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野人•好額人(hoˋ-ɡiaʔ⊦-laŋˊ)──有錢人、富人

好野人好額人(ho`-ɡiaʔ-laŋ´)──有錢人、富人

  例句:“「好野人」不怕奢侈稅,高檔車進口數成長。”(2011.11.26.自由時報B3頁,標題)

“好野人”是一個台灣話語詞,讀做 ho`-ɡiaʔ-laŋ´,意思是有錢人、富有的人、富人,正確的用字是“好額人”。因為“野”字的國音ㄧㄝˇ、台音 ia` 跟“額”字的台音 ɡiaʔ 有一點近似,報刊就用“野”字表示“ɡiaʔ(額)”,有戲謔的意味。

“額”字的本義是眉毛上面頭髮髮際以下的部位,國語口語說額頭,台語說 hiaʔ-t‘au´。但“好額人”的“額”跟“額頭”無關。

“額”字另外有“規定的數目”的意義,這是假借義,把額頭意義的“額”借來表示規定數目意義的“額”。如《舊唐書•崔衍傳》:“舊額賦租,特望蠲減。”(蠲:ㄐㄩㄢ,免除。)。現代漢語如額數、額定、額外、名額、定額、超額、滿額等合成詞的“額”是“規定的數目”的意思。但“額”字好像另外有數量、數目的意義,例如:金額(金錢的數目、數量)、票額(票面上的數額、金額)、總額(總數,全部的數量)、餘額(名額中剩下的空額;賬目上剩餘的金額)、稅額(稅款數額;稅金的金額)、錢額(金錢的數目)等合成詞中的“額”並不是“規定的數目”,而只是數目、數量的意義,這個意義《現漢》並沒有指出來。

“額(ɡiaʔ)”在台語也有“規定的數目”的意義,如“額租(ɡiaʔ-tsɔ)”,指不管豐年或歉年,佃農必須繳納規定數目的田租。但台語“額(ɡiaʔ)”一般都指數量或分量。例如:“茼蒿煮了無額”(taŋ´-o tsi`-liau` bo´-ɡiaʔ)=茼蒿没有煮以前看起來蓬鬆而分量多,但煮了之後則體積迅速減少,分量少很多,叫“無額(bo´-ɡiaʔ)”。又如:“平平一百箍(k‘ɔ,元)的餠,即包較有額(u-ɡiaʔ)”=同樣是一百塊錢的餠,這一包分量比較多。又如:“相合煮較有額”(sã-kap-tsi` k‘aʔ-u-ɡiaʔ)=幾個人合起來煮飯,煮出來的飯的分量覺得比較多。

由這些例句可知“無額(bo´-ɡiaʔ)”是分量少、數量少;“有額(u-ɡiaʔ)”是分量多、數量多;“額(ɡiaʔ)”指分量、數量。

另外,金額(kim-ɡiaʔ)、錢額(tsĩ´-ɡiaʔ)都是金錢的數量。

台語的“額(ɡiaʔ)”既然是分量、數量的意義,為什麼“好額(ho`-ɡiaʔ)”變成有錢、富有;“好額人(ho`-ɡiaʔ-laŋ´)”變成有錢人、富人的意義?也許可以從台語“好收成(ho`-siu-sieŋ´)”、“好年冬(ho`-ni´-taŋ)”等語詞來探討。

農作物收穫多(豐收),台語叫“好收成(ho`-siu-sieŋ´)”,農作物收穫多的年份台語叫“好年冬(ho`-ni´-taŋ)”,這種短語的構成,似乎透露着“多”就是“好”,“多”可用“好”表示。如果是這樣的話,台語“好額(ho`-ɡiaʔ)”可以說是“額多”的意思,“什麼東西的額多?”也許可以解釋為金額多、錢額多,也就是“錢財多”,錢財多就是有錢、富有,因此“好額(ho`-ɡiaʔ)”就變成有錢、富有,“好額人(ho`-ɡiaʔ-laŋ´)”就是有錢人、富有的人、富人了。

“額”字的音韻

“額”字《廣韻》五陌切(入聲、陌韻),梗攝、二等、開口呼、入聲、疑母,台語文讀音 ɡiek,白讀音 ɡiaʔ 及 hiaʔ(以上均見《彙音寶鑑》)。

中古“疑母”擬測的音值是舌根鼻音 ŋ-,在台語一般變成舌根濁塞音 ɡ-,如:玉,魚欲切,ɡiɔk/ɡiek;宜,魚羈切,ɡi´;銀,語巾切,ɡin´/ɡun´;等等。

梗攝、二等、開口呼韻母的中古擬音是 -Œŋ/-Œk(董同龢、王力),没有介音 -i-,在台語應該讀 -eŋ/-ek(如:伯,pek;生,seŋ;更,keŋ),但現在都與三等韻的 -ieŋ/-iek(如:餅,pieŋ`;聲,sieŋ;京,kieŋ)合併讀 -ieŋ/-iek 韻,如:“伯”讀 piek,“生”讀 sieŋ,“更”讀 kieŋ。但在白讀時兩者仍有分別,如二等韻的“伯”讀 peʔ,“生”讀 sẽ/sĩ,“更”讀 kẽ/kĩ,没有介音 -i-(sĩ、kĩ 當是 sẽ、kẽ 的進一步音變),而三等韻則“餅”讀 piã`,“聲”讀 siã,“京”讀 kiã,有介音 -i-。

梗攝、二等、開口呼的入聲字,在台語一般讀 -iek 韻,如:伯,piek;責,tsiek;格,kiek;等等,而白讀時有讀做 -iaʔ 韻的例,如:𡍩(坼),t‘iaʔ;搦(握持),liaʔ;因此,“額”字台語白讀時讀 ɡiaʔ/hiaʔ 並不是孤例。

至於國語額頭台語說 hiaʔ-t‘au´,把“額”字讀做 hiaʔ,聲母轉為舌根清擦音 h-,發音方法改變。“額”字的反切是“五陌切”,反切上字“五”屬疑母,疑母在台語白讀時有變成 h- 的例,如:蟻,魚倚切,hia;魚,語居切,hi´;岸,五旰切,huã;瓦,五化切,hia;等等,所以“額”字台語讀做 hiaʔ 是符合音變規律的。

結論

有錢人、富人,台語叫“ho`-ɡiaʔ-laŋ´”,正確用字是“好額人”(laŋ´ 的本字有人認為是“農”、“儂”。)。

廣告
本篇發表於 h 並標籤為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2 Responses to 好野人•好額人(hoˋ-ɡiaʔ⊦-laŋˊ)──有錢人、富人

  1. 勇闖天涯 說道:

    [好命人]一音之轉變成[好野人]有無可能?

    • 劉建仁 說道:

      “命"字台語文讀音bieng7,白毒音mia7。從語音音變規律來看,bieng7或mia7音變成giah8應該不可能。而且"好命人"不必然是有錢人。

  2. Mirochou 說道:

    為什麼不是「好業人」
    業是業障的意思,好業人是有福報的人

    • chenfra 說道:

      古漢語的入聲韻尾ptk容易流失,以致「業」訛音為「額」。地主佃農時代常聞某家某人有「幾石租」,有何「祖業」。此處「業」者,指田地、住地家業 ,好收成的田地是「好祖業」 ;祖先留下來的田地不動產叫「祖公仔業」。有好的田地、住家或產業,當然是有錢階級的「好業人」。這個名詞也通現代世象,有好的職業就有錢;工商業社會裡有好的事業,自然就是「好業有錢」!
      為了深入討論參考佛教語,「業」是梵文karman的意譯,一般偏指惡業、孽。眾所周知的社會現象,好人不一定有錢,悪人富有的倒是不少。文字學家說:「業」的構字是上丵(鑿)下木,原始意義是本匠的職業。

      • 王先生 說道:

        你的說法和林清玄一樣不可靠。。。富有的人不必很有錢,而是有高廣的額頭,有智慧的意思。

  3. mirochou 說道:

    好業人有可能嗎?
    受到宗教影響,好業人是有福報的人

  4. 路人 說道:

    看到這篇快吐血了~
    當然是[豪舉]啊~
    [平原君之游,徒豪舉耳,不求士也。]
    豪舉就是好野啊~你這篇打得長篇大論
    問一下國文系的就可以回答你了

    • 劉建仁 說道:

      《辭源、豕部》: 「[豪舉],豪放的舉動。《史記、魏公子傳》: “平原君之游,徒豪舉耳。"……..」"豪舉" 是豪放的舉動,跟台語 “有錢人" 意義的 ho2-giah8-lang5 有什麼關聯? 筆者不敏,敬請賜教。
      “豪舉" 台語讀 ho5-ki2/ku2,如何音變成 ho2-giah8,也一併請賜教。(標音採用教育部台羅方案)。
      很抱歉拙作讓您吐血。

    • xj4bp6ru83 說道:

      可怕的訓讀派,翻古文找同義詞,不管音韻就套上,標準的民科。不過做「舉起」意思的giah8,教育部訓寫為「攑」,並表示也可寫為「舉」,但終究屬於訓讀

  5. Charles Ang 說道:

    台語只是借漢字來拼音,也有:好舉人
    南島語叫kaya

    • xj4bp6ru83 說道:

      閣下從南島語系語言去探討也是一種途徑。然而,找本字不能單單只從台語去找,還得比對中國那的閩南語,甚至百年、千年前分出去的近親(如其他閩語)。只有在確定其他地方都沒有,只有在有南島民族的台灣有這詞時,才比較能下定斷這詞是來自南島語系。實際上本站的劉先生之前也有犯過類似錯誤,像是表示「你們」的lin2,他就沒有像學者那樣比較潮汕等地的閩南語,繼而沒有考量到可能是合音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