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僑仔(ts‘anˊ-kiauˊ-aˋ)──因田地變成住宅用地等而致富的農民

田僑仔(ts‘an´-kiau´-a`)──因田地變成住宅用地等而致富的農民

  例句1:“出身「田僑仔」世家的四十七歲郭姓男子,因嗜賭成性,幾年來賭輸好幾千萬家產。”(2012.12.19.中國時報)

例句2:“台中市一名何姓「田僑仔」,迷戀45歲某舞廳鍾小姐,每月花十萬元包養鍾女。”(2012.10.31.自由時報電子報)

例句3:“溫姓男子……後來因高鐵徵收祖傳田地而成為有錢「田僑仔」,不只開名車載小三兜風,家族婚喪喜慶也與小三形影不離。”(2011.4.6.自由時報電子報)

例句裡的“田僑仔”是台灣話,讀做“ts‘an´-kiau´-a`”,指本來不怎麼富有的(甚至窮困的)、擁有田地的農民(自耕農),因都會區範圍的擴展,田地變成住宅用地或商業用地,土地價格暴漲而致富的人。

“田僑仔”因突然致富,難免生活轉趨奢華,花錢無節制,有的嗜賭,有的貪女色,有的就像例句那樣上報紙了。

“田僑仔(ts‘an´-kiau´-a`)”的理據

在1950-1960年代,政府播遷到台灣後,每年於十月國慶期間,邀請大批華僑回國參加國慶慶典,並給他們種種禮遇與優待。這些華僑都在僑居地事業有成,家財萬貫,到台灣後,住高級飯店,有的上酒家,有的跑舞廳,出手闊綽,花錢大方,給民衆的印象是華僑有錢,而且很有錢。民衆也往往把華僑稱做“阿僑”。

差不多在同一時期,政府在台灣推行“三七五減租”、“公地放領”、以及“耕者有其田”等土地改革政策,使得原本佃農的農民變成自耕農,擁有自己的田地。在1960年代以後社會急速發展,人口增加,都會區範圍往郊外擴展,很多農田變成商業用地、住宅用地,於是本來以甲為單位交易的農田,變成以“坪”為單位計價的都市土地。那些擁有田地的自耕農一搖身便成為身價不凡的大富翁,蓋豪宅,開名車,出手闊綽,儼然是大財主,說得不好聽一點就是暴發戶了。於是民衆就把這些一夕致富的本來是農民的大財主比擬為富有的“華僑”,把他們叫做“田僑(ts‘an´-kiau´)”或“田僑仔(ts‘an´-kiau´-a`)”。“田(ts‘an´)”表示他們本來是“田地”的擁有者,因“田地”變成都市用地而致富。“僑(kiau´)”比擬他們像華僑那樣有錢。“仔(a`)”是後綴,並不是表示“小”或蔑稱,是習慣用法,有時像把白種外國人叫做“阿督仔(a-tɔk-a`)”一樣,反而是暱稱。

用字問題

台語“田僑仔(ts‘an´-kiau´-a`)”的“田”字台語讀做 tien´,但因稻田的台語是 ts‘an´,因此,一般用“田”字書寫 ts‘an´。“田”是不是台語 ts‘an´ 的本字,容後討論。

“僑”字《廣韻》巨嬌切(平聲、宵韻),台語讀做 kiau´。“僑”是台語 ts‘an´-kiau´-a` 的 kiau´ 的本字。

ts‘an´-kiau´-a` 的“a`”是後綴,在台語已經約定俗成用“仔”字書寫。其實“仔”字的台語讀音是 tsu/tsi(《廣韻》子之切)或 tsu`/tsi`(《廣韻》即里切)。

前人對台語稻田意義 ts‘an´ 的用字及其探討

前人對於台語稻田義 ts‘an´ 的用字有:“田”、“埩(ㄔㄥˊ)”、“塍(ㄔㄥˊ)”、“層”四個字。大部分人使用“田”字表示 ts‘an´。《普閩》及《綜台基》使用“埩”字。《普閩》說,“埩”字閩南語讀做 ts‘an´,“田”的意思,俗寫為“田”。《綜台基》說:“埩,耕治也;理也。=田。(動詞>名詞)。”《綜台基》又說:“塍(ts‘an´),稻田畦也>田也。”《閩方大》也使用“塍”字,並說:“《廣韻•蒸韻》食陵切:‘塍,稻田畦也。’常用訓讀字‘田’。”《台大字》認為 ts‘an´ 是“層”字,“田”是俗字。

下面逐字討論。

(一)田

“田”字的音是“徒年切”(平聲、先韻),山攝、四等、開口、定母,台語讀做 tien´。“徒年切”的反切上字是“定母”。定母是全濁聲母,在聲調上表現為陽聲調。台語 ts‘an´ 的聲調是陽平,跟“田”的聲調相同。在韻母方面,山攝、四等、開口呼的字在台語文讀時,韻母讀 -ien/-iet。如:編,pien;典,tien`;先,sien;堅,kien;切,ts‘iet;結,kiet 等等;但在白讀時有讀 -an/-at 的例,如:牽,k‘an;結,kat 等。在合口呼則有:鵑,kuan;縣,kuan;決,kuat;缺,k‘uat 等讀做 -uan/-uat 的例。這些現象顯示“田”字在白讀時也可讀 -an 韻。

問題在聲母。“田”字“徒年切”的聲母是定母。定母的字在台語音讀時似乎沒有讀做 ts‘- 的例,因此,“田”字在台語没有 ts‘an´ 的音。

在台語 ts‘an´(田)和 hŋ´(園)有區別,ts‘an´ 指種稻子的水田,即稻田;hŋ´ 指種蔬菜、甘藷、落花生、水果、花卉等的農地,如:ts‘aiʟ-hŋ´(菜園)、kam-a`-hŋ´(柑仔園)、hue-hŋ´(花園)等。

(二)埩

《說文•土部》:“埩,治也。从土,爭聲。疾郢切。”朱駿聲《通訓定聲》說,“治”是治土的意思。《玉篇•土部》:“埩,仕耕切,耕治也。”“耕治”是耕田、耕作等的意思了。

《廣韻》對“埩”字記錄兩個音,意義各不同。1士耕切(平聲、耕韻),梗攝、二等、開口、牀二(崇)母,國語讀做ㄔㄥˊ,台語讀做 ts‘ieŋ´(《台大字》)。字義是“埩,魯城北門池也。《說文》作‘淨’。”《說文•水部》:“淨,魯北城門池也。从水,爭聲。士耕切。又才性切。”意思是:“淨”是魯國都城北城門的護城河(《說文今釋》)。所以“埩”是“淨”的異體字。後來“淨”成為“瀞”(無垢薉)的俗字(讀做才性切),轉而成為乾淨的“淨”的正體字。

2側莖切(平聲、耕韻),梗攝、二等、開口、照二(莊)母,國語讀做ㄓㄥ,台語讀做 tsieŋ。字義是“埩,理也;治也。”這個字義跟《玉篇》的“耕治”相同,但《玉篇》在耕治意義時“埩”讀做“仕耕切”,跟《廣韻》的“側莖切”不同,反而跟1的“士耕切”相同。

《集韻》則記錄甾莖切(平、耕、莊)、鋤耕切(平、耕、崇)、疾郢切(上、靜、從)三個音,字義都是耕治。

台語稻田意義的 ts‘an´,跟“耕治”有關,耕治意義的“埩”,《玉篇》的注音是“仕耕切”。《玉篇》的“仕耕切”相當於《廣韻》的“士耕切”,屬梗攝、二等、開口呼、平聲、耕韻,台語讀做 ts‘ieŋ´。開口呼的平聲耕韻及其對應的上聲耿韻、去聲諍韻的字,在台語音讀時一般讀做 -ieŋ 韻,如:棚,pieŋ´;爭,tsieŋ;耿,kieŋ`;鶯,ieŋ 等等;似乎沒有讀 -an 韻的例。但同樣是梗攝、二等、開口的梗韻有一“㾪”字,台語文讀音 sieŋ`,白讀音 san`(瘦)。另外,梗攝、二等、開口的入聲麥韻的字,台語一般讀 -iek 韻,如:責,tsiek;策,ts‘iek;隔,kiek;核,hiek 等等,但有一例在 k‘an-hat(牽核。淋巴腺腫大)把“核”讀做 hat,主要元音為 a,韻尾為 t。把這兩個現象延伸到“埩”的 ts‘ieŋ´,“埩”似乎也可讀 ts‘an´(-iek → -at;-ieŋ → -an。韻尾 -n 與 -t 對應)。

再從台語的文讀音與白讀音的對應來看,文讀音 -ieŋ 韻與白讀音 -an 韻有對應關係。例如:等,tieŋ`/tan`;曾,tsieŋ/tsan(姓);層,tsieŋ´/tsan´;㾪,sieŋ`/san`(瘦);零星,lieŋ´-sieŋ/lan´-san 等。因此,“埩”字台語文讀音 ts‘ieŋ´,白讀音可讀 ts‘an´。

“埩”(《玉篇》仕耕切)的意義是耕治,是耕田、耕作等的意義,是動詞。在閩南語有可能從動詞耕治引伸成名詞指耕治的對象──田地、稻田,正如“事”的本義是動詞記載,引伸為名詞指記載的對象──“事情”一樣。

“埩”字在台語可讀ts‘an´,字義又是可能由耕治引伸指稻田,“埩”字可認為是台語稻田義 ts‘an´ 的本字。

(三)塍

《說文•土部》:“塍,稻中畦也。从土,朕聲。食陵切。”(畦:ㄑㄧˊ,田界)。“塍”是稻田中區劃成一區一區的土埂子(台語叫 ts‘an´-huã[田岸]),裡面可蓄水。

《廣韻•平聲•蒸韻》食陵切:“塍,稻田畦也;畔也。”(畔:ㄆㄢˋ,田界)。

“塍”字的音是“食陵切”,屬曾攝、三等、開口、牀三(船)母,國語讀做ㄔㄥˊ,台語讀做 sieŋ´(《台大字》)。“塍”字“食陵切”的聲母是牀三母(船母),牀三母的字在台語文讀時聲母讀 s-,白讀時聲母有讀 ts-/ts‘- 的例,如:贖,神蜀切,siɔk;示,神至切,si;實,神質切,sittsat;秫,食聿切,sut/tsut;船,食川切,ts‘uan´ 等;因此,“塍”字也應當可讀 ts‘- 母。

在韻母方面,“塍”屬曾攝、三等、開口呼、平聲、蒸韻。蒸韻及其對應的上聲拯韻、去聲證韻的字,在台語一般讀 -ieŋ 韻,似乎沒有讀 -an 韻的例。但相應的入聲職韻有一“力”字,文讀時讀 liek,白讀時讀lat,主要元音轉為 a。而曾攝、一等、開口呼的字在白讀時有讀做 -an 韻的例,如:等,tieŋ`/tan`;曾,tsieŋ/tsan;層,tsieŋ´/tsan´ 等。因此,“塍”字在台語的白讀音應該有 ts‘an´ 的音。

“塍”字在台語可讀 ts‘an´,字義是稻田間的土埂子,“塍”字應該不是台語稻田義 ts‘an´ 的本字。不過,如果認為稻田間土埂子可引伸指稻田,那麼“塍”就是 ts‘an´ 的本字了。

(四)層

《台大字》認為台語稻田義 ts‘an´ 的字是“層”,俗寫作“田”。

“層”字的音是《廣韻》昨棱切(平聲、登韻),屬曾攝、一等、開口、從母,台語讀做 tsieŋ´/tsan´(量詞。如:三層肉[sam-tsan´-baʔ]=五花肉)。“昨棱切”的反切上字“昨”屬從母,聲母為從母的字在台語音讀時聲母一般讀 ts-,但也有讀 ts‘- 的例,如:裁,昨哉切,ts‘ai´;牆,在良切,ts‘iũ´;匠,疾亮切,ts‘iũ(木匠,bak-ts‘iũ);蠶,昨含切,ts‘am´ 等。因此,“層”字或許也可讀做 ts‘an´。

《說文•尸部》:“層,重屋也。”“層”的本義是多層的房屋,引伸泛指重疊,但沒有稻田的意義。

“層”不是台語稻田義 ts‘an´ 的本字。

結論

(1)台語稻田義 ts‘an´ 的本字應該是“埩”字。“埩”的本義是動詞耕治(耕田、耕作),由動詞耕治引伸為名詞指耕治的對象──稻田,理據說得通。

(2)“塍”字也可能是台語稻田義 ts‘an´ 的本字。“塍”的本義是稻田間的土埂子,有可能從稻田的土埂子引伸指整個的稻田,但理據似乎不是很充足。

田僑仔1 田僑仔2 田僑仔3 田僑仔4 田僑仔5

廣告
本篇發表於 ts‘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9 Responses to 田僑仔(ts‘anˊ-kiauˊ-aˋ)──因田地變成住宅用地等而致富的農民

  1. 劉志宏 說道:

    其實你認為最不可能的層字才是最可能的。
    研究閩南語不能閉門造車,多看看其他方言才是正道。
    我在海墘閩語論壇的問題(你應該加入),可惜沒人回應:
    http://www.ispeakmin.com/bbs/viewthread.php?tid=8125&extra=page%3D1

    求各地曾、增、層、贈、田各字的文讀白讀

    如題,求各地曾、增、層、贈、田各字的文讀白讀,並加註四聲(平上去入),陰陽。
    以我的口音(台北市人)來說,用IPA標示(請盡量用IPA和調類標示,避免誤會):

    曾(姓)tsan陰平、白讀
    增tsiŋ陰平、文讀
    層tsan陽平、白讀
    田tshan陽平、白讀;tien陰平、文讀
    另外有後tsan陰平表示後齒,Douglas字典還可表示腳後跟。
    tsan陰去表示樓塔階梯的量詞,閩南方言大詞典用棧,台日大辭典更莫名奇妙,樓塔用層,
    階梯用棧。其實以上兩個音應該跟層增同源。
    還有tsan陰去和陽去表示幫助,台日大辭典都用贊,閩南方言大詞典陰去標示泉州話用贊,
    陽去漳廈用贈,我不贊同,(台日大辭典贊陽去還可以當姓,應該不會亂念)應該都是贊字。

    最後之所以要調查這些字的讀音,是因為針對tshan陽平,到底是田或塍的白讀,學者各持
    己見。但不論是田或塍,都有各自不易解釋的難處,因此我在這裡提出新的可能—層的白讀。
    理由是福建多山,種植稻米常用梯田技術,而梯田就是一層層的田。換句話說,tshan原指
    梯田,後來泛指其他的田。此外,閩南tshan多指水田,旱田一般稱為園,而田埂稱為tshan
    岸。這可能是因為梯田的原本目的就是涵養水分,所以tshan才指水田。我之前已經查過閩北
    和閩南方言,tshan大致跟層的白讀相符合。所以在此希望各位提供這些字的讀音,檢驗我的
    猜測是否正確。並不僅限閩語,如果有客贛方言的讀音更好,畢竟tshan的送氣音最可能來自
    客贛方言的影響。

    • 劉建仁 說道:

      回覆劉志宏先生:丘陵地"梯田"的開發,應該是在平地開發殆盡,或者平地被人佔用,無地可再擴展稻田,才往丘陵地發展,開闢"梯田"。閩南地區雖然平地少,丘陵多,也應該是先在平地種植水稻,平地不夠用了,才往丘陵地發展,開闢梯田。閩南人在平地從事水稻的耕作時,閩南語難道沒有稻田意義的"tshan5(陽平)"這個詞?非得等到開闢梯田之後才有 tshan5 這個詞? 我很懷疑閩南語 tshan5(=稻田) 是梯田的層層田的"層"字。

      • 劉志宏 說道:

        田tshan屬於閩語特徵詞,不只閩南,閩東閩北都是說tshan。還有福建的歷史三個地方
        最早,福州(閩東),建州(閩北)(前二者是福建地名的由來),揭陽(屬廣東),
        漢朝就已經開始。福建有百分之九十是山坡地,必需開發梯田才有稻米可吃。不只山區
        如此,就連海島也是如此,如平潭島
        http://tw.myblog.yahoo.com/winpi441006/article?mid=6969&prev=6978&next=-1
        還有tshan指水田,不只閩南如此,閩東亦如此。兩地名大田(閩南),古田
        (坵田,閩東)都是梯田的聚集地。
        http://myfj.qq.com/t-148314-1.htm
        http://myfj.qq.com/t-56551-1.htm
        福建的山坡地比例比台灣高,但是坡度比台灣低,台灣有更多的颱風,暴雨容易沖毀
        梯田,所以梯田比福建少。
        當年福建南部,廣東東部閩客移居來台灣,一定把台灣的平原當作天堂,因為不需
        作梯田。還是那句話,研究閩南語不能閉門造車,多看看其他方言才是正道。

      • 劉建仁 說道:

        覆劉志宏先生:您說水田閩東話也說tshan,但《福州方言詞典》(江蘇教育出版社,1998年)卻沒有tshan這個音節。"梯田"福州話叫"梯塍"thai zeing(tsh-)(音標用近似值,調號省略)。而"層"字的福州音是tseing。

      • 劉建仁 說道:

        補覆劉志宏先生:閩北話(以建甌話為代表)的韻母也沒有以-n為韻尾的韻母(如-an),您說水田閩北話也說tshan,不知依據為何了。

  2. 王先生 說道:

    劉先生,如果你八十多了還能用電腦嗎?就算他年輕的時候懂得用。至于你說的那個中國論壇,只是個莫名其妙的論壇罷了。無理取鬧的人很多!

    • 劉建仁 說道:

      回答王先生::是的,我會用電腦,雖然是新手,懂得不多。這個回答短文是我自己輸入的。我是去年十二月才開始學電腦上網,是一個後行者。我不記得甚麼時候說過"中國論壇"這個詞,至少在"田僑仔"這篇裡沒有。

  3. 王先生 說道:

    劉先,我是怕您老人家的眼睛會流眼淚。沒別的意思啦。我家老的七十開始眼睛全部不能看電腦了。
    那些中國論壇很辛苦的,動不動甚至提到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