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kuanˊ)──高

懸(kuan´)──高

   例句:“跳高,嫌磅仔相重。”(2002.9.23.自由時報14頁,台灣精諺)

這是一句台灣諺語,讀做“t‘iauʟ-be-kuan´,hiam´-pɔŋ-tsi` siũ-taŋ。”意思是“跳不高,嫌陰囊太重。”,比喻喜歡找理由推卸責任。

“磅仔(pɔŋ-tsi`)”本來指磅秤的砝碼,在這裡比喻指男子陰囊,詳見<磅仔(pɔŋ-tsi`)>篇。“相重(siũ-taŋ)”是太重,siũ 的本字也許是“傷”。本篇主要討論“高(kuan´)”。

“高”,台語一般說
kuan´,厦門腔說 kuãi´,泉州腔說 kũi´。

台語 kuan´(高的意義)的字,《雅俗通》等早期韻書使用“高”字。《厦英補》、《厦音典》、《台日大》也是使用“高”字。“高”字,《廣韻》古勞切(平聲、豪韻),台語讀做 ko,一般只用於書面語,如:高明(ko-bieŋ´)、高等(ko-tieŋ`)、高見(ko-kienʟ)、高貴(ko-kuiʟ)、高祖(ko-tsɔ`)等。

從音韻來看,“高”字在台語並沒有
kuan´ 的音,台語高義的 kuan´
使用高字,是使用同義字表示 kuan´,有人說這是“訓讀”。

近年出版的字書、辭書對於台語
kuan´(高義)這個詞使用的字是“懸”,如《普閩》、《綜台基》、《台大字》、《國台》、《厦方言》、《台語字彙》、《閩方大》等。比較特別的是《台語正字》認為台語高義
kuan´ 的正字是“岇”。

“懸”的音,《廣韻》胡涓切(平聲、先韻),屬山攝、四等、合口、匣母,與“玄”字同音,國語讀做ㄒㄩㄢˊ,台語文讀音 hien´。切語“胡涓切”的反切上字“胡”屬匣母,匣母的字在台語白讀時有讀做 k- 聲母的例,如:糊,戶吳切,hɔ´/kɔ´;寒,胡安切,han´/kuã´;汗,侯旰切,han/kuã;行,戶庚切,hieŋ´/kiã´ 等。這是因為中古的匣母在上古是 *ɡ‘-(詳見竺家寧《聲韻學》621頁,<喻三的古讀>)的緣故。匣母的一部分字台語讀做 k-,是中古匣母的上古音 *ɡ‘- 音變後的遺留,也就是 *ɡ‘- 清化而成為 k-。

“懸”字的韻母是山攝、四等、合口、陽聲,同韻母的字,台語有的讀做 -ien,如:犬,k‘ien`;淵,ien;玄,hien´ 等;有的讀做 -uan,如:涓,kuan;狷,kuanʟ。另外,和“懸”等相對應的入聲字“決”讀做 kuat,“缺”讀做 k‘uat。這些都說明“懸”字的台語音讀韻母可以是 -ien 或 -uan。

又因匣母是濁聲母,故在台語音讀時聲調變為陽聲調,即陽平。

綜合聲、韻、調討論的結果,“懸”字的胡涓切,在台語有
kuan´ 的音,這個音可以認為是白讀音。

“懸”字的台語白讀音
kuan´ 也可以從行政區劃名稱“縣”字的音得到證明。“縣”字《廣韻》黃絢切(去聲、霰韻),和“懸”字一樣屬於山攝、四等、合口、匣母,只是聲調不同。“縣”是行政區劃名稱,台語口語說 kuan(文讀音 hien),或 kuãi(厦門腔)及 kũi(泉州腔)。既然“去聲的縣”讀做 kuan(因為匣母是濁聲母,變為陽去聲),相對應的“平聲的懸”就可以讀做
kuan´ 了。

“懸”的本義是掛、吊掛,如:懸燈結彩、懸首示眾、懸羊頭賣狗肉等。這些成語裡的“懸”都是“掛”的意思。“掛”的意義又是怎麼樣?“掛”是“借助於繩子、鈎子、釘子等使物體附著於某處的一點或幾點。”(《現漢》),這也就是“懸”的意義。

“懸”和“掛”是同義詞,兩個詞合起來的合成詞“懸掛”也是“掛”的意思,如:懸掛國旗。“懸”或“懸掛”的目的是要大家容易看得見,如“懸首示眾”,因此被懸掛的東西大多懸掛在比人高的地方(如城門),因此“懸”可以說是“高高掛起”的意思,也因此,“懸”往往用來比喻高聳的地形,如高而陡的山崖好像高高掛在空中,所以叫做“懸崖”。“懸峯”也是一樣,指高而陡的山峯。又,黃河的下游有些河段因為淤積而造成河床高於附近的地面,這些河段就叫做“懸河”,這個“懸河”不是“懸在空中的河”,也不是“高聳的河”,而是指“高出於地面的河”,“懸”已經演變成“高”的意義了。另外,“懸河”也指瀑布,此時“懸”的意義是吊掛。

“懸”字在台語既有
kuan´ 的音,字義又從高掛引伸而有“高”的意義,“懸”是台語高義 kuan´ 的本字。

附記

《閩方大》(561頁)引:“古‘縣’通‘懸’。《廣雅•釋言》:‘縣,抗也。’《淮南子•說山訓》:‘申徒狄負石自沈於淵,而溺者不可以為抗。’”高誘注:“抗,高也。”用以說明“懸”有高的意義。即,懸=縣=抗=高,故懸=高。可參考。

又,下面資料也可以參考:《方言》卷七:“抗,縣也。自山之東西曰抗。”(按:縣即懸)。《廣韻•宕韻》:“抗,舉也;縣也;振也。”其中“縣也”就是“懸也”。

《台語正字》所說的“

《台語正字》說“岇”是台語高義 kuan´ 的正字。“岇”字見於《集韻》。《集韻•平聲•唐韻》:“岇,岇,山高皃。魚剛切。”又“,岇,山高。慈郎切。”

“岇”是聯綿詞“岇”的一個音節,單獨使用沒有意義,即使說“岇”是“岇”的縮略,詞義也是山高的樣子,不是一般意義的高,而台語 kuan´ 是一般意義的高。

“岇”字在台語也不讀 kuan´ 。“岇”的“魚剛切”相當於《廣韻》的“五剛切”,屬宕攝、一等、開口,國音ㄤˊ,台音 ɡɔŋ´。此韻母的字大多讀 -ɔŋ 韻或 -aŋ 韻,沒有讀做 -uan 韻的例;同攝同等合口呼的字也不例外(“”,國音ㄘㄤˊ,台音 tsɔŋ´)。

“岇”字在台語不讀 kuan´,而且“岇”是聯綿詞“岇”的一個音節,單用不具音義,而“岇”的意義是山高的樣子,與台語
kuan´ 是一般意義的高不相同,因此,“岇”不是台語高義 kuan´ 的本字。

附論1. “縣”是“懸”的本字

  “懸”字本來是寫做“縣”。“縣”的金文是、, 是一個會意字,由木、糸(繩子)、首三個部分構成,表示樹木上吊掛著一個用繩索綁著人頭的形狀,本義是“懸首示眾”,是一種古代的刑罰。不過在金文裡“縣”已經是懸掛、吊掛及行政單位的意義了。

到了小篆,金文的縣變為,左邊是,是一個倒過來的首(頭髮在下面);右邊是繩索及省略的木,成為“系”。《說文》說:“縣,繫也。从系,持。”“繫”的本義是粗劣的絮(見《說文》),基本義是用繩索綁物體,但在古漢語“繫”也有懸掛的意義,如《論語•陽貨》:“吾豈匏瓜也哉,焉能繫而不食?”這裡的“繫”就是懸掛的意思。

小篆的“縣”是從金文的縣演變過來的,而小篆“縣”的構形,《說文》說是“从系,持(ㄐㄧㄠ)。”“系”是從金文的“糸”及“木”變來,“”是倒過來的首,倒過來的首,毛髮在下面,如何用糸(繩索)綁起來掛在木上?小篆的“縣”已經失去金文原來會意字的意義了。

古代邦國之外的地方受邦國統治,這些地方好像繫掛於邦國一樣,於是邦國之外的地方在行政區劃上就叫做“縣”。周代的時候在“縣”下面設郡,秦以後倒過來,郡下面再分縣。現代則“省”下面的行政區劃叫做“縣”。

由於縣字後來專用於行政區劃名稱,吊掛意義的“縣”就加一個形符“心”,寫做“懸”。但是在古代典籍裡,一個“縣”字同時表示吊掛的縣與郡縣的縣,但讀音有區別。《玉篇》說“縣”在吊掛的意義讀做平聲的“胡涓切”,在郡縣意義讀做去聲的“胡絹切”。《廣韻》也記錄兩個音,一個是“胡涓切”,平聲、先韻,屬山攝、四等、合口、匣母;另一個是“黃絢切”,去聲、霰韻,也屬山攝、四等、合口、匣母。兩個音的差別只是聲調的不同,所以“縣”是一個破音字。而平聲“胡涓切”的“縣”(即吊掛意義),後來為了區別起見,加了一個形符“心”,成為“懸”字。

“縣(胡涓切,即懸)”,國音ㄒㄩㄢˊ,台語文讀音 hien´,白讀音 kuan´、kuãi´、kũi´。“縣(黃絢切)”,國音ㄒㄧㄢˋ,台語文讀音
hien,白讀音 kuan、kuãi、kũi

附論2. “”和“梟”

  “縣”字的偏旁“県”也單獨成一個字,楷書寫做“”(ㄐㄧㄠ)。《說文•部》:“,到首也。賈侍中說。此斷首到縣字。”這裡面的兩個“到”都是現在的“倒”,“到首”是“倒首”,即倒過來的首級,“到縣”是“倒懸”,即倒過來懸掛。所以,“”是把罪人的頭斬下來後把它倒過來懸掛,是一種古代的刑法。把頭(首)倒過來後,頭髮在下面(古人留長頭髮),應該不太容易懸掛。何況,把頭倒過來吊掛後就看不清楚面貌,不清楚被處刑的是誰,無法達到示眾的效果。《玉篇》的作者顧野王在“”字下說:“野王謂:縣首於竿頭以肆大辠,秦刑也。”(縣:懸。辠:罪。肆:展示。)並沒有說要把首倒過來掛。但是《廣韻•蕭韻》仍然說“是倒懸首。並引《漢書》說:“《漢書》曰:三族令,先黥,劓,斬左右趾,首,菹其骨,謂之具五刑。”而《漢書•刑法志》則把“首”寫做“梟首”。《六書正譌》說:“()俗用梟,非。梟,不孝鳥。”(“梟”是一般所說的貓頭鷹)。

“梟”和“”在古時候同音,都是古堯切(《廣韻》),因此假借“梟”為“”,“首”就寫做“梟首”了。不過在現代,“梟”讀做ㄒㄧㄠ,“”讀做ㄐㄧㄠ,已經不同音了。

“梟首”,《辭源》的解釋是“舊時的酷刑,斬頭而懸掛木上。”書證有《史記•秦始皇紀》:“……中大夫令齊等二十人皆梟首。”《集解》:“懸首於木上曰梟。”並沒有說要把首倒過來掛。

“梟”也可以單用,字義和“梟首”一樣,如曹操《讓縣自明本志令》:“幸而破紹,梟其二子。”(“紹”是人名,指袁紹。)意思是說:如果幸運打敗袁紹,就把他的兩個兒子斬首懸掛示眾。

“梟”既然是“”的假借字,“梟”、“兩個字的意義一樣,就是斬首懸掛示眾,是正懸,不是倒懸。《說文》說“”是斷首倒懸恐怕解釋不正確(也沒有書證),可能是“縣”字從金文訛變為小篆時,正掛的首變成倒掛,許慎及賈侍中根據小篆“縣”的偏旁“県”而做了不正確的解釋。

還有一個可能。因為“”和“縣”字音不同,“”字可能是和“縣(ㄒㄩㄢˊ)”無關的一個字,它的構形可能本來上半是“首”,下半是“木”,會木架上放置首級之意,本義是把罪人斬首處死後,首級放在木架上示眾。日本江戶時代有這種刑法,叫做“獄門”(因為本來的辦法是把首級高掛在監獄的門上),電視日劇把“獄門”譯做“入獄”是錯的。後來上半的首變為“目”(仍表示首),下半的木架變成,就成為“”,跟“縣”混淆了。

許進雄在《古文諧聲字根》說,“”是把整個身體倒掛起來,致使頭在上面、頭髮在下面,是古代刑法的一種。這是“”的另一個說法。用繩索綁著腳把身體倒掛起來,這種在現代不重視人權的國家裡,仍然是一個警察辦案刑求的方法。

附論3. “玄”也是高

  《漢字源流》(190頁)說:“玄與滋、兹、同源,甲骨文都是在河裡漂洗染絲形,表示染黑。金文省去河水,只留下一把絲,或在絲上加點,表示懸掛晾曬。……本義染黑。……由染黑引伸泛指黑色、黑暗。”黑暗應當是黑色的引伸。《說文》說:“玄,幽暗也。……黑而有赤色者為玄。”幽暗的意義應該是黑暗的引伸;“玄”又擴大其意義,黑赤色也是玄。

陸宗達、王寧的《訓詁與訓詁學》(145頁)說:“劉熙《釋名》說:‘天謂之玄,縣(懸)也。如縣物在上也。’……‘玄’在金文、甲骨文中都象一股倒懸的絲綫。懸掛必於高處,所以‘玄’有‘高深’之義。”因此,“玄”同時有黑色及高的意義。如嵇康《琴賦》:“玄嶺巉岩。”玄嶺就是高陡的山嶺。又如:“玄天”是高天,“玄霄”是高空,“玄”很明顯有高的意義。

“玄”有高的意義。“高”是離地面的距離大,這是往上面看的。如果往下面看,離地面(或人所站的位置)的距離大,就是“深”,因此“玄”也有深的意義,這應該是“高”的引伸。如屈原《九章•惜往日》:“臨沅湘之玄淵兮。”沅和湘是河流名稱,“玄淵”就是深淵。

如果把視線放平,離開人所站位置的距離大,就是“遠”,因此“玄”也有“遠”的意義,這也是“高”的引伸。如《莊子•天地》:“玄古之君天下,無為也。”“玄古”就是遠古,這個“遠”是時間的遠,是空間的遠的引伸。

“玄”和“懸”同音(《廣韻》胡涓切,平聲、先韻),台語文讀音 hien´。而因“懸”在台語有 kuan´
的音(參閱本論),依此類推,“玄”在台語也有 kuan´ 的音。

“玄”既有高的意義,在台語又可讀
kuan´,“玄”也可以認為是台語高意義 kuan´ 的本字。

廣告
本篇發表於 k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懸(kuanˊ)──高

  1. Ken Antares 說道:

    林仙龍先生在其著作「河洛話一千零一頁」中認為「高」的台語本字可以是「元」或「岏」,您的看法如何?

    • 劉建仁 說道:

      回答Ken Antares先生(請見<懸[kuan´]>篇回應)
      2012.7.1.劉建仁
        “元”字《廣韻》愚袁切(平聲、元韻),“岏”字《廣韻》五丸切(平聲、桓韻),兩個字台語都讀 ɡuan´,聲母清化則成 kuan´。在語音音變理論上,“元”、“岏”二字台語讀 kuan´ 是可能的,但元、岏二字的中古聲母是疑母,疑母字台語讀 k- 很罕見。
        在字義上,“元”的本義是“人頭”,引伸為長(ㄓㄤˇ)、始、本等等,但沒有“高”的意義。
        “岏”是疊韻聯綿詞“巑岏”(ㄘㄨㄢˊ ㄨㄢˊ)的一個音節,而“巑岏”的意義有山高銳貌、小山貌、山聳列貌等(見《漢語大字典》巑字)。“岏”或許可以從聯綿詞“巑岏”的山高銳貌引伸,單用時表示“高”,但沒有書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