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誌(tai⊦-tsiʟ)──事情

代誌(tai-tsiʟ)──事

  例句1:“按怎有「這款代誌」發生?”(1993.10.26.自立早報3頁)(全句台語,意思是:怎麼會有這種事情發生?按怎:an`-tsuã`,怎麼。這款:tsit-k‘uan`,這種;這樣。代誌:tai-tsiʟ,事情。)

例句2:“李XX……反批宋XX的言行是‘做賊仔變頭家,那有「這款代誌」!’”(1999.12.30.自由時報2頁)(做賊仔:台語,讀做 tsoʟ-ts‘at ・e,小偷。頭家:t‘au´-ke,主人。)

例句3:“‘怎會出「這款代誌」!’前天凌晨一時,輾轉難眠的李XX……強烈表達對此事的不滿。”(2003.10.27.自由時報6頁)

例句4:“連X說,兩岸關係也是「大代誌」,但台灣目前没條件,也沒本事解決。”(2003.9.28.自由時報3頁)(大代誌:台語,tua-tai-tsiʟ,大事情;重大的事情;重要的事情。)

例句5:“今天却發生了「大條代誌」。”(1998.3.11.自由時報40頁)(大條代誌:台語,tua-tiau´-tai-tsiʟ,大事情;重大的事情。)

例句6:“筆者擔心二年後總統選舉,選不上的人有樣學樣,收買黑道阻擋選民投票,那就「代誌大條」了。”(2002.6.23.自由時報13頁)(代誌大條:台語,tai-tsiʟ tua-tiau´,事情嚴重;問題嚴重。)

上面六個例句裡的“代誌”是一個台灣話語詞,讀做“tai-tsiʟ”,意思是“事情”。《現漢》對“事情”的定義是:“1人類生活中的一切活動和所遇到的一切社會現象;2事故;差錯;3職業;工作。”台語 tai-tsiʟ 的意義跟這些“事情”的意義相同。例如:ho`(好)-tai-tsiʟ(=好事情,好事)、p‘ãi`(否)-tai-tsiʟ(=壞事情,壞事)、siã`(啥)-miʔ(麼)-tai-tsiʟ(=什麼事[情]?)等的 tai-tsiʟ 是泛稱的事情。如:ts‘ut(出)-tai-tsiʟ(=出事了,發生事故了)的 tai-tsiʟ 是事故。又如:ts‘ueʔ(索)-tsit(蜀)-kua`(寡)-a`(仔)-tai-tsiʟ lai´(來)-tsoʟ(做)(=找一些工作來做)的 tai-tsiʟ 是工作。

台語事情意義的 tai-tsiʟ 也說 tai。這個 tai 相當於國語的“事”。例如:ho`(好)-tai(=好事)、p‘ãi`(否)-tai(=壞事)、siã`(啥)-tai(=什麼事)。

台語事情意義的 tai-tsiʟ,tai 可單用,也是事情的意義,但 tsiʟ 不單用。

台語事情意義 tai-tsiʟ 的本字如何?tai-tsiʟ 是聯綿詞還是合成詞?tai 是 tai-tsiʟ 的簡縮還是本來就有 tai 這個單音詞?tsiʟ 是什麼意義?這些都是值得討論的問題。

前人對台語 tai-tsiʟ 的用字

事情意義的台語 tai-tsiʟ 是一個常用詞,但《彙音妙悟》、《雅俗通》、《增補彙音》、《彙音寶鑑》等閩南語、台語韻書在 tai 及 tsiʟ 的語音下,並沒有收載跟“事情”相應的詞或字。

《厦英》說“tai”的文讀音是 su(即“事”字),詞義是“business; an affair”並說双音詞 tai-tsiʟ 的意義跟 tai 相同,另收錄 ho`-tai(好事)、p‘ãi`-tai(否事=壞事)、bo´-iã`-tai(無影事=不是真的事)、bo´-siã`-tai(無甚事=没有什麼事)、bo´-ɡua`-e´-tai(無我的事=没有我的事)等詞及短語。

《厦音典》認為“事”字的文讀音是 su,白讀音是 tai

《台日大》用“事”字書寫 tai,用“事情”二字書寫 tai-tsiʟ。“事情”應該是訓讀字。

《普閩》用“代”字書寫 tai,用“代志”書寫 tai-tsiʟ。又認為 tai 是“治”字,俗寫“代”字。

《綜台基》認為 tai-tsiʟ 是“音字脫節”,tai 的字提示事、代、戴、載、治等字,tai-tsiʟ 則提示事情、事濟、代志、大志、大誌、事際、治事、載事、戴事、代誌、事濟、治職等不同寫法。

《台話大》用“代誌”二字書寫 tai-tsiʟ。《國台》認為 tai-tsiʟ 應該是“載誌”,俗字簡化為“代志”。又說:“‘戴’通‘載’,由記載的‘載誌’延伸為‘事情’,俗寫為‘代志’。”

《台語正字》認為 tai-tsiʟ 是“它事”。《台語正字》(51頁):“它事,音同‘代志’。‘事’(tsiʟ),上古音,現在念 su 是中古音。‘它’即蛇。古時人口稀少,草居的機會就多,和‘蛇’的‘它事’也多,自然也是人們日常的關心事。……所以在當時問卜用的骨甲上,就常提到‘有它,無它’這樣的事。……這樣說,‘它事’畢竟也是突發事件,平常事(以外)的其他事。 ”

《台語字彙》收錄的 tai-tsiʟ 有事志、戴誌、治誌、代誌等的不同用字。

《台閩》認為“事”字的文讀音是 su ,白讀音是 tai,tai-tsiʟ 是“事志”。

《閩方大》用“代志”書寫事情意義的 tai-tsiʟ,並說“代(tai)”是“代志”的簡略語。

把上面各家對台語事情意義的 tai-tsiʟ 的不同用字整理起來,計有下面16種:事情、事濟、事際、事志、代志、代誌、載事、載誌、戴事、戴誌、治事、治誌、治職、大志、大誌、它事。另外,《綜台基》說,“縡”是事、載等的異文。

下面將對這些不同用字一一加以討論。有人認為台語 tai-tsiʟ 的 tai 是“事”字,有人認為 tsiʟ 是“事”字,“事”是關鍵字,下面先討論“事”字。

台語事情義 tai-tsiʟ 的本字討論

(一)事

“事”字的讀音

“事”字的意義跟台語事情意義的 tai 或 tai-tsiʟ 相同,如果“事”字在台語有 tai 的音,那麼“事”就是台語 tai 的本字;如果“事”字在台語有 tsiʟ 的音,則“事”是台語 tai-tsiʟ 的 tsiʟ 的本字。先看“事”字在台語有沒有 tai 的音?

《廣韻》對“事”字記錄兩個音:1側吏切(去聲、志韻)及2鉏吏切(去聲、志韻)。第一個音的“側吏切”屬止攝、三等、開口、照二母(莊母),國語讀ㄗˋ,台語依反切應當讀 tsiʟ 或 tsuʟ。止攝、三等、開口的之、止、志三韻的字,在台語文讀時一般讀 -u 或 -i 韻,如:子,tsu`/tsi`;思,su/si(相思,siũ-si);置,tiʟ;治,ti;志,tsiʟ;記,kiʟ 等等。而白讀時則有不少字讀 -ai 韻,如:仔,子之切,tsai(魚仔仔,hi´-a`-tsai,魚苗);駛,踈士切,sai`;使,踈吏切,saiʟ(大使,tai-saiʟ);祀,詳里切,sai(奉祀,hɔŋ/hɔk-sai);裏,良士切,lai;事,鉏吏切,sai(服事,hɔk-sai)等。故“事(側吏切)”在台語可讀 -ai 韻。

“事(側吏切)”的反切上字屬照二母(莊母)。照二母的字在台語音讀時都讀 ts-,没有例外(但穿二母有讀 t‘- 的例,如“窗”,楚江切[楚,穿二母],讀 t‘aŋ)。因此,“事(側吏切)”在台語雖可讀 -ai 韻,但聲母不讀 t-,“事(側吏切)”在台語没有 tai 的音。即使“事(側吏切)”可讀 tai,此時“事(側吏切)”的意義是插入、刺入,如《廣韻•志韻》:“事,事刃。”就是把刀刃刺進去的意思,並不是“事情”的意義。事刃的“事”可能是假借字。

“事”字的第二個音是“鉏吏切”(去聲、志韻)(鉏,國音ㄔㄨˊ)。“鉏吏切”屬止攝、三等、開口、牀二母(崇母),國語讀ㄕˋ,台語讀 su。“鉏吏切”的韻母跟上述第一個音的“側吏切”相同,因此,“鉏吏切”在台語白讀時韻母可讀 -ai 韻。而反切上字“鉏”表示聲母,“鉏”屬牀二母(崇母)。聲母為牀二母的字在台語一般讀 s-(如:士、仕、事,su)、ts-(如:助,tsɔ;狀,tsŋ)、ts‘-(如:牀,ts‘ŋ´;愁,ts‘iu´)。但有一例讀 t-:鋤,士魚切,讀 ti´(鋤頭,ti´-t‘au´)。這個現象似乎顯示“事(鉏吏切)”在台語可讀 t-。

另外從諧聲字來看,“筯”(筷子)字跟“鋤”字一樣以“助”為聲符,而“筯”是“箸”的異體字,字音是“遲倨切”(去聲、御韻),台語讀做 ti/tu/tɯ。“筯”在台語讀 t-,“鋤”也讀t-,而“事(鉏吏切)”的反切上字“鉏”是“鋤”的異體字,故“事(鉏吏切)”的聲母跟“筯”、“鋤”一樣,可讀 t-。

在聲調方面,“事(鉏吏切)”的聲母是牀二母,牀二母是全濁聲母。全濁聲母的字在台語音讀時大多讀陽聲調,在“事(鉏吏切)”的情形是讀陽去聲。

綜合上面所說,“事(鉏吏切)”在台語的音讀,聲母可讀 t-,韻母可讀 -ai,聲調是陽去聲,故“事(鉏吏切)”在台語可讀 tai

“事(鉏吏切)”在國語讀ㄕˋ,“事(ㄕˋ)”就是事情的事,故台語事情意義 tai 的本字是“事”。

“事”字在台語有沒有 tsiʟ 的音?先說“事(側吏切)”。“側吏切”的反切上字“側”屬照二母(莊母),聲母為照二母的字在台語都讀 ts-,例如:阻,側呂切,tsɔ`;齋,側皆切,tsai;莊,側羊切,tsɔŋ;爭,側莖切,tsieŋ 等等。因此。“事(側吏切)”在台語音讀時,聲母讀 ts-。而“側吏切”屬止攝、三等、開口的去聲志韻。去聲志韻及相應的平聲之韻及上聲止韻的字,在台語音讀時大多讀 -i 韻或 -u 韻,或 -i/-u 韻兩讀。例如:茲,tsu;子,tsi`/tsu`;恥,t‘i`;芝,tsi;使,su`;記,kiʟ;喜,hi`;吏,li 等等。故“事(側吏切)”應當讀 -i 韻或 -u 韻。

在聲調方面,照二母是全清聲母,全清聲母的字在台語音讀時一般讀陰聲調,在“側吏切”的情形是讀陰去調。

綜合上述對“事(側吏切)”的聲母、韻母、聲調的討論,可知“事(側吏切)”在台語應當讀 tsiʟ 或 tsuʟ,讀 tsiʟ 時與台語事情義 tai-tsiʟ 的 tsiʟ 的語音相符。但是“事(側吏切)”的意義是插入、刺入,因此,“事(側吏切)”在台語雖可讀 tsiʟ,但並不是事情意義 tai-tsiʟ 的 tsiʟ 的本字。

下面再看“事(鉏吏切)”。“鉏吏切”的反切上字“鉏”屬牀二母(崇母),牀二母的字在台語音讀時有讀 ts- 的例,如:助,牀據切,tsɔ;撰,雛鯇切,tsuan;狀,鋤亮切,tsŋ 等等。故“事(鉏吏切)”也可讀 ts-。而“鉏吏切”屬止攝、三等、開口的之、止、志韻,在台語可讀 -i 韻(詳前述)。聲調則因反切上字“鉏”屬牀二母,牀二母是全濁聲母,故“事(鉏吏切)”在台語音讀時應當讀陽去聲。

綜合上面有關“事(鉏吏切)”的聲、韻、調的討論,可知“事(鉏吏切)”在台語可讀 tsi(陽去聲),tsi 與台語事情義 tai-tsiʟ 的 tsiʟ(陰去聲)在聲調上不相符。故“事(鉏吏切)”不是台語 tai-tsiʟ 的 tsiʟ 的本字。但是如果考慮台語 tai-tsiʟ 是上古音的遺留的話,也許可以說“事(鉏吏切)”可變例讀陰去聲 tsiʟ

比較《廣韻》所記錄的音義,“事(側吏切)”的意義是“事刃。又作剚、倳。”(事刃是把刀刃插進去),“事(鉏吏切)”的意義是“使也;立也;由也。”可見兩者意義不相干,“事刃”的“事”可能是假借字,因此後來才有“剚”、“倳”的分別字,以區別於事情的事。既然“事(側吏切)”是“事(鉏吏切)”的假借字,“事(側吏切)”與“事(鉏吏切)”是音同或音近,在台語都可讀 tsiʟ、tai,事情的“事”在台語應該有 tai 及 tsiʟ 的兩個讀音。

從古音看“事”字

“事(側吏切)”現代漢語讀ㄗˋ,“事(鉏吏切)”讀ㄕˋ,讀音的差別不小,但在上古音則差別不大。現在把擬測的“事”字的上古音及中古音列表如下(“董”表示董同龢的擬音,依據《上古音韵表稿》及《漢語音韻學》;“王”表示王力的擬音,依據《漢字古今音表》):

事(側吏切)

事(鉏吏切)

上古音

董 *tsəɡɔ/王 *tʃĭəɔ

董 *dz‘əɡɔ/王 *dʒĭəɔ

中古音

董 tʃiɔ/王 tʃĭəɔ

董 dʒ‘iɔ/王 dʒĭəɔ

從上表可知,不管是上古音或中古音,“事(側吏切)”與“事(鉏吏切)”的差別只是聲母的清濁之分而已(如董之 ts-:dz‘-,王之 tʃ-:dʒ-。韻母則相同),可以說是音近。這表示“事”的兩個音可能是從更古的(例如遠古)一個音分化出來的。

從古文字看“事”字

《說文•史部》:“事,職也。从史,之省聲。”《說文•耳部》:“職,記微也。”段玉裁注:“記,猶識也。”這個“識”是記識的識(ㄓˋ),記載、記述的意思。《說文•人部》:“(微),妙(當依段注作‘眇’)也。”段注說:“凡古言眇者,即今之微妙字。”王筠《句讀》說,從“事,職也。”及“職,記微也。”可知“‘職’為記識(ㄓˋ)之‘識’之本字。”桂馥《義證》也說:“(職),經典通用从言之‘識’,以此‘職’為官職,又以‘幟’代‘識’,行之既久,遂為借義所奪,今人不知‘識’為‘幟’之正文,‘職’為‘識’之本字矣。”這裡所說的“識”也是記識的識。因此,“事”的本義是“記識(ㄓˋ)”,就是記載。

馬如森《殷墟甲骨文實用字典》(上海大學出版社,2008年。下面簡稱《甲骨實用》。)說,“事”字的甲骨文是 代誌甲骨文事2代誌甲骨文事1。“字象手持筆之形,與‘史’字相同。”甲骨文的“事”在卜辭裡“用作成語,‘古王事’,意為‘治王之事’或‘勤勞於王事’。”所以,“事”在卜辭裡是事情的意義。

《甲骨實用》又說,“史”字的甲骨文是代誌甲骨文史2代誌甲骨文史1。“(史的甲骨文是)合體象意字,史的倒文為代誌甲骨文史3,象手持筆之形。以筆寫事為史官。古‘史’、‘吏’、‘事’形同義通。本義是手持筆。《說文》:‘史,記事者也。从又持中,中,正也。’許說誤筆為‘中’。”“史”在卜辭的意義是:(1)用作“史官”的意義;(2)用作“事(事情)”的意義;(3)用作成語“古朕事”或“古王事”。由此可知甲骨文代誌甲骨文史2(史)的本義是“手持筆”,手持筆記載的人是“史官”,史官所記下來的東西就是“事(事情)”。因此,在甲骨文“史”和“事”的字形是相同的。

“史”與“事”既然形同、義通,而“史”的本義是手持筆記載,“事”的本義也應該是手持筆記載,這就和《說文》所說的“事,職(識;記載)也。”的“事”的說解相符了。

因此,從甲骨文也可知,“事”的本義是“記載”,引伸為所記載的東西,即“事情”。

對於甲骨文的“事”(代誌甲骨文事1代誌甲骨文史2),學者有不同的解釋。

徐中舒《甲骨文字典》(四川辭書出版社,1988年第1次印刷,1998年第5次印刷)說:“(‘史’的甲骨文代誌甲骨文事1代誌甲骨文史1)從又持代誌甲骨文1 ,以搏取野獸。代誌甲骨文1象干形,乃上端有杈之捕獵器具。代誌甲骨文1…… 或作代誌甲骨文中,乃代誌甲骨文1之簡化。古以捕獵生產為事,故从又持干,即會‘事’意。代誌甲骨文事1代誌甲骨文史2實為‘事’字之初文,後世分化孳乳為史、吏、使等字。”依據這個說法,“事”字和“史”字在甲骨文是同一個字形,而“事”字的本來意義就是“事情”,後來才分化為“史”(記事情的人)字。

趙誠《甲骨文簡明詞典》(中華書局,1988年第1版,2009年第2版,下面簡稱《甲骨詞典》)對於“事”、“史”字的甲骨文又有不同的說法。《甲骨詞典》344頁:“代誌甲骨文事1,事。構形不明,主要是不了解手(又)上拿的代誌甲骨文1到底是甚麼東西,所以不知道如何會意。或寫作代誌甲骨文史1,隸定當作‘史’。其實,卜辭‘史’、‘事’無別。甲骨文作為動詞,用作‘使’,有指使、派遣之義。”又,同書219頁:“代誌甲骨文事1,或寫作代誌甲骨文史1,無別。釋為‘史’,釋為‘事’均可。代誌甲骨文史1代誌甲骨文事1象手持代誌甲骨文中代誌甲骨文1(不知為何物),表示某一種器物,當為‘史’或‘事’之本義。……卜辭時代,‘事’的詞義已經逐步抽象、概括,由指稱器物虛化為指稱某一類事。”又,同書60頁:“代誌甲骨文史1,史。或作代誌甲骨文事1。从又(手)持代誌甲骨文中會意。代誌甲骨文中代誌甲骨文1為何物,衆說紛紜,皆不可信。”

總之,“事”字在甲骨文時代就有“記載”或“事情”的意義了。

(二)事情

《台日大》用“事情”二字記寫台語事情意義的 tai-tsiʟ。“事”字在台語可讀 tai(見前述“(一)事”),但“情”字台語讀 tsieŋ´,不讀 tsiʟ,因此,“事情”二字讀台語 tai-tsiʟ 是訓讀。

(三)事濟

“事”字在台語可讀 tai,見前述(一)事。

“濟”字,《廣韻》記錄“子禮切”(上聲、薺韻)及“子計切”(去聲、霽韻)兩個音。兩個音都屬蟹攝、四等、開口、精母,只是聲調不同。“子禮切”台語讀 tse`,“子計切”台語讀 tseʟ

蟹攝、一等、開口的字在台語一般讀 -e 或 -e/-ue 韻,如:帝,teʟ;妻,ts‘e;細,seʟ/sueʟ;雞,ke/kue 等等,但有一部分字讀 -i 韻,如:剃,t‘iʟ;弟,ti;米,bi`;啼,t‘i´ 等。因此,“濟(子計切)”或許可讀 tsiʟ。但“濟”字没有跟“事情”相關的意義。“濟”字讀上聲子禮切(ㄐㄧˇ)時指古代的河流名稱,“濟濟”疊用時表示衆多的樣子;讀去聲子計切(ㄐㄧˋ)時指渡河,假借表示救助、接濟、增益等意義(《形義分析》)。因此,用“濟”字記錄台語 tsiʟ,只是使用同音字。

用“事濟”二字書寫台語事情意義的 tai-tsiʟ,“事”是本字,“濟”是借用同音字。

(四)事際

“事”字在台語可讀 tai,是台語事情意義 tai 的本字。請參見前述“(一)事”。

“際”字的音是《廣韻》子例切(去聲、祭韻),屬蟹攝、三等、開口、精母,國語讀ㄐㄧˋ,台語讀 tseʟ。祭韻裡的三等、開口的字在台語音讀時基本上讀 -e 韻,但也有 -e/-i 韻兩讀。讀 -e 韻的如:祭,tseʟ;藝,ɡe;例,le 等;讀 -e/-i 韻兩讀的有:蔽,peʟ/piʟ;世、勢,seʟ/siʟ;逝、誓,se/si(現誤讀seʟ/siʟ);曳,e/i 等。依此類推,“際”一般讀 tseʟ,應當也可讀 tsiʟ

“際”的本義是兩版牆壁相會合的縫(《說文•阜部》:“際,壁會也。”),由此引伸為交界或靠邊的地方,再引伸為中間、裡邊、彼此之間等等意義,但沒有跟“事情”相關的意義。另外,從“事際”的構詞方式來看,“事際”的構詞理據也是不清楚。因此,“際”字在台語雖可讀 tsiʟ,但不是台語事情義 tai-tsiʟ 的 tsiʟ 的本字,只是一個借音字。

(五)事志

“事”字在台語可讀 tai,詳見前述“(一)事”。

“志”字的音是《廣韻》職吏切(去聲、志韻),止攝、三等、開口、照三母,台語讀做 tsiʟ,跟台語事情義 tai-tsiʟ 的 tsiʟ 的語音相符。

《說文•心部》:“志,意也。”“意”的意思是意念,意念是想法、念頭,這是“志”的本義。“志”由意念引伸指志向、意向。“志向”是時時掛在心上的,故“志”由此引伸指記住。把心裡的念頭用文字寫出來就是記載(動詞),故“志”有記載的意義,如《周禮•春官•保章氏》:“掌天星,以志星辰日月之變動。”注:“志,古文識(ㄓˋ)。識(ㄓˋ),記也。”“志”又由記載(動詞)引伸指記載的文字,即指記事的書,如:《三國志》、《漢書》的<天文志>、<地理志>等。

王力《同源字典》說,“志”和“識”同源。在上古音“志”與“識”的聲母相同,韻母是“志”屬“之部”,“識”屬“職部”,“之部”與“職部”對轉,故“志”與“識”同源。但到了《廣韻》,“識”字分化成“賞職切”(入聲、職韻)及“職吏切”(去聲、志韻)兩個音,把記載意義的“識”讀做職吏切(現代音ㄓˋ)。

《說文•史部》:“事,職也。”王筠《句讀》:“《說文•耳部》:‘職,記微也。’知‘職’為記識(ㄓˋ)之‘識’之本字。”《說文•耳部》:“職,記微也。”桂馥《義證》:“經典通用从言之‘識’,以此‘職’為官職,又以‘幟’代‘識’,行之既久,遂為借義所奪,今人不知‘識’為‘幟’之正文,‘職’為‘識’之本字矣。”

由此可知,“職”是記識(ㄓˋ)的“識”的本字,意義是記載,《說文》說“事”的本義是“職”(=識,記識),就是記載,跟“志”的意義(引伸義之一)相同。“事”做名詞用,指所記載下來的東西,就是人類的一切活動及社會現象,也就是“事情”。“志”做名詞用,指記載下來的文字,應該也可以說是指記載下來的內容,即人類的一切活動及社會現象,也就是“事情”。這樣說來,“事”與“志”可以說是同義詞(或近義詞),“事志”聯用,應該是一個並列型(或說聯合型)的複合式合成詞,詞義就是“事情”。

“事”台語可讀 tai,(見前述“(一)事”),“志”台語讀 tsiʟ,“事志”台語讀 tai-tsiʟ。“事志”台語讀做 tai-tsiʟ,詞義又是事情,“事志”應該可以認為是台語事情義 tai-tsiʟ 的本字。

(六)代志

“代”字的音是《廣韻》徒耐切(去聲、代韻),台語讀做 tai(這是文讀音,白讀音是 te,如朝代讀 tiau´-te),跟台語事情義 tai-tsiʟ 的 tai 的語音相符。但“代”字没有事情的意義。“代”的本義是替換,引伸為交替、接替、朝代等等的意義。

“志”字有“事”的意義,詳見前述“(五)事志”。

用“代志”書寫台語事情意義的 tai-tsiʟ,“代”是 tai 的借音字,“志”有“事”的意義,可以說是 tsiʟ 的本字,但“代志”則不成為一個詞。

(七)代誌

“代”台語讀 tai,但没有事情的意義,詳見前述“(六)代志”。

“誌”字的音和“志”字相同,《廣韻》職吏切(去聲、志韻),台語讀 tsiʟ。《說文》没有“誌”這個字,《玉篇》有。《玉篇•言部》:“誌,之吏切,記誌也。”“誌”也見於《說文•新附》。《說文•言部•新附》:“誌,記誌也。从言,志聲。職吏切。”用複音詞“記誌”來說明“誌”的意義,還是不容易了解“誌”的意義。“記誌”一詞也沒有書證可幫助解釋。

如果把“記誌”分開來看,“記”是“把聽到的話或發生的事寫下來”(《現漢規範》),也就是現代漢語的記載、記述的意思。“誌”,《王力古漢》在“識”字下說:“‘誌’是‘志’的後起分別字,作‘記述’講。”記述與記載同義。由此可知“記”和“誌”在記載意義上是同義詞,複音詞“記誌”是一個並列型的複合式合成詞,詞義仍然是記載。因此,“誌”的意義也就是記載,是動詞。書證如《列子•楊朱》:“太古之事滅矣,熟誌之哉?”這裡的“誌”就是記載的意思。“誌”也用做名詞,用作名詞時指記載下來的文章或書籍,如墓誌、碑誌、地方誌。

“誌”有沒有“事情”的意義?

《王力古漢》在“職”字下說“職”、“識”、“幟”、“志”是同源:“職、識、幟三字雙聲叠韻,志,古之部,與三字為陰入對轉,雙聲,都有‘記’、‘標志’的意思。”在“識”字下說:“‘誌’是‘志’的後起分別字,作記述講,中古以後‘誌’、‘識’(去聲)同音。”所以,“誌”也跟“職”、“識”同源。《說文》說:“事,職也。”又說:“職,記微也。”故“職”是記識(ㄓˋ)的識(ㄓˋ)的本字,識(ㄓˋ)的意義是記載,故“事”的本義是動詞記載,引伸為名詞,指所記載下來的東西,也就是“事情”。“誌”跟“識(ㄓˋ)”同源,“誌”的本來的意義也是記載,而本義為記載的“事”可引伸指所記載下來的東西(即事情),“誌”應該也可以從“記載”引伸指所記載的東西,就是“事情”了。因此,“誌”應該有“事情”的意義,可以認為是台語事情義 tai-tsiʟ 的 tsiʟ 的本字。

台語事情義 tai-tsiʟ 用“代誌”二字書寫,在台灣幾乎是約定俗成了。但“代”是借音字,“誌”則可以認為是 tsiʟ 的本字。

(八)載事

“載”字有事、事情的意義。《小爾雅•廣詁一》:“載,事也。”《廣韻•去聲•代韻》小韻作代切:“載,……事也。……”《書•舜典》:“咨四岳,有能奮庸熙帝之載。”孔傳:“載,事也。”《文選•張衡<西京賦>》:“雅好博古,學乎舊史氏,是以多識前代之載。”“識”是記述、記載,“前代之載”就是前代之事。《後漢書•南匈奴傳論》:“永言前載,何恨憤之深乎?”“前載”就是前事,以前的事情。

“載”字作事情意義解釋時,“載”字讀做“作代切”(《廣韻》去聲、代韻),國語讀做ㄗㄞˋ,台語讀做 tsaiʟ(陰去)。“載”在台語會不會轉為 tai 的音?

“載”字切語“作代切”的反切上字屬精母,精母的字在台語音讀時都讀 ts-,但有三個例外。一個是“津”字。“津”是《廣韻》將鄰切,平聲、真韻、精母,台語讀 tsin,但在“津津有味”讀做 tin-tin iu`-bi,把“津”的聲母讀做 t-。第二個是“焦”字。“焦”字是《廣韻》即消切,平聲、宥韻、精母,台語讀做 tsiau,但“燒焦”台語說“ts‘auʟ-hue`-ta(臭火焦)”,把“焦(即消切)”讀做 ta,聲母讀做 t-。第三個例是“礁”字。“礁”字國語讀ㄐㄧㄠ,和“焦”字同音。“暗礁”台語說 amʟ-ta,“觸礁”台語說 k‘oʟ-ta(靠礁),把“礁”讀做 ta,聲母是 t-。既然精母字在台語音讀時有例外(變例或特例)讀 t- 聲母,“載”字似乎也可以例外讀 t- 聲母,讀做 taiʟ(陰去)。

再說,“載”在古漢語通“戴”,如《韓非子•功名》:“人主者,天下一力以共載之。”“共載”就是“共戴”。“戴”字台語讀做 taiʟ(《廣韻》都代切,去聲、代韻、端母),可見“載”字可讀做 taiʟ

“戴”字“都代切”的反切上字“都”屬端母,端母是全清聲母,全清聲母的字在台語文讀時,一般讀陰聲調,在白讀時有讀陽聲調的例,如:卜,博木切,pɔk/puaʔ(卜卦,puaʔ-kuaʟ);詛,莊助切,tsɔ`/tsua(呪詛,tsiuʟ-tsua);汰,他蓋切,t‘aiʟt‘ua(汰衫,t‘ua-sã);轉,陟兗切,tsuan`/tsun 等。根據這種規律,“戴(都代切)”字也可以文讀 taiʟ(陰去),白讀 tai(陽去)。而“載”是“戴”的通假字,故“載”在台語可讀 tai

“載”字有事情的意義,在台語可讀 tai,“載”是台語事情意義 tai-tsiʟ 的 tai 的本字。

“事”字的音義在前面“(一)事”已經討論過。“事”在事情的意義上在台語可讀 tai 或 tsiʟ,“載事”既然表示台語事情義的 tai-tsiʟ,這裡的“事”讀 tsiʟ

“載(tai)”的意義是事情,“事(tsiʟ)”的意義也是事情,故“載事(tai-tsiʟ)”是一個並列型的複合式合成詞,詞義是事情。“載事”可以認為是台語事情義 tai-tsiʟ 的本字。

(九)載誌

“載”字有事情的意義,台語可讀 tai,詳前述“(八)載事”。“誌”字有事情的意義,台語讀做 tsiʟ,詳前述“(七)代誌”。“載誌”是“載”和“誌”連用,可以認為是一個並列型的複合式合成詞,詞義是“事情”。

“載誌”台語讀做 tai-tsiʟ,意義是事情,“載誌”可認為是台語事情義 tai-tsiʟ 的本字。

(十)戴事

“戴”字的音是《廣韻》都代切(去聲、代韻),台語讀做 taiʟ(陰去聲),白讀音有 tiʟ(戴帽,tiʟ-bo)及 teʟ(姓)。陰去聲的“戴(taiʟ)”或可轉為陽去聲 tai(請參見前述“(八)載事”)。“戴(tai)”就和台語事情義 tai-tsiʟ 的 tai 的語音相符。

“戴”的本義是加在頭上,引伸為推崇、尊奉等意義。

“戴”通“載(ㄗㄞˇ)”。如《墨子•修身》:“君子以身戴行者也。”從書證來看,“戴”雖通“載”,但“戴”應該沒有“事情”的意義。

“事”在台語可讀 tsiʟ。“戴事”二字連用,在台語可讀 tai-tsiʟ,但因“戴”没有事情的意義,“戴事”不是台語事情義 tai-tsiʟ 的本字。

(十一)戴誌

“戴”字台語讀陰去聲 taiʟ,或許可轉讀陽去聲的 tai,但“戴”字沒有事情的意義(詳見前述“(十)戴事”)。

“誌”有事情的意義(詳見前述“(七)代誌”),台語讀做 tsiʟ,“誌”可認為是台語事情義 tai-tsiʟ 的 tsiʟ 的本字。“戴誌”連用成為複音詞,因“戴”只是借音字,“戴誌”没有理據可言。

(十二)治事

“治”字《廣韻》記錄三個音:1直之切(平聲、之韻),止攝、三等、開口、澄母,國語讀ㄔˊ,台語讀 ti´(《台大字》)。本義是“治,水名,出東萊。亦理也。”2直利切(去聲、至韻),止攝、三等、開口、澄母,國語讀ㄓˋ,台語讀 ti。字義是“治,理也。”3直吏切(去聲、志韻),止攝、三等、開口、澄母,國語讀ㄓˋ,台語讀 ti。字義是“治,理也。”

止攝、三等、開口呼的“脂、旨、至”三個韻部的字,在台語音讀時,韻母一般讀 -i 韻,在精組則讀 -u 韻或 -u/-i 韻文白兩讀。例如:比,pi`;致,tiʟ;脂,tsi;伊,i;資,tsu;次,ts‘uʟ;自,tsu;餈,tsu´/tsi´;死,su`/si`;四,suʟ/siʟ。也有一部分字在白讀時讀 -ai 韻,如:私,sai(sai-k‘ia,私房);屎,sai`;獅,sai;利,lai(銳利)等。因此,至韻的“治(直利切)”應該也可讀 tai(文讀 ti)。

止攝、三等、開口呼的“之、止、志”三個韻部的字在台語音讀時,一般讀 -i 韻,在精組及莊組則讀 -u 韻或 -u/-i 韻,如:恥,t‘i`;芝,tsi;詩,si;基,ki;意,iʟ;吏,li;茲,tsu;士,su;子,tsu`/tsi`;思,su/si(相思,siũ-si)等。也有一部分字的白讀音是 -ai 韻,如:駛,sai`(駛車,sai`-ts‘ia);使,saiʟ(大使,tai-saiʟ);裏,lai(裏面,lai-bin);事,sai(服事,hɔk-sai)等。故志韻的“治(直吏切)”也應該可讀 tai(文讀 ti)。

“治(直利切)”及“治(直吏切)”在台語都可讀 tai ,與台語事情義 tai-tsiʟ 的 tai 的語音相符。

“治”字有沒有“事情”的意義?

《爾雅•釋詁下》:“治,故也。”清•郝懿行義疏:“治與事聲義近,……事訓治,治亦訓事。”又,《廣雅•釋詁三》:“故,事也。”“故”有“事情”的意義,如《左傳•昭公二十五年》:“昭伯問家故,盡對。”杜預注:“故,事也。”“家故”就是家裡的事情。而“治,故也。”,所以,“治”有事情的意義。

“治”的基本義是治理,如:《孟子•告子下》:“禹之治水,水之道也。”治理是動詞,動詞的“治”引伸做名詞用則可指治理的對象、內容,就是各種事情了。“治”可能由此而有“事情”的意義。

“治”有“事情”的意義,在台語可讀 tai,“治”是台語事情義 tai-tsiʟ 的 tai 的本字。

“治事”的“事”就是事情的意思,在台語可讀 tsiʟ(詳見前述“(一)事”),“事”是 tai-tsiʟ 的 tsiʟ 的本字。

“治”和“事”都有事情的意義,因此,“治事”是並列型的複合式合成詞,詞義是事情。

“治事”的意義是事情,台語讀做 tai-tsiʟ,故“治事”是台語事情義 tai-tsiʟ 的本字。

(十三)治誌

“治”和“誌”都有事情的意義,“治”台語可讀 tai(見前述“(十二)治事”),“誌”台語讀 tsiʟ(見前述“(七)代誌”)。故“治誌”也是一個並列型的複合式合成詞,可以認為是台語事情義 tai-tsiʟ 的本字。

(十四)治職

“治”字有事情的意義,台語可讀 tai,詳見前述“(十二)治事”。

“職”字的音是《廣韻》之翼切(入聲、職韻),國語讀ㄓˊ,台語讀陰入聲 tsit。

《說文•耳部》:“職,記微也。”“記微”指“記住微妙的事物”(《說文今釋》)。《說文•史部》:“事,職也。”所以,“職”與“事”有關。王筠《句讀》說:“職為記識(ㄓˋ)之識之本字。”桂馥《義證》也說:“職為識之本字。”

“職”的本義是“聽而記之”(《漢字源流》)。如《史記•屈原賈生列傳》:“章畫職墨兮,前度未改。”司馬貞索隱:“《楚辭》職作志。志,念也。”

“職”有事、事情的意義。《廣雅•釋詁三》:“職,事也。”如《淮南子•俶真》:“農樂其業,大夫安其職。”高誘注:“職,事。”《三國志•吳志•顧雍傳》:“時訪逮民間,及政職所宜,輒密以聞。”“政職”就是政事。

“職”字雖然有事情的意義,但韻書上“職”字只記錄台語讀 tsit 的反切“之翼切”,並沒有記錄台語可讀 tsiʟ 的反切。但是記微意義的“職”後來通用記識的“識”字書寫,而記識的“識”的音是“職吏切”(《廣韻》去聲、志韻),“職吏切”台語讀 tsiʟ,故“職”字在記識意義時台語應該可讀 tsiʟ(職吏切)。

“職(之翼切)”在上古音屬“職部”,“職(=識。職吏切)”在上古屬“之部”,之部與職部是陰入對轉的關係,表示“職”讀“職吏切”是符合音變規律的。

“職”字有事情的意義,在台語可讀 tsiʟ,故“職”是台語事情義 tai-tsiʟ 的 tsiʟ 的本字。

“治(tai)”和“職(tsiʟ)”都有事情的意義,“治職(tai-tsiʟ)”是台語事情意義 tai-tsiʟ 的本字。“治職”是並列型的複合式合成詞。

(十五)大志

“大”字的音是《廣韻》徒蓋切(去聲、泰韻),台語文讀音 tai,白讀音 tua。“志”字的音是《廣韻》職吏切(去聲、志韻),台語讀做 tsiʟ。因此,“大志”台語讀做 tai-tsiʟ。“志”有事情的意義,詳前述“(五)事志”。而“大”是大小的大,“大志”的字面上的意義是“大事”。但台語事情義 tai-tsiʟ 泛指事情,並不分大小。“大事”台語說 tua(大)-tai-tsiʟ 或 tua(大)-tiau´(條)-tai-tsiʟ;“小事”說 sio`(小)-k‘ua`(可)-tai-tsiʟ。因此,用“大志”二字書寫台語事情義 tai-tsiʟ,“大”只是借音字。

(十六)大誌

“大”是大小的大,“誌”是“志”的後起分別字,做記述、記載講,引伸有事情意義,詳見前述“(七)代誌”。“大誌”台語讀 tai-tsiʟ,但跟上述的“大志”一樣,“大”只是借音字。

(十七)它事

“事”在台語有 tsiʟ 的音,“事”是台語事情義 tai-tsiʟ 的 tsiʟ 的本字。詳前述“(一)事”。

《說文•它部》:“它(小篆代誌小篆它),虫(ㄏㄨㄟˇ)也。从虫而長,象冤曲垂尾形。上古艸居患它,故相問無它乎。凡它之屬皆从它。蛇,它或从虫。”“它”是“蛇”的本字,後“它”被借去表示“其它”的“它”,故表示動物意義的“它”另加虫旁,寫做“蛇”。

“它”字徐鉉的注音是“託何切”,《廣韻》的注音也是“託何切”(平聲、歌韻、透母),國語讀ㄊㄨㄛ(現在讀ㄊㄚ),台語讀 t‘o。“蛇”是“它”的後起分別字,“蛇”的讀音應該和“它”相同,讀託何切,但徐鉉注說:“(蛇),今俗作食遮切。”《廣韻》也把“蛇”讀做“食遮切”(平聲、麻韻三等、開口、牀三母)。“蛇(食遮切)”,國語讀ㄕㄜˊ,台語文讀音讀 sia´,白讀音讀 tsua´。

在上古音“它”和“蛇”都屬“歌部”。歌部音值的擬測,董同龢擬的是 a,王力在《漢語史稿》也是擬做 a,但在《同源字典》及《漢語語音史》則擬做 ai。王力《同源字典》說,“它(*ct‘ai)”和“蛇(*cdʑiai)”是同源,聲母透(t‘-)和神(dʑ-)是鄰紐,韻母是叠韻,都是歌部。

王力所擬“它”和“蛇”的上古音“它(*ct‘ai)”和“蛇(*cdʑiai)”要演變成為現代台語的“tai”,或許不無可能。不過,“它”在甲骨文卜辭的意義是“災害”,如:“甲寅卜,賓,貞:王亡它,六月。”(引自《殷墟甲骨文實用字典》),“亡”通“無”,“亡它”就是“没有災害”的意思。這應該是“没有它(蛇)”的引伸。

《殷墟甲骨文實用字典》認為“它”字的甲骨文是代誌甲骨文它。上半部是“止”,脚的意思;下半部是蛇的象形。該書說:“(它),从止,从虫,虫為蛇形;小篆字形从虫从它(蛇)。本義是虫。”作者認為代誌甲骨文它表示“踩到了蛇”,人踩到了蛇就會被蛇咬到,如果蛇有毒,就可能會一命嗚呼。因此,如《說文》所說,古人見面就會互相打招呼說“無它乎?”意思是“被蛇咬了没有?”由此引伸指“有災禍嗎?”“它”指災禍。但“它”是不是從“災禍”引伸為泛指“事情”,恐怕需要存疑(引伸為“事故”、“事變”是可能的)。

(十八)縡

《綜台基》在 tai 下提示事、代、戴/載、治等字後,又說“異文:縡。”

《說文》没有收“縡”字,《玉篇》有,徐鉉本《說文》則把“縡”字列為新附的字。

《玉篇•糸部》:“縡,子代切,事也,載也。”《說文•新附》:“縡,事也。从糸,宰聲。子代切。”

《廣韻》對“縡”字記錄兩個音:1作亥切(上聲、海韻),“縡,載也。”2作代切(去聲、代韻),“縡,事也。出《字林》。”

《集韻》記錄三個音:1子亥切(上聲、海韻)(此音與《廣韻》作亥切相同),“縡,事也。通作載。”2作代切(去聲、代韻)(此音與《廣韻》相同),“縡,事也。”3昨代切(去聲、代韻),“縡,事也。”

“縡”字有“事”的意義,没有疑問。書證有:《漢書•揚雄傳•甘泉賦》:“上天之縡,杳旭卉兮。”(杳:ㄧㄠˇ,深遠的樣子。旭卉:ㄒㄩˋ ㄏㄨㄟˋ,幽昧的樣子。)這裡的“縡”就是事、事情的意思。

“縡”字的音,《辭源》取《廣韻》的作代切,把它讀做ㄗㄞˋ,相應的台語讀音是陰去聲 tsaiʟ。但如果取《集韻》的“昨代切”,則“縡”字台語讀做陽去聲 tsai

“昨代切”的反切上字“昨”屬從母。聲母為從母的字在台語音讀時一般讀 ts- 或 ts‘-,但有兩個例讀 t-。一個是“代誌17-1(昨焦切)”(《廣韻》平聲、宵韻、從母),字義是“面枯皃”。面枯(即面貌憔悴),台語說“laŋ´(人)ta´ ・k‘iʟ(去)”。這個 ta´ 應該是“代誌17-1(昨焦切)”字。就是說,“代誌17-1(昨焦切)”在台語的文讀音是 tsiau´,白讀音是 ta´,把聲母“從母(昨)”讀做 t-。又,臉龐消瘦、乾癟、憔悴,台語說 ɔ(烏)-ta´-san`(㾪)。這個 ta´ 也應該是“代誌17-1(昨焦切)”字,把從母讀做 t-。

另外一個例是“在”字。“在”字《廣韻》昨代切,去聲、代韻,從母,屬蟹攝、一等、開口,台語文讀音 tsai,白讀音 ti。蟹攝、一等、開口呼的咍、海、代韻的字在台語音讀時,韻母的常例音變規律是 -ai,但有讀 -i 韻的變例,如:戴,都代切,tiʟ(戴帽,tiʟ-bo);苔,徒哀切,t‘i´(青苔,ts‘ẽ -t‘i´)。因此,“在”字也應該可讀 -i 韻。而“在(昨代切)”的反切上字是從母,從“代誌17-1(昨焦切)”台語讀ta´ 來看,“在(昨代切)”應該也變例可讀 t-。“從母”是全濁音,在台語一般讀陽聲調。由上述聲、韻、調的討論可知“在”字在台語可讀 ti,“在”是台語在義 ti 的本字。

從“代誌17-1(昨焦切)”台語讀 ta´ 及“在(昨代切)”台語讀 ti 可知,“縡(昨代切)”台語可讀 tai

“縡”有事情的意義,台語又讀 tai,“縡”是台語事情義 tai 的本字。

結論

(1)“事”的本義是記載,引伸為所記載下來的東西,即事情。

(2)“事”在台語可讀 tai,也可讀 tsiʟ

(3)“志”有事情的意義,“事志”在台語可讀 tai-tsiʟ,“事志”可認為是台語事情義 tai-tsiʟ 的本字。“事志”是並列型的複合式合成詞。

(4)“載事”、“載誌”、“治事”、“治誌”、“治職”等也可認為是台語事情義 tai-tsiʟ 的本字。它們都是並列型的複合式合成詞。

(5)“縡”是台語事情義 tai 的本字。

(6)“代誌”的“代”是借音字,“誌”有事情的意義,但“代誌”不能認為是台語事情義 tai-tsiʟ 的本字。不過,“代誌”這個寫法在台灣已經相當約定俗成。教育部的《台灣閩南語推薦用字(第1批)》也是推薦使用“代誌”二字來記錄台語事情意義的 tai-tsiʟ

附記1:台語量詞“條(tiau´)”

“事情嚴重了”,台語說 tai-tsiʟ tua-tiau´ ・a(代誌大條啊)。台語“條(tiau´)”是量詞,一般用於細長的東西,如 tsit-tiau´-soʔ-a`(一條索仔);nŋ-tiau´-suãʟ(兩條線);tsit-tiau´-tŋ´-a` t‘aŋʟ-k‘a-ts‘ŋ(一條腸仔通尻穿)=比喻個性直爽;tsit-tiau´-han-tsi´(一條番藷)等。也用於可以分項計算的事物,如 tsit-tiau´-tai-tsiʟ(一條代誌)=一件事情;tsit-tiau´-siauʟ(一條數)=一筆賬等。

在國語,“條”也是量詞,跟台語量詞“條(tiau´)”的用法有時一樣,有時不一樣。一樣的如:一條繩子;一條路。不一樣的如:台語說 tsit-tiau´-tai-tsiʟ(一條代誌),國語說一件事情;ts‘iũʟ-sã-tiau´-kua(唱三條歌),國語說唱三首歌;國語一條魚,台語說 tsit-bue`-hi´(一尾魚)等。

台語量詞“條(tiau´)”也可以用在指示代詞的後面,如 tsit-tiau´-tai-tsiʟ(即條代誌)=這件事情;hit-tiau´-lɔ(彼條路)=那條路。

台語量詞“條(tiau´)”還可以附加在“大(tua)”、“細(seʟ)”的後面,用以修飾事物的大小,如:tua-tiau´-tai-tsiʟ(大條代誌)=大事情。其他量詞也有類似用法,如:tua/seʟ-tsiaʔ-ɡu´(大/細隻牛);tua/seʟ-bue`-hi´(大/細尾魚);tua/seʟ-tiũ-tsua`(大/細張紙);tua/seʟ-kiã-hieŋ´-li`(大/細件行李)等。國語也有相同用法,如:大件行李、小件行李、大片土地、大戶、小戶等,件、片、戶都是量詞。

附記2:“櫻櫻美代子”

“櫻櫻美代子”國語讀做ㄧㄥ ㄧㄥ ㄇㄟˇ ㄉㄞˋ ㄗˇ,它是台語 ieŋ´-ieŋ´ bo´-tai-tsiʟ(閒閒無代誌)(=閒着没事)的戲謔說法。“美代子”日語讀做 miyoko,是常見的日本女子的名字。“櫻櫻”只是用來表示台語 ieŋ´-ieŋ´(閒閒)的近音字,還沒有見過日本人有這個姓。

“閒”字《集韻》何間切(平聲、山韻),國語讀ㄒㄧㄢˊ,台語文讀音 han´,白讀音 ieŋ´。没有事做叫“閒”。

又有人說“宮本美代子”,是台語 kun/kin-pun` bo´-tai-tsiʟ(根本無代誌)(=根本没事)的戲謔說法。“宮本”是日本人常見的姓,讀做 miyamoto。“宮本”的國語讀音是ㄍㄨㄥ ㄅㄣˇ,台語讀音是 kiɔŋ-pun` 或 kieŋ-pun`,跟台語的 kun/kin-pun`(根本)比較,音有一點近似。在日本,“宮本美代子”確有其人。

廣告
本篇發表於 t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代誌(tai⊦-tsiʟ)──事情

  1. Rex Su 說道:

    如果「事」是手持"筆"的話,那麼甲骨文時代就是以刀(筆)刻字。這和「剚」的插入、刺入,《廣韻•志韻》:“事,事刃。”把刀刃刺進去之意不相違背。一方面可以說事(側吏切)才是假借字,是事的原意義,而事(鉏吏切)是延伸的假借義。但也很可能僅是同一個動作動詞與名詞的變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