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爛(hɔˋ-lan⊦)──誇大不實的話、說誇大不實的話;畫虎爛(ue⊦-hɔˋ-lan⊦)──說誇大不實的話

虎爛(hɔ`-lan)──誇大不實的話、說誇大不實的話

畫虎爛(ue-hɔ`-lan)──說誇大不實的話

 

  例句1:“不過,很抱歉,答案也是同樣的:‘我聽你在「虎爛」!’”(2001.10.2.自由時報27頁)

  例句2:“有不少女性網友對日本富商送禮行徑表示質疑,……‘生意做那麼大,會輕易受騙嗎?不是意圖不軌,就是「唬爛」。’”(2002.9.22.自由時報3頁)

  例句3:“現在卻稱三管五卡行政措施可封阻牛雜進口,根本自打嘴巴騙很大,人民還能任XXX「唬爛」嗎?”(2009.11.4.自由時報A2頁)

  例句4:“台灣新聞媒體綜藝化、八卦化、聳動化、「唬爛」化早已不是新聞。”(2002.10.21.自由時報31頁)

  例句5:“出現在畫面上的,經常是相互斥責的唇槍舌劍、沒有證據的胡亂指控,以及毫無意義的「話虎爛」比賽。”(2003.11.9.自由時報3頁)

  例句6:“民主選舉,坦白說,多數時候還真的是一場畫大餅比賽,比的是「話唬爛」的功夫與創意。”(2003.8.22.自由時報2頁)

  例句7:“筆者經常以台諺「畫虎爛」形容之,因為沒有人看過「虎爛」長什麼樣子。”(1995.2.15.自立早報5頁)

  

  上面所舉七則例句裡面的“虎爛”、“唬爛”是同一個台灣話語詞,讀做“hɔ`-lan”,做名詞用時指誇大不實的話,做動詞用時指說誇大不實的話、說大話、胡說八道。例句5、6、7的“話虎爛”、“話唬爛”、“畫虎爛”也是相同的台灣話俗語,只是寫法不同,讀做“ue-hɔ`-lan”,是動詞,是說些誇大不實的話、說大話、吹牛、胡說八道的意思。

  台語 hɔ`-lan 及 ue-hɔ`-lan 兩個語詞什麼時候出現的?作者的經驗是在1950年代末期的台灣北部上班族之間 ue-hɔ`-lan 一詞已經很流行了。而二次大戰終結前的台語相關辭書《日台大》(1907年)及《台日大》(1931-32年)都沒有收錄 ue-hɔ`-lan 這個詞,可見 ue-hɔ`-lan 是在二次大戰後才出現的語詞。

  在閩南語方面,1873年的《厦英》及1923年的《厦英補》也都沒有收載 ue-hɔ`-lan,但在1981年的《普閩》卻有了。《普閩》(286頁)用“畫虎(ue/ui-hɔ`-lan)”對譯普通話詞語“鬼畫符”,意思是“比喻虛偽的話”,足見1981年《普閩》出版時,閩南語已經有 ue-hɔ`-lan 這個語詞,而且它的詞義可以說和台灣話的 ue-hɔ`-lan 相同。令人不解的是這個 ue-hɔ`-lan 是閩南語本來就有的語詞,還是從台灣傳過去的語詞?或者說1950年代末期在台灣流行的 ue-hɔ`-lan 是從大陸閩南地區傳到台灣的?或者說台灣及閩南各自發展 ue-hɔ`-lan 一詞?希望有人能解答。

  《普閩》之後在大陸出版的閩南語辭書都有 ue-hɔ`-lan 一詞。如:《厦方言》(1993年,139頁):“[畫虎卵]ue-hɔ`-lan。鬼畫符,比喻胡謅亂編。”《閩方大》(2006年,239頁):“[畫虎卵]<厦>ui-hɔ`-lan;<泉>ue-hɔ`-lan。鬼畫符,比喻胡謅亂編或子虛烏有。”《普閩常用》(2007年,193頁),和《普閩》一樣,用[畫虎卵]ui-hɔ`-lan 對譯普通話“鬼畫符”,“比喻虛偽的話”。

  在台灣,第一個收錄 ue-hɔ`-lan 是1991年的《台話大》。在“畫”字條下及“虎”字條下都有收錄。《台話大》對“畫虎(ue/ui-hɔ`-lan)”的解釋是:“花言巧語以設計人也”;“設詞誑騙”;“花言巧語愚弄人”。這些解釋並不很正確。從本篇所引用例句可知“ue-hɔ`-lan”指說誇大不實的話或胡說八道。

  1992年的《國台》(645頁)也有收錄“[畫虎]ue-hɔ`-lan。畫虎的脬(陰囊),比喻虛偽吹牛的話。”

  1999年的《台語正字》(569頁)有收錄 ue-hɔ`-lan,但認為正字是“話詡讕”。

  2001年的《台閩》也有收錄 ue-hɔ`-lan,認為寫做“話虎膦”、“畫虎膦”都可以(膦又作),詞義是:“比喻說些吹牛誇大的話”;“形容說一些誇大不實、子虛烏有的話”。

  從上面所舉閩南語、台語辭書對“ue-hɔ`-lan”的用字可以了解到似乎大家一致認為 hɔ`-lan 是“老虎的陽物”,寫做“虎”或“虎卵”,而 ue 則“畫”或“話”。那麼,“畫虎卵”的理據又如何呢?

  有一種說法是這樣:老虎是兇猛的野獸,人一靠近牠就會被吃掉,因此根本沒有人看過老虎的陽物(虎卵,hɔ`-lan),不知道老虎的陽物長成什麼樣子。如果有人說他會畫老虎的陽物(即“畫虎卵”,ue-hɔ`-lan),一定是假的,他一定是在說大話,在說誇大不實的話,在胡說八道,因此“畫虎卵(ue-hɔ`-lan)”就有這些意義了。這是台語“畫虎卵”的理據的一個說法。不過,沒有人看過老虎的陽物恐怕說不通,馬戲團的馴獸師應該看過吧,動物園的工作人員也應該看過吧。因此,上面這種說法並不是很扎實。

  作者提出另一種說法。台語 hɔ`-lan 的本字是“虎卵”,是從日語ほら(ho-ra;法螺)衍生出來的;ue-hɔ`-lan 應該寫做“畫虎卵”,是從日語“法螺を吹く(ho-ra-o-fu-ku;吹法螺)”衍生出來的,而“法螺”及“吹法螺”是古漢語,是從中國傳過去的。

  “法螺”是一種螺貝,是棲息於海中的軟體動物,屬腹足綱,嵌綫螺科。螺殼是螺旋狀,圓錐形,長可達四十公分,上部尖長,形狀像梭子,故又叫做梭子螺、梭尾螺,也叫做海哱囉。磨去螺殼的尖頂,讓它有一個洞,像喇叭一樣拿起來吹,聲音很響,可傳到很遠。以前佛教做法事時拿這種螺做樂器吹奏,所以叫做“法螺”。另外,法螺也被漁船、航船等拿來用做號角。

  法螺做為法器,有經文為證。如《無量壽經》:“扣法鼓,吹法螺。”《妙法蓮華經•序品》:“今佛世尊欲說大法,雨大法雨,吹大法螺,擊大法鼓,演大法義。”《金光明經•讚歎品》:“吹大法螺,擊大法鼓,燃大法炬,雨勝法雨。”後來因為“法螺”的聲音能傳達很遠,佛的說法也能傳到很遠的地方、很廣的範圍造福大眾,於是把佛教的講經說法叫做“吹法螺”。但後世卻把“吹法螺”比喻說誇大不實的話、說大話、吹牛,變成含貶義的語詞。

  隨著佛教東渡日本,“法螺”也傳到日本,日語叫做ほら(ho-ra),“吹法螺”一詞也傳到日本,日語說“法螺を吹く(ho-ra-o-fu-ku)”,也有說大話、胡說八道的意義。

  在二次大戰結束後,日本人撤走了,但日本人留下來的日語在其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在台灣民間還是通行的。而由於日語“ほら”(ho-ra,法螺)和台語“hɔ`-lan”(虎卵)在語音上相當接近,把 lan 的韻尾 -n 拿掉則幾乎同音。因此,開始時可能用 hɔ`-lan 戲稱日語ほら(ho-ra,法螺),流行之後,因為日語“法螺を吹く”(ho-ra-o-fu-ku)有說大話、說誇大不實的話、胡說八道的意義,於是用“畫虎卵(ue-hɔ`-lan)”來對應,新詞就產生了。以上是作者的見解。

  下面討論台語 ue-hɔ`-lan 的用字及本字問題。

  檢視報刊用字及閩南語、台語辭書的用字,台語說誇大不實的話意義的 ue-hɔ`-lan 的“ue”的用字有“話”及“畫”,“hɔ`-lan”則有虎爛、唬爛、虎、虎膦、虎卵、詡讕六種寫法,下面逐一加以討論。

  (一)話

  “話”字的音,《廣韻》下快切(去聲、夬韻),台語文讀音 hua,白讀音 ua 及 ue(《厦音典》)。

  “話”在古漢語及現代漢語可做名詞及動詞,做名詞時“話”是“說出來的能夠表達思想的聲音,或者把這種聲音記錄下來的文字”(《現漢》),如講話、土話、大話等;做動詞時是說、談的意思,如話別、話家常。但在台語,“話(ue)”只做名詞用,不做動詞用,如講話(kɔŋ`-ue)、三八話(sam-pat-ue,不近情理的話)、話(siau`-ue,狂語)等的“話(ue)”都是名詞。而 ue-hɔ`-lan 應該是動賓結構,ue 是動詞,hɔ`-lan 是賓語。“話(ue)”既然在台語不做動詞用,ue-hɔ`-lan 的 ue 不是“話”字。

  另外,從 ue-hɔ`-lan 又說 ui-hɔ`-lan 來看,ue 不是“話”字,因為“話”字不讀 ui

 

  (二)畫

  “畫”字,《廣韻》記錄兩個音:(1)胡卦切(去聲、卦韻),蟹攝、二等、合口、匣母;(2)胡麥切(入聲、麥韻),梗攝、二等、合口、入聲、匣母。“胡卦切”,台語文讀讀做 hua,白讀讀做 ua,ue,ui(《台大字》);“胡麥切”台語讀做 hiek(《台大字》)。

“畫”字的意義,在讀“胡卦切”時,字義主要是動詞繪畫、作圖及名詞圖畫;在讀“胡麥切”時,字義主要是名詞計策及動詞畫分。

  台語ue-hɔ`-lan 的 ue 應當是動詞繪畫,所以應該是“畫”字。

 

  (三)虎爛

  “虎”字台語讀做 hɔ`,“爛”字《廣韻》郎旰切(去聲、翰韻),台語文讀音 lan,白讀音 nua。“爛”字沒有陽物的意義,陽物義之台語 lan 使用“爛”,只是借用同音字。

 

  (四)唬爛

  “唬”字《廣韻》記錄兩個音:(1)呼訝切(去聲、禡韻),現代音ㄒㄧㄚˋ,台語讀 haʟ(《台大字》),字義是“虎聲”。(2)古伯切(入聲、鐸韻),現代音ㄍㄨㄛˊ,台語讀 kɔk(《台大字》),字義是“鳥啼”。“唬”字依《廣韻》,台語並不讀 hɔ`。

  但是“唬”字在普通話另外讀ㄏㄨˇ,相對應的台音應該是hɔ`。而字義是“虛張聲勢、誇大事實來嚇人或蒙混人”,字義雖然類似台語的 ue-hɔ`-lan,但把“唬”做為合成詞 hɔ`-lan 的一個詞素來看的話就說不通了。hɔ`-lan 的 hɔ` 用“唬”字應該看做同音假借,“爛”字詳前述,也是同音假借。

 

(五)虎

  “”字見於早期閩南語韻書《雅俗通》,字音是 lan,字義是“男子陽物”。《字彙•尸部》:“,閩人謂陰也。所以“”算是閩南方言字,還不算本字。(詳見<捧LP[p‘ɔ´-lan-p‘a]>篇)

 

  (六)虎膦

  《台閩》使用“膦”字做為台語男子陽物義 lan 的字,並說“膦”是“”的異體字。(請參閱<捧LP[p‘ɔ´-lan-p‘a]>篇)

 

  (七)虎卵

  “卵”字,《廣韻》盧管切(上聲、緩韻),台語文讀音 luan`,白讀音 nŋ(《彙音寶鑑》),又讀 lan(《台大字》),讀做 lan 時,“卵”指男子陽物(詳見<捧LP[p‘ɔ´-lan-p‘a]>篇)。引伸之,雄性動物的陽物也可以叫做“卵(lan)”,因此,老虎陽物義 hɔ`-lan 用“虎卵”二字是本字。

 

  (八)詡讕

  “詡”字,《廣韻》況羽切(上聲、麌韻),屬遇攝、三等、合口、曉母,國音ㄒㄩˇ,台語厦門腔讀做 hu`,漳州腔讀做 hi`。但是遇攝、三等、合口呼的字有一例文讀時讀 -ɔ 韻,如:數,sɔʟ;有二例白讀讀 -ɔ 韻,如:芋,ɔ;雨,hɔ。因此,或許可以說“詡”字在台語可讀 hɔ`。

  “讕”字,《廣韻》記錄落干切(平聲、寒韻)、落旱切(上聲、旱韻)、郎旰切(去聲、翰韻)三個音,台語分別讀做 lan´、lan`、lan。故“詡讕”二字在台語可讀 hɔ`-lan

  “詡”字有誇耀、說大話的意義,如“自詡”是自己誇耀自己。《說文•言部》:“詡,大言也。”因此,“詡”的詞義與台語 ue-hɔ`-lan 類似。而“讕”字的意義則是抵賴、誣賴,這就和台語 ue-hɔ`-lan 的詞義沒有什麼關聯了。也因此,合成詞“詡讕”的結構就說不出所以然來了。雖然“詡”字有說大話的意義,要說“詡讕”就是台語說大話義 ue-hɔ`-lan 的 hɔ`-lan 就很難令人信服了。

 

結論

  台語說誇大不實的話、說大話意義的 ue-hɔ`-lan,本字是“畫虎卵”。

 

廣告
本篇發表於 h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3 Responses to 虎爛(hɔˋ-lan⊦)──誇大不實的話、說誇大不實的話;畫虎爛(ue⊦-hɔˋ-lan⊦)──說誇大不實的話

  1. lfjj 說道:

    跟據小弟的分析

    畫虎爛的由來是因為台灣民主國的關係

    當年(1895)日軍依馬關條約接收台灣

    台民初始決心抵抗,成立台灣民主國…以藍布上畫黃虎為國旗

    未料,

    成立時大家一副抛頭顱灑熱血準備為犧牲的熱血漢子…

    在日軍上岸後全成鳥獸散,

    台灣民主國上從總統到文武百官,下到走卒兵勇~ ~全跑光了

    留下一幅藍底黃虎旗!!!成為笑柄…

    所以從此以後

    說人家沒事閒聊、亂扯、吹牛說大話~就像當年台灣民主國那群人一樣

    畫虎藍旗~…說說而已,吹吹牛罷了

    後來話語流傳…畫虎藍旗…就被簡化為"畫虎藍",

    當有點生氣加強重音於最後一字…就成了"畫虎爛

    • 劉建仁 說道:

      “藍"台語口語說na5,如果有"虎藍"這一詞,也應該說hoo2 na5。我懷疑這個說法。(oo表台語烏字音。2表上聲,5表陽平聲)。

  2. 黃灯耀 說道:

    中文「唬弄」的閩南語讀音與此 “虎爛" 相近,或有可能由於古時鄉間文教不普及,語言多經口耳相傳而少文字相佐,加以閩人言語好戲謔 (例如台灣某些地方人將"謝"姓故意呼作"食[喫]"、將"醃腸"呼"延遷"、等是)故而生成"虎卵"之語,久而久之反積非成是,繼而進一步附會而有"畫虎卵"、"虎卵仙"、"畫仙"之說。

    • 劉建仁 說道:

      現代漢語"唬弄(ㄏㄨˇ ㄋㄨㄥˋ )"的意義是欺騙、矇混,而台語"畫虎卵"的意義是說大話、吹牛,並沒有欺騙的意義,兩者詞義不同。我認為唬弄和虎卵應該是不同的詞。至於姓氏的"謝",叫tsia7(陽去)是南部人的叫法,並不是戲稱。而"香腸"我的母語說ien1-tshiang5(陽平)。

  3. Zicunsi 說道:

    請問一下,那『話仙』的話不是這個『話』喔?若是的話,它就是動詞了?!

    • 劉建仁 說道:

      “話仙(先?)"似乎是新詞,會不會是"畫虎卵先"的縮略?
      從風水先、地理先、拳頭先、阿片先等構詞來看,"話仙"的"話"也應該算是名詞吧。

      • kev 說道:

        我了解的 “話仙" 比較像是華語的 “閒聊". 其中 “仙" 發音是台語神仙的仙. 像是媽媽說小孩不吃飯是要 “做仙". 使用上, “話仙" 整體的感覺應該是名詞 (EX: xxx和朋友在話仙.)

      • 劉建仁 說道:

        “xxx和朋友在話仙" 的 “話仙",我覺得是動詞啊。
        華語的 “閒聊" 也是動詞。

  4. chenfra 說道:

    感服作者劉先生的討論都很透澈,這個blog(部落)⋯⋯以下試寫漢字台語:
    著2015.11.29我插嘴投稿Internet〈民報〉論譠,指出某〈自由時報〉讀者/的/錯誤,說明「搓圓仔湯」台灣社會語言/的/語源。其中有「迥響」抄寫老前輩汝/的/「部落」網站作反應,「焉耳」(今秋學《孟子》笑用一詞!)才會當文中相識,感到汝硏究漢字用心真深。以後連續讀數篇,我也有表示意見。我著1990年代去過廈門,確認伊n也講「畫虎膦」,以後我著〈民眾日報〉(及美國太平洋時報)發表見解,推揣(此字教育部誤導為白話tshuē/tshē,正字應是「查」)伊是「話胡亂」的動物形象化,如水蛙作水「鷄」;家婆…惡霸…虎骨(fork)⋯吃口(啼猴)…數「勿會」了。當然我有講起「法螺吹き」。
    陳 存 話胡亂(台語「走藩仔反」;阿山仔「逃共產」= 我們家鄕都好啊!我們高級外省人跑到這個鳥𣎴……畫虎爛!)

  5. chenfra 說道:

    畫虎卵是什麼碗糕?請按左上角接chenfra台語「部落」分解。多謝指教!

    • chenfra 說道:

      1,多謝提供新資料,語言學資訊「多多益善」。雖然閩北話對台語影響真有限,總是仝款是「蠻」南漢語,比「胡」北漢語濟(?)相仝的所在。比如講 台語/閩南語 的白話音「付」[hɔ7],「我付伊錢」(第一人稱自動詞),佮「負」音相仝,「我負伊欺諞」(第一人稱被動)㒰是發音[hɔ7];就是文音/互/,白話訓用詞/雨/。福州話也是「付/負」兩字仝款字音「混淆」。

      2,在台灣除了「紅卵」以外,並沒「彩卵」的風俗。基督教文化則有「復活節彩蛋」,特別是「烏克蘭復活節彩蛋」Ukrainian Easter eggs最有名。王先生提起的囝仔歌台灣北部版是即款:

      一月炒米炒,二月炒韮菜,三月沖沖滾,四月炒米粉,五月㖹鶏胿⋯⋯

      「㖹鷄胿」就是胡漢語「吹牛」(訓詁「牛」,大也。㒰鷄胿㖹大,膨風)= 話胡亂(據體像形化:畫虎卵;台灣版:「走番仔反/走共產仔」=胡漢語「比手畫腳吹牛一大套」)

      • chenfra 說道:

        1,非常失禮,攏是我著「話胡亂」,擱再作幾点更正。
        2,臵旦(至今)我對「畫虎卵」的語源是「話胡亂」猶原無懹疑。但是,在社會上俗語「畫虎卵」有「開講」(即國語聊天)的意思,當然常常用作「膨風/㖹鷄眭」,批評別人第三者講話膨大無實在的意思。
        3,擱再分析王先生介紹的「歌」,伊確實是講一年通天「趁吃人」渡生活「變輦」(?)的智慧。
        4,我小漢的時學未少日本歌,以後發現歌詞真濟誤解,尤其是含意較深的「字句」(詩文),小學生未當了解。如此我舉列的「囝仔歌」,是聽別人唱少部分記得的,應該修正:

        一月(元宵)猜謎猜,二月插韭菜⋯(為何五月「㖹鷄胿」?未當了解,可能亂添歌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