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飛珩”2011.07.02. 留言於“呸瀾”

謝謝留言。

(1)“沫”字,《廣韻》莫撥切(入聲、末韻),屬山攝、一等、合口,中古擬測韻母是 -uɑt(董同龢、王力),而反切上字“莫”是明母,明母的中古音是鼻音聲母 m-,因此“沫”的中古音是 muɑ̃tɔ,韻母本來就是鼻化音,因為聲母 m- 是鼻音,韻母 -uɑ̃t 當然是鼻化韻母,入聲也不例外,但在 muɑ̃tɔ 一般把鼻化音符號“~”省略掉。muɑ̃tɔ 的韻尾 -t 弱化成為 -ʔ 後,muɑ̃tɔ 成為 muɑ̃ʔɔ

中古明母(m-)後來在閩南語大多變為 b-,這是因為 m 和 b 都是雙唇音,有音變的條件。b- 不是鼻音聲母,韻母也隨著變成非鼻化韻母,“沫”變成 buɑtɔ

“門”和“名”的中古音聲母也都是明母(m-),“門”閩南語白讀音 mŋ´,“名”白讀音 mia´,聲母 m- 是保留了中古的聲母,文讀音則變成 b-,bun´ 及 bieŋ´。

“沫”字的音變可能如下:

中古音 muɑtɔ ↗ buat(台語文讀音)

↘ muaʔɔ → nuaʔ(台語白讀音)

(2)打狗、打貓本來是原住民(平埔族?)部落的名稱,漢人移入後用閩南語音的漢字音譯,成為打狗(tã`-kau`)、打猫(tã`-miau)。“猫”,閩南語口語說 niau,文讀音有 biau´、ba´,但閩南語、台語韻書、字書並沒有把 miau 這個音記錄下來,那“打猫(tã`-miau)”的音譯又怎麼來?這是一個奇怪的現象。

“猫”,客家話讀 miau(去聲),是否有關?

(3)在台灣閩南語,t‘am´(痰)與nua(=口水、唾液)分得很清楚,nua 沒有痰的意義。t‘am´ 有時說 t‘am´-nua,但這並不表示 nua 有痰的意義。t‘am´-nua 有兩個意義:(1)痰和唾液,或指痰和唾液的混合物;(2)痰。p‘uiʟ-t‘am´-nua 是吐痰。hɔ-laŋ´-p‘uiʟ-t‘am´ p‘uiʟ-nua 是被人吐痰、吐口水,比喻被人輕蔑、鄙視。

台語的 t‘am´(痰)又叫 t‘am´-nua,可能是因為吐痰時少量唾液(nua) 也會一起被吐出來的緣故。

 

廣告
本篇發表於 作者回應。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