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浪槓附記

bulu先生:

  多謝您對於“阿婆仔港”的指教。當初把唐景崧化裝潛逃說是“阿婆仔港”列入<浪槓>一篇的附記,只是想把和“浪槓”有關的傳聞記下來,做為一個“港”一詞的用例而已,並不是說要把它當語源,對唐景崧也沒有什麼偏見。現在既然大家對於這件事有爭議,決定把這“附記”刪除了。謝謝指教。

  台灣話(閩南語的一支)過去被人說是南蠻鴃舌之音,或者說是有音無字,或說音字脫節,而現代學者都說閩南語(含台灣話)保留很多中古及上古漢語的語音及語詞,但對於閩南語及台灣話語源及本字的考據工作卻做得不多。連雅堂在他的《台灣語典》的序言說:“余台灣人也,能操台灣之語而不能書台語之字,且不能明台語之義,余深自愧。”我在二十多歲時接觸《台灣語典》,受序言裡這幾句話的啟示而開始公務之餘研究台灣話的語源及本字,希望能從音韻、古今音變、訓詁、以及古文字等觀點找出台灣話的本字,現在發表的只是些許心得報告。

  一個人的能力有限,因為不是學者,不可能看到所有相關文獻,也不懂南島語、馬來語、南安話、惠安話,因此難免有疏漏之處,請包涵指正。

2011.5.22.劉建仁

廣告
本篇發表於 作者回應。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