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io)──養育

腰(io)──養育

  例句1:“上次到台北探親時,特別把小孫女帶回金門「自己腰」。”(2004.7.31.自由時報4頁)

  例句2:“「搖嬰仔歌」從搖着懷抱中的嬰兒入睡,到期許「養到你嫁娶」。”(1995.6.28.中國時報34頁)

 

  例句1的“自己腰”是金門的閩南語,讀做“ka-ki io”,是自己養育、撫養的意思。這個養育意義的閩南語 io,在台灣的閩南語也一樣通行。如:io-kiã`(囝)是養育子女:io-ẽĩ(嬰)・a(仔)是撫養嬰兒;io-sim(新)-pu(婦)a`(仔)是收養童養媳;ho`(好)-io-ts‘i(飼)是容易撫養(對嬰兒而言,指撫養時沒有什麼問題,不生病,很健康)。

  例句2的“搖嬰仔歌”是台語,讀做 io´-ẽĩ a kua或說 ĩ)。這裡的 io´(搖)應該是 io(養育義)之誤。io-ẽĩ a 是撫養嬰兒,不是搖晃嬰兒。因為 io(陰平)和 io´(陽平)在連讀變調時都變為陽去聲,所以 io-ẽĩ(嬰)・a(仔)就很容易被誤作“搖嬰仔(io´-ẽĩ a)”。

  固然,在哄嬰兒睡覺時會把嬰兒抱在懷裡搖來搖去,也會把嬰兒放在搖籃裡搖晃,但是這些都是撫養嬰兒的方式及過程,io-ẽĩ a io 應該是養育意義的 io,而不是搖晃意義的 io´(搖)。

  《搖嬰仔歌》由盧雲生作詞,呂泉生作曲,於1945年發表。歌詞總共六段,最後一段的歌詞如下(據《台灣民間歌謠》,鄭恒隆編著,南海圖書文具有限公司,1989年):

  嬰仔嬰嬰睏,一暝大一寸;(嬰嬰:ĩ-ĩ,譬聲詞。一暝:tsit-mi´,一個晚上。)

  嬰仔嬰嬰惜,一暝大一尺。

  痛子像黃金,成子消責任;(痛子:t‘iãʟ-kiã`,疼孩子。成子:ts‘iã´-kiã`,養成孩子。)

  養到恁嫁娶,我才會放心。(恁:lin`,你們。)

  台語養育義的 io,例句1使用“腰”字,《厦英》及《台日大》使用“育”字,《普閩》及《厦方言》使用“邀”字,《厦方言》說這是同音假借。《台大字》則認為是“幺”字。《台語正字》認為粥、、毓、四個字都是台語 io 的字。

  下面逐一加以討論。

 

  (一)腰

  “腰”字在台語的文讀音是 iau,白讀音 io,指人體胯上脇下的部分,字本身並沒有養育的意義,台語養育義的 io 使用“腰”字,顯然只是同音假借。

  台灣在日治時代的初、中期,教育不普及,識字的人不多,而當時的社會風氣又是重男輕女,生了女孩子就說:bɔŋ`-io bɔŋ`-ts‘i(飼),意思是姑且養之育之。到戶政事務所報戶口時也說女嬰的名字是 bɔŋ`-iobɔŋ`-ts‘i,於是戶籍員就照語音記錄“罔腰”、“罔市”作為新生女嬰的名字。過去的台灣婦女,有很多人叫做“罔腰”、“罔市”是這樣來的(曾經有過電視劇劇名叫做《罔市的一生》)。“罔腰(bɔŋ`-io)”、“罔市(bɔŋ`-ts‘i)”都是同音假借。

  台語 bɔŋ`-io bɔŋ` 是“姑且”的意思,它的本字可能是“妄”。妄字,《廣韻》巫放切(去聲、漾韻),台音讀上聲 bɔŋ`,有胡亂、隨意的意義,可能引伸為“姑且”的意義。

 

  (二)毓、育

  金文的“毓”()從“母”(),從“頭在下面的子”(),“倒子”的下面加三個小點表示血水,整個字表示“婦女生產孩子”,是一個象形表意字。“婦女生產孩子”也就是“毓”字的本義。《說文•部》:“毓(),育()或从每。”認為“育”是正體,“毓”是“育”的或體。事實上“育”字是從“毓”字簡化而來的。

  篆文“育”字從(頭在下面的“子”),從肉(月),和“毓”字比較,可以知道“育”是把“毓”的“每”和三點血水去掉,保留了“”(倒子),另加意符“肉(月)”而成。“育”字的本義仍然是“生產孩子”。《說文•部》說:“育,養子使作善也。”不是本義。

  “毓”和“育”同源,有繁簡之分,本義都是“生產孩子”,但“毓”字現在大都只用於人名,而“育”字則普遍使用。如生育、節育、絕育、生兒育女的“育”是用它的本義“生產孩子”。而育嬰、育幼、哺育、養育、撫育、飼育、育苗、育林等的“育”則是“養活”的意思,對人而言則兼有教化的意義,這些都是育字本義“生產孩子”的引伸。

  “育嬰”台語叫做 io-ẽĩ a,足見在詞義上“育”就是台語的“io”。但是“育”字在台語有沒有 io 的音?如果有的話,“育”就是台語養育義 io 的本字了。

  “育”字,《廣韻》余六切(入聲、屋韻),屬通攝、三等、入聲、以母(喻四),台語文讀音 iɔk。通攝、三等、入聲字在台語並沒有讀做 -ioʔ的例,但同樣的通攝,它的一等入聲字則有讀做 -oʔ的例,如:卜,博木切,pɔkpoʔ,普木切,p‘ɔkp‘oʔ(草密生);,桑谷切,sɔksoʔ(吸吮)等。三等韻與一等韻的差別在於有沒有介音 -j-(在台語變為 -i-),一等韻的卜、等有 -oʔ的音,三等韻的“育”就可以在 -oʔ前面加介音 -i- 成為 ioʔ(陽入聲)了。

  “育”字“余六切”的反切上字“余”屬以母(喻四),在三十六字母歸類為次濁,它的聲調在台語成為陽聲調,即陽入。而陽入調的調值在厦門話和陰平調近似(參見《閩方大》17頁聲調),經過長期的口語相傳,“育”的白讀音就變成陰平調的 io 了。

  “育”字既有養育、撫養的意義,在台語又可以讀做 io,台語養育義 io 的本字就是“育”了。

 

  (三)

  “”字,《玉篇•部》說和“育”字相同。

  “”字,《改併四聲篇海•米部》引《搜真玉鏡》:“,音育。”《字彙補》:“,義闕。”(轉引自《漢語大字典》)。有這個字,但不知道它的意義。

 

  (四)邀

  “邀”字,《廣韻》於霄切(平聲、宵韻),和腰字同音,因此“邀”的台音是iauio

  邀字的意義是迎候、遮攔、希求、招引、約請等,和養育無關,《厦方言》也明白地說用“邀”字是同音假借。

 

  (五)幺

  “幺”字,《廣韻》於堯切(平聲、蕭韻),台語文讀音 iau,白讀音 io;字義是細小、“一”的俗稱等。《說文》說:“幺,小也,象子初生之形。”但是近現代學者朱駿聲及李孝定都說“幺”是“糸”的一半,並不是“象子初生之形”。據此,“幺”字並沒有養育的意義,台語養育義的 io 使用幺字,也是同音假借。

 

  (六)粥

  “粥”字,《廣韻》記錄“之六切”及“余六切”(均入聲、屋韻)兩個音,而讀做“之六切”(國音ㄓㄡ)時是稀飯的意思;讀做“余六切”(國音ㄩˋ)時“粥”同“鬻”,賣的意思,又同“育”字,養育的意思(見《辭源》),如:《周禮•秋官•脩閭氏》:“掌比國中宿互者,與其國粥。”鄭玄注:“粥,養也。”《大戴禮記•夏小正》:“初俊羔助厥母粥。俊也者大也,粥也者養也。”

  “粥”字讀做“余六切”(台音 iɔk)時,音義都和“育”相同,而“育”在台語可以讀 io,“粥”當然也可以有 io 的音。因此,“粥”字也可以認為是台語養育義 io 的本字。不過,粥字一般人只知道讀做ㄓㄡ,台音 tsiɔk,意思是稀飯,把它拿來當做台語養育義 io 的本字,恐怕容易引起混亂。

 

結論

  總結上面的討論,台語養育義的“io”,它的本字應該是“育”字。

  

廣告
本篇發表於 O(零聲母)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腰(io)──養育

  1. 陳熹權 說道:

    19. 腰(io)──養育
    個人意見如下:
    毓 iok5 同"育"字、生長養育
    毓德 iok4-dik5 育德
    毓才 iok4-jai2 育才
    毓兒 iok4-zi2 育兒

    育 iok7 撫養、培養、滋長
    育達 iok8-dat7 育達
    育樂 iok8-lok8 育樂
    育成 iok8-sing2 育成

    俼 io1 養育
    俼 【康熙字典】俗鬻字。
    俼傹 io7-qianx4 養育子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