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唸(seʔ⊦-seʔ⊦-liam⊦)──嘮嘮叨叨

碎碎唸(seʔ-seʔ-liam)──嘮嘮叨叨

  例句1:“連偶爾買件新衣服都可能會被老公「碎碎念」半天。”(2001.8.10.自由時報44頁)

例句2:“元浩後來在車上忍不住開始自言自語「碎碎唸」,李威則忙著打電話回家。”(2002.4.1.自由時報20頁)

例句3:“縱然不免有些民粹,也勝過每天「碎碎唸」沒完沒了。”(2005.1.5.自由時報15頁)

例句4:“伊若閣「碎碎唸」一直講,和伊拼總統。”(2003.5.14.自由時報19頁,漫畫。全句台語)(伊:i,他。若:naʔ,如果。閣:koʔ,再。)

例句5:“孔鏘出國没報備,豬哥亮「碎碎念」。”(2011.3.3.自由時報7頁,標題)(孔鏘:電子琴演奏家藝名。讀如 k‘ɔŋ-k‘iaŋ[k‘ɔŋʟ k‘iaŋ]。豬哥亮:ti-ko-liaŋ,綜藝及娛樂節目主持人藝名。)

例句裡的“碎碎唸”(“唸”或寫作“念”)是一個台灣話語詞,讀做 seʔ-seʔ-liam(《台閩》)或 se-se-liam、sue-sue-liam(《台話大》),嘮嘮叨叨,重複不停地說個沒完沒了的意思。

在台語,“唸(liam)”有嘮叨、絮叨的意思,例如一天到晚嘮嘮叨叨地說媳婦不是的婆婆叫做“雜唸大家(tsap-liam ta-ke)”。而 seʔ-seʔ-liam 的 seʔ-seʔ 是修飾 liam(唸) 的狀語,它由 seʔ 重疊而成。那麼 seʔ 又是什麼?台語 seʔ 的基本義是盤旋,疊音 seʔ-seʔ 也是盤旋的意義。而因為 seʔ-seʔ-liam(唸)的 seʔ-seʔ 是重複不停的意思,這個 seʔ-seʔ 的重複不停的意義應該是盤旋意義的引伸。因為盤旋是環繞着飛或走,有不停地轉(ㄓㄨㄢˋ)的意義。

盤旋意義的台語 seʔ 的本字如何?先說台語 seʔ 的義項。

台語盤旋義 seʔ 的義項

(1)盤旋、旋轉。例如:hui(飛)-ki(機)ti(佇)-t‘ĩ(天)-tieŋ`(頂)seʔ=飛機在天空盤旋;kim-ku-seʔ(金龜□)=金龜是一種深綠色甲蟲,把抓到的金龜用線的一端綁甲蟲的一腳,另一端綁在像筷子的竹條上,金龜就會繞着竹條飛,叫“kim(金)-ku(龜)-seʔ”。這是以前的小孩子喜歡玩的遊戲。

(2)轉(ㄓㄨㄢˋ)、繞。k‘iʟ(去)-kɔŋ(公)-hŋ´(園)-seʔ-tsit(一)-linʟ(輪)=去公園轉(ㄓㄨㄢˋ)一圈(或繞一圈);m(毋)-bat(別)-lɔ(路),seʔ-tsiã´(誠)-ku`(久)tsiaʔ(才)-kauʟ)-ui(位)=不知道路,繞了很久才到;seʔ-tuiʟ(對)-taŋ-kiã(東京)tŋ`(轉)-lai´(來)-tai´-pak(台北)=繞東京回到台北(没有直接回台北)。

(3)轉身;掉頭;折回。例如:tŋ`(轉)-seʔ=轉身;seʔ-t‘au´(頭)=掉頭;seʔ-toʟ(倒)- tŋ`(轉)・lai´(來)=半途折回來。

(4)閒逛;來回走。例如:seʔ-ke(街)=逛街;seʔ-ia(夜)-ts‘i(市)a`(仔)=逛夜市。

(5)金錢上的周轉。例如:tsioʔ(借)-tsit(一)-kua`(寡)-tsĩ´(錢)lai´(來)-tŋ`(轉)-seʔ=借一些錢來周轉(《台閩》)。

(6)量詞:圈。例如:seʔ-tsit(一)-seʔ(《閩方大》),台語不常用。

台語 seʔ-seʔ-liam(唸)的意義是重複不停地說,嘮嘮叨叨,嘮叨個不停。這個 seʔ 應當是義項(1)盤旋意義的 seʔ 的引伸。seʔ-seʔ 是 seʔ 的疊音,意義仍是盤旋,引伸而有重複不停、一遍又一遍的意義。

台語盤旋義 seʔ 的字

台語嘮嘮叨叨意義的 seʔ-seʔ-liam,報刊用“碎碎唸”表示,《台閩》用“踅踅唸”三個字書寫,而《台語正字》認為是 se/sue-se/sue-liam,書寫形式為“呰呰念”、“念”、“詍詍念”。

台語盤旋義的 seʔ,《台日大》用“旋”字;《普閩》用“踅”,其後的《台話大》、《國台》、《台閩》、《閩方大》等都用 “踅”字;《彙音寶鑑》用“ ”字;《台話大》另外認為“迣、𧺿、跇(se/sue)”與“踅(seʔ)”相同;《台語正字》用“呰”、“”、“詍”等。下面對於這些字逐一加以討論。

(一)旋

《說文•㫃部》:“旋,周旋,旌旗之指麾也。從㫃(ㄧㄢˇ),从疋;疋,足也。”《說文今釋》的譯文是:“旋,轉動,隨着旌旗的指揮。由㫃、由疋會意;疋是足的意思。”徐灝《段注箋》說:“旌旗,所以齊衆,執以指麾,令士卒望而前却。”(前却:前進或退却)。因此,“旋”的意義是士卒的腳隨着旌旗的指揮而前進或後退。從前進的姿勢變成後退時腳需要轉動向後,故《說文》說“旋”的意義是“周旋”。轉動是“旋”的本義。(“旌旗”是古代一種旗杆頂上用彩色羽毛做裝飾的旗子。)

《管子•小匡》:“平原廣牧,車不結轍,士不旋踵,鼓之而三軍之士,視死如歸。”打仗時士卒是要勇往直前的,腳是向前的,“旋踵”是轉動腳後跟,就是腳轉向後,也就是退却、退縮的意思了。因此,“士不旋踵”就是士卒不退却、不退縮。“旋”字由轉動腳(旋踵)引伸指旋轉,如《荀子•天論》:“列星隨旋,日月炤。”(炤:照)。“列星隨旋”指天上的星星以北極星為中心旋轉。“旋”另外還有圈子、返回等種種意義。

“旋”字的音,《廣韻》記錄似宣切(平聲、仙韻)及戀切(去聲、線韻)兩個音,現代漢語讀做ㄒㄩㄢˊ及ㄒㄩㄢˋ分別對應於《廣韻》的似宣切及辝戀切。“旋”字讀做ㄒㄩㄢˊ時主要指旋轉、返回;讀做ㄒㄩㄢˋ時指旋轉的,如旋風。

“旋”字台語只讀 suan´,與“似宣切”相符。

“旋”字雖有轉動、旋轉意義,但“旋”字在台語不讀 seʔ,台語盤旋義 seʔ 使用“旋”字是使用同義字。

(二)踅(國音ㄒㄩㄝˊ)

“踅”是後起字,《說文》、《玉篇》、《廣韻》都沒有收這個字,到了《集韻》才有這個字。“踅”字的書證從元代開始有用例,明清小說用得很多。

《集韻•入聲•薛韻》:“踅,旋倒也。似絕切。”“旋倒”的意思不容易了解,《辭源》說“踅”是盤旋的意思,所以“旋倒”就是盤旋了。盤旋是台語 seʔ 的基本義。

元•王實甫《西廂記》四本四折:“下下高高,道路曲折,四野風來,左右亂踅,我這裏奔馳,他何處困歇?”《雍熙樂府•粉蝶兒•蘇武牧羊》:“羊角風踅地踅天,鵝毛雪撲頭撲面。”(羊角風:旋風)。這兩個書證的“踅”都是前述義項(1)的盤旋的意思。

又,《水滸全傳》四十九回:“顧大嫂一踅,踅下亭心邊去。”這個“踅”是前述義項(3)的轉身、掉頭。

又,《老殘遊記》二回:“(老殘)搖著串鈴,滿街踅了一趟,虛應一應故事。”這裡的“踅”是前述義項(2)的轉(ㄓㄨㄢˋ)、繞的意思,“踅了一趟”就是“轉(ㄓㄨㄢˋ)了一圈”,台語的 seʔ-tsit(一)-linʟ(輪)了。

又,《金瓶梅》二回:“這婆子正開門,在茶局子裡整理茶鍋,張見西門慶踅過幾遍。”這裡的“踅”是義項(4)的來回走,“踅過幾遍”就是來回走過好幾次。

從這些書證可知,“踅”的意義可以說和台語 seʔ 的意義相同,現在要看“踅”字在台語有没有 seʔ 的音。

“踅”字的音是《集韻》似絕切(入聲、薛韻),山攝、三等、合口、邪母,《增補彙音》讀做 suat(官韻、下入、時母),與反切似絕切相符。《厦音典》把“踅”字讀做陰去聲的 suat 可能有誤;《彙音寶鑑》讀做 tsiet(堅韻、入聲、曾母)是明顯的誤讀,讀聲符折的音。《彙音寶鑑》又把“踅”字讀做 suat(觀韻、下入、時母),說“踅,枯也。”這個“踅”是“”的誤字(《廣韻•薛韻》:“,枯也。寺絕切。”)。

“踅”字台語讀 suat 是文讀音,白讀音有没有可能是 seʔ?現在把幾個跟“踅”同樣是薛韻裡的合口字表列如下:

台語

反切

開合

文讀

        白讀      

例詞

情雪切

tsuat

tseʔ(漳厦)/tsəʔ(泉)

絕種

相絕切

suat

seʔ(漳厦)/səʔ(泉)

落雪

傾雪切

k‘uat

k‘ueʔ(漳)/k‘eʔ(厦)/k‘əʔ(泉)

欠缺

昌悅切

ts‘uat

ts‘ueʔ(漳)/ts‘eʔ(厦)/ts‘əʔ(泉)

啜氣

“踅”是似絕切,跟上表同樣是薛韻裡的合口字,依上面的表類推,“踅”的台語白讀音是 seʔ(漳厦)/səʔ(泉),或 sueʔ(漳)/seʔ(厦)/səʔ(泉)。《閩方大》記錄的是 seʔ(漳厦)/səʔ(泉);《台日大》也說盤旋義的台語是漳、厦腔 seʔ,泉腔səʔ

“踅”字既有盤旋、轉(ㄓㄨㄢˋ)、轉身、繞、來回走等的意義,在台語又有 seʔ(漳厦)/səʔ(泉)的音,“踅”字是台語盤旋義 seʔ/səʔ 的本字。

(三)

《彙音寶鑑》嘉韻、下入、時母(seʔ):“(閩省方音),旋轉謂返。”返回,台語說 tŋ`,一般用“返”字(本字是轉),故“返”是台語 tŋ`-seʔ,旋轉的意思。但字書没有“”這個字,應該是方言自造字,但沒有通行。

”字從車,舌聲。車輪是旋轉的,故選擇“車”為形符;“舌”字台語文讀音 siet,與 seʔ 接近,故用“舌”為聲符,造了“”字。

現在已經知道台語旋轉義 seʔ 的本字是“踅”,這個“”字應該丟棄。

(四)迣(ㄓˋ)

《台話大》說:“周遊曰踅(seʔ),同迣、𧺿、跇(se)。”

“迣”字的音,《廣韻》征例切(去聲、祭韻),台語讀 tseʟ;《集韻》力制切(去聲、祭韻),台語讀 le;《集韻》力切(去聲、薛韻),台語讀 liet。“迣”字讀這三個音時,字義都是遮攔。“迣”字又讀《集韻》丑例切(去聲、祭韻)(跇的或體),台語讀 t‘eʟ,字義是超越。

“迣”字没有盤旋、旋轉意義,在台語也不讀 se,“迣”字與台語盤旋義 se/seʔ 無關。

(五)𧺿(ㄔˋ)

《玉篇•走部》說“𧺿”同“𧼪”,而“𧼪,丑世切,渡也,超特也。”《集韻•祭韻》則說“𧺿”是“跇”的或體,“跇,丑例切,說文:述也。一曰踰也。或从辵(迣),从走(𧺿)。”

依《玉篇》的丑世切及《廣韻》的丑例切,“𧺿”字的台語讀音是 t‘eʟ

“𧺿”字没有盤旋意義,在台語也不讀 se,“𧺿”字與台語盤旋義的 se/seʔ 無關。

(六)跇(ㄧˋ;ㄔˋ)

《玉篇•足部》:“跇,翼世、丑世二切,超踰也。”《廣韻•去聲•祭韻》:“跇,超踰。餘制切。”又“跇,跳也,踰也。丑例切。”“跇”字並沒有盤旋的意義,字音則台語讀 i(《彙音寶鑑》。對應餘制切),而丑例切則應該讀 t‘eʟ

“跇”字台語不讀 se,字義也没有盤旋的意義,“跇”字與台語盤旋義 se/seʔ 無關。

(七)呰

《台語正字》說“呰”讀做 seʟ/sueʟ,是發牢騷的樣子,如“呰呰念”。

《廣韻•上聲•紙韻》:“呰,口毀。說文:苛也。將此切。”

《集韻》對“呰”字記錄六個讀音,如果依字義來分,可分為三類:

(1)當做“詆毀”(苛)意義解釋時,“呰”讀做才支切(平聲、支韻)及蔣氏切(上聲、紙韻)。蔣氏切相當於《廣韻》的將此切。

(2)當做“此”意義解釋時,“呰”讀做津私切(平聲、脂韻)、蔣氏切(上聲、紙韻)、資昔切(入聲、昔韻)。

(3)當做語辭(助詞)意義解釋時,“呰”是“些”的或體,讀做思計切(去聲、霽韻)及四箇切(去聲、箇韻)。

從字音上來說,“思計切”(國音ㄒㄧˋ)在台語讀 seʟ/sueʟ(陰去),但 se-se-liam 的 se 是陽去聲,聲調不符。而“呰”讀思計切時,“呰”是“些”的或體,“些”是古代楚地習用的語末助辭,但 se-se-liam 的 se 並不在語末。

從字音及字義來說,“呰”不是 se-se-liam(唸)的 se 的本字。

(八)

《台語正字》說“”的音是 seʟ/siet,“念”是囉囉嗦嗦咕嚕。

《廣韻•去聲•祭韻》:“樂。說文曰:多言也。亦作㖂。餘制切。”《說文•口部》:“,多言也。从口,世聲。《詩》曰:‘無然。’”“多言”就是話多的意思,“”重疊使用。 “無然”是《詩經•大雅•板》的一句話(今本作“泄泄”),意思是“不要這樣喋喋不休”(《說文今釋》)。因此“”和台語 se-se-liam(唸)的意義差不多,《說文》也說“”字的音是“世聲”,也許台語嘮叨義 se-se-liam(唸)的 se-se 是“”。可是“”的音是《廣韻》餘制切,國語讀ㄧˋ,台語讀 i。不過《集韻》另外給“”字一個讀音“私列切”(入聲、薛韻)。“私列切”屬山攝、三等、開口呼、心母,台語讀 siet(陰入)。而山攝、三等、開口呼薛韻的字有一個“扒”字,字音分別切,台語文讀音 piet,白讀音 peʔ(掰開),而合口呼薛韻的字則有絕(tseʔ)、雪(seʔ)、說(sueʔ/seʔ)等讀 -eʔ 韻的字,因此,“(私列切)”應當可以讀 seʔ(因白讀而轉為陽入)。

”是話多,在台語又可讀 seʔ-seʔ,台語嘮叨義的 seʔ-seʔ-liam 可認為是“唸”。

(九)詍

《台語正字》說“詍”同“”,“詍詍念”同“念”。

《說文•言部》:“詍,多言也。从言世聲。《詩》曰:‘無然詍詍。’”今本《詩經•大雅•板》把“詍詍”寫作“泄泄”。

《廣韻•去聲•祭韻》:“詍,多言。餘制切。”《集韻》則另外給“詍”字時制切(去聲、祭韻)及私列切(入聲、薛韻),字義一樣都是語多、言多。依據《集韻》的“時制切”及“私列切”則“詍”字在台語讀 se 及 seʔ(參見前面“”字討論)。

“詍”字既有話多的意義,在台語又讀 seʔ 及 se,“詍”字是台語嘮叨義 seʔ-seʔ-liam(唸)或 se-se-liam(唸)的 seʔ/se 的本字。

(十)碎

台語嘮叨義的 seʔ-seʔ-liam(唸)或 se/sue-se/sue-liam(唸),報刊用“碎碎唸”三個字書寫。“碎”字國語讀ㄙㄨㄟˋ[suei],和 sue 的音接近,因此,“碎碎唸”應當是記錄 sue-sue-liam 的字。

《現漢》(五版1308頁)說“碎”有“說話嘮叨”的意義(形容詞),例如:嘴太碎;閑言碎語。並且說“碎嘴子”是方言詞,指說話絮煩(形容詞)及指愛說話並且一說起來就沒完的人(名詞)。這樣說來,報刊用“碎碎唸”書寫台語嘮叨義 sue-sue-liam 在義理上是說得通了。問題是“碎”字在台語有没有 sue 的音。

“碎”字,《廣韻》蘇內切(去聲、隊韻),蟹攝、一等、合口、心母,台語韻書《彙音寶鑑》讀 ts‘uiʟ(陰去);早期閩南語韻書《彙音妙悟》讀 ts‘ui(陽去),《增補彙音》讀 ts‘uiʟ,《雅俗通》讀 ts‘uiʟ;《厦音典》讀 ts‘uiʟ 及 suiʟ,没有一個讀 sue

“碎”是蟹攝、一等、合口呼的字,而蟹攝、一等、合口呼灰、賄、隊韻的字在台語音讀時,有讀 -ue 韻的,有讀 -ui 韻的,也有 -ue/-ui 兩韻的。讀 -ue 韻的如:杯,pue;配,p‘ueʟ;內,lue;罪,tuse;灰,hue 等等。讀 -ui 韻的有:推,t‘ui;腿,t‘ui`;催,ts‘ui;雷,lui´ 等等。-ue/-ui 韻兩讀的有:梅,bue´/mui´;對,tueʟ/tuiʟ 等數量不多。從蟹攝、一等、合口的韻母擬音 -u¢i(董同龢)或 -wɒi(王力)來看,-ui 韻應當是 -ue 韻的進一步音變(受介音 -u- 的影響而元音高化),因此,“碎”也可能經過讀音 sueʟ 的階段,而因白讀而聲調變為陽去,“碎”字就可能有 sue 的音了。因此,用“碎碎唸”三個字書寫台語嘮叨義 sue-sue-liam,在字義、字音方面都說得通的。

以董同龢所擬中古音韻母 -u¢i 為例,音變過程可能如下:

說明:1主要元音 ¢ 受高元音介音 -u- 的影響而高化成為 e。2韻尾 -i 脫落。3主要元音繼續高化成為 i。

台語嘮叨義 seʔ-seʔ-liam 的 liam

台語 seʔ-seʔ-liam 的 liam 是動詞說話,尤其指說責備的話。這個 liam 是“念”或“唸”。

“念”的本義是常常想着。《說文•心部》:“念,常思也。”而誦讀也叫“念”,這是後起義,如《舊唐書•韋溫傳》:“溫七歲時,日念《毛詩》一卷。”“念”的誦讀意義現在台灣用“唸”字,大陸則簡化而用“念”字。其實“唸”是古已有的字,用於聯綿詞“唸㕧”(ㄉㄧㄢˋ ㄒㄧˋ),呻吟的意思。《說文•口部》:“唸,唸㕧,呻也。”呻即呻吟。這個“唸”現在借來做“念”的區別字,給它誦讀的意思。

誦讀台語說 liam,就是“唸”字,如唸經(liam-kieŋ)=誦經、讀經;唸咒(liam-tsiuʟ)。“唱”也叫唸(liam),如唸歌(liam-kua)=唱歌。說話,尤其說責備的話也叫唸(liam),如雜唸(tsap-liam)=絮叨;seʔ-seʔ-liam(唸)=嘮嘮叨叨。

結論

(1)台語嘮叨義 seʔ-seʔ-liam(唸)或 se-se-liam(唸)的 seʔ-seʔ/se-se 的本字可以從兩個方面來看:第一,如果 seʔ/se-seʔ/se 是“重複不停”的意義的話,那麼 seʔ/se-seʔ/se 是陽入聲的 seʔ-seʔ,本字是“踅踅”,因“踅”有旋轉的意義,由旋轉可引伸重複不停(周而復始、沒完沒了)的意義。第二,如果 seʔ/se-seʔ/se 是“話多”(嘮叨當然話多)的意思的話,那麼 seʔ-seʔ 是“”,se-se 是“詍詍”,因為“”和“詍詍”本來就是話多的意思。

(2)“碎”有說話嘮叨的意義,在台語又可讀 sue,“碎碎唸”可認為是台語嘮叨義 sue-sue-liam 的書寫形式。

附論1. 台語“踅踅唸”的結構

  台灣話“踅踅唸(seʔ-seʔ-liam)”是一個合成詞,是由“踅踅”及“唸”組成的合成詞,“踅踅”是詞綴,“唸”是詞根(《漢語詞彙結構論》264-266頁,周荐著,2004年,上海辭書出版社)。在現代漢語這種AAB式的合成詞(也叫派生詞)還不少,例如:溜溜轉、泡泡糖、毛毛蟲、碰碰車、悄悄話等等。在台灣話除“踅踅唸”之外,還有: kim-kim-k‘uãʟ(金金看)、tiam-tiam-t‘iã(聽)、liu-liu-k‘iʟ(溜溜去)、mi´-mi´-beʔ(綿綿欲)、p‘i-p‘i-ts‘uaʔ(瘛)、ko-ko-tĩ´(膏膏纏)等等,數量應該也不少。有時詞綴與詞根之間插入 a`(仔),例如:ban-ban-na`-kɔŋ`(慢慢仔講)、un´-un´-na`-kiã´(緩緩仔行)。

在AAB式的合成詞,雙音節詞綴成分的A通常是有意義的,例如國語的毛毛蟲的“毛”表示這種蟲身上有很多毛;泡泡糖的“泡”表示這種糖果可以吹出泡來;碰碰車的“碰”表示這種車可以碰撞。又如台語 kim-kim-k‘uãʟ(看)的 kim(金)是形容眼睛明亮;seʔ-seʔ-liam(唸)的 seʔ(踅)的意義是旋轉,seʔ-seʔ(踅踅)用來修飾說話(唸)像旋轉一樣重複不停地說。

台語“唸(seʔ-seʔ-liam)”及“詍詍唸(se-se-liam)”是“踅踅唸(seʔ-seʔ-liam)”的同義詞,“”和“詍詍”也是一個雙音節疊字詞綴。“”、“詍”是話多的意思,“”和“詍詍”是疊字詞,修飾“唸”,表示說話多,重複不停地說。

附論2.  “旋”“踅”是同源

  “旋”字的甲骨文是(止)是脚,是足,都有行走的意義,而第一個甲骨文的左邊及第二個甲骨文的上邊表示一根旗子,旗杆上端有裝飾品旗旒(即後來楷書的“㫃”),整個字的造字本意是“會人於旌旗下周旋之意”(《甲骨文字典》)或“字象人持旗行走以周旋之意。本義是周旋。”(《殷墟甲骨文引論》)。小篆大致保留甲骨文第一個字的形狀,楷書變成“旋”,仍然是從㫃,從足(疋是足)。《說文》也說:“旋,周旋,旌旗之指麾也。”徐鍇《繫傳》:“人足隨旌旗也。”而《說文今釋》的譯文是:“旋,轉動,隨着旌旗的指揮。”把“旋”譯做“轉動”。

對於旋(ㄒㄩㄢˊ)字《辭源》舉出:盤旋、旋轉;返還、歸來;傾刻、不久;懸鐘之環;小便;通“璇”等六個義項。《現漢》則舉出:旋轉;返回、歸來;圈兒;毛髮成旋渦狀的地方;不久、很快地、姓等六個義項。

“踅”是後起字,始見於《集韻》。有人認為“踅”是形聲字,從足,折聲。作者認為應該是會意字,從足,從折;因為“踅”有半途折回來的意義。

《集韻•入聲•薛韻》:“踅,旋倒也。似絕切。”“旋倒”是什麼?《辭源》對於“踅”的解釋是盤旋;《漢大字》對於踅的解釋是:1盤旋;2轉,折身轉去;3來回走。《現漢》的解釋是:來回走;中途折回。

“旋”的本義是轉動,“倒(ㄉㄠˋ)”是前後顛倒(ㄉㄠˇ),因此“旋倒”的意義應該是“向後轉”了。由向後轉引伸就是轉身、中途折回;再由中途折回引伸為來回走了。

比較“旋”與“踅”的意義,有些地方相同或相近,在語音上又有陰陽對轉(陽入對轉)的關係,“旋”和“踅”應該是同源。

現在把“旋”和“踅”的韻攝、開合、等第、中古擬音等表列如下:

項目

反切

《廣韻》似宣切

《集韻》似絕切

《廣韻》韻部

平、仙

入、薛

山攝

山攝

開合

合口

合口

等第

三等

三等

中古韻母擬音*

-juæn

-juæt

中古聲母擬音*

邪母,z-

邪母,z-

中古擬音*

zjuæn

zjuæt

台語文讀音

suan´(陽平)

suat(陽入)

台語白讀音: 漳腔

seʔ

泉腔

ʔ

厦腔

seʔ

國語

ㄒㄩㄢˊ

ㄒㄩㄝˊ

*依董同龢擬音,見董著《漢語音韻學》。

從上面這個表可知:在中古音及台語文讀音,“旋”和“踅”的聲母相同,介音相同,主要元音相同,不同的只在韻尾,“旋”是 -n,“踅”是 -t,而 n 和 t 的發音部位相同,韻尾 -n 和 -t 有轉換的條件。因此,“旋”和“踅”是陽入對轉的關係,“旋”和“踅”是同源,先有“旋”然後衍生出“踅”來。

廣告
本篇發表於 s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3 Responses to 碎碎唸(seʔ⊦-seʔ⊦-liam⊦)──嘮嘮叨叨

  1. 古華光 說道:

    劉先生,
    seʔ⊦-, 或為"絮".
    以上供參考.
    古華光 敬上

    • chenfra 說道:

      支持古先生的提議,查看數部字典,尤其是《中文wiktionary》羅列中、曰、韓、越等漢字音,又參照中國普通話「絮絮不休」的詞例,台語漢字寫作「絮絮念」較合理。

    • 劉建仁 說道:

      “絮" 字有連續重複的意義(《漢語大字典》),但 “絮" 字台語似不讀 seh8。絮,《廣韻》息據切(去聲、御韻、心母),遇攝開口三等,台語讀 si3/su3/sir3,不讀陽入聲的 seh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