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王先生(破病、憨古)

回應王先生:

  (1)“發”字屬月韻,用薛韻字的例推論“發”可讀 p‘uaʔ 的理由如下:

  月韻及薛韻都含有山攝、三等、開口及合口呼的字。山攝、三等、合口呼的月韻及薛韻的中古擬音分別是 -juŒt 及 -juæt(董同龢)或 -ĭwŒt 及 -ĭwɛt(王力),而因主要元音 Œ、æ、ɛ 的舌位都比較靠近,故此二中古韻母的字在閩南語大多變成 -uat韻(主要元音低化變成 a),如:屬於月韻者有:髮、罰、闕、月、越等等;屬薛韻者有:絕、雪、拙、說、刷、缺等等,故中古月韻及薛韻的字在閩南語之音變規律可視為相同或相似。因此,如果月韻裡找不到音變為 -uaʔ 韻的例,可到薛韻裡找。“發”、“埒”之有 -uaʔ 韻,應該是文讀音 -uat 韻的進一步音變。

  (2)“喊”在<憨古(hamʟ-kɔ`)>篇裡只是拿來說明《廣韻》上聲字在台語有讀陰去聲的例,並沒有做其他的旁證。煤礦,台語說 t‘uãʟ-k‘ɔŋʟ(炭礦),《厦門音新字典》也把“礦”字讀 k‘ɔŋʟ(陰去聲)。“釦”字《厦門音新字典》及《彙音寶鑑》都記有 k‘auʟ(陰去聲)的音,例詞是鈕釦(liu`-k‘auʟ)。

2011.6.13.劉建仁

廣告
本篇發表於 作者回應。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回應王先生(破病、憨古)

  1. 王先生 說道:

    “礦”字念去聲是國語和全部方言的問題,《廣韻》反切今讀手冊還特別說今讀 kuang4.舊讀是gong3。梅縣等方言也寫舊讀上聲,新讀是去聲等。不是閩南話獨有的拿來做旁證?
    我看“釦”字廈門音字典是因為“扣’字的關係,它有上/去兩個反切。
    我個人相信周教授的話”有人認為”毒“入聲字念陰聲是別的漢字讀音,我們需要進一步研究。。。“這才是中肯的看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