褻世褻症(siaʟ-siʟ-siaʟ-tsieŋʟ)──丟人現眼

褻世褻症(siaʟ-siʟ-siaʟ-tsieŋʟ)──丟人現眼

  例句:“另一位中年男子也表達對某人的不滿……他說某人做得「褻世褻症」,太太還有臉拜票,實在「足褻世」。”(2012.1.4.自由時報A4頁)

例句裡的“褻世褻症”和“足褻世”是台灣話慣用語,前者讀做“siaʟ-siʟ-siaʟ-tsieŋʟ”,意思是“丟人現眼”;後者讀做“tsiɔk-siaʟ-siʟ”,意思是“很丟臉”(“足[tsiɔk]”:很;非常)。

“丟人現眼”的意義是“在衆人面前丟臉出醜”(《成語大典》)。“丟人”指“丟臉”,“丟臉”指“失去體面;不光彩”。“現眼”指“丟人;出醜”。“出醜”指“顯露出醜態;丟人現眼”(以上均見《現漢規範》)。

台語“褻世褻症(siaʟ-siʟ-siaʟ-tsieŋʟ)”(=丟人現眼)的用字有問題。

“褻”字的本義是家居時穿的便服,也指內衣,並由內衣意義引伸為親近、輕慢、淫穢(《形義分析》),但這些意義都跟丟人現眼連不上關係,報紙使用“褻”字書寫 siaʟ-siʟ-siaʟ-tsieŋʟ 的 siaʟ,大概是因為國語語音ㄒㄧㄝ與台語語音 sia 有對應規律所致,例如:“邪”,國語ㄒㄧㄝˊ,台語 sia´;“寫”,國語ㄒㄧㄝˇ,台語 sia`;“瀉”,國語ㄒㄧㄝˋ,台語 siaʟ;“謝”,國語ㄒㄧㄝˋ,台語 sia 等。但事實上,“褻”字的台語讀音是 siet,國語讀音是ㄒㄧㄝˋ,並不符合上面所說的對應關係。

“症”本來是“證”的俗字,指病象或疾病,不過現在“症”和“證”都是正體字,“症”用於症狀、急症等詞(中醫學“證候”仍用“證”字),“證”用於證明、證據等詞,但不管如何,“症”和“證”都和丟人現眼没有關係。不過,“症”台語讀做 tsieŋʟ(《厦音典》),因此報紙用“症”字書寫台語 siaʟ-siʟ-siaʟ-tsieŋʟ 的 tsieŋʟ 是借用同音字。

另外,報紙用“世”字書寫 siaʟ-siʟ-siaʟ-tsieŋʟ 的 siʟ 可能是對的,下面將會討論到。“世”字《廣韻》舒制切(去聲、祭韻),台語文讀音 seʟ,白讀音 siʟ。例如:世界,seʟ-kaiʟ;身世,sin-seʟ;出世,ts‘ut-siʟ(=出生);一世人,tsit-siʟ-laŋ´(=一生);前世,tsieŋ´-siʟ 等。所以,用“世”字書寫 siʟ,在語音上是對的。

丟人現眼意義的台語 siaʟ-siʟ-siaʟ-tsieŋʟ,也說 siaʟ-siʟ-tsieŋʟ、siaʟ-siʟ。siaʟ-siʟ-siaʟ-tsieŋʟ 可能是 siaʟ-siʟ-tsieŋʟ 的擴充形(從三字格變為四字格),也有可能 siaʟ-siʟ-tsieŋʟ 是 siaʟ-siʟ-siaʟ-tsieŋʟ 的縮略形。而 siaʟ-siʟ 可能是 siaʟ-siʟ-tsieŋʟ 的進一步縮略,或者是 siaʟ-siʟ-siaʟ-tsieŋʟ 的前半。

前人用字及說解

台語丟人現眼意義的 siaʟ-siʟ-siaʟ-tsieŋʟ,《國台》寫做“卸世卸衆”,《台閩》寫做“削死削衆”;siaʟ-siʟ-tsieŋʟ,《日台大》、《台話大》及《國台》寫做“卸世衆”,《台日大》寫做“卸示衆”;siaʟ-siʟ,《閩方大》寫做“瀉勢”。

《厦英》(1873年)沒有收錄 siaʟ-siʟ-siaʟ-tsieŋʟ,但收錄了意義類似的短語或短句,例如:siaʟ(□)-i(伊)-e´(的)-t‘e`(體)-bien(面)=使他失去體面;siaʟ(□)-t‘e`(體)-bien(面)=使失去體面,使丟臉;tŋ(當)-bin(面)siaʟ(□)・i(伊)=當面使他失去面子(羞愧、丟臉、難堪);siaʟ(□)-laŋ´(人)-e´(的)-mia´(名)-siã(聲)=敗壞人家的好名聲(名譽),使人家失去好名望;siaʟ(□)-tsɔ`(祖)-kɔŋ(公)-e´(的)-bin(面)-p‘e´(皮)=因壞行為而毀壞祖先的臉面,使祖先蒙羞,使祖先失去臉面。

這些用例《厦英》把它們跟 siaʟ-be`-uã(卸馬鞍)、siaʟ-tsai(卸載)、siaʟ-tãʟ(卸擔)等收在一起,很顯然,《厦英》認為 siaʟ(□)-t‘e`(體)-bien(面)等的 siaʟ 是“卸”字。《厦英補》也在“卸(siaʟ)”條下舉出 siaʟ-tsɔ` dziɔk-tsɔŋ(卸祖辱宗)及 san`-kau` siaʟ-tsu`-laŋ´(㾪狗卸主人。也說卸主人面)=瘦的狗使狗主人沒有面子(因為養不好)。

《厦英》及《厦英補》的這些例子的“卸(siaʟ)”作者認為應該解釋做“使……失去……”的意思。

《日台大》(1907年)用“卸世衆(siaʟ-siʟ-tsieŋʟ)”及“卸世上(siaʟ-siʟ-tsiũ)”去對譯日語丟人現眼意義的“恥曝(はじさらし,hajisarasi)”。這應該是 siaʟ-siʟ-tsieŋʟ 的第一次記錄。

《台日大》(1931-32年)也收錄 siaʟ-siʟ-tsieŋʟ(卸示衆)及 siaʟ-siʟ-tsiũ(卸世上),但前者 siʟ 的用字是“示”。“示”台語讀 si(陽去),與 siʟ(陰去)的聲調不符。

《台日大》又收“卸祖公(siaʟ-tsɔ`-kɔŋ)”一詞,意思是因做了丟人現眼的事而使祖先的名譽受毀損,使祖先蒙羞,使祖先丟人現眼,辱沒祖先。“卸祖公”應該是《厦英》“卸祖公的面皮”的縮略形。

《台話大》收了“卸世衆”及“卸祖公”,《國台》收的是“卸世衆”、“卸世卸衆”、“卸面子(siaʟ-bin-tsu`)”、“卸公媽(siaʟ-kɔŋʟ-ma`)”(公媽:祖先)、“卸衆人”、“卸世人”。

《台閩》把 siaʟ-siʟ-siaʟ-tsieŋʟ 寫做“削死削衆”(siaʔ-si` siaʔ-tsieŋʟ),也收了“削面子”、“削面皮”。

《閩方大》收載“瀉勢(siaʟ-siʟ)”一詞,說是丟人現眼的意思,又說“瀉體面”是丟臉。

用字探討

台語 siaʟ-siʟ-tsieŋʟ、siaʟ-tsɔ`-kɔŋ(□祖公)、siaʟ-t‘e`-bien(□體面)等的siaʟ,前人用字有“卸”、“削”、“瀉”三種,分別討論如下:

(一)“卸”及“卸世衆(siaʟ-siʟ-tsieŋʟ)”的理據

《說文•卩部》:“卸,舍車解馬也。”“卸”的本義是停車後解去套在馬身上的東西,引伸泛指除下、脫去,如:卸貨、卸載、卸妝;也指推卸、解除,如:卸責、卸任等。

“卸”還有一個比較少用的意義“失落”。如:《古今小說》卷二:“(那漢子)失了銀子,找尋不見,只道卸下茅坑。”(見《漢大詞》卸字下)。“失落”就是失去、丟失,所以,台語“卸面子(siaʟ-bin-tsu`)”是失去面子、丟臉;“卸體面(siaʟ-t‘e`-bien)”是失去體面,不名譽、不光彩。從語法結構來看,“卸(siaʟ)”是動詞,面子、體面是動詞“卸”的賓語。但是“卸祖公(siaʟ-tsɔ`-kɔŋ)”就不能用“動詞+賓語”的結構來解釋了。如果是動賓結構,“卸祖公”是失去祖先,語義就不清不楚了。因此,“卸祖公(siaʟ-tsɔ`-kɔŋ)”的“卸(siaʟ)”應該是“使動用法”,“卸祖公”是“使祖先失去……”的意思。失去什麼呢?失去臉面、失去面子、失去好名聲;可以說慣用語“卸祖公”是把臉面等“失去”的賓語省略掉而成的。所以,台語“卸祖公(siaʟ-tsɔ`-kɔŋ)”的意義是:(因個人不良品行而)使祖先失去臉面(面子、好名聲),換句話說,使祖先蒙羞;使祖先丟人現眼、辱沒祖先。

另一個丟人現眼的台語“siaʟ-siʟ-tsieŋʟ”的理據更難解釋。從 siaʟ-siʟ-tsieŋʟ 的同義詞“siaʟ-siʟ-tsiũ(卸世上)”來看,“世上”可以轉指世人,那麼“tsieŋʟ”可以說是指“衆人(tsieŋʟ-laŋ´)”了(“衆”字台語文讀音 tsiɔŋʟ,白讀音 tsieŋʟ)。因此,siaʟ-siʟ-tsieŋʟ 是“卸世衆”,“世衆”指世人、衆人。如果“卸”是“失去”或“使失去”,那麼“卸世衆”是“失去世人、衆人”,或“使世人、衆人失去……”,都不成為丟人現眼的意義。因此,“卸世衆(siaʟ-siʟ-tsieŋʟ)”的意義作者認為應該是:“在人、人面前使家族或祖先失去臉面”,也就是“丟人現眼”的意思了(“卸”是“使……失去……”,“卸世衆”省略了“使”的賓語及“失去”的賓語)。

國語的“現世”、“現眼”的意義是丟臉、丟人、出醜,和台語的“卸世衆(siaʟ-siʟ-tsieŋʟ)”的意義差不多。而“現世”、“現眼”的理據也相當費解。“現”當做動詞時的意義是顯露、露出,“世”是天下、社會;語法上“現世”是動賓結構,照字面來講,“現世”是“顯露天下”,意義不是很清楚。但以“世”為語素的合成詞“問世”、“面世”來看,“問世”指“(著作、發明創造、新產品等)與世人見面”(《現漢規範》);“面世”指“作品出版、產品出廠,呈現在世人面前。”(《現漢規範》)。可見“世”可當“世人”解釋。因此,作者認為“現世”的“世”指“世人”,“現世”的意義是:“將醜事出於人面前”(文言一點的說法是“出醜事於人面前”),把動詞“現”的賓語“醜事”省略掉了。“將醜事現出於世人面前”,也可以說成“在世人面前現出醜事”,也就是(當衆)丟臉、出醜的意思了。

“現眼”的情形也跟“現世”差不多。作者的解釋是“將醜事出於衆人的前”(或“出醜事於衆人前”),“在衆人眼前現出醜事”,就是(當衆)丟臉、出醜了。

(二)削

《國台》的“卸面子(siaʟ-bin-tsu`)”《台閩》寫做“削面子(siaʔ-bin-tsu`)”。

“削”字《廣韻》息約切(入聲、藥韻),宕攝、三等、開口呼,國語讀ㄒㄩㄝ及ㄒㄧㄠ,台語文讀音siak/siɔk,白讀音 siaʔ(《厦音典》另讀 siet,依據不眀)。

在台語,siaʔ 的本調是陰入,但連讀變調時成為上聲;siaʟ 是陰去聲,連讀變調時也讀上聲,因此,《台閩》就用“削”字去記錄《國台》的 siaʟ-bin-tsu` 的 siaʟ。siaʔ-bin-tsu`(削面子)與 siaʟ-bin-tsu`(卸面子)的連讀語音相同。

但是依據台灣話的語音連讀規律,字音在詞尾、句末或輕聲詞前時,該字音維持本調。例如:tŋ(當)-bin(面)siaʟ(□)・i(伊)=當面使他失去面子(出醜、丟臉),輕聲 i(伊)前面的 siaʟ 是本調陰去聲,不是陰入聲,siaʟ 不是“削”字。又如:sã(相)-siaʟ(□)是丟臉、出醜或互相使對方丟臉的意思,此時 siaʟ 也是陰去聲,不是陰入聲。因此,《台閩》“削面子”的“削”是錯的。

《國台》的“卸世卸衆(siaʟ-siʟ-siaʟ-tsieŋʟ)”《台閩》寫做“削死削衆(siaʔ-si` siaʔ-tsieŋʟ)”,“削死”的理據不通,“死”字用錯了。用錯的理由是“世(siʟ,陰去聲)”的連讀變調為上聲 si`,“死”的本調讀音也是 si` 所致。

(三)瀉

《閩方大》說“瀉(siaʟ)”有丟醜、辱沒的意義,如:瀉敗名聲(siaʟ-pai-mia´-siã)、瀉體面(siaʟ-t‘e`-bien)=丟臉。又說“相瀉(sã/sio-siaʟ)”是丟人現眼,“瀉勢(siaʟ-siʟ)”也是丟人現眼的意思。

“瀉”字《廣韻》記錄悉姐切(上聲、馬韻)及司夜切(去聲、禡韻)兩個音,國語及台語都依據去聲司夜切,把“瀉”讀做ㄒㄧㄝˋ及 siaʟ

“瀉”的本義是液體很快地流,引伸指排泄,又特指腹瀉。使用“瀉”字書寫丟臉及丟人現眼義的“瀉體面”、“相瀉”、“瀉勢”,似乎理據不通。

“勢”與“世”同音,《廣韻》舒制切(去聲、祭韻),台語文讀音 seʟ,白讀音siʟ(如南勢角,lam´-siʟ-kak,地名)。

“勢”的本義是大的力量,特指權力;由力量引伸為力量發展的趨勢,勢頭;並泛指形勢、局面。在台語,“勢(siʟ)”又用做方向的意義,如“東勢(taŋ-siʟ)”、“南勢(lam´-siʟ)”是東方、南方的意思。“勢(siʟ)”常用做地名。如台北近郊永和區有一個地名叫“南勢角(lam´-siʟ-kak)”,地名的由來應該是從某個據點來看,該地位於南方的一個角落。“東勢”也是一個地名,位於原台中縣。“東勢”的原名叫做“東勢角埔”,意思是東方的一片平地。在台中縣,豐原是較早開發的都市,從豐原來看,東勢角埔是位於豐原東方的平地,所以叫做“東勢角埔”了(埔:閩南方言字,讀 pɔ,平地的意思)。後來簡稱“東勢”,現在是直轄市台中市的一個區。台灣各地還有好幾個南勢、北勢的地名,有時用做溪流名,都跟方向、方位有關。

從“瀉”字及“勢”字的意義來看,《閩方大》用“瀉勢”二字書寫丟人現眼意義的閩南語“siaʟ-siʟ”,應該只是同音字的假借使用。

結論

(1)“丟人現眼”意義的台語“siaʟ-siʟ-siaʟ-tsieŋʟ”的正確用字是“卸世卸衆”。

(2)“卸世卸衆(siaʟ-siʟ-siaʟ-tsieŋʟ)”是三字格“卸世衆(siaʟ-siʟ-tsieŋʟ)”的擴充形式。

(3)“卸世衆(siaʟ-siʟ-tsieŋʟ)”的本來的意義是“在世人、衆人面前使家族或祖先失去臉面”,也就是“丟人現眼”的意思。

(4)“卸世衆(siaʟ-siʟ-tsieŋʟ)”的“卸(siaʟ)”是使動詞,是“使……失去……”的意思。“使……失去……”是一種“兼語短語”的形式,在“卸世衆”的例子裡,“卸”表示“使家族或祖先失去臉面”,“家族或祖先”是動詞“使”的賓語,同時也是主謂短語“家族或祖先失去臉面”的主語(謂語是“失去臉面”)。而在“卸世衆”裡,兼作賓語及主語的“家族或祖先”及謂語裡動詞“失去”的賓語“臉面”都被省略掉了。

附記:台語“卸世卸衆(siaʟ-siʟ-siaʟ-tsieŋʟ)”的構詞

  台語四字格慣用語“卸世卸衆(siaʟ-siʟ-siaʟ-tsieŋʟ)”應該是從三字格“卸世衆(siaʟ-siʟ-tsieŋʟ)”擴充而來,也就是說從“ABC”式擴充為“ABAC”式。這種情形國語、台語都有。國語的例如:好時節→好時好節;動手脚→動手動脚;慌手脚→慌手慌脚;有頭臉→有頭有臉;無踪影→無踪無影等。台語的例有:震動(be-tin`-taŋ)→動;縛骹手(pak-k‘a-ts‘iu`)→縛骹縛手;無影跡(bo´-iã`-tsiaʔ)→無影無跡等。

廣告
本篇發表於 s 並標籤為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4 Responses to 褻世褻症(siaʟ-siʟ-siaʟ-tsieŋʟ)──丟人現眼

  1. 鄭志文 說道:

    劉老師您好

    您的文章中 有一句(國語的“現世”、“現眼”的意義是丟臉、丟人、出醜,)

    後學敬陳管見 供您參考

    獻世包:指出醜丟臉的人.金瓶梅第七十八回 料他家也沒少你這個窮親戚.休要做打嘴的獻世包

    亦獻世寶

    明 佘翹 《量江記》第二七摺: “你豈不知, 一代起一代倒, 好爺養出獻世寶也罷,

    克非 《春潮急》四十: “ 二悍子 冒了大火, 一跳板凳高: ‘喲!你硬是給老子當不完的獻世寶, 丟不完的醜呀!’”

    報告完畢

    後學 鄭志文敬上

  2. 古華光 說道:

    劉先生: 1. 客家話也有類似siaʟ-siʟ-tsieŋʟ的詞彙, 意思相同. 2. 此外, 「丟人現眼」,客家話謂之「示眾」、「示眾八 ladˋ代」。其中「示眾」,若作「世眾」,意思會不完整. 個人傾向於作「示眾」,指讓大家看的意思,是懲戒的一種方式,就是做了「不好」的事,受到懲罰並予以示眾讓自己、家人或祖先蒙羞,是一種負面的展示。「示眾八 ladˋ代」的 ladˋ當為無義的綴詞。3. 至於siaʟ, 或為"謝", “謝示眾", 為"謝罪示眾"之省.
    以上供您参考.
    古華光敬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