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鬥陣(oʔ-tauʟ-tin⊦)──不好相處

難鬥陣(oʔ-tauʟ-tin)──不好相處

  例句:“施主席,別這麼「難鬥陣」,配合演戲嘛。”(2002.9.4.自由時報15頁,漫畫)

 

  例句裡“難鬥陣”是一個台灣話語詞,讀做“oʔ-tauʟ-tin”。“oʔ”是難、不容易,tauʟ-tin是“一起”,如 tauʟ-tin-kiã´(行)是一起走。在這裡“難鬥陣(oʔ-tauʟ-tin)”是“難相處”的意思。

  台語 oʔ-tauʟ-tin的反義詞是 ho`(好)-tauʟ-tin。又 oʔ-tauʟ-tin也說 p‘ãi`(否)-tauʟ-tin,可見台語 oʔ ho`(好)或 p‘ãi`(否)相對。

  台語“難鬥陣”(oʔ-tauʟ-tin)的“難”字台語讀做 lan´,和 oʔ差很多,顯然“難”不是台語困難義 oʔ的本字,使用“難”字是“同義假借”,或說訓讀。而 tauʟ-tin應該寫做“鬬陣”,詳<鬥陣(tauʟ-tin)>篇。本篇討論困難義的 oʔ

  《妙悟》刀韻、英母、上入(oʔ)下收有“惡”字,它說:“惡,惡辨。”而《妙悟》對於“辨”字的解釋是:“辨,幹也。”(軒韻、邊母、下上),所以“惡辨”應當是現代台語所說的 oʔ-pan,就是難辦的意思。

  《雅俗通》高韻、上入聲、英母(oʔ)下說:“難,不易也。”《增補彙音》、《彙音寶鑑》也都一樣,對於 oʔ都使用“難”字。

  《厦英》說厦門話 oʔ是困難(difficult)、慢(slow)的意思,並說這個 oʔ的文讀音是 ɔk,意義是 bad,顯然 ɔk 所指是“惡”字。換言之,《厦英》認為厦門話困難義的 oʔ是“惡”字。

  《台日大》則持不同看法,台語困難義的 oʔ使用“難”字。

  《普閩》對於 oʔ採用“”字。它說“oʔ)”的意義是“難”,跟“容易”相對。

  《綜台基》則難、惡、三個字並列,認為 oʔ的語源是“惡”,“”同“惡”,“難”是訓讀。

  《台話大》認為台語困難義的 oʔ是“奧”,並認為“惡”同“奧”。

  《厦方言》認為 oʔ沒有字,民間有的字作“”。

  《台語正字》認為是“迂”字。

  《台語字彙》則、奧、難並列。

  《台閩》對於 oʔ採用“”字。

  《閩方大》用“”字,但說“”是民間用字,本字是“惡”。

  經整理,台語困難義的 oʔ,前人用過的字有:惡、、難、奧、迂五個,下面逐一討論。

 

  (一)惡

  “惡”字,《廣韻》記錄三個音義:(1)哀都切(平聲、模韻);“安也。”(2)烏路切(去聲、暮韻);“憎惡也。”(3)烏格切(入聲、鐸韻);“不善也。”其中和本篇有關的是“烏格切”。

  “烏格切”屬於宕攝、一等、開口、入聲,國音ㄜˋ,台音 ɔk。而跟“烏格切”同韻母的字在台語大都文讀音 -ɔk,白讀音則有 -oʔ的例。如:閣,kɔkkoʔ;粕,p‘ɔkp‘oʔ;索,sɔksoʔ;落,lɔkloʔ 等等。

  《廣韻》“烏格切”的反切上字“烏”屬影母,在台語變成零聲母。又因影母是清音,在台語音讀時大都保持陰聲調。

  結合“烏格切”的韻母、聲母和聲調的變化,可以知道“惡”字在台語白讀時可以讀做“oʔ”(陰入聲)。

  在漢語裡,“惡”的本義是罪過、很壞的行為,如作惡多端、無惡不作、罪大惡極等的“惡”都是這個意義。“惡”與“善”相對,如遏惡揚善;諸惡莫作,衆善奉行。“惡”的意義從罪惡的本義引伸出“不好”、“壞的”意義。如惡果(壞結果)、惡名(不好的名聲)、惡習(不好的習慣)、惡意(壞的用意)等。

  不好、壞的反義詞是“好”,而“好”有“容易”的意義,如:好走、好過、好辦等的“好”是容易的意思。跟這些短語相對應的台語 ho`-kiã´(好行)、ho`-kueʟ(好過)、ho`-pan(好辦)等的 ho`(好)也是容易的意思。“好”的相反是“不好”,“好”既然有容易的意思,反義詞“不好”就有“不容易”的意義了。如:不好走、不好過、不好辦等的“不好”是不容易的意思。在台語則說 p‘ãi`-kiã´(否行)、p‘ãi`-kueʟ(否過)、p‘ãi`-pan(否辦)。

  “難”是“不容易”的同義詞,因此,前面所舉國語不好走、不好過、不好辦等短語也可以說難走、難過、難辦。台語則說 oʔ-kiã´(行)、oʔ-kueʟ(過)、oʔ-pan(辦)。“不好”的同義詞是“惡”,既然“不好”有不容易、難的意義,“惡”也應該有不容易、難的意義。

  上面所說“惡”與“難”的關係,可以用下面的圖表示。

  “惡”有不容易、難的意義,而“惡”的台語白讀音又是 oʔ,因此,台語困難義 oʔ的本字應該是“惡”字。

  從“惡”的反義詞“善”來看也可以得到同樣的結果。

  “善”有“容易”的意義,如善忘、善變、善感等的“善”都是容易的意思。“惡”是“善”的反義詞,“善”既然有“容易”的意義,它的反義詞“惡”就應當有“不容易”、“難(ㄋㄢˊ)”的意義。“惡”的這個不容易、難的意義還保留在台語裡,讀做 oʔ

 

  (二)

  “”字《說文》、《玉篇》、《廣韻》都沒有收,但見於《集韻》。《集韻》在“惡”字下說:“惡或从人。”所以,“”是“惡”的或體字。如前述,“惡”是台語困難義 oʔ的本字,“惡”的或體“”自然也是台語 oʔ的本字了。“惡”的基本意義是善惡的惡,台語困難義 oʔ如能採用“”字,可避免與善惡的“惡”混淆,是一個不錯的辦法。

 

  (三)難

  “難”字《廣韻》記錄兩個音:(1)那干切(平聲、寒韻);字義是“艱也。”(2)奴案切(去聲、翰韻);字義是“患也。”不容易意義的“難”是那干切,台語讀做 lan´,跟台語困難義的 oʔ在音韻上沒有音變關係。台語 oʔ使用“難”字是借用它的意義,也就是所謂“訓讀”。

 

  (四)奧

  “奧”字《廣韻》烏到切(去聲、号韻),台語讀做“oʟ”。oʟ是陰去聲,困難義的台語 oʔ是陰入聲,聲調不符。

  《康熙字典》引用《洪武正韻》說,奧字又“乙六切”。依反切下字“六”推論,“乙六切”屬通攝、三等、開口呼。這個韻母如果轉成一等則有 -oʔ的韻母。如:卜,博木切,台語pɔkpoʔ,因此“奧”字在台語有讀做 oʔ的可能。

  在字義上,“奧”字的本義是祭拜室內西南隅神靈,引伸指室內深處,進一步引伸指含義深,如奧妙、深奧。合成詞“深奧”雖然有不容易理解的意義,但基本上“奧”字沒有困難的意義。

  “奧”字雖然在台語有可能讀做 oʔ,但字義基本上沒有困難的意義,“奧”應該不是台語困難義 oʔ的本字。

 

  (五)迂

  “迂”字《廣韻》記錄三個音義:(1)羽俱切(平聲、虞韻);“遠也,曲也。”(2)憶俱切(平聲、虞韻);“曲也。”(3)於武切(上聲、麌韻);“曲迴皃。”字音雖然有三種,字義卻是相同。迂字在台語讀做 u,與“憶俱切”相符。

  迂字的三個音都屬遇攝、三等、合口呼,都是陰聲。屬於遇攝、三等、合口呼的字在台語大都讀做 -u -i,白讀時有一個例讀做 -o,即“無”(bo´)字(也有人認為 bo´ 不是“無”字),但聲母是雙唇音。“迂”字在台語應該沒有 oʔ的音。

  《台語正字》認為“迂”有 oʔ的音,說“(迂的)意思是迂回迂曲,紆餘曲折,不直接。”又說“生理囝迂生(sieŋ-li`-kiã` oʔ-sẽ ──本書作者補注音):會做生意的難產生。”把台語 oʔ譯做“難”,似乎認為 oʔ是迂回迂曲的引伸。接着又說:“慢娶厶,迂有孫(ban-ts‘ua-bɔ`oʔ-u-sun ──本書作者補注音),如果是父子都晚婚,就更甚。”似乎想說台語 oʔ有迂緩(行動遲緩之意)的意義。

  其實,oʔ-u(有)-sun(孫)也可以說是“不容易有孫子”,如果說台語 oʔ有遲緩的意義也應該是“不容易”的引伸,因為“不容易”的事情需要多花時間,多花時間就遲緩了。

  前面已討論過,台語不容易意義“oʔ”的本字應該是“惡”字。台語 oʔ既然有本字“惡”,oʔ的遲緩義又是從“不容易”的意義引伸,似乎沒有必要另外使用“迂”字了。

 

結論

  總結上面所論,台語困難義“oʔ”的本字是“惡”,為避免和善惡(ㄜˋ)及好惡(ㄨˋ)的“惡”混淆起見,台語困難義的 oʔ可以使用“惡”的異體“”。

 

 

附論1.  oʔvs. p‘ãi`(否)

 

  在台語,使用“oʔ”的詞或短語,它的 oʔ同時可以譯成國語的“不好”及“不容易、難”。這個時候台語的 oʔ可以用 p‘ãi` 代替,意義不變。例如:

  oʔp‘ãi`-kɔŋ`(講)=不好講;難講。

  oʔp‘ãi`-tsoʟ(做)=不好做;難做。

  oʔp‘ãi`-pan(辦)=不好辦;難辦。

  oʔp‘ãi`-tauʟ-tin(陣)=不好相處;難相處。

  但有些語詞或短語的“oʔ”卻不能譯做“不好”,也不能用 p‘ãi` 代替。例如下面短語裡的“oʔ”就不能用 p‘ãi` 代替。

  tsiã´(誠)-oʔ)=真難;很難(但不能譯做真不好、很不好)。

  k‘uaiʟ(快)iaʔ(抑)-oʔ)=容易還是不容易。

  kɔŋ`(講)kin`(緊),tsoʟ(做)oʔ)=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困難;說易行難。

  oʔ-sẽ(生)=不容易生出來。如 sieŋ(生)-li`(理)-kiã`(囝)oʔ-sẽ(生)=要有一個會做生意的兒子不容易。

 

 

附論2.  oʔvs. k‘uaiʟ(快)

 

  在下面的例子裡,k‘uaiʟ(快)和 oʔ)相對。

  “做娘快,做”(tsoʟ-niu´ k‘uaiʟtsoʟ-kan` oʔ。娘 niu´:女主人;少奶奶。 kan`:婢女;丫鬟。)=做少奶奶容易,做丫鬟不容易。

  “快抑”(k‘uaiʟ iaʔ-oʔ)=容易還是不容易?

  “快”本來是快慢的快,迅速的意思,但在台語,“快”有容易的意思。

  又在“快抑”,如果把“快”當做迅速解釋,則“oʔ)”有慢、遲緩的意義。如 hiaʔniʔ oʔk‘aʔ-kin`(緊)・le=那麼慢,快一點啦。這裡 oʔ 是“慢”的意思。可以說是從“不容易”引伸而來。

 

 

附論3.  oʔvs. kin`(緊)

 

  台語的 oʔ)也和 kin`(緊)相對。kin`(緊)在台語是“快”的意思,不過在和 oʔ相對時,則 kin` 有“容易”的意思。例如:

  kɔŋ`(講)kin`(緊),tsoʟ(做)oʔ)=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說易行難)。

  而在“hiaʔniʔ oʔ),k‘aʔ(較)-kin`(緊)・le!”=那麼慢,快一點啦!則 kin` 是“快”的意思,相對的 oʔ則是“慢”的意義了。

  又如“ban(晚)-ts‘ua(娶)-bɔ`(某),oʔ-u(有)-sun(孫)”=晚婚則抱孫子慢。這裡的 oʔ也是“慢”的意義。

  台語 oʔ的有“慢”的意義,可以說是從“不容易”引伸而來。

 

 

附論4.  oʔvs. ho`(好)

 

  “好”有“容易”的意義,而台語 oʔ)的意思是“不容易”、“難”,因此,在台語,ho`(好)常與 oʔ)相對。例如:

  oʔ-tauʟ(鬬)-tin(陣)↔ ho`(好)-tauʟ(鬬)-tin(陣)=難相處↔好相處。

  oʔ-kiã´(行)↔ ho`(好)-kiã´(行)=難走↔好走。

  oʔ-kɔŋ`(講)↔ ho`(好)-kɔŋ`(講)=難講↔好講。

  oʔ-tsoʟ(做)↔ ho`(好)-tsoʟ(做)=難做↔好做。

  oʔ-kueʟ(過)↔ ho`(好)-kueʟ(過)=難過↔好過。

  但在下面的例子(五官的感覺)則ho`(好)與 p‘ãi`(否)相對,而不跟 oʔ)相對,但p‘ãi`(否)相當於國語的“難”。例如:

  p‘ãi`(否)-k‘uãʟ(看)↔ ho`(好)-k‘uãʟ(看)=難看↔好看。

  p‘ãi`(否)-t‘iã(聽)↔ ho`(好)-t‘iã(聽)=難聽↔好聽。

  p‘ãi`(否)-tsiaʔ(食)↔ ho`(好)-tsiaʔ(食)=難吃↔好吃。

廣告
本篇發表於 O(零聲母)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難鬥陣(oʔ-tauʟ-tin⊦)──不好相處

  1. 陳熹權 說道:

    18. 難鬥陣(oʔ-tauʟ-tin⊦)──不好相處
    個人意見如下:
    奧鬪陣 o4-dau4-din7 很難在一起相處
    叵鬪陣 painx1-dau4-din7 不容易在一起相處
    奧 o6 很難、很慢、玄妙
    奧妙 o4-biaunx7 奧妙
    奧做 o4-jo5 很難做
    奧啌 o4-qong4 很難講、很難說
    深奧 cim7-o6 深奧、很困難
    真奧 jin7-o6 很難、很慢

    叵 painx4 不可、不易、不好、難、壞、兇惡的、損毀的
    說文1:不可也
    【後漢•呂布傳】大耳兒最叵信。 又【正字通】叵耐,不可耐也。 又遂也。【後漢•隗囂傳】帝知其終不爲用,叵欲討之。
    叵請 painx1-cianx4 不易邀請
    叵掅 painx1-cianx5 不易聘雇
    叵趫 painx1-ciau2 很難搓商、很難挪動
    叵測 painx1-cik5 不易測得
    叵侁侁 painx1-cing4-cing5 凶巴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