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剉(p‘i⊦-p‘i⊦-ts‘uaʔ)──顫抖抖(因害怕而渾身發抖)

皮皮剉(p‘i-p‘i-ts‘uaʔ)──顫抖抖(因害怕而渾身發抖)

  例句1:“但若細細一想,就不禁讓人感到「皮皮剉」。”(2005.6.29.自由時報A15頁)

  例句2:“三榴彈當垃圾丟,清潔員「皮皮剉」。”(2005.6.11.自由時報B1頁,標題)

  例句3:“這樣一個會「皮皮挫」的人,人民怎麼會安心。”(2001.10.29.自由時報3頁)

  例句4:“此舉只會讓國民黨南部立委參選人「皮皮趖」。”(2001.10.26.自由時報4頁)

 

  例句12的“皮皮剉”和例句3的“皮皮挫”及例句4的“皮皮趖”都是同一個台灣話語詞,讀做“p‘i-p‘i-ts‘uaʔ”。台語的“ts‘uaʔ”有多種義項,這裡的 ts‘uaʔ 是因害怕而渾身發抖的意思。“p‘i-p‘i”是 ts‘uaʔ 的疊音前綴,用來修飾 ts‘uaʔ,形容 ts‘uaʔ 的樣子,加強 ts‘uaʔ 的意義及程度。

  疊音前綴通常不具意義,一般用同音字表示。“皮”字國音ㄆㄧˊ,台音文讀 p‘i´(白讀 p‘ue´p‘e´),與 p‘i-p‘i 比較,字音接近(只是聲調不同),可以接受。而詞根發抖義的“ts‘uaʔ”使用“剉”、“挫”、“趖”則大有問題。

  “剉”字,《廣韻》麤臥切(去聲、過韻),屬果攝、一等、合口、清母,國音ㄘㄨㄛˋ,台語文讀音 ts‘oʟ,字義是摧折、用銼刀去掉物體的芒角、砍、鍘切等,並沒有“發抖”的意義。報刊之所以使用“剉”字,可能認為“剉”字在台語有 ts‘uaʟ 的音所致。與“剉”同音的字在台語白讀時有讀 -ua 韻的例,如:破,普過切, p‘oʟ p‘uaʟ;簸,補過切, poʟ puaʟ。因此認為“剉”字有 ts‘uaʟ 的音,並認為台語 ts‘uaʔ-pieŋ(冰)(=刨冰,ㄅㄠˋ ㄅㄧㄥ)的 ts‘uaʔ 是“剉”字,於是用“剉”字表示台語發抖義的 ts‘uaʔ 了。其實,“剉(ts‘uaʟ)”是陰去聲,ts‘uaʔ 是陰入聲,兩者並不相同。

  “挫”字,《廣韻》則臥切(去聲、過韻),與剉字一樣屬果攝、一等、合口,但聲母是精母,國音讀ㄘㄨㄛˋ(與剉同音),台音 ts‘oʟ(《彙音寶鑑》)(作者按:“則臥切”應該讀做 tsoʟ),字義有摧折、毀損、拔除、屈折等多種,並與“剉”通用。但是“挫”字沒有發抖的意義。

  “趖”字,《廣韻》蘇禾切(平聲、戈韻),屬果攝、一等、合口,國音ㄙㄨㄛ,台音 so´(《彙音寶鑑》),字義是走路的樣子。沒有發抖的意義,字音也和 ts‘uaʔ 差很多。

  總之,“剉”、“挫”、“趖”都不是台語 p‘i-p‘i-ts‘uaʔ ts‘uaʔ 的本字。

  台語因害怕而渾身發抖的 p‘i-p‘i-ts‘uaʔ ts‘uaʔ 有沒有本字?有的話是哪一個字?

  先來了解台灣話語音ts‘uaʔ 所表示的語詞有哪幾個,及前人所使用的字又如何。經過整理,詳如附表所示。

附表:台灣話語音ts‘uaʔ 的語詞詞義及其用字

      義項

書名

(1) ts‘uaʔ

因害怕而發抖

(2) ts‘uaʔ

眼皮跳

(3) ts‘uaʔ

用力拉扯

(4) ts‘uaʔ

蔬果刨擦

(5) ts‘uaʔ

尿屎不禁;下蛋

(6) ts‘uaʔ

暫借錢

(7) ts‘uaʔ

騙錢

《雅俗通》      
《增補彙音》      
《彙音寶鑑》   擦、錣    
《厦音典》      
《台日大》  
《普閩》      
《綜台基》 掣、、瘛 、掣 掇、撮、 擦、、檫、掇、錣 泄、洩、疶、 ()、掇、
《台話大》   攃、礤  
《台大字》   礤、擦      
《國台》 (自造)   掣、 攃、礤() 疶、  
《台閩》 攃、礤()    
《閩方大》      
《台語正字》      
《台語字彙》 惙、擦 掣、撮、 攃、礤 泄、疶、  

 

  (1)人體會因寒冷、疾病、氣憤、激動、害怕而身體局部或全身發抖,台語說 ts‘uaʔ。這個 ts‘uaʔ 本篇以“因害怕而渾身發抖”或“發抖”概括。如:kiã(驚)-kauʟ-p‘i-p‘i-ts‘uaʔ(=嚇得渾身發抖)。前人用字有:擦、掣、、瘛、惙、

  (2)眼皮跳,台語說:bak(目)tsiu(珠)-p‘ue´(皮)teʔ-ts‘uaʔ。眼皮跳在中醫屬“筋惕肉瞤”的範疇。這種 ts‘uaʔ,前人用字有:、掣。

  (3)用力拉扯或急速拔除,台語說 ts‘uaʔ。如:ts‘uaʔ-tŋ(斷)=扯斷;ts‘uaʔ-ts‘uiʟ(喙) -ts‘iu(鬚)=拔除嘴毛;ts‘uaʔ-ke(雞)-mɔ(毛)=拔除雞毛。前人用字有:、掇、掣、撮。

  (4)把蘿蔔或甘藷用礤床刨成籤狀或絲狀,台語說 ts‘uaʔ-ts‘aiʟ(菜)-t‘au´(頭)-ts‘iam(籤)及 ts‘uaʔ-han(番)-tsi´(藷)-ts‘iam(籤)。這個 ts‘uaʔ 是動詞,前人用字有:擦、錣、掇、攃。所用的器具叫 ts‘aiʟ(菜)-ts‘uaʔ(=礤床,ㄘㄚˇ ㄔㄨㄤˊ),用字是“礤”。

  (5)大小便無法自禁而不自主地流出,台語說 ts‘uaʔ-sai`(屎)、ts‘uaʔ-dzio(尿),通常在極度驚恐狀態下發生。另外,雞、鴨下蛋叫 ts‘uaʔ-nŋ(卵)。這兩個 ts‘uaʔ,前人用字有:疶、、泄、洩、、泏。

  (6)短期借錢週轉,泉腔台語說 ts‘uaʔ,如:tsit(一)-kua`(寡)-lai´(來)-ts‘uaʔ leʔ(《台日大》)=暫時借我一點錢週轉。前人用字有:撥、掇、、撮、掣、窃。

  (7)利用欺騙手段使人付出高價錢,台語說 ts‘uaʔ,如:li`(你)-u(有)-ts‘uaʔ ɡua`(我)(《厦英》)=你欺騙我,使我付出很高價錢。tai(大)-ke(家)-m(毋)t‘aŋsio(相)-ts‘uaʔ(《台日大》)=大家不要互相敲詐錢。前人用字為“窃”。

  在這七個 ts‘uaʔ 的詞裡面,(6)和(7)似乎已成為“古語”,新近出版的台語及閩南語辭書大都沒有收錄這兩個詞。而(2)的 ts‘uaʔ 是眼皮跳,應可併入(1)的 ts‘uaʔ,因為眼皮也是身體的一部分。

  這樣說來,現代台語的 ts‘uaʔ 有四個詞:(1)[含(2)]、(3)、(4)、(5)。這四個 ts‘uaʔ 應該是各個獨立的詞,它們的語源及本字應該各不相同,但《台日大》卻對(3)及(4)的ts‘uaʔ 用同一個“掇”字;《普閩》和《閩方大》對(1)及(3)使用同一個“掣”字;《台閩》則對(1)、(2)、(3)的 ts‘uaʔ 都用“掣”字。

  本篇主要討論因害怕而渾身發抖的台語 ts‘uaʔ。對於這個意義的 ts‘uaʔ,前人使用的字有:擦、掣、、瘛、惙、六個字,下面逐一加以討論。

 

  (一)擦

  “擦”字不見於《說文》、《玉篇》、《廣韻》、《集韻》等書,清•翟灝《通俗編•雜字》說,“擦”字最初出現於金代《篇海》這一本字書。並認為“擦”是“攃”的後起的字,而“攃”的“摩”的意義是《集韻》開始說的。《集韻•入聲•曷韻》:“攃,摩也。七曷切。”“摩”意義的“攃”字的音是《集韻》七曷切(入聲、曷韻),屬山攝、一等、開口,而“擦”字的音是《字彙》初戛切,“戛”字在《廣韻》入聲、黠韻,屬山攝、二等、開口,“攃”、“擦”二字在中古可以說字音極為靠近。到了現代,“攃”、“擦”二字在國語都讀ㄘㄚ,台語都讀 ts‘at。而中古山攝、一二等、開口的字在台語白讀時不乏讀 -uaʔ 韻的例,如:獺、汏,他達切, t‘at t‘uaʔ;葛、割,古達切, kat kuaʔ;喝,許葛切, hat huaʔ;辣,盧達切, lat luaʔ。所以“擦”字在台語白讀時有 ts‘uaʔ 的音。

  “擦”字的意義,《正字通•手部》:“擦,摩之急也。”本義是現代漢語的“摩擦”,“即與物體接觸,或物體之間緊密接觸作較快的相對移動”(《漢字源流》1928頁)。

  《漢大字》對於“擦”字列出摩擦等六項意義,但沒有一個義項與“發抖”有關,因此,“擦”在台語雖可讀 ts‘uaʔ,但不是台語發抖義 ts‘uaʔ 的本字。

  不過,“擦”字的六個義項裡面有一個義項值得注意。《漢大字》:“擦,(5)刨擦(瓜果,使成為絲狀)。如:把蘿蔔擦成絲兒。”這個“刨擦(ㄅㄠˋ ㄘㄚ)”就是台語的 ts‘uaʔ-ts‘iam(擦籤),如:ts‘uaʔ-han(番)-tsi´(藷)-ts‘iam(籤)=把甘薯刨擦成竹籤狀。刨擦時把甘薯緊壓在礤床(ㄘㄚˇ ㄔㄨㄤˊ,台語 ts‘aiʟ-ts‘uaʔ[菜擦])上來回用力摩擦,甘薯就變成一根一根竹籤狀(叫做 han[番]-tsi´[藷]-ts‘iam[籤]),因為有摩擦的動作,所以 ts‘uaʔ-ts‘iam ts‘uaʔ 是“擦”字,而且是本字。

  在二次大戰後期,物資、糧食極為缺乏的年代,han-tsi´-ts‘iam(番藷籤)是被用來當做米的代替品,加在米裡一起煮成 han-tsi´-ts‘iam-pŋ(番藷籤飯)吃的。

 

  (二)掣、

  “掣”字,《廣韻》記錄兩個音:(1)尺制切(去聲、祭韻),蟹攝、三等、開口、穿三母;(2)昌列切(入聲、薛韻),山攝、三等、開口、穿三母。“掣”字,國音ㄔㄜˋ,係據昌列切;台音《彙音寶鑑》讀 tse,《厦音典》讀 tseʟ,都和《廣韻》的兩個反切不符。《台大字》把“掣”字讀做 ts‘eʟ ts‘iet 則分別與《廣韻》的“尺制切”及“昌列切”相符了。這兩個音是文讀音。

  “掣”字在台語白讀時有沒有 ts‘uaʔ 的音?因為 ts‘uaʔ 是入聲,我們就拿入聲的“昌列切”來討論。

  《廣韻》的“昌列切”屬山攝、三等、開口、入聲,跟這個同韻母的字,在台語文讀時大多讀 -iet 韻,如:滅,biet;泄,siet;哲,tiet;徹,t‘iet;折,tsiet;熱,dziet 等等。而在白讀時有讀 -uaʔ 韻的例,如:泄,私列切,ts‘uaʔ(泄屎,ts‘uaʔ-sai`);撤,丑列切,t‘uaʔ(撤開,t‘uaʔ-k‘ui);熱,如列切,dzuaʔ(天氣熱,t‘ĩ-k‘iʟ dzuaʔ)等。依此類推,“掣”字也應當有“ts‘uaʔ”的音。這個 ts‘uaʔ 就和台語發抖義 ts‘uaʔ 的語音相同了。

  “掣”字的意義,《漢大字》列舉(1)拽,拉;(2)迅疾而過;(3)拔,抽取;(4)揭示;(5)古代音樂術語等五項,表面上看起來沒有發抖的意義,不過郝懿行的《爾雅》義疏說:“掣者,《說文》作‘’,云:‘引縱曰。’”“”字在《說文》歸手部,不歸疒部。《說文•手部》:“,引縱曰,从手,瘛省聲。”(作者按:在《廣韻》,掣、瘛、同音,都是尺制切。又,掣、瘛同音,昌列切。)段玉裁的注說:“引縱者,謂宜遠而引之使近,宜近而縱之使遠,皆為牽掣也。”(作者按,引:拉過來;縱:放開。)他又說:“俗字作‘撦’,作‘扯’。……俗作‘掣’。”據此,“掣”是“”的俗字,“掣”有 ts‘uaʔ的音,“”也應該有 ts‘uaʔ的音。不過,在普通話,“”讀ㄔˋ(對應於尺制切);“掣”讀ㄔㄜˋ(對應於尺列切)。

  “”字雖然《說文》把它歸入手部,但從字的構形來看,也可歸入“疒”部,“”字的本義可能表示疾病的症狀。《靈樞•熱病》:“熱病,頭痛,顳、目,脈痛,善衂,厥熱病也。”(顳:ㄋㄧㄝˋ ㄖㄨˊ,左右太陽穴的位置。衂:ㄋㄩˋ,流鼻血。)整句的意思是說:“患熱病,頭痛,顳及眼睛部位牽掣,脈痛,常常流鼻血,這是熱厥上逆的病。”“目”就是台語 bak(目)tsiu(珠)-p‘ue´(皮)ts‘uaʔ,國語的“眼皮跳”了。由此引伸,因害怕而發抖的 ts‘uaʔ也是“”、“掣”了。

  又,《漢大詞》說“掣”有抽搐的意義。《醫宗金鑑•幼科雜病心法要訣》:“驚風八候,……勢若相撲謂之掣。”這裡的“掣”是抽搐的意思。驚風是中醫學兒科常見的病證,臨床以四肢抽搐或意識不清為主要特徵。而“抽搐”是“由於情緒緊張或某種疾病等,肌肉不由自主地收縮抖動。”(《現代漢語規範詞典》,語文出版社)台語因害怕而渾身發抖的 ts‘uaʔ 也屬於“抽搐”的範疇了。

  “”是“掣”的正字,“”的本義是引縱,即牽掣、抽搐,是肌肉不由自主地收縮抖動;因害怕而渾身發抖也是這種情形,所以台語發抖義的 ts‘uaʔ的本字是“”,“”的俗字是“掣”。

 

  (三)瘛

  “瘛”字,《廣韻》記錄三個音:(1)胡計切(去聲、霽韻),蟹攝、四等、開口、匣母;(2)尺制切(去聲、祭韻),蟹攝、三等、開口、穿三母;(3)昌列切(入聲、薛韻),山攝、三等、開口、穿三母。《漢大字》把“瘛”字讀做ㄔˋ,是根據“尺制切”。但是“瘛”的“昌列切”和“掣”同音,前面已討論過“掣”的台語白讀音是 ts‘uaʔ,所以“瘛”的台語白讀音也是 ts‘uaʔ

  “瘛”是一種筋脈痙攣的病。《素問•玉機真藏論》:“是故風者百病之長也,今風寒客於人,……。弗治,腎傳之心,病筋脈相引而急,病名曰「瘛」。”“筋脈相引而急”就是筋脈攣縮拘急,就是台語的 ts‘uaʔ

  “瘛”又與“瘲(ㄗㄨㄥˋ)”字組成合成詞“瘛瘲(ㄔˋ ㄗㄨㄥˋ)”,它是一種病證,又稱抽搐、搐搦、抽風。“瘛”是筋脈拘急而縮,“瘲”是筋脈緩縱而伸。手足伸縮交替,抽動不已,稱為“瘛瘲”(《實用中醫辭典》862頁,知音出版社)。這種症狀就是台語的 p‘i-p‘i-ts‘uaʔ 了。

  “瘛”和“瘛瘲”是因疾病而起的抽搐,台語說 ts‘uaʔts‘uaʔ 是“瘛”字。因害怕而渾身發抖,台語也說 ts‘uaʔ,這個 ts‘uaʔ 應該是“瘛”的引伸(“瘛”可以認為是“瘛瘲”的縮略),所以因害怕而渾身發抖的台語 ts‘uaʔ 的本字也是“瘛”。

 

  (四)惙

  《台話大》說 m(毋)bien`(免)-ts‘uaʔ(=不要怕)的 ts‘uaʔ 是“惙”字。

  “惙”字,《廣韻》陟劣切(入聲、薛韻),山攝、三等、合口、知母,國音ㄔㄨㄛˋ,台音 tuat(《厦音典》)。與“陟劣切”同韻母的字有一例台語白讀時讀 -uaʔ 韻:埒,力輟切,luaʔ。這表示“惙”可能有 -uaʔ 韻。但是惙字的反切上字“陟”屬“知”母,知母的字在台語大部分讀 t-,有少數例讀 ts-,如:知,tsai;註,tsuʟ;芍,tsiɔk;貞,tsieŋ;站,tsam;但沒有讀 ts‘- 的例。因此要把“惙”字在台語讀做 ts‘uaʔ,有困難。

  “惙”字的意義是憂愁、意不定、疲乏,並沒有“怕”的意義,m(毋)bien`(免)-ts‘uaʔ ts‘uaʔ 不是“惙”字,而應該是“因害怕而渾身發抖的 ts‘uaʔ”的引伸。如:sim(心)-kuã(肝)ts‘uaʔ-ts‘uaʔ(=心裡毛毛)及 ɡua`(我)bo´(無)-tiʔ(在)-ts‘uaʔ i(伊)(=我沒有在怕他)的 ts‘uaʔ 都是從發抖引伸為“怕”。

 

  (五)

  《台語正字》認為受驚 ts‘uaʔ-tsit(一)-e(下)的 ts‘uaʔ是“”字。《說文•立部》:“,驚皃。”意思是害怕的樣子。“”字的音,《廣韻》七雀切(入聲、藥韻),屬宕攝、三等、開口、入聲,國音ㄑㄩㄝˋ,台音 ts‘iakts‘iɔk。與“”同韻母的字沒有讀 -uaʔ 韻的例子,但一等、開口字則有,如:博,puaʔ。也許勉強可以說“”有 ts‘uaʔ的音,但“”的意義是害怕的樣子,並沒有發抖的意義。

 

結論

  綜合上面所說,掣、、瘛三個字在台語都有 ts‘uaʔ 的音,而且都有發抖的意義,都可以認為是台語 p‘i-p‘i-ts‘uaʔ 的“ts‘uaʔ”的本字,其中似以“瘛”字為最佳。(另請參閱<剉咧等[ts‘uaʔ-leʔ-tan`]>篇)

廣告
本篇發表於 p‘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5 Responses to 皮皮剉(p‘i⊦-p‘i⊦-ts‘uaʔ)──顫抖抖(因害怕而渾身發抖)

  1. 洪振忠 說道:

    皮皮可寫為 瑟瑟 有瑟惡發抖 寒風瑟瑟的用語
    說文: 瑟 必聲

    • 劉建仁 說道:

      “瑟"自從上古說文的"必聲"演變到中古的"所櫛切"(廣韻),聲母變化太大,"必聲"未必正確。"必"的甲骨文有的學者釋作"升"。若如此,則"瑟"可能原本"升聲"。如果"瑟"是"升聲",則經過通轉和旁轉(王力同源字典),"瑟"字可音變為中古"所櫛切"。 古漢語"瑟瑟"是風聲,也指寒涼貌及因寒涼而發抖的樣子。而台語"皮皮剉"則是因害怕而發抖的樣子。因此,用"瑟瑟"表示phi7_phi7並不適當。

  2. 陳熹權 說道:

    怶怶憏 pi8-pi7-cua6 因害怕而發抖

    • 陳熹權 說道:

      14. 皮皮剉(p‘i⊦-p‘i⊦-ts‘uaʔ)──顫抖抖(因害怕而渾身發抖)
      個人意見如下:
      怶 音:pi7 字義:因害怕而皮膚顫動
      【五音集韻】敷羈切【五音篇海】普皮切,$音披。怒也,憂也。 又【五音篇韻】彼義切,音賁,心怶憸也。

      憏 音:cua6 字義:懼怕而心未定、因害怕而發抖
      【集韻】丑例切,音傺。㤞憏,未定也。
      皮皮剉應為
      怶怶憏 pi8-pi7-cua6 因害怕而發抖

  3. Ang 說道:

    皮皮剉南島語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250892711974217/permalink/36495540723461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