膨風(p‘ɔŋʟ-hɔŋ)──吹牛、誇大、虛誇

膨風(p‘ɔŋʟ-hɔŋ)──吹牛、誇大、虛誇

  例句1:“這樣的「膨風」主事者,怎不令人民失望,甚而唾棄。”(1993.9.3.聯合報11頁)

例句2:“如今找上日本新聞媒體,面不改色地「膨風」,令人嘆為觀止。”(1993.8.27.自立晚報14頁)

例句3:“第四台購物頻道,近八成「膨風」。”(1997.12.17.自由時報13頁,標題)

例句4:“把這些政治水蛙及相罵語言拿來解剖,一定會印證那句俗話,「膨風水蛙刣無肉」!”(2003.6.16.自由時報4頁)

台語“膨風(p‘ɔŋʟ-hɔŋ”的意義

例句1、2、3的“膨風”是台灣話,讀做 p‘ɔŋʟ-hɔŋ,是吹牛、誇大、虛誇的意思。例句4的“膨風水蛙刣無肉”是台灣諺語,讀做 p‘ɔŋʟ-hɔŋ-tsui`-ke t‘ai´-bo´-baʔ。“水蛙”應該寫做“水雞”,就是青蛙。青蛙可供食用,肉的味道可比美雞肉,故在台灣供食用的青蛙叫“水雞(tsui`-ke)”。而“膨風水雞”的“膨風(p‘ɔŋʟ-hɔŋ)”是肚子發脹的樣子。青蛙有鼓起肚子使發脹的習性,“膨風水雞”就是肚子發脹的青蛙。肚子發脹的青蛙看起來形體大、肉多,其實是虛假的,把牠殺來吃,並沒有什麼肉。“膨風水雞”比喻吹牛的人,他說的話沒有實質的內容。(刣:t‘ai´,殺。請參閱<刣[t‘ai´]>篇)

台語 p‘ɔŋʟ-hɔŋ(膨風)的本來的意義是肚子發脹的樣子(形容詞),如腹肚膨風(pak-tɔ` p‘ɔŋʟ-hɔŋ)。肚子發脹主要是因為某種疾病使肚子裡充滿氣體,肚皮膨脹而鼓起來,不是真正的肥胖。而吹牛、誇大、虛誇是把事情說得超過了實際的程度,因此“膨風”就引伸比喻而有吹牛、誇大、虛誇的意義。

台語膨風(p‘ɔŋʟ-hɔŋ)的“膨(p‘ɔŋʟ)”單用時也有吹牛、誇大的意義,如:伊真膨(i tsin-ɡau´-p‘ɔŋʟ)=他很會吹(牛),可能是“膨風”的縮略。

台語“膨(p‘ɔŋʟ)”的其他意義是凸起、鼓起、膨脹、發脹等,如:膨椅(p‘ɔŋʟ-i`)=沙發椅;膨疱(p‘ɔŋʟ-p‘a)=皮膚起泡;椪柑(p‘ɔŋʟ-kam);膨肚(p‘ɔŋʟ-tɔ)=肚子凸出;膨皮(p‘ɔŋʟ-p‘ue´)=胖乎乎;膨紗(p‘ɔŋʟ-se)=毛線等等。

台語腹脹、吹牛義 p‘ɔŋʟ-hɔŋ 的用字

台語 p‘ɔŋʟ-hɔŋ 一詞,《台日大》及《綜台基》用“凸風”書寫;《普閩》用“風”;《台話大》、《閩方大》用“胖風”;《台大字》用“風”;《國台》、《台語字彙》、《台閩》用“膨風”二字。p‘ɔŋʟ 的用字不同,hɔŋ 則一致用“風”字。下面對於 p‘ɔŋʟ 的用字凸、、胖、、膨逐一加以討論。

(一)凸

“凸”字,《廣韻》陀骨切(入聲、没韻),台語讀做 tut(陽入),並沒有 p‘ɔŋʟ 的音。

“凸”字的意義是高出周圍(“凹”的反義詞),與台語 p‘ɔŋʟ 的詞義相同。但因“凸”字台語不讀p‘ɔŋʟ,《台日大》用“凸”字書寫 p‘ɔŋʟ-hɔŋ 的 p‘ɔŋʟ,是用同義字,不是本字。

(二)

”字的音,《廣韻》匹絳切(去聲、絳韻),屬江攝、二等、開口、滂母。江攝、二等、開口的字,在台語一般讀 -aŋ 韻、-ɔŋ 韻及 -aŋ/-ɔŋ 韻兩讀,例如:邦,paŋ;講,kaŋ`/kɔŋ`;撞,tɔŋ;窗,ts‘ɔŋ;降,kaŋʟ 等等;故“”字在台語讀 p‘ɔŋʟ(《雅俗通》、《彙音寶鑑》、《厦音典》都讀 p‘ɔŋʟ。現代漢語讀ㄆㄤˋ。),跟 p‘ɔŋʟ-hɔŋ 的 p‘ɔŋʟ 的語音相符。

”字的意義是腫脹。如《玉篇•肉部》:“脹也。”“脹”就是現代漢語的“膨脹”。玄應《一切經音義》引《埤蒼》:“脹,腹滿也。”腹滿就是台語的 p‘ɔŋʟ-hɔŋ。《正字通•肉部》:“,腫脹貌。”書證有宋•宋慈《洗冤錄•溺水死》:“水浸多日,屍首脹。”“脹”也就是台語的 p‘ɔŋʟ-hɔŋ 了。

”字在台語讀 p‘ɔŋʟ,又有腫脹的意義,“”是台語 p‘ɔŋʟ-hɔŋ 的 p‘ɔŋʟ 的本字。

(三)胖

《說文•肉部》:“胖,半體肉也。”“胖”的本義是古代祭祀用的半邊牲肉,如半隻羊或半隻猪。半隻猪台語叫 ti-pieŋ´(猪□),現在有些地方還把它當做定婚時的禮品之一。

“胖”在半邊牲肉的意義時,《廣韻》讀做普半切(去聲、換韻),國語讀ㄆㄢˋ,台語讀 p‘uanʟ(《厦音典》)。《集韻》另外給“胖”字蒲官切(平聲、桓韻)及補緩切(上聲、緩韻)兩個音,字義分別是大及夾脊肉。“胖”字的三個讀音及其意義都沒有凸起或膨脹的意義。

《辭源》及《漢大字》另外給“’胖”字一個沒有反切依據的讀音ㄆㄤˋ,意義是肥大。如《水滸傳》六回:“當中坐著一個胖和尚。”《王力古漢》說:“胖”的肥大義是後起義,並引《正字通•肉部》說:“胖,……方言謂體肥曰胖,讀若棒。”

《現漢》認為“”是“胖”的異體字,而“胖”的定義是“形容詞。(人體)脂肪多,肉多(跟‘瘦’相對)。”“”的意義是腫脹(見前述),“胖”的肥大意義也許可認為腫脹的的引伸。但是“胖”字讀ㄆㄤˋ,没有反切依據,而“(ㄆㄤˋ)”則有韻書反切依據。作者認為:“胖”是“”的假借字。

國語ㄤ(aŋ)韻與台語 -ɔŋ 韻有對應關係,如:榜,ㄅㄤˇ/pɔŋ`;芳,ㄈㄤ/hɔŋ;當,ㄉㄤ/tɔŋ;抗,ㄎㄤˋ/k‘ɔŋʟ 等等,故國語“胖(ㄆㄤˋ)”的相對應的台語音讀是 p‘ɔŋʟ

“胖”字在台語有 p‘ɔŋʟ 的音,而“胖”是“”的假借字,“”的意義是腫脹、膨脹,因此,台語 p‘ɔŋʟ-hɔŋ(=腹脹)的 p‘ɔŋʟ 使用“胖”字書寫也說得通。

(四)

”字見於《集韻》。《集韻•去聲•宕韻》:“,滂謗切。脹也。”字音滂謗切,國語讀ㄆㄤˋ,台語讀 p‘ɔŋʟ;字義是脹,與台語 p‘ɔŋʟ-hɔŋ 的 p‘ɔŋʟ 的意義相符。

”字在台語讀做 p‘ɔŋʟ,字義又是脹,“”是台語 p‘ɔŋʟ-hɔŋ 的 p‘ɔŋʟ 的本字。

”是後起字,没有書證,“”應該是“”的異體字。

(五)膨

“膨”字《廣韻》記錄兩個音:(1)薄庚切(平聲、庚韻),字義是“膨,膨脝,脹皃。”“膨”是疊韻聯綿詞“膨脝”的一個音節。(2)蒲孟切(去聲、映韻),字義是“膨,脹也。”

《集韻》對於“膨”字記錄三個音,前兩個音和《廣韻》相同,第三個音是:普孟切(去聲、映韻),字義是“膨,脹也。”

由《廣韻》及《集韻》可知,“膨”字不管是單用或用於聯綿詞“膨脝”,字義都是脹,字義與台語 p‘ɔŋʟ-hɔŋ 的 p‘ɔŋʟ 的意義相符。

“膨”字的三個音都屬梗攝、二等、開口呼。梗攝、二等、開口呼的陽聲字,在台語大多讀 -ieŋ 韻,没有讀 -ɔŋ 韻的例,例如:棚,pieŋ´;澄,tieŋ´;生,sieŋ;更,kieŋ 等等。《彙音寶鑑》及《厦音典》把“膨”字讀做 p‘ieŋ´;《台大字》讀做 p‘ieŋ´、pieŋ、pieŋ` 三個音,分別與《廣韻》的薄庚切、蒲孟切及《集韻》的普孟切相對應(按,反切上字“薄”、“蒲”是並母,“普”是滂母)。

“膨”字雖有脹的意義,但“膨”字在台語不讀 p‘ɔŋʟ,“膨”字不是台語 p‘ɔŋʟ-hɔŋ 的 p‘ɔŋʟ 的本字。

綜上所說,台語腹脹義 p‘ɔŋʟ-hɔŋ 的 p‘ɔŋʟ 的本字是“”字,說是“”字也可以,但如果說是“胖”字,則有一點勉強了。p‘ɔŋʟ-hɔŋ 應該寫做“風”。

台語(p‘ɔŋʟ-hɔŋ)的構成方式

以“(p‘ɔŋʟ)”為詞素的複合式合成詞,主要有偏正式及動賓式兩種,例如“椅(p‘ɔŋʟ-i`)”是沙發椅。舊式的沙發椅是椅面下有彈簧,椅面是鼓起來的,所以叫椅(p‘ɔŋʟ-i`)。形容詞“(p‘ɔŋʟ)”修飾名詞“椅(i`)”,是偏正式合成詞。其他如紗(p‘ɔŋʟ-se)=毛線;牀(p‘ɔŋʟ-ts‘ŋ´)=彈簧牀;肚(p‘ɔŋʟ-tɔ)=凸出的肚子;餅(p‘ɔŋʟ-piã`)=裡面空虛的鼓起來的一種餅;皮(p‘ɔŋʟ-p‘ue´)=膨脹的皮,形容身體豐腴;柑(p‘ɔŋʟ-kam)=椪柑,這種柑的果皮鼓起來,容易剝;等等都是偏正式合成詞,前一個詞素修飾限制後一個詞素。

另外,如“數(p‘ɔŋʟ-siauʟ)”是指記帳時所記的支出金額比實際支出金額大。此時(p‘ɔŋʟ)是動詞,數(siauʟ)是名詞,數(p‘ɔŋʟ-siauʟ)是動賓式合成詞。又如“重(p‘ɔŋʟ-taŋ)”是指記錄重量時故意記錄多一點,也是動賓式合成詞。以(p‘ɔŋʟ)為詞素的合成詞,這種情形比較少。

台語“風(p‘ɔŋʟ-hɔŋ)”是偏正式還是動賓式合成詞?

“風”是名詞,是由於氣壓差異而產生的空氣流動現象(《現漢規範》),但在台語,“風”又指氣、空氣,例如用嘴巴吹氣叫“風(pun´-hɔŋ)”;車子的輪胎灌氣叫“灌風(kuanʟ-hɔŋ)”;肚子脹氣叫“脹風(tiũʟ-hɔŋ)”。台語風、灌風、脹風都是動賓式合成詞,而“風(p‘ɔŋʟ-hɔŋ)”又叫“脹風(tiũʟ-hɔŋ)”,故風(p‘ɔŋʟ-hɔŋ)也是動賓式合成詞(又叫支配式合成詞)。

台語“風(p‘ɔŋʟ-hɔŋ”的另種解釋──膨脝、

古漢語的聯綿詞膨脝、胮肛、肛等和台語風(p‘ɔŋʟ-hɔŋ)有關。

(一)膨脝

“膨脝”是一個疊韻聯綿詞,國語讀做ㄆㄥˊ ㄏㄥ,台語讀做p‘ieŋ´-hieŋ。“膨脝”的意義是肚子脹大的樣子,跟台語“風(p‘ɔŋʟ-hɔŋ)”的詞義相同。

《玉篇•肉部》:“膨,膨脝,脹皃。”又,“脝,膨脝。”《廣韻•平聲•庚韻》:“膨,膨脝,脹皃。”又“脝,膨脝,脹也。”《集韻•平聲•庚韻》:“膨,膨脝,大腹。”又“脝,膨脝,腹滿貌。”綜合起來說,“膨脝”是肚子脹大的樣子,有書證如下:唐•寒山詩:“飽食腹膨脝。”吃太多,肚子脹起來。宋•陸游《朝飢食齏麪甚美戲作》:“一杯齏餺飥,老子腹膨脝。”早餐吃太多了,肚子脹起來。(齏:ㄐㄧ,用醬拌和細切的菜或肉,也泛指醬菜。餺飥:ㄅㄛˊ ㄊㄨㄛ,古代用麵粉或米粉製成的食品。)《金瓶梅詞話》六一回:“五臟膨脝,盡日藥難下腹。”這是因疾病而肚子脹大。

又器物的腹部膨大凸出,也叫“膨脝”。如宋•陸游《新作火閣》:“中安煮藥膨脝鼎,傍設安禪曲錄牀。”“膨脝鼎”就是腹部膨大的鼎。

台語風(p‘ɔŋʟ-hɔŋ)是肚子發脹的樣子,詞義和“膨脝”相同,語音 p‘ɔŋʟ-hɔŋ 也和膨脝(p‘ieŋ´-hieŋ)接近,可能有語源的關係,不過,音韻上“膨脝”在台語不讀 p‘ɔŋʟ-hɔŋ。

另外,因進食太多、消化不及,引起腹脹不舒服,台語叫 p‘ɔŋ(□)-hɔŋ(風)-pa`(飽)-tiũʟ(脹),這個 p‘ɔŋ-hɔŋ(可能是 p‘ɔŋ´-hɔŋ,p‘ɔŋ´ 變調為 p‘ɔŋʟ)也可能與“膨脝”有關。

“膨脝”又寫做“彭亨”,“彭亨”應該是“膨脝”的較早的詞形。

《詩•大雅•蕩》:“文王曰咨,咨女殷商,女炰烋於中國,歛怨以為德。”漢•毛亨《傳》:“炰烋,猶彭亨也。”這裡的“彭亨”,《辭源》的解釋是脹滿,《漢大詞》的解釋是驕滿。(咨:感歎聲。女:汝。炰烋:ㄆㄠˊ ㄒㄧㄠ。)《太平御覽》七二○東魏•高湛《養生論》:“尋常飲食,每令得所,多飡令人彭亨短氣,或至暴疾。”“彭亨”是肚子脹大,和“膨脝”相同。

(二)胮肛

《玉篇•肉部》:“胮,薄江切,胮肛,脹大皃。”又“肛,呼江切,腫也;胮肛也。”《廣雅•釋詁》:“胮肛,腫也。”《廣韻•平聲•江韻》:“胮,胮肛,脹大皃。薄江切。”又“肛,胮肛,脹大。古雙切。又許江切。”《集韻•平聲•江韻》:“胮,胮肛,腫也。披江切。”又“胮,胮肛,腫也。皮江切。”又“肛,《埤倉》:‘胮肛,腹脹也。’古雙切。”又“肛,《博雅》:‘胮肛,腫也。’虛江切。”宋•趙叔向《肯綮錄•俚俗字義》:“胮肛,肥大也。”

從上面這些資料可知“胮肛”也是一個疊韻聯綿詞,詞義是脹大、腫脹、腹脹,基本上跟“膨脝”相同。“胮肛”與“膨脝”應該是同源。

“胮肛”的書證有唐•韓愈《病中贈張十八》:“連日挾所有,形軀頓胮肛。”及徐珂《清稗類鈔•動物類》:“巨軀鼓胮肛,弱足步蜷蹇。”等。

“胮肛”的音,“胮”字依據《廣韻》薄江切,國語應該讀陽平聲ㄆㄤˊ,因為“胮肛”一詞見於“薄江切的胮”下。《辭源》及《漢大字》把“胮肛”的“胮”讀陰平聲ㄆㄤ,恐怕不正確。“胮”的《廣韻》薄江切,台語讀做 p‘ɔŋ´(陽平聲)。

“胮肛”的“肛”字,《廣韻》記錄古雙切及許江切兩個音,依據曹先擢、李青梅《廣韻反切今讀手冊》(語文出版社,2005年),“古雙切”的現代音是ㄐㄧㄤ,“許江切”的現代音是ㄒㄧㄤ,《辭源》就是把“胮肛”的“肛”讀做ㄒㄧㄤ。

“肛”字的台語音讀,《廣韻》“古雙切”讀做 kɔŋ(《彙音寶鑑》),“許江切”應該讀做 hɔŋ(《台大字》讀做 hɔŋ´ 是依據《集韻》胡公切,但那是肛門的意義)。依據《玉篇》呼江切,“肛”字也應該讀做 hɔŋ。

從上面討論可知“胮肛”一詞在台語應該讀做 p‘ɔŋ´-hɔŋ,台語腹脹義 p‘ɔŋʟ-hɔŋ(風)的語源可能是“胮肛”,是 p‘ɔŋ´-hɔŋ 的音轉。

腹脹,台語也說 p‘ɔŋ-hɔŋ(p‘ɔŋ 變調成 p‘ɔŋʟ hɔŋ。p‘ɔŋʟ 不再變調。),而台語陽平聲的變調有時候是陽去聲,有時候是陰去聲,因此p‘ɔŋ´-hɔŋ(胮肛)有可能變調為 p‘ɔŋʟ hɔŋ(p‘ɔŋʟ 不再變調)。所以,台語p‘ɔŋ(□)-hɔŋ(風)-pa`(飽)-tiũʟ(脹)的 p‘ɔŋ-hɔŋ 是 p‘ɔŋ´-hɔŋ,本字是“胮肛”。

(三)

肛”這個詞見於宋•范成大《愛雪歌》:“肛束渾脫,絮帽匼匝蒙兜鍪。”這裡的“肛”是肥大的意思。

《玉篇•肉部》:“,普江、普降二切,脹也。”如果取“普降切”,“”字在台語讀 p‘ɔŋʟ,“(p‘ɔŋʟ)”就是台語凸起、發脹義的 p‘ɔŋʟ

《廣韻•去聲•絳韻》:“,脹臭皃。匹絳切。”“匹絳切”在台語也讀 p‘ɔŋʟ

《玉篇•肉部》:“肛,呼江切,腫也;胮肛也。”依《玉篇》,“肛”可以單用,字義是腫脹,字音依“呼江切”讀,台語應該讀 hɔŋ。

依據上面所說,“肛”一詞台語讀做 p‘ɔŋʟ-hɔŋ,“(p‘ɔŋʟ)”是腫脹,“肛(hɔŋ)”是腫,“”和“肛”是同義詞或類義詞,“肛”連起來用則是一個聯合式(並列式)合成詞(詞義仍然是腫脹),跟“道路”、“孤獨”、“製造”等合成詞一樣的構成方式。“肛”的理據比“風”更具說服力。

作者認為台語腹脹義 p‘ɔŋʟ-hɔŋ 的本字應該是“肛”。“肛”的本義是腫脹,引伸為發脹、膨脹、肥大、腹脹、凸起、吹牛、誇大等意義。

台語 p‘ɔŋʟ 的其他字

書寫台語凸起、發脹義 p‘ɔŋʟ 的字,除前述已討論的凸、、胖、、膨五個字外,台語文獻裡還有不少的字也用來書寫台語的 p‘ɔŋʟ,逐一說明如下:

(一)

《彙音妙悟》東韻、普母、陰去聲(p‘ɔŋʟ):“,面腫也。”

”字見於《集韻》。《集韻•去聲•絳韻》:“,面腫。匹降切。”匹降切屬江攝、二等、開口、滂母,國語讀ㄆㄤˋ,台語讀 p‘ɔŋʟ。“”字用於形容臉部的腫脹。

(二)㠮

《增補彙音》卷二,光韻、陰去、頗母(p‘ɔŋʟ):“㠮,虛脹也。”

“㠮”字見於《字彙》。《字彙•工部》:“㠮,虛脹也。”“㠮”字的音,《字彙》說普蒙切,國音ㄆㄥ,台語讀音《台大字》讀做陽平聲 p‘ɔŋ´,但依普蒙切,應當讀陰平聲 p‘ɔŋ,因反切上字“普”屬滂母,清音之故。

(三)椪

《彙音寶鑑》公韻、陰去聲、頗母(p‘ɔŋʟ):“椪,椪餅;椪柑。”

“椪柑(p‘ɔŋʟ-kam)”是一種橘子(台語 kam-a`),果皮稍腫脹,很容易剝。因果皮腫脹故叫 p‘ɔŋʟ-kam(柑),p‘ɔŋʟ 的本字應該是“”字。“椪”是台灣方言字,只用於“椪柑”這個詞,p‘ɔŋʟ-piã`(餅)的 p‘ɔŋʟ 不應該用椪字。

“椪”字是形聲字,從木並聲,是模仿“碰”字製造的方言字,台語讀 p‘ɔŋʟ,國語讀ㄆㄥˋ。

(四)掽

《厦音典》及《台語字彙》認為 p‘ɔŋʟ-p‘a(疱)的 p‘ɔŋʟ 是“掽”字。

《漢大字》說,“掽”字的意義是碰撞,“掽”後來寫做“碰”。“掽”字的音是《字彙》蒲孟切,國語讀ㄆㄥˋ,《彙音寶鑑》讀 pieŋ,《厦音典》讀 p‘ieŋʟ 及 p‘ɔŋʟ。讀 pieŋ 時符合切語蒲孟切。

“掽”字沒有脹大義,字音如果依反切並不讀 p‘ɔŋʟ,故“掽”與台語脹大義 p‘ɔŋʟ 無關。

(五)蓬

《國台》及《台語字彙》認為台語 p‘ɔŋʟ-se(紗)(=毛線)的 p‘ɔŋʟ 是“蓬”字。

“蓬”的本義是草名,另有散亂、蓬鬆、髮亂的意義,如蓬頭垢面。

“蓬”字的音是《廣韻》薄紅切(平聲、東韻),國語讀ㄆㄥˊ,台語讀 p‘ɔŋ´(《彙音寶鑑》讀 hɔŋ´ 是誤讀)。“蓬”字《集韻》另外注一個菩貢切(去聲、送韻)的音,台語讀做 p‘ɔŋʟ,但此時“蓬”是“”的異體字,字義是草木盛貌。

毛線的質地是鬆散的,也許因此被認為台語 p‘ɔŋʟ-se(紗)的 p‘ɔŋʟ 是“蓬”字。但“蓬”字的台語讀音是陽平聲 p‘ɔŋ´,聲調不符。作者認為毛線義 p‘ɔŋʟ-se(紗)的 p‘ɔŋʟ 仍然是“”字,因為散亂、蓬鬆則脹大,應該是“”字。《閩方大》用“胖紗”二字書寫 p‘ɔŋʟ-se。

(六)嗙

《台語正字》認為台語 p‘ɔŋʟ-ts‘iaŋʟ(唱)的 p‘ɔŋʟ 是“嗙”字。說話誇大、誇張台語叫 p‘ɔŋʟ-ts‘iaŋʟ(唱)。ts‘iaŋʟ(唱)有大聲叫喊的意思(請參閱<嗆聲[ts‘iaŋʟ-siã]>篇),p‘ɔŋʟ-ts‘iaŋʟ 是誇大其詞,p‘ɔŋʟ 應該是“風(p‘ɔŋʟ-hɔŋ)”的“(p‘ɔŋʟ)”。

“嗙”字,《廣韻》甫盲切(平聲、庾韻),梗攝、二等、開口,國語讀ㄅㄥ,台語讀 pieŋ,不讀 p‘ɔŋʟ。不過《漢大字》又把“嗙”字讀做ㄆㄤˇ,說是方言,自誇、吹牛的意思,如:胡吹亂嗙(見《漢大字》282頁)。自誇、吹牛就是台語的(p‘ɔŋʟ)、風(p‘ɔŋʟ-hɔŋ),故“嗙(ㄆㄤˇ)”應該和台語“(p‘ɔŋʟ)”同源。不過,“嗙(ㄆㄤˇ)”的相對應的台語是 p‘ɔŋ`,p‘ɔŋ` 是上聲,而(p‘ɔŋʟ)是陰去聲,聲調不相同。

“嗙”的本義是歌聲。《說文•口部》:“嗙,謌聲。嗙喻也。”“嗙喻”是古代的舞曲名稱。

“嗙(ㄆㄤˇ)”雖然有自誇、吹牛的意義,但因相應的台語讀音是 p‘ɔŋ`(上聲),台語 p‘ɔŋʟ-ts‘iaŋʟ(唱)的 p‘ɔŋʟ 不是“嗙”字,而應該是“”字。

(七)彭

《台語正字》又認為台語 p‘ɔŋʟ-ts‘iaŋʟ(唱)的 p‘ɔŋʟ 是“彭”字。大概是從“彭亨”聯想而來。“彭亨”後來寫做“膨脝”,腹部脹大的意思(見前述)。

“彭”字本身台語讀做 p‘ieŋ´(《廣韻》薄庚切,平聲、庚韻),不讀 p‘ɔŋʟ,字義也沒有脹大的意義,應該跟 p‘ɔŋʟ-ts‘iaŋʟ 無關。

(八)妦

《台語正字》認為台語 p‘ɔŋʟ-p‘ue´(皮)的 p‘ɔŋʟ 是“妦”字。台語 p‘ɔŋʟ-p‘ue´(皮)是肥胖的意思,一般用來誇讚把小孩子養得肥肥胖胖(古人認為這是好事,是健康的標誌)。

“妦”字的音是《廣韻》敷容切(平聲、鍾韻),國音ㄈㄥ,台語文讀音 hɔŋ,白讀可讀 p‘ɔŋ(陰平聲)。“妦”的意義是《廣韻•鍾韻》:“妦,好也。”“好”是美好、美麗。其實 p‘ɔŋʟ-p‘ue´(皮)的 p‘ɔŋʟ 是皮肉脹大、肥大的意思,p‘ɔŋʟ 是“”字。

(九)炐

《台語正字》認為 p‘ɔŋʟ-t‘ŋ´(糖)的 p‘ɔŋʟ 是“炐”字。

“炐”字的音是《集韻》匹降切(去聲、絳韻),國語讀ㄆㄤˋ,台語讀 p‘ɔŋʟ

《六書故•天文下》:“炐,完物遇火張起也。”完整的東西碰到火膨脹起來叫“炐”。

“炐”字在台語讀 p‘ɔŋʟ,又有膨脹義,“炐”可認為 p‘ɔŋʟ-t‘ŋ´(糖)的 p‘ɔŋʟ 的本字。

“炐”應該和“”同源。

結論

(1)台語腹脹、吹牛義 p‘ɔŋʟ-hɔŋ(風)的 p‘ɔŋʟ 的本字是“”。

(2)肥大意義的“胖(ㄆㄤˋ)”是“”的假借字。“胖”(肥大)是“”(腫脹)的引伸。

(3)“”台語讀 p‘ɔŋʟ,也是台語脹大義 p‘ɔŋʟ 的本字。“”應該是“”的異體字。

(4)聯綿詞“膨脝”(又作彭亨)、“胮肛”應該是台語腹脹義 p‘ɔŋʟ-hɔŋ(風)的語源。

(5)台語腹脹義 p‘ɔŋʟ-hɔŋ 的本字應該是“肛”。

廣告
本篇發表於 p‘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膨風(p‘ɔŋʟ-hɔŋ)──吹牛、誇大、虛誇

  1. Oscar Lai 說道:

    用客家話解
    弸風 pang\ fung\ (陰平) 是 動賓詞組
    弸《廣雅》滿也
    風 氣也
    弸風 充氣也
    輪胎打氣 也是 弸風
    㖹雞胲 的另一種說法 即 弸雞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