厝(ts‘uʟ)──房子、房屋

厝(ts‘uʟ)──房子、房屋

  例句1:“老嬸婆張徐秀鑾感謝大家關心。她說不反對道路拓寬,也願意「土埆厝」的一邊被徵收拆除,卻不希望「土埆厝」被剖成兩小塊而無法棲身。”(2006.1.8.自由時報B2頁)

例句2:“土牆厝之後慢慢有所謂「土角厝」的出現。「土角」是用泥土和切成短短的稻草混拌成為漿,然後放入用木板釘製的方形土角模,用手加壓成形後將木模取出讓「土角」曬乾。”(2011.11.13.自由時報47頁)

例句1的“土埆厝”和例句2的“土角厝”是一個相同的台灣話語詞叫做“t‘ɔ´-kat-ts‘uʟ”。台語 t‘ɔ´-kat-ts‘uʟ 指用“t‘ɔ´-kat”砌牆而成的房子,屋頂用茅草或瓦覆蓋。而“t‘ɔ´-kat”則是一種沒有經過燒製的方體或長方體土塊,國語叫“土坯”或“土磚”,大小比一般2寸×4寸×8寸的磚塊大得多。“t‘ɔ´-kat-ts‘uʟ”在過去台灣鄉下處處可見。

台語 t‘ɔ´-kat-ts‘uʟ,例句2用“土角厝”三個字記錄。“ts‘uʟ”是房子的意思,一般用“厝”字表示。“土”字台語文讀音 t‘ɔ`。但“土”在台語說 t‘ɔ´,有人認為本字是“塗”。在這裡,“土”讀做 t‘ɔ´,可認為是訓讀。“角”字台語讀做 kak,韻尾是 -k,但 t‘ɔ´-kat 的 kat 的韻尾是 -t,“土角(t‘ɔ´-kak)”不等於 t‘ɔ´-kat,不但語音搞錯,字也用錯了。

例句1用“土埆”表示土坯義的台語 t‘ɔ´-kat。“埆”字的音是《廣韻》苦角切(入聲、覺韻、溪母),台語讀做 k‘ak(國音ㄑㄩㄝˋ),字義是土地瘠薄或地不平,音義都和土坯無關。“埆”又讀《集韻》訖岳切(入聲、覺韻、見母),台語讀做 kak(國音ㄐㄩㄝˊ),字義是獄訟或校正,音義也和土坯無關。報紙之所以用“土角”或“土埆”記錄台語土坯義 t‘ɔ´-kat,是因為把土坯義的 t‘ɔ´-kat 誤認為是 t‘ɔ´-kak 所致。

台語土坯義 t‘ɔ´-kat 的 kat 的本字是“墼”,請參見<土墼(t‘ɔ´-kat)>篇。本篇只討論房子意義的 ts‘uʟ

前賢對台語房子義 ts‘uʟ 的用字及其討論

《彙音妙悟》珠韻、出母、下上聲(ts‘u 下上):“厝1-1、厝(解),人所居。”把“厝1-1”、“厝”二字並列。

《雅俗通》艍韻、上去聲、出母(ts‘uʟ):“厝,厝宅。”

《增補彙音》龜韻、上去、出母(ts‘uʟ):“厝,居住之所。”“ 厝造字1,古字。”

《彙音寶鑑》龜韻、上去聲、出母(ts‘uʟ):“厝,厝宅也。”“厝造字2,仝上字。”“厝造字2”是《增補彙音》“厝造字1”的變體。

《甘台字》認為“厝”字的文讀音是 ts‘ɔʟ,字義是厝宅(ts‘ɔʟ-t‘eʔ);白讀音是 ts‘uʟ,字義也是厝宅(ts‘uʟ-t‘eʔ)。《厦英補》也用“厝”字表示 ts‘uʟ

《台日大》用“厝”字書寫台語房子義 ts‘uʟ

《普閩》也用“厝”字。並認為除了房屋意義外還有家、家鄉的意義,並說也做鄉村名,此時讀輕聲。例如“黃厝(ŋ´ ・ts‘uʟ)”。在台灣則黃厝(ŋ´-ts‘uʟ)、賴厝(lua-ts‘uʟ),指黃姓、賴姓家族所居住的三合院大房子。而“X厝”也常演變成地名、村里名。例如:彰化縣永靖鄉有個地名叫“陳厝”;台中市西屯區有一個里名叫“林厝”;雲林縣崙背鄉有個地名叫“羅厝”等等。

《綜台基》說“厝(ts‘uʟ)”諧“茨”,並把“宿”、“㢀”、“茨”列為擬字。

《台大字》認為“戍”、“次”、“㢀”、“茨”都是台語房子義 ts‘uʟ 的字。

《台話大》用“厝”字。

《國台》認為房屋義台語 ts‘uʟ 的本字是“次”,而“次”即“茨”,“茨”的本義為“茅草蓋的房子”,延伸為房屋與家的意義。

《台語正字》認為“陬”、“次”、“厝”、“聚”都是台語房子義 ts‘uʟ 的字。

《台語字彙》則列出“厝”、“𢈠”、“茨”為台語 ts‘uʟ 的字。

《台閩》及《閩方大》都採用“厝”字做為閩南語房子意義 ts‘uʟ 的字。

把上面各前賢對台語房子義 ts‘uʟ 的用字整理起來,共有11個字:厝1-1厝造字1、厝、次、茨、㢀、𢈠、聚、陬、戍、宿。下面分別討論這些字。

(一)厝1-1、竁(國音ㄘㄨㄟˋ)

《漢大字》引用《正字通》說“厝1-1”是“竁”的訛字。《正字通•宀部》:“厝1-1,竁字之譌。”而“竁”字的本義是“掘地為墓穴”。如《說文•穴部》:“竁,穿地也。从穴,毳聲。一曰:小鼠聲。《周禮》曰:‘大喪,甫竁。’”所引《周禮》的原文是:《周禮•春官•人》:“大喪,既有日,請度甫竁。”意思是說:“臨近大喪,開始挖地為墓穴。”(見《說文今釋》)。

“竁”由動詞掘地為墓穴引伸成為名詞墓穴,也引伸為“窟”。如《文選》所載南朝宋•顏延年《宋郊祀歌》之一:“月竁來賓,日際奉土。”“月竁”就是“月窟”。“月窟”是傳說月亮的歸宿處,在這裡指極西的地方(賓:歸服。日際:東方極遠之地。土:土產)。而“窟”有土室的意義,如《禮記•禮運》:“昔者先王未有宮室,冬則居營窟。”(營窟:上古時掘地或纍土而成的住所──《漢大詞》)。“竁”是“窟”,“窟”是土室,故“竁”有土室的意義。從文獻記載及考古資料可知我們的祖先曾經居住過“半地穴式房屋”,就是所謂的“土室”了。因此,“竁”有房子的意義。

“竁”字的音,《廣韻》記錄三個:(1)此芮切(去聲、祭韻),“竁,葬穿壙也。”(2)楚稅切(去聲、祭韻),“竁,葬穿壙也。”(3)尺絹切(去聲、線韻),“竁,穿也。”《集韻》對“竁”字記錄昌緣切(平、僊)、樞絹切(去、綫)、此芮切(去、祭)、充芮切(去、祭)、姝悅切(入、薛)五個音,字義都是穿地。現代漢語把“竁”字讀做ㄘㄨㄟˋ是依據《廣韻》及《集韻》的此芮切。而“竁”字的台語讀音是 ts‘uiʟ(《彙音寶鑑》)。

“竁”字的音“此芮切”屬蟹攝、三等、合口、清母。蟹攝、三等、合口、祭韻的字在台語音讀時,原則上讀 -ue 韻,如:蕝,tsueʟ;歲,sueʟ;贅,tsueʟ;稅,sueʟ;銳,dzue;芮,dzue 等等;也有讀 -ui 韻的,如:脆,ts‘uiʟ;毳,ts‘uiʟ;竁,ts‘uiʟ;彗,hui 等(以上據《彙音寶鑑》),但沒有讀做 -u 韻的例。因此,“竁”字在台語不讀 ts‘uʟ

“竁”雖然有房子的意義,但在台語不讀 ts‘uʟ,“竁”不是台語房子義 ts‘uʟ 的本字。

(二)厝造字1

這個字見於《增補彙音》及《彙音寶鑑》(字形稍變)的龜(-u)韻、上去聲、出母(ts‘-),說是古字,但字書裡查不到這個字。

(三)厝(國音ㄘㄨㄛˋ)

“厝”字的音,《廣韻》記錄兩個,字義不同:(1)倉故切(去聲、暮韻),遇攝、一等、合口呼、清母,台語讀 ts‘ɔʟ(《彙音寶鑑》)。字義是:“厝,置也。”(2)倉各切(入聲、鐸韻),宕攝、一等、開口呼、入聲、清母,台語讀 ts‘ɔk(《甘台字》)。字義是:“厝,礪石。”

《說文•厂部》說:“厝,厲石也。从厂,昔聲。……。”聲符“昔”是入聲字,演變成《廣韻》的“倉各切”。《說文》與《廣韻》都說“厝”是礪石(磨刀石)。但《玉篇•厂部》卻說:“厝,千故切,厲石。”字義是礪石,但字音是陰聲的“千故切”。“千故切”相當於《廣韻》的“倉故切”,但《廣韻》說“厝”字讀倉故切時,字義是“置也”,跟《玉篇》的解釋不同。

“厝”字國語只讀一個音ㄘㄨㄛˋ(《國音字典》),是從《廣韻》倉各切而來。

在閩南語及台語,一般使用“厝”字記錄房子意義的 ts‘uʟ。“厝”字在閩南語有沒有 ts‘uʟ 的音?

“厝(倉故切)”在中古是屬於遇攝、一等、合口呼的字。遇攝、一等、合口呼(含模、姥、暮韻)的字在台語文讀時一般讀 -ɔ 韻,如:鋪,p‘ɔ;都,tɔ;租,tsɔ;姑,kɔ;烏,ɔ 等等;但有兩個字讀 -u 韻,一個是唇音字的“无(莫胡切)”,《甘台字》及《彙音寶鑑》都讀 bu´;另一個是影母字“汚(哀都切)”,前述兩本書都讀 u。也許勉強可以說,“厝”字在台語可讀 ts‘uʟ(因倉故切的反切上字“倉”是全清音“清母”,故聲調為陰去聲。)。

“厝”字,《辭源》及《王力古漢》都只讀一個音ㄘㄨㄛˋ(《漢大字》另據《洪武正韻》秦昔切,讀ㄐㄧˊ,古縣名),本義是磨刀石(《說文》:“厝,厲石也。”“厲,同礪,磨刀石。”)。磨刀石意義的“厝”,現在寫做“錯”。“厝”字在古書中常當做“措”字使用,意義是“安置”,例如:《漢書•賈誼傳》:“夫抱火厝之積薪之下,而寢其上。”這個“厝”就是放置、安置的意思,是“措”的通假字。“厝”由安置意義引伸為安葬,後來停柩待葬也叫“厝”。“厝”又通“錯”,雜亂的意思。

“厝”有安置的意思(因為“厝”通“措”),在閩南語或許由“安置”引伸為“安置的地方”,再引伸為“居住的地方”,即“房屋、房子”。但古書上不管“厝”或“措”都沒有“安置的地方”或“居住的地方”的意義。

“厝”字在台語也許可讀 ts‘uʟ,字義或許由安置引伸為房子,因此“厝”字或許可認為台語房子義 ts‘uʟ 的本字,但沒有書證可證明。

(四)次

“次”字的音是《廣韻》七四切(去聲、至韻),止攝、三等、開口呼、清母,台語讀做陰去聲 ts‘uʟ。“次”字的台語讀音 ts‘uʟ 與台語房屋意義的 ts‘uʟ 的語音相符。

“次”字的意義主要分兩類,第一類的意義包括:按順序排列、排在第二的、質量等級較差的、順序、量詞等意義;第二類意義包括駐留、停留、止宿、止宿處所等意義。第一類意義和第二類意義之間沒有引伸關係,因此,《現漢規範》就認為“含第一類意義的次”和“含第二類意義的次”是不同的“詞”,把“次”分成“次1”及“次2”分別解釋“次”字的意義。“次2”和台語房屋義 ts‘uʟ 有關,因為“次2”有止宿、止宿處所的意義而台語房屋義 ts‘uʟ 也是人們止宿、住宿、居住的地方。

《說文•欠部》:“次,不前、不精也。从欠,二聲。”段玉裁注說:“「前」當作「」,不不精皆居次之意也。”因此,“不前”表示不在前面,在後面,也就是排在第二的意思了,如次子、次日。“不精”應當是“不前”的引伸,東西排在第二位表示這個東西不是最好的,因此“不精”的意思是質量較差的、等級較低的意思,如次貨、次等。但對於“不前、不精”王筠有不同的解釋。王筠《說文句讀》:“不前者逗留不進也。精者擇也。不擇則粗,是次也。”本篇依段注及《說文今釋》對“不前”取“不在前面”的意義。

“次”字的甲骨文是厝次甲骨文 。馬如森《殷墟甲骨文引論》說:“(甲骨文「次」)字象一人張口口液外出之形。……本義是人口出液。”但在卜辭裡“次”字並沒有用本義,而借用作人名及祭名。從甲骨文“次”的本義及《說文》對“次”字的說解可知,“不前、不精”意義的“次”應該是本無其字的假借字。

《說文》對“次”的說解“不前、不精”屬於“次1”,“次1”是假借字。而“次2”的駐留、停留、止宿、止宿處所等意義跟甲骨文“次”的本義“人口出液”也連不上關係,故“次2”也是假借字。

“次2”的本義是停留,如《尚書•泰誓》:“惟戊午,王次於河朔。”(河朔:黃河的北方)。《左傳•僖公四年》:“師退,次于召陵。”(召陵:春秋時楚地名。召讀ㄕㄠˋ)。“次”由停留意義引伸為停留、止宿的處所,如:《易•旅》:“旅即次,懷其資,得童僕,貞。”再引伸為停留、止宿處所的設施包括房屋。如《左傳•襄公二十六年》:“秣馬蓐食,師陳焚次。”(秣:ㄇㄛˋ,喂養。蓐:ㄖㄨˋ,豐厚。陳:ㄓㄣˋ,陣。)。杜預注:“次,舍也。焚舍,示必死。”這裡的“舍”指營舍(軍營),是“停留處所”的引伸,“焚次”即“焚舍”,焚燒營舍的意思,焚舍表示奮戰到死的決心,不再回來住了。

前述杜預的注說:“次,舍也。”而“舍”有房屋的意義,《廣韻》也說:“舍,屋也。”書證有《禮記•曲禮》:“將適舍,求毋固。”在現代漢語“舍”仍有房屋的意義,如校舍、宿舍、客舍。

“次”是“舍”,“舍”有房屋的意義,故“次”也有房屋的意義。其引伸過程應當如下:

“次”:本義停留 → 停留處所 → 停留設施 → 房屋。

  “次”字在台語讀做 ts‘uʟ,又有“房屋”的意義,故“次”是台語房屋義 ts‘uʟ 的本字。

“次”也指旅途中停留的地方,如旅次、途次、舟次。“旅次”和“途次”都是指旅途中暫作停留住宿的地方。“舟次”是船停泊的地方。日本從京都到江戶(現在的東京)沿海邊向東行的道路叫做“東海道”。在江戶時代,幕府沿著東海道設置五十三個驛站,叫做“東海道五十三次”(toukaidou gojyusan tsugi)。在每一個驛站設有供旅人歇息住宿的旅舍等。這個“五十三次”的“次”就是古漢語“次”的旅途中停留處所的意義。

“次”還有:古代官吏治事的處所、古時用帷幕遮蔽的歇息或更衣的處所、古人居父母喪時住的房子、都市裡的望樓等意義(以上見《漢大字》),這些意義都和房屋有關,都可旁證“次”是台語房屋義 ts‘uʟ 的本字。

(五)茨

《說文•艸部》:“茨,以茅葦蓋屋。从艸,次聲。”徐鉉注音:疾茲切。段玉裁注認為應該改成“茅蓋屋。”並引用《釋名》說:“屋以草蓋曰茨。茨,次也,次草為之也。”這裡的“次”是排列的意思。

《玉篇•艸部》:“茨,疾資切,以茅覆屋也。”

《廣韻•平聲•脂韻》:“茨,茅茨。又姓,……。”“茅茨”指茅草蓋的屋頂;也指茅屋(《漢大詞》)。

《集韻》對茨字記錄兩個音,意義不同:(1)津私切(平聲、脂韻):“茨”是“𣳩”的或體。“𣳩,具𣳩,山名,在……。”(2)才資切(平聲、脂韻):“茨,《說文》:‘以茅葦蓋屋。’一曰:次也,次比草為之。亦姓。”

“茨”字的閩南語讀音,《雅俗通》讀做 tsu(艍韻、陰平聲、曾母)及tsu´(艍韻、陽平聲、曾母);讀做 tsu 時,字義是:“茨,茅茨。以茅蓋屋曰茨。(又)音慈。又蒺藜曰茨。又積也。”tsu 這個讀音應該源自《集韻》的“津私切”(因反切上字是精母,全清音,聲調陰平),但“茨”讀津私切時是山名具𣳩的“𣳩”的或體字,不是茅茨的“茨”。“茨”讀做 tsu´ 時字義是:“茨,茅屋。積也。”字音 tsu´ 和《說文》的“疾茲切”,《玉篇》、《廣韻》的“疾資切”及《集韻》的“才資切”相符(反切上字“疾”、“才”屬從母,聲調當為陽平)。

《甘台字》對“茨”字記錄陰平聲 tsu 及陽平聲 tsu´ 兩個音,但字義相同。字義是“將茅草來蓋(k‘amʟ)厝蓋(kuaʟ);茦仔生在(ti)牆頂;積聚。”

《彙音寶鑑》對“茨”字記錄 tsu 及 tsi´ 兩個音。“茨”讀 tsu 時字義與《雅俗通》相同;讀 tsi´ 時字義也與《雅俗通》相同。但認為“茨”讀 tsi´ 是“泉州腔口”。這應該是錯的。“茨”字在《彙音妙悟》列在“居(ɯ)韻”,現在仍然讀 tsɯ 陽平。

“茨”字的本義應該是“用茅草(或茅草及蘆葦)覆蓋房子”,是動詞。書證有《莊子•讓王》:“環堵之室,茨以生草。”及《新唐書•高麗傳》:“居依山谷,以草茨屋。”引伸用作名詞,指“用茅草覆蓋的屋頂”,如《谷梁傳•成公二年》:“壹戰綿地五百里,焚雍門之茨。”(雍門:春秋時齊國的城門名)。也許可認為“茨”由用茅草覆蓋的屋頂”引伸泛指房屋,但沒有書證。

“茨”字雖有用茅草覆蓋的屋頂的意義,但沒有房屋的意義,字音在台語也不讀陰去聲的 ts‘uʟ,“茨”不是台語房屋意義 ts‘uʟ 的本字。

(六)㢀(國音ㄘˋ)

《說文》没有“㢀”字。《玉篇•广部》:“㢀,千漬切,下屋也。”下屋的“下”應該是高下的“下”,低的意思。“下屋”指比正屋低的房子。

《廣韻•去聲•寘韻》小韻七賜切:“㢀,偏㢀,舍也。”《集韻•去聲•寘韻》:“㢀,《博雅》:‘舍也。’”注音跟《廣韻》相同。《廣韻》字解的“偏㢀”應該是和“㢀”字合成的例詞,字解“舍也”到底是在解釋“偏㢀”的意義還是“㢀”的意義,並不是很清楚。

《漢大字》對“㢀”字的解釋是“偏屋”。從偏房、偏室(都指正屋旁邊的房子)的詞例來看,“偏屋”是指正屋旁邊的房子。《玉篇》說“㢀”是“下屋”(低屋),因為“偏屋”比正屋低一些,因此“下屋”也是指偏屋了。《漢大字》給“㢀”字引用的書證如下:《廣雅•釋官》:“㢀,舍也。”(按:《廣雅》即《博雅》)。《廣韻•寘韻》:“㢀,偏㢀,舍也。”《字彙•广部》:“㢀,偏屋也。”宋•李誡《營造法式•總釋上•宮》:“偏舍謂之𢋃,𢋃謂之㢀。”(𢋃,讀ㄉㄢˇ)。所以,“㢀”是偏舍。

依據《廣雅》,“㢀”是“舍”,而“舍”有房子的意義,故“㢀”也有房子的意義。

“㢀”字的反切是寘韻七賜切。支、紙、寘三韻屬止攝、三等、開口呼,所屬的字在台語的讀音,除精組外,文讀音讀 -i 韻,如:卑,pi;知,ti;支,tsi;差(參差),ts‘i;羈,ki;犧,hi 等等,而在精組字則有的讀 -i 韻,有的讀 -u 韻。讀 -i 韻的有:刺、莿,ts‘iʟ;紫,tsi`;徙,si`。讀 -u 韻的有:賜,suʟ;斯,su。因此,“㢀”字在台語應該讀 ts‘uʟ。《台大字》就是把“㢀”字讀做 ts‘uʟ,字義是舍、屋舍。

“㢀”字有房子的意義,在台語又讀 ts‘uʟ,“㢀”是台語房子義 ts‘uʟ 的本字。但“㢀”的本義是偏屋。

(七)𢈠(國音ㄌㄚˋ;ㄘㄨˋ)

“𢈠”字在“广”下的構件是“束”(ㄕㄨˋ),《說文》和《玉篇》都沒有收這個字。《廣韻》及《集韻》有收。《廣韻•入聲•曷韻》小韻盧達切:“𢈠,《廣雅》曰:庵也。亦獄室也。”“𢈠”和剌、辢同音,依反切及同音字,“𢈠”字台語應當讀 lat(國音ㄌㄚˋ)。

《集韻》對“𢈠”字記錄兩個音:(1)趨玉切(入聲、燭韻),字義是:“𢈠,《博雅》:舍也。”依反切及同音字“促”,“𢈠”字在台語應當讀做 ts‘iɔk(國音ㄘㄨˋ)。(2)郎達切(入聲、曷韻),讀這個音時“𢈠”是“厝8-1”的或體,而“厝8-1”的意義是:“《博雅》:庵也。一曰:獄室。或省。”王念孫的《廣雅疏證》認為“𢈠”(構件是「束ㄕㄨˋ」)是“㢀”(構件是「朿ㄘˋ」)的訛字,因為把“朿”誤作“束”,連字音都改了。

依據《博雅》,“𢈠”(ㄌㄚˋ /ㄘㄨˋ)是庵、舍,有房子的意義,但“𢈠”字在台語讀做 lat 及 ts‘iɔk,不讀 ts‘uʟ。因此,“𢈠”不是台語房子義 ts‘uʟ 的本字。

(八)聚

“聚”字的音,《廣韻》記錄的是“慈庾切”(上聲、麌韻)及“才句切”(去聲、遇韻),台語讀做 tsu

“聚”字的意義是會合、集合、村落、積蓄、共同等等,但沒有房子的意義。

“聚”字沒有房子的意義,台語也不讀 ts‘uʟ,“聚”字跟台語房子義 ts‘uʟ 無關。

(九)陬(國音ㄗㄡ)

《說文•𨸏部》:“陬,阪隅也。从𨸏,取聲。”“阪隅”即山角的意思。由此引伸為角落、山脚、邊遠處等等意義,但沒有房子的意義。

“陬”又通“聚”,村落、聚居的意思,但沒有房子的意義。

“陬”字《廣韻》記錄子于切(平、虞)、側鳩切(平、尤)、子侯切(平、侯)三個音,字義相同,都是指角落。“陬”字國語讀ㄗㄡ,台語讀 tsɔ,都源自“子侯切”。

“陬”字没有房子的意義,台語也不讀 ts‘uʟ,“陬”字跟台語房子義 ts‘uʟ 無關。

(十)戍(國音ㄕㄨˋ)

“戍”字的音是《廣韻》傷遇切(去聲、遇韻),屬遇攝、三等、合口呼、審三(書)母,國語讀ㄕㄨˋ,台語《彙音寶鑑》讀做 suiʟ(規韻、上去、時母),與反切傷遇切不符,而《甘台字》則讀做 suʟ,與反切傷遇切相符。

“戍”字傷遇切的反切上字“傷”屬審三母,審三母的字在台語音讀時,聲母一般讀 s-,也有讀 ts‘- 的;在文白異讀時則 s-/ts- 或 s-/ts‘-,舉例如下:

(1)讀 s- 者:施,式支切,si;屍,式脂切,si;輸,式朱切,su;失,式質切,sit;等等。

(2)讀 ts‘- 者:鼠,舒呂切,ts‘i`/ts‘u`;奢,式車切,ts‘ia。

(3)讀 s-/ts- 者:叔,式竹切,siɔk/tsiek;水,式規切,sui`/tsui`;書,傷魚切,si, su/tsu;少,書沼切,siau`/tsio`;等等。

(4)讀 s-/ts‘- 者:試,式吏切,siʟts‘iʟ;伸,失人切,sin/ts‘un;拭,賞識切,siek/ts‘it;手,書九切,siu`/ts‘iu`;深,式針切,sim/ts‘im。

因此,“戍”字在台語白讀時,聲母可音變為 ts‘-,“戍”字可讀做 ts‘uʟ

在字義方面,《說文•戈部》:“戍,守邊也。从人,持戈。”本義是防守邊疆(動詞),並由此引伸,“戍”有守邊之事、戍守的士兵、軍隊駐防的營壘(皆名詞)等意義。而《廣韻》說:“戍,……舍也。……。”“舍”是房子,也許是“軍隊駐防的營壘”的引伸,但是沒有書證。

“戍”字有舍(房子)的意義,在台語可讀 ts‘uʟ,“戍”可以認為是台語房子義 ts‘uʟ 的本字,但因缺乏書證,理據不是很充足。

(十一)宿

“宿”字《廣韻》記錄“息救切”(去聲、宥韻)及“息逐切”(入聲、屋韻)兩個音。“宿”字讀做息救切(國音ㄒㄧㄡˋ,台語讀 siuʟ)時,“宿”的意義是星辰、星座,如星宿;“宿”單用也指星宿。“宿”字讀做息逐切(國音ㄙㄨˋ,台語讀做 siɔk/sɔk)時,本義是住、過夜(《說文•宀部》:“宿,止也。”),書證如《荀子•儒效》:“暮宿於百泉。”“宿”由動詞住引伸轉為名詞,指住宿的地方,如《周禮•地官•遺人》:“十里有廬,廬有飲食。三十里有宿,宿有路室。”(路室:客舍)。“宿”也許可能由“住宿的地方”引伸為“房子”的意義,但沒有書證。

“宿”字當做“住宿的地方”解釋時,字音是“息逐切”。息逐切屬通攝、三等、合口、入聲,屬於該韻母的字在台語並沒有讀做 -u 韻的例,“宿”在台語不讀 ts‘uʟ

“宿”字雖可能有房子的意義,但在台語不讀 ts‘uʟ,“宿”不是台語房子義 ts‘uʟ 的本字。

結論

(1)“厝”字在台語可讀 ts‘uʟ,字義也可能由“安置”引伸為“安置的地方”、“房屋”,但沒有書證,理據不足。

(2)“次”字在台語讀做 ts‘uʟ,又有房子的意義,“次”是台語房子義 ts‘uʟ 的本字。

(3)“㢀”字有房子的意義,在台語又讀 ts‘uʟ,“㢀”是台語房子義 ts‘uʟ 的本字,但“㢀”的本義是偏屋。

(4)“戍”字有房子的意義,在台語白讀時可讀 ts‘uʟ,因此“戍”可認為是台語房子義 ts‘uʟ 的本字,但沒有書證。

廣告
本篇發表於 ts‘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厝(ts‘uʟ)──房子、房屋

  1. kevin 說道:

    台灣人講大厝是棺材,我喜歡用「次」或「茨」代表房子。

  2. 王先生 說道:

    “次"泉州音過不了關。其他閩語多數也不對。鄭曉峰寫了閩語的三個本字可以看看,在十多年前的《聲韻論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