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退嚕(toʟ-t‘eʟ-lu)──倒車、退步

倒退嚕(toʟ-t‘eʟ-lu)──倒車、退步

例句1:“岔軌閉合偵測錯誤。高鐵「倒退嚕」,查出原因。”(2007.1.27.自由時報A14頁)

例句2:“台灣的新聞自由評比「倒退嚕」。”(2011.5.4.自由時報A15頁)

例句3:“台灣民主是否「倒退櫓」,回到從前一黨獨大?”(2008.1.10.自由時報A8頁)

例句4:“豈料今天台灣的民主卻呈現「倒退嚕」的現象,讓他們不得不再度出面成立「聲援台灣民主化之友會」。”(2012.9.4.自由時報A13頁)

詞義及用字

例句1、2及4的“倒退嚕”是台灣話慣用語,讀做“toʟ-t‘eʟ-lu”。例句3的“倒退櫓”是 toʟ-t‘eʟ-lu 的另一種寫法。

台語 toʟ-t‘eʟ-lu(倒退嚕)是火車或汽車“倒車”的意思。例句1的“倒退嚕”是說高速鐵路的列車在行駛當中遇到事故不能繼續前進,於是停下車來並後退退到原發車的車站,此時列車的機車頭仍然向前。這種火車列車的機車頭向前而列車後退行駛叫做“toʟ-t‘eʟ-lu(倒退□)”。

又,汽車要進入車庫或要把車子停放在停車場的停車位時,也往往“倒車”進入車庫或停車位,此時車子的頭向前但車子往後移動,這種情形台語也叫 toʟ-t‘eʟ-lu(倒退□)。如果是人的話叫做 toʟ-t‘eʟ-kiã´(倒退行)或 toʟ-kiã´(倒行)。人 toʟ-t‘eʟ-kiã´ 時人的頭向前,但腳步往後走,也叫 toʟ-t‘eʟ(倒退),國語叫“倒退(ㄉㄠˋ ㄊㄨㄟˋ)”。

例句2、3、4的 toʟ-t‘eʟ-lu(倒退□)是比喻用法,表示“退步”。

台語倒車、退步意義的 toʟ-t‘eʟ-lu(倒退□),報紙用“倒退嚕/櫓”書寫。“倒退”兩個字是 toʟ-t‘eʟ 的本字,但 lu 用“嚕”、“櫓”有問題。“嚕”字現代漢語讀做陰平聲ㄌㄨ[lu],用於“嚕蘇(ㄌㄨ ˙ㄙㄨ)”一詞(囉嗦的意思),或用於象聲詞“呼嚕(ㄏㄨ ㄌㄨ)”。“嚕”字的音ㄌㄨ[lu] 跟台語 toʟ-t‘eʟ-lu 的 lu 的語音相同,但“嚕”字並沒有行駛、移動的意義,報紙用“嚕”字書寫 lu,是借用國語的同音字。

“櫓”字國語讀上聲ㄌㄨˇ。“櫓”是使船前進的工具,没有行駛、移動的意義,報紙用“櫓”字表示台語 lu 是近音字的假借。

前人對台語 lu 的說解及用字

《厦英》認為厦門話的 lu 可分為四個詞:

(1)[lu1]:用手、脚、棍子把東西推離自己或推給別人。(本篇作者按:没有舉出例詞或例句)。

(2)[lu2]:(作者按:没有說解 lu 的詞義而直接列舉下面的例詞及例句)。

“t‘au´-k‘ak lu”(頭殼□):頭低垂而向前。“ts‘uiʟ lu-lu”(喙□□):嘴巴自然生成突出。“tsun´-t‘au´ lu-lu”(船頭□□):船頭向下斜著突出(與向上斜著突出相反)。“lu-lai´-lu-k‘iʟ”(□來□去):在雨中或黑暗中跑來跑去。“t‘auʟ-hɔ lu ・lai´”(透雨□來):在雨中低着頭跑過來。

(3)[lu3]:和[lo]相同。[lo]是(如鴨子)在泥水裡尋找食物。例如:“aʔ-bo`-ts‘uiʟ bɔŋ`-lo”(鴨母喙罔□)。“bɔŋ`-lu”(罔□):雖然成功的希望不大,但仍企圖獲得好處。作者按:台語說“aʔ-bo`-ts‘uiʟ bɔŋ`-lu(鴨母喙罔□)”。

(4)[lu4]──“lu-ts‘ip”(□緝):進入深及脖子的海裡操作小網。

《厦英補》在 lu 下補舉好幾個例詞、例句,下面五個值得參考。

“he´-a`-lu”(蝦仔□):捕捉蝦子用的小網。作者按:使用這種網時兩手握著網柄,在水裡推著網捕蝦,因此這種網叫“he´-a`-lu”。“lu-ts‘ia-a`”(□車仔):推手推車。作者按:手推車(barrow)是建築工地等地方可看到的有雙柄的獨輪小車,工人兩手抓着柄推車子,用來短距離運送沙石、混凝土等建築材料。“t‘au´-mŋ´ k‘iʟ-lu-lu ・leʔ”(頭毛去□□咧):去把頭髮用推子推一推(即剪髮、理髮)。“lu-bo´-tsiau´”(□無齊):(頭髮)没有推(理)得勻淨。

《台日大》用“𡃖”字書寫台語 lu,並舉出六個義項:

(1)斜、傾斜。1“厝坪創較𡃖咧”(ts‘uʟ-p‘iã´ ts‘ɔŋʟ-k‘aʔ-lu ・le)=把屋頂弄斜一點。2“崎斜𡃖”(kia-sia´-lu)=傾斜。3“船頭𡃖𡃖”(tsun´-t‘au´ lu-lu)=船頭向下斜着。

(2)滑動;滑行;推動。1“枋靠𡃖𡃖即𡃖貨”(paŋ k‘uaʟ-lu-lu tsiaʔ-lu- heʟ)=木板斜掛後再使貨物順着木板傾斜面滑下。2“放俾伊𡃖落去”(paŋʟ-hɔ-i lu ・loʔ ・k‘iʟ)=放手讓它溜下去。作者按:以上兩個例句的 lu 是讓東西借重力作用斜向滑下、溜下的意思。3“𡃖草仔”(lu-ts‘au`-a`)=推動推草機割草。4“𡃖頭鬃”(lu-t‘au´-tsaŋ)=推動推子剪頭髮。作者按:以上兩個短語的 lu 是指推動某種工具的動作。而推草機及推子的語素“推”,也是因為這兩種工具在使用時需要“推”的動作而來。“推草機”是一種機械式割草工具,使用時兩手扶着把柄往前推,所以叫推草機。“推子”是一種理髮工具,有兩排帶刃的齒,單手使用。使用推子時一隻手拿推子,手指抓住把柄,把推子貼着頭皮,用力把手裡的把柄一夾一鬆就可把頭髮剪下來;再把推子往前推,繼續做剪髮的動作。因為邊推邊剪,所以叫“推子”。“推子”台語叫做 lu-a`(□仔),lu 表示使用“推子”的動作,相當於“推”。推子厦門話叫“推剪(t‘ui-tsien`)”。在台語,lu-a` 又叫 lu-tsien`-a`(□剪仔)、ts‘iu`-tsien`-a`(手剪仔)。後來發展出電動的推子叫tien-tsien`(電剪)。電動的推子普通話叫“電推子”。使用“推子”理髮(把頭髮剪短),國語叫“推頭”,台語叫 lu-t‘au´-tsaŋ(□頭鬃)或 lu-t‘au´-mŋ´/mɔ(□頭毛);理光頭叫 lu-kŋ-t‘au´(□光頭)。

《台日大》在這個義項下又舉出另外一個例句:5“用車箕仔𡃖蝦仔”(ieŋ-ts‘ia-ki-a` lu-he´-a`)=用類似簸箕的竹製器具在水裡面推着撈蝦子。按:“車箕仔”(ts‘ia-ki-a`。車,借音字)是用於推取稻穀的竹製器具,也可用來捕蝦。

例句3、4、5的基本動作是“推”,應該與例句1和2的滑下、溜下是不同的詞。

(3)擺出、推出;強迫人接受;提出、拿出。1“紅包𡃖來𡃖去”(aŋ´-pau lu-lai´-lu-k‘iʟ)=紅包推來推去。按:意思是一方要把紅包推給另一方,另一方不接受而推回去,這樣反復推來推去。2“𡃖片紅”(lu-p‘ienʟ-hɔŋ´)=遞出名片。3“不買強𡃖”(m-be` kiɔŋ´-lu)=我不買(他)却硬要塞給我。按:這三個例句的基本動作也是“推”。

(4)戳;衝;推。1“對腹肚邊𡃖去”(tuiʟ-pak-tɔ`-pĩ  lu ・k‘iʟ)=向肚子戳下去。2“𡃖倒”(lu-to`)=推倒。按:“戳”可以說是把棍棒等“推出”的動作,因此例句1和2都是“推”的動作。

(5)低着頭猛衝。1“直直𡃖去”(tit-tit lu ・k‘iʟ)=直直地低頭猛衝過去。2“透雨𡃖來”(t‘auʟ-hɔ lu ・lai´)=冒着雨衝過來。按:這兩個例句的 lu 可以說人體用自身的力量往前“推”,是 lu 的“推”意義的引伸。

(6)爭。“去法院與伊𡃖”(k‘iʟ-huat-ĩ kaʔ-i-lu)=到法院跟他爭是非。按:這個 lu 也應該是“推”意義的引伸,例如前舉“紅包𡃖來𡃖去”(aŋ´-pau lu-lai´-lu-k‘iʟ)就是一種相爭。

《綜台基》舉出八種 lu,詞義跟《台日大》差不多,用字是“攄、“𡃖”、“擩”。

《台話大》說:“耬(lu),犁也;雙連犁也。以犁犁田曰耬(lu)。以新髮剪剃髮亦曰耬(lu)。”又說:“𢲸(lu),強也;搖動也。有物在前面而推前之,曰𢲸(lu)。亦即從後推前之也。滑行而下亦曰𢲸(lu)。”

《國台》用自創字“”書寫台語 lu,義項有八個,內容和《台日大》差不多,從略。

《台大字》用“推”字書寫“lu ・dzip ・k‘iʟ”(□入去)及“lu-tsinʟ-tsieŋ´”(□進前)的 lu,說是白讀音。

《台語正字》認為 toʟ-t‘eʟ-lu(倒退□)的 lu 是“揄”字。kui-kieŋ-lau´-a` lu-loʔ-k‘amʟ-te`(間樓丫流如崁底)(按:照原文)的 lu 是“流”字,並說“流”讀 lu 是江南音(?)。lu-t‘au´-mŋ´ 寫做“𠜒頭毛”,並說“𠜒或寫𠞉”。又說“摟丫(lu-a`)”是拖杷,例句如“摟效揍伙(堆)”(原文)(lu-hɔ-tsoʟ-hue`[tui]──本篇作者注音)。作者按:台灣農家有一種曬穀時用的農具由一塊板及繩子組成。繩子綁在木板上,由一人或兩人在前面拉繩子,另有一人扶着木板推稻穀,使稻穀堆積起來。這裡說的 lu-a`(摟丫)大概是指這種農具。

《台閩》用“攄”字(代用字)書寫台語的 lu,並列出九個義項:

(1)推剪的器具。例:攄仔(lu-a`)。

(2)用推剪器推剪。例:攄頭鬃(lu-t‘au´-tsaŋ)。草仔攄攄咧(ts‘au`-a` lu-lu ・leʔ)。

(3)没有離開地面的挪動。例:冰箱攄倚壁(pieŋ-siũ lu-ua`-piaʔ)=把冰箱推去靠牆壁。作者按:倒車意義的 toʟ-t‘eʟ-lu 應當屬於這個義項。

(4)推來讓去。例:……一包紅包攄來攄去(tsit-pau-aŋ´-pau lu-lai´-lu-k‘iʟ)。

(5)推給別人。例:伊工課毋做攏攄予別人(i -k‘aŋ-k‘ueʟ m-tsoʟ lɔŋ`-lu-hɔ pat-laŋ´)。作者按:意思是應該由他做的工作他不做,反而都推給別人做。

(6)(往返數次的、再度的)爭取。例:我欲擱去和伊攄(ɡua`-beʔ-koʔ-k‘iʟ-ham-i-lu)=我還要去跟他爭取。

(7)布拖把叫做“布攄仔”(pɔʟ-lu-a`)。作者按:“拖把”雖然有一個語素“拖”,但在實際操作時主要用“推”(台語 lu)的力量擦地板,所以台語叫 pɔʟ-lu-a`(布攄仔)。

(8)用拖把拖地板。例:塗跤攄攄咧(t‘ɔ´-k‘a lu-lu ・leʔ)。

(9)倒退攄(toʟ-t‘eʟ-lu)(一種進口海產,旭蟹,橘色,有人叫「海臭蟲」)。作者按:“旭蟹”是主要產於日本相模灣以南太平洋沿岸的海蟹,蟹殼長橢圓形,長約10公分,寬約8.5公分。

《台閩》對“倒退攄”(toʟ-t‘eʟ-lu)的另一個解釋是“没有離開地面,倒退着挪動。”。

《閩方大》用“捛”字書寫閩南語 lu,義項有三個:

(1)一直向前推着或走着。大車直透捛對阮工廠(tua-ts‘ia tit-t‘auʟ lu-tuiʟ-ɡun`-kaŋ-ts‘iũ`──本篇作者注音,下同)=汽車徑直向我們工廠開來。車捛無路(ts‘ia lu-bo´-lɔ)。捛頭毛(lu-t‘au´-mŋ´)=理髮。

(2)推倒。桌頂一沓册互伊捛倒(toʔ-tieŋ` tsit-t‘aʔ-ts‘eʔ-i-lu-to`)。作者按:桌上一疊書給他推倒了。

(3)放,放進。手捛褲袋咧(ts‘iu` lu-k‘ɔʟ-te` ・leʔ)=手放在褲袋裡。作者按:這個例句台灣話好像沒有這麼說。不過會說:“車捛入去車庫”(ts‘ia lu-dzip-k‘iʟ-ts‘ia-k‘ɔʟ)=把車子開進車庫。

台語 lu詞義的整理

從前述各家對台語 lu 的說解,可以發現台語 lu 應該包含兩個詞,一個以“推”為基本意義,另一個以“滑下”為基本意義,分別說明如下:

(一)基本意義為“推”的“lu”

(1)動詞。人加力於物體使物體往前移動。例如:tsit-e´-aŋ´-pau lu-lai´-lu-k‘iʟ(一個紅包□來□去)=一個紅包推來推去(甲要把紅包給乙,乙不要而推回去)。lu-ts‘ia-a`(□車仔)=推手推車。lu-ts‘au`-a`(□草仔)=使用推草機割草。lu-t‘au´-tsaŋ(□頭鬃)=使用推子把頭髮剪短。pieŋ-siũ lu-ua`-piaʔ(冰箱□倚壁)=把冰箱推靠牆壁。

(2)名詞。lu-a`(□仔)=推子(理髮用工具)。pɔʟ-lu-a`(布□仔)=拖把(清潔用具)。這是動詞 lu 加後綴 a` 成為名詞。另外,推土機(bulldozer)台語叫 lu-t‘ɔ´-ki(□塗機)。

(3)人把工作、責任等推給別人承擔。例如:k‘aŋ-k‘ueʟ lu-hɔ-pat-laŋ´ tsoʟ(功課□予別人做)=工作推給別人做。m-t‘aŋ-siã`-miʔ-tai-tsiʟ to-lu-tuiʟ-ɡua`-tsia lai´(毋通甚麼代誌都□對我遮來)=不要把什麼事情都推到我這邊來。

(4)動詞。自備動力的車子(火車、汽車)往前移動或往後移動(但車頭仍向前,即倒車)。例如:tua-ts‘ia tit-t‘auʟ lu-tuiʟ-ɡun`-kaŋ-ts‘iũ`(大車直透捛對阮工廠──《閩方大》)=汽車徑直駛向我們工廠來。hue`-ts‘ia toʟ-t‘eʟ-lu(火車倒退□)=火車倒退行駛。

(5)動詞。鴨子在泥水裡推着嘴巴尋找食物。例如:aʔ-bo`-ts‘uiʟ bɔŋ`-lu(鴨母喙罔□)=比喻姑且試試機會。

(6)動詞。人用自己力氣低着頭往前衝。例如:t‘auʟ-hɔ lu ・lai´(透雨□來)=冒雨衝(跑)過來。a- ma` lu-t‘au´-tsieŋ´(阿媽□頭前)=奶奶當先鋒。

(7)動詞。由推來推去意義引伸為“爭”。例如:k‘iʟ-huat-ĩ kaʔ-i-lu(去法院合伊□)=到法院跟他爭是非。

(二)基本意義為“滑下”的“lu”

(1)動詞。沿着傾斜面滑下、溜下。例如:tuiʟ-ts‘iu-tieŋ` lu ・loʔ ・lai´(對樹頂攄落來──《綜台基》)=從樹上滑下來。lu-hueʟ(□貨)=(在斜面)讓貨物溜下去。paŋʟ-hɔ lu ・loʔ ・k‘iʟ(放予□落去)=放手讓(貨物等)滑下去。

(2)形容詞。斜;傾斜。例如:ts‘uʟ-p‘iã´ ts‘ɔŋʟ-k‘aʔ-lu ・le(厝坪創較□咧)=把屋頂弄斜一點。tsun´-t‘au´ lu-lu(船頭□□)=船頭向下斜著突出。

前人用字的探討

前賢對於台語 lu 的用字計有𡃖、攄、擩、耬、𢲸、、推、揄、流、𠜒、𠞉、摟、捛,計十三個字,下面逐一加以討論。

(1)𡃖

字書裡沒有“𡃖”字,“𡃖”字是《台日大》創製的台灣方言字。從“𡃖”字結構來說,“𡃖”是形聲字,從口,慮聲。“慮”字《廣韻》良倨切(去聲、御韻),台語厦腔讀 lu,漳腔讀 li,泉腔讀 lɯ。“𡃖”字讀 lu(陰平聲)是借用聲符“慮”的厦門音 lu(陽去聲)。

(2)攄

“攄”字《廣韻》丑居切(平聲、魚韻),《漢大字》讀做ㄕㄨ,與反切丑居切不符;台語韻書《彙音寶鑑》讀做 t‘i,與反切相符。“攄”字的意義是舒發,因此,不論是字音、字義,“攄”字都和台語推、斜意義的 lu 無關。

《集韻》又對“攄”記錄“魯故切”(去聲、暮韻)這個音,《漢大字》讀做ㄌㄨˋ,台語依反切魯故切及同音字路、露,應該讀做 lɔ。“攄”字讀魯故切時的字義是:“攄,捗攄,收斂也。”(捗,蒲故切,音步)。因此,“攄”字讀做魯故切時,國音ㄌㄨˋ跟台語 lu 的語音接近,但在字義上没有聯繫。

《台閩》用“攄”字書寫台語推義的 lu,也許應該把“攄”當做台灣方言字看待。“攄”字從手,慮聲。台語推義的 lu主要是手的動作,故從手(形符),而“慮”字厦腔台語讀 lu,故“攄”在台語可約定俗成讀 lu。

(3)擩

“擩”字《廣韻》記錄四個音:

1儒隹切(平聲、脂韻),止攝、三等、合口、日母;“擩,染也。”,現代音ㄖㄨㄟˊ,台語讀 dzui´(《台大字》)。

2而主切(上聲、麌韻),遇攝、三等、合口、日母;“擩,擩取物也。”,現代音ㄖㄨˇ,台語讀 dzu`/dzi`。

3而遇切(去聲、遇韻),遇攝、三等、合口、日母;現代音ㄖㄨˋ,台語讀 dzi/dzu。字義是“擩,擩莝,手進物也。”(莝,麤臥切[ㄘㄨㄛˋ],斬草)。“手進物”跟台語推義的 lu 的詞義相符。

4奴豆切(去聲、候韻),流攝、一等、開口、泥母;現代音ㄋㄡˋ,台語當讀 nɔ(《台大字》)。字義是“擩,搆擩,不解事。”(搆,古候切[ㄍㄡˋ])。“搆擩”是疊韻的聯綿詞。

《集韻》對“擩”字記錄七個音:

1儒隹切(平聲、脂韻),“擩,搵也。周禮:擩祭以肝肺。”這個音跟《廣韻》儒隹切相同。

2而宣切(平聲、僊韻),“撋”的或體。“撋,煩撋,猶挼莎也。”國語讀ㄖㄨㄢˊ,台語讀 dzuan´(《台大字》)。

3繠主切(上聲、噳韻),“擩,說文:染也。周禮:六曰擩祭。”此音相當於《廣韻》的而主切。

4尼主切(上聲、噳韻),“擩,拄也。”國語讀ㄋㄨˇ,台語讀 lu`(《台大字》)。

5儒遇切(去聲、遇韻),“擩,手進物也。”此音義與《廣韻》的“而遇切”相同。

6乃豆切(去聲、候韻),“擩,搆擩,不解事。”此音義與《廣韻》的“奴豆切”相同。

7儒劣切(入聲、薛韻),“擩,撋也。”台語讀 dzuat(《台大字》)。

“擩”是一個多音多義字,在這麼多音義裡面,《廣韻》的而遇切:“擩,擩莝,手進物也。”《集韻》的儒遇切:“擩,手進物也。”跟台語推義 lu 有關聯。《廣韻》的“擩莝”好像是聯綿詞,但依據《集韻》則“擩”單用也有“手進物”的意思了。不過,這個“手進物”意義的“擩”並沒有書證。

《漢語大詞典》把“擩”字讀做ㄖㄨˇ(《廣韻》而主切)及ㄖㄨㄢˊ(《集韻》而宣切),在讀做ㄖㄨˇ時舉出四個義項:1染。唐•韓愈……。2抓取。《隋書》……。3方言。塞。如:擩給他幾顆手榴彈。4方言。伸。如:擩出拳頭。

台語 lu 也有“塞”的意思,例如:m-be` kiɔŋ´-lu-hɔ ・ɡua`(毋買強□予我)=不買,硬塞給我。lu 又有“伸”的意思,例如:lu-p‘ienʟ-hɔŋ´(□片紅)=遞出名片;lu-aŋ´-pau(□紅包)=把紅包推出給人等的 lu,都有伸出手的動作在裡面。

《漢語方言常用詞詞典》(浙江教育出版社,1991年)說“擩(ㄖㄨˇ)”是北方方言,詞義是“塞(ㄙㄞ)”及“暗中塞給(錢或物)”。例句如:“十冬臘月天,凍得跟牛屁股後頭,盼着牛拉出糞,趕忙把脚擩進去暖一暖。”“擩進去”就是台語的“lu ・dzip ・k‘iʟ”(□入去)=塞入;推進去。又例句如:“結果烏大奶奶没住多久,參領老爺偷偷擩給妹子四十兩白錢。”“偷偷擩給……”台語說“t‘au-lu-hɔ”(偷□予)=偷偷塞給……。如:t‘au-lu-hɔ ・i(偷□予伊)=偷偷塞給他。t‘au-lu-tsit-kua`-tsĩ´ hɔ ・i(偷□一寡錢予伊)=偷偷塞一些錢給他。

由此可見“擩”的“手進物”的意義雖然沒有書證,卻遺留在北方方言及閩南、台灣方言裡,而台灣方言 lu 的詞義範圍比較廣。

“擩”字在台語有没有 lu 的音?有的話“擩”就是台語推義 lu 的本字了。

“擩”字在“手進物”意義時讀做“而遇切”(《廣韻•去聲•遇韻》),屬遇攝、合口、三等、日母,厦門話讀 dzu(參照《厦音典》),漳州話讀 dzi(參照《雅俗通》),泉州話讀 dzɯ(參照《彙音妙悟》)。而日母在現代厦門話及泉州話已變成 l-(見《閩方大》),在漳州話則仍保留 dz-,而在台灣話則大多讀 dz-,但白讀時有不少已變為 l-,例如:汝,人渚切,li`(你);忍,而軫切,lun`;閏,如順切,lun(閏月,lun-ɡueʔ);軟,而袞切,luan`(軟弱,luan`-dziɔk);染,而琰切,liam`(感染)等。所以“擩”在台灣話也可讀 l-。韻母如果依厦腔則 -u。因此“擩”在台語可讀陽去聲 lu。《厦門方言研究》(福建人民出版社,1998年)的<厦門方言同音字表>没有收錄“擩”字,但從同音字類推,“擩”字在現代厦門話也應該讀陽去聲 lu

在聲調方面,厦門話陽去聲的調值是“半低平,22”(《閩方大》),台灣話陽去聲的調值是“中平,33”(《記台灣的一種閩南語》,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1967年),而陰平聲的調值則兩者都是“半高平,44”。在漫長的語音演變過程裡,陽去聲的半低平調(22)或中平調(33)轉變為半高平(44)不無可能。因此,我們似乎可以認為台語推義 lu 的本字是“擩”。

(4)耬

“耬”(ㄌㄡˊ) 是一種播種用的農具,由牲畜牽引,後面有人扶着,可以同時開溝、下種,並自行覆土(《現漢》)。

“耬”字,《廣韻》落侯切(平聲、侯韻),國語讀做ㄌㄡˊ,台語讀做 lɔ´。

“耬”字在台語不讀 lu,字義也沒有推、斜的意義,“耬”字與台語推義的 lu 無關。

(5)𢲸

“𢲸”字的音是《廣韻》郎古切(上聲、姥韻),與魯、滷同音,國語讀ㄌㄨˇ,台語讀 lɔ`。“𢲸”字的意義是搖動、擄掠、強取,没有推、滑下的意義。因此,不論字音或字義,“𢲸”字都和台語推、滑下義的 lu 無關。

(6)

”是《國台》創製的字,從攴,呂聲。形符“攴”表示台語 lu 是手的動作,聲符“呂”台語讀做 lu(厦腔)、li(漳腔)、lɯ(泉腔)(音標 ɯ 是展唇的 u),取厦腔音 lu,把“”字讀做 lu。

(7)推

《台大字》認為“推”字的台語白讀音是 lu,所舉的例詞有:推入去、推進前、頭推推、烏推推。但並沒有說明“推”字讀 lu 時,“推”是本字或訓讀字。

“推”字《廣韻》記錄尺隹切及他回切兩個音,台語一般讀 t‘ui 及 t‘e,是否音變為 lu,詳見後面的作者見解。

(8)揄

“揄”是一個多音多義字,《廣韻》記錄四個音:

1羊朱切(平聲、虞韻),遇攝、三等、合口、喻四母,國語讀ㄩˊ,台語讀 dzu´/dzi´/dzɯ´。字義是“揄,揄揚,詭言也。又動也。《說文》:引也。”

2以周切(平聲、尤韻),流攝、三等、合口、喻四母,國語讀ㄧㄡˊ,台語讀 iu´。字義是“揄,上同。”上字是:“抌,抒臼。出周禮。”

3度侯切(平聲、侯韻),流攝、一等、開口、定母,與頭、投、骰同音,國語當讀ㄊㄡˊ,台語當是文讀音 t‘ɔ´ 或 tɔ´,白讀音 t‘au´ 或 tau´。字義是“揄,引也。”

4徒口切(平聲、厚韻),流攝、一等、開口、定母,國語讀ㄉㄡˋ,台語應當讀 tɔ。字義是“揄,揄引。”

在這四個音義裡面,1羊朱切的“又動也。”可能與台語推義 lu 有關,但這個“動”似乎是“引”的引伸,而台語 lu 的基本義是“推”,跟“引”不同。

下面再看《集韻》。《集韻》對“揄”字記錄八個音:

1春朱切(平聲、虞韻),按:虞韻另有“樞”字也注“春朱切”,懷疑“揄”的春朱切的反切上字“春”有誤。“揄”與“輸”同音,而“輸”是《廣韻》式朱切(平聲、虞韻)。“輸”字,國語讀ㄕㄨ,台語讀 su,“揄”也許應該國語讀ㄕㄨ,台語讀 su。“揄”的意義是“閃揄,傾皃。”“傾皃”與台語傾斜義的 lu 有聯繫。“揄”字依反切春朱切讀則台語讀 ts‘u,而台語 ts‘u-ts‘u 是傾斜的意思。

2容朱切(平聲、虞韻),此切相當於《廣韻》的“羊朱切”,國語讀ㄩˊ,台語讀 dzu´/dzi´/dzɯ´。字義是“揄,《說文》:‘引也。’一曰動也。一曰邪揄,手相弄。”按:“動”也許是“引”的引伸。

3餘招切(平聲、蕭韻),與遙、窰、姚、搖、謠等字同音,故“揄”字國語應當讀ㄧㄠˊ,台語讀 iau´/io´。“揄”讀這個音時是“褕”的或體,而“褕,王后之服刻畫鷂羽以為飾。”

4夷周切(平聲、尤韻),這個音相當於《廣韻》的以周切,字義也說是“抌”的或體。

5丑鳩切(平聲、尤韻),國語讀ㄔㄡ,台語讀 t‘iu。字義是“揄,垂手行也。”

6他侯切(平聲、侯韻),國語讀ㄊㄡ,台語讀 t‘ɔ/t‘au。字義是“揄,垂也。《莊子》:‘揄袂。’”

7徒侯切(平聲、侯韻),這個音相當於《廣韻》的度侯切,字義也相同。“揄,引也。”

8徒口切(上聲、厚韻)。這個音與《廣韻》的徒口切相同,字義也相同。“揄,引也。”

在這些《廣韻》及《集韻》對“揄”字的讀音及解釋裡面,跟台語推義 lu 有關的應該是《廣韻》的“羊朱切”。在此音切時“揄”字台語讀做 dzu´/dzi´/dzɯ´。而閩南語的聲母 dz- 在厦門話已經全部變成 l-,表示 dz- 會音變成 l-。因為“揄”可音變為 lu´(厦門話已經讀 lu´),lu´ 是陽平聲,或許也可以讀陰平聲 lu(同樣是平聲)。但是“揄”的本義是“引”,“動”應該是“引”的引伸義。因此,“揄”字雖然台語或許可讀 lu,但因為沒有“推”的意義,“揄”應該不是台語推義 lu 的本字。

(9)流

《台語正字》說:“流:lu;liu。其中 lu 是江南音,在這裡的意思是──移動。「間樓丫流如崁底!!」(kui-kieŋ-lau´-a` lu-loʔ-k‘amʟ-te`──本篇作者注音),‘如’讀 lo,意思是往。”

《台語正字》認為滑下意義的台語 lu 是“流”字。

“流”字,《廣韻》力求切(平聲、尤韻),流攝、三等、開口、來母,台語文讀音 liu´,白讀音 lau´。

流攝、三等、開口呼的字在台語一般讀 -iu 韻(尤其文讀時),但幫組聲母的字有不少讀 -u 韻,如:富,huʟ/puʟ;副,huʟ;婦,hu/pu。見組幫母的字則文讀 -iu/白讀 -u 韻,如:久、韭,kiu`/ku`;灸,kiuʟ/kuʟ;丘、邱,k‘iu/k‘u;舅、舊,kiu/ku;牛,ɡiu´/ɡu´。喻三母字也有“有”字讀 iu`/u。“流”字是來母字,來母字没有讀 -u 韻的例,但由於同攝同等開口呼的字有很多讀 -u 韻的例,也許可以說“流”字在台語可讀“lu”。日語對“流”字的讀音有 riu 及 ru 兩個音也可旁證“流”字在台語可讀 lu。如“流刑”日語讀 rukei,“流轉”讀 ruten,“流浪”讀 ruro,“流布”讀 rufu 等。

“流”字的本義是水移動,如《說文•水部》:“流,水行也。”引伸泛指液體的移動,如流淚。又引伸指一般意義的移動、運行。如《詩•豳風•七月》:“七月流火,九月授衣。”這裡的“火”是中國天文學上的星名,又叫“大火”,是心宿三星裡面最亮的一顆星,因為星光紅色,所以叫“火”或“大火”,也叫鶉火、大辰、商星,現在叫“心宿二”。杜甫詩的“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的“商”就是這顆“大火星”(心宿二)。(“參”指參宿,即現代天文學的獵戶座,主星為皮帶部分,與商星相距約180度,不會同時出現在天空中)。在現代天文學,“大火”就是“天蝎座α星”。

天上的星座由於地球的自轉及公轉的關係,每天入夜後在同一個時間向同一個方位觀看的星座的位置稍有不同。以北緯35度左右的中原地區來說,“大火”大概在農曆四月(大約西曆五月)入夜後開始出現在東南方地平線附近的天空,然後隨着時間的轉移慢慢升上來。到了農曆五月(約西曆六月)大火移動到正南方的不太高的半空中,六月(約西曆七月)大火開始向西方斜下,到七月(約西曆八月)大火已降到西南方快接近地平線,到了八月(約西曆九月)大火就沈到地平線下面去了。從農曆五月到七月,大火星從南方中天移動到西南方地平線,古人就用“七月流火”來形容。意思是說,到了農曆七月,大火已經從南方中天移動到西南方的地平線上了。“流”表示移動,因為是從中天移動到西南方地平線,因此這個“流”也可以說是斜向“滑下”。“流火”的意思是“已經滑下(流)到西南方地平線的大火星”。

“流”字有滑下的意義,在台語或許可讀 lu,台語滑下義的 lu 的本字也許是“流”字。

“流”字力求切的反切上字“力”是來母,來母屬於“次濁”音。聲調平聲分化為陰平及陽平後,全濁及次濁聲母的字在台語一般讀陽平聲,“流”字讀陰平聲 lu 也許是一個特例。

(10)𠜒、𠞉(國音ㄌㄧˋ)

《台語正字》認為台語 lu-t‘au´-mŋ´(□頭毛)(用推子理髮)的 lu 是“𠜒”,“𠜒”又作“𠞉”。“𠞉”見於《廣韻》。《廣韻•入聲•質韻》小韻力質切:“𠞉,斷也;削也。”“𠞉(𠜒)”有斷、削的意義,但是台語 lu-t‘au´-mŋ´(□頭毛)的 lu 是使用 lu-a`(=推子)在頭皮上 lu(=推動),使推子剪去頭髮,lu 仍然是“推”的意義,不是“斷、削”的意義,“𠞉(𠜒)”不是台語 lu-t‘au´-mŋ´ 的 lu 的本字。

“𠞉”字的音是力質切,與“栗”字同音,國音ㄌㄧˋ,台語文讀音 lit,白讀音 lat,不會音變為 lu。

(11)摟

《台語正字》說“摟丫”(lu-a`)是“拖杷”,大概是指前面有人拉的一種聚攏穀物的農具。

“摟”字的音《廣韻》記錄兩個音:1力朱切(平聲、虞韻),遇攝、三等、合口、來母。字義是“摟,曳也。”2落侯切(平聲、侯韻),流攝、一等、開口、來母。字義是“摟,探取。”《漢大字》對“摟”字的注音是陰平聲ㄌㄡ及上聲ㄌㄡˇ。讀ㄌㄡ是依據《廣韻》的落侯切,讀ㄌㄡˇ是依據《正字通》的郎斗切。“摟”字的台語讀音《台大字》讀做 lu´ 及 lɔ´(《彙音寶鑑》只讀 lɔ´ 一音),分別對應於力朱切及落侯切。陽平聲的 lu´ 有可能轉為陰平聲的 lu。

“摟”(ㄌㄡ)的主要意義是“用手或工具把東西向自己面前聚集。如:摟柴禾;摟乾草。”(《漢大字》)。而台語的 lu 是把東西向前面推開,是推離自己,跟“摟”(ㄌㄡ)比較,東西移動的方向是相反的。因此,“摟”字雖然在台語有可能讀做 lu,但因“摟”的字義跟台語 lu 的詞義不符,“摟”不是台語推義 lu 的本字。(“摟”讀ㄌㄡˇ時字義是抱持。)

(12)捛

《龍龕手鑑•手部》:“捛,同𢬜。”《廣韻•上聲•語韻》:“旅,俗作𢬜。”所以,“捛”是“旅”的異體字。

“旅”字的音是《廣韻》力舉切(上聲、語韻),遇攝、三等、開口、來母,台語讀做 lu`(厦)/li`(漳)/lɯ`(泉)。但因“旅”與呂、侶字同音,而呂、侶在台語讀做陽去聲(本陽上,併入陽去)lu/li/lɯ,故“捛”字(“旅”的異體)也應該可讀 lu/li/lɯ

“旅”(俗體為“捛”)字的本義是軍隊編製單位,《漢大字》列舉18個義項,没有一個和“推”有關。因此,《閩方大》用“捛”字書寫台語推意義的 lu,是使用近音字(“捛”字厦門話讀 lu)。

作者見解──台語推義的 lu:推

台語推義的 lu 跟“推”字有密切關係。例如:國語“推倒”台語說 lu-to`;理髮用具“推子”台語說 lu-a`;“推頭”台語說 lu-t‘au´-tsaŋ(□頭鬃);“推草坪”台語說  lu-ts‘au`-a`(□草仔);“推土機”台語說 lu-t‘ɔ´-ki(□塗機)等的“推”,台語都說 lu。可見“推”可能是台語推義 lu 的詞源。

“推”字在台語有没有可能讀“lu”?

《廣韻》對“推”字記錄了兩個音:1尺隹切(平聲、脂韻),止攝、三等、合口、穿三母,“推,排也。又湯回切。”;2他回切(平聲、灰韻),蟹攝、一等、合口、透母,“推,又昌隹切。”從《廣韻》的記錄看來,“推”字雖然讀尺隹切及他回切兩個音,意義只有一個:“排也。”

早期閩南語韻書《雅俗通》也對“推”字記錄了 ts‘ui 及 t‘ui 兩個文讀音(另有一個白讀音t‘e),分別收在規韻(-ui)、陰平聲、出母(ts‘-)及他母(t‘-)。《雅俗通》的 ts‘ui 及 t‘ui 的兩個讀音分別對應於《廣韻》的尺隹切及他回切。《雅俗通》“推”字的兩個讀音,字義也不同:“推(ts‘ui),擇也,移也。而又穷也,迫也,詰也。”“推(t‘ui),進也,排也。又推收也。”而《增補彙音》則只記錄 ts‘ui 一個音,《彙音寶鑑》則只記錄 t‘ui 一個音(另收白讀音 t‘e)。

在現代台語,“推”有t‘ui 及 ts‘ui 兩個讀音。如:推拿的推法台語叫做 t‘ui,如t‘ui-ioʔ-se`(推藥洗)=用草藥湯液推;另外在從國語滲透進來的推銷、推動、推行、推選等的“推”也都讀 t‘ui。但在推算(ts‘ui-sŋʟ)、推排(ts‘ui-pai´)、推甲子(ts‘ui-kaʔ-tsi`)等則“推”讀 ts‘ui。

在厦門話,《厦音典》(1913年)對“推”字記錄文讀音 ts‘ui、t‘ui 及白讀音 ts‘ia,但《閩方大》(2006年)則記錄文讀音 t‘ui 及白讀音 t‘e 及 t‘ue,不再讀 ts‘ui 了。

“推”是一個形聲字,從手,隹聲。聲符“隹”字的《廣韻》注音是職追切(平聲、脂韻),止攝、三等、合口、照三(章)母,現代漢語讀ㄓㄨㄟ,台語讀 tsui。“隹”及“推”在上古音都屬微部、合口呼,董同龢的擬音是“隹”:*cȶjuəd,“推”: *cȶ‘juəd/*ct‘uəd;王力的擬音是“隹”:*cȶĭwəi,“推”:*cȶhĭwəi/*cthuəi。除韻尾有差別外其餘差不多。而“隹”的聲母則是 ȶ-。

以“隹”為聲符的字在台語音讀時,韻母大多讀 -ui 韻,聲母則有舌尖塞音、擦音、塞擦音、邊音及零聲母等。例如:堆(tui)、椎(tui´)、碓(tuiʟ)、推(t‘ui)、蜼(lui`,力軌切)、錐(tsui)、推崔(ts‘ui)、誰(sui´)、惟維唯帷(ui´)等。

在這些音裡面,“堆”、“推”、“蜼”三個字值得注意。“堆”是《廣韻》都回切,台語文讀音 tui,白讀音 tu(如大堆土[tua-tu-t‘ɔ´]=一大堆土;草堆[ts‘au`-tu]),這一點似乎提示“推”的韻母也可讀 -u 韻。再比較“堆(tui)”、“推(t‘ui)”與“蜼(lui`)”,“堆”、“推”的聲母是舌尖塞音(t-,t‘-),“蜼”的聲母是舌尖邊音(l-),兩者都是舌尖音,有音變的條件,提示“推”的聲母 t‘- 有可能音變為 l-。結合“推”在聲母、韻母的可能音變,“推”在台語有可能讀 lu。

再換一個角度看,台語推義的 lu 在很多情形也說 tu。例如:lu-aŋ´-pau(□紅包)也說 tu-aŋ´-pau;lu-ts‘ia(□車)也說 tu-ts‘ia;lu-hɔ ・ɡua`(□予我。=推給我)也說 tu-hɔ ・ɡua`;kiɔŋ´-lu(強□)也說 kiɔŋ´-tu;kaʔ-i-lu(合伊□。=跟他爭)也說 kaʔ-i-tu 等。可見 lu 與 tu 之間有音變關係。而從“堆”字有 tu 的音來看,“推”應該也有 tu 的音(《閩方大》就用“推”字表示 tu)。又因推義的 tu 又說 lu,故“推”應該有 lu 的音。

這個推義的 tu 可以疊用,例如:k‘aŋ-k‘ueʟ lɔŋ`-tu-tu hɔ ・ɡua`(功課攏推推予我)=工作都推給我。而疊音的 tu-tu 也說 tu-lu(見《台日大》下册386頁)。可見台語推義的“lu”是從推義的“tu”演變而來的。

從上面的討論應該可以得到一個結論:台語基本意義為推的 lu,它的本字是“推”。

作者見解──台語滑下、傾斜義的 lu:溜、霤(國音ㄌㄧㄡˋ)

《台日大》用“𡃖”字、《綜台基》用“攄”字、《台話大》用“𢲸”字、《國台》用“ ”字兼表台語推及滑下為基本意義的台語 lu。這些字在前面已經討論過,都不是台語推、滑下義 lu 的本字。而《台語正字》的“流”則可能是滑下義 lu 的本字。

作者認為台語滑下、傾斜義的 lu 應該與“溜”、“霤”有關。

“溜”是古代的河流名稱。《說文•水部》:“溜水,出鬱林郡。”(徐鉉注音力救切,ㄌㄧㄡˋ)古代的溜水就是現在縱貫廣西省中北部的融江,南流到柳州市叫做柳江。同樣一個“溜”字玄應《一切經音義》卷十八說:“溜,謂水垂下也。”意思是“水向下垂流”(水垂直向下流)。“溜”的這個意義跟古代河流名“溜水”毫不相干。作者認為“溜”的“水垂下”的意義跟“霤”有關。《說文•雨部》:“霤,屋水流也。”(力救切,ㄌㄧㄡˋ)一般解做“屋檐的流水”,而屋檐的流水是垂直向下流的,和《一切經音義》的“溜”的“水垂下”的意義相同,且“溜”和“霤”的讀音相同(在《廣韻》都是力救切),故作者認為水垂下意義的“溜”是“霤”的假借字,也因此在古書裡“溜”也通“霤”。

《淮南子•汜論》:“今夫霤水足以溢壺榼,而江河不能實漏卮。”“霤水”就是屋檐的流水(壺榼,ㄏㄨˊ ㄎㄜ,盛酒飯的容器。漏卮,ㄌㄡˋ ㄓ,底上有孔的酒器。)。“霤”也泛指下注的水,這個意義就和《一切經音義》所說的“溜,謂水垂下也。”的“溜”的意義相同了。如:漢•枚乘《上書諫吳王》:“泰山之霤穿石,殫極之斷榦。”“泰山之霤”指泰山裡面的像瀑布那樣的垂直向下流的水。(:ㄍㄥˇ,同綆,井上汲水的繩索。榦,ㄏㄢˊ,井欄上吊掛繩索的構件。)又如:南朝宋•孔欣《置酒高堂上》詩:“生若懸水溜,死若波瀾停。”“懸水”就是瀑布,“懸水溜”指瀑布垂直向下流的水。“溜”應當是“霤”的假借字。

“溜”做名詞時指小股急流,如南朝陳•陰鏗《渡青草湖》詩:“洞庭春溜滿,平湖錦帆張。”又由水的快速流動引伸為人或物的快速滑行(《形義分析》),此時“溜”讀陰平聲ㄌㄧㄡ,如:清•翟灝《通俗編》卷三十一:“北方溜冰之戲始於宋時。”

在現代漢語,“溜”字讀ㄌㄧㄡˋ及ㄌㄧㄡ。讀ㄌㄧㄡˋ時是名詞,指迅速的水流,例如:大溜、河裡溜很大。讀ㄌㄧㄡ時是動詞,指沿着平面滑行,例如:溜冰;又指沿着斜面向下滑動,例如:從滑梯上溜下來、從山坡上溜下來。而沿着斜面向下滑動,台語叫 lu,如:lu-hueʟ(□貨)=讓貨物(沿斜面)溜(滑)下去,paŋʟ-hɔ lu ・loʔ ・k‘iʟ(放予□落去)=放手讓(貨物、人等)滑下去。因此,台語滑下意義的“lu”相當於國語的“溜”(ㄌㄧㄡ)。

“霤”又從“屋檐的流水”意義引伸轉指屋檐本身,如:《左傳•定公九年》:“死於霤下。”這裡的“霤”指屋檐。南朝梁•沈約《郊居賦》:“漸沼沚於霤垂。”“霤垂”指屋檐下。

《禮記•玉𦾈》:“凡侍於君,紳垂,足如履齊,頤霤,垂拱,視下而聽上。”“頤”是下巴,“霤”是屋檐,“頤霤”指頭向前傾斜,下巴像屋檐一樣向下斜着突出(“垂拱”指兩手重合而下垂)。在“頤霤”一詞“霤”形容“頤”,形容下巴(頤)像屋檐那樣向下斜着突出,“霤”轉而成為形容詞。“頤霤”與《厦英》所說“t‘au´-k‘ak lu”(頭殼□)(keep one’s head down and forwards)的意義相同,所以,台語傾斜義的 lu 就是“霤”字。又 tsun´-t‘au´ lu-lu(船頭□□=船頭向下斜著突出)的 lu 也是“霤”。

在國語,明顯向下傾斜的雙肩叫做“溜肩膀”,可知“溜”有傾斜的意義。而在台語,船頭向下傾斜叫 tsun´-t‘au´ lu-lu(船頭□□);把屋頂的面弄斜一點叫 ts‘uʟ-p‘iã´ ts‘ɔŋʟ-k‘aʔ-lu ・le(厝坪創較□咧)。所以傾斜意義的台語 lu 相當於國語的“溜”。比較“溜肩膀”和“頤霤”,“溜”和“霤”都有傾斜意義,《王力古漢》說“溜”和“霤”是同源,也許應該說“溜”是“霤”的假借字。

換一個角度看,“霤”字《說文》說是“屋水流”,一般解做“屋檐的流水”。而《玉篇•雨部》則說:“霤,雨屋水流下也。”意思是“下雨時屋頂的水流下”,因此,“霤”不只是“屋檐的流水”,還應該包括“屋頂上的水流下”的意義。而屋頂上的水要流下,屋頂的面必須是傾斜的,因此“霤”及其假借字“溜”就應該含有傾斜的意義。“霤”的傾斜意義表現在“頤霤”上,“溜”的傾斜意義表現在“溜肩膀”這個詞上面。而“溜”的向下滑動的意義(如從滑梯上溜下來)也許是從“霤”的“屋頂上的水流下”的意義引伸出來的,再由此引伸為平面滑行的意義(如溜冰)。

在語音方面,“溜”字《廣韻》只記錄一個音力救切(去聲、宥韻),流攝、三等、開口、來母,國語讀ㄌㄧㄡˋ,台語讀 liu(因與“餾”同音)。《集韻》則記錄兩個音:(1)力求切(平聲、尤韻),因與流、留、瘤等字同音,國語讀ㄌㄧㄡˊ,台語讀 liu´。(2)力救切(去聲、宥韻),與《廣韻》相同。

前面在討論“流”字時說過,“流”字在台語或許可讀 lu,“溜(力求切)”與“流”同音,因此“溜”字在台語也可讀 lu。

“溜”字有向下滑動及傾斜的意義,在台語又可讀 lu,台語滑下、傾斜意義的 lu 的本字是“溜”。

結論

(1)“擩”字意義是“手進物”,在台語又可讀 lu,“擩”可認為是台語基本意義為“推”的 lu 的本字。

(2)“推”在台語可讀 lu,台語基本意義為“推”的 lu 的本字是“推”。

(3)在“擩”與“推”裡面,“推”字的理據比較強。

(4)“流”字在台語可讀 lu。“流”字的本義是水移動,引伸為一般意義的移動、運行,在“流火”一詞的“流”有滑下的意義,“流”可認為台語“滑下”義 lu 的本字。

(5)“溜”字有向下滑動及傾斜的意義,在台語又可讀 lu,“溜”是台語滑下、傾斜意義 lu 的本字。

(6)在“流”與“溜”裡面,“溜”的理據比較充足。

廣告
本篇發表於 t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倒退嚕(toʟ-t‘eʟ-lu)──倒車、退步

  1. Charles Ang 說道:

    台語在漢字找沒的大多是南島語,本人收集三百多字台灣南島語,每日增加中
    嚕ru/lu 也是南島語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250892711974217/permalink/364157633981057/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