搓圓仔湯(so-ĩˊ-aˋ-t‘ŋ)──圍標

搓圓仔湯(so-ĩ´-a`-t‘ŋ)──圍標

  例句1:“國內公共工程開標,早年除了「綁規格標」手法司空見慣,俗稱的「搓圓仔湯」圍標風盛行,不少競標者其實是空頭公司,只要陪標就可分食「圓仔湯」錢。”(2007.1.2.自由時報B1頁)

  例句2:“台北地檢署偵辦XX案,認定……在台關係企業職員白XX、駱XX等人以「搓圓仔湯」方式圍標,意圖朋分七千萬元不法利益。”(2005.2.6.自由時報17頁)

  例句3:“不知何時,人家把選舉協商退讓稱之為「搓圓仔湯」,也許,做湯圓搓啊、搓啊,搓掉了某些部分。”(1997.12.19.自由時報41頁)

  例句4:“特偵組已經依據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七條「搓圓仔湯」條款,發動偵查,引起政界不小波瀾。”(2007.11.27.自由時報A13頁)

  例句5:“林XX競選台北縣長,……因緣際會勉強被提名,最終還是逃不了被「搓掉」的命運。”(2001.9.7.自由時報15頁)

 

  在公家機關招標工程時,參加投標者事先協商決定誰來得標、投標價格、利益分配等的行為叫做“圍標”,而參加協商者因為放棄得標權利,都會從得標者分得利益(通常是金錢)。這種圍標行為,台語叫做“so-ĩ´-a`-t‘ŋ”,一般寫做“搓圓仔湯”,並且已經變成國語語詞了。

  為什麼“圍標”叫做“搓圓仔湯(so-ĩ´-a`-t‘ŋ)”?這與日語有關。

  圍標的日語叫做“談合入札(だんごう・にゆうさつ)(dan-gō-nyu-satsu)”,“談合(dan-gō)”是協商、商議,“入札(nyu-satsu)”是投標。在台灣,日治時代就有這種行為,而“談合(だんごう)(dan-gō)”與“團子(だんご)(dan-go)”(或作糰子)語音相近,僅有長音、短音之別(合[ごう,],長音;子[ご,go],短音),而日語“團子(dan-go)”就是台灣的“圓仔(ĩ´-a`)”,於是圍標的日語“談合入札(dan-gō-nyu-satsu)”就變成台語“搓圓仔湯(so-ĩ´-a`-t‘ŋ)”了。

  如果仔細推敲起來,“搓圓仔湯”在語法上說不通。“圓仔(ĩ´-a`)”都煮成“湯”了,如何“搓”法?要搓,一定是“搓圓仔”,是製作“圓仔”的動作,“搓圓仔(so-ĩ´-a`)”才是符合語法的說法。不過,“搓圓仔湯(so-ĩ´-a`-t‘ŋ)”已經是約定俗成的短語了。

  “搓圓仔湯”的重點在於協商,協商誰來得標,陪標的人可以分多少錢。在選舉時,如果參選人太多,選票無法集中,政黨提名的候選人可能落選,此時往往由政黨黨部出面協商,協商由誰出馬競選,誰該退讓,退讓的條件是什麼(用金錢打發,或派任好職位等)等。這種協商也叫做“搓圓仔湯”,是“圍標”意義的引伸,而對於被勸退的人就說“被搓掉了”。例句345就是選舉時的“搓圓仔湯”的例句。

  日本的“團子(dan-go)”是把穀類的粉用水攪和,做成小球後蒸熟或煮熟的食物,通常三、五個團子串在一起賣。有時再塗上調味料燒烤,或帶餡,或灑上大豆粉。

  台灣的“圓仔(ĩ´-a`)”是一種糯米做的食品。先把糯米浸水一晚,然後用石磨磨成米漿,把米漿裝在棉布袋裡,上面放置大石頭,或把米漿袋放在長凳上,上面綁扁擔壓搾米漿袋,把水分擠出來,使米漿變成可塑性的米粉團,再取出一小塊米粉團煮熟加入生米粉團攪和均勻,成為“圓仔粞(ĩ´-a`-ts‘eʟ)”。然後把“圓仔粞”搓成條狀,捏出一小塊,用雙手手掌搓成球形,“圓仔(ĩ´-a`)”就成了。

  台灣的“圓仔(ĩ´-a`)”相當於大陸的“湯圓”,但不帶餡。

  “圓仔(ĩ´-a`)”的食用方法是:把水煮開後放入“圓仔”,等“圓仔”浮上來時(表示“圓仔”已熟),加糖調味即可食用,叫做“圓仔湯(ĩ´-a`-t‘ŋ)”。也可以加入豬肉、蝦米、冬蒿等煮成“鹹圓仔湯(kiam´-ĩ´-a`-t‘ŋ)”。

  台灣習俗,冬至叫做冬節,在冬至當天一大早就必須用甜的“圓仔湯(ĩ´-a`-t‘ŋ)”祭拜祖先,因此在過去的年代,冬至的前一個晚上,家家戶戶無論大人、小孩都要“so-ĩ´(圓)-a`(仔)”(或說“so-ĩ´”),以備明天一大早煮 ĩ´(圓)-a`(仔)-t‘ŋ(湯)供奉祖先。

  “so-ĩ´(圓)-a`(仔)”就是把一小塊(技術好的可放三、四塊)糯米粉團放在兩手掌之間,兩手掌輕輕做旋轉運動,把糯米粉團搓揉成圓球形的動作。這個台語的 so 相當於國語的“搓(ㄘㄨㄛ)”,“搓”的意義是“兩個手掌反覆摩擦,或把手掌放在別的東西上來回揉。”(《現漢》五版237頁)。因此,台語的“so-ĩ´(圓)-a`(仔)”,報刊就寫做“搓圓仔湯”了。

  事實上,台語的“so”的本義是“把手輕輕按著物體表面或身體的一部分並來回移動手或旋轉手輕輕摩擦叫做 so(此時的手用手掌及手指,但不用指甲)。”這個台語“so”比較接近於國語的“撫摩”。例如:魚買回來洗乾淨後在魚的身上撒一點塩,並用手輕輕摩擦使均勻叫做“so-iam´(塩)”。又如 so-t‘au´(頭)-k‘ak(殼)是撫摩頭、摸摸頭。又,農夫在水田裡趴著,用手撫摩泥土表面,把長出來的雜草拔起來並埋在泥土深處,叫做“so-ts‘au`(草)”(真是“粒粒皆辛苦!”)。

  台語撫摩義 so 的本字如何?先看前人用字的情形。

  《妙悟》用“搔”字(搔首)(刀韻、時母、陰平聲);《雅俗通》用“搔”(手爬)、“抄”(摩切)(高韻、陰平聲、時母);《增補彙音》用“搔”/“”(手把也)(高韻、陰平聲、時母)(作者按:“把”同“爬”,搔之意。);《彙音寶鑑》用“搔”(手把也)、“抄”(摩切也)、“”(手把也)、“”(手挼也)、“挲”(仝上字)、“莏”(仝字)(見高韻、陰平聲、時母);《厦英補》說是“搔”字;《厦音典》用“挲”/“”、“搔”/“”、“抄”;《台日大》用“搔”;《普閩》用“挲”;《綜台基》用“搔”/“”、“”/“挲”、“搓”;《台話大》用“搔”;《國台》用“”/“挲”;《台語正字》用“”(圓丫)、“搔”(搔草);《台語字彙》用“”/“挲”;《閩方大》用“挲”/“”/“搓”。

  整理起來可得到搔、抄、、挲、莏、搓七個字,下面逐一加以討論。

 

  (一)搔、

  “搔”字,《廣韻》蘇遭切(平聲、豪韻),台語讀 so(國音ㄙㄠ),和台語撫摩義 so 的語音相同,但“搔”的意義,《說文•手部》:“搔,括也。”段注說“括”應該作“刮”,掊杷(抓杷)的意思,就是台語的 pe´。《漢大字》說,“搔”是用指甲或別的東西輕輕地刮、抓撓。如:搔頭皮、搔到癢處、搔首弄姿(《現漢》)。這個“搔”和台語的 pe´ dziauʟ相當,不是台語撫摩義 so 的本字。

  另外,《字彙》說“”和“搔”相同,是俗字。

 

  (二)抄(、挲、獻、沙)

  “抄”字,《廣韻》記錄兩個音:(1)楚交切(平聲、肴韻),台音 ts‘au;(2)初教切(去聲、效韻),台音 ts‘auʟ,沒有 so 的音。《集韻》記錄四個音:(1)初交切(平聲、爻韻),台音 ts‘au;(2)桑何切(平聲、戈韻),台音 so;(3)楚絞切(上聲、巧韻),台音 ts‘au`;(4)楚教切(去聲、效韻),台音 ts‘auʟ。“抄”字《集韻》記錄了“桑何切”,台語讀 so 的音。此時“抄”的意義是:“抄、沙,摩也。亦省。或書作挲。通作獻、沙。”意思是說,摩的“”也省筆作“抄”,或寫做“挲”,又通作獻、沙(《集韻》都給獻、沙記錄“桑何切”的音)。

  《集韻》說“抄”是“摩”,而“摩”的意義是“用手撫摩”(《現漢》五版962頁),正是台語撫摩義 so 的詞義。因此,“抄”是台語撫摩義 so 的可能本字。

 

  (三)、挲、莎

  “”字,《廣韻》素何切(平聲、歌韻),台語讀做 so(國音ㄙㄨㄛ),字義是《玉篇•手部》(元刊本):“,素何切;摩。亦作莎。”《廣韻•歌韻》:“,摩。”“摩”的意義是“用手撫摩”(動詞)(《現漢》),而“撫摩”(“撫摸”同)是“用手輕輕按著並來回移動”(《現漢》五版422頁),這就是台語的 so 了。台語的 so 不只是來回移動,還包括圓形旋轉,如 so-ĩ´(圓)-a`(仔)的動作。“摩”的書證有《漢書•薊子訓傳》:“後人復於長安東霸城見之,與一老人共摩挲銅人。”(按:挲,同)。摩挲銅人就是撫摸銅人。

  台語撫摩義的 so,應該是“摩”的縮略,只取“so)”表示撫摩。

  《廣韻》又說“挲”同“”,《玉篇》說“”也作“莎”,所以“挲”和“莎”都是“”的異體字。

 

  (四)莏、莎、挲

  “莏”字,《廣韻》蘇禾切(平聲、戈韻),台語讀做 so(國音ㄙㄨㄛ),字義是《廣韻》:“莏,手挼莏也。”“挼”,國音ㄖㄨㄛˊ,同“捼”,搓、摩挲的意思(《漢大字》)。“挼莏”就是“捼莏”,兩手搓磨的意思(《漢大字》)。“捼莏”的意義和台語 so-ĩ´(圓)-a`(仔)的 so 的詞義差不多,台語 so 可能就是“捼莏”的“莏”。

  “挼莏”又寫做“挼莎”、“挼挲”。如唐•元稹《長慶集•酬孝甫見贈詩之三》:“十歲荒狂任博徒,挼莎五木擲梟盧。”(五木:古代賭博用具。梟盧:古代博戲樗蒱的采名。)宋•楊萬里《誠齋集•凍蠅詩》:“隔窗偶見負暄蠅,雙腳挼挲弄曉晴。”

  又,“捼莏”又寫做“捼莎”,兩手摩搓的意思,在古漢語也指洗手。如《禮•曲禮》:“共飯不澤手。”鄭玄注:“澤,謂捼莎也。”“澤手”就是洗手。

 

  (六)搓

  “搓”字,《廣韻》七何切(平聲、歌韻),國音ㄘㄨㄛ,台語讀做 ts‘o。字義是《廣韻》:“搓,手搓碎也。”“搓”的現代漢語的意義是:“兩個手掌反覆摩擦,或把手掌放在別的東西上來回揉。”(《現漢》五版237頁)。台語 so-ĩ´(圓)-a`(仔)的 so 是兩個手掌反覆摩擦的動作,所以國語譯做“搓圓仔”。

  《綜台基》認為“搓”字台語讀做 ts‘o,音變為 so。“搓”字的《廣韻》反切是“七何切”。反切上字“七”表示聲母,在中古屬“清母”。中古屬清母的字的聲母在現代台語都讀做 ts‘-(舌尖清塞擦音),沒有一個讀做 s-(舌尖清擦音),所以,ts‘o 音變為 so 的說法恐怕說不通。

 

結論

  從上面的討論來看,台語撫摩義 so 應該和合成詞“摩”、“挼莏”、“挼莎”、“挼挲”、“捼莏”、“捼莎”有關,這些詞都是撫摩或兩手搓摩的意思,而這些合成詞的第二個詞素“”、“莏”、“莎”、“挲”在台語都讀做 so,台語撫摩義 so 的本字可能是“”等這些字,可能是“摩”等合成詞的縮略。

  從文獻來看,“”、“莏”、“莎”、“挲”四個字是同一個字,而且似乎“”是正體字,“莏”、“莎”、“挲”是“”的異體字。《閩方大》選用“挲”做為 so 的字,也是不錯的選擇。

  總之,台語撫摩義 so 的本字應該是“(挲)”字,so-ĩ´(圓)-a`(仔)的 so 是撫摩的引伸,本字也應該是“(挲)”字。

 

廣告
本篇發表於 s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搓圓仔湯(so-ĩˊ-aˋ-t‘ŋ)──圍標

  1. chenfra 說道:

    「搓圓仔湯」的台語特殊造詞有「湯」一字不合邏輯的話,因為湯圓煮熟成湯後,已經無法手搓或「挲圓」,但是台語有「圓仔湯」的甜點,因此被「同化」造詞,這是語音律(phonetic law)的語言學現象。此類社會語言很凸出,但是台語獨立自閩南語而帶有不少日語的借語台語化如「洛哥束哥」("どこそこ"の人),「落宋落宋」(日語"のそのそ"慢慢地形容詞),「氣毛」(気持ち),/tsit-kaí/一回,等等直接音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