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高尚(kaiʟ-ko-siɔŋˋ)──最高尚

蓋高尚(kaiʟ-ko-siɔŋ`)──最高尚

  例句1:“小馬哥「蓋高尚」,演短劇?休想。”(2004.2.11.自由時報33頁,標題)(小馬哥:馬景濤,演員)

例句2:“南部水都,養生機能「蓋高尚」。”(2003.5.25.自由時報27頁,廣告標題)

例句3:“我就不相信……那些戒嚴時吃香喝辣的……就真的比憨厚、老實、死心眼認同這塊土地的台灣人還要「蓋高尚」。”(2004.11.1.自由時報4頁)

例句裡“蓋高尚”是台灣話,讀做 kaiʟ-ko-siɔŋ`,意思是“最高尚”、“最高級”,一般用來形容人的氣質最高雅,如例句1和3,或形容事物的程度最高,如例句2。例句1的意思是馬景濤的品格最高尚,要他演短劇?門都沒有(不屑演短劇)。

台語“蓋高尚(kaiʟ-ko-siɔŋ`)”的理據

先說“高尚”。“高尚”的意義,《辭源》說是不卑屈,《現漢規範》說是“道德品質高”。在台語,一般把人的氣質比別人高雅、不俗氣叫做“高尚”(ko-siɔŋ`),不過往往也用做貶義,如 kiek-ko-siɔŋ`(激高尚),指裝出一副高尚的樣子(其實並不高尚)。

“高尚”二字的台語文讀音,“尚”字,《廣韻》時亮切,讀做 siɔŋ 或 siaŋ(陽去聲,反切上字“時”是禪母,濁音。),但在高尚一詞,台語把“尚”字讀做上聲 siɔŋ`,為什麼這麼讀?可能是受日語的影響。“高尚”一詞是文言,本來在台灣話口語裡沒有這個詞,但在日語卻是常用的語詞,於是在日治時代,“高尚”成為台灣話的語詞,而“高尚”日語讀做ko-sho,sho 的聲調近似台語的上聲調,台語受其影響,於是“高尚”在台語就讀做 ko-siɔŋ`,把“尚”讀做上聲的 siɔŋ` 了。

再說台語 kaiʟ-ko-siɔŋ` 的 kaiʟ,《厦英》及《台日大》用“蓋”字,《綜台基》用“介”及“蓋”,沒有說明兩者的區別;《台閩》用“界”及“蓋”,而認為“界”是正字。《閩方大》用“蓋”字,說“蓋(kaiʟ)”是漳州話,最、非常的意思,和“誠(tsiã´)”相同。

“介”字,《廣韻》古拜切(去聲、怪韻),台語讀做 kaiʟ(陰去聲)。《形義分析》說,甲骨文的“介”是中間一個人位於兩劃之間,所以“介”的本義是“夾”。“介”作名詞,指居於中間作傳言的人,引伸作動詞,指居間進行介紹。另外,“介”的意義,從兩邊講是“夾”,從中間講就是“間隔”,引伸為界線,指不同區域相交接的地方,這個意義後來寫作“界”,如國界、邊界。“介”更從居於兩者之間引伸為“特立、突出”,如《水經注•廬江水》:“又有孤石,介立大湖中。”再從特立、突出引伸為:(1)大。如《詩•小雅•甫田》:“報以介福,萬壽無疆。”(2)品行卓越,有操守。如《楚辭•離騷》:“彼堯舜之耿介兮。”(3)作量詞。如一介書生。

從這裡可以知道“介”字有特立、突出、大、品行卓越等意義,也許可能引伸出台語
kaiʟ-ko-siɔŋ` 的 kaiʟ(=最)的意義,而“界”字則顯然沒有關係了。不過,作者認為“蓋”有勝過、壓倒、超過等意義,“蓋”才是台語 kaiʟ(=最)的本字。

“蓋”字的音,《廣韻》古太切(去聲、泰韻),“覆也;掩也;……。”(另有:胡臘切,苫蓋;及古盍切,姓也。均入聲、盍韻。前者國音ㄏㄜˊ,台音 hap;後者國音ㄍㄜˇ,台音 kap。)台語文讀 kaiʟ,白讀 kuaʟ

“蓋”(《說文》作葢)字的意義,《說文•艸部》:“葢,苫(ㄕㄢ)也。”“苫”是用白茅編的用以蓋房子的覆蓋物。《爾雅•釋器》:“白蓋謂之苫。”郭璞注:“(白蓋)白茅苫也,今江東呼為蓋。”(白茅:草名,又稱茅草,莖葉可蓋屋。)可見“蓋”和“苫”是一個東西,“蓋”本指遮蔽房子屋頂的茅苫,後來泛指用白茅等編成的覆蓋物,引伸凡是有遮蔽作用的東西都叫做“蓋”,如鍋蓋、瓶蓋等。

“蓋”動詞化,則指從上向下遮掩,如蓋被子、蓋蓋子、蓋不住、遮蓋、覆蓋等等。又由從上向下遮掩引伸為壓倒、勝過、超過等意義,如《史記•秦始皇本紀》:“人迹所至,無不臣者。功蓋五帝,澤及牛馬。”“功蓋五帝”是說秦始皇的功績超過古時候的五帝(黃帝、顓頊、帝嚳、唐堯、虞舜)。又《北史•王勇傳》:“氣蓋衆軍,所當必破。”意思是王勇的氣概壓倒衆多所有軍士。又如膾炙人口的項羽《垓下歌》:“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氣蓋世”是說項羽的氣概勝過世上任何一個人。而“蓋世”一詞在較早的典籍已出現,如《韓非子•解老》:“不敢為天下先,則事無不事,功無不功,而議必蓋世。”“議必蓋世”,議論必定壓倒當世(的所有人)。到後來,“蓋世”似乎變成常用詞,如:蓋世英雄、蓋世奇才、蓋世之才、蓋世無雙等,都是壓倒、勝過、超過當世(所有人)的意思。

壓倒、勝過、超過意義的“蓋”在現代漢語的口語還在用,如郭沫若《孔雀膽》:“只要你肯用功,一定可以蓋過我。”又如“他的技藝把別人蓋下去了。”(《中日大辭典》)。

台語的“蓋(kaiʟ)”表示“最”,如:蓋好(kaiʟ-ho`)=最好;蓋(kaiʟ-ɡau´)=最能幹;蓋媠(kaiʟ-sui`)=最漂亮等。這些“蓋”的“最”的意義應該是“蓋世”的引伸和簡省。

在台語,“蓋世(kaiʟ-seʟ)”只用於書面語,口語則用“蓋世界(kaiʟ-seʟ-kaiʟ)”或“蓋世間(kaiʟ-seʟ-kan)”,如“蓋世界第一(kaiʟ-seʟ-kaiʟ te-it)”(《台日大》)=在全世界排名第一;引伸為全世界最……。“蓋世間第一強國(kaiʟ-seʟ-kan te-it-kiɔŋ´-kɔk)”=全世界第一強國;即全世界最強的國家。

“蓋世”的“世”指世間、當世、世界,也可以縮小範圍,用地區替代,例如:“蓋台灣上好額(kaiʟ-tai´-uan´ siɔŋ-ho`-ɡiaʔ)”(《台日大》)=全台灣最有錢(最富有)。“蓋厦門的(kaiʟ-e-mŋ´ ・e)”(《厦英》)=全厦門最好的;比厦門任何人都好。

“蓋台灣”及“蓋厦門”的“蓋”應該是“全……”的意義,這應當是覆蓋、遮蓋的引伸。而在講“蓋台灣”及“蓋厦門”時,想說明的是接下來的事物是最好的、最強的、最……,例如:“蓋台灣上(siɔŋ-ɡau´)”=全台灣最賢能;“蓋厦門上好食(siɔŋ-ho`-tsiaʔ)”=全厦門最好吃。也就是說台語“蓋(kaiʟ)”表示的是“全……最……”,久之,省略了地區範圍,“蓋(kaiʟ)”本身有了“最……”的意義,例如:蓋(kaiʟ-ɡau´)=最賢能;蓋好食(kaiʟ-ho`-tsiaʔ)=最好吃;蓋高尚(kaiʟ-ko-siɔŋ`)=最高尚等等。因此“蓋”是台語“kaiʟ(蓋)-ko(高)-siɔŋ`(尚)”的 kaiʟ 的本字。

附論:蓋(kaiʟ)──吹牛

  在台灣,不論是台語或國語,“蓋”有“吹牛”的意義,這個意義什麼時候產生,不可考,但可斷言的是在二次大戰後才產生的,因為《厦英》(1873年)和《台日大》(1931-32年)都沒有收這個詞。而且“蓋”的吹牛義只在台灣通行,在大陸不通行,大陸出版的《現代漢語詞典》及其他字典、詞典都沒有說“蓋”有吹牛的意義。

“蓋”的吹牛義,在台灣的國語辭典方面,1987年初版的《國語活用辭典》有收,它在蓋字條下說“[俚語]吹牛。例:亂蓋。”另外收“胡亂蓋”、“大蓋特蓋”等短語。2001年修訂再版的《新編中國辭典》說“蓋”的一個義項是“吹牛;胡說。例:你少蓋了;他一天到晚都在蓋。”在台語辭典方面,1991年初版的《台話大》在蓋(kaiʟ)字下只舉出一個例句“不是蓋的(m-si-kaiʟ ・e)=非吹牛。”並沒有詳細說明。1992年的《國台》也只說:“蓋:吹牛。例:他又在蓋了。”2001年初版的《台閩》則說:“蓋:天南地北胡扯。例:亂蓋(luan-kaiʟ);臭蓋(ts‘auʟ-kaiʟ)。”

從這些記載看不出“蓋”的吹牛義是先有台語,後來變成國語?還是先有國語,後來變成台語?作者認為應該先有台語,後來變成國語,因為“蓋”在台語有“最”的意義。如果一個人一天到晚說蓋強(kaiʟ-kiɔŋ´)、蓋(kaiʟ-ɡau´)、蓋媠(kaiʟ-sui`)、蓋好(kaiʟ-ho`)、蓋倒(kaiʟ-to`)、蓋高尚(kaiʟ-ko-siɔŋ`)、蓋(kaiʟ)……,難免被認為是在吹牛,而說他是:烏白蓋(ɔ- peʔ-kaiʟ)、亂蓋(luan-kaiʟ),由此引伸出“蓋”為吹牛、說大話的意義,如:又擱在蓋(iu-koʔ-teʔ-kaiʟ)=又在吹牛;maiʟ(莫)-tuaʟ-hia ɔ(烏)-peʔ(白)-kaiʟ(蓋)=不要在那裡說大話(胡扯)。而“蓋仙(kaiʟ-sien)”則是指喜歡吹牛、說大話的人(“仙”是“先”之誤,請參閱<假仙(ke`-sien)>篇。)。

作者認為“蓋”在台灣有吹牛的意義,應該是先從台語“最……”的意義轉化為“吹牛”,國語受台語的影響,國語的“蓋”也有吹牛的意義,但只在台灣通行。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k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4 則回應給 蓋高尚(kaiʟ-ko-siɔŋˋ)──最高尚

  1. eshow tseng 說道:

    台語也有『上界(好)』的用法,有人說是源自佛家三界(上界、中界、下界)中的上界,引申為最頂級的意思,『界(好)』可能只是縮語,如果用『上蓋(好)』似乎較不順,願聞劉先生的高見?

    • 劉建仁 說道:

        佛教說的“三界”是欲界、色界、無色界。道教或台灣民間所說的“三界”是天界、地界、水界,各由天官、地官、水官掌管。台灣人把天官、地官、水官合起來叫做“三界公(sam-kaiʟ-kɔŋ)”。台灣習俗分別於農曆一月十五日(上元)、七月十五日(中元)、十月十五日(下元)祭拜天官、地官、水官,但上元節及下元節祭拜天官和水官也叫“拜三界公”。
        台灣民間的“三界公”道教叫做“三官大帝”或“三元大帝”,說是天官賜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
        又,“上界”指天上、天界;“下界”指人間,好像沒有“中界”。
        “最好”,台語說 siɔŋ⊦-ho`(上好),也說 kaiʟ-ho`(□好),也說 siɔŋ⊦-kaiʟ-ho`(上□好)。ho`(好)是形容詞,siɔŋ⊦ 及 kaiʟ 是程度副詞,siɔŋ⊦-kaiʟ 連用應該是程度副詞的疊用,表示程度極高。
        siɔŋ⊦-kaiʟ-ho` 是不是“上界好”,本人存疑。

  2. yesure 說道:

    那麼《詩·小雅·正月》:“謂天蓋高,不敢不局;謂地蓋厚,不敢不蹐。” 中的「蓋」字是否可以跟台語的「蓋」字做同樣的解釋?

    • 劉建仁 說道:

      回應yesure先生2012.10.19.回應給<蓋高尚(kaiʟ-ko-siɔŋ`)>
      劉建仁2012.10.24.
        《詩•小雅•正月》裡的“謂天蓋高”及“謂地蓋厚”的“蓋”是和“盍”(ㄏㄜˊ)通用的字,而“盍”相當於“何”,在這裡是副詞,是“多麼”、“何等”的意思。“謂天蓋高,不敢不局。”是說:人們說天是何等地高,我却怕撞到它,不敢不彎下身來。“謂地蓋厚,不敢不蹐。”是說:人們說地是多麼地厚,我却怕地會陷下去而不敢不輕步走路。請參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