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某女間仔(tsa-bɔˋ-kanˋ-naˋ)──婢女

查某仔(tsa-bɔ`-kan`-na`)──婢女

  例句1:“這些人接受外人治理慣了,養成了奴隸性的卑微、忍讓、認命、逆受、隨人指使、令人擺布的所謂「查某仔」心態,以為自己是天生的「查某仔」,或者是「查某仔」的後代。”(2000.3.8.自由時報15頁)

  例句2:“自己放著主人不當,卻甘願做「查某」的總統候選人,根本就不配當國家的領導人。”(2000.2.23.自由時報15頁)

  

  “查某仔”是一個台灣話語詞,讀做 tsa-bɔ`-kan`-na`,是年幼時就被賣到大戶人家供役使的女人,也就是女奴、女僕、婢女、丫鬟。“查某仔”有時省掉後綴“仔”(a`),叫做“查某tsa-bɔ`-kan`)”,或簡稱“”(kan`)。

  tsa-bɔ`-kan` tsa-bɔ` 是女人的意思,正確的寫法應該是“諸母”(詳<查某•諸母[tsa-bɔ`]>篇)。現在暫時從俗寫做“查某”。而 tsa-bɔ`-kan` kan` 則是自從《日台大》(1907年出版)開始就用“”字,但是這個“”字連近年大陸出版的最大型字書《漢大字》都沒有收錄,可見“”是一個方言字。

  tsa-bɔ`-kan` kan` 有沒有本字?能不能在長遠的漢語歷史裡找到它的語源?這是一個值得探討的課題。先看“kan`”在過去的台語相關的韻書、字書、辭書是怎麼記錄的。

  台語婢女義的 kan`,《雅俗通》及《妙悟》沒有收,《增補彙音》有收,用“媡”字表示。《增補彙音》干韻、陰上、求母(kan`):“媡,奴媡也。”“奴媡”當讀 lɔ´-kan`,可能相當於國語“奴婢”。《厦英》、《厦英補》、《厦音典》認為 kan` 是“囝”字。《台日大》、《彙音寶鑑》、《普閩》、《綜台基》、《台話大》、《台大字》、《國台》、《厦方言》、《台語字彙》、《台閩》、《閩方大》都用“”字。而《台語正字》則認為 kan` 的本字是丫鬟的“鬟”。

  整理起來,tsa-bɔ`-kan` kan` 的用字有:媡、囝、、鬟四個字,分別討論如下。

 

  (一)媡

  《增補彙音》干韻、陰上聲、求母(kan`):“媡,奴媡也。”“奴媡(lɔ´-kan`)”應當是指男奴和女奴(婢女),相當於國語的“奴婢”。

  “媡”字見於《集韻》。字音是《集韻》郎甸切(去聲、霰韻),國音ㄌㄧㄢˋ,台音 lien。字義是《集韻》:“女字。”是女子人名用字。“媡”的字音、字義都和 tsa-bɔ`-kan` kan` 無關。

  “媡”字也許是一個方言字,因為“媡”字从女、柬聲,聲符“柬”閩南語讀 kan`,所以“媡”字讀 kan`,是 lɔ´(奴)-kan` kan` 的閩南方言字。

 

  (二)囝

  《厦英》、《厦英補》、《厦音典》認為 kan` 是“囝(文讀音 kien`)”的白讀音,從“囝”字的音韻演變的情形看來,這是可能的。

  “囝”,《集韻•上聲•獮韻》:“囝,閩人呼兒曰囝。九件切。”現代台語“囝”字的文讀音是 kien` ,這是和反切“九件切”相符的。但是在台灣話口語裡,“兒子”不叫做 kien`  而是叫做 kiã` kã`。依照《台日大》的說法,kiã` 是厦門音及漳州音,kã` 是泉州音,《閩方大》也說兒女或兒子厦門及漳州說 kiã`,泉州說 kã`

  從音韻上來看,“囝”字的 kien`kan`kiã`kã` 都是從“囝”的中古音演化而來。

  “囝”字的《集韻》反切“九件切”相當於《廣韻》的“九輦切”,屬山攝、三等、開口、見母,中古擬音ckjæn(董同龢),國音ㄐㄧㄢˇ,台音 kien`(同音字蹇、謇都讀 kien`)。台音 kien` 從中古音ckjæn 音變過來是很清楚的。ckjæn 的主要元音 æ 低化成為 a,介音 -j- 變成 -i-ckjæn 變成ckiana 再受介音 -i- 的影響高化成為 e,“囝”就成為 kien`。在ckian 的情形下,主要元音 a 受韻尾 -n 的影響而鼻化成為 ã,“囝”的音就變成 kiã`,這就是厦門話、漳州話的兒子了。

  如果“囝”的中古音ckjæn 的介音 -j- 消失,主要元音 æ 低化成為 a,則“囝”的音變成 kan`,就是《厦英》所說的“囝(kien`)”的白讀音 kan`。進一步主要元音 a 受韻尾 -n 的影響成為 ãkan` 就變成 kã`,就是泉州話的兒子了。kan` 也有可能在ckian 的階段,因介音 -i- 消失而成為 kan`

  上面所說的音變可如下表示:

  “囝”的本義是兒子,由此引伸“囝”有兒女、小孩子、兒童的意義。

  “小孩子”,厦門話說 kin`-a` ɡin`-a`,泉州話說 kin`-a` kan`-a`,漳州話說 kin`-a`(以上據《閩方大》),台灣話則一般說 ɡin`-na`。這個 kin` ɡin` 也是“囝”字,它是從文讀音“kien`”進一步音變而來的。就是說,kien` 的主要元音 e 繼續受介音 -i- 的影響而高化成為 i,並與介音 -i- 合併,成為 kin`;聲母 k- 濁化成為 ɡ-kin` 就變成 ɡin`。所以 ɡin`-na` 的本字是“囝仔”,後綴“仔(a`)”受 ɡin` 的韻尾 -n 的連讀影響而成為 na`

  以上的音變可如下表示:

  囝:kien` kin` ɡin`

  “囝”字最早見於唐代顧況的詩。顧況有一首題做《囝》的詩說:“囝生閩方,閩吏得之,乃絕其陽,……囝別郎罷,心摧血下。”注:“閩俗呼子為囝,父為郎罷。”現代福州話仍然把父親叫做“郎罷”,因此顧況描寫的是閩北的事情。在閩南及台灣並不把父親叫做郎罷,不過表示兒子的“囝”卻是閩北、閩南通用的,雖然語音不同。

  在唐代,中央政府要求地方官吏進獻宦官(即太監),當時進獻最多的是福建、廣東、廣西等所謂嶺南之地。這些被進獻的太監通常在幼小時就被去勢,而且可能是被逼的。顧況在《囝》詩裡描寫的就是幼小的兒子被朝廷強徵到京城做宦官時的父子別離的情形。

  閩語的“囝”(九件切),本來指兒子,後來引伸指兒女、小孩子、兒童,如“春牛囝(ts‘un-ɡu´-kan`)”就是指“春牛圖(ts‘un-ɡu´-tɔ´)”上的牧童。

  在過去的台灣,每天撕ㄧ張的日曆並不普遍,一般家庭──尤其是鄉下──用的都是“春牛圖”。“春牛圖”是一種單張日曆,尺寸約有半張報紙那麼大,粉紅色,紙上表示一年365日的天干地支、二十四節氣等資訊。因為日曆當中有象徵農業立國的一隻水牛及牧童,所以叫做“春牛圖(ts‘un-ɡu´-tɔ´)”,而牧童就叫做 ts‘un-ɡu´-kan`(春牛囝),kan`就是“囝”的白讀音,兒童的意思。

  從前述的對於“囝”字的音韻分析,可知《厦英》等認為 tsa-bɔ`-kan` kan` 的本字是“囝”,是有道理的。不過,“囝”字在用例及在韻書、字書上的解釋都只是閩語的“兒子”的意思,或者引伸為“小孩子”的意思,並沒有婢女的意義。

  台語的 kan` 有婢女的意義,它的語源到底如何?作者認為很可能是從 kan`-pi(婢)演變而來的。

  台語 kan`-pi也是婢女的意思,《台日大》寫做“婢”,正確的寫法可能是“囝婢”。

  “囝(kan`)”或“囝仔(kan`-na`)”有小孩子、兒童的意義,而 tsa-bɔ`-kan` 是女子在幼小時(即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就被賣到大戶人家當婢女被役使,所以最初可能叫做 kan`-na`-pi,即“囝仔婢”,意思是小孩子的女奴、女童僕、未成年的婢女。後來 kan`-na`-pi(囝仔婢)縮短成為 kan`-pi(囝婢),並進一步簡省成為 kan`(囝),於是 kan`(囝)就具有“婢女”的意義了。在複音詞發達後又在 kan`(囝)的前面加成年女子或女性意義的 tsa-bɔ`(查某)成為 tsa-bɔ`-kan`,表示成年婢女。

  從上面的探討可以了解到台語 tsa-bɔ`-kan`-na`(查某仔)最早可能叫做 kan`-na`-pi(囝仔婢),意思是未成年的婢女、女童僕,因為她們在幼小時就被賣到大戶人家當婢女。後來 kan`-na`-pi縮短成為 kan`-pi(囝婢),kan`-pi(囝婢)進一步縮略成為 kan`,於是產生方言字“”,因為 kan` 都是女性,又在 kan` 的前面加成年女子意義的 tsa-bɔ`(查某),成為 tsa-bɔ`-kan`(查某)或 tsa-bɔ`-kan`-na`(查某仔)了。因此,查某仔(tsa-bɔ`-kan`-na`)的 kan` 的本字應該是“囝”。

 

  (三)

  “”不見於傳統漢語字書,它應該是一個閩南方言字,從女,間聲,聲符“間”閩南語讀 kan,“”讀 kan`,用以記寫閩南語婢女意義 tsa-bɔ`-kan` kan`

 

  (四)鬟

  台語 tsa-bɔ`-kan`(查某)相當於國語“丫鬟”,因此《台語正字》認為 kan` 是“鬟”字。

  “鬟”是古代婦女梳的環形髮髻(《漢大字》),而因為“舊時女童頭上的抓髻多有梳成環形的,後用丫鬟借指婢女。”(《現代漢語規範詞典》1490頁)。

  “鬟”字的音,《廣韻》戶關切(平聲、刪韻),國音ㄏㄨㄢˊ,台音 huan´,沒有 kan` 的音(與鬟同音的字“環”,白讀音 k‘uan´)。台語 tsa-bɔ`-kan` kan` 不是“鬟”字。

 

結論

  綜合上面所論,台語婢女意義 tsa-bɔ`-kan`-na`(查某仔)的 kan` 的本字應該是“囝”字。

 

附記:跟“查某”有關的諺語與詞彙

  跟“查某”有關的諺語兩則:

  (1tsa(查)-bɔ`(某)-kan`kuã(摜)-baʔ(肉)── ts‘ĩ(生)k‘uãʟ(看),siek(熟)bo´(無)-hun(分)=婢女提肉,未煮時看得到,煮熟後就沒有她的分了。

  (2tsoʟ(做)-niu´(娘)k‘uaiʟ(快),tsoʟ(做)-kan`oʔ(難)=做少奶奶(女主人)容易,做婢女不容易(婢女要做的雜事很多,不是人人受得了的)。

  跟“查某仔”相關的詞彙:

  (1iuʟ-kan`(幼)=伺候女主人起居及身邊雜事的婢女。

  (2ts‘ɔ-kan`(粗)=做些挑水、洗衣、打掃、燒飯等粗笨工作的婢女。

  (3lieŋ´-toʔ-kan`-na`(靈桌仔)=放在死者靈位桌子上的用紙做的男僕(奴才)及女僕(婢女)的偶像,供死者使喚。

  (4lau-kan`(老)=年老的婢女。

  (5sui´-keʟ-kan`(隨嫁)=女兒出嫁時父母給女兒一起到男家的婢女。

 

廣告
本篇發表於 ts 並標籤為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9 Responses to 查某女間仔(tsa-bɔˋ-kanˋ-naˋ)──婢女

  1. myway 說道:

    “囝”(九件切)唸作kiann2較妥當!
    女(間)在450年前的"荔鏡記"中已存在,應該較無問題。

  2. 王先生 說道:

    鄭張尚芳的“孑兒”合音也不錯。在08年的語文研究。

    • myway 說道:

      依"彙音寶鑑","孑"唸khiat,"兒"唸ji5或ju5;"孑兒"合音唸作khi或khu,不唸作kiann2。"孑"就算依據韻書發見紐k-,"兒"也依古音發a(有此一說),合音也只能唸作ka2,都與台語相差太大。

      未見週鄭張尚芳教授的研究,無法論斷。

  3. 王先生 說道:

    你先看了文章再說,是對轉。。。不要低估教授們的智慧,不過也不必太過高估他們,他們也是不斷修改自己的看法。

  4. 王先生 說道:

    中國那個國家是隨意下載的,臺灣閩南辭書都被那些沒教養的人掃描下載一半了。一般我在網上書店很多期一起買。電子版的我可以電郵給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