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面(niau-bin⊦)──麻臉

猫面niau-bin)──麻臉

  例句1:“猫的奸臣,鬍的不仁。”(《台灣俚諺集覽》)

例句2:“(飯)食無清氣會嫁猫翁。”(《台灣閩南語辭典》)

例句1是台灣俚語,讀做“niau ・e kan-sin´,hɔ´ ・e
put- dzin´”。“猫的(niau ・e)”是臉上有麻子的人,“鬍的(hɔ´ ・e)”是臉上長鬍鬚的人。整句的意思是說:“臉上有麻子的人奸詐,臉上長鬍鬚的人不仁慈。”(當然這只是俚語,不全是事實)。國語也有“十麻九怪”之說。

例句2是過去的父母教導子女愛惜穀物的話,讀做“pŋ tsiaʔ-bo´-ts‘ieŋ-k‘iʟ e-keʟ-niau-aŋ”,意思是:碗裡的飯一定要吃乾淨,如果沒有吃乾淨的話,會嫁給一個麻臉的丈夫。這是對女孩子講的,對男孩子則說“會娶猫某(e-ts‘ua-niau-bɔ`)”會娶到一個麻臉的妻子。一般也說“食無清氣會猫面”=吃不乾淨的話會變成麻子臉。這是一種惜福的表現,一粒飯也不能糟蹋,是對於農民“粒粒皆辛苦”的尊敬與感恩。

人出天花後留下的疤痕叫做“麻子”,有麻子的臉叫做“麻子臉”或“麻臉”。“麻子”台語叫做“猫點(niau-tiam`)”,“麻子臉”台語叫做“猫仔面(niau-a`-bin)”,“麻臉”叫做“猫面(niau-bin)”。台語“猫(niau)”是形容詞,單用,或疊用,形容臉上有麻子或物體表面不平整、不光滑、或有斑點。如:bin(面)-niau 或 bin(面)-niau-niau=臉上有麻子;toʔ(桌)-bin(面)-niau-niau=桌面不平整。

前人用字

形容麻臉的台語 niau,《厦英》把它收錄在動物名 niau(猫)下,譯做 pock-marked(形容詞)。《厦英》並認為“猫”的文讀音是 biau´,白讀音 ba´。《厦音典》也把 bin(面)-niau 的 niau 收錄在“niau(猫)”下。

《日台大》、《台日大》、《綜台基》、《普閩》、《國台》、《台閩》、《閩方大》也都使用“猫”字書寫台語 niau-bin(面)的 niau。只有《台話大》例外,用“褭”字。

《閩方大》說“猫面(niau-bin)”就是普通話的“麻臉”,而這個意義的 niau,“閩南民間用同音字‘猫’。”台灣也是。在“梁山伯與祝英台”故事裡,英台父母把英台許配給馬氏子,台灣歌仔戲把這個人叫做“貓仔馬俊(niau-a`-be`-tsunʟ)”,意思是“麻臉的馬俊”,在戲裡譏諷他長得醜又想娶美女祝英台。

面(niau-bin)的理據

國語的“麻臉”台語為什麼叫做 niau-bin(猫面)?“bin(面)”與“臉”對應,“niau(猫)”與“麻”對應,而台語 niau-bin(猫面)又叫 ba´-bin(麻面)(見《日台大》及《台日大》),“猫”與“麻”在台語都有 ba´ 的音,因此,niau-bin(猫面)可能從 ba´-bin(麻面)(=麻臉)衍生而來。

“麻”字,《廣韻》莫霞切(平聲、麻韻),假攝、二等、開口、明母,中古擬音 cma(依董同龢,下同),台語讀音有:ba´、ma´、mɔ´、mua´ 四種(《彙音寶鑑》)。

“猫(貓)”則《廣韻》記錄兩個音:(1)武瀌切(平聲、宵韻),效攝、三等、開口、明母,中古擬音 cmjæu;(2)莫交切(平聲、肴韻),效攝、二等、開口、明母,中古擬音 cmau。其中,“武瀌切”在台語演變成文讀音
biau´ 及口語音 niau;“莫交切”則演變成 ba´。“麻”字和“猫”字都有“ba´”的音。

國語“臉”,台語叫“面(bin)”,所以,國語“麻臉”在台語是“麻面(ba´-bin)”(《台日大》有此詞)。因為“麻”和“猫”同音,都讀做 ba´,於是“麻面(ba´-bin)”就被戲稱或誤稱“猫面(ba´-bin)”,而因“猫”字的台語口語音是 niau,於是“猫面(ba´-bin)”就變成“猫面(niau-bin)”,國語“麻臉”在台語就叫“niau-bin(猫面)”了。這是台語 niau-bin(猫面)及niau(猫)的理據。

至於臉上有出天花後留下的疤痕,國語為什麼叫做“麻臉”?《形義分析》說:“麻子粒細碎,臉上的痘瘢叫做麻子。”又說:“表面有麻點不光滑也叫麻。”《漢字源流》(1295頁)說:“麻布粗糙,麻籽粒細碎,故(麻)又用以比喻帶細碎斑點的及臉上的痘瘢(即麻子)。”所以出天花後臉上留下的疤痕叫做“麻子”,有“麻子”的臉叫做“麻子臉”或“麻臉”。

“猫”台語為什麼叫 niau

“猫”字的音是《廣韻》武瀌切及莫交切,反切上字“武”及“莫”是明母,“猫”字的台語讀音是 biau´ 及 ba´,但口語為什麼說 niau?為什麼聲母 n- 與《廣韻》明母不符?

王福堂在《漢語方言語音的演變和層次》(7頁)說:“漢語方言中鼻音聲母發音部位轉移而發音方法不變是相當常見的現象。比如……廣州‘彌’(明母)nei 陽平等等,……。這種音變雖然只涉及到部分字,但也是一種有規律的現象。”

“貓”(俗字猫),《廣韻》有武瀌切(平聲、宵韻)及莫交切(平聲、肴韻)兩個音,“武瀌切”演變成台語的
biau´ 及 niau,“莫交切”演變成 ba´。反切上字“武”及“莫”在中古屬明母,擬音 m-,在台語變成 b- 或保留 m-,變成 n- 的則只有“猫”一個字(“沫”[nuaʔ]也可能是),但依王福堂的說法則是有規律的音變。

“猫(武瀌切)”的音變過程如下(中古音依董同龢的擬測):

說明:

(1)聲母 m- 音變成 b-,發音部位相同,發音方法改變;主要元音低化成 a;介音
-j- 變成 -i-;聲調因聲母為濁音而成為陽平調。

(2)聲母維持中古音的 m-,韻母變化同(1),聲調仍是平聲。

(3)聲母 m- 因發音部位轉移而變成
n-。m- 和 n- 都是鼻音,發音方法相同,發音部位從“雙唇”轉移到“舌尖齒齦”,符合王福堂所說的音變規律。聲調則是陰平,理由不清楚。

“褭”的音義

《台話大》說台語麻臉義 niau-bin(面)的 niau 是“褭”字。“褭”,《廣韻》奴鳥切(上聲、篠韻),國語讀ㄋㄧㄠˇ,台語讀 niau`(《台大字》);字義是用絲帶繫馬。“褭”字的字義與麻臉無關;字音 niau` 是陰上聲,與 niau 的陰平聲不符。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n 並標籤為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8 則回應給 猫面(niau-bin⊦)──麻臉

  1. 王先生 說道:

    南方方言猫的读音值得主意。。。因为 i 介音的作用使 m>n>ng 。来自复旦大学的博士论文,杨剑桥指导。

  2. 陳熹權 說道:

    6. 猫面(niau-bin⊦)──麻臉
    個人意見如下:
    貓 音:liaunx1 字義:動物名,似小虎,善捕鼠
    媌 音:liaunx1 字義:眉目美好。關西人亦呼美好爲媌,閩人謂妓
    女爲媌。
    說文:目裏好也。
    《廣韻》莫交切《集韻》謨交切,𠀤音茅。《說文》目裏好也。《揚子•方言》凡好而輕者謂之娥,關東河濟之閒謂之媌。《註》今關西人亦呼美好爲媌,閩人謂妓女爲媌。 又《集韻》莫飽切。同㚹。又眉敎切。同㑤。
    烏貓 uo7-liaunx1 黑色的貓
    烏媌姊也 uo7-liaunx1-ji4/je4-a4 打扮時髦的女人

    緢 音:liaunx1 字義:紋路雜亂難看
    說文:旄絲也。
    【廣韻】【集韻】𠀤莫飽切,音卯。【說文】旄絲也。周書曰:惟緢有稽。◎按書呂𠛬作貌。薛季宣書古文訓作緢。
    緢面 liaunx7-bin7 麻臉、因天花病的症狀而導致臉上留下凹凸不平的疤痕。
    倠紦𥿡緢 hue7-va7-linx7-liaunx1 紋路雜亂難看

  3. 通告: 曹斐 Tsô Hui – 百年之歌 Battles of Pioneers

  4. 洪振忠 說道:

    皺(jiau5)面::皮革的一種皺縮情況,通常由于在鞣制過程中處理生皮不適當所造成的
    所以麻臉可能是皺面
    皺泉音(niau) 如面皺皺(jiau3 =)泉音(niau3=) 皺(jiau3)鼻 泉音(niau3)
    台諺: 苦瓜皺皺(niau1=) 削皮你也罵

  5. 通告: (廿二)盛氣不泄畢 – 百年之歌 Battles of Pioneers

  6. Oscar Lai 說道:

    蓮的切 坑坑巴巴…貓空 因壺穴地形而命名 如 藕面…
    用客話…
    客家话:[台湾四县腔] ngieu3 ngiau1 niau1 [东莞腔] ngeu3 [海陆丰腔] ngieu3 ngiau1 niau1 [客英字典] ngieu3 [客语拼音字汇] ngiu1 [梅县腔] ngeu3 [宝安腔] liu1 ngiu1

  7. Oscar Lai 說道:

    (發文被切掉 重發)
    貓空以地貌命名 …與貓 貍 無涉…
    壺穴地形 如蓮藕橫斷面 .. 藕空 (空=孔)
    顏面凹陷 如蓮藕橫斷面 .. 面藕藕
    客家話…藕 與 貓 相近
    藕 客家话:[台湾四县腔] ngieu3 ngiau1 niau1 [东莞腔] ngeu3 [海陆丰腔] ngieu3 ngiau1 niau1 [客英字典] ngieu3 [客语拼音字汇] ngiu1 [梅县腔] ngeu3 [宝安腔] liu1 ngiu1

    見 下文 p422
    http://rdnet.taipei.gov.tw/xDCM/DOFiles/pdf/00/00/01/38/19/951220-pdf-testproj-091313.pdf

  8. chenfra 說道:

    異說「分分」,發揮自劉先生的提供,我的twist(哲學家/語言學家荀子叫「曲期」)是語源「苗面(臉)刺青」可寫作「苗/猫面」,但與動物無關,如「悪霸/鴨霸」,苗人也被蔑稱「貓人」。請按左上角chenfra新「假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