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 myway 先生的 Response to《跋杯(puaʔ⊦-pue)》

回應 myway 先生的 Response to《跋杯(puaʔ-pue)》

(1)“卜卦”,台語說 pɔk-kuaʟ,也說 puaʔ-kuaʟ,顯然,“卜”字在台語有 pɔk
及 puaʔ 兩個音,而 puaʔ-pue(杯)(=擲珓)的行為目的與“卜卦”(puaʔ-kuaʟ)差不多,故 puaʔ-pue 的 puaʔ 是“卜”字。

台灣話短語 puaʔ-ku(龜)-kuaʟ(卦)、puaʔ-tsiau`(鳥)-a`(仔)-kuaʟ(卦)、puaʔ-bi`(米)-kuaʟ(卦)等的 puaʔ 也都是“卜”字。

卜卦的“卜”與賭博的“博”有意義相通之處,都有預測未來的涵意,字音在台語又相同,都是 pɔk/
puaʔ(博又讀 p‘ɔk),“卜”和“博”會不會是同源?有可能。

“卜”字上古音屬屋部,擬音 *pɔkɔ(據《漢字古今音表》,周長楫,1999年,下同);“博”字上古音屬鐸部,擬音 *puakɔ。據王力《同源字典》,屋部(ɔk)和鐸部(ak)可以“旁轉”(元音相近,韻尾相同),可旁轉表示有可能是同源。

“卜”與“博”有旁轉的關係,字義又有相通之處,故“卜”與“博”可能是同源。如果是同源,先有“卜”後來才有“博”。“博”通“簙”,“簙”是古代的一種棋戲,引伸為賭博。而“卜”字則甲骨文時代就有了。

(2)“卜”和“博”的音變

“卜”字《廣韻》博木切(入聲、屋韻),屬通攝、一等、合口(“合口”據《音韻學要略》),董同龢及王力都擬音 -uŋ/-uk,主要元音為 u。而通攝一等合口的字在現代台語音讀時主要元音 u 低化為文讀音 ɔ,白讀音 ɑ(用 a 表示),如陽聲韻:東,tɔŋ/taŋ;粽,tsɔŋʟtsaŋʟ;公,kɔŋ/kaŋ;翁,ɔŋ/
aŋ 等等;入聲韻:曝,p‘ɔk
p‘ak;獨,tɔktak;讀,t‘ɔkt‘ak 等等;故“卜”也應該有 pɔk/
pak 的音。而雙唇塞音字(p-)的開口呼或合口呼不容易分,往往開口呼的被切字,其反切下字卻是合口字,如:“陂”是開口字,切語卻是彼為切,其反切下字“為”是合口字。另外,介音 -u- 是圓唇後元音,聲母為雙唇塞音時容易導入介音 -u-,因此,“卜”字的 pak 音容易音變為合口呼的 puak,韻尾 -k 弱化成為 -aʔ,又白讀時聲調往往從陰調轉為陽調,於是“卜”字的音就變成 puaʔ

“卜”:中古 pukɔ
→ pɔk(台語文讀音)→ pak → puak → puaʔ(台語白讀音)

“博”字《廣韻》補各切(入聲、鐸韻),宕攝、一等、開口,中古音董同龢和王力都擬測為pɑkɔ,上古音屬鐸部一等合口,董同龢的擬音是 *puɑkɔ,王力是 *puakɔ,相差不大,現在取 *puakɔ。*puakɔ 的韻尾
-k 弱化成為 -ʔ,*puakɔ 就變成 puaʔɔ。“博”字補各切的反切上字“補”是幫母,是清音。聲母為清音的字,在台語文讀時聲調是陰調,白讀時往往轉為陽調。“博”在台語白讀時轉為陽入調,於是“博”在台語的白讀音從 puaʔɔ 轉為 puaʔ(陽入聲) 。“博”字的台語白讀音 puaʔ 是從上古音 *puakɔ
變來的。

“博”:上古 *puakɔ → puaʔɔ → puaʔ(台語白讀音)

(3)“食”字在台語讀 tsiaʔ(白讀音)的音變機理請參閱《偷吃步(t‘au-tsiaʔ-pɔ)》 篇。

2011.9.24.劉建仁

廣告
本篇發表於 作者回應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回應 myway 先生的 Response to《跋杯(puaʔ⊦-pue)》

  1. myway 說道:

    感謝劉老先生的回覆。

    可能進前我無共問題講清楚,佇遮閣再講一擺!

    “卜卦”,台語說 pɔk-kuaʟ,也說 puaʔ⊦-kuaʟ,顯然,“卜”字在台語有 pɔk
    及 puaʔ⊦ 兩個音,而 puaʔ⊦-pue(杯)(=擲珓)的行為目的與“卜卦”(puaʔ⊦-kuaʟ)差不多,故 puaʔ⊦-pue 的 puaʔ⊦ 是“卜”字。

    按爾看起來,老先生嘛承認puah有"擲"的意含;這就是問題的重點。換句話講, “pɔk-kuaʟ"佮"puaʔ⊦-kuaʟ"有可能是兩个無仝款的動作。若依咱的語感來分析,"卜卦"應該毋免用"擲"的,可能用搖的,抑是根本攏毋免,直接用抽的;反觀,"puaʔ⊦-kuaʟ"有"擲"的動作,就親像您講的,佮"puaʔ⊦-pue"差不多。

    既然" pɔk-kuaʟ"佮" puaʔ⊦-kuaʟ"是兩無仝款的動作,我傾向認為前者為"卜卦",後者為"博卦",雖然目的相仝,但是做法無仝。

    • 劉建仁 說道:

      再回應 myway 先生 2011/10/10 有關<跋杯(puaʔ⊦-pue)>
        (1)台語 puaʔ⊦-pue 的 puaʔ⊦ 不是“擲”。
        您誤會了。我說“puaʔ⊦-pue(杯)(=擲珓)的‘行為目的’與卜卦(puaʔ⊦-kuaʟ)差不多”,是說兩者都在“預測未來的吉凶禍福”,並沒有承認 puaʔ⊦-pue(杯)的 puaʔ⊦ 是“擲”的意思。“(=擲珓)”只是說明相當於台語“puaʔ⊦-pue”的國語是“擲珓”。puaʔ⊦-kuaʟ(卦)的方式很多,如“鳥仔卦”就沒有“擲”的動作。所以我不認為 puaʔ⊦-pue(杯)、puaʔ⊦-kuaʟ(卦)的 puaʔ⊦ 是“擲”的意涵。
        (2)台語 puaʔ⊦-kiau` 的 puaʔ⊦ 不是“擲”。
        “賭博”,台語說 puaʔ⊦-kiau`,很多人用“博繳”二字書寫。“博”字應該比較沒有疑問,但“繳”字還可以討論。
        台語“博繳”的“博”並不是“擲”的意思,因“博繳”的方式很多,並不只是“擲”骰子。
        “博”通“簙”。“簙”是古代的一種棋戲(如六簙),引伸為賭博。
        (3)“卜”與“博”意義相通。
        我說“卜卦的‘卜’與賭博的‘博’有意義相通之處”,是說“卜卦”是預測未來的吉凶禍福,“賭博”(台語“博繳”)是預測未來能不能贏錢,兩者都有“對於不確定的未來給予預測”的意涵,所以說“卜”與“博”有意義相通之處。
        (4)台語 puaʔ⊦-pue 是“卜杯珓”的縮略。
        台語 puaʔ⊦-pue(杯),國語叫“擲珓”,或叫“卜珓”。“珓”是“杯珓”的簡稱,國語“卜珓”就是“卜(杯)珓”,而“杯珓”也可以簡稱“杯”,所以台語 puaʔ⊦-pue 是“卜杯(珓)”,所以 puaʔ⊦ 應該是“卜”字。
        由於 puaʔ⊦-pue 時用手把杯珓“擲”於地上,又有“擲珓”一詞,因此容易被人認為 puaʔ⊦-pue 的 puaʔ⊦ 是動詞“擲”,正如國語“賭博”台語叫 puaʔ⊦-kiau`,因為名詞賭博台語也叫 kiau`,而“擲骰子”也是主要賭博方式之一,於是有人就會認為台語 puaʔ⊦-kiau` 是動賓式合成詞,puaʔ⊦ 是動詞“擲”,kiau` 是名詞賭博,用“博繳”二字書寫 puaʔ⊦-kiau`,認為“博”有“擲”的意義。
        從“博繳(puaʔ⊦-kiau`)”聯想,有人會認為 puaʔ⊦-pue 是“博杯”(如《台話大》)。
        (5)“卜杯珓”與“卜卦”
        “卜杯珓”(簡稱“卜珓”、“卜杯”)的構詞方式和“卜卦”一樣。“卜卦”是“看卦象預測吉凶”(“卦象”是“卦”所象徵的事物及其爻位等關係),“卜杯珓”是“看杯珓的象(一陰一陽、雙陰、雙陽)預測吉凶”,所以,“卜杯珓”和“卜卦”是類似的行為,構詞方式也是一樣,都是動賓式結構,“卜杯珓”是占卜杯珓的象,“卜卦”是占卜卦的象。而“卜卦”台語說 pɔk-kuaʟ 或 puaʔ⊦-kuaʟ,所以台語 puaʔ⊦-pue 是“卜杯珓”的簡稱:“卜杯”。
        (6)辭書怎麼說 
        《厦英大辭典》兼收 pɔk-kuaʟ 和 puaʔ⊦-kuaʟ,詞義相同。《台日大辭典》也 pɔk-kuaʟ 與 puaʔ⊦-kuaʟ 兼收,詞義相同,都是占卜,但前者的用字是“卜卦”,後者是“跋卦”。但我認為兩者都是“卜卦”,是文讀與白讀的差別。《閩南方言大辭典》只收“跋卦(puaʔ⊦-kuaʟ)”(因 pɔk-kuaʟ 是“卜卦”的文讀,故沒有收),“跋”是本字還是同音字沒有說清楚。
      2011.10.13.劉建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