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飛珩”2011.07.02. 留言於“扒勿會金”

謝謝留言。

(1)依據董同龢《上古音韻表稿》,上古音“魚部”(主要元音 a)到中古分化為遇攝及假攝,到了現代各地漢語方言,變化很多。

在“扒金”一篇裡,我是說“台語匍匐義的 pe´ 也許不是‘爬’字而另有來源,‘有可能’是‘匍’字。”用的是不確定的字眼,並沒有確定地說“匍”是本字。因為該篇的主要課題是在討論台語分開義的
peʔ,所以對“匍”並沒有詳細加以考究。

(2)“父”字在上古音也是魚部(中古是遇攝虞韻),聲母是幫組(b‘-),在現代閩南語文讀音 hu,白讀音 pe,似可佐證“匍”有讀做 pe´ 的可能性。

(3)您說“我個人認為‘匍’白讀pe的可能太小,既然國語‘爬’可以接納攀的意思,為何台語不可?”

我的回答是:國語“爬山”,台語說 peʔ-suã,“peʔ”是入聲韻,“爬(台語 pe´)”是陰聲韻,“爬”的本義也不是攀登,從考求本字的立場而言,無法接受“爬”是台語 peʔ-suã(山)的 peʔ 的本字。但如果從“書寫方言”的觀點來看,又另當別論。另外,“匍”是手腳並用前進,不是攀。

(4)國語“盛飯”,台語漳腔說 te`-pŋ(厦腔 tue`)。“貯”字有“盛”(把東西放在器具裡)的意義。“貯”的音是丁呂切(上聲、語韻),台語文讀音 t‘i`(《彙音寶鑑》,漳腔,當是 ti` 之誤或音變),漳腔白讀音讀 te`(《厦門音新字典》讀 tue`)。

遇攝、三等、開口字在台語還有讀 -e 韻的例子,如:紵,直呂切,te(漳) tue(厦);黍,舒呂切,文讀音 si`(漳)/su`(厦),白讀音 se`(漳)/sue`(厦)。

所以,台語盛義的
te` 的本字是“貯”。

(5)其他尊重您的見解。

廣告
本篇發表於 作者回應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回應“飛珩”2011.07.02. 留言於“扒勿會金”

  1. 飛珩 說道:

    二) 我疏忽了《父》字 的確可以是幫組的佐證
    三)莆仙語的《爬》字讀陽平 pe5一有可能是peh4的原始聲調 二有可能和peh4是兩個不同的字 我查了一下字典 常春籐台語叫爬山虎 有pe5-soann1-hoo2 和peh4-soann1-hoo2兩個音 (我自己不知道這種說法 可能引用錯了) 或許可以作為《爬》音促化的佐證
    當然 我了解促化並不是常見的現象 所以可能是幻覺
    四)領教了 原來有貯飯的說法 我這裏(漳腔)的盛飯只有《舀飯》io-puinn一種說法 我問了我父親 他沒聽過te的讀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