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給雷親(ho`-sim hɔ⊦-luiˊ tsim)──好心没好報

好心給雷親(ho`-sim hɔ-lui´ tsim)──好心没好報

  例句:“錫箔紙換輪椅,愛心大騙局;一萬張換一輛,抽菸當功德,哈菸族被耍;半年籌四公斤,好心給雷親。”(2006.7.31.自由時報B1頁)

 

  例句裡“好心給雷親”是一句台灣話的成語(有人說是諺語),讀做“ho`-sim hɔ-lui´ tsim”。字面上的意思是好心遭雷擊,比喻好心没好報;好心幫忙人,不但没有被感謝,還遭白眼,被責備。

  古時候的台灣人相信打雷、閃電是天上有一個雷神(叫雷公[lui´-kɔŋ])在掌管、操作,如果有人被雷擊斃則認為這個人是惡貫滿盈的大壞人,雷神替天行道而把他打死了。

  “好心給雷親(ho`-sim hɔ-lui´ tsim)”的“hɔ”,本來的意義是給東西的“給”,但在這裡 hɔ 的意義並不是給東西的“給”,而是表示被動語態的介詞,相當於國語的“被”,如:hɔ-laŋ´(人)-p‘aʟ(攴)=被人打;hɔ-i(伊)t‘eʔ(提)・k‘iʟ(去)=被他拿走;hɔ-laŋ´(人)-k‘i(欺)-hu(負)=被人欺負。這個台語給、被意義的 hɔ,它的本字應該是“予”或“與”。

  國語給東西的“給”相當於台語的 hɔ(予)。國語的“給”也用做被動語態的介詞,此時“給”相當於“被”。如:樹給颱風吹倒了;錢袋給扒手扒走了。

  “給雷親”的台語是 hɔ-lui´ tsim,一般以為這個 tsim 是親嘴的“親”(接吻、親嘴,台語叫 tsim,請參見<甚[tsim]>篇)。但是台語 hɔ(予)-lui´(雷)tsim 的“tsim”不是親嘴的“親”,而是“擊”、“打”的意思,尤其是指用鐵鎚或石頭等重物用力地打叫做 tsim。所以 hɔ(予)-lui´(雷)tsim 是遭雷擊、被雷劈(ㄆㄧ)的意思,不是被雷公接吻的意思。按:“雷擊”是一個合成詞,是動詞,指“雷電發生時,由於強大電流的通過而殺傷或破壞(人、畜、樹木、或建築物等)”(《現漢》五版,825頁)。又,“劈”的基本義是用刀斧等砍,是動詞,而遭“雷電毀壞或擊斃”也叫“劈”(ㄆㄧ),例如:老樹讓雷劈了(見《現漢》五版,1036頁)。

 

台語擊打義 tsim 的歷史

  台語擊、打意義的“tsim”,在現代台語除了 ho`(好)-sim(心)hɔ(予)-lui´(雷)tsim 外,已經不常用了。《普閩》、《厦方言》、《閩方大》都沒有收擊打義 tsim 這個詞,可見在現代的閩南話已經不用這個詞了。不過,早期的厦門話辭書《厦英》的《補編》(1923年)卻收錄這個詞,並舉 ho`-sim hɔ-lui´ tsim 為例證。後來的《台日新辭書》(1931年)及《台日大》(1931-32年)都有收 tsim 這個詞及用例。

  《厦英補》說,“tsim”是像鑿子(steel chisel)那樣一頭尖銳的工具;又用這種工具擊刺也叫 tsim(動詞)。並說 ɡu´(牛)-tsim 是用以擊斃牛的 tsim。動詞 tsim 的用例有:ieŋ(用)-tsŋ(磚)-a`(仔)t‘ua(拖)-teʔ(得)-tsim 及 ho`(好)-sim(心)hɔ(予)-lui´(雷)tsim。

  《厦音典》在語音 tsim 下收錄“揕”字,說字義是“用刀來刺;樹倒的聲音。”這似乎是依據《集韻》對“揕”字的釋義而做的解釋。《集韻•平聲•侵韻》:“揕,知林切;刺也;一曰斫木聲。”“揕”字,《厦音典》又說 tim(知林切)及 t‘imʟ

  《台日新辭書》(1931年)說“tsim(針)”是“(如用鑿子刺那樣地)打”,用例有 ieŋ(用)-tsioʔ(石)-tsam(鏨)tsim(針)-tsioʔ(石)-t‘au´(頭)=用石鑿打石頭。及 ho`(好)-sim(心)hɔ(予)-lui´(雷)tsim(針)=好心的人被雷劈。

  《台日大》說“tsim(箴)”是(1)如石鑿子的器具,也叫 tsim-a`。(2)用榔頭打;打;敲打。用例有:(1)ieŋ(用)-tsioʔ(石)-t‘au´(頭)ka(給)-i(伊)tsim(箴)・si`(死)=用石頭把他打死。(2)ho`(好)-sim(心)hɔ(予)-lui´(雷)tsim(箴)=好人遭雷擊;恩將仇報。

  從這些台語 tsim 的釋義,可以知道:(1)台語 tsim 是一種像石鑿子那樣的工具,長條形,前端尖銳,可以用手拿著直接刺入或擊打物體;或用榔頭敲打(tsim 的)後端,使前端的尖銳部分刺入或擊打物體。這是名詞的 tsim。(按:石鑿子台語叫做 tsioʔ-tsam[石鏨])。(2)名詞的 tsim 引伸為動詞 tsim。動詞 tsim 指用 tsim-a` 擊打,或指用榔頭敲打,引伸指用石頭打人,及指雷擊、劈。

 

台語擊打義 tsim 的用字及討論

  台語擊打意義的 tsim,《妙悟》、《雅俗通》、《增補彙音》、《彙音寶鑑》等閩南語、台語韻書都沒有收錄,《台日大》及《綜台基》用“箴”字,《台話大》及《台語字彙》用“揕”字,《台語正字》用“”字,而《台閩》則用一個“唚”字同時表示接吻及擊打義。《普閩》、《厦方言》、《閩方大》等在大陸出版的閩南語辭書都沒有收錄擊打義的 tsim。下面對於箴、揕、、唚四個字加以討論。

 

  (1)箴

  “箴”字,《廣韻》職深切(平聲、侵韻),國音ㄓㄣ,台音 tsim。“箴”的字音和台語擊打義 tsim 的語音相符,但是“箴”字有沒有擊打的意義?

  《說文•竹部》:“箴,綴衣箴也。”“箴”的本義是縫衣用的工具,後來寫做“鍼”、“針”。“箴”字從竹,表示古人可能曾經用過竹製的針,在發明鐵器後,用鐵製的針,於是有了“鍼”字,“針”是“鍼”的俗字。

  “箴”也指中國傳統醫學用來刺入人體穴位以達到某種醫療效果的針形器物。這個“箴”後來也寫做鍼、針。因為在傳統醫學“箴”(鍼、針)是用來刺入人體穴位,於是“箴”動詞化而有刺、插的意義。但是動詞“箴”是使用針的刺,和使用刀的刺不同,更不是擊打。

  “箴”字雖然在台語讀做 tsim,但並沒有擊打的意義,《台日大》使用“箴”字表示台語擊打義的 tsim,只是借用同音字。

 

  (2)揕

  “揕”(國音ㄓㄣˋ)有兩個意義,一個是用刀劍等刺,如《史記•刺客列傳》:“(荊軻)因左手把秦王之袖,而右手持匕首揕之。”這個“揕”就是手拿匕首刺下去的意思。

  “揕”的另一個意義是“擊”。如宋•洪邁《夷堅支志景》:“即奮拳揕其頂,並没於地。”“奮拳揕其頂”就是揮拳擊打頭頂,“揕”是擊打、敲打的意思。又如前蜀•牛嶠《靈怪錄•呂生》:“其嫗忽上榻,以臂揕(呂)生。”這個“揕”也是擊打的意思。

  “揕”字的音,《廣韻》知鴆切(去聲、沁韻),國音ㄓㄣˋ,台音 timʟ。比較知鴆切(台音 timʟ)和台語 tsim,韻母相符,聲母“知”在台語有變為 ts- 的例(如“知”,文讀 ti,白讀 tsai),但聲調則不相符。不過《集韻》對於“揕”字另外記錄“知林切”的音,依反切讀,台語讀做 tim(陰平聲)(《集韻•侵韻》:“知林切。刺也;一曰斫木聲。”另尚有陟甚切及知鴆切二切。)。因聲母(反切上字)“知”在台語有變為 ts- 的例(如“知”,台語文讀 ti,白讀 tsai),故“揕”的“知林切”在台語可以音變為 tsim,和台語擊打義 tsim 的語音相同。

  “揕”字既有擊打的意義,在台語又可讀做 tsim,“揕”應該是台語擊打義 tsim 的本字。

 

  (3)

  《集韻•平聲•侵韻》:“,知林切,擊也。”又說“”是“抌”的或體字。《集韻•上聲•寑韻》:“抌,陟甚切,說文:深擊也。……或作。”依切語“知林切”來讀,“”字台語讀做 tim,因反切上字“知”在台語可音變為 ts-,故“”字可音變為 tsim。

  “”字在台語可讀做 tsim,字義又是“擊”,“”字是台語擊打義 tsim 的本字。《集韻》說“”是“抌”的或體字,段玉裁說“揕”就是“抌”字,所以“”也是“揕”的異體字。

 

  (4)唚

  “唚”字(國音ㄑㄧㄣ或ㄑㄧㄣˋ)早在《雅俗通》就被拿來當作閩南語接吻意義 tsim 的字,後來大部分閩南語、台語字書、辭書都採用它。而《台閩》則用“唚”字同時表示接吻及擊打兩個意義。

  《漢大字》引用清•袁于令《西樓記•集豔》:“抱住他唚幾個嘴。”說:“唚”就是現代漢語親嘴的“親”,可見“唚”字的使用有一段歷史了。

  “唚”字《康熙字典》沒有收,《漢大字》說“唚”同“吣”,而“吣”字則《玉篇》說是“吢”的異體字。《玉篇•口部》:“吢,七浸切,犬吐。亦作吣。”《廣韻•去聲•沁韻》也說:“吣,犬吐。七切。”

  依據《玉篇》及《廣韻》,“吣”字在台語讀做 ts‘imʟ(陰去聲),字義是犬吐,與接吻無關。《雅俗通》用“唚”字記錄閩南語親嘴意義的 tsim,“唚”應該是一個方言字。

  閩南方言字“唚(tsim)”因為與侵、浸等字的構造類似,容易了解“唚”字的音是 tsim,又因為是口字旁,跟嘴有關,做為閩南語、台語接吻義 tsim 的方言字很恰當,但要用“唚”字兼表擊打義的 tsim 就不妥當了。

 

  從以上的討論可以知道台語擊打義 tsim 的本字是“揕”及“”;“箴”是同音字,“唚”是方言字,“唚”最好只用來書寫台語接吻義 tsim 的字。

 

其他與 tsim 有關的字

  下面是和台語擊打義 tsim 有關的三個字:抌、

  (1)抌

  《說文•手部》:“抌,深擊也。从手,冘聲。”徐鉉本的注音是竹甚切。《廣韻》則說:“抌,刺也;擊也。都感切(上聲、感韻)。”(另有二切:以周切,抒臼;以主切,刺也。)

  《集韻》對“抌”字記錄九個音,其中與“擊”有關的是:(a)“陟甚切(上聲、寢韻)。說文:深擊也。一說楚謂搏曰抌。”“搏”是擊、拍。(b)“都感切(上聲、感韻)。刺也;擊也。”這個音義和《廣韻》相同。

  “抌”字的音,《說文》的“竹甚切”和《集韻》的“陟甚切”相同,依反切來讀,國音ㄓㄣˇ,台語讀做 tim`(陰去聲),和台語擊打義 tsim 比較,聲母和聲調都不相符,不過反切上字“陟”屬於知母,知母字的聲母在台語有變為 ts- 的例,“抌”字和台語擊打義 tsim 應該有關係。

  “抌”和“揕”可能同出一源,字義都是擊或刺,字音也只是聲調的不同。“抌”字見於《說文》,“揕”字則否,“揕”也許是後起的“抌”的異體字。段玉裁注抌字時引用《刺客列傳》:“左手把其袖,右手揕其匈(胸)。”說“揕”就是“抌”字。

 

  (2)

  《集韻•去聲•沁韻》:“,子鴆切,擊也。”子鴆切,台語讀做 tsimʟ,和台語擊打義之 tsim 比較,只是聲調不同。

 

  (3)

  《廣韻•平聲•侵韻》:“,子心切,錐也。”(另有一切“七林切”,字義也是錐,當是同一詞的不同語音表現)。

  “錐”是一頭尖銳的用來鑽孔的鐵製工具,因此,“”和《厦英補》所說的“tsim”(像鑿子那樣一頭尖銳的鐵製工具)應該是相同或類似的東西。

  “”字的音,依據切語“子心切”來讀,台語讀做 tsim,和《厦英補》所說的 tsim 相同。因此,《厦英補》所說的一頭尖銳的鐵製工具 tsim,應該就是古漢語的“”。

  “”字從矛,矛是一種古代的武器,可見“”雖然說是錐子,但必定是比錐子粗大的工具。從《厦英補》的解釋可以知道 tsim()是用來刺殺或擊斃牲畜(如牛)的工具。

  在古漢語,名詞和動詞往往是一個詞。例如“鑿”,用做名詞時指挖槽或穿孔用的手工具;用做動詞則指用鑿子打孔或挖槽的動作。同樣道理“”用做名詞時指一頭尖銳的刺殺牲畜的工具(例如台語 ɡu´-tsim,牛),而用做動詞時則指用“”刺殺的動作。這個動作“”在台語更引伸指用石頭、磚頭等打人也叫“(tsim)”,被雷擊叫 hɔ(予)-lui´(雷)tsim()。

  從上面的討論可以知道台語 ho`(好)-sim(心)hɔ(予)-lui´(雷)tsim 的 tsim 也可以說是“”字。“”和“抌”、“揕”、“”、“”應該是同源,聲母是舌尖塞音或舌尖塞擦音,韻母都是 -im。

 

廣告
本篇發表於 h 並標籤為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4 Responses to 好心給雷親(ho`-sim hɔ⊦-luiˊ tsim)──好心没好報

  1. 王先生 說道:

    所謂現代閩南語不用是需要從安溪調查到詔安等才有可能說是消失了,在大詞典裡泉州市和漳州市不少常用詞都沒收。cit ma,ta ma (現在/剛在)沒收,不過上網就可以聽到大陸人在說了。

  2. 王先生 說道:

    闽南方言大词典第38页有 gu thau tsim

  3. 王先生 說道:

    大陸有人寫一篇閩語和山東話的本字提到這個字 http://dict.variants.moe.edu.tw/yitic/frc/frc05900.ht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