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若”及“錯”(參閱<博賭•博局[puaʔ⊦-kiau`]>篇)

關於“若”及“錯”(參閱<博賭博局[puaʔ-kiau`]>篇)

2012.1.16.劉建仁

  (一)若── luaʔ/dzuaʔ

“若”的甲骨文是。朱芳圃《甲骨學•文字編》(9頁),葉玉森曰:“按契文若字()象一人跽而理髮使順形。《易》有‘孚永若’,荀注:若,順也。”康殷《文字源流淺說》:“甲骨文象用雙手疏順頭髮的人,梳理使髮通順,用以表示「順」,引為順從。”馬如森《甲骨文引論》:“若:,字象一跪坐之女子兩手伸向頭上理髮疏順形,象事字。本義是順。”用手(或梳子)疏順頭髮,台語說 luaʔ-t‘au´(頭)-tsaŋ(鬃)。這個 luaʔ 跟“若”的造字本意相同。

台語疏順頭髮意義的 luaʔ,一般認為是“捋”字。《說文•手部》:“捋,取易也。”本義不是疏順頭髮。“捋虎鬚”的用法當是後起義。

“若”做虛詞用時相當於國語的副詞“多”,用於詢問遠近、大小、高下等。例如《裴子•語林》:“未至家少許,見一人著黃皮袴褶,乘馬將獵。少明問曰:‘逸民家若遠?’”“若遠?”就是多遠?台語說“dzuaʔ-hŋ?”dzuaʔ 應當是“若”字(dzuaʔ 又訛變為 ɡuaʔ 以及 dzua、ɡua)。

“若”又有這麼、那麼的意義,如《紅樓夢》106回:“老太太若大年紀,兒子們並没奉養一日。”而在台語則“若”的這麼、那麼的意義又引伸為“多麼”,用於感嘆句。如:i(伊)-dzuaʔ-a`(仔)-niʔ sui`(美)・le!=她多麼漂亮啊!又如:in()-tau(兜)dzuaʔ-a`(仔)-ho`(好)-ɡiaʔ(額)・le!=他家多麼富有啊!也用於反問句,如:dzuaʔ-ho`(好)li`(你)-kam`(敢)-tsai(知)?=多麼好你知道嗎?

這些 dzuaʔ 都和虛詞“若”的詞義相符,“若”字應該是台語多、多麼意義的 dzuaʔ 的本字。

這個意義的“若”後來寫做“偌”。

“若”字,《廣韻》而灼切(入聲、藥韻),宕攝、開口、三等,中古擬音為 ȵjɑk(董同龢)或 nʑĭak(王力),上古擬音(鐸部)為 *ȵjak(董)或 *ȵĭak(王)。上古音聲母 *ȵ- 為舌面前鼻音,容易轉為舌尖鼻音 n-,再轉為舌尖邊音 l- 及舌尖塞擦音 dz-(厦門話則又 dz- → l-)。台語例如:耳,而止切,ni`;汝,人渚切,li`(你);乳,而主切,ni/ne;忍,而軫切,lun`;閏,如順切,lun;軟,而袞切,luan`/nŋ`;等等。依此“若”的聲母也可能由上古音 *ȵ- 轉為台語的 l-。而介音 -j-(-ĭ-)則可能轉為 -u-(王力說:“四呼只是韻頭不同,所以容易互相轉化。”──《漢語語音史》555頁),如“忍”字為三等字,本來有介音 -j-,但在台語讀做 lun`,介音由 -j- 轉為 -u-。韻尾 -k 弱化成為 -ʔ,於是“若”的上古音 ȵjɑk(ȵĭak)就變成台語的 luaʔ(日母為濁音,聲調轉為陽入),“若(luaʔ)”是台語 luaʔ-t‘au´(頭)-tsaŋ(鬃)的 luaʔ 的本字。

“若”字“而灼切”的反切上字“而”是日母,日母字的聲母台語大多讀 dz-(如“若”字的文讀音是dziak/dziɔk),故“若”字在台語可讀“dzuaʔ”(厦門音 lua),“若”是台語多、多麼意義的 dzuaʔ 的本字。

如上面所說,“若”字在台語可讀 luaʔ 及 dzuaʔ,用“若”字旁證“博”可讀 puaʔ,應該可以吧。

(二)錯── ts‘uaʔ

《說文•厂部》:“厝,厲石也。”厲石是磨刀石(《說文今釋》)。徐灝《段注箋》:“凡摩鑢(磋磨)金石謂之厝。古通作‘錯’。”故“錯”有動詞磋磨的意義,這是名詞磨刀石的動詞化。《漢大字》說:“錯”(厲石)是琢玉用的粗磨石;“錯”又指銼刀,用做動詞指用銼子銼物。“錯”又指磨,《廣雅•釋詁三》:“錯,磨也。”《現漢》:“錯:兩個物體相對摩擦。”台語 ts‘uaʔ-pieŋ(冰)是把冰塊放在倒置的類似刨子的工具上前後來回磋磨得來的冰屑,澆上糖汁、果汁等做消暑用的冰品(國語叫刨冰)。這種工具現在已經機械化、電動化了。

ts‘uaʔ-pieŋ(冰)本來是一個動賓結構的合成詞,ts‘uaʔ 是動詞磋磨,pieŋ(冰)是動詞 ts‘uaʔ 的賓語。ts‘uaʔ-pieŋ 就是把冰塊放在刨子上前後來回磋磨的動作,名詞化後把磋磨得來的冰屑也叫 ts‘uaʔ-pieŋ(冰)。動詞 ts‘uaʔ 的動作與“錯”的磋磨義相符。

“礤床(ㄘㄚˇ ㄔㄨㄤˊ)”是把瓜、蘿蔔等擦成絲狀、籤狀的器具,台語叫 ts‘aiʟ(菜)-ts‘uaʔ。把蘿蔔或甘薯放在礤床上前後磋磨,蘿蔔或甘薯就成為籤狀掉在下面,這個動作台語叫做 ts‘uaʔ-ts‘aiʟ(菜)-t‘au´(頭)及 ts‘uaʔ-han(番)-tsi´(藷),也叫 ts‘uaʔ-ts‘iam(籤);所得到的籤狀物叫做 ts‘aiʟ-t‘au´-ts‘iam(菜頭籤)及 han-tsi´-ts‘iam(番藷籤)。ts‘uaʔ-ts‘aiʟ(菜)-t‘au´(頭)及 ts‘uaʔ-han(番)-tsi´(藷)的 ts‘uaʔ 也和“錯”的磋磨意義相符。

“錯”字,《廣韻》倉各切(入聲、鐸韻),宕攝、一等、開口、入聲、清母。中古擬音 *ts‘ɑkɔ(董、王),上古擬音(鐸部)為 ts‘ɑk(董)或 ts‘ak(王)。宕攝、一等、開口、入聲字的韻尾 -k 在台語有弱化變為 -ʔ 而韻母成為 -aʔ 的例,如:搏,匹各切,p‘aʔ(擊、打);昨,在各切,tsaʔ(昨日,tsaʔ-dzit);惡,烏各切,aʔ(惡霸,aʔ-paʟ)等。韻母 -aʔ 導入介音 -u- 則成為 -uaʔ,“錯”字在台語應該有 ts‘uaʔ 的音。“錯”的 ts‘uaʔ 音可旁證同樣是宕攝、一等、開口呼、入聲字“博”字可讀 puaʔ

“錯(ts‘uaʔ)”是台語 ts‘uaʔ-han(番)-tsi´(藷)-ts‘iam(籤)的 ts‘uaʔ 的本字。這個 ts‘uaʔ 一般認為是“擦”字,但“擦”是晚起字。

希望本短文没有嚇到人。

廣告
本篇發表於 作者回應 並標籤為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關於“若”及“錯”(參閱<博賭•博局[puaʔ⊦-kiau`]>篇)

  1. 王先生 說道:

    《廣韻》在訓詁中的作用 羅偉豪
    古典作品中許多常用的字詞,在《說文》中往往不能直接解釋,而在《廣韻》中卻可以找到有關的義項。《左傳》君處北海,寡人處南海,唯是風馬牛不相及也。說文的釋義范圍太窄,不能解釋本文。《廣韻》釋義范圍較寬,這里應該是假借為放風之風的意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