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飛珩 2011/10/02 留言於<跋杯(puaʔ⊦-pue)>

回應飛珩 2011/10/02 留言於<跋杯(puaʔ⊦-pue)>

您說:“有誠濟字陽聲佮入聲有互為聲符亓現象,共「蓋」字寫作「𠖫」在下感覺是多此一舉。”關於此點本人有不同看法。

“文字”是記錄語言的書寫符號,“詞”是語音和語義的結合體。“蓋”是一個詞,“蓋”這個字是“蓋”這個詞的書面形式。詞的“蓋”,現代漢語共同語的“語音”是ㄍㄞˋ,“語義”是“[動詞]由上而下地遮掩”(《現代漢語詞典》。“蓋”的義項很多,現在選取一個說明。)。“蓋”的這個“由上而下地遮掩”的語義,現代閩南語說“k‘amʟ(陰去)”。閩南語的詞“k‘amʟ”也含有語音及語義,它的語義相當於現代漢語共同語(普通話、國語)的“蓋”,但“蓋”字就是閩南語覆蓋義 k‘amʟ 的本字嗎?這還要看“蓋”字在閩南語能不能讀“k‘amʟ(陰去)”。

考求方言語詞的本字,不但要“義合”(或說“義同”)還要“音合”(或說“音同”)。“‘ 音同’就是找到的本字,它在古書上記載的讀音(一般以《切韻》為代表的中古音系,包括《廣韻》、《集韻》),按照古音和厦門方音對應和演變的規律,折合出來的厦門方言的讀音,能跟所要記載的這個夏門方言詞語的讀音相同。”(《厦門方言研究》,327-328頁,周長楫等,福建人民出版社,1998年)。

依此原則,“蓋”字的音《廣韻》記錄古太切(去、泰、見,蟹一開)、胡臘切(入、盍、匣,咸一開)、古盍切(入、盍、見,咸一開)。咸攝一等開口入聲的字沒有一個讀 -am 的例,合口字也不讀
-am,二、三、四等的字也不讀 -am。所以咸攝入聲字與閩南語
-am 韻之間沒有對應和演變的規律,“蓋”字在閩南語沒有 k‘amʟ 的音,“蓋”字不是閩南語覆蓋義 k‘amʟ 的本字(雖然語義相同)。如果要把“蓋”字讀做 k‘amʟ,那是“訓讀音”,“蓋”是訓讀字。

“詞”既然是語音和語義的結合體,而“蓋”字沒有 k‘amʟ 的語音,有人用“𠖫”字書寫 k‘amʟ 就不是“多此一舉”了(暫且不論“𠖫”是不是本字)。

《集韻•上聲•感韻》:“𠖫,蓋也。古禫切。”古禫切,閩南語讀 kam`。“𠖫”和閩南語覆蓋義 k‘amʟ 比較,義合音近。

不過,從上古音來看,“蓋”屬葉部,擬音
*ɤapɔ 及 *kapɔ (據《漢字古今音表》,下同。),“葉部”是入聲韻,與葉部對應的陽聲韻是“談部”,擬音是 -am。葉部和談部有“陽入對轉”的關係(因為主要元音相同,韻尾發音部位相同),故“蓋(*kapɔ)”陽入對轉後是“*kam”(聲調不清楚),閩南語覆蓋義“k‘amʟ”可能是“蓋(*kapɔ)”陽入對轉後演變的結果(*kapɔ → *ckam → k‘amɔ[k‘amʟ])。“蓋”和閩南語“k‘amʟ”是同源,但仍然不宜說用“𠖫”字書寫閩南語 k‘amʟ 是“多此一舉”。因為“蓋”字在閩南語没有 k‘amʟ 的音,尋找一個“音義俱合”的字不是多此一舉的事。

我們的祖先有沒有為了現在的閩南語 k‘amʟ 這個詞造了字?這就是本字的考求。我個人認為閩南語覆蓋義 k‘amʟ 的本字應該是“”,詳見拙作<蓋頭鰻(k‘amʟ-t‘au´-mua´)>篇。

參考:國語“瘦(ㄕㄡˋ)”,閩南語說“san`”,但“瘦”字在閩南語不讀 san`,“瘦”字不是閩南語瘦義 san` 的本字。經尋找與考證,可以發現古人已經造了一個“㾪”字,字義是瘦,字音閩南語讀 san`,故“㾪”是閩南語瘦義 san` 的本字。“㾪”不是多此一舉的字。

2011.10.10.劉建仁

廣告
本篇發表於 作者回應。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