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t‘uʔ-ts‘auʟ)──揭露人家的短處

吐槽(t‘uʔ-ts‘auʟ)──揭露人家的短處

  例句1:“我怕你會在國際記者面前被人「吐槽」,二千三百萬人都沒有面子。”(2011.5.16.自由時報A15頁)

例句2:“日前他們的新聞播報「阿妹」張惠妹是金曲遺珠,殊不知她根本沒作品參與角逐,於是被她的大批粉絲及網友們串聯「吐槽」。”(2011.5.17.自由時報D4頁)

例句3:“父留秘方,兒如法炮製,誇自製壯陽藥有效,妻「吐槽」。”(2011.4.9.自由時報B4頁,標題)

例句4:“環保署長……發表綠色消費新構想,……不過環(保)團(體)「吐槽」說,沒聽過其他國家有這樣說法。”(2011.6.13.自由時報A10頁)

例句5:“針對黃某駁斥的肥貓說,有資深員工「吐槽」,圓山每年虧損中,黃某任內無法共體時艱,自動減薪。”(2011.7.20.自由時報A3頁)

“吐槽”的意義

“吐槽”是什麼?從例句的用法來看,“吐槽”是揭露人家的短處、錯誤、醜事、不光彩事,那麼“吐槽”的理據又何在?“吐”字有兩個音,“吐(ㄊㄨˇ)”是“使東西從嘴裡出來”,如吐痰;“吐(ㄊㄨˋ)”是“(消化道或呼吸道裡的東西)不自主地從嘴裡湧出”,如嘔吐、吐血(以上見《現漢》五版,1382頁)。而“槽(ㄘㄠˊ)”的基本義是“盛牲畜飼料的長條形器具”,如猪槽、馬槽(《現漢》五版,134頁)。“吐”是動詞,“槽”是名詞,“吐槽”是動賓結構,猪槽、馬槽怎麼可能從嘴巴裡吐出來?

原來“吐槽(ㄊㄨˋ ㄘㄠˊ)”是台灣話“揬臭(t‘uʔ-ts‘auʟ)”的國語近音音譯詞。“揬臭”見於《國台》及《台閩》。《國台》說:“揬(t‘uʔ)”是用物的尖端以促力觸戳。如:揬破雞胿(t‘uʔ-p‘uaʟ-ke-kui)=戳破氣球。“揬(t‘uʔ)”又有戳穿、拆穿、揭露的意義,如:揬人的底(t‘uʔ-laŋ´-e´-te`)=揭人家的底,即揭露別人的隱私。《國台》又收“揬臭(t‘uʔ-ts‘auʟ)”一詞,意義是“挖掘他人的醜事。”(見《國台》395頁)

《台閩》也收錄“揬(t‘uʔ)”及“揬臭(t‘uʔ-ts‘auʟ)”。《台閩》說“揬(t‘uʔ)”是(1)用尖的東西戳,如:揬一空(t‘uʔ-tsit-k‘aŋ)=戳一個洞;(2)挖底、戳穿、揭穿、揭露,如:揬人的底(t‘uʔ-laŋ´-e´-te`)=揭人家的底。並說“揬臭(t‘uʔ-ts‘auʟ)”是“揭人家的瘡疤、醜事(ts‘auʟ 有人讀 ts‘au´)。”(以上見《台閩》1466頁)。ts‘au´ 大概是指吐槽的“槽”了。

揬臭(t‘uʔ-ts‘auʟ)的理據

台語“揬臭(t‘uʔ-ts‘auʟ)”是一個動賓式(或說述賓式)的合成詞,“揬(t‘uʔ)”是動詞,“臭(ts‘auʟ)”是動詞揬(t‘uʔ)的賓語。一般說來,動賓式合成詞的賓語是名詞的多,如:司機、傷心、開幕、管家等等,但“臭”卻是形容詞,當然在動賓式合成詞裡也有賓語是形容詞的例,如:抓緊、逐臭、揭短等,但總覺得“揬臭”的構詞不太尋常。

作者認為台語“揬臭(t‘uʔ-ts‘auʟ)”是從厦門話“揬臭空(tuʔ-ts‘auʟ-k‘aŋ)”衍生的語詞(注意“揬”讀不送氣的 tuʔ)。《閩方大》(641頁)說:“揬臭空(tuʔ-ts‘auʟ-k‘aŋ)”是揭短的意思。又說“揬臭(tuʔ-ts‘auʟ)”是揭人家的短處。可見“揬臭(tuʔ-ts‘auʟ)”是“揬臭空(tuʔ-ts‘auʟ-k‘aŋ)”的縮略。“揬臭空”是動賓結構,“揬(tuʔ)”是動詞,“臭空(ts‘auʟ-k‘aŋ)”是名詞。

閩南語及台語的“空(k‘aŋ)”有“事情”的意義,如:好空(ho`-k‘aŋ)=好事;否空(p‘ãi`-k‘aŋ)=壞事。而“臭(ts‘auʟ)”的本義是氣味難聞的,引伸指惹人厭惡的、品德惡劣、名聲不好的、不名譽的、不光彩的等意義,如:臭人(ts‘auʟ-laŋ´)=品德惡劣的人;臭名(ts‘auʟ-mia´)=不光彩的名聲。“臭空(ts‘auʟ-k‘aŋ)”(《台日大》有此詞)就是指一個人的不光彩的事,如說謊、表裡不一、外遇、做錯事等,這些事可以說是一個人的缺點、汙點、短處,是希望極力掩蓋的事,宛如想把它埋藏在孔洞裡,不欲人知,叫做“臭空(ts‘auʟ-k‘aŋ)”。

“揬(tuʔ)”是戳、戳破,“揬臭空(tuʔ-ts‘auʟ-k‘aŋ)”是戳破“臭空(ts‘auʟ-k‘aŋ)”,使這些不欲人知的不光彩的事顯露出來,所以“揬臭空(tuʔ-ts‘auʟ-k‘aŋ)”是揭露人家的短處,揭短。“揬臭空”縮略就成為“揬臭(tuʔ-ts‘auʟ)”,意義相同。“臭(ts‘auʟ)”是“臭空(ts‘auʟ-k‘aŋ)”的略稱。

台語的“t‘uʔ”(聲母送氣,陰入聲)這個語音表示很多詞,其中有一個是“用尖的東西戳”(《台閩》)或“用物的尖端以促力觸戳”(《國台》)。而“tuʔ”(聲母不送氣,陽入聲)是“戳”(《台閩》);“用尖長之物直直刺入”(《國台》);“(用尖物)戳”(《閩方大》)。比較 t‘uʔ 與 tuʔ,可知詞義相近或相通,所以,tuʔ-tsit(一)-k‘aŋ(空)=戳一個洞,也說 t‘uʔ-tsit(一)-k‘aŋ(空);tuʔ-p‘uaʟ(破)=戳破,也說 t‘uʔ-p‘uaʟ(破)。依此類推,tuʔ-ts‘auʟ-k‘aŋ(□臭空)也可以說 t‘uʔ-ts‘auʟ-k‘aŋ(□臭空),tuʔ-ts‘auʟ(□臭)也可以說 t‘uʔ-ts‘auʟ(□臭)。

所以,t‘uʔ-ts‘auʟ(□臭)(《國台》、《台閩》寫做“揬臭”)是從 tuʔ-ts‘auʟ-k‘aŋ(□臭空)、tuʔ-ts‘auʟ(□臭)衍生出來的,詞義和 tuʔ-ts‘auʟ(□臭)一樣,是揭露人家的短處(缺點、錯誤、謊話、不光彩事);揭短。以上是台語
t‘uʔ-ts‘auʟ(□臭)(國語“吐槽”)的理據。

《閩方大》收有“t‘uʔ-k‘aŋ”(寫做“托空”)一詞,詞義是“戳穿或揭露人家不光彩的事”,跟台語“t‘uʔ-ts‘auʟ”(《台閩》寫做“揬臭”)的詞義相同。“t‘uʔ-k‘aŋ(□空)”可以認為是“t‘uʔ-ts‘auʟ-k‘aŋ(□臭空)”的縮略。

台語語音為 t‘uʔ
的詞及其用字

在台語,語音為 t‘uʔ 的詞大概有五個:

(1)t‘uʔ1:基本義是“用手掌向上承受物體”,例如 t‘uʔ-puaʔ(托鉢)。這個
t‘uʔ
的本字是“托”。引伸為用手或用棍棒支撐,例如 t‘uʔ-e-hai´(托下頦)=托下巴;t‘uʔ-kuai`-a`(托拐仔)=拄拐杖。又引伸為把東西放在手上或桿上高高舉起來,例如 t‘uʔ-kuan´(托懸)=托高;t‘uʔ-hɔ-laŋ´-k‘uãʟ(托予人看)=高舉著給人看。

(2)t‘uʔ2:基本義是“用平直刃口的器具戳”,例如 t‘uʔ-tiã`-p‘i`(□鼎疕)=戳鍋巴。《台閩》及《國台》用“揬”字,《台日大》、《台話大》、《綜台基》、《閩方大》用“托”字。引伸指揭露、戳穿,例如
t‘uʔ-k‘aŋ(□空)=揭短;t‘uʔ-ts‘auʟ(□臭)=揭短。也指用尖的東西戳,如 t‘uʔ-ts‘uiʟ-k‘i`(□喙齒)=剔牙縫。

(3)t‘uʔ3:鏟取,撮取。如 t‘uʔ-t‘ɔ´(□塗)=鏟土;t‘uʔ-t‘ɔ´-t‘uãʟ(□塗炭)=鏟煤。這個 t‘uʔ《台日大》、《綜台基》用“托”字,《台閩》、《國台》、《閩方大》用“拓”字。用做名詞指鏟子,台語叫
t‘uʔ-a`(仔)。

(4)t‘uʔ4(禿):沒有頭髮叫禿(t‘uʔ),如 t‘uʔ-hiaʔ(禿額),指額頭上方沒有頭髮。這個 t‘uʔ 的本字是“禿”,文讀音 t‘ɔk,白讀音 t‘uʔ

(5)t‘uʔ5(魠):魚名,台語叫土魠(t‘ɔ´-t‘uʔ)。

上面所說 t‘uʔ1、t‘uʔ2、t‘uʔ3 的用字相當混亂,例如《台日大》、《綜台基》、《台話大》從頭到尾只用一個“托”字涵蓋三個 t‘uʔ;《國台》及《台閩》t‘uʔ1 用“托”字,t‘uʔ2 用“揬”字,t‘uʔ3 用“拓”字;《閩方大》則 t‘uʔ1 及 t‘uʔ2 用“托”字,t‘uʔ3 用“拓”字;《台語正字》t‘uʔ2 用“”及“突”;《台語字彙》t‘uʔ1 用“拓”及“托”, t‘uʔ2 用“”及“揬”字。

整理起來,t‘uʔ2(戳義)的用字有:托、揬、突、五個字,下面逐一討論。

台語戳義 t‘uʔ
的用字討論

(1)托

“托”字見於《玉篇》,《廣韻》沒有收,《集韻》有收,但認為“托”是“拓”的異體字。《玉篇•手部》:“托、,二同,他落切,推也。”《集韻•入聲•鐸韻》:“拓、、托,手推物。或作、托。闥各切。”《集韻》的“闥各切”相當於《廣韻》的“他各切”(入聲、鐸韻),屬宕攝、一等、開口、入聲、透母,國音ㄊㄨㄛ,台語文讀音 t‘ɔk,白讀音 t‘uʔ(《厦音典》及《彙音寶鑑》)。例如出家人的“托鉢”台語說 t‘uʔ-puaʔ

《王力古漢語字典》(1263頁)說:“‘托’是後起字,見《玉篇》。原用作以手承物義。‘以手承物’本是依託、寄託的引伸義,‘托’是它的專用字,宋代以後,又兼用於‘託’字各義。”依此說法,《玉篇》的“托,推也。”及《集韻》的“托,手推物。”的“推”是向上推的意思了。

《漢字源流》(245頁)認為“托”的本義是“用手推物”,引伸指“用手掌或物體等承舉東西。”

《集韻》說“托”是“拓”的異體字,而“拓”有向外推或向前推的意義,如:宋•馮取洽《蝶戀花•和玉林韻》:“盡拓溪樓窗與戶,倚欄清夜窺河鼓。”(河鼓:牽牛星)這裡的“拓”是向外推開(窗戶)的意思。又如《水滸全傳》第二十一回:“婆惜把手拓開。”“拓開”應該是指向前推開。既然“托”是“拓”的異體字,“托”的手推物的意義應該包含向外推或向前推的意義。

台語 t‘uʔ-tiã`-p‘i`(□鼎疕)(=戳鍋巴)及 t‘uʔ-t‘ɔ´-k‘a(□塗骹)(=戳地板)是典型的戳義 t‘uʔ 的動作。在沒有電鍋的年代,一般家庭大多用鍋(台語鼎[tiã`])煮飯,煮熟後用鍋鏟(台語煎匙[tsien-si´])把飯盛在飯桶內,此時鍋底往往留有一層燒焦的鍋巴(台語鼎疕[tiã`-p‘i`]),就用鍋鏟沿著鍋面用力向前或向左右反覆推、戳,使鍋巴從鍋底剝離,叫做 t‘uʔ-tiã`-p‘i`(□鼎疕)。tiã`-p‘i`(鼎疕)也說 pŋ-p‘i`(飯疕)。

在過去混凝土還沒有普遍的年代,台灣人的房子是牆壁用塗墼(t‘ɔ´-kat)砌,屋頂用茅草蓋,地板是把原來的地面夯實而成,叫做“塗骹(t‘ɔ´-k‘a)”。“塗骹”在新的時候是平整的,但經過人的走動、踐踏,腳底從外面帶進泥土,沉積於地板,久之結成土塊,地板呈現凹凸不平。此時用煤鏟(台語火挑[hue`-t‘io])之類器具在地板上用力向前反覆推、戳,使沉積、附著於地板的土塊剝離,叫做
t‘uʔ-t‘ɔ´-k‘a(□塗骹)。比較好的都市的房子,地板用平板磚鋪成,也會有土塊的沉積,此時用螺絲起子之類的器具就可清除。

從上面兩個例子,我們可以給戳義的
t‘uʔ
下個定義:使用鍋鏟、煤鏟、或螺絲起子之類一端有平直刃口的器具,沿著物體表面向前用力推、戳,使附著於物體表面的東西剝離,叫做 t‘uʔ

“托”字會不會是台語戳義
t‘uʔ
的本字?如前述,台語戳義 t‘uʔ 有向前推的動作,而“托”字在台語有
t‘uʔ
的音,又有推的意義(《玉篇》:“托,推也。”),“托”可能是台語戳義 t‘uʔ 的本字。

(2)揬

《廣韻•入聲•没韻》:“揬,搪揬。陀骨切。”《集韻•入聲•没韻》:“揬,搪揬,觸也。陁没切。”《玉篇•手部》:“揬,達骨切,衝揬也。”“搪,達郎切,搪揬也。”

“搪揬”是一個雙聲聯綿詞,“揬”是一個音節,單用一般無意義。“搪揬”的意義,依《集韻》是“觸”的意思,“觸”的本義是“(牛、鹿等)用角頂撞”,引伸為衝突、奔觸、冒犯、抵觸等。“搪揬”又寫做“唐突”、“搪突”、“傏突”。

“揬”雖然是聯綿詞“搪揬”的一個音節,但從《玉篇》:“揬,衝揬也。”來看,“揬”是合成詞“衝揬”的詞素,應該可單用。“衝揬”現在寫做“衝突”,“揬”應當和“突”相同。又,《廣雅•釋詁》:“觸,揬也。”表示“揬”可單用,意義是觸,“觸”的本義是“用角頂撞”,引伸為碰撞,而台語
t‘uʔ-tiã`-p‘i`(□鼎疕)的 t‘uʔ 也可以說是用鍋鏟頂撞鍋底,因此在詞義上,“揬”的意義似乎與台語戳義
t‘uʔ
有相通之處。

“揬”字的音,《廣韻》陀骨切(入聲、没韻),屬臻攝、一等、合口、定母,國音ㄊㄨˊ,台語文讀音 tut,白讀音可讀 tuʔ(請參閱<賭爛[tuʔ-lan]>篇)。

“揬”字在台語可讀 tuʔ,聲母不送氣,聲調是陽入,而戳義的 t‘uʔ 是聲母送氣,聲調是陰入,並不相同。因此,“揬”在意義上雖與台語戳義 t‘uʔ
有相通之處,但“揬”在台語不讀 t‘uʔ,“揬”應該不是台語戳義 t‘uʔ 的本字。

(3)突

“突”字《廣韻》陀骨切(入聲、没韻),台語讀做 tut。但《集韻》對“突”字記錄他骨切(入聲、没韻)、陁没切(入聲、没韻)、他括切(入聲、末韻)、徒結切(入聲、屑韻)四個音,其中“他骨切”台語讀做 t‘ut,而没韻的字有韻母變為 -uʔ 的例,如“”(釜中沸水溢出),《廣韻》蒲没切,台語文讀音 put,白讀音
p‘uʔ。因此,“突”的台語白讀音可讀 t‘uʔ(韻尾 -t 弱化成為 -ʔ),與台語戳義
t‘uʔ 的語音相同。

“突”的本義是犬從穴中突然而出,引伸為突然、忽然、衝撞、挖掘等等,但沒有戳的意義。但《廣韻•没韻》:“突,觸也,欺也。說文曰:犬从穴中暫出也。一曰滑也。”據此,“突”字有“觸”的意義。“觸”是“用角頂撞”,而台語
t‘uʔ-tiã`-p‘i`(□鼎疕)的 t‘uʔ 也可以說是用鍋鏟頂撞鍋底,因此“突”的意義與台語戳義
t‘uʔ
的意義有相通之處。

“突”字在台語可讀做 t‘uʔ(依《集韻》他骨切),字義又與台語戳義
t‘uʔ 的詞義相通,“突”字或可認為台語戳義
t‘uʔ
的本字。

(4)

《廣韻》說“”和“短”相同,“短”的音是都管切(上聲、緩韻),台語讀 tuan`。

《集韻•候韻》:“,四匊曰。大透切。”大透切,台語讀 tɔ,四匊是四捧。

不管是字音或字義,“”與台語戳義 t‘uʔ 無關。

(5)

”字,《廣韻》他谷切(入聲、屋韻),普通話讀ㄊㄨ(《漢大字》),台語文讀音 t‘ɔk。因與禿同音,而禿的台語白讀音是 t‘uʔ(如:禿額[t‘uʔ-hiaʔ]),故“”的白讀音也是 t‘uʔ,和 t‘uʔ-ts‘auʟ(□臭)的 t‘uʔ 的語音相同。

《玉篇•手部》:“,杖指。”《廣韻•屋韻》:“,杖指。”《集韻•屋韻》:“,杖指也。”“杖指”是什麼?字書、辭書都沒有解釋。是用手杖指方向?還是用拐杖拄地面?“拄拐杖”台語說
t‘uʔ-kuai`-a`(□拐仔),這個 t‘uʔ 會不會是“”字?

“拄(ㄓㄨˇ)”的動作和
t‘uʔ-tiã`-p‘i`(□鼎疕)的 t‘uʔ 同樣是戳物體,如果“”的杖指是“拄”的話,也許 t‘uʔ-ts‘auʟ(□臭)的 t‘uʔ 的本字是“”了。

作者補充“”字

”字,《集韻》他骨切(入聲、没韻),國音ㄊㄨ,台語讀做 t‘ut(《台大字》),韻尾 -t 弱化成為 -ʔ,則成為
t‘uʔ,與台語 t‘uʔ-ts‘auʟ(□臭)的 t‘uʔ 的語音相同。同樣是沒韻的字,“”(蒲没切)的字義是釜中沸水溢出,台語說 p‘uʔ,故“”讀做 t‘uʔ,不是孤例。

”字的意義,《集韻•没韻》:“,刺入皃。”“刺”和“戳”的動作差不多,可認為“”有戳的意義。

”在台語可讀 t‘uʔ,又有戳的意義,“”字可能是台語 t‘uʔ-ts‘auʟ(□臭)的t‘uʔ 的本字。

結論

“托”、“突”、“”三個字在台語都有 t‘uʔ 的音,而字義都和
t‘uʔ-ts‘auʟ(□臭)的t‘uʔ 有相通之處,故三個字都可能是 t‘uʔ
的本字,但因為沒有明確的書證,無法確定本字。

附論:台語鏟義的 t‘uʔ

  《台日大》說,連土鏟取稻苗叫
t‘uʔ-ŋ-p‘iã`(托秧);《台話大》說挖取亦曰“托(t‘uʔ)”,如托土(t‘uʔ-t‘ɔ´)=鏟土;《國台》說“拓(t‘uʔ)”是刮鏟,如拓塗(t‘uʔ-t‘ɔ´)。《台閩》說:“拓(t‘uʔ)”是(1)鏟子,如拓仔(t‘uʔ-a`);(2)刮鏟,如拓塗(t‘uʔ-t‘ɔ´);(3)用鍋鏟把魚肉從鍋中取出,如拓魚仔(t‘uʔ-hi´-a`);(4)競爭、爭奪,如拓人飯碗(t‘uʔ-laŋ´-pŋ-uã`)。《閩方大》說“拓(t‘uʔ)”是(1)鏟、刮、剔,如拓塗炭=鏟煤炭,拓喙齒=剔牙縫等等;(2)鏟或刮東西的器具,如拓仔=鏟子;(3)<厦泉>競爭、爭鬥,如拓桌球=比賽桌球……;(4)<漳>反駁、爭辯。

以上諸家,有人認為鏟義台語 t‘uʔ 是“托”字,有人認為是“拓”字。“托”字在本論裡已經討論過。“托”是後起字,本義是以手承物,但《集韻》說“托”是“拓”的異體字,因此可以說,台語鏟義的 t‘uʔ,各家一致認為是“拓”字。

“拓”字,《廣韻》他各切(入聲、鐸韻),宕攝、一等、開口、透母,國音ㄊㄨㄛˋ,台語讀 t‘ɔk(文讀音)。“拓”和“托”同音,而“托”在台語有 t‘uʔ
的音,如“托鉢”讀 t‘uʔ-puaʔ,故“拓”也有t‘uʔ
的音。

“拓”字的意義,《廣韻•鐸韻》:“拓,手承物。”《集韻•鐸韻》:“拓,手推物。”後來主要用於開闢、擴充的意義,如開拓、拓荒等。《小爾雅•釋詁》:“拓,開也。”《漢大字》對“拓(ㄊㄨㄛˋ)”列出六項意義,但都和“鏟”無關。不過,《集韻》說:“拓,手推物。”而“鏟”的動作也先有“推”然後才鏟起來。這一點,“拓”和“鏟”有一點關聯。

“拓”字在台語可讀
t‘uʔ,而字義與鏟有一點關聯,但“拓”是不是台語鏟義
t‘uʔ
的本字,目前的證據還不足以判定。

附記

《台閩》說:“拓仔(t‘uʔ-a`)(=鏟子)又叫塗挑(t‘ɔ´-t‘io)、鉛挑(ien´-t‘io)。金門也叫槊(sɔk),台北、宜蘭叫沙挑(sua-t‘io),鹿港叫鉛筆仔(ien´-pit-a`)。”

“沙挑(sua-t‘io)”是用來鏟取鬆散物料如沙、石子等的工具,就是英語的 shovel。而挖土、鏟土用的鏟子英語叫 spade,國語叫圓鍬。

台灣過去的大灶(tua-tsauʟ)大多燒煤,鏟煤入灶的鏟子叫“火挑(hue`-t‘io)”,把煤灰鏟出來也是用“火挑”。

動詞的國語“鏟”,台語叫“t‘io(挑)”,如 t‘io-sua(挑沙)=鏟沙子;t‘io-t‘ɔ´-t‘uãʟ(挑塗炭)=鏟煤炭;t‘io-hue`-hu(挑火烌)=鏟煤灰。

名詞的
t‘io 與動詞的 t‘io 是不是“挑”字,有討論餘地。

廣告
本篇發表於 t‘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