歕雞規(punˊ-ke-kui)──吹牛皮、說大話

歕雞規(pun´-ke-kui)──吹牛皮、說大話

例句1:“後尾門仔開開,你閣條件一大堆,免咧「歕雞規」。”(2003.8.17.自由時報19頁,漫畫)(全句台語。後尾門仔:後門。閣:koʔ,又。免咧:bien`-leʔ,不要。)

例句2:“一向唯恐天下不亂的統派媒體幫宋XX「膨風」兼「吹雞規」。”(1997.7.25.自由時報23頁)(膨風:p‘ɔŋʟ-hɔŋ,吹牛、誇大。)

例句3:“「雞規」不通「歕」傷大!”(2003.12.17.自由時報47頁)(全句台語。意思是牛皮不要吹太大。)(不通:m-t‘aŋ,不要、不可。)

例句1的“歕雞規”及例句2的“吹雞規”是同一個台灣話慣用語,讀做“pun´-ke-kui”(ke 又說 kue),“吹牛皮”的意思。台語的 pun´ 就是國語的“吹”,例如:pun´-hɔŋ(風)是吹氣,pun´-kɔ`(鼓)-ts‘ue(吹)是吹喇叭等。但“吹”字《廣韻》昌垂切(平聲、支韻),台語文讀音 ts‘ui,白讀音ts‘ue(漳腔)、ts‘e(厦腔)、ts‘ə(泉腔),不讀 pun´,報紙用“吹”字記錄 pun´ 是使用訓讀字。至於“歕”是不是台語吹義 pun´ 的本字,下面要討論。

台語 ke-kui(雞□)指的是“雞嗉子”(嗉,音ㄙㄨˋ),嗉子的正式名稱是“嗉囊”。“嗉囊”是“鳥類食管後段暫時貯存食物的膨大部分。食物在嗉囊裡經過潤濕和軟化,再送入前胃和砂囊,有利於消化。”(見新版《辭海》)。鳥類的胃分成前部(腺部)及後部(肌部),腺部也叫“前胃”,肌部叫“肌胃”或“砂囊”。“砂囊”俗稱肫(ㄓㄨㄣ)或胗(ㄓㄣ),台語叫作 kien。“嗉囊”是前胃前面的器官。

雞的嗉囊台語叫做 ke-kui 或 kue-kui,報紙用“雞規”二字書寫,“雞”是本字,“規”恐怕只是同音字。

在過去的年代,家家戶戶都養雞,逢年過節就宰雞做為三牲之一,用來敬神、拜祖先。宰殺雞隻後,肝、砂囊、大小腸都留下來吃,“嗉囊”則丟棄。但嗉囊可做為小孩子的玩具。嗉囊是袋狀,質料軟,具有彈性。從食管這一端用嘴巴把空氣吹進去,嗉囊就會像橡皮做的氣球一樣膨大,囊壁變成很薄,成為半透明狀態。這個動作叫做“pun´-ke-kui(□雞□)”。把經過吹氣、膨大的嗉囊拿去風乾,風乾後的嗉囊宛如一個大燈泡,抓幾隻螢火蟲放進去,可當做照明器具用。作者小時候還這樣玩過。

薄橡皮做的玩具氣球傳入台灣後,因為這種氣球一端有吹氣的口,另一端膨大,樣子就像雞嗉囊,因此台灣人就把這種氣球也叫做 ke(雞)-kui 或 ke(雞)-kui-a`(仔),“吹氣球”也叫 pun´-ke-kui。

台語 pun´-ke-kui 是把一個小小的嗉囊吹成一個大球,因此就用 pun´-ke-kui 來比喻“說大話”,相當於國語的“吹牛皮”。

台語 ke(雞)-kui 也指舊時煤油燈的燈罩。在電燈普及之前,台灣家庭的夜間照明大多用“油攑仔(iu´-kiaʔ-a`)”或煤油燈(台語叫“洋燈[iũ´-tieŋ]”或“番仔燈[huan-na`-tieŋ]”)。而煤油燈的玻璃製的燈罩,因為形狀很像雞的嗉囊,台語也把它叫做 ke-kui(雞□)。

“油攑仔(iu´-kiaʔ-a`)”是一種手拿着可移動的燈具,構造很簡單,由台座、裡面裝煤油的玻璃瓶及燈芯組成。燈芯點燃後火焰發出光,但亮度很低。而煤油燈則明亮得多。

“吹牛皮”的理據:黃河上游水流湍急,不容易划船過河。古人就發明“羊皮筏”或“牛皮筏”(叫做“皮筏子”)做為渡河的工具。牛皮筏由好幾個牛皮縫合的袋子組成。平常不用時牛皮袋是扁扁的,要用時用嘴巴或用鼓氣袋把空氣吹進去,使牛皮袋膨脹、飽滿,放在水中有浮力,不會沉下去。牛皮筏就是利用這種浮力用來載人、載貨渡河。

說一些虛誇不實的話叫做“說大話”。牛皮筏的牛皮袋本來是扁扁的,但一吹氣就膨脹變大,因此就用“吹牛皮袋”來比喻“說大話”。“吹牛皮袋”縮略為“吹牛皮”,再縮略為“吹牛”,詞義相同。

前人用字及討論

台灣話吹牛皮意義的 pun´-ke-kui,有不同寫法,整理如下:

噴雞管:《台日大》。

㖹雞胿:《普閩》、《台大字》、《台語字彙》、《閩方大》。

歕雞胿:《台話大》、《國台》、《台大字》。

歕雞:《綜台基》、《台閩》。

歕雞胃:《台語正字》。

歕雞規:報刊例句。

從這裡可知,台語吹義“pun´”的用字有:噴、歕、㖹三個;嗉囊義“kui”的用字有:管、胿、、胃、規五個,分別討論如下:

(一)台語吹義的 pun´

(1)噴

“噴”字《廣韻》記錄兩個音:1普魂切(平聲、魂韻),台語讀 p‘un(國語ㄆㄣ);2普悶切(去聲、慁韻),台語讀 p‘unʟ。《集韻》記錄四個音:1鋪魂切(平聲、魂韻),台語讀 p‘un;2芳問切(去聲、問韻),台語讀 p‘unʟ 或 hunʟ;3方問切(去聲、問韻),台語讀 punʟ 或 hunʟ;4普悶切(去聲、恨韻),台語讀 p‘unʟ。從《廣韻》及《集韻》所記錄的字音來看,“噴”字在台語並不讀陽平聲的 pun´。

“噴”字的意義,《說文•口部》說:“噴,吒也。从口,賁聲。一曰:鼓鼻。”(徐鉉注音普魂切)。“吒(ㄓㄚˋ)”又是什麼?《說文•口部》:“吒,噴也;叱怒也。从口,乇聲。”(徐鉉注音陟駕切)。由此可知,“噴”和“吒”互相注釋,意思是“叱怒”。“ 叱怒”現在說“怒叱”,是“憤怒地責罵”,跟“吹”沒有關係。倒是“噴”的“一曰鼓鼻”的意義跟“吹”有一點關係。“鼓鼻”就是現代漢語的“打噴嚏”。打噴嚏時鼻翼鼓動出氣,所以叫鼓鼻(《說文今釋》202頁)。

《廣韻•慁韻》說:“噴,吐氣。”這個“吐氣”應該是指馬等牲畜的噓氣、吹氣,如:《戰國策•楚策四》:“驥於是俛而‘噴’,仰而鳴,聲達於天。”(俛:ㄇㄧㄢˇ,俯。)而馬吹氣時往往同時鼔鼻(鼓動鼻翼),從鼻孔吹氣,故《說文》的“噴,……一曰鼓鼻。”及《廣韻》的“噴,吐氣。”應該是指同一件事。

又因打噴嚏時也因先鼻子癢、鼔鼻而從鼻孔猛烈噴氣,故“鼔鼻”也解作打噴嚏,如徐灝《段注箋》:“鼔鼻謂之噴嚏。”

從“噴”的本義“怒叱”及別義“鼔鼻”來看,“噴”字的意義和台語吹義 pun´ 的詞義不同,“噴”在台語也不讀 pun´,故“噴”不是台語 pun´-ke-kui 的pun´ 的本字。

不過,《漢大字》說,“噴”字讀ㄈㄣˋ(《集韻》芳問切)時指“吹奏(管樂器)”,如噴霜竹、噴羌管。台語 pun´-ts‘ue(吹)或 pun´-kɔ`(鼓)-ts‘ue(吹)是“吹喇叭”的意思。喇叭是一種管樂器,那麼 pun´ 就應該是“噴”了。但此時“噴”字的音是芳問切,依反切台語應當讀 hunʟ(陰去)或 p‘unʟ(因“芳”在中古屬滂母),與 pun´ 不符(聲母、聲調都不符)。因此,“噴”雖有吹奏(管樂器)的意義,但因台語不讀 pun´,“噴”還不能算是台語吹義 pun´ 的本字。

(2)歕

《說文•欠部》:“歕,吹氣也。”“吹氣”似乎是和台語的 pun´ 相同。《玉篇•欠部》:“歕,普門、普問二切;歕氣也;口含物歕散也。”用合成詞“歕氣”解釋“歕”的意義,“歕氣”應該相當於台語的 pun´-k‘uiʟ(氣),即吹出氣息。而噴飯、噴水就是《玉篇》所說的“口含物歕散”了。

在字音方面,“歕”字《廣韻》記錄兩個音:1普魂切(平聲、魂韻),台語讀 p‘un(國語ㄆㄣ),字義是“歕,吐也;又吹氣也。”2普悶切(去聲、慁韻),台語讀 p‘unʟ(國語ㄆㄣˋ),字義是同“噴”字,而“噴,吐氣。”《集韻》也記錄鋪魂切(平聲、魂韻)及普悶切(去聲、恨韻)兩個音,字義都是“吹氣也”。

“歕”的吹氣的意義,《漢大詞》舉漢•班固的《東都賦》為書證:“吐爓生風,欱野歕山。”(爓:ㄧㄢˋ,火焰。欱:ㄏㄜ,吸吮。)但《辭源》卻說“歕”同“噴”,字義有二,一個是噴射,另一個是口含物向外噴散。“歕”解做噴射意義時,《辭源》也是舉班固的《東都賦》為書證。《東都賦》的“欱野歕山”的“歕”,到底是“吹氣”還是“噴射”,解釋不同。

《漢大字》也認為“歕”同“噴”。並引鈕樹玉《說文校錄》:“(歕)為噴之重文。”王念孫的《廣雅疏證》也說:“歕與噴同。”

作者認為“歕”和“噴”是兩個字,“歕”是吹氣,“噴”是怒叱,但“噴”的怒叱意義並沒有留下書證,於是大家把“噴”的怒叱這個意義遺忘了,並且因為“噴”與“歕”同音,於是假借“噴”為“歕”,久之,就被認為“歕”同“噴”,“噴”變成正字,“噴”有了“歕”的意義(本義)吹氣,引伸為急速湧射而出(噴射)等意義。《說文》:“噴,吒也。一曰鼓鼻。”似乎透露出在許慎的時代“噴”已被假借為“歕”的訊息了。

“噴”的怒叱意義雖然沒有留下書證,但在台灣方言卻留下痕跡。怒叱,台語說 p‘ŋʟ 或 p‘ŋʔ。p‘ŋʟ 是“噴”的音“普悶切”的白讀音,p‘ŋʔ 是 p‘ŋʟ 的音變。例如:k‘iʟ(去)-hɔŋ(□)-p‘ŋʔ(噴)=被人怒叱(hɔŋ,hɔ-laŋ´ 的合音)。k‘iʟ(去)-hɔ(與)tieŋ`(頂)-si(司)p‘ŋʔ(噴)=被上司怒叱(憤怒地叱罵)。p‘ŋʟ-p‘ŋʟ-kioʟ(噴噴叫)=怒叱不已。(請參見本篇附論3)

(3)㖹

“㖹”字《說文》及《廣韻》沒有收錄,《玉篇》及《集韻》有收。《玉篇•口部》:“㖹,蒲門切;吐也。”吐什麼?沒有說。《集韻》記錄兩個音:1步奔切(平聲、魂韻):“㖹,吐也。”2芳問切(去聲、問韻):“㖹”是“湓”的或體。“湓,水聲。”《漢大字》引《正字通•口部》:“㖹,俗噴字。”“㖹”既然是“噴”的俗字,“㖹”的音義應該和“噴”一樣,但是“噴”字《廣韻》記錄兩個音,《集韻》記錄四個音(請參見前述“噴”字),没有一個是跟《集韻》的步奔切相當。在字義方面則《廣韻》普悶切的“噴,吐氣。”和《玉篇》的“㖹(蒲門切),吐也。”差不多。

“㖹”字的音,《玉篇》的“蒲門切”及《集韻》的“步奔切”相同。反切上字“蒲”及“步”都屬並母,並母的字在台語大多讀 p- 或 p‘-,聲調是陽聲調,如:備,平秘切,pi;蒲,薄胡切,pɔ´;盆,蒲奔切,p‘un´;伴,薄半切,p‘uan。反切下字“門”及“奔”都屬《廣韻》的平聲魂韻,魂韻的字在台語文讀時讀 -un 韻,如:魂,hun´;昆,k‘un;溫,un;孫,sun 等等。因此,“㖹”字的台語讀音是 pun´,跟 pun´-ke-kui(=吹牛皮)的 pun´ 的語音相同。

《正字通》說“㖹,俗噴字。”,故:㖹=噴。《廣雅疏證》說“歕與噴同。”《廣韻》也說“歕同噴。”即:歕=噴。於是:“㖹=噴=歕”。而“噴,吐氣。”(《廣韻》);“歕,吹氣也。”(《說文》)。吐氣和吹氣都可以認為是台語吹牛皮義 pun´-ke-kui 的 pun´ 的詞義。

“㖹”字在台語讀做 pun´,字義又是吐氣、吹氣,台語吹義 pun´ 的本字是“㖹”。

(二)台語嗉囊義的 kui

(1)管

“管”字《廣韻》古滿切(上聲、緩韻),台語文讀音 kuan`,白讀音有: kŋ`/kuĩ`(如火管[hue`-kŋ`/hue`-kuĩ`]=吹火筒),kɔŋ`(如竹管[tiek-kɔŋ`]=竹筒),並不讀 kui。

《台日大》用“雞管”二字書寫台語雞嗉囊義的 ke-kui,可能是因為嗉囊在食管的下端,認為嗉囊是食管的一部分所致。用“管”字表示 kui,應該認為“管”是訓讀字。

(2)胿

“胿”字不單用,“胿”是古漢語聯綿詞“腣胿”(ㄉㄧˋ ㄍㄨㄟ)的一個音節。“腣胿”的意思是腹部肥胖(《漢大字》)。《玉篇•肉部》:“胿,腣胿。”“腣,腣胿,胅腹也。”骨肉突出叫做“胅(ㄉㄧㄝˊ)”,“胅腹”就是突出的肚子。《廣韻•平聲•齊韻》胡雞切:“胿,腣胿。”同韻古攜切:“胿,腣胿。”同韻都奚切:“腣,腣胿,胅腹。”《廣韻•去聲•霽韻》都記切:“腣,胅腹皃。”《集韻•平聲•齊韻》弦雞切:“胿,腣胿,腹大。”同韻涓畦切:“胿,腣胿,大腹。”腹大、大腹都是指腹部肥胖。《集韻•平聲•齊韻》都黎切:“腣,埤倉:腣胿,腹胅也。”“腹胅”是腹部突出。同韻田黎切:“腣,腣胿,腹胅。”《集韻•去聲•霽韻》丁計切:“腣,腣胿,胅腹。”腹胅、胅腹都是指腹部突出,也就是腹部肥胖。

綜合《廣韻》與《集韻》,“腣”字有三種讀音,“胿”字有兩種讀音,但現代字書把“腣胿”讀做ㄉㄧˋ ㄍㄨㄟ,“腣(ㄉㄧˋ)”是依據《廣韻》都計切及《集韻》丁計切,相對應的台語讀音是“teʟ”;“胿(ㄍㄨㄟ)”是依據《廣韻》古攜切及《集韻》涓畦切,相對應的台語讀音是“kui”。

“腣胿”是古漢語的聯綿詞,“胿”不單用,但在台語“胿(kui)”卻單用。如腹部肥胖、突出(即古漢語腣胿),台語說 tua-pak-tɔ`-kui(大腹肚胿)。這裡的 kui(胿)指膨大的、突出的(腹部)。

台語“胿(kui)”也用來指稱人身體的其他膨大、突出的囊狀物(腹部也可說是囊狀物)。如台語 am-kui(頷胿)指脖子前面靠喉嚨的部位,這裡通常有肉突出或垂下,略呈囊狀,故叫 am-kui(頷胿)。如果食物裡缺碘則脖子會腫大,成為甲狀腺腫,台語叫 tua-am-kui(大頷胿)。小孩子患了腮腺炎,一邊或兩邊臉頰腫大,台語叫 tua-ts‘uiʟ-p‘e`-kui(大喙胿)。

又,猴子口腔內兩側的“頰囊”,台語叫 kau´-kui(猴胿)。頰囊是用來暫時貯存食物的袋狀構造,外表看起來稍突出。

台語把雞嗉子叫做 ke-kui(雞胿)。雞嗉子(雞的嗉囊)位於雞的食管下端,外表看起來稍為突出,尤其是盛滿食物時更為明顯。台語把雞嗉子叫做 ke-kui(雞胿)就是因為雞嗉子是突出的、膨大的囊狀物的緣故。

台語“大腹肚胿(tua-pak-tɔ`-kui)”就是大腹、腹大、胅腹、腹胅,意義與古漢語聯綿詞“腣胿”相同,台語的“胿”可以說是“腣胿”的縮略形。台語“胿(kui)”由大腹、胅腹等引伸為膨大的、突出的囊狀物,如頷胿(am-kui)、腹肚胿(pak-tɔ`-kui)、猴胿(kau´-kui)(猴子的頰囊)、雞胿(ke-kui)(雞嗉子)。因此,台語雞嗉子意義 ke-kui 的 kui 的本字是“胿”。

(3)

”是吳守禮先生創製的台灣方言字,但沒有通行。他說“脖子”台語叫 am-kun`,是“頷”二字,因此仿照“”字造“”,用來記錄 tua-am-kui(大頷□)、ke-kui(雞□)等的 kui。

”字《廣韻》古很切(上聲、很韻),字義是“頰後”,就是下頷骨的末端。“”字屬臻攝、一等、開口,國音ㄍㄣˇ,台語當讀 kun`。“”是形聲字,從頁,艮聲。因 am-kui 與 am-kun` 的部位相仿,故造一個方言形聲字“”,從頁,圭聲(“圭”台語讀 kui)。

(4)胃

《台語正字》認為雞嗉子義台語 ke-kui 的 kui 是“胃”字。“胃”,《廣韻》于貴切(去聲、未韻),台語讀做 ui。“于貴切”的反切上字“于”屬喻三母,喻三母的字在台語音讀時大多讀 O-(零聲母),有時讀 h-(如:偉,ui`;雨,i`/u`;運,un;雲,hun´;雨,hɔ;與,hɔ(=給)。)但似乎沒有讀 k- 的例。

古人或許認為嗉子是鳥的胃,但“胃”字在台語不讀 kui,“胃”應該不是雞嗉子義 ke-kui 的 kui 的本字。

(5)規

“規”字《廣韻》居隋切(平聲、支韻),止攝、三等、合口呼,台語讀 kui。但“規”字的種種意義都和雞嗉子無關,用“規”字書寫台語雞嗉子義 ke-kui 的 kui,只是使用同音字書寫。

結論

(1)“㖹”字台語讀做 pun´,字義是吐氣、吹氣,故“㖹”是台語 pun´-ke(雞)-kui(=吹牛皮)、pun´-kɔ`(鼓)-ts‘ue(吹)(=吹喇叭)等 pun´ 的本字。

(2)古漢語聯綿詞“腣胿”的意義是突出的、膨大的肚子,由此引伸出台語的“胿(kui)”,指突出的、膨大的囊狀物,如:頷胿(am-kui。脖子上部)、腹肚胿(pak-tɔ`-kui。突出的肚子)、猴胿(kau´-kui。猴子的頰囊)、雞胿(ke-kui。雞嗉子)。

(3)台語吹牛皮意義的“pun´-ke-kui”的本字是“㖹雞胿”。

附論1“吹喇叭”台灣話為什麼叫做“”及“鼓吹

“吹喇叭”台語說 pun´(㖹)-ts‘ue(吹)或 pun´(㖹)-kɔ`(鼓)-ts‘ue(吹),為什麼“吹”及“鼓吹”有喇叭的意義?

在上古漢語,吹氣的“吹”和吹管樂器的“吹”,使用不同的字,吹氣的吹用“吹”字,吹管樂器的吹用“”字。

《說文•口部》:“吹,噓也。”又,“噓,吹也。”“吹”與“噓”互相解釋。但王筠的《說文句讀》說:“《說文聲類》:‘出氣急曰吹,緩曰噓。’”“吹”跟“噓”有區別,“吹”是“撮起嘴唇急促地吐氣”,“噓”是“有意識地慢慢地呼氣”(見《說文今釋》)。

《說文•龠部》:“音律管壎之樂也。”《說文今釋》的譯文是“,吹出五音六律的樂曲,吹響管樂器、壎樂器。”按:“五音”是古樂五個音階的階名:宮、商、角、徵、羽,也叫五聲。“六律”是樂律裡屬陽的六個律:黃鍾、大蔟、姑洗、蕤賓、夷則、無射。“管”泛指竹製的管樂器。“壎”(ㄒㄩㄣ)又寫做“塤”,是一種陶製的吹奏樂器,類似現在的陶笛。

”(ㄔㄨㄟ)字的結構是“從龠,炊聲”,“龠”(ㄩㄝˋ)是“籥”(ㄩㄝˋ)的本字,“籥”是古代的管樂器,有三孔及六孔之分。由此可見“”字專用於吹奏管樂器的字,意義是吹奏。但因為“吹”與“”讀音相同,在詞義上差不多,“”很早就被“吹”取代,如《詩•小雅•何人斯》:“伯氏吹塤,仲氏吹篪。”“伯氏”指哥哥;“仲氏”指弟弟;“塤”(ㄒㄩㄣ)是陶製吹奏樂器;“篪”(ㄔˊ)是竹製管樂器,有八孔。

“吹”本來是動詞,指吹奏(管樂器),轉為名詞指“吹奏管樂器的活動”及“管樂器”,此時“吹”由原來的平聲轉為去聲。《廣韻》就為此對“吹”字及“”字記錄兩個音。

《廣韻•平聲•支韻》昌垂切(ㄔㄨㄟ):“吹,吹噓。”又,“,習管。”“習管”當是指練習管樂器的吹奏。《廣韻•去聲•寘韻》尺偽切(ㄔㄨㄟˋ):“吹,鼓吹也。《月令》曰:‘命樂正習吹。’”(樂正:古代樂官的名稱。)又,“,古文。”用“鼓吹”這個合成詞來說明去聲“吹”(ㄔㄨㄟ)的意義。

從合成詞“鼓吹”(吹讀ㄔㄨㄟˋ)來看,“鼓吹”是一個複合詞,複合詞的構詞方式有聯合式(如道路、聲音)、偏正式(如皮鞋、鮮花)、動賓式(如司機、剪彩)、主謂式(如地震、心跳、目睹)、補充式(如提高、放大)、連動式(如收看、審查)等。如果把“鼓吹”的“吹”認為是動詞的話(“吹”讀平聲昌垂切,ㄔㄨㄟ),那麼“鼓吹”應該像地震、心跳一樣是一個主謂式複合詞,“吹”陳述說明“鼓”,但是“鼓”是不能吹的,所以“鼓吹”的“吹”不是動詞。作者認為“鼓吹”的“吹”應該是名詞,此時“吹”應該如《廣韻》所說讀去聲尺偽切,“吹”指“吹奏樂器”,即“管樂器”,如簫、笳等。因此,“鼓吹”是一個聯合式複合詞,“鼓”和“吹”(ㄔㄨㄟˋ)都是樂器,“鼓”是打擊樂器,“吹”是吹奏樂器(管樂器)。在古漢語裡有跟“鼓吹”類似的複合詞,如:“鼓鉦”(鼓和鉦,軍中用以指揮軍隊)、“鼓笳”(鼓和笳,為出行時的儀仗)、“鼓簫”(鼓和簫,泛指樂曲)等。

在古漢語“鼓吹”一詞,指鼓吹樂。鼓吹樂是古代的一種樂器合奏曲,用鼓、鉦、簫、笳等樂器合奏。鼓是打擊樂器,簫和笳是吹奏樂器(即管樂器),故“鼓吹”的“吹”是名詞,指簫、笳等吹奏樂器(管樂器)。

“吹”字做名詞,指管樂器,有書證:南朝•宋•顏延之《三月三日曲水詩序》:“搖玉鸞,發流吹。”“流吹”就是指笳、簫一類的管樂器,把“吹”當做名詞用(“玉鸞”即玉鑾,車鈴的美稱)。又如《禮記•月令》:“命樂正入學習吹。”這個“吹”是動詞“習”(教習)的賓語,應該做名詞“吹”(ㄔㄨㄟˋ)解釋,指吹奏樂器(管樂器)。“習吹”就是教習管樂器(的吹奏)。古代有一種樂器叫“橫吹”,就是橫笛。橫吹是橫著吹的笛子,有七孔。從“橫吹”這個名詞也可以知道“吹”可做名詞用,指管樂器。

如上所說,“吹”做名詞時指簫、笳一類吹奏樂器,而“喇叭”也是一種吹奏的樂器(管樂器),閩南及台灣方言就把“吹喇叭”叫做“㖹吹(pun´-ts‘ue/ts‘e/ts‘ə)”,“吹”就是喇叭。不過,依《廣韻》,“吹”做名詞時,“吹”讀去聲尺偽切,台語讀 ts‘ueʟ/ts‘eʟ/ts‘əʟ。但事實上“㖹吹”的“吹(ts‘ue/ts‘e/ts‘ə)”讀陰平聲,也許在方言裡為了簡明,或者是因為知識不夠,不管動詞或名詞,把“吹”字只讀平聲的 ts‘ue/ts‘e/ts‘ə 了。

“吹喇叭”台灣話說“㖹吹(pun´-ts‘ue)”,也說“㖹鼓吹(pun´-kɔ`-ts‘ue)”,為什麼“鼓吹(kɔ`-ts‘ue)”也指“喇叭”?作者看法如下:最簡單的鼓吹樂器是由一個打鼓的和一個吹喇叭的組成,而鼓吹樂器演奏時,旋律由喇叭吹奏,打鼓比較起來是伴奏性質,於是“㖹吹拍鼓(pun´-ts‘ue p‘aʔ-kɔ`)”(=吹喇叭打鼓)就說成“㖹鼓吹(pun´-kɔ`-ts‘ue)”。“㖹鼓吹”也許本來指演奏鼓吹樂,後來轉指“吹喇叭”(因為吹喇叭是主角)。

附論2“橫笛”台灣話為什麼叫做“品仔”?

“吹橫笛”台灣話說“㖹品仔(pun´-p‘in`-na`)”,把“橫笛”叫做“品仔(p‘in`-na`)”。

“品”有“吹奏(管樂器)”的意義,如“品簫”就是吹簫,“品竹彈絲”是吹奏管樂器及彈奏弦樂器,如:明•丹丘生(朱權)《原本王狀元荊釵記》上四:“歡宴樂人,祇應品竹彈絲敲象板。”(樂人:ㄩㄝˋ ㄖㄣˊ,善歌舞的藝人。象板:象牙製的打節拍的板。)又如:《水滸傳》十二回:“品了三通畫角,發了三通擂鼓。”“畫角”是一種古代的吹奏樂器,形狀像竹筒,一端細小,一端膨大。因外表施以彩繪,故叫“畫角”。“品了三通畫角”就是吹了三次畫角。“品”就是吹或吹奏。又如:元•佚名《醉寫赤壁賦》第三折:“將簫來我試品一曲咱。”(咱:ㄗㄚˊ,語氣詞,相當於“吧”。)。“試品”就是試着吹(簫)。

從以上的書證可知“品”字有動詞“吹奏(管樂器)”的意義,台灣方言可能把“品”的動詞“吹奏(管樂器)”的意義引伸為名詞,把被吹奏的東西(即管樂器)也叫做“品”。“橫笛”是一種管樂器,所以把橫笛叫做“品仔(p‘in`-na`)”。

又,《辭源•竹部》:“籥(ㄩㄝˋ),本作龠(ㄩㄝˋ)。古管樂器。有‘吹籥’、‘舞籥’二種:‘吹籥’似笛而短小,三孔;‘舞籥’長而六孔,可執作舞具。”從這個說明看來,“籥”應該是單管的管樂器,“吹籥”類似現在的橫笛。

《說文•龠部》:“龠:樂之竹管,三孔,以和衆聲也。从品,从侖。侖,理也。”段玉裁注說:“惟以和衆聲,故從品。”作者按:“品”有衆多的意義。從《說文》的說解來看,“龠”似乎也是指單管的管樂器,有三個孔。但後人有不同看法。如:朱駿聲《通訓定聲》說:“(龠)从亼(ㄐㄧˊ)、册,亼,合也。册,象編竹形。从三口,三孔也。”認為“龠”是三根竹管編成的管樂器。郭沫若《甲骨文研究》也認為甲骨文是“龠”字,並且說:“(龠字)象形。象形者象編管之形也。”

如果取許慎《說文》的說法,“龠,从品,从侖。”“龠”是“籥”的本字,而“籥”是橫笛,台灣話把橫笛叫做“品仔(p‘in`-na`)”,是不是跟《說文》所說“龠,从品。”有關呢?提出來供參考。

附論3“噴”是台語怒叱義 p‘ŋʔ 的本字

“噴”的本義是《說文•口部》:“噴,吒也。”“吒”是怒叱,因此,“噴”的本義是怒叱,即憤怒地斥責。怒叱,台語說 p‘ŋʔ(陰入聲)或 p‘ŋʟ(陰去聲),而《集韻•恨韻》:“噴,吒也。普悶切。”“普悶切”在《廣韻》音系屬臻攝、一等、合口呼,同韻母的字有讀 -ŋ 韻的例,如:門,mŋ´;頓,tŋʟ;損,sŋ`;昏,hŋ 等,故“普悶切”可讀 p‘ŋʟ。台語怒叱義的 p‘ŋʔ 可能從陰去聲的 p‘ŋʟ 轉來。轉調的理由可能是 p‘ŋʟ 及 p‘ŋʔ 的連讀變調都是 p‘ŋ`(上聲)所致。但在 p‘ŋʟ-p‘ŋʟ-kioʟ(叫)=怒叱不已,則保持陰去聲。

台語怒叱義 p‘ŋʔ 的例句如下:

k‘iʟ(去)-hɔ(與)tieŋ`(頂)-si(司)p‘ŋʔ(噴)=被上司怒叱。

p‘ŋʟ(噴)-p‘ŋʟ(噴)-kioʟ(叫),tsiɔk(足)-p‘ãi`(否)=怒氣衝衝,真兇;憤怒斥責不停,真兇。

bo´(無)-tai(代)-bo´(無)-tsiʟ(誌)k‘iʟ(去)-hɔŋ(□)-p‘ŋʔ(噴)=無緣無故被叱罵一頓。

附記:

(一)㖹火(pun´-hue`)、火管(hue`-kŋ`)

在過去不管都市或農村,家家都有一個“灶”,都市的灶大多燒煤,農村的則燒柴。在瓦斯爐普及後,都會區的灶恐怕很少了,而在農村可能還有很多人在使用灶。最簡單的灶是中央有一個大鍋,下面是燒火的地方,旁邊有個洞叫“灶空(tsauʟ-k‘aŋ)”用來送木柴進去燒。要使火旺時需要把空氣吹進去,但臉靠近“灶空”又覺得很熱,因此使用“火管(hue`-kŋ`)”把空氣吹進去。“火管(hue`-kŋ`)”又叫“㖹管(pun´-kŋ`)”,國語叫做“吹火筒”,由竹子製成,長40~50公分左右,最末端的竹節保留並打一個小洞,其他竹節則打掉。嘴唅着火管(hue`-kŋ`)開口的一端,把氣吹進去,火就會旺起來。這個動作叫做“㖹火(pun´-hue`)”。“㖹火”古漢語叫做“吹火”,如《太平廣記》二五一引《笑言》:“夫自外歸,見媳吹火,乃贈詩曰:‘吹火朱唇歛,添薪玉腕斜;遙看煙裏面,恰似霧中花。’”

(二)會呼雞㖹火(e-k‘ɔ-ke be-pun´-hue`)

過去的養雞並不像現在關在屋子裡大規模飼養,而是放任雞群在院子裡亂跑。要給飼料時養雞的人會發出 tsu´ tsut tsut tsut 等聲音,雞群一聽呼叫聲就會圍攏過來。這叫做“呼雞(k‘ɔ-ke)”。而“㖹火(pun´-hue`)”則如前述為使灶裡的火燒得更旺,使用吹火筒把氣吹進去。“㖹火(pun´-hue`)”(=吹火)所需的力氣比“呼雞(k‘ɔ-ke)”(=叫雞)大,因此,當運動過度或消耗體力過多後,就用“會呼雞㖹火”來形容,表示已經精疲力盡了,現在只會“呼雞”,再也沒有力氣“㖹火”(=吹火)了。

(三)灌胿(kuanʟ-kui)

“嗉囊”台語叫做“胿(kui)”,雞、鴨都有嗉囊,分別叫做“雞胿(ke-kui)”、“鴨胿(aʔ-kui)”。

在過去的年代,如果自己沒有養雞、鴨,在逢年過節時家庭主婦都要到市場買活的雞、鴨回家宰殺。有些缺德商人,為了增加重量、賣好價錢,在出售當天就拼命給雞鴨灌水或灌食劣質飼料(例如稀飯混砂),叫做“灌胿(kuanʟ-kui)”。

廣告
本篇發表於 p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歕雞規(punˊ-ke-kui)──吹牛皮、說大話

  1. Oscar Lai 說道:

    “胿” 義不合….
    “胲”《集韻》頰下曰胲。
    “頦”《玉篇》頤下。《集韻》頰頦也。
    㖹 雞 胲 (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