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雅堂《臺灣語典》疑難詞語說解──(3)者 [tsiaʔ]

連雅堂《臺灣語典》疑難詞語說解──(3)者 [tsiaʔ]

 

原文:「[者]此也。猶言若此。[例]者大、者小、者寒、者熱。」

 

說解

連氏所舉“者大”等四個例語的台語讀音及意義如下:

“者大”:tsiaʔ-tua⊦,相當於國語“這麼大”。

“者小”:tsiaʔ-seʟ/sueʟ,相當於國語“這麼小”。國語小,台語說 seʟ/sueʟ,本字是“細”。

“者寒”:tsiaʔ-kuã´,國語“這麼冷”。

“者熱”:tsiaʔ-dzuaʔ⊦,國語“這麼熱”。

由此可知,連氏這裡所說的“者”是台語 tsiaʔ,相當於國語“這麼”。“這麼”意義的台語 tsiaʔ 也說 tsiaʔ-niʔ(《台日大》)或 tsiaʔ-ni⊦(《台閩》、教育部《台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簡稱《教台典》)。tsiaʔ 及 tsiaʔ-niʔ/ni⊦ 的本字如何還不清楚,用字也有多種:《台日大》用“此、此呢”,《台閩》用“即、即爾”,《閩方大》用“則、則尼”,《教台典》用“遮、遮爾”,但“遮”字又用來書寫“這裡”意義的 tsia。連氏也用“者”字表示“這裡”意義的 tsia 及“這麼”意義的 tsiaʔ。用同一個字來記錄兩個不同的詞,在書寫台語文時難免會有混淆的情形。

連雅堂說:“者,此也。猶言若此。”“若此”是古漢語,有“這麼”的意義。例如:

“由孔子而來至於今,百有餘歲,去聖人之世若此其未遠也。”(《孟子•盡心下》)。

“安危之道若此其明也,左右安能以虛言惑主,而百官安敢以貪漁下?”(《韓非子•奸劫弒臣》)。

不過,古漢語“若此”另外有這樣、像這樣、如此等意義。

台語 tsiaʔ/tsiaʔ-ni⊦(即/即爾。暫採用《台閩》用字)相當於國語“這麼”。國語“這麼”,漢語語法書認為是指示代詞,而台語“即/即爾”(tsiaʔ/tsiaʔ-ni⊦),《教台典》認為是副詞。

台語“即/即爾”一般用來修飾形容詞、動詞,表示程度。例如:即/即爾媠(tsiaʔ/tsiaʔ-ni⊦-sui`)=這麼漂亮;即/即爾遠(tsiaʔ/tsiaʔ-ni⊦-hŋ⊦)=這麼遠;即/即爾早(tsiaʔ/tsiaʔ-ni⊦-tsa`)=這麼早;即/即爾晏(tsiaʔ/tsiaʔ-ni⊦-uãʟ)=這麼晚;即/即爾濟(tsiaʔ/tsiaʔ-ni⊦-tse⊦)=這麼多;即/即爾少(tsiaʔ/tsiaʔ-ni⊦-tsio`)=這麼少;等等是修飾形容詞。另外例如:即/即爾貪(tsiaʔ/tsiaʔ-ni⊦-t‘am)=這麼貪(心);即/即爾愛食(tsiaʔ/tsiaʔ-ni⊦-aiʟ-tsiaʔ⊦)=這麼愛吃;即/即爾惜面皮(tsiaʔ/tsiaʔ-ni⊦-sioʔ-bin⊦-p‘ue´)=這麼愛惜面子;即/即爾愛看電視(tsiaʔ/tsiaʔ-ni⊦-aiʟ-k‘uãʟ-tien⊦-si⊦)=這麼喜歡看電視;即/即爾放心(tsiaʔ/tsiaʔ-ni⊦-hoŋʟ-sim)=這麼放心;等等是修飾動詞。

“者”字台語讀上聲(陰上)tsia`,而“這麼”意義的 tsiaʔ 是陰入聲,但是 tsiaʔ 在連讀變調時變為上聲 tsia`(例如:桌頂 [toʔ-tieŋ`]>to`# tieŋ`#。#表示該字讀本調),因此,連氏用“者”字表示台語 tsiaʔ,也許是表示 tsiaʔ 的變調 tsia`。

連雅堂3者1 連雅堂3者2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連雅堂《臺灣語典》疑難詞語說解 and tagged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2 則回應給 連雅堂《臺灣語典》疑難詞語說解──(3)者 [tsiaʔ]

  1. 沈逢吉 說:

    劉老先覺「頂真研究、傳承臺灣語文」的精神,令末學後生由衷敬佩。

  2. chenfra 說:

    題外討論:台語「美」音[suí],有陳冠學(故人)及吳坤明(台中台語漢字研究者)提唱本字是「秀」字,如台語/Sui-tang-tang/漢字「秀端端」。我用metathesis 的理論支持此說,發表於《台灣文學評論》(真理大學)。
    陳 存

  3. 洪振忠 說:

    即爾媠:可寫為 “此麼美"
    “媠"與"隋"相諧, 故"媠"有sui音.
    不過媠古時通惰 , 一個字同時有美好及負面怠惰之意 似不妥
    且媠是僻字,一般人很難認識該字. 最常用及適當的字是 “美".
    “美"音bi2, 說文: 從羊從大. 許慎當時不知有甲骨文 他是依小篆形體附會解釋.
    近代學者有不同看法. 如:陳獨秀:"美, 甲骨文象大人首插翎羽, 表美觀."
    于省吾:"甲骨文, 金文, 美字不從羊, 其上為頭飾." 見 {甲骨文字詁林}

    “美}聲母b 可用間接法堆定有s音
    與美同聲的娓,也許是美的形聲字 說文: 娓bi2 尾聲, 順也, 一曰美也.
    依諧聲理論尾與犀(sai)相諧. 說文: 犀, 從牛尾聲.美合尾bi2上古音與台語文讀音同,尾有s音
    美就有s音 又依諧聲理論 b轉成s的諧聲字有如下列:
    喪: 亡聲 秒: 少聲 牡: 土聲 繩: 黽聲 …等

    所以sui2的台語字就是 美

    • 劉建仁 說:

      《說文、女部》: “嫷,南楚之外,謂好曰嫷。从女,隋聲。(臣鉉等曰 : 今俗省作「媠」,《唐韻》作妥,非是。徒果切。)"
      在上古漢語,"好" 是美麗、漂亮的意思。所以在字義上,"嫷" 有台語 sui2 的意義。照徐鉉的說法,"媠" 是 “嫷" 的簡體字。"媠" 字另外見於《說文、心部》"憜" 字下,說 “媠" 是 “憜" 的古文。
      在字音上,徐鉉對"嫷"字注的音是 “徒果切",這是宋代的讀音。
      “嫷" 字以 “隋" 為聲符,而以"隋"為聲符的字在中古時有讀透母的,如:嫷、橢 ; 讀定母的,如:墮、憜、嫷 ; 讀心母的,如:䭉(聲符本作"隋") ; 讀邪母的,如:隋、隨 ; 讀喻四母(上古歸定母)的,如:䔺、撱。這個現象表示 “隋" 的聲母在上古音可能是一個複聲母 st-,所以到了中古就演變成: s-,th-,d-,z- 等不同聲母。
      因此,"嫷(媠)" 字的聲母在上古音可能是複聲母 st-,到了中古變成 s- (如"䭉"字,息委切,台語讀 sui2 )及 th-、d-,但 s- 沒有被文獻記錄下來,而保留在閩南語口語中,說 sui2。 “嫷(媠)" 有可能是 美麗、漂亮意義的台語 sui2 的本字。

      • chenfra 說:

        據《康熙字典》:〈轉注古音〉隋,古音妥。楊堅受封隨,及有天下,以隨从辵,周齊奔走不寧,故去辵作隋。原本掦子的《方言》已失,他在漢代的「婧」字與sui 應該沒有關係。楊堅也不參加此字的讀音,從前的可以改字音但是他沒改「媠」為sui ⋯。蔣介石隨便改「草山」為「陽明山」,把園藝實驗所改為「皇宮」⋯今人不知道歷史。
        後進以為陳冦學、吳坤明及陳存氏的「反音序」假說迄今尚無有力的「車輦字」challenge ⋯台語書寫大亂有位已故的同好說,台語界「十嘴九尻川」「汝講e乀兮zの…總毋對,我講e櫳對!」。蔡英文總統不裁定的話,我們只好請黃春明與蔣為文恊調了!阿門!天佑台語文書化!

      • 劉建仁 說:

        百家爭鳴又何妨? 況且我說是 “可能"。也沒有否定 “秀",倒是好奇 “端端"(tuan1-tuan1) 如何變成 tang1-tang1 ?

      • chenfra 說:

        看到"秀端端"提出時,我自然接受,未加考慮"端"的文白讀音。劉先生的質疑,我馬上關連台語-tuann (一次)的漢字可能是"趟"。如此tan tang than 的文白對比為tuan有跡可尋。但是一般文白對比是"安"(文讀an)䅤入音(epenthesis )u變uann,再鼻音化為白話音(如同安tang uann ),這個文白對比音律an–>uann規律化,幾十個漢字都是如此,例如:干、岸丶旦⋯⋯炭⋯。有趣的是"端"如文音是tuan 而變白話tang,則是反向的特例。關於台語sui 的最可能本字為"秀"我有更多新證據。先反駁"st"雙輔音考慮"媠"的可能性。單音節的漢語,st不可能是聲母(如果古音也是單音節)。就是說英語可Stan(Stanley),漢語不能,但是可能san(山),亦可tan(炭)。舌尖塞擦音ts則可以,故有「秀」「透」不同聲母。

      • 劉建仁 說:

        (一)"端",《廣韻》多官切(平聲、桓韻),山攝、合口、一等。台語讀 tuan1。山攝、合口、一等的字,我還沒有發現台語有讀 -ang 韻母的字。
        (二)"趟"字做為量詞是明、清以後的事,華語讀ㄊㄤˋ,沒有韻書依據,相對應的台語讀音應該是 thong3(陰去)或 thong7(陽去),很難跟台語 thuann1 (不是tuann1)連得起來。
        (三)關於上古漢語有沒有"複聲母"的問題,很多學者主張有,而且式樣很多,如 :st-,sk-,pl-,kl-,……。可參閱《古漢語複聲母論文集》,趙秉璇、竺家寧編,北京語言文化大學出版社,1998年。 又,舌尖塞擦音ts-不算複聲母。

    • chenfra 說:

      插入音(epenthesis). 文白又例: 斷 tuan7 > tng7 .

      • 劉建仁 說:

        “斷"字在中古音屬於山攝、合口、一等韻。山攝、合口、一等韻的字在閩南語白讀時,有不少字讀 -ng 韻母(厦門、泉州音。漳州音則 -uinn 韻母),如:酸、算、鑽、貫、斷等等。這是一種漢語的音變(u-音變),我認為不是 epenthesis。

  4. 洪振忠 說:

    秀sui2 從禾 是指穀穗的sui2, 收成的sui2, 不是sui2歹的sui2.
    所以 秀端端 應為 美端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