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數(kioʔ-siauʟ)──角色

脚數(kioʔ-siauʟ)──角色

  例句:“甲乙和談,甲「攏是衰尾脚數」。”(2005.1.15.自由時報15頁)

例句裡,“攏是衰尾脚數”是一句台灣話,讀做 lɔŋ`-si-sue-bue`-kioʔ-siauʟ。“攏是(lɔŋ`-si)”是全都是、每一次都是;“衰尾(sue-bue`)”是運氣不好、倒霉;“脚數(kioʔ-siauʟ)”是角色。整句的意思是“每一次都是倒霉的角色”,指每一次甲乙和談,倒霉的總是甲;甲和乙和談時,甲總是倒霉的一方,每一次都是上當吃虧。

台語“衰尾(sue-bue`)”的“衰(sue)”可以單用,意思是運氣不好的、倒霉的。例如:kin(今)-na`(仔)-dzit(日)tsiã´(誠)-sue(衰)=今天運氣真不好;今天真倒霉。合成詞有:sue-un(衰運)=倒霉運、運氣不好;sue-k‘a(衰骹)=倒霉鬼;sue-siau´(衰□)=很倒霉;taiʟ-sue(帶衰)=(被人影響而)運氣走下坡。而“sue-bue`(衰尾)”一詞則《台日大》沒有收,它應該是二次大戰終戰後的新詞。在1960年代,台灣開始有了電視,不久,黃俊雄的布袋戲被搬上螢光幕,瘋迷全台。他的戲裡有一個倒霉鬼的人物叫做“衰尾道人(sue-bue`-to-dzin´)”,sue-bue`(衰尾)一詞可能是這樣來的。

例句裡“脚數(kioʔ-siauʟ)”是角色的意思,kioʔ-siauʟ 除了寫做“脚數”外,又寫做“脚賬”(《台日大》),“脚色”(《台話大》)。

本篇主要討論台語角色義 kioʔ-siauʟ 的語源及本字。

先說結論:台語角色意義 kioʔ-siauʟ 的語源是“脚色”,本字也是“脚色”。

脚色

“脚色”,大陸普通話的規範讀音是ㄐㄩㄝˊ
ㄙㄜˋ,在台灣一般讀做ㄐㄧㄠˇ ㄙㄜˋ。“脚色”一詞有兩個意義:第一個意義是指人的履歷。在過去科舉時代,應試者需在殿試策上說出自己的出身,也須列出自己祖先三代的履歷及名銜,這個履歷及名銜就叫做“脚色”。這種表示履歷意義的“脚色”在宋代就有。宋•趙昇的《朝野類要•入仕》說:“脚色:初入仕,必具鄉貫、戶頭、三代名銜、家口、年齒、出身履歷。”清•梁紹壬《兩般秋雨庵隨筆》:“履歷:今之履歷,古之脚色也。”因此,古代的“脚色”就是現代人所說的履歷,“脚色狀”就是履歷書。

“脚色”的第二個意義是:“傳統戲曲中根據劇中人不同的性別、年齡、身份、性格等而劃分的人物類型。”(《辭海》)。例如京劇(平劇)有生、旦、淨、丑四種脚色;扮演男子的叫“生”,“生”又分為老生、小生、武生等類別;扮演女子的叫“旦”,“旦”又分成青衣、花旦、老旦、武旦等類別;扮演性格剛烈或粗暴的男性人物叫“淨”,通稱“花臉”;扮演滑稽人物的叫“丑”,有文丑、武丑的區別。

“脚色”的這兩個意義裡面,第二個意義(傳統戲曲中的人物類型)的產生可能在元代傳統戲曲發展以後。清•李斗《楊州畫舫錄•新城北錄》說:“梨園以副末開場,為領班;副末以下老生、正生、……謂之男脚色;老旦、正旦、……謂之女脚色;……此江湖十二脚色,元院本舊制也。”(轉引自《辭源》。“末”即扮演中年男子者。)又,清•孔尚任《桃花扇•凡例》說:“脚色所以分別君子、小人,……。”(轉引自《漢大詞》)。這兩條書證都是用“脚色”一詞來表示傳統戲曲中的人物類型,都出現在清代的文獻。

角色

“脚色”又寫做“角色”。“角色”和“脚色”同音,大陸的規範讀音為ㄐㄩㄝˊ
ㄙㄜˋ,台灣一般讀做ㄐㄧㄠˇ ㄙㄜˋ。脚色雖然又寫做角色,但“角色”一詞並沒有履歷的意義。

在現代漢語,“角色”一詞的含義比較多,大概有下面五項:

(1)傳統戲曲中的人物類型,簡稱“角”。例如:旦角、丑角、生角、淨角。

(2)戲劇或電影、電視劇中,演員扮演的劇中人物。例如:“我在劇中只演一個小角色。”(《現漢》五版,746頁)。

(3)指(戲劇)演員。通常簡稱“角(兒)”[ㄐㄩㄝˊ(˙ㄦ)]。如:“捧角”是給某個演員捧場;“主角(兒)”指主要演員(也指主要角色);“配角(兒)”指次要演員(也指次要角色)。

(4)指小說中的人物。如“林黛玉是《紅樓夢》中的重要角色。”

(5)比喻事件中或生活中某種類型的人物。例如:“在這一事件中,他扮演了極不光彩的角色。”(《現漢》五版,746頁)。“在生活中他扮演了一個大儍瓜的角色。”(《漢大詞》3444頁)。

“脚色”和“角色”既然是同一個詞的不同寫法,“角色”的各個意義當然也適用於“脚色”。例句裡“衰尾脚數(sue-bue`-kioʔ-siauʟ)”是“倒霉角色”的意思,“脚數(kioʔ-siauʟ)”相當於現代漢語的“角色”,它的用法就是前述第(5)個義項。而因“角色”又等於“脚色”,故台語“脚數(kioʔ-siauʟ)”就等於國語的“脚色”,如果“脚色”在台語可讀做 kioʔ-siauʟ 的話,“脚色”二字就是台語 kioʔ-siauʟ 的本字了。

台語 kioʔ-siauʟ 的本字

“脚”,《廣韻》居勺切(入聲、藥韻),宕攝、三等、開口呼、入聲。與“脚”同韻母的字,在台語一般讀做 -iak 韻(漳腔)或 -iɔk 韻(厦、泉腔)。例如:芍,tsiak/tsiɔk;脚,kiak/kiɔk;著(着),tiak/tiɔk;卻,k‘iak/k‘iɔk;約,iak/iɔk;略,liak/liɔk;藥,iak/iɔk 等。而白讀音則有 -ioʔ 韻的例,如:著(着),tioʔ;約,ioʔ;略,lioʔ;藥,ioʔ。這種現象是主要元音高化及韻尾 k 弱化所致。“脚”和這些字同韻母,所以“脚”的台語白讀音是 kioʔ(陰入聲)。

“色”,《廣韻》所力切(入聲、職韻)。曾攝、三等、開口呼、入聲,台音 siek。曾攝入聲字的韻尾是 k,因為和 u 同樣是舌根音,受到主要元音的影響,韻尾 k 有轉變為 u 的現象。例如和“色”同韻母的“特”(徒得切),台語文讀音 tiek,白讀音 t‘iau´,如
t‘iau´-kaŋ(特工)是特地、特別的意思。

另外,通攝、宕攝、梗攝、江攝的入聲字也都是韻尾為 k 的韻攝,這四個攝的一部分字在台語白讀時,它們的韻尾也轉變為 u。例如:各,古落切(宕攝),kɔk/kauʟ(到達);,烏格切(梗攝),iek/iau(肚子餓);哭,空谷切(通攝),k‘ɔk/
k‘auʟ(哭泣);毒,徒沃切(通攝),tɔkt‘au(下毒。動詞);曲,丘玉切(通攝),k‘iɔk/k‘iau(彎曲);數,所角切(江攝),sɔk/siauʟ(屢次);嗽,所角切(江攝),sɔk/sauʟ(咳嗽)等。

因此,“色”(所力切,文讀 siek)也可能像前面的那些字一樣,有 siauʟ 的音。“色”是三等字,故有介音 -i-。又反切上字“所”屬審二母,是清音,清音聲母的字在台語一般讀做陰聲調,而 siauʟ 的聲調是陰去聲,符合聲調的演變規律。

綜合起來說,在台語白讀音,“脚色”讀做 kioʔ-siauʟ,而“脚色”就是“角色”,因此台語角色意義的 kioʔ-siauʟ 的本字就是“脚色”。

“脚色”的理據

“脚色”一詞的兩個義項:“履歷”及“戲曲人物類型”有沒有本義及引伸義的關係?王艾錄《漢語理據詞典》認為有關係。該書(81頁)說:“脚色,本為出身履歷,……後引伸為傳統戲劇中的人物類型、演員類別(行當),也指演員扮演的劇中人物。”並說“脚”是“履”,“色”是“種類”。似乎用此想說明履歷意義的“脚色”的理據。至於“脚色”如何從履歷的意義引伸為“戲曲人物類型”的意義則王艾錄沒有進一部說明。

事實上,“脚”字並沒有“履”的意義。“履”的本義是“穿鞋行走”(見《漢字源流》823頁),引伸義有踩、踐踏、走過(動詞)及鞋(名詞)等。而“脚”的本義是脛(小腿),中古以後轉而指踝子骨以下的部位,就是穿上鞋子(履)的部位。“履”是穿鞋行走,行走用“脚”,或許“脚”有“履”的意義,但沒有書證。

作者認為:“脚色”一詞本來指一個人的履歷,而每一個人的履歷表示他在社會上的身份、本色,可以說一個人的履歷(脚色)表示他在社會裡的不同成員的類型,而戲曲反映社會,戲曲裡的各種人物類型宛如社會裡的各種成員的類型,於是戲曲中的人物類型也叫做“脚色”了。

“脚色”(ㄐㄩㄝˊ
ㄙㄜˋ)又簡稱“脚”(ㄐㄩㄝˊ)或“脚兒”。如“旦脚(ㄉㄢˋ ㄐㄩㄝˊ)”指戲曲中“旦”的脚色,生脚、淨脚、丑脚分別指生、淨、丑的脚色。而“戲脚(兒)”則指戲曲的演員。

在台語,戲曲人物類型意義的“脚色”叫做 kioʔ-siek 或 kioʔ-siauʟ,簡稱 kioʔ。如“旦脚”叫做 tuãʟ-kioʔ,“丑脚”叫做 t‘iũ`-a`-kioʔ,“武行”叫做
bu`-kioʔ。“kioʔ”也指演員,如戲脚(兒)叫做hiʟ-kioʔ(戲脚)。

“角色”的理據

“脚色”為什麼又寫做“角色”?是不是同音假借?還是“角色”這個詞另有來源?

《形義分析》認為“角色”是“角妓”的引伸。該書(256頁)“角”字下說:“獸的角有防禦、攻擊的功能,由此引申出競賽、爭勝,讀ㄐㄩㄝˊ。……宋代有‘角妓’一詞,指色藝出衆的名妓。……從這裡‘角’又引申出‘角色’、‘演員’等義。”舊版《辭海》“角妓”條說,《中國近代戲曲史•南北曲之分歧》引黃雪蓑《青樓集》:“汪憐憐(人名),湖洲角妓,美姿容,善雜劇。”然後說:“俗呼俳優為‘角’,‘角妓’當有女伶之義。”也認為角、角色和角妓有關。

作者認為這種說法頗有商榷之處。第一,《辭源》及新版《辭海》對於“角妓”一詞的解釋都只說古時候把藝妓稱為角妓,並沒有說“色藝出衆”的名妓叫做角妓。而“藝妓”是指“以歌、舞為業的女子”,並沒有以演戲為專業。角妓或許有人會演戲,但據此說“角妓當有女伶之義”,恐怕不是很正確。

第二,張子野的詞《減字木蘭花》說:“垂螺近額,走上紅裀初趁拍。”晏小山的詞也有:“垂螺拂黛青樓女”及“雙螺未學同心綰”等句子。楊慎《詞品》說:“垂螺、雙螺,蓋當時‘角妓’未破瓜時髮飾之名,今秦中妓及搬演旦色猶有此制。”根據這個說法,垂螺、雙螺的“螺”應該是指“螺髻”。女子把頭髮結成髻,形狀像螺殼,所以叫做“螺髻”。也許未破瓜藝妓的螺髻垂在額頭,看上去像動物的“角”,所以藝妓叫做“角妓”。這個“角”和競賽、爭勝的意義無關,因此“角色”一詞應該不是從“角妓”的“角”引伸出來的。

作者認為“角色”應該是“脚色”的同音假借。“脚”,《廣韻》居勺切(入聲、藥韻),宕攝、三等、開口呼,中古擬音 kjak(入聲),近代音
kiau(上聲),現代音ㄐㄩㄝˊ/ㄐㄧㄠˇ(陽平/上聲)。而“角”是《廣韻》古岳切(入聲、覺韻),江攝、二等、開口呼,中古擬音為 kɔk(入聲),近代音 kiau(上聲),現代音ㄐㄩㄝˊ/ㄐㄧㄠˇ(陽平/上聲)(以上據《漢字古今音表》,中華書局,1999年)。中古音指隋唐時期漢語的語音,以《廣韻》的音系為代表;近代音指元代北方漢語的語音,以《中原音韻》的音系為代表。在元代《中原音韻》裡,“脚”和“角”都被列在蕭、豪韻內,“入聲作上聲”下,且列為同音字,可見“脚”和“角”在元代已經變成同音字,而元代正是戲曲發展的時期。

清初《音韻闡微》對“脚”的注音是吉約切,對“角”的注音是吉嶽切,依切語推測,清初“脚”和“角”兩個字都有介音 -i-,也是同音,可能和現代音的ㄐㄩㄝˊ差不多。現在一般認為ㄐㄩㄝˊ是讀書音,ㄐㄧㄠˇ是口語音。

因為“脚”和“角”兩個字自元代起就已經是同音,而元代正是戲曲發展的時期,戲曲中人物類型意義的“脚色”又寫做“角色”應該是同音假借所致。

在現代台語,因為受國語的影響,“角”、“角色”等也很常用。如“角色”,kak-siek;“主角”,tsu`-kak;“男主角”,lam´-tsu`-kak;“女主角”,li`(或 lu`)-tsu`-kak;“配角”,p‘ueʟ-kak 等。這些都是從國語吸收進來的台灣話語詞。

台語 kioʔ(脚)

“脚色”和“角色”同義(角色晚出),而脚色在台語讀做 kioʔ-siauʟ。角色可簡化為“角”,台語 kioʔ-siauʟ(脚色)也可以簡化為“kioʔ(脚)”。例如 hiʟ-kioʔ(戲脚)是戲劇的演員;t‘iũ`-a`-kioʔ(丑仔脚)是丑角,或指演丑角的演員;bu`-kioʔ(武脚)是武行,或指表演武打的演員;ho`-kioʔ(好脚)是好演員;p‘ãi`-kioʔ(痞脚)是差勁的演員。

台語的 kioʔ(脚),除了戲曲人物類型及戲劇演員的意義外,又有“搬運工人”的意義,不過這個意義由於社會的變遷,在現代台語幾乎不用了。例如:kioʔ-a`(脚仔)、kioʔ-a`-k‘a(脚仔骹)、kioʔ-a`-kaŋ(脚仔工)等都指搬運工人,相當於普通話的“脚子(ㄐㄧㄠˇ ˙ㄗ)”、“脚夫(ㄐㄧㄠˇ
ㄈㄨ)”。kioʔ-a`-kaŋ(脚仔工)又特別指扛棺材的搬運工。又,kaŋ-kioʔ(工脚)是勞工,ts‘ɔ-kioʔ(粗脚)是從事粗笨工作的工人,kio-kioʔ(轎脚)是轎夫,抬轎的脚夫;tsoʟ-kioʔ(做脚)是去當搬運工人。

另外,台語
kioʔ-siauʟ(脚色)和國語“角色”一樣,也用來比喻生活中某種類型人物,如:ho`-kioʔ-siauʟ(好脚色)=能幹的人;p‘ãi`-kioʔ-siauʟ(痞脚色)=差勁的人。

台語 k‘a-siauʟ(骹色)

國語、普通話的“脚(ㄐㄧㄠˇ)”指人體下肢,台灣話口語叫做“k‘a”,因此,台語 kioʔ-siauʟ(脚色)也說 k‘a-siauʟ,不過 k‘a-siauʟ 不再指戲劇演員而是指(工作的)人手、幫手、(團體的)成員、傢伙、貨色(含貶義)等,這應當是戲劇演員意義的比喻引伸。例子如下:

k‘iamʟ(欠)-k‘a-siauʟ=人手不夠。

li`(你)u(有)-kui`(幾)-e´(個)-k‘a-siauʟ=你有幾個人手(勞工)?

hit(彼)-pan(瓣)k‘a-siauʟ beʔ(欲)-kaʔ(合)-laŋ´(人)-ts‘ɔŋʟ(作)siãʔ(甚)=那種貨色能做什麼?

bo´(無)-lɔ(路)-ieŋ(用)-・e k‘a-siauʟ=沒有用的傢伙。

“脚”,台灣話叫k‘a,k‘a 的本字是“骹”或“跤”。“骹”字的音,《廣韻》口交切(平聲、肴韻),國音ㄑㄧㄠ,台語文讀音 k‘au,韻尾 u 弱化、脫落而成為白讀音的k‘a。而“骹”的意義是《說文•骨部》:“骹,脛也。”“脛”是人體下肢從膝蓋到踝子骨的部分。在台語則骹(k‘a)從脛的意義引伸指整個人體下肢,即“脚”。

“骹”字在台語有 k‘a 的音,字的本義是脛,台語把它引伸為“脚”,故“骹”是台語脚意義 k‘a 的本字。

台語 k‘a(骹)和“脚”是同義詞,“脚”在台語又讀做
kioʔ,於是戲劇演員意義的kioʔ-siauʟ(脚色)也可以說成 k‘a-siauʟ,本字是“骹色”。

“骹”又寫作“跤”。《玉篇•足部》:“跤,苦交切,脛也。亦作骹。”所以,“跤”是“骹”的異體字,但在現代漢語,“跤”讀做ㄐㄧㄠ,指(人、物等)失去平衡而摔倒的動作,如:“跌跤”指身體失去平衡而摔倒(台語:puaʔ-to`,仆倒);“摔了一跤”也是差不多的意義。而“摔跤”則是體育運動項目 wrestling 的譯詞。

“跤”雖然是“骹”的異體字,但在現代漢語“跤”已有專用的意義,台語
k‘a(人體下肢、脚)的本字應該使用“骹”字比較好。

另外,、踍、也都是骹的異體字。

附論1. “脚”與“骹”

  《說文•肉部》:“腳,脛也。”《說文•骨部》:“骹,脛也。”可見在上古漢語“脚”(腳的異體)和“骹”是同義詞,都是指“脛”。“脛”又是什麼呢?《說文•肉部》:“脛,胻也。”“胻,脛耑(端)也。”段玉裁注說:膝下踝上的部分叫做“脛”,脛的靠近膝蓋的部位叫做“胻”(ㄒㄧㄥˋ),“胻”是“脛”的一部份,“脛”包括“胻”。

段玉裁所說的“膝下踝上”就是人的下肢從膝蓋到踝子骨的部位,也就是“小腿”,這是“脚”的本義。

到了中古以後,“脚”轉指下肢踝子骨以下的部位,如:唐•杜甫《乾元中寓居同谷縣作歌》:“中原無書歸不得,手腳凍皴皮肉死。”《水滸傳》第七十二回:“頭上巾幘新鮮,脚下鞋袜乾淨。”

“脚”的這個意義在現代漢語還是一樣。如:《現漢》:“脚,人和動物的腿的下端,接觸地面支持身體的部分。”《國語常用》說:“脚,人體下肢從踝子骨以下的部位。”如脚掌、脚背、脚跟、脚尖等的“脚”都是指這個部位。

事實上,“脚”除了人體下肢踝子骨以下部位的意義外,也指人體的整個下肢。例如脚力、脚步、拳脚、蹺脚、歇脚、跳脚、絆脚石、手忙脚亂等的“脚”都是指整個人體下肢。

舊版《辭海》說:“足,生理學名詞,由跗、蹠、趾三部而成。”“足”的這個定義與《現漢》的“脚”相同。又說:“人體下肢亦總稱曰足,俗稱曰脚。”所以,“脚”除了指下肢踝子骨以下部位外,也指人體的整個下肢。這應當是“脚”的本義“脛”的引伸。

依《說文》,“骹”和“脚”是同義詞,都是指“脛”。“脚”既然引伸指人體整個下肢,在台語,“骹(k‘a)”指人體整個下肢,也是本義“脛”的引伸。例如:pai`-k‘a(擺骹)=跛脚;k‘a sŋ(骹酸)=脚酸;kiu-k‘a(□骹)=縮脚;k‘iau-k‘a(蹺骹)=蹺脚;hioʔ-k‘a(歇骹)=歇腳;k‘a-hɔŋ(骹風)=腿脚的風濕病;k‘a-kut(骹骨)=脚骨頭。這些“骹(k‘a)”都是指整個人體下肢。

台語“骹(k‘a)”也有現代漢語“脚”(下肢踝子骨以下部位)的意義。如:k‘a-puã´(骹盤)=脚背;k‘a-tsiũ`(骹掌)=脚掌;k‘a-dziaʔ(骹跡)=足跡;k‘a-peʔ(骹帛)=裹脚布等。這些骹(k‘a)則指下肢踝子骨以下部位。

另外,台語“骹(k‘a)”也指本義的“脛”(即小腿)。如:k‘a-tɔ`(骹肚)=腿肚子;k‘a-p‘ĩ-liam´(骹鼻臁)=脛骨;k‘a-au-kin(骹後筋)=跟筋。這些骹(k‘a)指的是下肢從膝蓋到踝子骨的部位。

附論2. 台語“骹(k‘a)”的種種義項

  台語的骹(k‘a),除了前面所說的脛、整個下肢、下肢踝子骨等部位的意義外,還有下面九個義項,其中有些義項台語相關字書、辭書都沒有清楚地提及。

(1)手下、嘍囉。如:

k‘a-a`(骹仔)=手下;嘍囉。

ts‘at-k‘a-a`(賊骹仔)=盜匪首領的嘍囉。

(2)人手、幫手。此時與 ts‘iu`(手)合用。如:

k‘iamʟ-k‘a-ts‘iu`(欠骹手)=人手不夠。

tauʟ-k‘a-ts‘iu`(鬪骹手)=湊人手(幫手);幫忙。

古漢語“脚”也有幫手的意義,如《水滸全傳》第四十五回:“那婦人專得迎兒做脚。”又如《紅樓夢》第九十一回:“我不能自去,少不得要他作脚。”“做脚”和“作脚”相同,是做幫手(幫忙)的意思。

(3)伙伴、(某團體或組織的)成員。如:

kiau`-k‘a(局骹)=賭友;賭局的成員。

ma´-ts‘iɔk-k‘a(麻雀骹)=牌友;打麻將的成員。

t‘it-t‘o´-k‘a(骹)=遊玩或冶遊的伙伴。

hue-k‘a(會骹)=互助會的成員(相對詞是 hue-t‘au´,會頭)。

(4)人;人物。如:

ho`-k‘a(好骹)=靠得住的人;(金錢上)有信用的人。

p‘ãi`-k‘a(痞骹)=(金錢上)耍賴的人;狡猾的人。

k‘iaŋʟ-k‘a(□骹)=能幹的女人。

lo´-hanʟ-k‘a(羅漢骹)=流浪漢;無固定住所遊手好閒的單身漢。

tua-k‘a(大骹)=大牌人物。

(5)物體的支撐。國語的“脚”也有這個意義。如:

toʔ-k‘a(桌骹)=桌子的脚;桌脚;桌子腿。(toʔ-a`-k‘a[桌仔骹]是桌子的下面。)

i`-k‘a(椅骹)=椅子的脚;椅脚;椅子腿。

(6)物體的下端、最下部。國語的“脚”也有這個意義。如:

suã-k‘a(山骹)=山脚;山下。

suã-a`-k‘a(山仔骹)=山脚;山下。

piaʔ-k‘a(壁骹)=牆脚。

k‘ɔʟ-k‘a(褲骹)=褲脚。

hiũ-k‘a(香骹)=線香插上香爐的那一端(細竹條)。

(7)物體下面的空間;下面;下。相當於國語的“下”、“底下”。如:

bin´-ts‘ŋ´-k‘a(眠牀骹)=牀下;牀底下;牀的下面。

toʔ-a`-k‘a(桌仔骹)=桌下;桌子底下。

lau´-k‘a(樓骹)=樓下;一樓。

hiʟ-pẽ´-k‘a(戲棚骹)=戲台下。

ts‘iu-a`-k‘a(樹仔骹)=樹下。

e-k‘a(下骹)=下面。

t‘ɔ´-k‘a(塗骹)=地下(下,輕音);地面上;地板。

t‘ĩ-k‘a-e(天骹下)=天下;天底下。

tieŋ´-a`-k‘a(亭仔骹)=騎樓底;騎樓下面的空間、走道(本義是亭子的下面)。

(8)表示某物所在的處所、範圍。如:

tsŋ-k‘a(莊骹)=鄉下;鄉村;農村(莊田所在的地方)。

tsauʟ-k‘a(灶骹)=廚房(灶所在的地方)。

(9)量詞。相當於國語的“隻”。如:

tsit-k‘a-p‘ue´-siũ(一骹皮箱)=一隻皮箱。

-k‘a-ts‘iu`-tsi`(兩骹手指)=兩隻戒指。

附論3. 腿、股、脛

  《說文》沒有“腿”字,《玉篇》有。《玉篇•肉部》:“腿,脛也。”指從膝蓋到踝子骨的部位,就是現代漢語的小腿。

《廣韻•賄韻》說“腿”是“骽”的俗字,而骽字則說:“骽,骽股也。”

《說文•肉部》:“股,髀也。”《說文•骨部》:“髀,股也。”兩個字互注。《漢大字》說“股”和“髀”都是指大腿,指自胯(兩腿之間)至膝蓋部分。

《說文•肉部》:“脛,胻也。”段玉裁說:“膝下踝上曰脛。”就是俗稱的小腿。

“腿”本來指“小腿”(脛),但到了後世,“腿”包括“股”(大腿)和“脛”(小腿)。如《辭源》:“腿,脛、股的總名。”“俗稱股為大腿,脛為小腿。”《辭海》:“腿,脛和股的總稱。”而《現漢》則說:“腿,人和動物用來支持身體和行走的部分。”依《現漢》的說法,“腿”包括大腿、小腿及踝子骨以下的“脚”,指整個下肢了。

在台語,“腿”讀做
t‘ui`,只指大腿,也叫 k‘a-t‘ui`(骹腿)。小腿則叫 k‘a-taŋ´(骹筒),小腿肚叫 k‘a-tɔ`(骹肚)或 k‘a-au-tɔ`(骹後肚),脛骨的部位叫做 k‘a-p‘ĩ-liam´(骹鼻臁。臁:小腿。)。膝蓋叫做 k‘a-t‘au´-u(骹頭□)。

附論4. “棒棒腿”的台語及理據

  雞翅膀的腿部叫做“棒棒腿”,台語叫做
sit-kɔ`-t‘ui`(翅股腿)。雞的翅膀可以分為兩段,連接身體的那一段台語叫做 sit-kɔ`(翅股),sit 是翅膀,kɔ`(股)是大腿,sit-kɔ`(翅股)就是翅膀的腿部的意思。又因這個部位的肉可以比擬雞腿部位的肉,形狀也相似(只是小了一點),所以棒棒腿叫做 sit-kɔ`-t‘ui`(翅股腿)。

鳥類(包括已經不會飛的雞)的飛行器官叫做“翅”或“翅膀(ㄔˋ
ㄅㄤˇ)”,台語叫做 sit(本字可能是翅或翼),翅膀分為兩段,連接鳥身的那一段叫做“膀(ㄅㄤˇ)”或“膀子(兒)”。“雞膀”就是指雞翅膀的連接雞身的部位(台語叫做 sit-kɔ`,翅股)。“棒棒腿”可能是“雞膀腿”或“膀腿”的訛變。

廣告
本篇發表於 k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