晃頭仔(hãiʟ-t‘auˊ-aˋ)──搖頭晃腦者(米酒)

晃頭仔(hãiʟ-t‘au´-a`)──搖頭晃腦者(米酒)

  例句1:“(在台灣)住了這麼久,他真不了解台灣人,米酒就是「晃頭仔」。”(2011.11.9.自由時報A4頁)

例句2:“米酒台灣話又叫「駭桃」(搖頭),這一個典故的由來已經逐漸消失。”(2011.7.30.自由時報A17頁)

例句1的“晃頭仔”是一個台灣話語詞,讀做 hãiʟ-t‘au´-a`。台語 hãiʟ 是搖晃(晃,ㄏㄨㄤˋ)、擺動,hãiʟ-t‘au´ 是擺動頭、搖晃腦袋。hãiʟ-t‘au´(頭)本來是動詞,加了後綴 a`(仔)後變成名詞,hãiʟ-t‘au´-a` 就是搖晃腦袋者。據說,因為米酒是合成酒,喝多了腦袋會自主或不自主地搖來搖去、晃來晃去,所以一般大眾就把米酒叫做 hãiʟ-t‘au´-a`,意思是喝了會搖晃腦袋的東西(酒)。

例句2的“駭桃”是跟例句1“晃頭”相同的台灣話語詞,讀做 hãiʟ-t‘au´。“駭(ㄏㄞˋ)”字的意義是震驚,和搖晃無關;“桃”字國語讀ㄊㄠˊ,和“頭”的台語讀音 t‘au´ 相同。“駭桃”很明顯是使用“駭桃”二字的國語讀音ㄏㄞˋ ㄊㄠˊ[hai` t‘au´]來表示台灣話的 hãiʟ-t‘au´(hãiʟ 是鼻化音)。

例句1用“晃頭仔”三個字記錄台灣話 hãiʟ-t‘au´-a`,“頭”和“仔”是對的,但“晃”有問題。“晃”有兩個讀音,讀做上聲ㄏㄨㄤˇ時是明亮、閃過等意義,讀做去聲ㄏㄨㄤˋ時是搖、擺的意義(見《漢大字》)。而“晃”字的中古音是《廣韻》胡廣切(上聲、蕩韻),宕攝、一等、合口、匣母,台語讀 hɔŋ`(《彙音寶鑑》)。宕攝的字在台語一般不讀 -ãi 韻,“晃”字在台語不讀 hãiʟ,例句1用“晃”字記錄台語搖晃義的 hãiʟ 是使用同義字。

台語 hãiʟ 的詞義

一隻手或兩隻手前後來回擺動,國語叫“甩手(ㄕㄨㄞˇ ㄕㄡˇ)”,台語叫 hãiʟ-ts‘iu`(手),所以台語 hãiʟ 相當於國語“甩”。“盪鞦韆”,台語說 hãiʟ-ts‘ien(韆)-ts‘iu(鞦),台語 hãiʟ 相當於國語“盪”。舊式掛鐘的鐘擺左右不停地擺來擺去,台語叫hãiʟ-lai´(來)hãiʟ-k‘iʟ(去),台語 hãiʟ 相當於“擺”、“擺動”。女人把低垂的頭從前面往後面急速地晃動,頭髮也隨之擺動,國語叫“甩頭”,台語叫 hãiʟ-t‘au´(頭),台語 hãiʟ 相當於“甩”。搖頭晃腦、腦袋左右搖來晃去,台語也叫 hãiʟ-t‘au´(頭),hãiʟ 相當於“搖晃”。台語 hãiʟ 的前面可以加疊音前綴形容詞 tɔŋ-tɔŋ(盪盪),tɔŋ-tɔŋ-hãiʟ 指搖搖晃晃。

從上面的例詞例語可知台語 hãiʟ 有甩、盪、擺動、搖晃等意義,一般用於描述懸垂物體的前後或左右擺動。頭部下垂時也可以比擬懸垂物體。

台語 hãiʟ-ts‘ien-ts‘iu(=盪鞦韆)也說 hĩʟ-ts‘ien-ts‘iu,如《厦英》、《台日大》、《普閩》、《綜台基》、《台大字》、《國台》、《台閩》等。這表示 hãiʟ 與 hĩʟ 應該有音變關係。

另外,在台語把物件經過擺動的動作移動位置也叫 hãiʟ。例如把袋裝貨用雙手從地上抓起來,經過雙手的擺動把它移放在肩膀上,台語叫 hãiʟ-k‘i`(起)-lai´(來)-kieŋ(肩)-kaʔ(胛)-t‘au´(頭)。又如單手拿東西利用擺動手的力量把東西丟給別人,也叫 hãiʟ。例如 hãiʟ-kueʟ(過)-lai´(來)-hɔ(予)・ɡua`(我)=丟過來給我。

台語 hãiʟ 的前人用字

台語搖晃義 hãiʟ 的用字,《台日大》用“擲”字,《綜台基》建議用“”及“”,並說 hãiʟ 是同安話。《台話大》、《台大字》、《國台》、《台語正字》、《台語字彙》等用“”字;《台閩》用“幌”字;《閩方大》用“絯”字,但說是近音字。下面對於前人用字“擲”、“”、“絯” 、“幌”、“”五個字做一個檢討。

(一)擲(國音ㄓˋ)

“擲”字的意義是扔、拋、投,並沒有搖晃或擺動的意義,而“擲”字的音是直炙切(入聲、昔韻),梗攝、三等、開口、入聲、澄母,國語讀ㄓˋ,台語讀 tiek(《彙音寶鑑》),與反切相符。

“擲”字沒有搖晃、擺動的意義,台語又不讀 hãiʟ,“擲”字應該和台語搖晃義 hãiʟ 無關,但是國語的扔、拋、投台語說 hĩʟ,而 hĩʟ 可能音變為 hãiʟ,因為高元音 i 有變為複元音 ai 的現象(見徐通鏘《語言論》186-189頁),例如台語:屎,si` → sai`;知,ti → tsai;指,tsi` → tsãi` 等。又如 hãiʟ-ts‘ien-ts‘iu(=盪鞦韆)又說 hĩʟ-ts‘ien-ts‘iu,也說明 hĩʟ 和 hãiʟ 是同義詞,有音變關係。

這樣說來,《台日大》用“擲”字書寫台語搖晃義的 hãiʟ,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了(扔、投義的 hĩʟ,《台日大》也是用“擲”字),不過,“擲”字在台語不讀 hãiʟ 或 hĩʟ

(二)(國音ㄏㄞˋ)

《廣雅•釋詁一》:“,動也。”《玉篇•手部》:“,胡改切,撼動也。”《集韻•未韻》:“,動搖皃。許旣切”而撼動就是搖動,和台語 hãiʟ 的詞義差不多。

”字的音,《廣韻》記錄的是胡改切(上聲、海韻),與“亥”字同音,台語應當讀 hai(陽上,併入陽去)。《集韻》記錄下改切(上聲、海韻)、許旣切(去聲、未韻)、于貴切(去聲、未韻)、戶代切(去聲、代韻)四個音,其中“許旣切”是止攝、三等、開口、去聲、曉母,依反切許旣切,“”字在台語應該讀 hiʟ。而止攝、三等、開口呼的字在台語文讀時大多讀 -i 韻,白讀時有讀 -ai 韻的例。如:知,陟離切,ti/tsai;利,力至切,lilai;屎,式視切,si`/sai`;指,職雉切,tsi`/tsãi`(鼻化);等等,故“(許旣切)”也可以從文讀音 hiʟ 音變為白讀音 haiʟ,再鼻化(如“指”)則成為 hãiʟ 了。

”字有搖動的意義,可引伸為搖晃、擺動,在台語可讀 hãiʟ,“”應該是台語搖晃義 hãiʟ 的本字了。

(三)絯(國音ㄏㄞˋ)

《廣韻》對“絯”字記錄兩個音,字義不同。讀做古哀切(平聲、咍韻)時,字義是“絯,挂也。”讀做侯楷切(上聲、駭韻)時,字義是“絯,大絲。”兩個讀音都沒有搖晃的意義。

在台語讀音方面,“絯”字讀古哀切時,台語讀 kai,讀侯楷切時台語讀陰上聲 hai`(《彙音寶鑑》、《厦音典》),但因反切上字“侯”是全濁聲母“匣”,台語應該還可以讀陽上聲(併陽去聲)的 hai,hai(陽去)則跟 hãiʟ(陰去)音近,所以《閩方大》說“絯”是 hãiʟ 的近音字。

“絯”字沒有搖晃、擺動的意義,但在閩南語可讀 hai,故“絯”是閩南語搖晃義 hãiʟ 的近音假借字。

(四)幌(國音ㄏㄨㄤˇ)

“幌”本來指帳幔、布簾,唐宋後指酒店掛在門口的布做的招子,叫做“幌子”。“幌子”受風吹動則搖晃,由此引伸“幌”有“搖晃”的意義,如:《西遊記》第三回:“那猴王惱起性來,耳朵中掣出寶貝,幌一幌,碗來粗細。”“幌一幌”相當於台語的 hãiʟ-hãiʟ 了。

“幌”字的音是《廣韻》胡廣切(上聲、蕩韻),宕攝、一等、合口呼、匣母,台語讀做陰上聲 hɔŋ`(《彙音寶鑑》、《厦音典》)。宕攝、一等、合口呼的字在台語沒有讀 -ãi 韻的例,甚至整個宕攝的字也沒有讀 -ãi 韻的例,因此,“幌”字雖有搖晃的意義,但在台語不讀 hãiʟ(或 hĩʟ),用“幌”字書寫台語搖晃義的 hãiʟ 是使用同義字。

(五)(國音ㄜˋ)

”字是《綜台基》對於台語搖晃義 hãiʟ(及 hĩʟ)的“擬字”。造字本意是從手、獻聲(台語 hienʟ → hĩʟ → hãiʟ)。其實漢字裡本來就有這個“”字,字義是擊,字音是《廣韻》才割切(入聲、曷韻),台語讀 tsat;及五割切(入聲、曷韻),台語讀 ɡat,國語讀ㄜˋ。

”字筆劃太多,又容易和本有的字音混淆,並不切實際。

作者見解──棄

“盪鞦韆”台語說 hãiʟ-ts‘ien(韆)-ts‘iu(鞦),也說 hĩʟ-ts‘ien-ts‘iu,可見 hãiʟ 和 hĩʟ 是同義詞,是同一個詞的不同語音形式,而 hãiʟ 可能是 hĩʟ 的進一步音變,因為元音高化到最高 i 後有變為複元音 ai 的現象(見徐通鏘《語言論》186-189頁)。

台語語音為 hĩʟ 的詞主要表示扔、丟的意義,hĩʟ-ts‘ien-ts‘iu 的 hĩʟ 可能是扔、丟的引伸。鞦韆是一種運動和遊戲的用具,在類似門框的架子上繫上兩根長繩或鐵鏈,下面栓上一塊橫板,人可坐在或站在這個橫板上,兩手抓住繩子(或鐵鏈),利用自身的脚蹬板的力量或由別人推動橫板,使人在空中前後擺動。由別人推動時一般用手把橫板及人用力往前推,盪回來時再推,越推越高。這種用手往前推橫板的動作也可以說是扔、丟的動作,所以“盪鞦韆”台語就叫“hĩʟ-ts‘ien-ts‘iu”了。

盪鞦韆時鞦韆是前後擺動的,於是 hĩʟ/hãiʟ 就引伸出擺動、搖擺、搖晃的意義了。例如:hĩʟ-sak=丟棄;hĩʟ-kiu´(球)=扔球、投球;hĩʟ-ts‘iu`(手)=擺動手、甩手。hĩʟ-ts‘iu` 也說 hãiʟ-ts‘iu`,但 hĩʟ-kiu´ 不說 hãiʟ-kiu´,hĩʟ 和 hãiʟ 已經分工了。

台語扔、丟意義 hĩʟ 的本字為何?《普閩》及《閩方大》用“獻”字。“獻”字的音是《廣韻》許建切(去聲、願韻),山攝、三等、開口、曉母,台語讀 hienʟ。而山攝、三等、開口的字在閩南語白讀時有讀做 -ĩ 韻的例,如:偏,p‘ĩ;纏,tĩ´;扇,sĩʟ 等等(不過元、阮、願韻的字卻不讀 -ĩ 韻),因此“獻”字也應該可以讀 hĩʟ

“獻”字的本義是向神祖奉獻祭牲,後來泛指“恭敬地送上”,引伸指表現給人看。“獻”字的字義跟扔、丟扯不上關係,《閩方大》等用“獻”字書寫閩南語扔、丟意義的 hĩʟ,應該是同音字的假借。

作者認為台語扔、丟意義 hĩʟ 的本字可能是“棄”字。

“棄”的意義是扔掉(《現漢》),“扔”就是台語的 hĩʟ,如“扔球”台語說 hĩʟ-kiu´(球)。因此,“棄”應該有台語 hĩʟ 的意義。

“棄”字的音,《廣韻》詰利切(去聲、至韻),止攝、三等、開口呼、去聲、溪母,台語讀做 k‘iʟ(陰去聲)。而李新魁說:“(中古)曉與匣歸(上古)溪。”(李新魁《語言學論集》448頁,中華書局,1994年)。換句話說,上古溪母(k‘-)可音變為中古曉母(x-,用 h- 表示),而曉母現代台語讀 h-。所以“棄”字在台語可音變為 hiʟ,鼻化則 hĩʟ 了。

這種上古溪母(k‘-)變為現代音 h-,在其他漢語方言也有例子,如下表(摘錄自《漢語方音字滙》。這些字的上古音聲母都是k‘-):

中      古      音

梅縣

廣州

陽江

詰利切(去、至、溪)

hiɔ

heiɔ

heiɔ

止攝開口三等

去既切(去、未、溪)

hiɔ

heiɔ

heiɔ

止攝開口三等

去訖切(入、迄、溪)

k‘ɛtɔ

hŒtɔ

hŒtɔ

臻攝開口三等

苦格切(入、陌、溪)

hakɔ

hakc

hakc

梗攝開口二等

苦角切(入、覺、溪)

hɔkɔ

hɔkc

hɔkc

江攝開口二等

枯我切(上、哿、溪)

ck‘ɔ

c

c

果攝開口一等

上古溪母(k‘-)變為 h-,閩南語也可以找出兩個例子(見周長楫等《厦門方言研究》第二章<厦門方言同音字表>):“恢”,苦灰切(平聲、灰韻),蟹攝、合口、一等、平聲、溪母,厦門話讀 he;“”,苦哀切(平聲、咍韻),蟹攝、開口、一等、平聲、溪母,厦門話讀 hai。

由此可見,在台語把溪母字“棄”讀做 hiʟ(聲調維持陰去),應該說得通;hiʟ 鼻化則成 hĩʟ(扔、丟),複元音化則成 hãiʟ(由扔引伸為擺動、搖晃)(陰聲字的鼻化有例,如:“可”,台語讀 k‘ɔ)`;“好”,台語讀 hɔ)ʟ,如好色,hɔ)ʟ-siek;“指”,讀 tsãi`,如尾指,be`-tsãi`)。

“棄”字的本義是扔掉,引伸為扔、丟,再引伸為盪、擺動、搖晃,在台語可讀 hĩʟ 及 hãiʟ, “棄”是台語 hãiʟ/hĩʟ-ts‘ien(韆)-ts‘iu(鞦)(=盪鞦韆)的 hãiʟ/hĩʟ 的本字。

結論

台灣話搖晃義 hãiʟ 的本字是“”或“棄”。但搖晃腦袋義 hãiʟ-t‘au´(頭)的 hãiʟ 應該用“”字,因為台灣話只說 hãiʟ-t‘au´(頭),不說 hĩʟ-t‘au´(頭)。台語米酒義 hãiʟ-t‘au´-a` 的本字是“頭仔”。

廣告
本篇發表於 h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