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拉颯(laʔ-sap)──不乾淨、骯髒

垃圾拉颯(laʔ-sap)──不乾淨、骯髒

  例句1:“污穢猫咬錢鼠(laʔ-sap-niau
ka-tsĩ´-ts‘u`)。”(《台灣俚諺集覽》)

例句2:“塗骹真垃圾(t‘ɔ´-k‘a tsin-laʔ-sap)。”(《閩南方言大詞典》)

例句3:“垃圾食垃圾肥(laʔ-sap-tsiaʔ laʔ-sap-pui´)。”(《台灣閩南語辭典》)

例句1全句是台語,“污穢猫”讀做 laʔ-sap-niau,意思是骯髒的猫。台語 laʔ-sap 相當於國語的骯髒、不乾淨,《台日大》用同義詞“污穢”書寫台語的 laʔ-sap,“污穢”不是 laʔ-sap 的本字。錢鼠(tsĩ´-ts‘u`/ts‘i`)是一種老鼠,身上發出強烈臭味,猫都不想去抓牠。“污穢猫咬錢鼠”比喻不知羞恥的女人與不知羞恥的男人偷情。按,錢鼠《閩方大》說是盲鼠。

例句2的意思是“地板很骯髒”。《閩方大》用“垃圾”二字書寫閩南語骯髒義的 laʔ-sap,並且說 laʔ-sap 是漳州話,厦門話及泉州話說 lap-sap。

例句3的“垃圾食(laʔ-sap-tsiaʔ)”指吃東西時不講究衛生,不乾淨也吃。“垃圾肥(laʔ-sap-pui´)”指因“垃圾食”而吃得肥肥的,但不是很健康的肥胖。“垃圾食垃圾肥”常用來譏諷不講究飲食衛生的人。

台語骯髒義 laʔ-sap 的用字

骯髒義的閩南語 laʔ-sap《厦英》(1873年)沒有收,但有收
lap-sap,釋義是 dirty,就是骯髒、不乾淨。現代厦門話仍然說 lap-sap,不說 laʔ-sap。《閩方大》說 laʔ-sap 是漳州話。按:laʔ-sap 是 lap-sap 的音變,lap 的韻尾 -p 弱化而變成 -ʔ(喉清塞音),lap 就變成 laʔ
了。

1907年的《日台大》只收錄 laʔ-sap,可見厦門話的 lap-sap 在台灣並不通行。laʔ-sap,《日台大》使用同義詞“污穢”書寫。1931-32年的《台日大》則收錄 laʔ-sap 及 lap-sap,都用“污穢”二字書寫,但以 laʔ-sap 為主。

《普閩》(1981年)在普通話“骯髒(ㄤ ˙ㄗㄤ)”下列舉相對應的閩南語有:腌臢(a-tsam)、流(死)瘍(lau´-[si`]-siɔŋ´)、拉饞(la-sam´)、垃圾(lap-sap)、凶(hiɔŋ)、凶巴里猫(hiɔŋ-pa-li`-niau)、穢世(eʟ-seʟ)、淤積(iʟ-tsiʟ)等八個。其中 lap-sap 用“垃圾”二字書寫,而“垃圾”二字在普通話讀做ㄌㄚ ㄐㄧ,指髒土或扔掉的破爛東西(《現漢》)。在語音上,“圾”的讀做 sap 並不與普通話的ㄐㄧ相對應。

《綜台基》(1987年)對 laʔ-sap 使用“垃圾”書寫,lap-sap 則用“擸”二字書寫。另外也認為“垃颯”及“擸”是 laʔ-sap 的字。

《台話大》(1991年)認為“垃圾(laʔ-sap)”本來寫做“擸”;“垃圾”也讀
lap-sap,是“擸”的簡體字。

《台大字》(1992年)把“垃圾”讀做 laʔ-sap,“垃”字讀做陽入聲,與一般讀法不同。

《國台》(1992年)使用“垃圾”書寫 laʔ-sap 及 lap-sap。

《台語正字》(1999年)認為 laʔ-sap 是“拉颯”及“擸”。

《台語字彙》(2000年)認為 laʔ-sap 是“垃圾”及“擸”,並說“垃圾”又讀 lap-sap、lap-sap、lat-sap。

《台閩》(2001年)使用“垃圾”二字書寫 laʔ-sap,沒有收錄 lap-sap 一詞,表示在台灣大多說 laʔ-sap。

《閩方大》(2006年)認為骯髒意義的閩南語是“垃圾”,厦門話及泉州話讀 lap-sap,漳州話讀 laʔ-sap。

經過整理,上述各家所使用 laʔ-sap 及 lap-sap 的字有:垃圾、擸、拉颯、垃颯,下面逐一討論。

骯髒義 laʔ-sap 用字的討論

(一)垃圾

“垃圾”是一個聯綿詞,在宋代就有這個詞。宋代“垃圾”一詞的意義和現代漢語(普通話、國語)的“垃圾”(大陸:ㄌㄚ
ㄐㄧ;台灣:ㄌㄜˋ ㄙㄜˋ)一樣,指髒土和扔棄的破爛雜物。書證有宋•吳自牧《夢梁錄•河舟》:“更有載垃圾糞土之船,成群搬運而去。”又同書《諸色雜貨》:“亦有每日掃街盤垃圾者,每支錢犒之。”(盤:搬運。支:支付。)

舊版《辭海》說“‘垃圾’本作‘拉扱’,與‘擸’同。”《辭源》則說“‘垃圾’本作‘擸’。”因為“拉”、“擸”兩個字雙聲(聲母相同),用畚箕斂拾東西叫“扱”,為了省筆畫,“擸”就寫成“拉扱”。又因“拉扱”屬髒土之類,字又改從土旁,寫作“垃圾”。

從上面對“垃圾”的說解可知“垃圾”是名詞,指髒土和扔棄的破爛雜物,而這些東西是骯髒的、不乾淨的,於是“垃圾”從名詞引伸出形容詞骯髒、不乾淨的意義。吳方言的“垃圾(la si)”及閩南、台灣方言的“垃圾(lap-sap/laʔ-sap)”都是形容詞骯髒的意義。吳方言及泉州、漳州話的“垃圾”另外有普通話“垃圾(ㄌㄚ ㄐㄧ)”的意義,而普通話的“垃圾(ㄌㄚ ㄐㄧ)”及國語的“垃圾(ㄌㄜˋ ㄙㄜˋ)”,台灣話說“糞掃(punʟ-soʟ)”。有時 laʔ-sap 加後綴 a`(仔)成為 laʔ-sap-a`,表示少量不乾淨的東西。

“垃圾”的“垃”字始見於遼代(西元907-1125年)的《龍龕手鑑》,字音是“郎合反”,字義不詳。《康熙字典》沒有收錄“垃”這個字,《漢大字》則只引用《龍龕手鑑》的字音。

“垃”字的音“郎合反”相當於《廣韻》的“盧合切”(入聲、合韻),同音字有“拉”,故“垃”字在台語應該讀做 lap 或 lap,在“垃圾”一詞應該讀做陰入聲的 lap(文讀音),韻尾 -p 弱化成為 -ʔ,則變成 laʔ(白讀音)。

“圾”字見於《集韻》。《集韻•入聲•緝韻》:“圾,危也。《莊子》:‘殆哉圾乎天下。’通作岌。逆及切。”“岌”字《廣韻》有收。《廣韻•入聲•緝韻》:“岌,高皃。魚及切。”“圾”及“岌”字《彙音寶鑑》讀做
ɡip,和反切“逆及切”及“魚及切”相符。

“圾”字在台語骯髒義的“垃圾”讀做 sap,拿 sap 與圾字的台音 ɡip 比較,應該沒有音變關係,台語 laʔ-sap 的 sap 不是“圾”字,應該另有來源。

“垃圾”一詞是由“拉扱”變來的。“拉”字前面說過和“垃”字同音,台語可讀做 lap。“扱”字則《廣韻》楚洽切(入聲、洽韻),台語讀做 ts‘ap(《彙音寶鑑》),ts‘ap
和 sap 比較,只有聲母不同,但聲母 ts‘- 和 s- 都是舌尖音,前者是塞擦音,後者是擦音,有音變條件。但是“拉扱”又是從“擸”變來的,台語 laʔ-sap 的語源應該和“擸”有關,詳下述。

(二)擸(ㄌㄚˋ ㄗㄚˊ)

《廣韻》在“(才盍切)”字下說:“擸,和雜。”《集韻》在“(疾盍切)”字下說:“擸,和攪也。”“和雜”及“和攪”都不是骯髒的意義,但《辭源》把“擸”讀做ㄌㄚˋ ㄗㄚˊ,並引用清•顧祿《吳趨風土錄》說:“俗以冬至前後逢雨雪,主年夜晴;若冬至晴,則主年夜雨雪,道途泥濘。諺云:‘乾淨冬至擸年。’”據此,《辭源》認為“擸”的意義是混雜、邋遢。但是從“乾淨冬至擸年”的諺語來看的話,“擸”和“乾淨”相對,“擸”的意義應該是不乾淨、骯髒。該則諺語的意思是說:如果冬至那一天放晴的話,到處乾乾淨淨,但到了過年就會下雨下雪,道路會泥濘不堪,到處骯骯髒髒。《漢大字》對“擸”的解釋是穢雜、邋遢,比較恰當。

“擸”是一個疊韻的聯綿詞,“擸”字單用時字義是折、碾,與不乾淨無關。“”字則不單用,只用於聯綿詞“擸”、“搕”的第二個音節。

“擸”字的音,《廣韻》記錄盧盍切(入聲、盍韻)及良涉切(入聲、葉韻)兩個音,在“擸”一詞“擸”讀“盧盍切”,國音ㄌㄚˋ,台語一般讀陽入聲的 lap(《彙音寶鑑》),但應該也可讀陰入聲的 lap,韻尾 -p 弱化成 -ʔ,則讀 laʔ

”字《廣韻》記錄“私盍切”及“才盍切”(均入聲、盍韻)兩個音,在“擸”一詞“”讀“才盍切”,國音ㄗㄚˊ,台語讀做
tsap(依反切讀),但如果認為“擸”是台語不乾淨義 laʔ-sap 的本字,則“”可讀“私盍切”,國音ㄙㄚˋ,台語讀做 sap(《彙音寶鑑》)。

從上面的討論可知“擸”在台語可讀 laʔ-sap,但“擸”的本來的意義是和雜、和攪(和,讀ㄏㄨㄛˋ),因清代顧祿用在“乾淨冬至擸年”而有了“不乾淨”的意義,說不定“擸”是顧祿假借音近或音同的字詞來書寫吳方言骯髒義的語詞。因此,“擸”雖然在台語可讀 laʔ-sap,是否就是不乾淨義 laʔ-sap 的本字,需存疑。

(三)拉颯

《辭源》說“拉颯”的意義是穢雜、零亂,並舉出書證二條:《晉書•五行志》:“太元末,京口謠曰:‘黃雌雞,莫作雄父啼,一旦去毛衣,衣被拉颯栖。’”(太元:東晉孝武帝年號,西元376-396年。京口:城名,為古代長江下游的軍事重鎮,地點在現在的江蘇鎮江市。栖:同棲。)金•元好問《遺山集•游龍山詩》:“惡木拉颯棲,直幹比指稠。”

舊版《辭海》說:“拉颯,猶云穢雜,與擸、垃圾之義通。”所舉書證與《辭源》相同。

“拉颯”是一個聯綿詞,“拉”和“颯”單用都沒有穢雜的意義。“拉颯”應當是用同音字或近音字記錄東晉當時的口語而成的詞。

“拉”字的音是《廣韻》盧合切(入聲、合韻),國音ㄌㄚ,台語讀陽入聲 lap(《彙音寶鑑》)。反切上字“盧”是來母,來母是濁音聲母,故來母字在台語大多讀陽聲調,但也有讀陰音調的例,如:籠,力董切,laŋ`;履,力几切,li`;里,良士切,li`;懶,落旱切,lan`;落,盧各切,lak(掉下);等等。因此,“拉”也可以讀陰入聲的 lap,韻尾 -p 弱化則成為 -ʔ,lap 就變成 laʔ

“拉”字的意義很多,如摧折、牽引、拖長、拉攏等等,但沒有穢雜、不乾淨的意義。

“颯”字的音是《廣韻》蘇合切(入聲、合韻),國音ㄙㄚˋ,台語讀 sap(《彙音寶鑑》)。“颯”字的本義是風聲,另有零亂義,如南朝•宋•謝朓《落日同何儀曹煦》:“一賞桂尊前,寧傷蓬鬢颯。”(見《漢大字》)。“零亂”和“穢雜”似乎有一點關聯,但作者仍認為“拉颯”是一個聯綿詞,因為零亂不一定是“穢”。

在閩南話形成的過程中,北方中原漢人的“永嘉南遷”影響最大。從時間上看,永嘉南遷從西晉永嘉年間(西元307-312年)開始,涵蓋東晉(317-420年),直至南朝•宋元嘉年間(424-453年),歷時一百多年。東晉時代的語詞“拉颯”也應該在這個時候隨著北方中原漢人的南遷傳入吳地,傳入閩地,成為閩南語
lap-sap 及 laʔ-sap,再隨著閩南移民傳到台灣。因此,台灣話骯髒義 laʔ-sap 的語源和本字應該是東晉漢語的“拉颯”,後來才寫做“擸”、“拉扱”、“垃圾”。

(四)垃颯

“垃”字和“拉”字同音,台語讀做 lap
及 laʔ(見前述),“颯”字台語讀 sap(見前述),因此,“垃颯”的台語讀音是
lap-sap 及 laʔ-sap,可用以書寫台語不乾淨義的 laʔ-sap,但沒有書證。

結論

台灣話骯髒意義的 laʔ-sap 的本字是“拉颯”,它是東晉時代北方中原漢語的遺留。

附論1. 台語 laʔ-sap 的同義詞及近義詞

  台語骯髒義 laʔ-sap 的同義詞或近義詞很多,約略說明如下:

(一)la´-sam´(垃儳)(《台閩》)、la-sam´(拉饞)(《普閩》)、la-sam(《台話大》)

這些都是骯髒的意思,語源應該是“拉颯(laʔ-sap)”。入聲“laʔ”音變成為陰聲 la´ 及la;入聲“sap”音變為陽聲 sam´ 及 sam,因為 sap 的韻尾 -p 和 sam´/sam 的韻尾 -m 都是雙唇音,有音變的條件。

“儳”,《廣韻》士咸切(平聲、咸韻),台語讀 sam´(《彙音寶鑑》)。la´-sam´
用“垃儳”書寫,是使用近音字及同音字。

“饞”字和“儳”字同音,用“拉饞”書寫
la-sam´,也是借用近音字、同音字。

(二)am-tsam(腌臢)(《台日大》、《閩方大》)、a-tsam(腌臢)(《台日大》、《普閩》、《閩方大》)、a-tsa(腌臢)(《台日大》、《台閩》)

“腌臢”,《辭源》讀做ㄚ ㄗㄢ,詞義有(1)不乾淨;(2)不明不白;(3)惡劣三項。在不乾淨意義下舉出的書證如下:宋•趙叔向《肯綮錄》:“不潔曰腌臢。”元•王實甫《西廂記》:“腔子裏熱血權消渴,肺腑內生心且解饞,有甚腌臢?”因此,不乾淨意義的“腌臢”在宋代就有了。

“腌”字《廣韻》記錄三個音,字義都是“漬魚”。“腌”字的三個音如下:(1)於嚴切(平聲、嚴韻),現代音ㄧㄢ,台語讀 iam(《彙音寶鑑》);(2)於輒切(入聲、葉韻),現代音ㄧㄝˋ(《廣韻反切今讀手冊》),台語讀 iap(《彙音寶鑑》);這個音與前面於嚴切是陰陽對轉的關係,韻尾 -m 變為 -p。(3)於業切(入聲、業韻),現代音ㄧㄝˋ(《廣韻反切今讀手冊》),台語依反切應當讀 iap。

“腌臢”的“腌”,台語讀 am,應該源自“於嚴切”的 iam,介音 -i- 丟失就成為 am 了。

“臢”字《廣韻》及《集韻》都沒有收錄,《康熙字典》把它收錄在<補遺>裡:“臢,《字彙補》茲三切,音簪。元人填詞:腌臢。”“臢”字,現代音ㄗㄢ(《漢大字》),台語讀 tsam(《彙音寶鑑》)。

“腌臢”是不乾淨,在台語又讀 am-tsam,故“腌臢”是台語不乾淨義 am-tsam 的本字。

“腤”也是台語 am-tsam 的本字,詳本篇附論2.。

不乾淨,台語又說“a-tsam”,應當是 am-tsam(腌臢)的音變。am 受韻尾 -m 的影響而鼻化成為 ã,再陰聲化則成為 a,am-tsam 成為 a-tsam,本字仍然是“腌臢”。

又,“a-tsa”也是不乾淨意義的台語。a-tsa 可能是 a-tsam 的進一步音變,tsam 和 am 一樣,先變為 tsã,再變為 tsa。也可能是 am-tsam → ã-tsã → a-tsa。不管如何,台語不乾淨義 a-tsa 的本字是“腌臢”。

這個台語 a-tsa 相當於普通話“腌臢(ㄚ ˙ㄗㄚ)”(見《現漢》五版,2頁)。

“腌臢”一詞的讀音,現在大陸的普通話已規範為ㄚ ˙ㄗㄚ一種讀音,但在台灣則有不同的讀法。《國語大詞典》(台北東方書店,1963年。此書當是《國語辭典節本》)把“腌臢”讀做ㄤ ㄗㄤ,又讀ㄚ
˙ㄗㄚ,並且沒有收錄“骯髒”一詞。《國語活用辭典》(台北五南圖書出版公司,1987年)也把“腌臢”讀做ㄤ ㄗㄤ,並說“骯髒”又作“腌臢”,“臢”又音ㄗㄚ。《新編中國辭典》(台北大中國圖書公司,2001年修訂再版)也是把“腌臢”讀做ㄤ ㄗㄤ,並說又讀ㄚ ˙ㄗㄚ。另外說“骯髒(ㄤ ㄗㄤ)”又作“腌臢”、“腌”。

從上面的資料可知“腌臢”國語本來讀做ㄤ ㄗㄤ,後來借用“骯髒”表示ㄤ ㄗㄤ(“骯髒”本來讀ㄎㄤˇ ㄗㄤˇ,剛直倔強貌。), 現在大陸又簡化為“肮脏”。而“腌臢”讀做ㄚ ˙ㄗㄚ,應該是ㄤ ㄗㄤ的音變。

(三)其他

(1)au-tsau:《台日大》用“漚焦”二字,《台閩》用“漚糟”二字。這個詞《厦英》也有收。

(2)lau`-tsau:《台日大》:“老焦”;《閩方大》:“老糟”。

(3)lau´-siɔŋ´:《台日大》、《台閩》:“流”;《普閩》、《閩方大》:“流瘍”。

(4)hiɔŋ:《台日大》:“兇”;《閩方大》:“凶”。

(5)lam`-nua:《台日大》:“弱懶”;《台閩》:“荏懶”;《閩方大》:“灠懶”。

(6)un-t‘un:《台日大》:“”;《台閩》:“吞”。

(7)ɔk-ts‘ɔk:《台日大》、《台閩》:“齷齪”。

(8)iʟ -tsiʟ:《台日大》:“污漬”;《普閩》、《閩方大》:“淤漬”。

(9)uʟ -tsuʟ:《台日大》:“污漬”。

(10)eʟ -seʟ/ueʟ -sueʟ:《普閩》、《閩方大》:“穢世”;《台閩》:“穢涗”。

附論2. 國語“骯髒”的不同寫法

  (1)“骯髒”:不乾淨叫“骯髒(ㄤ ㄗㄤ)”,大陸簡化字寫做“肮脏”。李鑒堂《俗語考原》:“俗曰不潔者曰骯髒。”章炳麟《新方言•釋言》:“今人謂汙垢曰黨,音如髒,借髒為之。”“骯髒”本來讀做ㄎㄤˇ ㄗㄤˇ,剛直倔強貌(《辭源》),被借來書寫不乾淨義的ㄤ
ㄗㄤ。

(2)“腌臢”:《辭源》讀ㄚ
ㄗㄢ,詞義不乾淨。宋•趙叔向《肯綮錄》:“不潔曰腌臢。”《國語活用辭典》讀ㄤ ㄗㄤ。“腌”,《廣韻》於嚴切,國音ㄧㄢ,台音 iam。“臢”,《字彙補》茲三切,國音ㄗㄢ,台音 tsam。

(3)“腌”:“骯髒”也作“腌”(《辭源》)。“”,《廣韻》作含切,國音ㄗㄢ,台音 tsam。《國語活用辭典》:“腌臢(ㄤ ㄗㄤ)又作腌。”故“腌”讀ㄤ ㄗㄤ。

(4)“腤臢”:讀ㄢ ㄗㄤ,污穢的意思(《國語活用辭典》)。

(5)“腤”:《辭源》:“不潔貌。讀ㄢ
ㄗㄢ。”“腤”, 《廣韻》烏含切,國音ㄢ,台音 am;“”,《廣韻》作含切,國音ㄗㄢ,台音 tsam。“腤”,台語讀 am-tsam,是台語不乾淨義 am-tsam
的本字。

(6)“腌”:《漢大字》讀ㄚ
ㄗㄚ,《漢大詞》讀ㄢ ㄗㄢ。“”字不見於一般字書、韻書,只見於《漢大字》及《漢大詞》,疑為“”字的訛誤或簡化。

(7)“腤”:《漢大字》:“腌(ㄚ ㄗㄚ)也作‘腤’。”

(8)“贜”:明•焦竑《俗用雜字》:“物不淨曰贜。”“”,《廣韻》烏含切,國音ㄢ,台音 am。“贜”,“贓”的俗字,國音ㄗㄤ,台音 tsɔŋ。

從音韻來看,“腤”可能是最接近宋代不乾淨義語詞的語音的字。“腤”的中古擬音是 ¢m ts¢m(依董同龢擬音),韻尾為 -m。中古以後,北方漢語韻尾為 -m 的字大部分演變為 -n,南方的閩語、粵語及客家方言仍保留 -m 韻尾,因此,“腤”在現代漢語讀做ㄢ ㄗㄢ[an tsan],台語讀做 am-tsam。普通話、國語的“骯髒(ㄤ
ㄗㄤ)”可能是從“腤(ㄢ ㄗㄢ)”的進一步演變,韻尾從 -n 變為 -ŋ(ㄢ
ㄗㄢ → ㄤ ㄗㄤ)。至於腌臢、腌、腤臢等等不同的寫法及不同的讀法,可能由於在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地域(方言)、由不同的人書寫所致。

附論3. “搕”與“擸

  《景德傳燈錄•英州大容諲禪師》:“大海不容塵,小谿多搕。”“搕”是糞便、垃圾(《辭源》)。“景德”是北宋真宗帝年號(西元1004-1007年),可見“搕”一詞也是宋代就有了。

《雲門廣錄》:“一般虛掠漢,食人膿唾,記得一堆一擔搕,到處馳騁。”舊版《辭海》說“搕”是雜穢,並說“搕”與“擸”意義相通。

“搕”字的音,《廣韻》烏合切(入聲、合韻),字義是《廣韻•合韻》:“搕,以手盍也。又,搕,糞也。”“糞”可能指糞便,也可能指被棄除的東西、垃圾。字音烏合切,《辭源》讀ㄜˋ,台語依反切應當讀 ap。

”字的音是《廣韻》私盍切(入聲、盍韻),字義是《廣韻•盍韻》:“,搕,糞。”所以在“搕”一詞,“”讀私盍切,國音ㄙㄚˋ(《漢大字》),台語讀
sap(《彙音寶鑑》) 。

“搕”,國語讀ㄜˋ ㄙㄚˋ,台語讀
ap-sap,詞義是糞便、垃圾,是名詞,和“擸”(台語 lap/laʔ-sap)比較,語音相近,但“擸”是形容詞。

附論4. 拉雜、剌

  (1)“拉雜”

舊版《辭海》:“吳諺,凡物之不整齊潔淨者,謂之拉雜。”《漢鼓吹曲辭•鐃歌•有所思》:“有所思,乃在大海南。何用問遺君?雙珠瑇瑁簪,用玉紹繚之。聞君有他心,拉雜摧燒之。摧燒之,當風揚其灰。……”(何用問遺君?:用什麼東西送給您好呢?紹繚:纏繞。摧:毀壞。)“拉雜摧燒之”就是把雙珠瑇瑁簪亂七八糟地摧毀後燒掉它。“拉雜”由此引伸為雜亂、沒有條理。吳方言的“拉雜”可能和“擸”同源。

(2)“剌”(ㄌㄚˋ ㄗㄚˊ)

《廣韻•末韻》:“,剌,不淨也。姊末切。”

“剌”,《廣韻》盧達切(入聲、曷韻),國音ㄌㄚˋ,台音 lat。“”,姊末切,現代音ㄗㄚˊ(《廣韻反切今讀手冊》),台語依反切應該讀 tsuat。

“剌”,國語讀ㄌㄚˋ ㄗㄚˊ,與“擸”相同;台語讀 lat-tsuat,與“拉颯”(lap-sap)比較,韻尾轉為 -t。

(3)“皶”(ㄌㄚˋ ㄓㄚ)

清•錢大昕《恒言錄•疊字類》:“今吳人以塵垢不淨為皶。”

”,《廣韻》盧盍切(入聲、盍韻),和“擸”同音,故“”字國音ㄌㄚˋ,台音 lap 或 lap,白讀音 laʔ。“皶”同“皻”,《廣韻》側加切(平聲、麻韻),國音ㄓㄚ,台語讀 tse 或 tsa。

皶”,國語讀ㄌㄚˋ ㄓㄚ,與“擸”(ㄌㄚˋ ㄗㄚˊ)音近;台語讀 lap/laʔ-tsa 或 lap/laʔ-tsa。

附論5. 颯、

  (1)“”(ㄌㄚ ㄙㄚˋ)

《集韻•入聲•合韻》:“,肉雜也。落合切。”《集韻•入聲•盇韻》:“,肉雜也。悉盍切。”

”和“拉”同音,國音ㄌㄚ,台音 lap/lap。“”,悉盍切,國音ㄙㄚˋ,台音 sap。“”國語讀ㄌㄚ ㄙㄚˋ,台語讀
lap-sap,應該和“拉颯”同源。

(2)“”(ㄌㄚ ㄙㄚˋ)

《集韻•合韻》:“,衣敝。落合切。”《集韻•盇韻》:“,衣敝。悉盍切。”“”同“”。“衣敝”就是衣服破舊。“”和、拉同音,國音ㄌㄚ,台音 lap/lap。

”和“”同音(聲符也相同),國語ㄌㄚ ㄙㄚˋ,台語 lap-sap,應該和拉颯、擸同源。

(3)“”(ㄌㄚˋ ㄙㄚˋ)

《集韻•盇韻》:“,衣敝。力盍切。”“”與“擸”同音,國音ㄌㄚˋ,台音 lap/lap,白讀音 laʔ/laʔ。“”同“”。“”與“”義同,音近,應當是同一個詞。

”可寫作“”。比較“”與“擸”,聲符相同,讀音相同,應當是同源。

(4)“颯”(ㄌㄚˋ ㄙㄚˋ)

《集韻•盇韻》:“颯,紛雜皃。力盍切。”“”與“擸”同音,國音ㄌㄚˋ,台音 lap/lap。“颯”,國語讀ㄌㄚˋ ㄙㄚˋ,台語讀 lap-sap,應當與拉颯、擸同源。

(5)“儠”(ㄌㄚˋ ㄙㄚˋ)

《集韻•盇韻》:“儠,儠,惡皃。力盍切。”“儠”與“擸”同音,國音ㄌㄚˋ,台音 lap/lap 及 laʔ/laʔ。“”與“”同音,可寫作“”,國音ㄙㄚˋ,台音 sap。“儠”國語讀ㄌㄚˋ ㄙㄚˋ,台語讀 lap/laʔ-sap,與“擸”同音,當是同源。

上面所說“”等五個聯綿詞,語音或相同或相近,詞義或相同或相類,應該是同源,且應當和拉颯、擸同源。

廣告
本篇發表於 l 並標籤為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垃圾•拉颯(laʔ-sap)──不乾淨、骯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