磅仔(pɔŋ⊦-tsiˋ)──砝碼

磅仔(ŋ-tsi`)──砝碼

  例句:“跳高,嫌磅仔相重。”(2002.9.23.自由時報14頁)

 

  這是一句台灣熟語,讀做“t‘iauʟ-be-kuan´,hiam´-pɔŋ-tsi` siũ-taŋ。”“磅仔(pɔŋ-tsi`)”的正確寫法是“磅子”,指磅秤上使用的“砝碼”,不過在這裡“磅子”是用來比擬男子陰囊。這一句話譯成國語是:“跳不高,嫌(或責怪)陰囊太重。”跳不高是自己的體力不足或技巧不好,卻推說因為陰囊太重,所以跳不高。這一句話常常用來比喻喜歡找理由推卸責任的人。

  在台語,“磅(pɔŋ)”或“磅仔(pɔŋ-a`)”是“磅秤”(ㄅㄤˋ ㄔㄥˋ)的簡稱,而“磅秤”是一種用英美的重量單位“磅”(pound 的音譯)表示物體重量的“台秤”。“台秤”是利用槓桿原理或借用彈簧的力量製作的一種秤,有一個台座承受想要稱重的物體,所以叫做“台秤”。

  “台秤”有大、有小,大的如“地秤”(或叫“地磅”),可以測定卡車及其載重,小的有如米店用的,可以測定幾袋米的重量。

  台秤是從歐美國家傳來的衡器,而用英美重量單位“磅”稱物品重量的台秤應該是漢人所接觸的第一種台秤,所以叫“磅秤”,“磅”指英美重量單位 pound。後來在台灣日治時代製作的台秤大多用公斤(kg)或台斤(600克為一台斤)等單位表示重量,但台灣話仍然稱做 pɔŋ-a`(磅仔),“磅秤”已經變成泛指台秤的名稱。

  台語的“磅仔(pɔŋ-a`)”也指“案秤”。案秤是商店放在櫃台上或攤販放在地上用來稱商品重量的小型台秤。不過現在的磅仔(pɔŋ-a`)都是使用數位式的了。

  “磅”字的音,《廣韻》普郎切(平聲、唐韻),國音ㄆㄤ,台音 p‘ɔŋ,指石頭掉下來的聲音。而“磅”字做為英語 pound(重量單位)的譯音時則約定俗成,國語讀做ㄅㄤˋ,台語讀做 pɔŋ(陽去聲)。以“旁”為聲符的形聲字有“傍”字(蒲浪切,去聲、宕韻,並母),國音ㄅㄤˋ,台音 pɔŋ,因此,磅字讀做ㄅㄤˋ/pɔŋ,很容易被接受。

  台語砝碼意義 pɔŋ-tsi` 的 tsi` 是“子”字。“子”,《廣韻》即里切(上聲、止韻),在台語,文讀音 tsu`,如孔子(k‘ɔŋ`-tsu`)、半子(puan`-tsu`)、弟子(te-tsu`)等;白讀時讀做 tsi`,如果子(kue`-tsi`,水果)、菜子(tsaiʟ-tsi`)、瓜子(kue-tsi`)、銃子(ts‘ieŋʟ-tsi`,子彈)等等。

  “子”字的意義有很多,從甲骨文看,“子”的本義是嬰兒,在古代指兒子和女兒,現在則專指兒子(男孩子)。“子”由兒子的意義引伸指動物的卵(如雞子、魚子)及植物的果實或種子(如松子、蓮子、瓜子),再引伸指“小而堅硬的塊狀物或粒狀物”,如棋子、算盤子、槍子、子彈等。這個意義的“子”,台語叫做 tsi` 或 dzi`,如算盤子台語叫做 sŋʟ-puã´ -tsi`;槍子、子彈叫做 ts‘ieŋʟ-tsi`(銃子);棋子叫做 ki´-dzi`,dzi` 是 tsi` 的濁化。而 dzi`-a`(子仔)則是泛指小而堅硬的粒狀物或片狀物,如小石頭、破碎的瓦片等。

  磅秤的砝碼是小而堅硬的塊狀物或片狀物,因此台語叫做“磅子(pɔŋ-tsi`)”,它的本意是 pɔŋ-a`(磅仔)的 tsi`(子),tsi`(子)指小而堅硬的塊狀物。

  下面談談磅秤及砝碼在台語的引伸意義。

 

  (1)“磅”用做動詞

  磅秤的“磅”,不管國語或台語,又做動詞用,指用磅秤(台秤)稱重量,這是名詞“磅”(磅秤的簡稱)的引伸。如磅體重,台語說 pɔŋ-t‘e`-taŋ;磅磅看,台語說 pɔŋ(磅)-k‘uãʟ(看)-mai)。

  在台語,量體溫也叫 pɔŋ(磅),這是磅體重的引伸,pɔŋ(磅)變成量測、測定的意思,如:ɡin`(囝)-a`(仔)huat(發)-sio(燒),ka(共)-pɔŋ(磅)-k‘uãʟ(看)-kui`(幾)-tɔ(度)=小孩子發燒,給他量量看有幾度。而量體溫的體溫計叫做 pɔŋ-tsiam(磅針),因為體溫計像針那樣的細長。

 

  (2)磅表(pɔŋ-pio`)──儀表

  磅(pɔŋ)在台語又從量測、測定意義引伸出“磅表(pɔŋ-pio`)”一詞,指儀表。

  “儀表”是測定速度、壓力、電量、水量、瓦斯量等各種物理量的儀器。而量測速度、壓力等的儀表通常是一個圓盤,沿著圓盤周圍有刻度表示物理量從小到大的數字,另有指針隨著物理量的大小而移動位置,指針所指的數字表示該物理量的數量。

  這種儀表台語叫做“磅表(pɔŋ-pio`)”,“磅(pɔŋ)”是“用磅秤量重量”的引伸,指量測、測定;“表(pio`)”指有刻度、數字的圓盤,“磅表(pɔŋ-pio`)”指測定物理量的儀器,就是儀表。量測用電量及瓦斯量的儀表雖然形式上和速度計不一樣,因為它們都是量測數量的儀器,台語也都叫做“磅表(pɔŋ-pio`)”。

  火車的機關車(或叫機車、火車頭)有表示速度的儀表,台灣話叫做磅表(pɔŋ-pio`)。火車以最大速度行駛叫做“駛盡磅(sai`-tsin-pɔŋ)”,因為“磅表(pɔŋ-pio`,速度計)”的指針已經指到盡頭了。

  台語“盡磅(tsin-pɔŋ)”也用來比喻人對某事已盡了最大力量。例如:在酒宴時已經酒醉飯飽,沒有辦法再喝下去,台語說:“我已經盡磅啊(ɡua` i`-kieŋ-tsin-pɔŋ ・a)”。

  倒過來,火車開始增加速度叫做“起磅(k‘i`-pɔŋ)”,因為磅表(pɔŋ-pio`)上的指針開始移動。“起磅(k‘i`-pɔŋ)”也用來比喻事情的啟動或熱烈情緒的開始。如親朋好友相聚喝酒時,大家開始有醉意而興高采烈時叫做“起磅(k‘i`-pɔŋ)”。

  台灣在二次世界大戰前及戰後初期,一般家庭的電燈有“包燈”及“表燈”兩種,包燈是依照電燈泡的數目計算電費,表燈則按照用電度數計費,而表燈制需裝置電表,這個電表台灣話以前也叫做“磅表(pɔŋ-pio`)”,把表燈制叫做“點磅的(tiam`-pɔŋ ・e)”,並且把用電量的單位“千瓦時(kilowatt-hour)”也叫做“磅(pɔŋ)”,例如100千瓦時(即100度)叫做“一百磅(tsit-paʔ-pɔŋ)”。不過現在已經不叫“磅(pɔŋ)”而叫“度(tɔ)”了。

 

  (3)袋磅子(te-pɔŋ-tsi`)

  “口袋裡沒有錢”,台語說:“lak(橐)-te(袋)-a`(仔)te(袋)-pɔŋ(磅)-tsi`(子)。”這是一句戲謔語,有兩種解釋,一種是說:pɔŋ-tsi` 是“磅子”,是磅秤的砝碼,口袋裡裝砝碼,看起來好像口袋裡有很多錢、很重(古人不用紙幣而用銀幣、銅錢),事實上裝的是不值錢的砝碼,口袋裡沒有錢。(見《台閩》“磅子 pɔŋ-tsi`”)。

  另一種說法是:pɔŋ-tsi` 指的是炸藥(寫做“炐子”),炸藥用來“炸炐孔(tsaʟ-pɔŋ-k‘aŋ)”(炸開隧道),而“炸”又與“袏”諧音,“袏”者袋中有物,“袏空(tsaʟ-k‘aŋ)”就是袋中空無物。(見《台話大》“炐子 pɔŋ-tsi`”)。

  “袏”字,《廣韻》則箇切(去聲、箇韻),國音ㄗㄨㄛˋ,台音 tsoʟ,字義是有右外襟的單衣或衣袋(不是袋中有物)。“炸”字則不見於傳統的字書、韻書,現代標準漢語讀做ㄓㄚˋ,台語讀做 tsaʟ(陰去聲)。“袏”和“炸”,字音有別,且“袏”是一個冷僻字,一般人不知道有這個字,說“炸空(tsaʟ-k‘aŋ)”就是“袏空”,指袋中空無物,似乎是牽強附會。兩種說法裡面,應該是《台閩》的說法比較正確。

 

 

附論1. 砝碼的理據

  “砝碼”是天平和磅秤上用來做為重量標準的物體,而磅秤上的砝碼台語叫做 pɔŋ-tsi`(磅子)。

  “砝碼”本來寫做“法馬”。“法”有法定的、標準的意義,因此“法馬”是“法定的、標準的馬”,那麼“馬”又是什麼?“馬”是古代遊戲“投壺”所使用的計算勝負數目的用具。

  “投壺”是古代的人宴會時所玩的一種遊戲,它的方法是:會中設置一個壺,客人和主人輪流把箭投入壺中,每投中一次,就立一個“馬”,先立了三個“馬”的人就是優勝者,優勝者酌酒給輸的人喝。這個計算投壺投中數目的“馬”事實上就是“籌”。“籌”是一種細長而扁的竹片,因用途不同而大小不一。《禮記•投壺》:“勝(者)飲不勝者(作者按:飲,ㄧㄣˋ,動詞),正爵既行,請為勝者立馬。”鄭玄注:“馬,勝筭也。”“筭(ㄙㄨㄢˋ)”是古代計算數目的“籌”,而“筭”與“算”通,《禮記•投壺》說:“算,長尺二寸。”唐代孔穎達也說:“投壺,立籌為馬。”因此,“勝筭”就是用來計算勝利(投中)次數的“籌”。《禮記•投壺》所說的“立馬”的“馬”就是“籌”,是細長而扁的竹片。後世的人把“籌”和“馬”連起來成為一個合成詞“籌馬”,指在賭博(如麻將)時用來計算勝負點數或錢數的工具,有的用象牙製作。“籌馬”在賭博結束後用來換錢。

  為什麼古人在投壺時把計算投中次數的“籌”叫做“馬”?注《禮記》的鄭玄說:能夠把箭投入壺中,表示這個人技藝高超,足可擔任將帥,而因為將帥騎馬,應該送他一隻“馬”,這個“馬”用“籌”表示,因此計算投中次數的“籌”叫做“馬”。

  “籌馬”又叫做“馬子”,“子”指小而堅硬的塊狀物。因“馬”字專用於動物名稱,另借用“碼”字(本義瑪瑙)代替“馬”字,於是籌馬、馬子就寫成“籌碼”、“碼子”,現代漢語仍在用。

  “馬”本來指古人遊戲“投壺”時計算投中次數的“籌”,後來擴大它的意義,賭博(也是一種遊戲)時用以計算勝負點數的“籌”也叫做“馬子”或“籌馬”。

  天平上有做為重量標準的大小物體,因為它們表示數目,所以也叫做“馬”,又因為這些重量標準物體需由國家的法律來制定標準重量及其製作,所以叫做“法馬”。後來“馬”字被“碼”字取代,“法馬”寫成“法碼”,“法”字又受“碼”字石字旁的影響,產生類推的思惟,於是“法”字也改用石字旁的“砝”,“法碼”成為“砝碼”。事實上,“砝”字本來不讀ㄈㄚˇ,而讀做ㄍㄜˊ及ㄐㄧㄝˊ。《廣韻•盍韻》:“砝,居盍切(ㄍㄜˊ),石聲。”又《廣韻•業韻》:“砝,居怯切(ㄐㄧㄝˊ),硬也。”不過,“砝碼”一詞已經約定俗成,“砝(ㄈㄚˇ)”可視為一個新字,只用於“砝碼”一詞。

  磅秤也有用做重量標準的物體,它的功用和天平的砝碼一樣,因此磅秤上的重量標準物體也叫做“砝碼”。磅秤的砝碼台語叫做 pɔŋ-tsi`(磅子),是“磅秤上的子兒”的意思。

  在現代漢語,“碼”字一般不單用,大多用做合成詞的語素。

  現代漢語的“碼”主要有兩個義項:一個指表示數目的符號,如數碼、號碼、頁碼、價碼、暗碼、密碼等;另一個指表示數目的用具,如籌碼、砝碼。

  “碼”字還有其他意義,詳附論3。

 

 

附論2. “法馬”一詞什麼時候出現的?

  “砝碼”本來寫做“法馬”,而什麼時候開始有“法馬”這個詞?應該是明朝。中國和近代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接觸始自明代,西方傳教士的東來也是在明代,他們除了傳教也把西方的科學技術介紹給中國,像“天平”這一類精密儀器很可能在那個時候由西方傳教士傳入中國。《辭源》說“法馬”是“作為重量標準的物體,今作砝碼。”並舉書證兩條如下:

  明•朱國禎《湧幢小品•妒婦》:“俗語謂法馬為乏子,……謂兌架為天平。”“兌架”即兌銀之架秤。作者按:“乏子”應該是“法子”之誤,是“法定的、標準的子兒”的意思。

  清•翟灝《通俗編•籌馬》:“交易者以銅為法,衡銀輕重,謂之法馬,皆屬計數之意。”作者按:“以銅為法”指以銅塊為標準重量。

  另外,《漢語大詞典》在“法馬”條下所引書證為明代話本集《醒世恒言》卷三:“(銀匠)慌忙架起天平,搬出若大若小許多法馬。”

  從以上所引,足見“天平”和“法馬”兩個詞都產生在明代。舊版《辭源》和舊版《辭海》也都說“天平”是英語的“balance”,因此,“天平”應該不是中國本來有的器物,而是明代與西歐各國接觸頻繁之後才從西方傳來的衡器。《中國文化史工具書》(木鐸出版社,1987年,293頁)也說《明會典》有記載天平及法馬(又稱法子)這種衡器,並說到了清代法馬叫做“法碼”,台秤是從國外輸入的衡器。

  不過,《中國文化知識精華》(湖北人民出版社,1989年,612頁)《秤的知識》篇說:“在我國古代,量物輕重的天平和桿秤通稱‘權衡’。……早在春秋戰國時期,我國出現了天平。到三國時代,天平的提紐漸漸從中間移至一端,並在衡桿上刻斤、兩數,形成提繫桿秤的雛形,……魏晉南北朝時期,桿秤已經得到廣泛應用。”

  依據這個說法,中國先有“天平”,再發展成為“桿秤”,但古時候的衡器只稱“權衡”(權是稱錘,衡是稱桿。),並沒有“天平”這個名稱。近現代所說的“天平”應該是指從西歐傳來的英語叫做 balance 的衡器。

 

 

附論3. “碼”的其他意義

  (一)長度的“碼”

  “碼”字也是一個長度單位。在英美制,3英尺(feet)叫做1 yard,中國人把它叫做“一碼”,台語叫做 tsit-ba,ba 應該是碼字 ma`、be` 的音變。

  中國人為什麼把英語的 yard 譯做“碼”,令人費解,因為“碼”既不是 yard 的譯音也不是譯意。唯一的解釋是“碼”表示某種數目,如頁碼(一本書裡面的書頁的編號)、價碼(商品售價的數字),而用 yard 表示的長度是一 yard、二 yard、三 yard、……,仿照頁碼、價碼的構詞法,可以說是“長度碼”,久之,“碼”變成長度單位,一 yard 就叫做“一碼”了。

 

  (二)利率的“碼”

  銀行存款、放款的年利率用百分數(%)表示,例如存款年利率 3%(百分之三)表示如果存入100萬元,一年後可以得到3萬元的利息(為方便說明起見用單利計算)。而台灣的銀行界把每0.25% 的利率叫做“一碼”(台語說 tsit-be`)。例如“利率調升半碼”表示利率從原來的百分數調高0.125%(百分之0.125),就是“一碼(0.25%)”的一半。

 

  (三)量詞的“碼”

  “碼”也用來表示事情的量詞,如:“這是兩碼事。”意思是:這是不同的兩件事情。又如:“你說的跟他說的是一碼事。”“一碼事”是同一件事情的意思。

 

  (四)戲碼

  戲曲演出的劇目叫做“戲碼”,這可能是事情量詞“碼”的引伸,“碼”和數目無關,而是指戲劇的名目。

 

  (五)起碼

  “碼”是表示數目的符號,而“起碼”則表示最少的數目,引伸為最低限度。例如:“價錢是五十元起碼。”又如:“那一件名牌衣服‘起碼’要三萬塊以上。”“參加遊行的群眾‘起碼’有十萬人。”“起碼”和“至少”的意義差不多。

 

  (六)碼頭

  “碼”也用於合成詞“碼頭”。碼頭本來寫做“馬頭”,指在河邊植入木板、填土而成的,給兵馬上下船方便的平台。“馬頭”後來寫做“碼頭”,泛指“在江河沿岸及港灣內,供停船時裝卸貨物和乘客上下的建築。”(《現漢》)

  “頭”有事物起點或終點的意義,如“渡頭”是有船或筏子擺渡的地方,它是道路的終點,同時是渡船的起點,等到了對岸,渡頭又是渡船的終點,道路的起點。同樣道理,“馬頭”是道路的終點,同時也是船運的起點,所以也是一種“頭”。而“馬頭”主要是給“馬”上下船的船運的起點和終點,所以這種地方就叫做“馬頭”。後來“馬頭”的功能擴大,並不只給“馬”上下船,於是用“碼”代替“馬”,馬頭就變成“碼頭”了。但這個“碼”和號碼、籌碼無關。

  “碼頭”台語叫做 be`-t‘au´,“渡頭”叫做 tɔ-tsun´-t‘au´(渡船頭)。

  另外,“火車站”,台灣話叫做 hue`-ts‘ia-t‘au´(火車頭),或簡稱 ts‘ia-t‘au´(車頭)。這個詞的“頭(t‘au´)”和渡頭、碼頭的“頭”一樣,指事物的起點或終點。火車站是火車到達的終點(暫時性的)和再度行駛的起點,同時也是火車乘客上下車的地方,所以台灣話叫做“火車頭(hue`-ts‘ia-t‘au´)”。

  在國語,“火車頭”指牽引列車的機關車,台灣話叫做“火車母(hue`-ts‘ia-bu`)”。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p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