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王先生2011/10/20 response to《潘桶(p‘un-t‘aŋ`)》有關船等白讀音

回應王先生2011/10/20 response
to
《潘桶(p‘un-t‘aŋ`)》有關船等白讀音

本人在《凸槌(t‘ut-ts‘ue´)》篇裡說船、滑等山攝合口字的文讀音韻母 -uan/-uat,在白讀時有讀
-un/-ut 的例,是在說明這幾個字的《廣韻》反切在閩南語文白讀音有這個對應現象,用以推論“脫”字的白讀音可讀 t‘ut,並沒有說 -un/-ut 韻是從中古音演化或是上古音的保留。

現在依據李珍華等《漢字古今音表》把山攝合口(含各等)的幾個字的音列出如下(上古音及中古音之1、2、3、4表示平、上、去、入聲;近代音之1、2、3、4表示陰平、陽平、上、去聲):

上古音

中古音

近代音

閩南話

phuan1

phuan1

phuɔn1

p‘uan;p‘uã,p‘un

ɤoan1

ɤwan1

huan2

huan´;k‘uan´,(k‘un´)

ȡĭwan1

dʑĭwɛn1

tʂhiuɛn2

suan´;tsun´

ɡĭwən1

ɡĭwɛn1

khiuɛn2

kuan´;kun´

ŋĭwan2

ŋĭwŒn2

iuɛn3

ɡuan`;ɡun`,ŋ`

kuan2

kuɑn2

kuɔn3

kuan`;kŋ`,(kun`)

ɡĭwat4

ɡĭwŒt4

kiuɛ2

kuatkut

buat4

buɑt4

puɔ2

puatpuiʔ,(put

luat4

luɑt4

luat;
luaʔ,(lut

ɤoət4

ɤwæt4

hua2

huatkut

thuat4

thuɑt4

thuɔ3

t‘uat;t‘uaʔ,(t‘ut)

(注:括號者是本人加的音)

從上面這個表可以看出,閩南話的 -uan/-un 與 -uat/-ut 跟近代音無關,而白讀音 -un/-ut 到底是上古音的保留,還是中古音以後的演變,好像看不出來。不過,文讀音 -uan/-uat 似乎是從上古、中古一脈相傳,而 -un/-ut 韻的產生似乎是主要元音受合口介音 -u- 或 -w- 的影響而後化、高化,成為 u,再與介音合併而成為主要元音 u。另外,-ŋ 韻母的產生可能是 -un 的韻尾 -n 受後元音介音 -u- 的影響而發音部位往後退,成為 -ŋ。

周長楫等《厦門方言研究》130-132頁說,山攝字潘、管、拳、船厦門話白讀音 -un 韻是《切韻》音以後音變的結果,捋、滑的白讀音 -ut 韻也是一樣。此說可參考。

劉建仁2011.11.1.

廣告
本篇發表於 作者回應。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3 Responses to 回應王先生2011/10/20 response to《潘桶(p‘un-t‘aŋ`)》有關船等白讀音

  1. 說道:

    劉先生你好
    有個問題藉此一隅跟閣下請教:
    請問「女媧娘娘」的「女媧」台語該當如何發音?
    還請不吝賜教

    感謝

    • 劉建仁 說道:

      回答康先生2011/12/01“女媧”讀音
        依據《台日大辭典》(1931-32年)及《台灣閩南語辭典》(2001年),“女媧娘娘”台語讀做“lu2-o1 niu5-niu5”(1:陰平;2:上聲;5:陽平)(“女”又讀 li2)。
        “媧”字在台灣閩南語有 kua1、ua1、o1 三個讀音。讀 kua1 是依據《廣韻》古蛙切(平聲、佳韻)及古華切(平聲、麻韻);讀 ua1 是依據《正字通》音“蛙”(台語讀 ua1);讀 o1 是依據《正字通》音“窩”(台語讀 o1)。
        《康熙字典》引《正字通》說:“(媧)方言或讀作蛙,又作窩,義並同。”
      2011.12.4.劉建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