刣(t‘aiˊ)──殺

tai´)──殺

  例句1:“刣到手酸,吃到畏,才有輪到你的嘴。”(2002.9.21.自由時報15頁。全句台語:t‘ai´-kaʔ-ts‘iu` sŋ,tsiaʔ-kaʔ-uiʟ,tsiaʔ-u-lun´-kauʟ-li`-e´-ts‘uiʟ

  例句2:“尻穿後刣死皇帝。”(台灣諺語。尻穿:k‘a-ts‘ŋ,屁股。尻穿後:k‘a-ts‘ŋ-au,背後。)

例句3:“刣雞敎猴。”(台灣成語。t‘ai´-ke-kaʟ-kau´。)

三個例句裡面的“刣”是台灣話,讀做 t‘ai´,相當於國語的“殺”,例句1的“刣到手酸(t‘ai´-kaʔ-ts‘iu` sŋ)”是殺太多,殺到手都酸的意思。例句2的台諺的意思是:在過去封建專制的時代誰敢公開批評或罵皇帝,有什麼不滿只好在背後罵罵皇帝了。例句2的字面上的意義是“背後殺死皇帝”,比喻膽小無主見的人,不敢面對面對主管或長官提出不同意見或爭取權益,只敢在背後說說主管、長官的壞話,好像在背後說要殺死皇帝一樣,反正皇帝聽不到,不會怪罪到他。例句3的“刣雞敎猴(t‘ai´-ke-kaʟ-kau´)”就是國語的“殺雞儆猴”。

這個台語殺義的 t‘ai´,一般用“刣”字,“刣”是不是台語殺義 t‘ai´ 的本字?如果不是,哪一個字才是?這是本篇討論的主題。

一、台語殺義 t‘ai´ 的界說

前面所引例句裡面的“刣”是台灣話語詞,讀做 t‘ai´,它相當於國語的“殺”。國語的“殺”是使人或動物失去生命的動作,是動詞,如殺雞、殺牛、殺人。台語的 t‘ai´ 是使用刀或砍或割,使人或動物受傷或失去生命的意思,和國語“殺”的差別是台語的 t‘ai´ 必須是用刀。不管是菜刀、牛刀、或是兵器的刀,用刀使人或動物受傷或失去生命,台語才叫做 t‘ai´。如 t‘ai´-ke(雞)、t‘ai´-ti(猪)、t‘ai´-ɡu´(牛)、t‘ai´-laŋ´(人)等都必須是用刀才算是 t‘ai´。台語 t‘ai´ 又由此引伸為鬥爭的意義,如械鬥、戰爭叫做 sio- t‘ai´(相刣),戰贏叫 t‘ai´-iã´(贏)。

二、前人對台語殺義 t‘ai´ 的用字

台語殺義的 t‘ai´ 一般使用“刣”字,這是受了日治時代的《日台大》及《台日大》的影響所致。在早期的閩南語韻書對於 t‘ai´(殺義)的用字大多使用“殺”字表示,但註明是訓讀或白讀。如《彙音妙悟》在開韻、他母、陽平(t‘ai´)下記載“殺(土解),殺人。”《雅俗通》在皆韻、下平、他母(t‘ai´)下用紅字記載“殺,以刀宰也。”《雅俗通》的體例是紅字表示文讀音,黑字表示白讀音或訓讀音,t‘ai´ 下的“殺”字應該用黑字才對,因為“殺”字的文讀音是 sat,不是 t‘ai´。《增補彙音》在皆韻、下平、他母(t‘ai´)下沒有收錄相當的字。《厦音典》在 t‘ai´ 下收錄“杀”、“殺”二字,但註明文讀音是 sat。二次大戰後在台灣出版的《彙音寶鑑》在皆韻、下平、他母(t‘ai´)下還是使用“殺”字,註明是“閩省方音”,即白讀音或訓讀音的意思。

近年來出版的閩南語及台語的字書、辭書,對於台語 t‘ai´(殺義)的用字,有的沿用“刣”字,有的有新的見解,現在依出版的先後次序說明如下:

《普閩》(1981年中國初版)認為“夷”是台語殺義 t‘ai´ 的本字;“夷”,台語文讀音 i´,白讀音 t‘ai´,並且認為“刣”是“夷”的俗寫字。

吳守禮教授的《綜台基》(1987年)在 t‘ai´ 下收錄刣(tsiɔŋ)、殺(sat)、杀(saiʟ)、(ŋai´)、(t‘ai´)、夷(i´)六個字,認為這六個字都和台語 t‘ai´(殺義)有關,但不確定哪一個字是本字。吳教授注說:“(殺義的台語 t‘ai´)借調「刣」字,以「台」為聲,易讀。說者認為「夷」是本字。”按這裡所說的“說者”就是指《普閩》。吳教授並且認為台語 t‘ai´ 可採用“刣”字。他說:“刣,文讀 tsiɔŋ(舊音),白讀 t‘ai´,音、字脫節。按,調用「刣」,音 t‘ai´ 為便。”而“”字則吳教授把它當做 t‘ai´-keʟ(價)-tsĩ´(錢)的 t‘ai´ 的擬字。其實,t‘ai´-keʟ-tsĩ´ 的 t‘ai´ 是 t‘ai´-ke(雞)的 t‘ai´ 的引伸義,不必另外找字。t‘ai´-keʟ(價)-tsĩ´(錢),國語說“殺價”,可見 t‘ai´ 對應於“殺”。

魏南安的《台大字》(1992年)認為台語殺義 t‘ai´ 的本字是“治”。

陳修的《台話大》(1991年)用“刣”字。楊青矗的《國台》(1992年)認為“刣”是“夷”之俗寫,“刣”字的文讀音是 i´,白讀音 t‘ai´。這也是沿用《普閩》的說法。但對於“夷”字卻說:“文獻中有的用‘夷’為宰、殺的 t‘ai´。‘夷’讀 i´,轉讀為 t‘ai´ 不合理,也很難令人讀 t‘ai´。t‘ai´ 可用‘刣’字,字型與形聲都適合用刣。”事實上,“夷”和宰、殺等字在上古的音相當接近,讀做 t‘ai´ 也符合音變規律,詳後。

《厦方言》(1993年)使用“刣”字。

張清波《台語正字》(1999年)認為台語殺義 t‘ai´ 是“汰”、“”字。王壬辰的《台語字彙》(2000年)認為“刣”、“杀”、“殺”都可以讀做 t‘ai´。而董忠司的《台閩》(2001年)則採用“刣”字。《閩方大》(2006年)也用“刣”字。

三、對前人用字的討論

綜合上面所舉各家的見解,台語 t‘ai´(殺義)的用字有:刣、夷、殺、杀、、治、汰、九個字。下面從訓詁、音韻的觀點逐一探討這些字是不是台語殺義 t‘ai´ 的本字。

(一)刣

宋代以前的字書、韻書沒有“刣”這個字,到了遼代的《龍龕手鑑》才有“刣”字。《漢大字》說“刣”和“”相同,並引用《龍龕手鑑》說:“、刣,之容反。”字義則引用《篇海類編》說:“刣,刮削物。”依據這個說法,“刣”字的字義和台語 t‘ai´ 有一點關聯,但字音“之容反”,依中古音與現代音的對應關係類推,應該是國音ㄓㄨㄥ,台音 tsiɔŋ (和鍾字同音),跟台語 t‘ai´ 之間沒有音變關係,因此,“刣”不是台語 t‘ai´(殺義)的本字。

“刣”可以認為是台灣方言字,是一個“從刀,台聲”的形聲字。聲符“台”是“臺”的簡體字,國音ㄊㄞˊ,台音 tai´,故“刣”字可約定俗成讀 t‘ai´。

(二)夷

“夷”是中國古代東部民族的名稱,後來泛指東方各族。“夷”又是古代一種用於除草、平整土地的工具,大概相當於現代的鋤頭這一類的工具。如《管子•小匡》:“惡金以鑄斤、斧、鉏、夷、鋸、,試諸木土。”尹知章注:“夷,鉏類也。”“鋤”,《說文》作“鉏”,段玉裁說:“鋤”是“鉏”的俗寫字。

“夷”是除草的工具,引伸而剷草這個動作也叫做“夷”,如《周禮》:“春始生而萌之,夏日至而夷之。”意思是說,到了夏天就把野草剷除掉。又因為“夷”(鋤頭)也可以用來平地,於是“夷”就有剷平的意思,剷平之後土地平坦,因此“夷”又有平坦、平安的意義,如“化險為夷”。另外從剷平引伸出毀滅的意義,如《呂氏春秋》:“夷其宗廟”,或“夷為平地”。又從毀滅引伸出殺戮義,如《史記•淮陰侯列傳》:“遂夷信三族。”就是把韓信的三族(父母、兄弟、妻子)統統殺掉了。“殺戮”就是台語的 t‘ai´,因此“夷”可能是台語殺義 t‘ai´ 的本字。

“夷”字是不是台語 t‘ai´ 的本字,還需要從“夷”字的音韻加以考察。

“夷”,《廣韻》以脂切(平聲、脂韻),中古屬止攝、三等、開口、以母,擬音 cjei(依董同龢擬音,下同),在上古屬脂部、開口、三等,擬音 *cdjed。上古音的聲母 *d- 是舌尖濁塞音,到中古一般變成以母(零聲母),但有時候保留舌尖塞音。例如“荑”字,以夷為聲符,但荑字有“以脂切”(現代音ㄧˊ)及“杜悉切”(現代音ㄊㄧˊ)兩個反切,後者的反切上字“杜”屬定母 d‘-,可以說和上古音的聲母 *d- 大致相同。而中古的定母在台語往往變成 t‘-,和 t‘ai´ 的聲母相符。如:啼,杜奚切,t‘i´;團,度官切,t‘uan´;桃,徒刀切,t‘o´ 等等。因此,“夷”字在台語的音讀,聲母應該可讀 t‘-。

再從韻母來看,“夷”字在中古屬止攝、三等、開口呼,跟“夷”同韻母的字,有很多在台語白讀都變成 -ai 韻,如:知,tsai;獅,sai;利,lai;眉,bai´;使,sai` 等都是。因此,“夷”也可以變成 -ai 韻。

綜合“夷”字聲母與韻母的探討可知,“夷”字在台語的白讀可以讀做 t‘ai´,就是說:“夷”上古音 *cdjed → t‘ai´(台語白讀音)

在聲調方面,台語 t‘ai´(殺義)是陽平調,中古濁聲母平聲的字,在台語音讀時大多變成陽平調。“夷”的上古音是平聲 *cdjed,聲母 *d- 是濁音,因此在台語音讀時變成陽平調,台語 t‘ai´ 與此音變規律相符。

“夷”字有殺戮的意義,在台語又可讀做 t‘ai´,所以台語殺義 t‘ai´ 的本字是“夷”。

(三)殺

“殺”字,《廣韻》收載兩個反切,一個是“所拜切”(去聲、怪韻),另一個是“所八切”(入聲、黠韻),兩個讀音都有使人或動物失去生命的意義。讀做“所拜切”時,國音ㄕㄞˋ,台音 saiʟ;讀做“所八切”時,國音ㄕㄚ,台音 sat。雖然“所拜切”的台音 saiʟ 和台語 t‘ai´(殺義)的韻母相同,但因為兩者的聲母 s- 和 t‘- 差異較大,一般並不認為“殺”是台語 t‘ai´ 的本字,而只認為是詞義相當的字。台語殺義 t‘ai´ 用“殺”字是借用同義字,或說是訓讀。

(四)杀

唐代張參撰的《五經文字》說:“杀,古殺字。”《說文》沒有收錄“杀”字,但在殺字下收錄三個殺字的古文,其中一個是“”,段玉裁注釋說:“此蓋即‘杀’字,轉寫變耳,加‘殳’為小篆之殺。”其實“杀”字的來源可上溯至甲骨文。《殷墟甲骨文引論》“殺”字的甲骨文,字形和上引《說文》殺的古文近似。在卜辭裡,“杀”字用做“殺”(屠殺)或借用為“祟”(災禍)。

在甲骨文裡,“杀”(殺)又和“蔡”的字形相同,兩個字通用。徐中舒說:“、蔡、殺古音近,故可通用。”“杀”是“殺”的古文,殺字既然不是台語 t‘ai´ 的本字,“杀”字也不是台語 t‘ai´ 的本字。

(五)

”字有劃破、刺、割等意義,和台語 t‘ai´(殺義)在詞義上有一點相通之處,但是“”字,《廣韻》有“渠希切”、“居依切”(以上平聲、微韻)及“古對切”(去聲、隊韻)三個反切,在中古音的聲母是 g‘- 或 k-,基本上跟台語 t‘ai´ 的聲母 t‘- 沒有音變關係。因此,“”不是台語殺義 t‘ai´ 的本字。“”字現代漢語讀做ㄐㄧ,台語讀做 ki,是根據“居依切”的讀音。

(六)

”字,《廣韻》徒亥切(上聲、海韻),國音ㄉㄞˋ,台音 tai,是雙音詞“”的詞素。“”是語無倫次的意思。吳守禮教授認為 t‘ai´-keʟ(價)-tsĩ´(錢)的 t‘ai´ 可以用“”字。其實相當於台語 t‘ai´ 的漢字“殺”,也有殺價的意義,因此,台語 t‘ai´-laŋ´(人)的 t‘ai´ 和 t‘ai´-keʟ(價)-tsĩ´(錢)的 t‘ai´ 應該是同一個詞,它的本字也應該是同一個字。“”,顯然不是台語殺義 t‘ai´ 的本字。

(七)治

魏南安的《台大字》認為台語殺義 t‘ai´ 的本字是“治”。侯精一主編的《現代漢語方言概論》說:“治,《廣韻》:直之切,‘水名,……亦理也。’劉堅引關漢卿雜劇‘持三日魚’指出‘持’應是‘治’,是‘剖魚腹,刮魚鱗的意思。’(《中國語文》1978.2)。羅杰瑞亦作過論證,閩‘治’用作‘殺’。(《方言》1979.3)這是方言詞義轉移的例證。”意思是說,在閩南語裡,“治”從“治理”的意義轉為“殺”的意義。

“治”字,《廣韻》收錄三個反切:“直之切”(平聲、之韻),“直利切”(去聲、至韻),“直吏切”(去聲、志韻),都是屬於止攝、三等、開口、澄母的音。如果取“直之切”,則國音ㄔˊ,台音 ti´。止攝、三等、開口呼的字,其韻母有變為 -ai 韻的例(請參見“夷”字部分),而因濁聲母澄母字,在台語大多清化且送氣成為 t‘-,聲調變為陽調,因此,“治”字在台語可以讀做 t‘ai´。在音韻上,治字的字音與台語 t‘ai´(殺義)的語音相符。

“治”字未見於甲骨文及金文,始見於東漢成書的《說文》。“治”字的意義,《說文》只說是河流名稱(治水。治字讀直之切。)這是治字的本義。但事實上,在先秦的典籍上“治”字早就被用做整治、修治、治理、統治等意義了。如《詩•邶風•緣衣》:“緣兮絲兮,女所治兮。”《孟子•滕文公上》:“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從“治”字的本義是河流名稱來看,治字的有治理等意義,應該是本無其字的假借用法,而字音也轉為去聲的直利切、直吏切了。

“治”字的本義是河流名稱,假借為治理的治字,把它引伸為殺、宰殺、屠殺,未免太勉強了。因此,“治”是台語 t‘ai´(殺義)的本字的說法,作者認為應該存疑。

(八)汰

《台語正字》(355頁)說,“「汰頭」(t‘ai t‘au´──引用者補注音)淘汰的意思,‘頭’是語助詞沒多大意思……也因此‘汰’以純語音──就是沒有文字(做依據)之下,產生──‘汰’→ 除 → 抹擦掉 → 殺掉,這樣的短路,終歸使閩南語人的100分之99.999都以為 thâi 即殺。……‘汰雞鴨’(t‘ai ke aʔ──引用者補注音)不過是淘汰的手段而已!”

按,淘汰的“汰”,《說文》作“汏”。《說文•水部》:“汏,淅也。”“汏”的本義是淘洗米、豆。段玉裁說把“汏”寫作“汰”(多一點)是錯的。不過,現在大家都寫作“汰”了。

“淘汰”的意義是從群體中除去差的、壞的(《漢大字》),並沒有引伸成為“殺掉”的例證,《台語正字》的說法應該存疑。

再說,“汰”字的音是《廣韻》他蓋切(去聲、泰韻),國音ㄊㄞˋ,台音 t‘aiʟ(《彙音寶鑑》),陰去聲,不讀陽平聲的 t‘ai´。“汏”字的音,《廣韻》(1)徒蓋切(去聲、泰韻),國音ㄊㄞˋ(《漢大字》),台音 t‘aiʟ(《彙音寶鑑》),但依反切,也許應讀做 t‘ai 或 tai。(2)他達切(入聲、曷韻),《漢大字》仍讀ㄊㄞˋ,台音讀 t‘at(《彙音寶鑑》),都沒有 t‘ai´ 的音。

(九)

《台語正字》(403頁):“[]thai。「木屐,甄轆」thai kān-lok,都是手造的才用得到‘’,倒削為其原義。‘刣’也是削的意思 ,可是不念 thâi。”

“木屐”(bak-kia)又說柴屐(ts‘a´-kia),是一種木製的拖鞋,在過去的台灣,皮鞋和運動鞋沒有現在普遍及多樣的年代,人人穿柴屐(ts‘a´-kia),不管在家或上街都穿“柴屐”。在沒有機械化以前,“柴屐”是由人工用刀一隻一隻削、砍、刮出來的,所以製作柴屐叫做 t‘ai´-ts‘a´-kia(刣柴屐),這裡的 t‘ai´ 是用刀砍削的意思,基本上和殺義的 t‘ai´ 是同一個詞。

“甄轆”(kan-lɔk)是陀螺,《台日大》用“干樂”二字,《閩方大》用“矸轆”二字。矸轆也是用木頭製作的。鄉下孩子買不起市上賣的矸轆,自己動手找一塊適合的木頭,一刀一刀削成矸轆的樣子,所以製作矸轆也叫 t‘ai´-kan-lɔk(刣矸轆)。這個 t‘ai´ 也應該是殺義的 t‘ai´ 的引伸。

”字見於《集韻》。《集韻•上聲•海韻》:“,吳人謂逆剡木曰𤗿。坦亥切。”按,剡,音ㄧㄢˇ,削的意思。“逆剡木”就是“從下端向上削木”(《漢大字》)。製作木屐是否從下端向上削木,恐怕需要存疑。

”字,普通話讀ㄊㄞˇ(《漢大字》),台語依“坦亥切”讀應該讀做 t‘ai`,和殺義 t‘ai´ 比較,聲調不同。

上面所討論的九個字裡面,只有“夷”和“治”在字音上可以演變成為台語的 t‘ai´(殺義),但兩個字的本義都和“殺”無關。“夷”字在假借後再引伸而有“殺”的意義,而“治”字則引伸為“殺義”很勉強。但是“殺”這種行為、動作在人類的歷史上,在原始社會時代就應該有了。因此在中國古老的文字──篆文及甲骨文裡也許有表示“殺”這個詞義的象形字或會意字。

四、台語殺義 t‘ai´ 的本字──作者見解

《說文》裡有一個“”字,篆文,就是後來的“”(哉、載、戴等字的部件)。《說文•戈部》說:“,傷也。从戈,才聲。”段玉裁注說:“傷者,刅也。”《說文•刃部》:“刅,傷也。从刃,从一。創,或从刀,倉聲。”所以,“刅”同“創”,意義是創傷,即身體被刀刃傷的地方,這是名詞。但《漢字源流》(122頁)認為“刅”的意義創傷不是本義,是引伸義。它說:“刅(創)的金文,从刀,从兩短豎(表示切斷之物),指明用刀切斷之義,……本義當為用刀劈斬。”所以“”的本義也是“用刀劈斬”,“用刀劈斬”可以引伸為“用刀殺”,“用刀殺”就是台語的 t‘ai´,而“”字的台音是 tsai,因此,“”字很可能就是台語 t‘ai´(殺義)的本字。

”字的音,《廣韻》祖才切(平聲、咍韻),中古屬蟹攝、一等、開口、精母字,國音ㄗㄞ,台語文讀也是 tsai。比較台語口語 t‘ai´(殺義)和“”字的文讀音 tsai,可以發現韻母相同,都是 -ai;聲母則一個是 t‘-(送氣的舌尖塞音),一個是 ts-(不送氣的舌尖塞擦音),都是舌尖音,有音變的條件。例如:礁,台語文讀 tsiau/白讀ta;津,tsin/tin;鍬,ts‘iau/t‘io;因此,“”字在台語白讀音的聲母可以是 t-,送氣則變成 t‘-。至於聲調則中古“祖才切”的反切上字“祖”屬精母,精母是清音,原則上清聲母的字在台語都讀成陰調(字的例是陰平調),而 t‘ai´ 則是陽平調,並不符合這個規律;也許可以視為例外,或者是為了區別詞義而改變聲調也說不定。

總之,從韻母、聲母、聲調來考察,“”字的台語白讀音可以是 t‘ai´,字義又是“用刀劈斬”,因此,“”是台語殺義 t‘ai´ 的本字。

”字的“用刀殺”的意義,可以從“”的甲骨文得到進一步的證明。

”是從“戈”的字,而“戈”是三千多年前商代兵士作戰時的主要兵器。“戈”是一種在長木炳上裝有青銅製長刃的武器,可以利用揮舞的力量橫擊或直劈敵人的頭部,或借用銳利的刃部鈎割敵人脆弱的頸部,使敵人受傷或死亡。因此,以“戈”為構成部件的字很多都與戰鬥或殺戮有關。如“戎”的意義是軍旅、軍士或征伐、戰爭;“戍”是軍隊駐防;“戒”是防備;“戕”是殺害、殘害;“戡”是攻克、平定;“”(截)是切斷;“戮”是殺;“戰”是戰爭等都是。“”也不例外,和戰鬥有關。

”的甲骨文有下面各種形體(徐中舒《甲骨文字典》收錄12形,選取8形):

(1)

(2)

(3)

(4)

(5)

(6)

(7)

(8)

上面所舉八種字形可以分成三類,(1)是一類,(2)(3)(4)(5)又是一類,(6)(7)(8)是另一類。向來古文字學家都把這三類的甲骨文都認為是《說文》裡的篆文“”。徐中舒《甲骨文字典》說:“甲骨文字字形不一,或從戈從(才),與《說文》字篆文形同,此為以才為聲符之形聲字;或從戈從,……此數形所會意不明,但自辭例觀之,與略同,皆為兵災之意。”

康殷《文字源流淺說》舉出(1)、(3)、(4)的字形說:“釋,象人髮為斬斷,掛於戈上狀,用以表示人頭為戈(戰爭)所傷的害、難、危險……意。即人髮形,見於‘若’和‘考’等字。……大約又脫而獨立,變為聲符,又訛為……。”

劉興隆《新編甲骨文字典》認為從和從是音同義不同,把(6)、(7)、(8)這一類以(才)為聲符的字認為就是《說文》的“”字;把(2)~(5)這一類從的字認為是動詞,有打擊、傷害之義,並且把它隸定為“”。並舉出卜辭“方”為例說明“”是動詞,“方”是方國名,“”是打擊、傷害之意義,“方”就是“攻打國”。

作者認為甲骨文從(頭髮)的“”,它的本義應該是“殺”。前圖(1)的字形,戈上所掛的很像是人頭,就是把敵人用“戈”殺死後割下頭,把頭(連長髮)綁在戈上,頭還在滴血,一方面表示英勇,一方面據以領賞。可能後來覺得人頭太重了,於是改為剝下頭皮(連頭髮),利用頭皮的長頭髮把頭皮綁在戈上,就成為(2)、(3)的字形了。而(4)和(5)應該是(2)、(3)的變形。(6)、(7)、(8)又是(5)的變形。這種把敵人殺死後剝下頭皮做為戰利品並掛在戈或槍上的行為,在十八、九世紀的北美洲印地安人還這樣做過,也許三、四千年前的中國人也有過這種行為。

因此,從“”字甲骨文的造意來看,“”是用戈劈斬敵人的頭,本義應該是殺、殺敵人,是動詞。在商代部族之間的戰爭就是拿著青銅戈互相砍殺,於是“”就有兵災之義,引伸為一般災害之義。而當做動詞用時就有攻打、攻擊之義了。

到了東漢許慎編撰《說文》時,許慎還認得“”(即後來的“”)的本義是“傷也”。段玉裁注釋說“傷”就是“刅”(創),而“刅”就是“用刀劈斬”、“用刀殺”,就是台語的 t‘ai´。“”字在先秦的典籍裡並沒有用例,也就是說沒有書證,很可能在春秋戰國時代被同音字或近音字如宰、裁、杀(殺)、夷、屠等字取代了,它們在上古的音都跟“”相同或接近。這裡面,“夷”字在前面已經詳細討論過,下面再就宰、裁、杀(殺)、屠各字加以討論。

五、從甲骨文“”衍生的和“殺”相關的字

(一)宰

“宰”字有屠殺的意義,尤其屠殺牲畜時用“宰”,如屠宰、宰殺,但宰字的本義及引伸義都沒有殺的意義。“宰”字在甲骨文時代已出現,字形是。它由宀及辛構成,“宀”就是屋子,“辛”是商、周時代給犯罪者施以黥刑的一種曲刀,辛字是這種曲刀的象形,後來也用“辛”表示犯罪的人。因此,“宰”的本義是在屋子裡工作的罪人,也就是充當家奴的罪人;後來轉指奴隸主或貴族家中掌管家務的總管、家臣,再轉而指輔佐國君執政的百官之長也叫做“宰”,於是產生“宰相”這種詞語。

不管本義或引伸義,“宰”字並沒有“殺”的意義,因此,作者認為“宰”是“”的假借字,是本有其字的同音假借。

“宰”,《廣韻》作亥切(上聲、海韻);“,《廣韻》祖才切(平聲、咍韻);兩個字在中古都屬蟹攝、一等、開口呼,而且是聲母相同(精母),韻母相同(中古擬音 -Ai。依據董同龢《漢語音韻學》,下同。),只是聲調不同而已。而“宰”和“”在上古同屬於之部、一等、開口呼,擬音 *tsəg(依據董同龢《上古音韻表稿》,下同。),也是聲母相同、韻母相同,不同的只是聲調。在上古,漢語的聲調也許還不是分得很清楚,因此“宰”和“”可以說是音同,提供了假借的條件。

“宰”字的殺義始見於《漢書•宣帝紀》:“其令太官損膳省宰。”顏師古注:“宰為屠殺也。”《漢書》成書於東漢,那個時候大概“殺”的本字“”已不通行,已經假借“宰”當做“”(殺)使用了。

(二)裁

“裁”,《廣韻》昨哉切(平聲、咍韻),中古和“”一樣屬蟹攝、一等、開口呼,韻母相同,但聲母是從母(dz‘-),和“”的聲母 ts- 比較,只是清濁之別而已,因此有假借的條件。

“裁”的本義是用刀把布料割裂的意思(把布割裂之後做衣服),後來不管用刀或剪,不管被割裂的是布料或紙張,都叫做“裁”,如裁衣、裁紙、裁減、裁縫等。

“裁”有“殺”的意義,自殺叫做“自裁”,始見於《漢書》。《漢書•賈誼傳》:“其有大辠(罪)者,聞命則北面再拜,跪而自裁,上不使猝抑而刑之也。”“裁”字沒有甲骨文和金文,有小篆,所以是後起的字。《說文》:“裁,制衣也。从衣,聲。”事實上“”兼表義。的本義是用刀劈斬,引伸為用刀割裂,因製作衣服需割裂布料而有了“裁”字,可以說“裁”是“”的孳乳字。自殺本來可以寫做“自”,因裁、義通,音亦頗近,且字已不通行,“自”就寫成“自裁”了。

在上古音,“”是 *tsə̂g,“裁”是 *dz‘ə̂g,韻母相同,聲調相同(都是平聲),聲母只是清濁之別而已,所以可以用“裁”替代“”。

(三)杀(殺)

“杀”是“殺”的古文。《說文》所載殺字的古文(隸定後“杀”)其字形和“”字(國音ㄧˋ)的甲骨文 略同,徐中舒說:“、殺,古音近,故後世亦借為殺。”(《甲骨文字典》328頁)段玉裁注《說文》的“殺”字說,殺字的古文是“杀”,加“殳”後成為“殺”。

”是一種長毛獸,大概是形狀像豬,因此許慎說:河內的人把豬叫做“”(《說文》卷九)。“”,《廣韻》記載兩個音,一個是“羊至切”(去聲、至韻),另一個是“特計切”(去聲、霽韻)。“羊至切”屬止攝、三等、開口、以(喻四)母,中古擬音 jeiɔ。“特計切”屬蟹攝、四等、開口、定母,中古擬音 d‘iɛiɔ。但是字中古的兩個音在上古幾乎是一個音。“羊至切”的音在上古屬脂部、開口、三等、*d- 母,擬音 *djedɔ(因為“喻四古歸定”);“特計切”屬脂部、開口、四等、*d‘- 母,擬音 *d‘iedɔ。比較上古音 *djed 和 *d‘ied,可以說“”在上古的兩個音極為接近,到中古時分化為兩個音:“羊至切”和“特計切”。

再說“杀(殺)”的音。“殺”字,《廣韻》也記載兩個音,一個是“所拜切”(去聲、怪韻),屬蟹攝、二等、開口、生(審二)母,中古擬音 ʃŒiɔ;上古則屬之部、開口、二等、s- 母,擬音 *səgɔ。另一個是“所八切”(入聲、黠韻),屬山攝、二等、開口、生(審二)母,中古擬音 ʃætɔ;在上古則屬脂部、入聲、開口、二等、s- 母,擬音 *setɔ

如前述,徐中舒說因為“”和“杀(殺)”的音相近,所以借“”字當做“杀”字使用。但事實上“”和“杀”的甲骨文是一個字,它是長毛獸的象形字,本身沒有“殺”的意義,因此在甲骨文裡被“”假借的有殺義的字應該是“”字,而原來的分化為“”(動物名)和“杀”(動詞殺)兩個字。現在把、杀、三個字的上古音列出來,看看他們是否相近。

現代音

《廣韻》反切

上古音

ㄗㄞ

祖才切

*ctsə̂g

1

ㄕㄞˋ

所拜切

*səgɔ

2

ㄕㄚ

所八切

*setɔ

1

ㄧˋ

羊至切

*djedɔ

2

ㄉㄧˋ

特計切

*d‘iedɔ

比較上表所列三個字的五個上古音讀音,可以發現:

(1)“杀1”和“”,兩者的主要元音相同(ə̂ 比 ə 較關而已),韻尾相同,聲母一個是 s-,另一個是ts-,但都是舌尖音,前者是擦音,後者是塞擦音,可以說是“音近”(並且也有音變關係),因此可假借“杀1”為“”。在商代杀1可能更為音近,在卜辭裡就用“杀1”當做屠殺義使用。

(2)“1”和“杀2”,兩者的主要元音相同(都是 e),韻尾 -d 和 -t 也極為靠近,聲母 d- 和 s-,雖然 d- 是濁塞音,s- 是清擦音,因為兩個都是舌尖音,差別還不是很大。因此說,“1”(*djedɔ)和“杀2”(*setɔ)音近,可假借“1”為“杀2”。

(3)“杀1”和“杀2”,杀1的主要元音 ə 是央元音,杀2的主要元音 e 是前元音,很可能杀1的 səg 是比較早的音,後來隨著主要元音 ə 的移前成為 e,而韻尾 -g 也移前而成為 -t,於是“杀1”的 *səgɔ 就變成“杀2”的 *setɔ。後來“杀1”(所拜切的殺)和“杀2”(所八切的殺)各被賦與不同的功能,前者國音ㄕㄞˋ,台音 saiʟ,表示“減省、裁削”;後者國音ㄕㄚ,台音 sat,表示“使失去生命”。於是“杀2”取代“杀1”成為“”的假借字,加“殳”成為“殺”字。

總之,“杀”是“殺”字的古文,它因為跟“”字音近而被借來當做“”字使用,後來加“殳”而成為“殺”字,“殺”字通行而“”字被廢棄,典籍上只用“殺”而不用“”。“殺”既然是“”的假借字,而“”是台語 t‘ai´(殺義)的本字,“殺”也可以說是台語 t‘ai´ 的本字了。不過,因為經過三千多年的語音發展,“殺”字台語現在讀做 sat,已經和 t‘ai´ 差很多了。

(四)屠

“屠”字不見於甲骨文、金文,始見於《說文》的小篆。《說文》說:“屠,刳也。从尸,者聲。”“刳”字讀做ㄎㄨ,本義是剖開,如《書•泰誓上》:“焚炙忠良,刳剔孕婦。”“刳剔孕婦”就是剖開孕婦肚子,後來從這個意義引伸為“宰殺”的意義,如《說苑•奉使》:“刳羊而約。”“屠”字的本義既然是“刳”,也就有“宰殺”的意義,尤其於宰殺牲畜時用“屠”字,如屠宰、屠狗、屠刀、屠戶、禁屠等。“屠”字又由此引伸為大量殘殺人,如屠殺、屠城。

宰殺牲畜,台語分別叫做 t‘ai´-ɡu´(牛)、t‘ai´-ti(豬)、t‘ai´-kau`(狗)、t‘ai´-ke(雞)等,t‘ai´ 可以說相當於“屠”。

“屠”字,《廣韻》記有兩個反切:“直魚切”(平聲、魚韻)及“同都切”(平聲、模韻)。“直魚切”(ㄔㄨˊ)的音用於人名休屠王,而讀做“同都切”是殺、裂、刳的意思,國音ㄊㄨˊ,台音 tɔ´。

“屠”字,在上古屬於魚部,擬音 *cd‘âɡ(同都切時),和“”的上古音 *ctsə̂g(之部)頗為接近,很可能“屠”字是從甲骨文的“”衍生出來的。至於“屠”字會不會是台語 t‘ai´(殺義)的本字,則雖然聲母、聲調符合音變規律,但因為屠字所屬上古魚部的字在現代台語都沒有變成 -ai 韻的例,因此應該不能視為“屠”是台語 t‘ai´ 的本字。

六、結論

從上面對於台語殺義 t‘ai´ 的本字的廣泛討論可以得知:台語殺義 t‘ai´ 的本字是“”,“”字的本源可以追溯到三千多年前的甲骨文。比較“”的上古音和台語 t‘ai´,可以發現台語仍保留有上古漢語的語詞。

本篇發表於 t‘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刣(t‘aiˊ)──殺

  1. siren 說道:

    “治”從治理引申成宰殺不無可能,“宰”也是原有治理義,後來用作宰殺

  2. GeneLanguage 說道:

    http://tool.httpcn.com/KangXi/ 查"荑" 看看人家粵語怎麼念 可以發音tai 或許該考慮鄰近方言的影響 又或許是我們影響他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