音相符,因此很多人使用“翁”字記寫台語丈夫義的 aŋ,也有人拿來記錄玩偶義 aŋ-a` aŋ 及神像義的 aŋ,不過“翁”的字義有問題。

  “翁”字的本義是鳥頸部的毛。《說文•羽部》:“翁,頸毛也。”但“翁”字很早就被借來當做“公”字使用。如段玉裁注《說文》說:“翁,……按俗言老翁者,假翁為公也。”因此,“翁”和“公”一樣,有父親的意義,如《史記•項羽本紀》:“吾翁即若翁。”意思是我的父親就是你的父親。“翁”也用來稱祖父及丈夫的父親,如“翁姑”就是丈夫的父親及母親。又妻子的父親也叫翁,如“翁婿”是岳父和女婿。另外,“翁”也用來泛稱男性老人,如漁翁、艄翁。

  比較“公”和“翁”的意義,可以發現“公”和“翁”是一個詞,可能因為時代的不同或地域的不同而導致語音的差異,聲母維持見母(k-)的用“公”字,聲母演變成影母(ʔ或零聲母)的用“翁”字。

  “翁”字的音雖然和台語玩偶義 aŋ-a` aŋ 相符,但“翁”和“公”一樣,字義上並沒有玩偶或偶像的意義,“翁”應該不是台語 aŋ-a` aŋ 的本字。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古漢語有“翁仲”一詞。傳說秦始皇剛剛統一天下的時候,臨洮地方出現一個巨人,身高五丈,光是足跡就有六尺長,於是朝廷模仿這個巨人的形象鑄了一個銅像,叫做“翁仲”。後世的人就把銅像或石像叫做“翁仲”,尤其專指墓前或墓道的石像。

  台語神像義的 aŋ 會不會是“翁仲”的省縮“翁”?從銅像、石像的意義引伸而泛指偶像及玩偶?作者認為可能性不大,因為另外有一個“俑”字更有可能是台語玩偶義 aŋ-a` 及神像義 aŋ 的本字。

 

  (3)尪、尫、尩、

  ”,有的寫做“”或“”,都是“”的異體字。“”字,《廣韻》烏光切(平聲、唐韻),宕攝、一等、合口、影母,國音ㄨㄤ,台語文讀音 ɔŋ,白讀音 aŋ

  “”的台語白讀音 aŋ 和台語玩偶義 aŋ-a` 的語音相符,但尪字沒有玩偶或偶像的意義。“”是一種胸、背、脛等地方的骨骼彎曲的疾病,也指有這種殘疾的人。《左傳•僖公二十一年》:“夏大旱,公欲焚巫尪。”杜預注:“巫尪,女巫也,主祈禱請雨者。或以為尪非巫也。瘠病之人,其面上向,俗謂天哀其病,恐雨入其鼻,故為之旱,是以公欲焚之。”把殘障人“”燒死,天就沒有哀憐的對象,就會下雨。可見古人多麼迷信。《禮記》也提到“”和“巫”。《禮記•檀弓下》:“歲旱,穆公召縣子而問然,曰:‘天久不雨,吾欲暴尪而奚若?’曰:‘天久不雨而暴人之疾子,虐,毋乃不可與!’‘然則吾欲暴巫而奚若?’曰:‘天則不雨而望之愚婦人,於以求之,毋乃已疏乎!’”在這裡,“暴”是讓尪者仰面求雨的意思,“暴巫”是讓女巫仰面求雨;“奚若”是怎麼樣,“毋乃……與(乎)”是“恐怕是……吧”的意思。

  “巫”是一個人還是“巫”和“”兩個人?從《禮記》的書證來看,“巫”和“”是不同的人。“巫”本來就指女巫(男巫叫做覡),而“”是胸背彎曲的殘障者,這兩種人都和天旱求雨有關,但和玩偶無關。因此,台語玩偶義 aŋ-a` 採用“”字,也只是借用同音字“”來記寫 aŋ 的音而已,“”不是 aŋ-a` 的本字。

  另外,《康熙字典》引《洪武正韻》說:“,與尫同。”則“”也是“”的異體字,也不是台語玩偶義 aŋ 的本字。

 

  (4)俑

  台語玩偶義 aŋ-a` 及神像義 aŋ 的本字到底是哪一個字?作者認為是“俑”字。

  “俑”是古代殉葬用的木製或陶製的“偶人”。《孟子•梁惠王》:“仲尼曰:‘始作俑者其無後乎?’為其象人而用之也。”趙岐注:“俑,偶人也,用之送死。”“俑”是“偶人”,偶人又是什麼?“偶人”是用泥土、木頭等製成的人像。《廣韻》又說,“俑”是送葬用的木人,設有機關能跳踊,所以叫做“俑”。另外,《辭源》也說:“古代用‘俑’殉葬,也屬‘偶像’之類。”可見“偶人”也叫做“偶像”。不過,製造偶像的材料更廣泛,包括泥土、木頭、金屬、石材等,並且偶像的意義也變成被人供奉膜拜的神像、佛像。

  從這些俑、偶人、偶像的意義可知,偶人就是“俑”,偶像也是“俑”,不過此時的“俑”不再是殉葬用的偶人,而是泛指偶人、偶像了。

  兒童的玩偶就是古人所說的偶人,偶人就是“俑”,玩偶的台語 aŋ-a` aŋ 可以說就是“俑”字。偶像是偶人意義的擴大,偶像也就是“俑”,因此台語神像義的 aŋ,在字義上可以說是“俑”字。

  “俑”字在台語有沒有 aŋ 的音?“俑”字,《廣韻》記錄他紅切(平聲、東韻)及余隴切(上聲、腫韻)兩個音,字義相同。“他紅切”屬通攝、一等、開口、平聲、透母,在台語文讀 t‘ɔŋ,白讀 t‘aŋ。白讀音的 t‘aŋ aŋ 比較,只是聲母不同,其他韻母、聲調都相同。他紅切的反切上字“他”屬透母,透母的字在台語都跟中古一樣讀做 t‘-,沒有變化,也沒有變為零聲母的例。另外一個反切“余隴切”也屬於通攝,不過它是三等、合口、上聲、喻四母,台語文讀ŋ`。余隴切的反切上字“余”在中古屬喻四母,喻四母在中古是喉塞音 ʔ,在台語大部分是零聲母,但也有部分字的聲母是 dz- ts-,如:瑜(dzu´)、癢(tsiũ)。這是因為“喻四母歸定”(喻四母的上古音是 d-)所致。

  通攝、三等、合口的字有少數字在台語變成 -aŋ 韻的例,如:重, tiɔŋ taŋ;共, kiɔŋ kaŋ ŋ´ paŋ´。因此,“俑”字在台語可以讀做韻母 -aŋ 的音。問題是聲調。“俑”是上聲字,依照反切來讀,“俑”字白讀時可以讀做 aŋ`(上聲),但是台語 aŋ-a` aŋ 是陰平聲,聲調不相符。不過,從“俑”字有他紅切(平聲)及余隴切(上聲)兩個音來看,“俑”字在台語讀做陰平聲 aŋ,應該說得通,何況,“俑”字的白讀音 aŋ 有可能從上古音演變過來。

  “俑”字的兩個反切“他紅切”及“余隴切”在上古都屬於東部,但前者是一等,後者是三等,擬測的上古音分別是 ct‘uŋ cdjuŋ。兩個音的聲母 t‘- d- 都是舌尖塞音,因此兩個音可以說“音近”。演變到現代台語,兩者的白讀音韻母都變成 -aŋ,聲母 d- 經過中古喻四的演變,成為零聲母,聲調則保留了 ct‘uŋ 的平聲,因為聲母 t‘- 是清音,在台語變成陰平聲,於是“俑”字的音在台語就變成 aŋ(陰平聲)了。

  總結上面所說,從“俑”字的字義及字音兩方面來探討,台語玩偶義 aŋ-a` 及神像義 aŋ 的本字應該是“俑”字。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O(零聲母)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則回應給 公仔(aŋ-aˋ)──玩偶

  1. Oscar Lai 說道:

    粵語 公仔 客話 人公仔 ngin gung\ er 或與 閩語共源 本字可能就是 公

    • chenfra 說道:

      我認識不少知識分子,業餘的台語研究者,有故胡鑫麟醫師(臺北高校尋常科,台北帝大醫學部,綠島留學10冬)等,我讀了《自由時報》LTN的台語故事,使人啼笑皆非。我可以確認本網站劉建仁先生的台語漢字研究成績非凡,中日文的造詣均非常好。2015年talk.ltn《台語原來是這樣》談起玩偶「尪仔」並有奇譯日文「烏囡玉」(お人形)(古日文有語源漢字「人偶」的語彙書證)。關於「俑仔」白話音與漢字文音對照,難找例證。我作簡單的研究,認為「瓮甕」是一對古今字,如「說悅」「莫暮」等,故「公」「雍」近音;「甕仔」「俑仔」近音。記憶中兒時㓜蠶叫「蛹仔」,音同「俑仔」[ㄤ-ㄚˋ]/ang1-a2/。略述見識,判定「俑仔」是台語正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