勼(kiu)──縮

   勼(kiu)──縮

 

在裁製衣服之前,先把布料放在水裡浸一浸後拿出來晾乾,有的布料(如棉、毛料)會縮小、縮短。這樣可以避免衣服縫製好後洗滌時縮小、縮短,國語叫做“縮水”,台灣閩南語(台語)叫做“kiu-tsui`(水)”,可見台語“kiu”相當於國語的“縮”。又國語“整天縮在家裡不出門”(《現漢六版》),台語說“kui(皆)-dzit⊦(日)kiu-teʔ(在)-ts‘uʟ(厝)-lai⊦(裡)”,台語“kiu”相當於“縮”。“縮手”台語說 kiu-ts‘iu`(手);“畏縮”台語說 kiu-kiu;“縮手縮脚”台語說 kiu-k‘a(骹)kiu-ts‘iu`(手)。這些也都表示台語“kiu”相當於國語的“縮”。

“縮”字的意義雖然跟台語 kiu 的詞義相同,但縮字台語讀 siɔk(陰入)或 sɔk(陰入),和 kiu 的語音差很多,“縮”字不是台語縮意義的 kiu 的本字。本篇討論台語縮義 kiu 的本字。

 

前人用字

“縮”意義的台語“kiu”的前人用字如下:

(1)縮:《台日大》、《彙音寶鑑》、《甘台字》、《台語字彙》。

(2)勼1-走句:《增補彙音》。

(3)𧺤:《彙音寶鑑》、《綜台基》。

(4)勼1-疒秋:《增補彙音》。

(5)勼:《普閩》、《綜台基》、《台大字》、《台話大》、《國台》、《台語正字》、《台語字彙》、《台閩》、《閩方大》、《教育部台閩》。

(6)跔:《綜台基》、《台語字彙》。

(7)俅:《綜台基》。

(8)脙:《綜台基》、《台語正字》。

(9)𣪘:《綜台基》。

(10)𨁺:《綜台基》。

(11)樛:《綜台基》。

(12)褪:《綜台基》。

(13)龜:《綜台基》。

(14)九:《台大字》、《台語正字》。

(15)求:《台語正字》。

(16)逑:《台語正字》。

(17)虯(虬):《台語字彙》。

以上總共17個字,下面逐一加以討論。

 

(1)縮

《說文•糸部》:“縮,亂也。从糸,宿聲。一曰:蹴也。”《說文今釋》說,“亂”是雜亂的意思。段玉裁注說:“《通俗文》云:‘物不申(伸)曰縮。’不申則亂,故曰亂也。”

《形義分析》引《爾雅•釋器》說,縛束、捆綁叫做“縮”。捆起來就不能伸開,引伸為不伸開,如:縮手縮脚;再由不伸開的意義引伸指由大變小或由長變短,如縮小、縮短;不伸開也引伸出後退的意義,如退縮、畏縮。

“不伸開”或“不伸出”,台語叫 kiu。例如:

k‘a(骹)kiu ・k‘i`(起)・lai´(來)=把脚縮起來,不伸出去。

ku(龜)-t‘au´(頭)ku(龜)-k‘a(骹)lɔŋ`(攏)-kiu ・dzip⊦(入)・k‘iʟ(去)・a(啊)=烏龜的頭和脚都縮進去了。

kiu-k‘a(骹)kiu-ts‘iu`(手)=縮手縮脚;形容做事小心、不大膽或比喻事情不敢再做下去。

kiu-sio(燒)=冬天天氣寒冷時窩在被子裡取暖叫 kiu-sio(燒)。

kui(皆)-dzit⊦(日)kiu-teʔ(在)-ts‘uʟ(厝)-lai⊦(裡)=整天蜷縮在家裡。

“由大變小”、“由長變短”,台語說 kiu。例如:

kiu-tsui`(水)=縮水。

laŋ´(人)lau⊦(老)toʟ(倒)-kiu=人老之後體型變矮。

kiu-te`(短)-k‘iʟ(去)=縮短了。

tsit(即)-k‘uan`(款)-e´(的)-pɔʟ(布)loʔ⊦(落)-tsui`(水)ma⊦(嘛)-be⊦(勼2勿會)-kiu=這種布料下水也不會縮小。

“退縮”,台語也叫 kiu。例如:

kiu-toʟ(倒)-tŋ`(轉)・k‘iʟ(去)=縮回去;退縮。

kiu-kiu=畏畏縮縮。

kiu-k‘a(骹)=把伸出去的脚縮回來,比喻退縮或改變主意。

“縮”字的音,《廣韻》所六切(入聲、屋韻),通攝、三等、合口、入聲、審二母,台語讀 siɔk,也讀 sɔk。審二母的字台語大多讀 s- 聲母,沒有讀 k- 聲母的例,所以,“縮”字的意義雖然跟台語縮義 kiu 的詞義相同,但因“縮”字台語不讀 kiu,“縮”字不是台語縮義 kiu 的本字。

 

(2)勼1-走句勼2走勾

《增補彙音》勼2走勾字韻、上平、求母(即 kiu):“勼1-走句,足不伸也。”“勾”同“句”,“勼2走勾”懷疑是“勼1-走句”字的錯字。

《廣韻》對“勼1-走句”字記錄兩個音:1其俱切(平聲、虞韻):“勼1-走句,上同。”上字是“𧾱”。“𧾱,走顧之皃。”2芳武切(上聲、麌韻):“勼1-走句,健也。亦作𠹪。”第一個音的“其俱切”,國語讀ㄑㄩˊ,台語讀 ki´/ku´;第二個音“芳武切”,國語讀ㄈㄨˇ,台語讀 hu`。

《集韻》對“勼1-走句”字記錄三個音,其中兩個和《廣韻》相同,另外一個是“顆羽切”(上聲、噳韻):“勼1-走句,行皃。或作跔。”“顆羽切”,國語讀ㄑㄩˇ,台語應當讀 k‘i`/k‘u`。

從上面《廣韻》及《集韻》對“勼1-走句”所做的解釋及字音可知,“勼1-走句”字在台語不讀 kiu,也沒有“縮”的意義。作者懷疑“勼1-走句勼2走勾)”是“𧺤”的誤字(“𧺤”詳下)。

 

(3)𧺤

《彙音寶鑑》丩韻、上平、求母(kiu):“𧺤,足不伸也。”

《說文》、《玉篇》、《廣韻》都沒有“𧺤”字,《集韻》有。《集韻•平聲•尤韻》渠尤切:“𧺤,足不伸也。或作趜。”“足不伸”台語說:k‘a(骹)kiu ・k‘i`(起)・lai´(來)或 kiu-k‘a(骹)。“𧺤”字的音渠尤切,同音字有求、球,國語讀ㄑㄧㄡˊ,台語讀 kiu´(陽平)。但台語 kiu-k‘a(骹)的 kiu 是陰平聲,聲調不符,但同樣是平聲。

《漢大字》引用清•范寅《越諺》卷中說:“𧺤,物屈不伸及伸而屈腳筋。𧺤同跔。”“物屈不伸”台語說k‘iu´,如 k‘iu´-mŋ´/mɔ(毛)=頭髮捲曲(或蜷曲)。to(刀)k‘iu´ ・k‘iʟ(去)=刀刃捲曲了。而“𧺤”字的切語“渠尤切”在台語可讀 k‘iu´,因為反切上字“渠”屬群母,群母字在台語音讀時有讀 k‘- 的例,如:騎,渠覊切,k‘ia´;勤,巨斤切,k‘in´;乾,渠焉切,k‘ien´ 等。所以,應該說“𧺤”是台語蜷曲(物屈不伸)意義的 k‘iu´ 的本字,不是縮義 kiu 的本字。至於“𧺤同跔”,“跔”字有台語 kiu 的音,詳後述〈(6)跔〉。

 

(4)勼1-疒秋(國語ㄓㄡˋ)

《增補彙音》𧺤(原作勼2走勾,誤)韻、上平聲、求母(kiu):“勼1-疒秋,縮(原作𠍊,誤)也。”

勼1-疒秋”字有收縮、縮短的意義。《廣雅•釋詁三》:“勼1-疒秋,縮也。”王念孫疏證:“今俗語猶謂物不伸曰勼1-疒秋矣。”“物不伸”,台語說 kiu 或 kiuʟ。《廣韻•去聲•宥韻》也說,“勼1-疒秋,縮小。”《集韻•去聲•宥韻》:“勼1-疒秋,縮也。”唐•段成式《酉陽雜俎•鱗介類》:“蚌當雷聲則勼1-疒秋。”意思是說,蚌本來打開蚌殼,蚌體伸出殼外覓食,但一聽到雷聲就把蚌體縮回殼內,把殼關閉起來。

勼1-疒秋”字的音,《廣韻》側救切(去聲、宥韻),屬流攝、三等、開口呼、照二(莊)母,國語讀ㄓㄡˋ,台語依反切應當讀 tsiuʟ。“勼1-疒秋”字的音 tsiuʟ 跟台語縮義 kiuʟ 比較,韻母相同,聲調相同,但聲母不同,是 ts- 和 k- 的差異。依據董同龢《漢語音韻學》,中古音聲母照三(章)組是從上古音聲母 *c-、*c‘-……演變過來的,因 *c-、*c‘-……等音的發音部位(舌面中-硬顎)與 k-、k‘- 的發音部位(舌面中-軟顎)接近,故中古音照三(章)母的字在台語白讀時有讀 k-、k‘- 的例,如:枝,章移切,ki;齒,昌里切,k‘i`。因此,“勼1-疒秋”字的反切側救切的聲母雖然是照二,在韻圖上列在二等韻的位置(《韻鏡》第三十七轉),實際上是三等韻,也許一部分照二母的字也是從上古音聲母 *c-、*c‘-……分化出來。如果是這樣,“勼1-疒秋”字也像“枝”字一樣,在台語可讀 kiuʟ。台語 kiuʟ 有“縮”的意義,例如:鬆緊帶,台語叫 kiuʟ-tuaʟ(帶),因為這種帶子把它拉長後鬆手,帶子就縮回原來的長度,所以叫 kiuʟ-tuaʟ(帶)。又如:脚抽筋,台語叫 kiuʟ-k‘a(骹)-kin(筋)。因為脚抽筋時脚的筋緊縮不能伸直,所以叫 kiuʟ-k‘a(骹)-kin(筋)。

結論是:

(一)“勼1-疒秋”字有“縮”的意義,但“勼1-疒秋”字台語讀 tsiuʟ,不讀 kiu,所以“勼1-疒秋”不是台語縮義 kiu 的本字。

(二)“勼1-疒秋”字在台語可以讀 kiuʟ。台語 kiuʟ 也是“縮”的意義,如 kiuʟ-tuaʟ(帶)=鬆緊帶、kiuʟ-k‘a(骹)-kin(筋)=脚抽筋的 kiuʟ 就是“縮”。“勼1-疒秋”是台語縮義 kiuʟ 的本字。

(三)“勼1-疒秋”字的形符是疒,從“疒”的字大多跟疾病有關。因此,“勼1-疒秋”字是kiuʟ-k‘a(骹)-kin(筋)的 kiuʟ 的本字,kiuʟ-k‘a-kin 是一種疾病的症狀。這種 kiuʟ,傳統醫學叫“拘”、“拘攣”,而“拘”與“勼1-疒秋”可能是同源。

(四)“勼1-疒秋”字不見於《說文》,所以“勼1-疒秋”是漢代以後出現的後起字。從“勼1-疒秋”字聲符“秋”來看,此時“勼1-疒秋”這個詞已經從上古的 *c- 變成中古的 tɕ- 了(顎化現象?),而中古音反切上字是照二母。

 

(5)勼(國語ㄐㄧㄡ)

《廣韻•平聲•尤韻》小韻居求切:“勼,說文:聚也。”同音字有鳩、丩等。“勼”字國語讀ㄐㄧㄡ,與反切“居求切”相符。依反切,“勼”字在台語應當讀 kiu,跟縮義的台語kiu 的語音相同。

《說文•勹部》:“勼,聚也,从勹,九聲。讀若鳩。”“聚”是聚集(集合;湊在一起)的意思,並沒有縮的意義。如清•徐珂《清稗類鈔•鑒賞類》:“武人俗吏,目不識丁,勼工運材,艱於伐石。”“勼工”就是聚集工人。這個聚集意義的“勼”,古書上都使用同音字“鳩”字書寫。其實“鳩”是鳥名,並沒有聚集的意義。例如:《三國志•魏書•王朗傳》:“鳩集兆民,于兹魏土。”“鳩集”是聚集、集合的意思。

“勼”字雖然台語讀 kiu,但因“勼”字沒有“縮”的意義,用“勼”字書寫台語縮義的詞 kiu,是借用同音字書寫,並不是本字。

 

(6)跔(國語ㄐㄩ)

《說文•足部》:“跔,天寒足跔也。从足,句聲。其俱切。”用短語“天寒足跔”來說明“跔”字的意義。意思是說,天氣寒冷,脚筋蜷縮叫做“跔”。《玉篇•足部》:“跔,渠俱、居劬二切;天寒足跔,寒凍手足跔不伸也。”這裡面的“天寒足跔”是引用《說文》對“跔”字的說解,後面的“寒凍手足跔不伸也”在解釋《說文》的“天寒足跔”。《說文今釋》把“天寒足跔”譯做“天寒脚筋捲曲不伸”就比較清楚了。

“跔”字的音,徐鉉注的是“其俱切”,《廣韻》在平聲、虞韻也有這個小韻,同音字有衢、劬、瞿,但沒有“跔”字。“跔”字如果依反切“其俱切”讀,則國語讀ㄑㄩˊ,台語讀 ki´/ku´/kɯ´。

《廣韻》的“其俱切”屬遇攝、三等、合口呼、群母。遇三合的字在台語文讀時常例讀音的韻母是厦 -u/漳 -i/泉 -ɯ。而白讀音則有 -iu 韻的例,如:鬚,相俞切,ts‘iu;珠,章俱切,tsiu(目珠,bak⊦-tsiu);蛀,之戌切,tsiuʟ;樹,常句切,ts‘iu⊦。因此,“跔”字在台語可讀 -iu 韻。

“其俱切”的反切上字屬群母,群母字在台語音讀時聲母有時讀 k-,有時讀 k‘-。

“群母”是全濁音,全濁聲母的字在台語聲調大多表現為陽聲調。

綜合上面所說,“跔”字在台語的白讀音是 k‘iu´。台語 k‘iu´ 有縮、蜷縮、捲曲的意義,例如:頭髮蜷曲台語叫 k‘iu´-mŋ´/mɔ(毛);刀子用久了,刀刃成為捲曲的狀態,台語說 to(刀)k‘iu´ ・k‘iʟ(去)・a(啊)。這兩個“k‘iu´”可以說是“跔(其俱切)”的引伸義。

《廣韻》對“跔”的注音是“舉朱切”(平聲、虞韻)。這個音跟《玉篇》的“居劬切”相同(劬,其俱切),是“跔”字的另外一個音。“舉朱切”屬遇攝、三等、合口呼、見母,國語讀ㄐㄩ,台語讀 ki/ku/kɯ。而遇三合的字在台語白讀時有讀 -iu 韻的例,已詳如前述。“舉朱切”的反切上字“舉”屬見母,在台語一般讀 k-,而因見母是全清音,在台語一般讀陰聲調。

綜合上面所說,“跔”字在台語的白讀音是 kiu,而因“跔”的字義是脚蜷縮,所以“跔”是台語 kiu-k‘a(骹)的 kiu 的本字。

 

(7)俅(國語ㄑㄧㄡˊ)

《綜台基》(681頁):“俅(kiu<kiu´)(語)。注:冠飾皃、嚴肅皃、瑟縮皃。例:一個儂俅俅(/無大方)。”

《說文•人部》:“俅,冠飾皃。从人,求聲。《詩》曰:‘弁服俅俅。’”《說文今釋》的譯文說:“俅,帽子裝飾品的樣子。从人,求聲。《詩經》說:‘(戴着)祭祀的禮帽,是那樣的恭順。’”“俅俅”是恭順的樣子,但恭順不等於畏縮,故“俅”字應該沒有“縮”的意義。

《廣韻•平聲•尤韻》巨鳩切:“俅,戴也。”同音字有求、球,故“俅”字國語讀ㄑㄧㄡˊ,台語讀 kiu´(陽平)。

“俅”字既沒有“縮”的意義,台語又不讀 kiu(陰平),“俅”字與台語縮義 kiu 的本字無關。

 

(8)脙(國語ㄑㄧㄡˊ;ㄒㄧㄡ)

《綜台基》(681頁):“脙(kiu)(語)。注:瘠也>縮(kiu)細。(kiu´)(文)。注:肌肉的縮小,瘦削,可用此字。”

張清波《台語正字》:“脙 kiu,變瘦:「腹肚脙去了。」,女人最關心的。”

《說文•肉部》:“脙,齊人謂臞脙也。从肉,求聲。讀若休止。”《說文今釋》的譯文是:“脙,齊地人叫消瘦少肉為脙。从肉,求聲。音讀像‘休止’的‘休’字。”把消瘦解釋為“縮”,有一點勉強。

《廣韻》對“脙”字記錄兩個音:1許尤切(平聲、尤韻):“脙,瘠也。”2巨鳩切(平聲、尤韻):“脙,瘠也。”“許尤切”,國語讀ㄒㄧㄡ,台語讀 hiu;“巨鳩切”,國語讀ㄑㄧㄡˊ,台語讀 kiu´(陽平)。

“脙”字沒有“縮”的意義,在台語也不讀 kiu(陰平),“脙”字跟台語縮義 kiu 應該是無關。

 

(9)𣪘(,ㄐㄧㄡˋ,ㄑㄧㄡ)

《綜台基》(681頁):“𣪘(kiu)(語)。注:縮水也。”

《漢大字》說,“𣪘”同“簋”,而“簋”是古代盛食物的器皿,字音是《廣韻》居洧切(上聲、旨韻),現代漢語讀做ㄍㄨㄟˇ,台語讀 kui`。不管字義或字音,“𣪘”都是和台語縮義 kiu 無關的字。

作者懷疑“𣪘”是“”的錯字。《廣韻•去聲•宥韻》居祐切(現讀ㄐㄧㄡˋ):“𢋁,馬舍。……俗作‘ 勼7-2’。”而“”字有兩個音:1居祐切(上聲、宥韻):“,強擊。”2去秋切(平聲、尤韻):“,屈。”《說文》說:“,揉屈也。”段玉裁注說,揉屈是“柔而屈之”的意思。

“”字的讀音,“居祐切”國語讀ㄐㄧㄡˋ,台語讀 kiuʟ;“去秋切”,國語應當讀ㄑㄧㄡ,台語讀 k‘iu。台語讀音 kiuʟ 及 k‘iu 跟台語縮義的 kiu 的語音接近,但“”字沒有縮的意義,它只是和台語 kiu 音近的字。

 

(10)𨁺(國語ㄐㄩ)

《玉篇•足部》:“𨁺,舉愚切,足冷痛。”《廣韻》没有“𨁺”字。《集韻•平聲•虞韻》恭于切:“𨁺,足寒曲也。通作跔。”“足冷痛”與“足寒曲”意義不同,但字音相同。“足寒曲”的意思跟《說文》對“跔”字的說解“天寒足跔”相同(所以𨁺通作跔),也就是天氣寒冷脚筋蜷曲不伸,由此引伸,“𨁺”應該有“縮”的意義。

“𨁺”字的音是《集韻》恭于切(平聲、虞韻),相當於《廣韻》的“舉朱切”(平聲、虞韻)(同音字有:跔、拘、俱、痀),屬遇攝、三等、合口呼、見母,在台語可讀 kiu,詳見前述〈(6)跔〉的討論。

“𨁺”字台語可讀 kiu,字義又可能由“足寒曲”引伸為“縮”,“𨁺”字可認為台語縮義 kiu 的本字。也可以認為“𨁺”是“跔”的異體字。

 

(11)樛(國語ㄐㄧㄡ)

《綜台基》kiu 音下收“樛”字,注說:“物曲而不直。台語類語有 k‘iu´、kiuʟ……。”

《廣韻•平聲•幽韻》居虯切:“樛,《說文》曰:‘下句曰樛。’《詩》曰:‘南有樛木。’傳云:‘木下曲也。’”(句:同勾)。《康熙字典》所引毛傳說:“木枝下曲。”因此“樛”是(樹枝)向下彎曲的意思。

“樛”字的音是居虯切,國語讀ㄐㄧㄡ,台語讀 kiu。

“樛”字台語讀 kiu,跟台語縮義 kiu 的語音相同,但“樛”字沒有“縮”的意義,只是同音字。

 

(12)褪

《綜台基》(682頁):“褪(kiu──訓)(語)(字罕)。例:褪手。”

《說文》、《玉篇》、《廣韻》、《集韻》都沒有收錄“褪”字。

《漢大字》對“褪”字記錄ㄊㄨㄣˋ及ㄊㄨㄟˋ兩個音。讀ㄊㄨㄣˋ時有元代韻書《古今韻會舉要》吐困切的依據。讀ㄊㄨㄟˋ時沒有韻書的依據。

“褪”字讀ㄊㄨㄣˋ時主要意義是脫去衣裝。脫衣服,台語說 t‘ŋʟ-sã(衫),t‘ŋʟ 就是“褪”字。“褪”字的音吐困切,台語讀 t‘unʟ,音變為 t‘ŋʟ

“褪”字讀ㄊㄨㄣˋ時另有“寬緩”的意義,書證如:宋•趙鼎《點絳唇》:“消瘦休文(人名),頓覺青衫褪。”“青衫褪”就是衣服寬鬆(台語 lieŋ⊦-lieŋ⊦)的意思了。

“褪”字讀ㄊㄨㄟˋ時有“隱藏(在袖子裡)”的意義,如“手褪在袖裡”(《漢大字》) 。這個“褪”(ㄊㄨㄟˋ)相當於台語的 kiu,但“褪”字台語不讀 kiu,跟國語ㄊㄨㄟˋ對應的台語應該是 t‘ueʟ/t‘eʟ

所以《綜台基》說,“褪”字讀 kiu 是訓讀。

 

(13)龜

《綜台基》在語音 kiu 下說:“龜(kiu),音諧「勼」,字義同「縮」。例:龜縮。”

《廣韻》對“龜”字記錄兩個音:1居追切(平聲、脂韻):“龜,《說苑》曰:‘靈龜五色,似玉似金,……’”2居求切(平聲、尤韻):“龜,又居求切。”“龜”字雖然有兩個讀音,但字義相同,都是指一種爬行動物。

“龜”字現代漢語讀ㄍㄨㄟ,台語文讀讀 kui,與“居追切”相符;台語白讀讀 ku,是 kui 的韻尾 -i 弱化消失所致。

“龜”字的第二個音切“居求切”(同音字有鳩、丩、勼),現代漢語讀ㄑㄧㄡ (《集韻》祛尤切),用於古代西域國名“龜兹”(ㄑㄧㄡ ㄘˊ);而台語讀音依《廣韻》居求切讀 kiu,依《集韻》祛尤切則讀 k‘iu。

“龜縮”一詞(動詞)的意義是“像烏龜的頭縮在甲殼裡那樣躲藏在裡面不出來。”(《現漢六版》)。“龜”是動物名稱,並沒有“縮”的意義,在“龜縮”一詞“龜”是用來修飾“縮”,是一種狀中式(狀語-中心語)的偏正式複合詞,類似的詞有:蠶食、蜂擁。

“龜”字在台語雖有 kiu 的讀音,但只用於古代西域國名“龜兹”,而在“龜縮”一詞“龜”是中心語“縮”的狀語,“龜”本身並沒有“縮”的意義,“龜”字不是台語縮義 kiu 的本字。

 

(14)九

張清波《台語正字》(83頁):“(九kiu),字形是曲手腕,曲手同時也是收手。所以就是「九手↔伸手」吧,也可以說是「九脚」吧,然覺得有困擾就做「勼手,勼脚」好了。”

“九”的甲骨文是勼10甲骨文九,《甲骨文字典》說“象曲鉤之形”,並不是“曲手腕”。

《廣韻•上聲•有韻》小韻舉有切:“九,數也。……。”“九”字台語文讀讀 kiu`,白讀讀 kau`。

《集韻》對“九”字記錄兩個音:1己有切(上聲、有韻):“九,《說文》:‘陽之變也,其屈曲究盡之形。’”這個音跟前述《廣韻》的舉有切相同。2居尤切(平聲、尤韻):“九”讀居尤切時是“勼”的異體字。“勼,《說文》:‘聚也。’或作九、𢜥。古作救。通作鳩。”居尤切,台語讀 kiu。

關於“勼”字,在前述〈(5)勼〉已討論過,結論是“勼”字台語讀 kiu,但“勼”沒有“縮”的意義,“勼”字不是台語縮義 kiu 的本字。“九”既然是“勼”的異體字,“九”也不是台語縮義 kiu 的本字。

 

(15)求

張清波《台語正字》(382頁):“求(kiu),象剝下來的皮,所以,以自然狀態是向中心點收縮;同‘逑’,……是表漸變「求去」,至少這才是本義,如有困擾可寫「逑水」。”作者按:“求去”是台語,應當讀 kiu ・k‘iʟ,縮小或退縮的意思。“逑水”也是台語,讀做 kiu-tsui`,縮水的意思。“逑”,詳下述〈(16)逑〉。

《說文•衣部》:“裘,皮衣也。从衣,求聲。一曰:象形,與衰同意。……求,古文省衣。”“求”是象形字,本義是皮衣,是“裘”的初字,因“求”被借去做為祈求的求,於是加了形符“衣”,成為“裘”字。“求”字的本義是皮衣,《台語正字》說:“求,象剝下來的皮,所以,以自然狀態是向中心點收縮。”恐怕牽強。

“求”字的音,《廣韻》巨鳩切(平聲、尤韻),國語讀ㄑㄧㄡˊ,台語讀 kiu´(陽平);《集韻》則讀渠尤切(平聲、尤韻)及恭于切(平聲、虞韻)。讀“渠尤切”和《廣韻》的巨鳩切相同,讀“恭于切”時“求”是“蛷”的異體字,而“蛷”是蟲名(“蛷,肌蛷,蟲名。或省<即求>。”)。“恭于切”的同音字有:拘、跔、駒、痀、������,故“求(蛷)”字國語應當讀ㄐㄩ,台語應當文讀讀 ku,白讀讀 kiu(參閱前述〈(6)跔〉)。

“求”字在台語雖然有 kiu 的音,但沒有“縮”的意義, “求”字不是台語縮義 kiu 的本字。

 

(16)逑

張清波《台語正字》(604頁):“逑(kīu),讀同南部的‘球(場)’,聚、合:……。歛聚:「逑水」縮小。[說文]逑,歛聚也。”

《廣韻•平聲•尤韻》巨鳩切:“逑,匹也。”“匹”是配偶的意思,如:《詩•周南•關雎》:“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逑”字的音是“巨鳩切”,同音字有裘、求、球,國語讀ㄑㄧㄡˊ,台語讀 kiu´(陽平)。

《說文•辵部》:“逑,歛聚也。从辵,求聲。《虞書》曰:‘旁逑孱功。’又曰:‘怨匹曰逑。’”“歛聚”是聚合(《漢大字》),和“縮”的意義不同。“旁逑孱功”的意思是廣泛地聚集,已具有成效(《說文今釋》)。“怨匹”即怨偶。段注說:“逑為怨匹而《詩》多以為美詞者,取匹不取怨也。”

“逑”字台語讀 kiu´(陽平),和台語縮義 kiu(陰平)的語音相近,但“逑”字的意義是聚合,不是“縮”,因此,“逑”不是台語縮義 kiu 的本字。

 

(17)虯(虬)

王壬辰《台語字彙》(673頁):“虬 kiu,同虯。”“虯 kiu,蜷縮。lim´-tin⊦ kiu-k‘a(臨陣虯骹)。”

《廣韻•平聲•幽韻》:“虬,無角龍也。渠幽切。又居幽切。”據此,“虯”字有兩個音,一個是“渠幽切”,國語讀ㄑㄧㄡˊ,台語讀 kiu´ 或 k‘iu´;另一個是“居幽切”,國語讀ㄐㄧㄡ,台語讀 kiu。“虯”字台語讀 kiu 時跟縮義 kiu 的語音相同,但字義是無角龍。

“虯”是龍的一種,而因龍的形體彎彎曲曲,“虯”引伸為“蜷曲”的意義,書證如:宋•趙汝适《諸蕃志•志國•海上雜國》:“波斯國在西南,國上其人肌理甚黑,鬢髮皆虯。”“鬢髮皆虯”指鬢髮都蜷曲。頭髮蜷曲台語說 k‘iu´-mŋ´/mɔ(毛),所以台語 k‘iu´-mŋ´/mɔ(毛)的 k‘iu´ 的本字是“虯”。

《篇海類編•鱗介類•虫部》:“虬,與虯同。”唐•張說《虬髯客傳》:“赤髯而虬,乘蹇驢而來。”“赤髯而虬”的“虬”是蜷曲的意思。

“蜷曲”和“蜷縮”不同。“蜷曲”是“彎曲着”(《現漢規範》),“蜷縮”是“彎着身體縮在一起”(《現漢規範》),而“虯(虬)”的意義是“蜷曲”,不是“蜷縮”,所以“虯(虬)”不是台語縮義 kiu 的本字。

 

另外還有“趜”、“拘”兩個字值得討論。

(18)趜(國語ㄐㄩˊ)

《集韻•平聲•尤韻》渠尤切:“𧺤,足不伸也。或作‘趜’。”“趜”是“𧺤”的異體字(關於“𧺤”,詳前述〈(3)𧺤〉)。

“趜”字在《廣韻》有兩個音:1居六切(入聲、屋韻):“趜,困人。”同音字有菊、鞠、掬,故“趜(居六切)”國語讀ㄐㄩˊ,台語讀 kiɔk(陰入)。字義“困人”的“困”是窮困的意思。2渠竹切(入聲、屋韻):“趜,趜勼12-1。”渠竹切,國語讀ㄐㄩˊ,台語應當讀 kiɔk⊦(陽入)。《廣韻•入聲•屋韻》所六切(同音字:縮、謖):“勼12-1,趜勼12-1,體不伸也。趜,渠六切。”“體不伸”可以說是台語的 kiu,但“趜勼12-1”是疊韻聯綿詞,國語讀ㄐㄩˊ ㄙㄨˋ,台語讀 kiɔk⊦-siɔk,仍舊是疊韻。

《類篇•走部》:“趜,渠尤切,足不伸也。或作趜趜。又丘六切,謹敬也。又居六切,窮也;一曰:趜勼12-1,足不伸。又渠竹切,趜勼12-1,傴僂也。”據此,“趜勼12-1”也有“足不伸”的意義,但此時“趜”字讀居六切,與《廣韻》的讀渠六切不同。又,據《類篇》“趜”單用時也有“足不伸”的意義,足不伸就是台語 k‘a(骹)kiu ・k‘i`(起)・lai´(來),此時“趜”字的讀音是“渠尤切”,台語應該讀 k‘iu´,台語 k‘iu´ 是蜷曲的意思。

又,依《類篇》,“趜勼12-1”是“足不伸”,此時“趜”字讀“居六切”,台語讀 kiɔk(陰入),但 kiɔk 有音變為 kiu 的可能。

《廣韻》的小韻“居六切”屬通攝、三等、合口呼、入聲韻的字。通三合、入聲韻以 -k 為韻尾,但與韻尾為 -u 的韻有關係。例如“復”字,它有“房六切”及“扶富切”兩個音,前者為通攝、三等、合口呼、入聲韻,台語讀 hɔk⊦,韻尾為 -k;後者為流攝、三等、開口呼、陰聲韻,台語讀 hiu⊦(陽去),韻尾為 -u。

再如“祝”字,有“之六切”及“職救切”兩個音,前者為通攝、三等、合口呼、入聲韻,台語讀 tsiɔk(陰入),韻尾為 -k;後者為流攝、三等、開口呼、陰聲韻,台語讀 tsiuʟ(陰去),韻尾為 -u。

又如“鞠”,《廣韻•入聲•屋韻》渠竹切:“鞠,蹋鞠,以革為之,今通謂之毬子。”《漢大字•革部》:“鞠(ㄐㄩ),古代一種用革製的皮球。”(革:加工去毛的獸皮)。又,渠竹切:“毱,皮毛丸也。”《廣韻•平聲•尤韻》巨鳩切:“毬,毛毬,打者。”《漢大字•毛部》:“毬(ㄑㄧㄡˊ),1鞠丸,皮丸。古代遊戲用品,以皮為之,中實以毛,足踢或杖擊為戲。2泛指球形物體。”“鞠”、“毬”演變成現代體育運動“足球”、“曲棍球”所使用的“球”了。“鞠”、“毱”、“毬”三個字應該是同源。

“鞠”字的反切“渠竹切”屬通攝、三等、合口呼、入聲韻,台語讀 kiɔk⊦,韻尾是 -k;“毬”字的反切“巨鳩切”屬流攝、三等、開口呼、陰聲韻,台語讀 kiu´,韻尾是 -u。

從上面“復”、“祝”、“ 鞠”、“毱”、“毬”等字的台語讀音來看,韻尾 -k 有轉為韻尾 -u 的現象,因此,“趜(居六切)”在台語可轉讀為 kiu(陰平聲,因反切上字為全清音)。而聯綿詞“趜勼12-1”,因“勼12-1”與“縮”字同音,台語讀 siɔk 或 sɔk,如果“趜”可讀 kiu,則“趜勼12-1”台語讀 kiu-sɔk,也許單音化而成為“趜(kiu)”,並且從“足不伸”引伸泛指“縮”。

另外,從上古音來看,“復(房六切)”屬覺部(依董同龢《上古音韵表稿》,下同),“復(扶富切)”屬幽部,而覺部與幽部是“陰入對轉”的關係(見王力《同源字典),表示“復(房六切)”和“復(扶富切)”是同源,表示語音的轉變。

“祝(之六切)”屬覺部,“祝(職救切)”屬幽部,跟“復”字一樣,也是“陰入對轉”的關係。“祝(職救切)”後來寫作“呪”、“咒”。

“鞠”、“毱”、“毬”三個字同源。“鞠(渠竹切)”、“毱(渠竹切)”屬覺部,“毬(巨鳩切)”屬幽部,“鞠”、“毱”和“毬”是“陰入對轉”的關係。

“趜(居六切)”及“趜(渠竹切)”都是覺部,而因“趜(渠竹切)”可以陰入對轉而轉為陰聲的幽部,“趜(居六切)”應該也可以陰入對轉而從入聲轉為陰聲,作者認為“𧺤”就是“趜(居六切)”陰入對轉後的字,聲符“勼(居求切)”屬幽部。《集韻》對“𧺤”字的注音“渠尤切”也是幽部。《集韻•尤韻》渠尤切:“𧺤,足不伸也。或作‘趜’。”所以,“趜”本來讀渠竹切,陰入對轉而讀渠尤切,台語讀 k‘iu´。同樣道理,“趜”的“居六切”可以陰入對轉而讀“居求切”,台語讀 kiu。

 

(19)拘

《說文•手部》:“拘,止也。”這個“止”是“用手制止”的意思。“拘”由用手制止引伸為約束、束縛(如無拘無束、拘謹),由約束、束縛引伸為局限、限制(如多少不拘),也引伸為不知變通(如拘泥)等(以上見《現漢規範》)。

另外,“拘”也由限制意義引伸為“縮”。《素問•生氣通天論》:“緛短為拘,弛長為痿。”而“緛”(ㄖㄨㄢˇ)的意義是《玉篇•糸部》:“緛,如兗切,衣蹙也;縮也;減維衣也。”《博雅》:“緛,縮也。”“緛”是“縮”,故《素問》所說“緛短為拘”就是“縮短為拘”,也就是說“拘”有縮短的意義,而縮短台語說 kiu,故“拘”可能是台語縮義 kiu 的本字。

“拘”字的音又如何?“拘”字的音是《廣韻》舉朱切(平聲、虞韻),遇攝、三等、合口呼,而遇三合的字在台語音讀時有讀 -iu 韻的例,如:“珠”,tsiu(目珠,bak⊦-tsiu,眼睛);“鬚”,ts‘iu(胡鬚,hɔ´-ts‘iu);故“拘”也應當可讀 -iu 韻。“拘(舉朱切)”的反切上字是見母,台語一般讀 k-。又見母是全清音,在聲調上表現為陰聲調。綜合上述,“拘”字在台語可讀 kiu。

“拘”字既有“縮”的意義,在台語又可讀 kiu,“拘”是台語縮義 kiu 的本字。

“拘”字的“縮”的意義在現代漢語用複合詞“拘攣”表示。“拘攣”的意義是“因肌肉痙攣,手脚不能自由伸展。”(《現漢規範》)。

另外,《集韻》對“拘”字記錄五個音,其中一個是“俱遇切”(ㄐㄩˋ)(去聲、遇韻),“拘,拘挐,不展。”“挐”字的音,《康熙字典》在“挐”字下說:“又尼據切,女去聲(ㄋㄩˋ)。拘挐,不展也。”

“拘”字的“俱遇切”和“拘(舉朱切)”一樣屬遇攝、三等、合口呼,不同的只是聲調。而反切上字“俱”也是屬見母,故“拘(俱遇切)”在台語的文讀音是 kuʟ(陰去),白讀音是 kiuʟ(陰去)。台語的 kiuʟ 也是“縮”(不展)的意義,例如鬆緊帶台語叫 kiuʟ-tuaʟ(帶)。把鬆緊帶拉長後放手,帶子就縮回去原來的長度,故台語 kiuʟ 有“縮”的意義。

“拘(俱遇切)”是“拘挐,不展。”,不展就是“縮”,而“拘”字的音俱遇切台語讀 kiuʟ,故“拘(俱遇切)”可能是台語 kiuʟ-tuaʟ(帶)的 kiuʟ 的本字,可能由雙音詞“拘挐”(ㄐㄩˋ ㄋㄩˋ)演化而來。

 

結論

(1)“縮”字的字義跟台語縮義 kiu 的詞義相同,但因“縮”字台語不讀 kiu,“縮”字不是台語縮義 kiu 的本字。

(2)“𧺤”字的字義是“足不伸”,字音是《集韻》渠尤切,依反切渠尤切讀,“𧺤”字的台語讀音是 kiu´ 或 k‘iu´。“𧺤”應該是台語蜷曲義 k‘iu´ 的本字。

(3)“勼1-疒秋”字有“縮”的意義,在台語可讀 kiuʟ,“勼1-疒秋”是台語 kiuʟ-k‘a(骹)-kin(筋) 的 kiuʟ 的本字,不是縮義 kiu 的本字。

(4)“勼”字台語讀 kiu,但“勼”字的意義是聚集(集合),沒有“縮”的意義,“勼”字不是台語縮義 kiu 的本字。

(5)“跔”字在台語可讀 kiu,字義是“天寒脚筋捲曲不伸”,可由此引伸泛指不伸開、縮,故“跔”是台語縮義 kiu 的本字。

(6)“𨁺”字台語可讀 kiu,字義是“足寒曲”,跟“跔”字相同。“𨁺”可認為是“跔”的異體字。

(7)“虬(虯)”台語讀做 k‘iu´,有蜷曲的意義,“虬”是台語 k‘iu´-mŋ´/mɔ(毛)的 k‘iu´ 的本字。

(8)“趜”是“𧺤”的異體字,在台語可讀 k‘iu´ 或 kiu,可認為台語蜷曲義 k‘iu´ 及縮義 kiu 的本字。

(9)“拘”字台語可讀 kiu,又有縮的意義,“拘”是台語縮義 kiu 的本字。

(10)總言之,台語縮義 kiu 的本字是“跔(𨁺)”、“趜”、“拘”,其中以選用“跔”為佳。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k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 則回應給 勼(kiu)──縮

  1. Oscar Lai 說道:

    《說文》繩三合也。糾,收也。糾,合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