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車尾(tiauʟ-ts‘ia-bueˋ)──最後一名

吊車尾(tiauʟ-ts‘ia-bue`)──最後一名

  例句1:“十四項建設,五輕「吊車尾」。”(1990.1.9.自立早報)

例句2:“亞洲四小龍出口貿易競賽,台灣「吊車尾」。”(1993.6.4.自立早報)

例句3:“在同地區、同經濟水準,歐盟坦承老早就給了香港、澳門、日本、韓國、新加坡等國免簽證,台灣是「吊車尾」。”(2011.3.21.自由時報A13頁)

三則例句裡面的“吊車尾”是台灣話,讀做 tiauʟ-ts‘ia-bue`,意思是“最後一名”。

日治時代及二次大戰後一段時間的台灣的火車車廂跟現在的不一樣。車廂的門在頭尾兩端,在行駛中車門一般是開著的,門下有踏板。那個時候很多人利用火車上下班及上下學(現在也是一樣),而在日治時代火車到站、離站的時間是很準的,偶而有誤,也是幾分鐘的事情,台灣話叫做“慢分(ban-hun)”,但在戰後改叫“誤點”。“誤點”是從大陸帶來的語詞,大陸的火車大概是一誤就以“點鐘(小時)”計算的了。

火車到站、離站的時間很準,偏偏有些人不準時到車站候車,常常在火車啓動後才慌慌忙忙衝進月台,最後一節車廂剛好從前面經過,於是伸手抓住車廂後端的門外的扶手,跟著火車跑幾步後,跳上火車,一腳或雙腳落在門下踏板上,因為車廂內人多擠不進去,人只好就這樣斜掛在列車最後一個車廂的最後一個門外,到下一站再說。這種情形台灣話叫做“吊車尾(tiauʟ-ts‘ia-bue`)”,意思是身體吊掛在火車列車的尾巴(最後一個車廂的後端門外)。由於“吊車尾”的人是最後一個上車的人,“吊車尾”也就用來比喻“最後一名”。例如考試放榜,榜單最後一名也叫“吊車尾”考上。

在台灣“吊車尾”已經成為國語詞彙之一。

吊、車、尾的音韻

“吊”字跟“弔”字相同,“弔”字《廣韻》多嘯切(去聲、嘯韻),台語讀陰去聲 tiauʟ,與反切相符。

“車”字《廣韻》記錄兩個音,一個是“九魚切”(平聲、魚韻),另一個是“尺遮切”(平聲、麻韻)。“九魚切”台語漳腔讀 ki,泉腔讀 kɯ,厦腔讀 ku。“尺遮切”台語讀 ts‘ia。在象棋的車、馬、炮等的棋子“車”讀 ki/kɯ/ku;在火車、腳踏車、車床等的“車”讀 ts‘ia。

“尾”字,《廣韻》無匪切(上聲、尾韻),台語漳腔讀 bue`,泉腔讀 bə`,厦腔讀 be`。

附記

(1)國語“火車站”台灣話叫“火車頭(hue`-ts‘ia-t‘au´)”。這個“頭”跟“渡船頭(tɔ-tsun´-t‘au´)”的“頭”的意義一樣。

(2)牽引火車列車的機車,國語叫“火車頭”,台語叫“火車母(hue`-ts‘ia-bu`)”。機車帶動後面跟著的好幾個車廂,猶如母雞帶小雞或母親帶小孩,所以就把機車叫做“火車母(hue`-ts‘ia-bu`)”了。

廣告
本篇發表於 t 並標籤為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