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客兄(t‘oˋ-k‘eʔ-hiã)──偷漢子

討客兄(t‘o`-k‘eʔ-hiã)──偷漢子

  例句1:“國民黨立委游XX直指民進黨立委周XX「討客兄」。”(2003.4.23.自由時報4頁)

例句2:“吳與劉的衝突延續八日吳質詢臭豆腐事件時,兩人互吵,劉不滿吳罵她「討客兄」而打了吳一記耳光。”(2003.10.21.自由時報9頁)

例句3:“陳XX不知鄉下女人是忠順淳樸,不像某人吃飽閒閒喜歡「討客兄」,討不到「客兄」罵男人。 ”(2001.12.12.自由時報5頁)

“討客兄”是一句台語,讀做
t‘o`-k‘eʔ-hiã,是已婚婦女“找情夫”、“偷漢子”的意思。嚴格地說,沒有夫婦關係的一對男女,一方或兩方已經有配偶而兩人發生性愛的關係時,男方是女方的“情夫”(或叫“姘夫”),女方是男方的“情婦”(或叫“姘婦”)。在台灣,一般把已婚的有配偶的婦女紅杏出牆而有情夫叫做
t‘o`-k‘eʔ-hiã(討客兄),k‘eʔ-hiã(客兄)就是“情夫”。

台語 t‘o`-k‘eʔ-hiã 一般寫做“討客兄”。漢字的“討”有尋找、索取的意思,因此,台語
t‘o`-k‘eʔ-hiã 的 t‘o` 的本字是“討”,在字音、字義上都沒有問題。但是 k‘eʔ-hiã 是不是應該寫做“客兄”,以及 k‘eʔ-hiã 的理據如何,很有討論的餘地。

“k‘eʔ-hiã”的用字

國語的“情夫”,依據《普閩詞典》,厦門話叫做 k‘ueʟ-hiã,寫做“契兄”。《台日大》是以厦門話做為台灣話的標準語的,並且兼收漳州、泉州等地的其他閩南語。《台日大》認為“k‘ueʟ-hiã(契兄)”等於“k‘eʔ-hiã(客兄)”,也認為“k‘eʟ-hiã(契兄)”等於 k‘eʔ-hiã(客兄),而把 k‘eʔ-hiã(客兄)認為是標準的語詞及寫法。

《台話大》認為“契兄(k‘eʟ-hiã)”、“客兄(k‘eʔ-hiã)”兩個都可以,《國台》及《台閩》則都使用“契兄”二字書寫 k‘eʟ-hiã。

考察 k‘ueʟ-hiã、k‘eʟ-hiã、k‘eʔ-hiã 三個詞,k‘ueʟ 與 k‘eʟ 的差別是:k‘ueʟ 是厦門音,k‘eʟ 是漳州話(台灣話漳州腔也是);而 k‘eʟ 與 k‘eʔ 的差別是:k‘eʟ 的本調是陰去聲,k‘eʔ 的本調是陰入聲,但陰去聲和陰入聲的“變調”(即後面有語素組成複合詞時的聲調)都是“陰上聲”,因此,k‘eʟ-hiã 與 k‘eʔ-hiã 的詞音相同,都是“k‘e` hiã”(k‘e` 不變調),只是由於對本調的認定不同而書寫的字不同;認為本調是陰去聲 k‘eʟ 的用“契”字,認為本調是陰入聲 k‘eʔ 的用“客”字。

台語情夫義“k‘e` hiã”(k‘e` 是 k‘eʟ 及 k‘eʔ 的變調,不再變調)的 k‘e`
到底是 k‘eʟ(契)還是 k‘eʔ(客)?“客”字厦門及泉州讀做 k‘eʔ,漳州讀做 k‘ɛʔ(台灣話彰州腔讀做 k‘eʔ);“契”字則厦門、泉州讀做 k‘ueʟ,漳州讀做 k‘eʟ(台灣漳州腔亦讀 k‘eʟ)。而“情夫”的閩南語,厦門、泉州說“k‘ue` hiã”,漳州說“k‘e`
hiã”,k‘ue`(k‘ueʟ 的變調)及
k‘e`(k‘eʟ 的變調)跟“契”字讀音在厦泉音與漳音的對應關係相符。其他的例子有:雞,kue/ke;溪,k‘ue/k‘e;洗,sue`/se`;買,bue`/be`;題,tue´/te´ 等。如果是“客”字的話就沒有這個對應關係。所以,台語“k‘e` hiã”的“k‘e`”是 k‘eʟ 的變調,不是 k‘eʔ 的變調;k‘eʟ 應該是“契”字,“k‘e` hiã”應該是“k‘eʟ-hiã”,應該寫做“契兄”。

“契兄”是情夫的理據

如前述,厦門話的 k‘ueʟ-hiã 及台灣話漳州腔的 k‘eʟ-hiã 應該寫做“契兄”。“契兄”指“情夫”,其理據如何?從構詞法來看,跟“契兄”類似結構的語詞還有很多,下面是幾個例子:

k‘ueʟ-bu`(契母)(漳音 k‘eʟ-bo`)=乾媽、乾娘、義母。

k‘ueʟ-kiã`(契囝)(漳音 k‘eʟ-kiã`)=乾兒子、義子。

k‘ueʟ-pe(契父)(漳音 k‘eʟ -pe)=乾爹、義父。

k‘ueʟ-tua-tsi`(契大姊)=比自己年長的乾爹的女兒,或者是父親的義兄弟的女兒比自己年長者。如果是比自己年幼則叫做 k‘ueʟ-sio`-be(契小妹)。k‘ueʟ-sio`-be(契小妹)又簡省叫做 k‘ueʟ-be(契妹)(見《台日大》)。

k‘ueʟ-sio`-ti(契小弟)=比自己年幼的乾爹的兒子,或者是父親的義兄弟的兒子比自己年幼者。k‘ueʟ-sio`-ti 又簡省叫做 k‘ueʟ-te(契弟)(見《台日大》)。不過,在厦門話裡“契弟”是“男妓”的意思。

依照這種構詞法,閩南語裡應該還有一個表示“義兄”的“k‘ueʟ/k‘eʟ-tua-hiã(契大兄)”,簡稱“k‘ueʟ/k‘eʟ-hiã(契兄)”這個語詞。但在閩南語裡,雖然有“契兄”一詞,卻是“情夫”的意思(厦門話另有“契阿兄”[k‘ueʟ-a-hiã],指義兄)。為什麼“契兄”變成“情夫”的意思?很可能開始時“契兄”是被紅杏出牆的婦女做為“情夫”的隱語,久而久之,“契兄”變成只有“情夫”的意義,“契兄”的本來意義“義兄”就被隱沒了。

契母、契囝的理據

義父、義母、義子在閩南語及台語為甚麼叫做契父、契母、契囝?因為“契”字有盟約的意義,而義父子、義母子的關係是因“拜認”而形成的,“拜認”可以說也是一種盟約,於是義父、義母、義子在台語(閩南語)就變成契父、契母、契囝了。

在台灣的風俗裡,如果自己生的子女體弱多病,則找一個已經生養多個健康子女的婦女做為這個體弱多病的孩子的義母,叫做“契母”(k‘eʟ-bo`),孩子叫做“契囝”(k‘eʟ-kiã`)。“契母”定期拿“水米(tsui`-bi`)”(水和米混合者)送給“契囝”煮來吃,“契囝”就會長得健健康康。

討契兄(t‘o`-k‘eʟ-hiã)的音韻

在音韻上,“契”字,《廣韻》苦計切(去聲、霽韻),屬蟹攝、四等、開口、溪母,厦門音及泉州音 k‘ueʟ,漳州音 k‘eʟ(《閩方大》)。“兄”字,《廣韻》許榮切(下平、庚韻),屬梗攝、三等、合口、曉母,台語文讀音 hieŋ,白讀音 hiã。“討”字,《廣韻》他浩切(上聲、晧韻),屬效攝、一等、開口、透母,台音 t‘o`。

結論

從上面台語“討客兄(t‘o`-k‘eʔ-hiã)”(找情夫、偷漢子)的詞義、理據、音韻上的討論,報刊上說的“討客兄(t‘o`-k‘eʔ-hiã)”應該寫做“討契兄”,詞音應該是 t‘o`-k‘eʟ-hiã (或 t‘o`-k‘ueʟ-hiã)。

附記:情婦的台語

在國語裡“情夫”和“情婦”是相對的。與“情夫”對應的厦門話(閩南語的標準語)是“契兄”(k‘ueʟ-hiã),而與“情婦”對應的厦門話是“契兄婆”(k‘ueʟ-hiã-po´)。在台語裡,“情夫”是“契兄”(k‘eʟ-hiã),“情婦”是 hue`-kiʟ(漳音)或 he`-kiʟ(厦音),《台日大》寫做“夥計”,這可能是對的。“夥計”,或寫做“伙計”,在一般漢語裡是伙伴、店員的意思;在台語裡本來也有共同出資伙伴及店員的意思,現在已不常用了。“夥計”在台語的另一個意義是“情婦”。已婚男人有外遇叫做 tauʟ-hue`-kiʟ(鬬夥計)或 tueʟ-hue`-kiʟ(tueʟ=跟隨),應該也是從隱語發展而成的。“夥計”又寫做“夥記”。

廣告
本篇發表於 t‘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討客兄(t‘oˋ-k‘eʔ-hiã)──偷漢子

  1. 說道:

    閩人酷重男色,契兄弟 才是閩人風俗…

    【內廷結好】
    內中宮人,鮮有無配偶者,而數十年來為盛。
      蓋先朝尚屬私期,且諱其事。今則不然,唱隨往還,如外人夫婦無異。其講婚媾者,訂定之後,星前月下,彼此誓盟,更無別遇。亦有暗約偷情,重費不惜。或所歡偵知之,至於相仇,持刃槍復者。頃年翼坤宮皇貴妃鄭氏宮人,名吳贊女者,久為內官宋保所侍,後復與同類張進朝者結好,宋不勝憤恨,遂棄其官,去為僧不返,齊類輩咸高之。又宮人與內官既偶之後,或一人先亡,亦有終身不肯再配,如人間所稱義節。其與為友者,多津津稱美,為人道之。今上最憎此事,每聞成配,多行譴死,或亦株連說合媒妁,多弊梃下。然亦終不能禁也。
      凡內人呼所配為萊戶,即至尊或亦問曰:「汝菜戶為誰?」
      即以實對。蓋相沿成習,已恬不為怪。唯名下人,及斯役輩,則曰某公為某老太弟兄,蓋老太乃宮女尊稱。而弟兄則翁嫗之別名也。凡閩人呼男淫者為***契弟兄,此或仿其意歟?似不如呼兄妹之為親切耳。

    【男色之靡】
    宇內男色有出於不得已者數家。按院之身辭閨閣,闍黎之律禁奸通,塾師之客羈館舍,皆係托物比興,見景生情,理勢所不免。又罪囚久繫狴犴,稍給朝夕者,必求一人作偶,亦有同類為之講好,送入臨房,與偕臥起。其有他淫者,致相毆訐告,提牢官亦有分剖曲直。嘗見西署郎吏談之甚詳,但不知外方獄中亦有此風否?又西北戍卒,貧無夜合之資,每於隊伍中自相配合。其老而無匹者,往往以兩足凹代之,孤苦無聊,計隊出此。正與佛經中所云「五處行淫者」相符,雖可笑亦可憫矣。至於習尚成俗,如京中小唱、閩中***契弟之外,則得志士人致孌童為廝役,鍾情年少狎麗豎若友昆,盛於江南而漸染於中原。至今金陵坊曲有時名者,競以此道博游婿愛寵,女伴中相誇相謔以為佳事,獨北妓尚有不深嗜者。佛經中名男色為旃羅含。

    【契兄弟】
    閩人酷重男色,無論貴賤妍媸,各以其類相結,長者為契兄,少者為契弟。其兄入弟家,弟之父母撫愛之如婿,弟後日生計及娶妻諸費,俱取辦於契兄。其相愛者,年過而立,尚寢處如伉儷,至有他淫而告訐者,名曰㚻奸。㚻字不見韻書,蓋閩人所自撰。其昵厚不得遂意者,或相抱繫溺波中,亦時時有之,此不過年貌相若者耳。近乃有稱「契兒」者,則壯夫好淫,輒以多貲聚姿首韶秀者,與講衾裯之好,以父自居,列諸少年於子舍,最為逆亂之尤。聞其事肇於海寇,云大海中禁婦人在師中,有之輒遭覆溺,故以男寵代之,而酋豪則遂稱契父。因思孫恩在晉,以諸妓妾隨軍,豈海神好尚,亦隨今古變改耶?但契父亦有所本:嘉靖間,廣西上凍州土知州趙元恩者,幼而失父,其母尚盛年,與太平陸監生者私通,久之遂留不去,元恩因呼陸為契父,事之如嚴君。其尊稱與閩寇同,第其稱謂之故,大不侔耳。
      南宋王僧達族子確,年少美姿,僧達與之私款,後欲逼留之,避不往,乃於屋後作大坑,欲誘確來殺之。男色之嗜,至不避族屬尊卑,且行兇忍如此,亦閩俗之祖歟。

    這個風俗.這個詞.不是起源於客家.不是起源於粵地.也根本與做生意無關.「悠悠之談,宜絕智者之口。」第三篇足矣.餘皆贅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