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錢(e-tsĩˊ)──侵占錢財

A錢(e-tsĩ´)──侵占錢財

  例句1:“他在媽祖面前發誓,他和陳XX二人絕對沒有「A錢」。”(1999.12.20.自由時報2頁)

  例句2:“郭XX到底有沒有「A」了彭XX1500萬元?郭昨天面對媒體時仍指沒有。”(2005.10.14.自由時報B2頁)

 

  例句1的“A錢”是台語,讀做 e-tsĩ´。台語 e-tsĩ´ 的意義是:“用不正當的手段把別人的金錢挪過來據為己有。”

  例句2的“A”是 e-tsĩ´(A錢)的 e,是動詞。

  台語“A錢(e-tsĩ´)”的“A”是英文字母,讀做 [e] [ei],因為和台語的 [e] 音相近,所以借來表示 e-tsĩ´(錢) 的“e”。

  台語 e-tsĩ´(錢)這個詞不管是早期或近期的閩南語、台語相關的字書、辭書都沒有收錄,它應該是一個“新詞”,一個新的流行語。從報刊的使用情形來看,“A錢”(e-tsĩ´)應該是在1999年年底以後才普遍使用。

  台語 e-tsĩ´(錢)的 e 應該怎麼寫?e-tsĩ´ 的語源又是如何?這是本篇討論的重點。

  作者認為台語 e-tsĩ´(錢)的 e 應該是“”字,而因為“”或作“挨”(見《廣韻平聲•皆韻》),所以用“挨”字也對。

  “”字,《說文》及《玉篇》都沒有收,始見於《廣韻》。《廣韻平聲•皆韻》:“,推也。亦背負皃。乙諧切。”又,《集韻平聲•皆韻》:“,英皆切。推也;擊也。或作挨。”而“挨”字則《說文》及《玉篇》都有收。

  《說文•手部》:“挨,擊背也。从手,矣聲。”可見“挨”的本義是用手打脊背。《玉篇•手部》:“挨,乙駭切。推也。”“挨”的意義有了轉變,變成“推”,可能是因為“擊背”的動作多少會帶有“推”的情形,於是“挨”有了“推”的意義。“挨”的推的意義可以認為是“擊背”義的引伸。

  “挨”字的音是《玉篇》“乙駭切”,反切下字“駭”是上聲,依乙駭切推擬現代音,應該是上聲的ㄞˇ,但現代漢語把“挨”字讀做ㄞ(陰平)及ㄞˊ(陽平)兩個音,而基本上讀做陽平聲ㄞˊ時用法和“捱”字相同。不過,《辭源》在擊、推的意義時把“挨”讀做上聲的ㄞˇ,這是按照《玉篇》及《廣韻》的反切讀的。

  《廣韻》對於“挨”字記錄兩個音,字義相同,分別如下:(1)於騃切(上聲、駭韻),“打也。”;(2)於改切(上聲、海韻),“擊也。”。在這裡《玉篇》的“推也”的意義反而不見了。而兩個音切在現代漢語都讀做上聲ㄞˇ,相對應的台語音讀應該是上聲 ai`,但《彙音寶鑑》把“挨”讀做陰平聲的 ai(文讀)及 e(白讀)。

  比較《玉篇》、《廣韻》、《集韻》可知:《玉篇》說的“挨”的“推也”的意義到宋代的《廣韻》、《集韻》寫做“”,且讀做平聲的“乙諧切”或“英皆切”(實質上兩者相同)。

  現代漢語把“挨”讀做陰平聲ㄞ,台語文讀 ai、白讀 e,就是根據《廣韻》的“乙諧切《集韻》的“英皆切”而來(因為“挨”字即“”字)。

  在現代漢語,“”字已經不用,而把字的“推也”意義併入“挨”,而且又和“捱”字混用。

  依據《漢大字》(793頁),“挨”字有ㄞ及ㄞˊ兩個音。讀做ㄞ時“挨”有從後推擊(即《說文》之擊背)、靠近、摩擦、依次、擠等意義;讀做ㄞˊ時用同“捱”,有遭受、拖延、磨、旋轉推動等意義。

  《漢大字》在“挨(ㄞˊ)”的旋轉推動意義下舉的書證是:元•佚名《白兔記•強迫》:“日間挑水三百擔,夜間挨磨到天明。”挨磨(ㄞˊ ㄇㄛˋ)就是旋轉推動石磨,現代漢語叫“推磨”,台語叫做 e-bo(挨磨)或 e-tsioʔ-bo a`(挨石磨仔)。台語把“挨”讀做陰平聲 e,和《集韻》“”的英皆切相符。

  “挨磨”《中日大》讀ㄞ ㄇㄛˋ,說是“古白話”。古白話的“挨磨”,現代漢語叫做“推磨”,可見“挨”有“推”的意義,而這個意義早就見於《玉篇》,是“挨”的古義。台語把“推磨”叫做“挨磨(e-bo)”,是承接古白話而來的。

  《漢大字》雖然把“挨磨”讀做ㄞˊ ㄇㄛˋ,但1937-45年出版的《國語辭典》卻把“挨磨”讀做ㄞ ㄇㄛˋ,把“挨”讀陰平聲,和台語相同。《中日大》也把“挨磨”讀ㄞ ㄇㄛˋ。《漢大字》說“挨”字讀做ㄞˊ時用同“捱”,所以“挨磨”也寫做“捱磨”。但“捱”字的本義是“拒”,元代以後“捱”才有遭受、拖延、磨等意義,如果從字的本義來看,“捱磨”應該寫做“挨磨”,因為“挨”有“推”的意義。

  在台灣,“挨磨(e-bo)”的主要目的在於製作“做粿(tsoʟ-kue`)”的材料“粿粞(kue`-ts‘eʟ)”,即米粉糰,所以“挨磨(e-bo)”也叫做“挨粞(e-ts‘eʟ)”、“挨粿(e-kue`)”。

   另外,早期的台灣使用“土礱”脫除稻穀的殼,叫做“挨粟(e-ts‘iek)”(粟指稻穀),或“挨米(e-bi`)”。這個“挨(e)”也是推動旋轉(土礱)的意思。

  人用手的力量旋轉石磨的上盤時需先用力往前推,旋轉過半後往往需用力往後拉,石磨才能繼續不停地旋轉。由於“挨磨”時有“拉”的動作,於是“挨”在台語又引伸出“拉”的意義,如“拉胡琴”台語叫做 e-hien´-na`(挨弦仔),挨(e)有“拉”的意義。

  台語 e-tsĩ´ 一詞,作者認為應該寫做“挨錢”,它的理據如何?可以解釋如下:

  “挨”在古漢語有“推”的意義,在台語“挨(e)”也有“推”的意義,除了推磨叫做 e-bo(挨磨)外,還有:推倒叫做 e-to`(挨倒);在人群裡推來推去叫做 e-lai´-e-k‘iʟ(挨來挨去)。由於台語 sak 也是推,因此 e-lai´-e-k‘iʟ(挨來挨去)又叫做 e-lai´-sak-k‘iʟ(挨來去),或 e-e-sak-sak(挨挨)。

  而 e-lai´-sak-k‘iʟ(挨來去)又由推來推去引伸為生活困苦、度日艱難的意義(《厦英》),以及(因金錢上有困難而)設法籌措款項的意義(《台日大》)。此時的“e(挨)”有“拉”的意義(如前述的挨弦仔,e-hien´-na`,拉胡琴),e-lai´-sak-k‘iʟ 也就有拉過來推過去的意思,也就是“挪東補西”,把那邊的錢挪過來補這邊的坑洞的意思了。

  台語 e-lai´-sak-k‘iʟ(挨來去)的本來的意義是在金錢上挪東補西,可能由這個意義產生“e-tsĩ´(挨錢)”這個詞。“e-tsĩ´(挨錢)”是“把錢挪過來”,本來不是壞的意義,只是暫時把別處的錢挪過來以應急需的意思,後來變成“用不正當的手段把別人的錢挪過來據為己有”的意思了(這個意義的本質還是把錢挪過來)。

  總之,“用不正當的手段把別人的錢挪過來據為己有”,台語叫做 e-tsĩ´,正確寫法(本字)是“挨錢”,不是“A錢”。

 

 

附論1.  挨粿(e-kue`)及挨粟(e-ts‘iek

  “磨(ㄇㄛˋ)”是一種石製的生活器具,又叫做“石磨”,由上下兩個石盤組成,下盤固定,上盤可旋轉,旋轉上盤可把米、麥等穀粒磨(ㄇㄛˊ)成粉。如果先把米泡水浸漬一個晚上,則磨出來的是濃稠的米漿。

  在台灣,“做粿(tsoʟ-kue`)”時先把米(糯米或粳米,或兩者混合,看目的而定)浸水一個晚上,再一勺一勺放進石磨上盤靠中心的洞裡,米經上下盤磨碎後成為濃稠的米漿向周邊流出,經過下盤周圍的槽溝匯集後從槽口流出。流出的米漿進入綁在石磨槽口的棉布袋裡,再經過壓榨、濾水成為濕潤的米粉糰叫做“粿粞(kue`-ts‘eʟ)”。這個製作“粿粞”的整個過程叫做 e-ts‘eʟ(挨粞)或 e-kue`(挨粿)。

  在早期的台灣,脫除稻穀殼的器具叫做“土礱(t‘ɔ´-laŋ´)”,由粘土及竹條製成,也是上下兩個輪盤,下盤固定,上盤可以轉動,用來脫去穀殼。被脫除之稻穀殼叫做“粗糠(ts‘ɔ-k‘ŋ)”(即礱糠)。這個脫除稻穀殼的過程叫做“挨粟(e-ts‘iek)”(粟指稻穀)、“挨米(e-bi`)”。因為脫除穀殼時用人力推動使土礱旋轉,所以叫做“挨(e)”,“挨”就是“推”。

 

 

附論2.  ãi,背負;揹ㄅㄟ

  《廣韻平聲•皆韻》:“,推也。亦背負皃。乙諧切。”背負,台語叫做 ãi。而“乙諧切”的台語音讀是 ai。比較台語 ãi 與乙諧切(ai),兩者皆零聲母,韻母相同,但 ãi 是鼻音,乙諧切不是;又 ãi 的聲調是陽去,乙諧切(ai)是陰平,不相符。

  但是“”是背負貌,台語 ãi 是背負,詞義近似,而台語鼻音詞往往是陰聲詞的鼻化,因此台語背負義的 ãi 可能是“”字。至於聲調,ãi 的陽去也可能是本來陽上併入陽去,因為“”或作“挨”,“挨”為上聲字,口語往往變成陽上聲,故聲調上的不同也說得通。

  台語背負義 ãi 的本字可能是“”字。

  

廣告
本篇發表於 O(零聲母)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4 Responses to A錢(e-tsĩˊ)──侵占錢財

  1. 引用通告: Misappropriating money in Taiwan – 挨錢 or A錢? | Translating Taiwanese Literature

  2. 引用通告: 【詞博士・說新語】A片A咖A來的A菜被A到 – KYLE

  3. chenfra 說道:

    I am away from home and would like to elaborate this slang later. Did you read the article below?
    Peter Bellwood “The Austronesian Dispersal and the Origin of Languages”, Scientific American, July 1991, pp.88-93. Many PINGPU (Pinn-poh tribe) Taiwanese were assimilated into HAN tribe over the past few hundreds years and, many colloquial Taiwanese are/were twisted. I believe [e8] is collapsed from [te8], in particular from country side Taiwa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