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多(tse⊦/tsue⊦)──多

多(tsetsue)──多

  例句1:“好囝毋免濟,濟囝餓死父。”(《台灣閩南語辭典》)(台灣諺語。ho`-kiã` m-bien`-tse,tse-kiã` ɡo-si`-pe。濟:tse,多。囝:kiã`,兒子。濟、父押韻。)

例句2:“多子多扒腹,多媳婦多體托。”(《台灣俚諺集覽》)(多子:tse-kiã`,兒子多。扒腹:peʔ-pak,煩惱;苦悶;憂慮。媳婦:sim-pu,本字新婦。體托:t‘e`-t‘ak,斥責;數落;責罵。腹、托押韻。)

例句3:“多牛踏無糞,多某無可睏。”(《台灣俚諺集覽》)(tse-ɡu´ taʔ-bo´-punʟ,tse-bɔ` bo´-t‘aŋ-k‘unʟ。某:bɔ`,妻子。這裡指妻妾。睏:k‘unʟ,睡覺。糞、睏押韻。)

例句1的意思是說,好的兒子不必多,兒子多了反而讓父親餓死。“濟囝餓死父”有兩種解釋,一種是說,父親為了養育很多孩子,自己少吃,幾乎把父親餓死。另一種說法是說,雖然有好幾個兒子,但兒子長大娶媳婦後,卻每一個都只顧自己,很少關心老邁的父親,甚至互相推諉,不奉養父親,讓他餓死。一般取第二種說法。

例句2是說,兒子多,煩惱的事情也多;媳婦多,婆婆斥責媳婦的聲不斷,家裡不得安寧。這是過去大家庭生活的寫照,譏諷多子多媳婦不一定是福氣。

例句3前段“多牛踏無糞”的意思是說,牛糞是撿起來做肥料的,但如果牛舍裡牛多的話,因為互相踐踏牛糞,反而撿不到牛糞;比喻人多反而工作成果不好,工作效率低。後段“多某無可睏”又說“多某無處睏”(處:teʟ,地方),意思是說,雖然妻妾成群,但因妻妾之間互相猜忌、嫉妒、勾心鬥角,做丈夫的反而覺得不知道睡什麼地方好,没有地方可以睡覺。

例句1的“濟”,台語讀做 tse/tsue,相當於國語的“多”;例句2和3的“多”,台語讀做 tse/tsue,一般認為是訓讀字。

相當於國語“多”的台語,從歷史上看,漳州腔 tse,泉州腔 tsəe,厦門腔 tsue;比較通行的是 tse/tsue

依據《閩方大》,泉州腔台語的 tsəe,在大陸泉州本地已變成 tsue(去聲,不分陰陽,調值4)。

前人對台語多義 tse/tsue 的用字

《彙音妙悟》雞(俗解)(əe)韻(依馬重奇擬音,下同。)、爭母、下去聲(tsəe):“衆,多也,不少也。”《雅俗通》稽(ei)韻、下去聲、曾母(tsei):“多,不少。”《增補彙音》稽(e)韻、下上聲、曾母(tse):“多,不少也。”《彙音寶鑑》嘉(e)韻、下去聲、曾母(tse):“多(閩省方音),不少曰多。”《厦音典》認為“多”字的文讀音是 to,白讀音(或訓讀音)是 tsue。《台日大》用“多”字,讀 tsue;《普閩》用“儕”字,讀 tsue;《厦方言》用“多”字,讀 tsue;《綜台基》的擬字是:多、濟、儕、穧、衆、嚌,讀 tse/tsue;《台話大》用“”字,讀 tse;《台大字》用“𧪇”字,讀 tse/tsue;《國台》用“濟”字,讀 tse/tsue;《台語正字》認為是“諸”、“ ”、“𧪇”字,讀 tse/tsue;《台語字彙》用“多”、“濟”字,讀 tse/tsue;《台閩》用“濟”字,說內埔腔是 tse,海口腔是 tsue;《閩方大》用“多”字,並說明厦門音是 tsue(陽去),泉州音是 tsue 去聲,漳州音是 tse(陽去)。

整理起來,台語、閩南語“多”義 tse/tsue 的前人用字計有:衆、多、、濟、儕、穧、嚌、、𧪇、諸十個字。下面逐一加以討論。

前人用字的討論

(一)衆

“衆”字的甲骨文是太陽(日)下有三個人,表示許多人在烈日下勞作,金文把“日”誤作“目”,篆文繼承它,楷書寫作“眾”,俗作“衆”(從血)。《說文•乑部》:“眾,多也。”《廣韻•送韻》:“衆,多也。三人為衆。”“衆”字的本義是許多人,如:烏合之衆;衆口鑠金。“衆”從許多人的意義引伸為“多”,如:衆矢之的;寡不敵衆。

“衆”字的音是《廣韻》之仲切(去聲、送韻),台語文讀音 tsiɔŋʟ(群衆,kun´-tsiɔŋʟ),白讀音 tsieŋʟ(衆人,tsieŋʟ-laŋ´)。

“衆”字雖然有“多”的意義,但在台語没有 tse 的音,“衆”字不是台語多義 tse 的本字,它只是同義字。

(二)多

“多”和“少”是人類語言的基本詞彙,它們的發生應該很早,可能在原始社會時期就有了。不過,能把這種詞彙用符號記錄下來則比較晚。在距今約3500年的商代甲骨文裡,“多”字寫成是一個肉塊的形狀,就是兩個肉塊疊在一起的形狀。《甲骨文字典》說:“古時祭祀分胙肉,分兩塊則‘多’義自見。”古人分配祭過的肉,原則上一個人一塊,如果分到兩塊肉就是比別人“多”,於是用兩塊肉來表示多少的“多”。“多”字,從甲骨文經過金文、篆文、隸書到楷書,字形没有太多的改變。

在甲骨文卜辭裡,“多”就是“不少”的意思,如:“丙戌卜,夬,貞,今三月多雨。”又有“衆”的意思,如多臣、多婦等。

在字音方面,“多”字,《廣韻》得何切(平聲、歌韻),中古屬果攝、一等、開口、平聲、端母,上古屬歌部,聲母為 t-(依董同龢《上古音韵表稿》),現代漢語(普通話、國語)讀做ㄉㄨㄛ,台語文讀音 to,聲母都是 t-。

“多”字的聲母在中古是端母(t-),在上古也是 *t-,但是上古 *t- 到中古分化成為 t-(端母)及 ȶ-(知母),塞音 ȶ- 又容易演變成塞擦音 tɕ-,tɕ- 在台語轉入 ts-(事實上是 ts- 包括 tɕ-)。例如中古知母(ȶ-)字在台語文讀時一般讀 t-,但白讀時有讀 ts- 的例。如:知,陟離切,ti/tsai(知影[tsai-iã`]=知道);芍,張略切,tsiɔk(白芍[peʔ-tsiɔk]);黹,豬几切,ti`/tsi`(針黹[tsiam-tsi`]);窒,陟栗切,tsit 等等。因此可以說“多”字的聲母有可能經過下面的演變:

上古 *t- → ȶ- → tɕ-(=ts-,台語)

“多”字的聲母在台語有讀 ts- 的可能。

再從諧聲字來看,“多”字的聲母在上古是 t-。但以“多”為聲符的字,在上古有讀 t- 及 t‘- 的,如:哆、痑、㗬(依董同龢《上古音韵表稿》,下同),到了中古這些字仍然讀 t-,如:哆(丁叮切),痑(丁佐切),㗬(他干切)。以“多”為聲符的字在上古也有讀 ȶ- 及 ȶ‘- 的,如:眵、恀、侈、姼、袳、垑等,這些字到了中古都讀 tɕ-(照三、章母)及 tɕ‘-(穿三、昌母),如:眵(章移切),恀(諸氏切),侈、姼、袳、垑(尺氏切)等。而照三母、穿三母的字在台語大多讀 ts-、ts‘-,例如:支,章移切,tsi;脂,旨夷切,tsi;錐,職追切,tsui;侈,尺氏切,ts‘i`;春,昌唇切,ts‘un;出,赤律切,ts‘ut 等等。由此看來,“多”字的聲母可以從上古的 t- 演變為現代台語的 ts-。

另外,《集韻》對“多”字記錄兩個音,一個是“當何切”(平聲、戈韻),另一個是“章移切”(平聲、支韻),字義一樣。“當何切”台語讀 to,“章移切”台語讀 tsi。這也透露出“多”字在台語它的聲母有讀做 ts- 的可能。

“多”字的“章移切”這個音,反切上字“章”是照三母,中古擬音 tɕ-,是從上古的 t- 或 ȶ- 變來的。

在韻母方面,“多”字在中古屬果攝、一等、開口呼。果攝、一等、開口呼的字,還沒有發現在台語變成 -e(漳腔)/-ue(厦腔)韻者,但是同樣屬果攝、一等而屬合口呼則有很多在台語白讀時變為 -ue(漳音)/-e(厦音)韻,如:坐,徂臥切,tse;果,古火切,kue`/ke`;火,呼果切,hue`/he`;螺,落戈切,le´ 等等。這個現象表示“多”字在台語可以讀 -e/-ue 韻。

再從上古音來看,“多”字在上古屬歌部(見董同龢《上古音韵表稿》)。上古歌部的字在台語有不少讀 -e/-ue 韻的例。如:叉、差,ts‘e;沙,se(硼沙,pieŋ´-se);加,ke;果, kue`/ke`;火,hue`/he`;吹,ts‘ue/ts‘e 等等。由此可見,不管從中古音或從上古音來看,“多”字在台語、閩南語有可能演變為 -e/-ue 韻。

在聲調方面,“多”字在中古是平聲(《廣韻》),如果“多”字在台語可讀 tse/tsue 的話,tse/tsue 的聲調是陽去或陽上,跟中古的平聲不相符。如果說“多”字的台音 tse/tsue 是從上古音變來的,那麼因為“上古聲調各家假說差異很大,至今没有一致的意見。”(劉曉南《漢語音韵研究教程》201頁),即使假定上古已經有平、上、去、入四聲,許多字的聲調歸類的變化也很大(前書201頁),所以“多”字台音 tse/tsue 的聲調與中古《廣韻》不符,似乎也有理由了。

經過上面從多方面的考察,“多”字在台語應該有 tse/tsue 的音,“多”字是台語多義 tse/tsue 的本字。

(三)(國音ㄓ)

《說文》没有“”字,《玉篇》有。《玉篇•多部》:“,章移、之豉二切;多也。”又《廣雅•釋詁三》:“,多也。”《廣韻•平聲•支韻》:“,多也。”《廣韻•去聲•寘韻》:“,多也。”《集韻•平聲•支韻》:“多,《廣雅》:‘多也。’或从支()。”“”是“多”字的或體,讀做章移切。《集韻•去聲•寘韻》:“,《博雅》:‘多也。’”從這些記述可知“”字的意義很單純,就是“多”,就是台語的 tse

”字的“多”的意義,有書證可參考。如:漢•張衡《西京賦》:“炙炰夥,清酤。”(炙:ㄓˋ,用火烤。炰:ㄆㄠˊ,把帶毛的肉塗上泥燒烤。炰是台語 pu´ 的本字;台語pu´ 是把甘藷等埋在火熱的灰裡烤熟。酤:ㄍㄨ,酒。)。唐•顏真卿《郭公廟碑銘》:“乃立高碑,盛美奚。”(盛美:讚美。奚:何;為何。)。

”字的音,《玉篇》記錄章移切及之豉切兩個音,《廣韻》及《集韻》也都記錄相對應的平聲及去聲兩個音。《廣韻》對“”字記錄的兩個音是(1)章移切(平聲、支韻);(2)支義切(去聲、寘韻)。兩個音都屬止攝、三等、開口呼。反切上字“章”及“支”都屬照三母(章母)。“章移切”,台語文讀讀做 tsi;“支義切”,台語文讀讀做 tsiʟ(陰去聲)。

”字是止攝、三等、開口呼的字,而止攝、三等、開口呼的字在台語音讀時,一般文讀音 -i 韻,白讀音有 -e 韻的例。如:璃,li´/le´(玻璃,po-le´);被,皮彼切,p‘ip‘e/p‘ue;地,徒四切,te/tue;犁,力脂切,le´/lue´;毅,魚既切,ɡiɡe 等。可見“”字的音也有可能變成 -e/-ue 韻。

再從上古音來看,“”字因為是後起字,不見於董同龢《上古音韵表稿》,但從“”字的同音字支、枝、寘、忮等來推測,如果“”字有上古音的話,它應該屬於董同龢的佳部(王力的支部),而佳部(支部)的主要元音是 e,佳部(支部)的字在現代台語仍有讀做 -e 韻的例(尤其白讀時),如:佳,ka/ke;街,ke/kue;解,ke`/kue`;帝,teʟ;題,te´/tue´;麗,le;雞,ke/kue;啓,k‘e` 等等。因此,“”字從上古音來看,“”字在現代台語也應該有 -e/-ue 韻的音。

在聲調方面,台語多義 tse 是陽去聲。“”字的《廣韻》反切“支義切”是去聲。因反切上字“支”屬照三母,是全清聲母,在台語文讀時讀陰去聲的 tsiʟ,但全清聲母的字在台語文讀或白讀時有少數字轉為陽聲調,如:娶,七句切,ts‘uʟts‘ua;轉,陟兗切,tsuan`/tsun;頸,居正切,kieŋ(《雅俗通》);甑,子孕切,tsieŋ(《雅俗通》);站,陟陷切,tsam 等。由此可知“支義切”的“”字可讀陽去聲。

從上面對“”字的聲、韻、調的討論可知:“”字在台語有 tse/tsue 的音,而“”字的意義是“多”,因此,台語多義 tse 的本字是“”字。

”字應當是“多”音變後造的字,用以表示“多”字音變後的音(偏旁“支”是聲符),但“多”和“”並行,到現代,共同語用“多”,方言如閩南語用“(tse)”,詞義相同。

(四)濟

“濟”字在現代漢語有ㄐㄧˇ及ㄐㄧˋ兩個音,讀做ㄐㄧˇ時,用於古代河流名稱“濟水”。濟水發源於河南境內,流經山東入渤海。“濟(ㄐㄧˇ)”也用於地名,如河南的濟源,山東的濟南,它們都是從濟水得名。“濟”字讀做ㄐㄧˋ時本義是過河,如同舟共濟;另外有救助、增益等意義。

“濟”字讀做ㄐㄧˇ而疊用成為“濟濟(ㄐㄧˇ ㄐㄧˇ)”時,有衆多、盛儀、美好的樣子等意義,這些意義跟河流名稱濟水無關,所以“濟濟”是假借字。

“濟濟”是衆多的樣子,例如《書•大禹謨》:“濟濟有衆,咸聽朕命。”《詩•大雅•旱麓》:“瞻彼旱麓,榛楛濟濟。”(旱:山名。榛:ㄓㄣ,樹名。楛:ㄏㄨˋ,樹名。)《詩•大雅•文王》:“濟濟多士,文王以寧。”這些“濟濟”都是用來形容衆多的樣子。

“濟濟”是衆多的樣子,但並沒有單用“濟”字而表示衆多貌的用例。這一點跟台語多義 tse 不同。台語 tse 一般單用,也有疊用的時候,疊用時詞義相同,或加強詞義。例如:tse-tse-iũ(或 tsue-tsue-iũ[樣])=多種多樣;tse-tse-haŋ(項)=很多項;tse-tse-laŋ´(人)=許多人;sim(心)-kuã(肝)tse-tse hioʔ(葉)=三心兩意。國語也有“多多”的用法,但詞義不太一樣,例如:請多多指教;多多益善。

“濟”字的音,《廣韻》記錄兩個音,字音不同,字義也不同。一個是“子禮切”(上聲、薺韻),字義是“濟,定也,止也,齊也。亦‘濟濟’,多威儀皃。又水名,出王屋。亦州,本齊地,秦屬東郡,……。”另一個是“子計切”(去聲、霽韻),字義是“濟,渡也,定也,止也。又卦名:既濟。”在衆多貌意義的“濟濟”,“濟”字讀上聲的“子禮切”,國語讀ㄐㄧˇ,台語讀 tse`(《彙音寶鑑》),與切語子禮切相符。過河(渡)意義的“濟”,國語讀ㄐㄧˋ,台語讀 tseʟ(《彙音寶鑑》),也與切語子計切相符。周長楫等《厦門方言研究》第二章同音字表對“濟”字也注 tse` 及 tseʟ 兩個音。

比較上聲“濟”字的台語讀音 tse` 和台語多義 tse(/tsue),聲母相同,主要元音相同,但聲調不同,前者是陰上聲,後者是陽上聲或陽去聲。“濟”字的反切“子禮切”的反切上字“子”屬“精母”,精母是全清聲母,全清及次清聲母的字在台語音讀時一般讀陰聲調,但有少數字轉為陽聲調,尤其白讀時。因此,“濟(子禮切)”可認為陰上聲的 tse` 是文讀音,陽上聲(併入陽去聲)的 tse 是白讀音。

衆多貌意義的“濟濟”在古漢語是“濟”字疊用,但在台語多義的 tse/tsue 一般是單用的,也許可以認為台語單音詞“多”義的 tse 是從古漢語疊音詞“濟濟”演化而來。如果是這樣,“濟”字有衆多貌的意義,台語又可讀做 tse,“濟”字是台語多義 tse/tsue 的本字。

這裡還有一個問題,“多”義的台語,漳腔說 tse,厦腔說 tsue,“濟”字在厦門話有没有 tsue 的音?前面引用的《厦門方言研究》並沒有把“濟”字讀做 tsue,被認為接近於厦門音的《渡江書十五音》也只是把“濟”字讀做 tse` 和 tseʟ,没有讀 tsue,並在 tse(下去聲)下收載“多”字,這可能是漳州音。早期的泉州話韻書《彙音妙悟》在西(e)韻、爭母、陰上聲及陰去聲下收載“濟”字,即把“濟”字讀做 tse` 及 tseʟ。在雞(əe)韻、爭母、陽去聲下收載“衆,多也,不少也。”把“衆”字讀做 tsəe(陽去聲),這是同義字。1931-32年的《台日大》對“多”義的台語記錄的語音是:厦門音 tsue,漳州音 tse,泉州音 tsəe。而2006年出版的《閩南方言大詞典》(簡稱《閩方大》)對於“多”義的閩南語語音的記錄是:厦門音 tsue(陽去聲),泉州音 tsue(陰去聲),漳州音 tse(陽去聲)。拿現代泉州音 tsue(陰去聲)跟《彙音妙悟》的 tsəe(陽去聲)比較,韻母和聲調都有所變化了。

現在要看“濟”字在厦門、漳州、泉州三地的語音裡有沒有 tsue、tse、tsue(tsəe)的對應關係,有的話,“濟”字就是閩南語多義 tsue/tse 的本字了。

“濟”字在中古屬蟹攝、四等、開口呼。蟹攝、四等、開口呼的字,厦門音文讀音的韻母是 -e,白讀音的韻母是 -ue 等等(其他有 -i,-ui,-ai 等),例如:批,p‘e/p‘ue;題、蹄,te´/tue´;替,t‘eʟt‘ueʟ;犁,le´/lue´;齊,tse´/tsue´;洗,se`/sue` 等等(以上據《厦門方言研究》第二章)。從這裡可以知道蟹攝、四等、開口呼(齊、薺、霽韻)的字,文讀音韻母 -e 與白讀音韻母 -ue 有對應關係;而“濟”字以“齊”字為聲符,“齊”字的音是 tse´/tsue´,因此,“濟”字也應該有 tse`/tsue` 的音,而陰上聲的 tsue` 轉為陽上聲併入陽去聲,“濟”字就有厦門音 tsue 的音了。

在漳州音,蟹攝、四等、開口呼的字,文讀音大多讀 -e 韻,白讀音韻母有 -i(米,bi`)、-ai(西,sai)、-ui(梯,t‘ui)等,但沒有 -e/-ue 的對應。所以“濟”(子禮切)字的漳州文讀音是陰上聲 tse`,白讀時聲調轉為陽上併入陽去,讀做 tse

在現代泉州音,已經沒有 -əe 韻母(見《閩方大》及林華東《泉州方言研究》),但在《彙音妙悟》,文讀音西(e)與白讀音雞(əe)韻相對應,而 -əe 韻到了現在大概已經併入 -ue 韻了。在《彙音妙悟》幾個蟹攝、四等、開口呼字的讀音如下:雞, ke/ kəe;溪, k‘e/ k‘əe;替,t‘eʟt‘əeʟ;齊,tse´/tsəe´;洗,se`/səe` 等等。

跟厦門音一樣,“齊”字在泉州音讀 tse´/tsəe´(→ tsue´),所以,“濟”字的泉州音也應該是 tse`/tsue

綜合上面所說,“濟”字的厦門音、漳州音、泉州音的文讀音都是 tse`,白讀音則厦門音 tsue,漳州音 tse,泉州音 tsue(泉腔台語 tsəe)。

“濟”字有“多”的意義,而台語漳腔讀 tse,厦腔白讀音讀 tsue,泉腔白讀音讀 tsəe,因此,“濟”字是台語多義 tse/tsue/tsəe 的本字。

(五)儕(國音ㄔㄞˊ)

“儕”字,《廣韻》士皆切(平聲、皆韻),蟹攝、二等、開口呼、牀二母,國音ㄔㄞˊ,台語讀 tse(《彙音寶鑑》、《厦音典》)及 ts‘ai´(《厦音典》)。台語讀 tse 時與反切不符,讀ts‘ai´ 時與反切相符。

對於“儕”字《集韻》記錄的是牀皆切(平聲、皆韻)及才詣切(去聲、霽韻),前者和《廣韻》相同,後者才詣切,依反切台語應該讀做 tse(霽韻開口呼大多讀 -e 韻,反切上字“才”屬從母,全濁,聲調轉陽去聲。),這是文讀音,厦腔、泉腔的白讀音應該可讀 tsue(請參見前項“濟”。)。

“儕”字的意義是同輩、同類的人。例如“吾儕”是吾輩。“同儕”是同等的意思。《集韻》把儕字讀做才詣切時,字義“等也。”就是這個意思。

“儕”字依據《集韻》才詣切,在台語可讀 tse/tsue,而“儕”字雖然隱含多人的意義,但並沒有引伸為多、衆多的意義,使用“儕”字應該只是同音假借。

(六)穧(國音ㄐㄧˋ)

《廣韻》對於“穧”字記錄三個音:(1)子計切(去聲、霽韻),與“濟”同音,台語讀 tseʟ;(2)在詣切(去聲、霽韻),因反切上字“在”屬全濁音從母,聲調轉陽去聲,台語讀做 tse;(3)子例切(去聲、祭韻),跟祭、際字同音,台語讀做 tseʟ。取“在詣切”,“穧”字有 tse 的音,tse 是台語多義 tse 的語音。

“穧”字的意義是收割。《說文•禾部》:“穧,穫刈也。”“穫(ㄏㄨㄛˋ),刈穀也。”“刈”(ㄧˋ)是割的意思。

“穧”字台語雖可讀 tse,但沒有衆多的意義,“穧”只是同音字。

(七)嚌(國音ㄐㄧˋ)

“嚌”字的音,《廣韻》在詣切(去聲、霽韻),和“穧”字同音,台語讀做 tse(參見前述“穧”字)。

“嚌”字的意義是微微嘗一點(《漢大字》),並沒有衆多的意義。“嚌”是台語多義 tse 的同音字。

(八)(國音ㄐㄧˋ)

《漢大字》引《龍龕手鑑》說,“”字和“劑”字相同。“劑”字《廣韻》記錄遵爲切(平聲、支韻)及在詣切(去聲、霽韻),後者“在詣切”和“穧”、“嚌”同音,台語讀做 tse

“劑”字有剪斷、割、契劵、調和、分劑、藥劑等意義,但没有衆多的意義。

”字在台語有 tse 的音,但没有衆多的意義,“”只是同音字。

(九)𧪇(國音ㄐㄧˋ)

“𧪇”字的音《漢大字》引《龍龕手鑑》說是“在細反”,《康熙字典》說音“嚌”,因此,“𧪇”字國語讀ㄐㄧˋ,台語讀 tse(參見前述“嚌”字)。

“𧪇”字的意義,《漢大字》引《龍龕手鑑•言部》:“𧪇,正作劑,刀也。”又引《字彙補•言部》:“𧪇,多也。”

“𧪇”字有“多”的意義,在台語又有 tse 的音,“𧪇”字是台語多義的本字,但没有書證。

(十)諸

“諸”字有衆多的意義,例如《詩•小雅•沔水》:“嗟我兄弟,邦人諸友,莫肯念亂,誰無父母。”(邦人:國人。念:“尼”之假借;止。)《禮記•祭統》:“夫義者所以濟志也,諸德之發也。”《左傳•襄二年》:“晉師侵衛,諸大夫欲從晉。”這些“諸”都是衆多的意思。

“諸”字,《廣韻》章魚切(平聲、魚韻)及正奢切(平聲、麻韻),“章魚切”,台語讀 tsu/tsi;“正奢切”,台語讀 tsia。“章魚切”屬遇攝、三等、開口呼,而遇攝、三等、開口呼的字,在台語白讀時有讀 -e(漳)/-ue(厦)韻的例,如:初,ts‘e/ts‘ue;梳,se/sue;貯,te`/tue` 等,因此,“諸(章魚切)”在台語可能有 tse/tsue 的音。而“正奢切”屬假攝、三等、開口呼,假攝、三等、開口呼的字在台語音讀時並沒有讀做 -e/-ue 韻的例。

從上古音來看,“諸”字的兩個反切“章魚切”及“正奢切”都屬魚部,而上古魚部的字在現代台語有讀做 -e/-ue 韻的例,如:茶,te´;初,ts‘e/ts‘ue;梳,se/sue;貯,te`/tue`;牙,ɡe´;家,ke;假,ke`;夏,he;啞,e`;把,pe`(量詞);馬,be` 等等。由此可見“諸”字在台語可讀 tse/tsue 的音。

至於聲調問題,“諸”字在中古是平聲,但如果說台語多義 tse/tsue 是從“諸”字上古音演變而來,那麼陽去聲的 tse/tsue 和中古的平聲不相符也可以理解了。

綜合上述,“諸”字在台語可讀 tse/tsue,而“諸”字有衆多的意義,因此“諸”字可以說是台語多義 tse/tsue 的本字。

結論

(1)“多”、“”、“濟”、“𧪇”、“諸”五個字都可以說是台語多義 tse 的本字。其中從字義上來看的話,“”字最為合適;從音韻上來看的話,“濟”字最為恰當。

(2)“𧪇”字雖然音義都符合台語多義 tse,但來源不清楚。

(3)“諸”字的意義偏向於“衆”,而“衆”有“多”的意義。

(4)“”字在現代漢語已經不使用,台語多義的 tse,建議使用“”字書寫。

廣告
本篇發表於 ts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