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拼(p‘aʔ-piãʟ)──賣力幹

打拼(p‘aʔ-piãʟ)──賣力幹

 

例句1:“三分天註定,七分靠「打拼」,愛拼才會贏。”(歌謠〈愛拼才會贏〉)

例句2:“到陣的朋友告辭啦,阮欲來去台北「打拼」,聽人講,啥物好康的攏在那,……。”(歌謠〈向前走〉)

例句3:“在夜市「打拼」的生意囝仔:位於民權路、公園路口的「小春糕渣•卜肉」老板……。”(幸福微創)

例句4:“高中畢業就去當兵,退伍後就出社會「打拼」9年的時光,要有幾位數的存款才算成功?”(巴哈姆特)

例句5:“為什麼現在很多年輕人願意到北、上、廣、深「打拼」,即使過得異常艱苦,遠離親人,仍然義無反顧?”(知乎)

例句6:“打拼(ㄉㄚˇ ㄆㄧㄣ):認真努力去做;奮鬥。也作「打拚」。例:趁年輕認真「打拼」,才有好的未來。”(兩岸萌典)

 

國語或普通話的“打拼(ㄉㄚˇ ㄆㄧㄣ)”是從閩南話“拍拼(p‘aʔ-piãʟ)”移過去的詞語。閩南語“拍拼”的意思是:

(1)to fight for life or death; to make a very dangerous venture(《厦英》)。

(2)賣力、拼命、努力;努力競比勝負,拼搏死活(《台日大》)。

(3)賣力的幹(《台閩》)。

(4)賣力幹;拼搏,使勁幹(《閩方大》)。

(5)奮力從事(《台話大》)。

(6)賣勁地幹(《國台》)。

下面以“賣力幹”為台語 p‘aʔ-piãʟ 的代表詞義。

台語 p‘aʔ-piãʟ 由 p‘aʔ 及 piãʟ 組成,台語的“p‘aʔ”相當於國語的“打”,指用手或器具撞擊物體(《現漢》)。而台語 piãʟ 有好幾個義項,其中有一個是勤奮、賣力(《台閩》),可見複合詞“p‘aʔ-piãʟ”的 piãʟ 表示這個複合詞的詞義,p‘aʔ 是組成這個複合詞的動詞性語素,並不直接表示詞義。這種構詞法還有如下面的例子:p‘aʔ-sŋʟ(算)、p‘aʔ-p‘uaʟ(破)、p‘aʔ-tŋ⊦(斷)、p‘aʔ-k‘ui(開)、p‘aʔ-laʔ⊦(獵)、p‘aʔ-bo´(無)、p‘aʔ-suãʟ(散)、p‘aʔ-ts‘ĩ`(醒)等等。這些複合詞的 p‘aʔ 的實義已經虛化,p‘aʔ 在這種複合詞的作用是使結合的那個動詞表示的意義泛化。

國語賣力幹意義的台語 p‘aʔ-piãʟ,一般寫作“打拼”,“打拼”是否為 p‘aʔ-piãʟ 的本字值得探討。首先討論 p‘aʔ-piãʟ 的 p‘aʔ

 

(一)台語 p‘aʔ-piãʟ 的 p‘aʔ

台語 p‘aʔ 相當於國語的“打”,“打”的基本義是“用手或器具撞擊物體”(《現漢》)。這個定義也適用於台語的 p‘aʔ,如:p‘aʔ-laŋ´(人)=打人;p‘aʔ-ɡin`(囝)-na`(仔)=打小孩;p‘aʔ-k‘a(尻)-ts‘ŋ(穿)=打屁股;p‘aʔ-kɔ`(鼓)=打鼓、擊鼓;p‘aʔ-taŋ´(銅)-lo´(鑼)=打鑼等等的 p‘aʔ 都是用手或器具撞擊人體及物體的動作。

這個“打”意義的台語 p‘aʔ,一般用“打”或“拍”書寫,另外作者認為:攴、扑、撲、搏、㩧等字都跟 p‘aʔ 有關,下面逐一討論。

 

(1)打

“打”字《廣韻》記錄兩個音:1德冷切(上聲、梗韻):梗攝二等開口、端母。“打,擊也。”2都挺切(上聲、迥韻):梗攝四等開口、端母。“打,擊也。”讀音雖然有兩個,字義却相同。如果依照反切來讀,“德冷切”台語讀 tieŋ` (<teŋ`);“都挺切”台語也讀 tieŋ`。而事實上“打”字台語讀 tã`,這個音又怎麼來?或許有人會認為:“打”國音ㄉㄚˇ,相對應的台語是 ta`,鼻化就成為 tã`。作者認為可能是從中古音“德冷切”演變而來。

“德冷切”的中古擬音是ctŒŋ。Œ 是次低央元音,屬 a 類元音。ctŒŋ 的主要元音 Œ 受鼻音韻尾 ŋ 的影響而成為 ã,於是中古音 ctŒŋ 就音變成為台語的 tã`(因反切上字“德”是全清,聲調變為陰上)。

“打”字在台語不讀 p‘aʔ,用“打”字書寫台語打意義的 p‘aʔ,是借用同義字書寫,也就是說,“打”字在台語讀 p‘aʔ 是訓讀。

 

(2)拍

“拍”字《說文》寫作“𢫦”。《說文•手部》:“拍,拊也。”“拊,揗也。”“揗”是撫摩的意思,但“拊”有擊打的意義,如《書•益稷》:“予擊石拊石。”蔡沈注:“重擊曰擊,輕擊曰拊。”又如“拊手”是拍手,“拊背”是輕拍肩背(《辭源》)。《現漢》說“拍”是“用手掌或片狀物打。”這正是台語 p‘aʔ 的意義。例如:p‘aʔ-laŋ´(拍人)=打人;p‘aʔ-kiu´(拍球)=打球;p‘aʔ-hɔ⊦-sin´(拍□蠅)=打蒼蠅;p‘aʔ-kɔ`(拍鼓)=打鼓;擊鼓等等。

“拍”字的音是《廣韻》普伯切(入聲、陌韻),梗攝、二等、開口、滂母,台語文讀音 p‘iek。同樣是梗二開的字,“百”字讀 piek/ paʔ;“坼”讀 t‘iek/t‘iaʔ;“額”讀 ɡiek⊦/ɡiaʔ⊦;故“拍”字的台語白讀音應該可讀 p‘aʔ

“拍”字既有打的意義,台語又讀 p‘aʔ,“拍”是台語打意義的 p‘aʔ 的本字。

 

(3)攴、扑(國音ㄆㄨ)

《說文•攴部》:“攴,小擊也。从又,卜聲。凡攴之屬皆从攴。(普木切)。”段玉裁注說:“《(說文)手部》曰:‘擊,攴也。’此云:‘小擊也’,同義而微有別。按此字(攴)從又、卜聲,‘又’者手也,經典隸變作‘扑’。凡尚書、三禮鞭扑字皆作‘扑’。”所以,“扑”字是從“攴”字變來的,“攴”、“扑”是同一個字,經典上都用“扑”字。“攴”、“扑”有擊、打的意義,也就是台語 p‘aʔ 的意義。

《廣韻》對“攴”字記錄兩個音:1匹角切(入聲、覺韻),江攝、二等、開口;“攴,楚也。”“楚”是一種植物,即牡荊,枝幹堅勁,可以作杖(《辭源》)。這裡《廣韻》所說的“楚”就是用牡荊的枝幹做的一種刑具(刑杖),用來責打、處罰犯人。如:《禮儀•鄉射禮》:“楚扑(攴)長如笴。”《書•舜典》:“鞭作官刑,扑(攴)作教刑。”《漢書•刑法志》:“薄刑用鞭、扑(攴)。”《後漢書•史弼傳》:“命左右引出,楚捶數百。”上面所舉的“楚”、“扑(攴)”都是指用牡荊做的刑杖,是名詞。

2普木切(入聲、屋韻),通攝、一等、合口;“攴,擊也。凡從攴者作攵同。”擊和打同義,台語說 p‘aʔ。這裡的“攴”是動詞,應該是從前述名詞“攴”(用牡荊做的刑杖)引伸而來。“攴”本來指用牡荊做的刑杖責打犯人,後來泛指擊打。如:《周禮•地官•司市》:“市刑,……大刑扑(攴)罰。”南朝齊•孔稚圭《北山移文》:“敲扑(攴)喧器犯其慮。”《列子•說符》:“楊布怒,將扑(攴)之。”《史記•荊軻傳》:“(高漸離)舉筑扑(攴)秦皇帝,不中。”

在音韻方面,擊打意義的“攴(扑)”的音是《廣韻》普木切,入聲、屋韻,屬通攝、一等、合口,《甘台字》讀做 p‘ɔk,另外把“扑”讀做 p‘aʔ(白讀)。屋韻的字含一等韻及三等韻,一等韻的字在台語音讀的常例規律是 -ɔk/ -ak,例如:木,bɔk⊦/bak⊦;獨,tɔk⊦/tak⊦;磟碡,lɔk⊦-tɔk⊦/lak⊦-tak⊦(田器)。而“卜”字博木切,讀 pɔk/puaʔ⊦(卜卦,puaʔ⊦-kuaʟ),故“攴(扑)”字可讀 p‘ɔk/p‘ak/p‘aʔ;p‘aʔ 是因為 p‘ak 的韻尾 -k 弱化而形成。

從上面的討論可了解到:“攴(扑)”的意義是擊、打,字音在台語可讀 p‘aʔ,所以“攴(扑)”是台語打意義的 p‘aʔ 的本字。而因為隸變後“攴”變成“扑”,經典也都用“扑”字,故台語文也許應該採用“扑”字做為 p‘aʔ 的字。

 

(4)撲(國音ㄆㄨ)

“撲”也有擊、打的意義。《說文•手部》:“撲,挨也。”而“挨,擊背也。”所以,“撲”有擊的意義。《集韻》認為“撲”是“攴”的異體字。《集韻•入聲•屋韻》普木切:“攴,《說文》:‘小擊也。’或作撲、扑……。”“攴”的意義是擊、打,詳前述。《集韻》又說,“撲”是“㩧”的異體字。《集韻•入聲•覺韻》匹角切:“㩧,《博雅》:‘擊也。’或作……撲……扑、攴。”而《廣韻•入聲•屋韻》普木切下說:“撲,拂著。”段玉裁說這是“今義”。

《書•盤庚上》:“若火之燎于原,不可嚮邇,其猶可撲滅。”把火撲滅,台語說 p‘aʔ-hue`/he`,就是“撲火”了。又,《淮南子•說林》:“蔭不祥之木,為雷電所撲。”雷電所撲就是雷擊,台語說 hɔ⊦-lui´-kɔŋ ham` ・tioʔ⊦(予雷公撼著)。台語 ham`(撼)也是打的意思。

“撲”字的音,《廣韻》普木切(入聲、屋韻),跟“扑”、“攴”同音。前面說過,扑、攴在台語有 p‘aʔ 的音,故“撲”也可以有 p‘aʔ 的音。

“撲”字有擊、打的意義,台語又可讀 p‘aʔ,所以“撲”是台語打意義的 p‘aʔ 的本字。其實照《集韻》的說法,“攴”、“扑”、“撲”是同一個詞的不同寫法,但“扑”和“撲”各自發展出不同但相近的意義。大陸將“扑”列為標準字形,將“撲”簡化為“扑”。

 

(5)搏(國語ㄅㄛˊ)

《說文•手部》:“搏,索持也。”《形義分析》說,索持就是捕捉,由此引伸為對打、相鬥。《左傳•僖公二十八年》:“晉侯夢與楚子搏。”這個“搏”就是台語的 sio-p‘aʔ(互相扭打)了。王力《同源字典》(171頁)也認為:“「搏」是「捕」的最初形式,後來音轉為「捕」,「搏」則引申為搏鬥。”

“搏”又引伸為“擊”、“拍”(《辭源》)。如:《史記•灌夫傳》:“(灌)夫與長樂衛尉竇甫飲,輕重不得。(灌)夫醉,搏(竇)甫。”《索隱》:“搏,音博,謂擊之。”又如:《周禮•考工記》:“搏埴之工二。”《注》:“搏之言拍也。埴,黏土也。”“搏埴”就是拍擊黏土,指淘工製坯。《廣韻》也說:“搏,擊也。”(遇韻及鐸韻)。

“搏”字的音,《廣韻》記錄三個:方遇切(去、遇)、匹各切(入、鐸)、補各切(入、鐸)。其中跟台語 p‘aʔ 有對應關係的是“匹各切”。

《廣韻》匹各切屬宕攝一等開口入聲、滂母,台語讀 p‘ɔk。宕一開入聲字在台語白讀時,讀做 -oʔ 韻的比較多。例如:粕,p‘oʔ;索,soʔ;作,tsoʔ;昨,tsoʔ⊦;薄,poʔ⊦ 等等。但從“博”、“簙”讀 puaʔ⊦(puaʔ⊦-kiau`),“落”讀 lak;及宕一開入聲韻的中古擬音為 -ɑk 來看,“搏”字的音有可能從中古音 p‘ɑkɔ 演變為台語的 p‘aʔ,雖然證據不是很充分。

“搏”字有擊、打、拍的意義,在台語又可能有 p‘aʔ 的音,“搏”也可以認為台語擊、打意義的 p‘aʔ 的本字。

 

(6)㩧(國語ㄅㄛˊ)

《玉篇•手部》:“㩧,蒲角切,擊也。又匹角切。”擊就是打,故“㩧”有打的意義。但《廣韻》却說“㩧”是擊打的聲音。《廣韻•入聲•覺韻》蒲角切:“㩧,擊聲。”又,匹角切:“㩧,擊聲。”注音雖然不同,字義却相同。《集韻》對“㩧”記錄了普講切、北角切、匹角切、弼角切、博角切五個音,其中除讀博角切時字義為“擊聲”外,其他讀四個音切時“㩧”字的意義都是“擊也”。

《漢大字》把“㩧”字讀做ㄅㄛˊ,字義是擊;擲擊;敲擊。並舉書證如下:《晉書•石勒載記下》:“石季龍攻陷徐龕,送之襄國,勒囊盛於百尺樓,自上㩧殺之。”“自上㩧殺之”就是從上面丟下來把他殺死,也就是擲擊。

“㩧”字的音如果取《集韻》的匹角切(《集韻•覺韻》匹角切:“㩧,《博雅》:‘擊也。’”),則“㩧”字台語讀 p‘ɔk 或 p‘ak。同樣在覺韻,有一個“較”字音“古岳切”,台語讀 kak,而國語“較大”台語說 k‘aʔ-tua⊦,“較多”台語說 k‘aʔ-tse⊦,可見“較”台語讀 k‘aʔ(<kaʔ<kak),也就是韻母 -ak 音變為 -aʔ。同樣道理,“㩧”字的 p‘ak 也可變為 p‘aʔ

“㩧”字有擊打的意義,在台語又可讀 p‘aʔ,“㩧”也可以認為台語打意義 p‘aʔ 的本字。

事實上,《集韻》匹角切說:“㩧,……或作𢻭、撲、𢪊、扑;亦省(攴)。”所以,可以認為“㩧”和“攴”、“扑”、“撲”是同一個詞的不同寫法。

 

下面說台語賣力幹意義的 p‘aʔ-piãʟ 的 piãʟ

(二)台語 p‘aʔ-piãʟ 的 piãʟ

台灣話的 piãʟ 主要有兩類意義,第一類是努力做、拼鬥,如:piãʟ-mia⊦(命)=拼命;tsiaŋ(漳)-tsuan´(泉)-piãʟ=漳州人與泉州人的械鬥;第二類是傾倒(ㄉㄠˋ)、清理,如:piãʟ-bin⊦(面)-t‘aŋ`(桶)-tsui`(水)=傾倒臉盆的水;piãʟ-sauʟ(掃)=掃除、清掃;piãʟ-paŋ´(房)-kieŋ(間)=清理房間。

這兩類 piãʟ 的意義,《厦英》分為兩個詞來處理,第一類的 piãʟ 的文讀音是 pieŋʟ,《厦英補》認為是“併”字;第二類的 piãʟ《厦英》没有指出文讀音,《厦英補》也没有舉出相應的漢字。而《甘台字》則認為第一類的 piãʟ 是“並”字,並認為𠊧、併(倂)、竝、并(幷)都是 piãʟ 的字;而第二類的 piãʟ 則用“傾”字,但說“傾”的文讀音是 k‘ieŋ,所以“傾”讀 piãʟ 是訓讀。

《台日大》把兩類 piãʟ 合為一個詞,用“傾”字書寫。《台話大》第一類 piãʟ 用“拚”,第二類 piãʟ 用“摒”字。《國台》則“拚”、 “拼”、“摒”混用。

《台閩》第一類 piãʟ 用“拚”字,第二類 piãʟ 用“摒”字。《閩方大》則第一類用“拼”,第二類用“摒”字。

上面各書的用字可整理如下:

(1)努力做、拼鬥的 piãʟ:併、並(竝)、𠊧、并、傾、拚、拼。

(2)傾倒、掃除的 piãʟ:傾、摒。

下面逐一討論這些字。

 

(1)并

《形義分析》說:“竝、並、併都是‘并’的異體。”《王力古漢》也說:“併、并、並三字同義不同音。併,卑政切;并,卑盈切;二字古韻耕部。並,蒲迥切,古韻在陽部;《說文》作‘竝’。”

“并”,《說文》作“幷”。《說文•从部》:“幷,相從也。……府盈切。”但典籍上“并”並没有當作相從意義使用的書證。“并”的甲骨文是打拼7-1并甲骨文 打拼7-2并甲骨文,象連結二人相併立之形,卜辭上的意義是兼、合(《甲骨文字典》)。“并”在典籍上的主要意義也是兼併,此時讀ㄅㄧㄥˋ,《廣韻》𢌿政切。如:《戰國策•中山策》:“魏并中山。”引伸為合併。如:《漢書•藝文志》:“漢興,閭里書師合《倉頡》、《爰歷》、《博學》三篇,……并為《倉頡篇》。”

“并”又有除棄、排除的意義,《辭源》認為這是“并”通“屏”、“摒”。如:《莊子•天運》:“至貴,國爵并焉;至富,國財并焉。”郭象《注》:“并,除棄之謂也。”

古漢語有一個複合詞“并命”,是拼命的意思,這應當是“除棄性命”的引伸。如:《三國志•吳•張紘傳》:“從征合肥。”《注》引《吳書》:“合肥城久不拔,(張)紘進計曰:‘今圍之甚密,攻之又急,誠懼并命戮力。’”“并命戮力”是拼命合力抵抗。“并命”台語讀 piãʟ-mia⊦。“并命”可能是台語拼命義 piãʟ-mia⊦ 的最早記錄。

“并”字《廣韻》記錄兩個音:1府盈切(平聲、清韻、幫母),梗攝三等開口,台語讀做 pieŋ;2畀政切(去聲、勁韻、幫母),梗攝三等開口,台語讀做 pieŋʟ,這是文讀音。因跟“并(畀政切)”同韻母的字白讀時有讀 -iã 韻母的例,如:餅,pieŋ`/piã`;正,tsieŋʟ/tsiãʟ;領,lieŋ`/niã` 等等,所以“并”的白讀音是 piãʟ。不過,“并”字的除棄義是因為“并”通“屏”、“摒”而來,因此,不宜把“并”字認為是台語 piãʟ-mia⊦(命)的 piãʟ 的本字。

 

(2)併

《廣韻》對“併”字記錄了三個音:1必郢切(上聲、靜韻):“併,併合和也。”2蒲迥切(上聲、迥韻):“併,立並。”3𢌿政切(去聲、勁韻):“併,兼也;並也;皆也。”其中第3個音“𢌿政切”,台語文讀 pieŋʟ,白讀 piãʟ

“併”是“并”加人字旁而成,《王力古漢》說“併”、“并”、“並”三字同義,所以“併”的本義跟“并”相同,是“合在一起”,例如“併力”是合力、協力的意思。《孫子•行軍》:“兵非益多也,惟無武進,足以併力,料敵,取人而已。”又,《說文•人部》:“併,並也。”是並排的意義。如《資治通鑑•漢獻帝建安二十四年》:“孫權與于禁乘馬併行。”

又,《辭源》說“併”通“屏”,排斥、拋棄的意思。如:《荀子•疆國》:“併己之私欲,必以道。”及《管子•霸形》:“於是伐鐘磬之縣,併歌舞之樂。”的“併”是排斥、拋棄的意思。《漢大字》也說“併”通“屏(ㄅㄧㄥˇ)”,意思是除去、放棄。

《漢大字》又說,“併”用同“拼(ㄆㄧㄣ)”。例如:《水滸全傳》第六回:“崔道成和丘道人兩個又併了十合以上。”這個“併”是拼鬥、拼搏,也就是台語的 piãʟ 了。

由上述可知,“併”通“屏”,有排斥、拋棄、除去、放棄等意義,而台語 piãʟ 的拼鬥、拼搏、賣力幹等意義有可能是“併命(piãʟ-mia⊦)”的縮略。“併命”是拋棄性命、把性命豁出去,引伸為不顧一切地幹。所以台語“併命(piãʟ-mia⊦)”相當於國語拼命;“併(piãʟ)”相當於國語“拼”。而“併”台語讀 piãʟ,所以“併”是台語賣力幹意義的 p‘aʔ-piãʟ 的 piãʟ 的本字。

 

(3)並、竝

“並”本來寫作“竝”。“竝”的甲骨文是打拼8-1竝甲骨文,象二人並立之形,在卜辭的意義是“併”(《甲骨文字典》)。該字典舉的卜辭例證是:“七日己巳夕𨪐……有新大星竝火……。”這裡,“火”指心宿的大火,“有新大星竝火”應該是說:“有新大星與心宿的大火平列”,也就是說:心宿的大火旁邊出現一顆新大星。這裡的“並”是並列而不是合併。

《說文•竝部》:“竝(並),併也。”《王力古漢》說,“並”是副詞,一齊、一併的意思,引伸為動詞:平列。如:《荀子•儒效》:“俄而並於堯禹。”“並”並没有賣力幹的意義,因為“並”並不與“屏”通用。

“並(竝)”的音是《廣韻》蒲迥切,上聲、迥韻、並母,《甘台字》讀 pieŋʟ、piãʟ、p‘ieŋ⊦;《彙音寶鑑》讀 pieŋ⊦。根據中古音與台語語音的對應規律,因為並母是全濁,全濁上聲字在台語讀陽去調,故“並”的“蒲迥切”台語要讀 pieŋ⊦ 才符合音變規律。又因並母的字在台語常有讀 p‘- 的現象,如:鼻,p‘ĩ⊦;菩,p‘ɔ´;盆,p‘un´ 等等,故“並”字又讀 p‘ieŋ⊦,例如比並(比較)就是讀 pi`-p‘ieŋ⊦。

總之,“並(竝)”字沒有賣力幹的意義,台語讀 piãʟ 又不符合中古音與台語之間的音變規律,“並(竝)”是和台語賣力幹的 piãʟ 不相干的字。

 

(4)𠊧

“𠊧”字《廣韻》記錄兩個音:1《廣韻•上聲•耿韻》蒲幸切:“𠊧,俱也。或作併,羅列也。”2《廣韻•去聲•諍韻》蒲迸切:“𠊧,皆也;俱也。”《彙音寶鑑》把“𠊧”讀做陽去聲的 pieŋ⊦ 符合兩個反切。

“𠊧”字台語不讀 piãʟ 或pieŋʟ,字義又沒有賣力幹的意義,“𠊧”是和台語賣力幹義 piãʟ 不相干的字。

 

(5)屏

“屏”字《廣韻》記錄三個音:

1府盈切(平聲、清韻):“屏,屏盈,徬徨。”國語讀ㄅㄧㄥ,台語讀 pieŋ。

2薄經切(平聲、青韻):“屏,《三禮圖》曰:扆從,廣八尺,畫斧文,今之屏風則遺象也。”國語讀ㄆㄧㄥˊ,台語讀 pieŋ´/pin´。

3必郢切(上聲、靜韻):“屏,蔽也。《爾雅》曰:屏謂之樹,……。”國語讀ㄅㄧㄥˇ,台語讀 pieŋ`/pin`。

《集韻》對“屏”字記錄五個音,前面三個跟《廣韻》相同,第4個是𤰞正切(去聲、勁韻):“屏,除也。”第5個是步定切(去聲、徑韻):“屏,偃廁。”第4個的“𤰞正切”和台語賣力幹意義的 piãʟ 有關。“𤰞正切”,國語讀ㄅㄧㄥˋ,台語讀 pieŋʟ piãʟ。而字解“除”可引伸為捨棄,“屏命(piãʟ-mia⊦)”就是把性命豁出去,不顧一切地賣力幹。

《形義分析》說,“屏(ㄆㄧㄥˊ)”的本義是照壁,引伸泛指遮擋物、屏障,由此引伸做動詞,指遮擋、掩蔽,此時“屏”讀ㄅㄧㄥˇ。遮擋、掩蔽表示不要,於是“屏”引伸出排除、除去的意義,這個意義後來讀ㄅㄧㄥˋ(《集韻》𤰞正切),並且用“摒”字表示排除意義的“屏”。

 

(6)摒(國音ㄅㄧㄥˋ)

《廣雅•釋詁三》:“摒,除也。”“除”就是排除。《形義分析》說,排除意義的“摒”,上古用“屏(ㄅㄧㄥˇ)”。如《詩•大雅•皇矣》:“作之屏之,其菑其翳。”唐•陸德明《釋文》:“屏,除也。”後來在“屏”上加了手旁,造出“摒”字。所以“屏”和“摒”是古今字。

《廣韻•去聲•勁韻》畀政切:“摒,摒除也。”畀政切,國語讀ㄅㄧㄥˋ,《甘台字》把“摒”字讀做 pieŋʟ 及 p‘ĩ,《彙音寶鑑》讀做 p‘ieŋ´(摒,除也。) 及 p‘ĩ(摒,摒除也。)。但是反切畀政切屬梗攝三等開口、幫母。梗三開的字在台語音讀時,讀 -ieŋ 韻母是文讀音的常例規律,如:餅,pieŋ`;精,tsieŋ;征,tsieŋ 等等;而白讀時的韻母則有 -iã、-ĩ/-ẽ 等多種,其中幫組字及章組字讀 -iã 韻母,例如:餅,piã`;正,tsiãʟ;聲,siã;聖,siãʟ 等等。所以“摒(畀政切)”的白讀音是 piãʟ(幫母是全清音,故讀陰去聲)。

“摒”的意義是排除,台語的白讀音是 piãʟ,故掃除意義的台語 piãʟ-sauʟ 的 piãʟ 的本字是“摒”。

“摒”由排除意義引伸為棄除、捨棄、豁出去,於是拼命義台語 piãʟ-mia⊦(命)的 piãʟ 的本字也是“摒”。由“摒命(piãʟ-mia⊦)”引伸出“摒”有賣力幹的意義,故賣力幹意義的 p‘aʔ-piãʟ 的 piãʟ 也是“摒”字。

 

(7)拼

《廣韻•平聲•耕韻》北萌切:“拼,《爾雅》云:‘使也。’”這個“使”是使令的意思。《爾雅•釋詁》又說:“拼,從也。”“從”是隨從的意思。“北萌切”,《漢大字》讀ㄆㄧㄣ,台語依反切應當讀 pieŋ,但《甘台字》讀 hieŋ´ 及 pieŋ´,《彙音寶鑑》讀 pieŋ` 及 pẽ。

《集韻》對“拼”字記錄三個音:

1悲萌切(平聲、耕韻):“拼,《爾雅》:‘使也。’或作抨、伻、迸。古作平、苹。”

2披耕切(平聲、耕韻)“拼,使也。或作伻、迸。古作平、苹。通作抨。”國語讀ㄆㄥ(《王力古漢》)或ㄆㄧㄣ(《漢大字》),台語依反切應當讀 p‘ieŋ。

3“摒”的異體字。畀正切(去聲、勁韻):“摒,《博雅》:‘除也。’或从并。”从并就是“拼”字。此時“拼”國語讀ㄅㄧㄥˋ,台語讀 pieŋʟ/piãʟ

《形音義》認為:《爾雅》說,“拼,從也。”這個“從”是“隨之而合,亦即輳合之意。”《形義分析》說,“拼”的基本義是合在一起。如:拼湊、拼音、拼盤、拼圖、拼裝等的“拼”都是合在一起的意思。

“拼”另有“不顧一切地幹;豁出去”(《現漢六版》)的意義。《現漢六版》認為這個意義的“拼”和合在一起的“拼”是不同的詞。如:拼命、拼到底、拼搏、拼力、拼殺、拼死拼活等的“拼”是不顧一切地幹的意思。

《形義分析》認為:不顧一切地幹的“拼(ㄆㄧㄣ)”本來用“判”字。《說文•刀部》:“判,分也。”引伸為捨棄、不顧惜、豁出去。如:《吳越春秋•勾踐伐吳外傳》:“一士判死兮而當百夫。”唐•杜甫《寄嚴鄭公五首》之三:“先判一飲醉如泥。”因為“拚”和“判”讀音相近,所以捨棄等意義的“判”後來也寫作“拚”。

作者按,其實“拚”和“判”的讀音並不怎麼相近。“拚”是《廣韻》方問切/皮變切,中古擬音 pĭuən/bĭɛn(郭《漢字古音手冊》,下同),“判”是普半切,中古擬音是 p‘uɑn,兩者並不怎麼相近。跟“判”讀音相近而字義相通的字是“𢬵”。“𢬵”是“拌”的異體字而字形又與“拚”相近。《廣韻》對“拌”字記錄兩個音:1普官切(平聲、桓韻):“拌,弃也。俗作𢬵。”“弃”同“棄”。2蒲旱切(上聲、緩韻):“拌,弃也。”普官切的“拌(𢬵)”的中古擬音是 p‘uɑn。

“判”和“拌(𢬵)”在中古音是聲母、韻母相同,只是聲調不同。“判”是去聲,“拌(𢬵)”是平聲。所以“判”和“拌(𢬵)”讀音相近而把“判”寫作“𢬵”。“𢬵”又與“拚”形似而寫作“拚”,於是“拚”有了捨棄意義,讀做ㄆㄢ(《王力古漢》)或ㄆㄢˋ(《現漢》)。

《形義分析》繼續說:又因“拼”和“拚”字形類似,讀音相近,“拚”又寫作“拼”。其實“拼”和“拚”是不同的字。書證如:宋•柳永《晝夜樂》詞:“算前言,總輕負,早知恁地難拼,悔不當時留住。”(拼:捨棄)。《朱子語類輯略》卷四:“這道理若不是拼生盡死去理會,終不解得。”

“拼”字有了捨棄義,此時“拼”字的讀音應該和“拼”的母字“拚”相同才對,但人們却把捨棄意義的“拼”,按照它“合在一起意義”時的讀音讀做ㄆㄧㄣ,於是“拼”這個書寫符號(字)就變成用來記錄“合在一起”意義的ㄆㄧㄣ及“捨棄”意義的ㄆㄧㄣ的字,《現漢》就把它當做“拼1”及“拼2”兩個詞來處理。

拼、拚等字的關係如下:

拼<拚<𢬵 <拌

 

(8)拚

“拚”字早期的《國音字典》讀1ㄆㄢˋ(捐棄或犧牲之意);2ㄆㄢ(1之又讀);3ㄈㄣˋ(掃除);4ㄈㄢ(飛貌)。台灣近年出版的《中華活用大辭典》讀1ㄆㄢˋ(捨棄、不顧);2ㄈㄣˋ(畚箕、掃除)。大陸的《現代漢語詞典》(六版)只讀ㄆㄢˋ(捨棄不顧)一個音。

古漢語辭書《辭源》把“拚”字讀做1ㄅㄧㄢˋ(拊手);2ㄈㄣˋ(掃除);3ㄈㄢ(通翻);4ㄆㄢ/ㄆㄧㄣ(捨棄。如拚命)。《王力古漢》則讀:1ㄅㄧㄢˋ(拊手);2ㄈㄢ(同翻);3ㄈㄣˋ(掃除);4ㄆㄢ(捨棄。字本作拌)。

且看中古音的韻書怎麼讀“拚”。

“拚”字《廣韻》讀兩個音:

1方問切(去、問):“拚,上同。”上字為“𡊅,𡊅掃,除也。”

2皮變切(去、線):“拚,擊手。”“抃,上同。”

《集韻》則將“拚”字讀四個音:

1方文切(平、文):“𡊅”的異體。“𡊅,掃除也。”

2孚袁切(平、元):“翻”的異體。“翻:《博雅》:‘翻翻,飛也。’”

3方問切(去、問):“𡊄”的異體。“𡊄,《說文》:‘掃除也。’”

4皮變切(去、線):“拚,《說文》:‘拊手也’。”

比較中古音的這些“拚”字的反切與前述的“拚”字的現代讀音,可知:1讀ㄈㄣˋ相當於“方問切”。2讀ㄈㄢ相當於“孚袁切”(《集韻》)。3讀ㄅㄧㄢˋ相當於“皮變切”。但讀ㄆㄢ、ㄆㄢˋ或ㄆㄧㄣ則沒有相應的中古音反切。

《王力古漢》說,“拚”讀ㄆㄢ時是捨棄的意義,捨棄意義的“拚(ㄆㄢ)”本來寫做“拌”。

《廣韻•平聲•桓韻》普官切:“拌,弃也。俗作「𢬵」。”《集韻•平聲•桓韻》鋪官切:“拌,《方言》:‘楚人凡揮棄物謂之「拌」。’俗作「𢬵」,非是。”《集韻》雖然認為“拌”俗寫作“𢬵”不對,但因“拌”俗寫做“𢬵”,而因為“拚”和“𢬵”字形相似,於是“𢬵”又被誤寫作“拚”,就是:拌 → 𢬵 → 拚,於是“拚”等於“拌”,“拚”有了捨棄的意義,有了ㄆㄢ(普官切)的音。另外,“拌”《集韻》又讀“普半切”(去、換),故“拚”又讀ㄆㄢˋ。

總而言之,“拚”字讀ㄆㄢ、ㄆㄢˋ有中古韻書的依據,但這個依據是由於“拌”的俗寫、誤寫而來。

另外,《中華活用》在“拼”字下說“:「拼」本無「不顧一切去做」之義,只因形體和「拚」相似而誤用成俗。”

人們把“拚”誤寫作“拼”,而因“拼”讀ㄆㄧㄣ,於是“拚命(ㄆㄢˋ ㄇㄧㄥˋ)”就變成“拼命(ㄆㄧㄣ ㄇㄧㄥˋ)”。《現漢六版》認為“拚命(ㄆㄢˋ ㄇㄧㄥˋ)”是方言,跟“拼命(ㄆㄧㄣ ㄇㄧㄥˋ)”相同。“拼命”反而取得普通話正統的地位。

國語“拚命(ㄆㄢˋ ㄇㄧㄥˋ)”和台語“piãʟ-mia⊦(命)”詞義相同。但是“拚”字的台語讀音,如果依照“拚”字的《廣韻》反切“方問切”及“皮變切”來讀,則讀 punʟ 及 pien⊦;依照《集韻》的反切讀則因《集韻》多了“方文切”及“孚袁切”,台語分別讀 pun 及 huan。這些讀音没有一個和 piãʟ(或 pieŋʟ)相同,故“拚”不是台語 piãʟ-mia⊦(命)的 piãʟ 的本字。

而因為:“拚(ㄆㄢ/ㄆㄢˋ)<𢬵 <拌”,如果把“拚”字寫做“拌”字來讀,則“拌”字的音是《廣韻》普官切(平、桓、滂母)及蒲旱切(上、緩、並母),依照反切台語分別讀做 p‘uan 及 p‘uan⊦,並不讀 piãʟ。即使依照《集韻》的鋪官、蒲官、普伴、部滿、普半五個反切來讀,也沒有一個讀做 piãʟ。所以,“拚”不是台語 piãʟ-mia⊦(命)的 piãʟ 的本字。

 

結論

(1)“拍”是台語打意義的 p‘aʔ 的本字。

(2)“攴”、“扑”、“撲”、“㩧”可以說是同一個詞的不同寫法,都可認為是台語打意義的 p‘aʔ 的本字。

(3)“併”通“屏”,有拋棄、除去等意義。“併命(piãʟ-mia⊦)”是拋棄性命,引伸為不顧一切地幹、賣力幹;由此引伸,“併(piãʟ)”單用也有賣力幹的意義。

(4)“屏”字讀畀正切(台語 pieŋʟ/piãʟ)時是排除、除去的意義,由此引伸捨棄的意義。“屏(piãʟ)”是台語掃除義 piãʟ-sauʟ(掃)及 piãʟ-mia⊦(命)的 piãʟ 的本字。

(5)“摒”字台語讀 piãʟ,有排除、捨棄等意義,故“摒”是台語賣力幹意義 p‘aʔ-piãʟ 的 piãʟ 的本字。

(6)“拼”和“拚”在台語都不讀 piãʟ(“拼”當作“摒”的異體時讀 piãʟ)。“拼”和“拚”的不顧一切地幹的意義是從“𢬵(拌)”字的形似誤寫而來。

(7)作者認為台語賣力幹意義的 p‘aʔ-piãʟ,似乎寫作“扑摒”比較好。

廣告
本篇發表於 p‘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打拼(p‘aʔ-piãʟ)──賣力幹

  1. 洪振忠 說道:

    Phah4 Piann3的語氣是奮發 思有為 並非打人的肢體動作
    而扑的意義是擊打 “摒”有賣力幹的意義 也非肢體動作
    要擊打必有被打的物體 顯然Phah4寫成扑並不妥
    較適當字是 發
    “發" 有開始 啟動 興起 起發 送出 產生 舒揚 進行…等義
    其台語音有多種 如"
    hoat4: 發生 發動
    phoa3: 發病 臭尿發味 諧音: 潑水
    phah4: 發獵 發派 諧音: 撥算盤 撥火 撥電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